(完本)乐天张淑兰by核桃汇_巫医圣手

发布时间:2018-09-13 19:05

巫医圣手是讲了乐天张淑兰的故事,真是没有想到老天爷会这样的用雷劈乐天,而一直是个假半仙的乐天居然成为了真半仙,这事情真是有些奇妙啊,那么乐天张淑兰的结局又会怎么样?

第一章 被雷劈了

?“病人醒了……马上进行心电图检测,做全身CT检查。”

一旁的医生快速的说道,几个护士在乐天的身边忙碌。

乐天左右看了看,自己居然进了重症监护室?

他长长的吐了口气,看了一眼身上被雷电击中的痕迹,自己居然遭雷劈了?这该死的老天爷……

自己就是一个跳大神的,外加一个小山村的赤脚医生,一辈子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老天爷凭什么拿雷劈我?

虽然乐天的一辈子还短了一点,可也总算是一辈子。

“我没事……不用做什么检查了,我自己就是医生。”乐天开口说道。

乐天的声音稍微带着一点嘶哑,不过很明显,乐天居然还能说话,让几个医生非常惊讶。

一般被雷击中的人,很难存活,大部分都是直接死亡,因为雷电的负荷实在太高,不是人体可以承受的。

可病床上这个家伙,除了身上有一些明显的黑斑之外,全身上下居然没有什么异常?

“不行!必须做完检查我们才能放心,这是我们身为医生的职责。”一个年纪看起来挺大的医生说道。

乐天挑了挑眉,对这句话非常怀疑。

因为他的手不经意的做了一个捻动的动作,这个小动作乐天看的很清楚。

“医生……我可以单独和你谈谈吗?”乐天开口。

医生看了看忙碌的护士和几个实习的医生,开口说道:“你们暂时先出去一下。”

“好的,马主任。”几个年轻人回答。

乐天坐起身,他的身上了贴着许多电磁贴片,乐天也不在意的拔了下来,他看到自己随身的腰包就在旁边,伸手取过腰包。

还好……跳大神赚来的三千块钱还在,他直接递给了这个马主任。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救死扶伤使我们医生的职责,那个……你先休息一下,我回去商量一下你的出院事宜。”马主任马上就改了口。

至于那套救死扶伤的说辞,他提也不提了。

病房再次变得空荡,乐天慢慢的回想自己被雷击的经过,自己的命大,没被电死,可乐天也察觉到身体仿佛有一些异常。

一种奇异的震荡从乐天的脑袋发出,乐天陷入了一种古怪的状态。

祝由术!

居然是祝由术?这怎么可能?这东西不是老乐骗自己的吗?

乐天骤然惊醒,带着满脸的不可思议。

其实乐天知道,这祝由术屁用没有,这祝由术他从记事开始就跟着老乐念叨,那晦涩难懂的口诀乐天早就倒背如流,有没有用乐天一清二楚。

至于祝由术的效果……

抱歉,在乐天这近二十年的生命中,他一次也没见到。

可是今天他见到了,即使自己闭上眼睛,他依旧可以清晰的察觉出周围的情况,甚至连一米远的那只苍蝇快饿死了他都知道。

难道自己有了精神力?

这是个多么扯淡的事情。

那个马主任回来了,他看到发呆的乐天微微一愣,难道这个家伙只是回光返照?

“你……没事吧?”他试探着问了一句。

“哦,我没事,只是发了一会呆,我可以出院了吧?”乐天看着他。

“可以了,不过住院费还是要交一下。”马主任说道。

乐天点点头。

交住院费?自己现在身无分文,交个屁的住院费。

他是准备直接溜的,反正这里也没人认识自己。

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乐天也是犯了难,身上的巫师服已经成了乞丐洞洞装,可自己又没有别的衣服。

“那个……马主任,可不可以借你一件衣服啊?您看看我身上这件衣服,已经衣不蔽体了。”乐天问道。

马主任仿佛有些犹豫,不过看到那三千块钱的份上,他也就点了点头。

“只有白大褂,你先凑合穿吧。”马主任说道。

乐天套上了白大褂,又去医院的洗手间洗了把脸,脸上的黑色痕迹居然可以洗掉?

仔细的搓洗了一遍,乐天彻底恢复了原貌。

“啧啧……这小伙,真帅。”

乐天满意的看着镜子上的那个男人,极度自恋的说道。

他走出洗手间,马主任已经不见了,估计又去忙了,乐天左右看了看就准备闪人了。

他溜到医院三楼的时候,突然被一个女人抓住了胳膊。

“医生……求求你快点救救我老公,他已经不行了。”女人哀求道。

乐天一愣,什么意思?

自己这个小山村里的赤脚医生名气已经这么大了?在这个大医院都有人慕名而来?

女人仿佛已经急的昏了头,根本不理会乐天什么表情,只是一个劲的抓着乐天的胳膊哀求。

“那个……你要治病先去挂号,自然会有医生为你老公看病,我不是……”

乐天话刚说道一半,就听到三楼走廊上有人大声喊着:“谁是这位病人的家属?怎么直接把病号放在病房门口了?”

女人一惊,急忙往回跑去。

喊人的是一个小护士,她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眉头微皱。

“怎么又是你?”她很不耐烦的问道。

“医生……医生呢?”女人先是将倒在地上的男人扶起来,然后急声询问小护士。

“医生在办公室里,喏……就在那里。”小护士给女人指了指。

女人急忙扶着她男人走过去。

“真是的……没钱还要治病?医院又不是福利院。”小护士小声的嘟囔。

乐天一时好奇,就走过去看,因为他发现那个男人有点不正常。

“医生,求您救救我丈夫啊,我给您跪下了。”女人这次玩的更绝,直接就给医生办公室里的医生跪下了。

“哎呀……张淑兰,我已经和你说过很多次了,你丈夫的病我治不了。”

医生看起来还认识这个女人,直接就叫出了这个女人的名字。

“我求求您……”女人也不理,就是一直哀求。

“好了好了,你先去办理住院手续,然后医院再给他治病,行了吧?”医生没办法,退而求其次。

女人抬起头,脸上还挂着泪痕,面孔倒是很清秀,是个美人胚子。

这样姿色的女人居然还死贴着一个病鬼,这情况让那个医生极为不屑。

“可不可以先为我丈夫治病?我现在身上没钱……”张淑兰低声说道。

“我说张淑兰……你不会真把医院当成你家开得了吧?”医生眉头紧皱的看着张淑兰。

乐天眼神很好,被雷击之后,他的眼神就更好了,他看到那个医生的胸牌上写着,精神科主任,王大胜。

王大胜一直看着张淑兰,张淑兰一脸哀求的看着王大胜。

“其实……要我救你老公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你没钱,你让我怎么办?我总不能自己掏钱给你老公看病吧?你总要付出点代价……”

一边说着,王大胜居然伸手在张淑兰的脸上摸了一把,张淑兰突然一惊,一把推开王大胜的手。

“怎么?不愿意?不愿意就马上把你男人抬走,他是死是活和我没有关系。”王大胜面色一冷,语气也冰冷了起来。

张淑兰也犹豫了,家里已经没有一分钱了,自己的老公精神的确有问题,而且这次犯病非常严重,已经到了不治不行的地步了。

“我……”

“让我看看!”

张淑兰刚要开口,另一个声音就打断了她。

第二章 让我试试

?乐天站在医生办公室的门口,正淡定的看着里面的一男一女。

“你是哪个科室的医生?”王大胜一下就火了,他窜起来质问乐天。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又没进你的办公室,我只是在站医院的走廊上,这不算抢你的生意吧?”乐天翻了个白眼。

“你……我要上报给院长!你扰乱医院秩序!我要开除你!”王大胜也是恼羞成怒了。

“随意。”乐天哼了一声。

自己又不是医院的医生,开除自己?开你妹啊……

在医院的走廊上,乐天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张淑兰的丈夫,典型的精神问题。

如果按照乐天的思路,这时候就应该摆香案,让自己跳上一段大神舞,配合已经变异了的祝由术,绝对管用。

王大胜就站在医生办公室的门口,他倒是想看看这个年轻的医生会怎么办?

他对张淑兰丈夫的病其实还是很了解的,典型的精神分裂,而且还有重度的幻听幻视,可以说已经是病入膏肓的程度了。

以他们医院的医疗程度,根本不可能治愈,能保证情况不恶化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即使这样,那也需要一笔庞大的医药费来支撑,张淑兰?绝对拿不出来。

话说起来……这个医生应该是个实习医生吧?这么年轻的样子估计连医大都没毕业吧?

王大胜一边冷眼看着,一边胡思乱想,这个小医生居然敢和自己作对?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乐天只是简单的看了看就得出了自己没法医治的结论,精神分裂可不是一般的病。

因为这就不是光凭跳大神可以解决的事情。

想起跳大神,乐天突然想起自己的祝由术。

是不是可以试试?自从祝由术变异之后,自己还不知道效果呢。

“哼……治不了就是治不了,哼哼唧唧就能拖过去?”王大胜不屑的说道。

“就是……连王主任都看不了的病,谁还能看?”一个小护士赶紧拍起了马屁。

“这家伙就是个实习医生吧?还敢看不起王主任!真是不知死活,以后在医院也没得混……”另一个小护士赶紧接上去。

“实习医生?我看连医大都没毕业吧?王主任……这家伙不会是个骗子吧?”这小护士越说越像真的。

王大胜哼了一声,感觉他现在已经是完全踩在了乐天的脑袋上。

乐天没去理会这些家伙,依旧在小声的念叨着祝由术口诀,那种从自己的精神上产生的震荡再次出现,乐天控制着这种精神震荡,缓缓的渗透张淑兰丈夫的大脑。

乐天有种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像是进入了一个极为混乱的地方,有无数的声音在不断的嚎叫。

这就是这个男人的意识世界吗?

乐天用一个外来人的视角观察着,他对自己居然可以透视对方的精神感觉极为惊讶,也非常兴奋。

这意味着自己的巫蛊之术将会有一个本质性的提高,大师的名号正在向乐天招手。

“咦?”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经过旁边,他奇怪的停下脚步。

王大胜看到这个男人,面色一紧。

不过这个男人却没有理会王大胜,依旧是仔细的看着乐天。

乐天的额头慢慢的渗出了汗水,他正试图用自己的精神震荡来强行抚平对方的精神暴躁。

虽然极其困难,可乐天却发现这是可行的。

自己的精神比对方强悍许多,强行压制可以办到。

乐天的眼睛越来越亮,他对祝由术的熟悉也迅速提高,他发现祝由术并不是X光,它并不能完全透视人的身体,但是它却可以透视人的精神,也就是所谓的灵魂。

“得拿出最后的手段了,怎么着也得暂时把张淑兰丈夫的病压下来,否则今天这面子可丢大了。”

乐天停止了祝由术,一边自顾自的嘟囔,一边从口袋掏出一片柚子叶。

这是老乐教给他最后的一招,乐天咬破自己的手指,在这片柚子叶画了一个字符。

然后手腕一抖,“啪”的一声贴在了张淑兰老公的额头上。

张淑兰的老公浑身一震,眼神瞬间恢复清明。

“淑兰……我这是怎么了?”张淑兰的老公奇怪的看着张淑兰。

张淑兰“哇”的一声就哭了,她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老公正常和自己说话了,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可能都不能听到老公喊自己一声淑兰了。

“不哭……这里是医院?我是不是又犯病了?”张淑兰的丈夫看着张淑兰。

张淑兰哭着点点头,指着乐天说道:“多亏了这位神医。”

“没事没事,碰巧罢了。”乐天急忙摆手。

他很清楚,自己只是暂时借助祝由术压制了对方混乱的精神罢了,柚子叶配合定神符,让对方的情绪稳定,所以现在的这个人看起来和正常人没什么区别。

可是祝由术和柚叶定神都是有时间限制的,时间一到,这个男人会马上恢复原状。

至于那个柚叶定神的招式,是老乐留下来的,他生前留给乐天不少这样奇怪的偏方。

乐天也知道,这也是配合巫医神秘性的需要,至于到底管不管用,老天爷知道……

反正这次挺管用的。

王大胜瞪大了眼睛,这家伙做了什么?

只是嘀嘀咕咕不知道念了一通什么,然后往脑门上贴一片树叶子?

这是治病?这明明就是一些乡野偏方!

可是这个男人却真的好了,这又让王大胜有些不可思议,他仔细的看了看那片树叶子,树叶子依旧贴在张淑兰老公的脑门上,看起来异常的滑稽。

围观的人其实并不太多,不过那个中年男人却一直在看着,不远处还有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也在冷眼看着这一幕。

这个女子的身边还跟着两个体格健壮的保镖。

第三章 医院大BOSS

乐天瞥了一眼王大胜,王大胜脸色非常难看。

“谁是骗子?我就算是个骗子,我也不会盯着人家病人的家属打主意,就是不知道某些医生能不能办的到啊。”乐天也没和他客气,这话说的夹枪带棒。

“你……”王大胜脸色通红,却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

几个小护士也熄火了,本来想拍个马屁,结果反倒成了打马主任的脸,几个小护士赶紧低头溜了。

王大胜也没脸还呆在这了,快步的走回了医生办公室。

这个小王八蛋敢坏自己的好事……不过也无所谓,只要在这医院,自己早晚能找回这个场子。

“张大姐……你老公的病还没有好,他只是暂时的恢复了精神,我估计三天后他的病还会再犯,这片柚叶不要拿下来,一直就这样贴着。”乐天叮嘱。

“可是……这样不会掉下来吗?”张淑兰小心的询问。

“不会。”乐天很笃定的回答。

其实这事也挺奇怪的,乐天曾经试验过,这种柚叶上画符之后,除非你用手拿下来,否则直到失效之前,它都不会掉下来,无论你怎么跑跳。

可你一旦用手去拿,这柚叶又会非常轻松的拿下来,仿佛就像是一种奇异事件。

“那我老公要怎么办?神医你好人做到底……帮帮我,我实在要撑不住了。”张淑兰又想要下跪。

“别别……这事我得研究研究,大哥的病光靠这柚叶定神可不行,必须用药来配合。”乐天急忙拦住张淑兰。

张淑兰寄希的看着乐天。

乐天也是犯了难,这事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不过还真得自己亲自去一趟。

“行吧,张大姐你先带大哥回去,药呢……需要我亲自上山去采,我尽量在三天内赶回来。”乐天说道。

张淑兰再次感激,非要给乐天下跪,乐天又是一通安慰,保证可以将她丈夫的病治好。

看着张淑兰扶着她丈夫离开,乐天长长的吐了口气,看着手上张淑兰留下的地址,算了……就当是做回好人好事吧。

自己被雷劈都没事,反倒还让本来屁用没有的祝由术产生了奇异的变化,没准也是老天爷让在自己来救这张淑兰的丈夫呢?

乐天虽然是个跳大神的,可是他却根本不信这些神神怪怪,只是自己靠着这些神神怪怪的名头糊口,却也不好不敬。

现如今乐天还真是有些怀疑了,这个世界真的没有那些鬼神吗?

乐天准备悄悄溜走,他身上这套白大褂实在太显眼了,自己还欠着不知道多少的医药费呢。

“这位小友……稍等一下。”

那个一直看着乐天救人的中年人拦住想溜的乐天。

“干嘛?我还有事呢……”乐天差点就急眼了。

“一分钟,只耽搁一分钟。”中年男人快速的说道。

乐天不耐烦的皱了皱眉,一分钟足够医院保安追杀自己几个回合了。

“那你快点说。”乐天催促。

“我是医院的院长,小神医不是我们医院的人吧?可是你身上这件衣服却是我们医院的,那么……身为院长,我是不是该询问一下?”中年男人看着乐天。

乐天吸了口冷气,他这是什么逆天般的运气啊,居然好死不死的碰到医院的大BOSS!

“你……你要问什么?”乐天心虚的看着对方。

“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黄,是这间医院的院长,小神医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来我们医院治病吗?”院长看着乐天。

虽然这家伙看起来挺和蔼,可乐天却是毫不怀疑,如果自己说错了话,这家伙会马上暴起,大喊一声:保安!

然后自己估计就会被发现想要偷溜的事情。

接着没准自己就会被狠揍一顿,然后对方还会报警,自己没准还会蹲大牢……

“我……我只是碰巧碰上了罢了,其实我还不是医生,我只是喜欢这间医院的氛围。”乐天小心翼翼的回答。

黄院长点了点头,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乐天。

“你跟我来。”他招招手。

白玩了……自己一切的努力都白玩了,想跑是肯定不可能的,这医院的保安很多。

死心的乐天跟着黄院长来到了院长办公室,黄院长示意乐天随意坐。

乐天坐下来,黄院长就坐在乐天的对面。

“茶水我就不烧了,咱们也长话短说,不耽误你的时间,行不行?”黄院长说道。

乐天点点头,不明白这家伙是什么意思。

“咱们医院呢……现在想开设一间中医门诊,你也知道,现在中医也慢慢进入大众的视野,很多中医的药方甚至比那些顶级的西药还要珍贵,我看小神医好像对中医很了解,不知道小神医有没有兴趣在医院工作?”黄院长看着乐天。

“咕咚!”

乐天很响亮的咽了口口水,什么情况?这是什么情况!

“我?可我没有行医执照。”乐天指了指自己。

他就是一个乡野的**赤脚医生,自己的主业还是跳大神,这种高大上的正式医生,乐天是从来都没有想过的。

“这个问题不大,我可以给你解决,不知道小神医有没有兴趣?”黄院长又问了一次。

“要是我说没兴趣……你会不会杀人灭口?”乐天小心地看着这个院长大人。

黄院长一愣,奇怪的看着乐天。

“不会,我只会失望罢了,小神医你想想,医院里还有多少用不起昂贵西药的病人?而相对便宜许多的中药会成为他们唯一的选择,到时候小神医岂不是可以尽情施展自己的才能?”黄院长摇摇头继续说道。

“那……我能赚多少钱?”乐天问。

“这个……就看小神医可以治好多少人的病了。”黄院长模棱两可的说道。

乐天很清楚,如果在医院有份正当的工作,那么绝对要比自己跳大神要赚的多,从那个马主任那里乐天就看的一清二楚,各种红包加起来完爆自己的 收入一百条街。

“可是……我不太习惯坐班。”乐天为难的说道。

这话他倒是一点虚的都没有,他一向都是四处乱窜,有人看病就去看病,没人看病他就会去北边的大山里采药,而有时候跳大神甚至要出门一个周之多,所以就养成了乐天这个跳脱的性子。

“这个问题不大,医院可以给你安排一个助手,平时由助手坐班,一旦有病号,你再过来就可以了。”黄院长很痛快的说道。

乐天看了看对方,很明显对方的诚意是非常足的,这对自己来说也算是一个机会,毕竟无证行医可是犯法的。

第四章 冰山大美女

虽然他是巫医,可巫医也是医,一旦治死了人,法律可不会管你是正经医生还是巫医。

“那……行吧。”乐天点点头。

虽然有点天上掉馅饼的感觉,可乐天还是接住了,只是姿势用的不太帅罢了。

黄院长看起来很高兴,要了乐天的身份证,然后示意乐天可以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走出院长办公室,乐天还是有些觉得不可思议,他掐了一下自己的脸,感觉这事很是古怪,一抬头却看到一个极品大美女正看着自己。

乐天愣了一下,扭头看了看身后,身后什么都没有。

“你找黄院长吗?”乐天开口问,毕竟对方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我找你。”大美女说道。

那声音如黄莺鸣翠一般,乐天听的是浑身一酥,特别是对方那双冷冰冰却非常有神的双眸,给乐天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那一头披肩长发仿佛闪烁着一种黑色的光泽,衬托着她白皙的皮肤,修长的脖颈如天鹅一般的高傲抬起。

“找我?你认识我?”乐天莫名其妙。

他可不认为这种姿色的女人会对自己有什么不可言表的想法,他对自己能秤几两钉子很有数。

“不认识,不过我看到你刚才为那个病人治病的经过了,我家里也有一个和那个病情相似的病人,我想请您去看看。”美女依旧看着乐天。

高冷,太高冷了……

明明是来求医,这话里话外却没有半点温度,乐天感觉自己面前像是站了一大坨冰块,一阵阵的寒气扑面而来。

乐天看着这个女人,他越来越惊讶,甚至还微微的张开了嘴。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廖雪晴。”美女完全没理会乐天的神色,非常优雅的用手拢了一下耳畔的长发。

“廖雪晴?你有病。”乐天说道。

廖雪晴微微皱眉,眼中毫无感情的看着乐天。

“你有病!你要赶紧治,否则再拖下去有性命之危。”乐天再次正儿八经的说道。

乐天只是一个好奇,忍不住想要探查一下这个冰山美女的精神,可惜美女的精神是没探查到,却让乐天看出这个女人已经身患顽疾。

这祝由术的真实效果让乐天也疑惑了,因为它不但可以探查人的精神,也可以发现人体的异常。

说是X光吧,也不全是,对于人体构造上的探查就完全无效,只对病情有效。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我的身体很好,不劳你操心。”廖雪晴冷冷的看着乐天。

“**什么心?我都不认识你,我是说你有病。”乐天也被这女人冷冰冰的态度激怒了。

自己好心提醒她,她非但不领情,反倒是让自己不用瞎操心?

“你才有病!你全家有病!你是不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看谁都有病!”廖雪晴眼睛一瞪居然破口大骂。

她本来就因为爷爷的病一直心烦,看谁都是冷冷淡淡的,这个家伙还一个劲说自己有病,这不是找骂吗?

乐天被骂的倒吸一口冷气,这女人看起来冷,骂起人来却挺带劲。

本着好男不和女斗的心态,乐天哼了一声就闪人了。

“咦?是雪晴啊,刚才这是……”黄院长突然从办公室探出头来。

他也是被吵到了,一般人不会在自己的办公室周围大声说话,这是医院一直的规矩。

“碰到一个精神病。”廖雪晴恨恨的说道。

“啊?精神病?”黄院长奇怪的往另一边看了看,只看到乐天一个背影。

“就是一个精神病!年纪轻轻脑袋就坏了,非说我有病,我看他才有病。”廖雪晴还是有点不解气。

自己刚才就是手软了,应该狠狠给那家伙一个耳光,那样才解气。

黄院长脸色奇怪的看了一眼走廊尽头,乐天的背影已经消失了,难道雪晴这丫头说的是乐天?

“好了好了,年轻人哪来的那么大火气?进我办公室里说。”黄院长笑着说道。

进了院长办公室,黄院长给廖雪晴倒了杯水。

“你爷爷的病情怎么样?”他问道。

“还是老样子,好在没有继续恶化,黄叔叔……我爷爷的病真的只能这样拖着吗?”廖雪晴眉头紧皱,微微的叹了口气。

“以目前的医疗水平,除非你去国外试试,否则还真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再说老爷子的身体条件也不行,长途旅行一定会顶不住的。”黄院长沉声说道。

“那有什么办法?廖家的情况黄叔叔你也知道,如果没有了爷爷,廖家一定会彻底散掉的,廖氏企业也会被拆散……”廖雪晴一脸担忧的神色。

“丫头……不是我说你,你才多大年纪?就开始操这么多的心?你这样身体真的会出毛病的。”黄院长看着廖雪晴。

自己和廖雪晴的父亲是好友,不过廖雪晴的父亲并不醉心家族事业,反倒是对绘画非常有兴趣,四十多岁的人了,一直就是醉心于绘画。

反倒是他的闺女有极高的商业天分,目前也接手了一家廖氏企业的公司,经营的非常不错。

乐天可不去管那个冰山美女的事情,他溜出了医院才松了口气,回到自己的家,乐天一头倒在床上。

乐天的家距离山海市区倒是不太远,属于山海市下辖乡镇。

不过乐天所在的村子就在大山脚下,平时这里也有一些来旅游的人,倒也有一些人气。

他在这个村里属于一个三不管的人,没有土地也没有什么朋友,只有这样一间父亲老乐留下来的土房子,可这里是乐天的老窝,躺在这张床上,乐天就是感觉舒服。

躺了一会,乐天爬起来找了一些工具准备上山。

他得去给张淑兰的丈夫采药去,答应人家的事情,乐天还从来没有食言过。

村子后面的这座大山范围极大,而且很大的区域都是未开发区域,只有第一个山头属于一个的旅游区,后面一般都是不允许进入的。

可这能拦得住乐天?他轻松的就抄一条小路去了后山。

他对这片山还是极熟悉的,以前隔三差五就会上山来,运气好没准还能抓到一只野兔山鸡什么的。

第五章 古怪的野人

乐天握紧了手上的药镰,将一些挡路的野草割掉,他的速度很快,半个小时后他已经出现在了后山。

他没有停下脚步,因为张淑兰丈夫需要的药非常生僻,这也是老乐留给自己的偏方中的一种。

用阔蒂果和力钠藤混合之后,一半服用,一半放在水中煮沸,然后将病人放入水中浸泡……

听起来虽然有些不可思议,可乐天却知道,这两种药物一旦混合,它们会产生一种奇怪的混合物质,会让水永远也烧不开。

就像是在高原上烧水一样,明明水在沸腾,可却一点也不烫。

乐天依稀记得在第三座山上有阔蒂果,至于力钠藤……只能碰运气。

这种生僻的药草是绝对不可能在药店买到的,乐天曾经做过实验,他跑遍了几十家大小药店,没有一家有这些药物,甚至有些连名字都没有听说过。

对于老乐从哪里收集到的这些东西,乐天不清楚,老乐曾经花了很大的时间精力,将这些生僻的知识灌输到乐天的脑中。

包括这些药草的名字,生长的环境,药草的详细模样,甚至药效之类的东西。

所以乐天的心里还是蛮有底气的。

走到第三座山的时候,乐天停下脚步,他看了一眼马上要落上的太阳,微微有些惊讶。

自己今天怎么走的这么快了?

平日如果要走到第三座山的山下,至少需要一整天的时间,今天自己只花了三个小时就到了,这也太奇怪了。

而且自己也没感觉到累,身上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一般。

乐天看了看自己的手,有点莫名其妙。

不过这也是好事,乐天再次加速,很快的进入第三座山内。

在天完全黑之前,乐天终于找到了阔蒂果,这是一种生长在低矮草上的果子,有手指盖大小,一棵草上只长一粒果实。

不过这东西都是伴生,乐天一下就找到了十几颗低矮草,运气倒是不错,足足摘了十五粒阔蒂果。

这些应该是够用了,乐天看了看周围完全黑下来的环境,也就不打算继续上路了。

他找了个背风的地方,点起了一堆火,拿了两个大饼放在火上烤,他准备今晚就夜宿在这里。

睡在大山中,这是乐天经常做的事情,他也不害怕什么野兽,反正有火堆,一般的野兽都害怕火,而且旁边不远就有大树,自己爬树的技巧很娴熟。

乐天看着火苗愣神,冷不防身边传来“吧唧吧唧”的吧嗒嘴声。

乐天抬头一看,一个野人一般的家伙正捧着自己的大饼啃得正香。

看这家伙吃的挺香,乐天又掏出一个放在火上烤,而这个野人看了看乐天,居然从身后拿出了一只野兔,扔到了乐天的面前。

乐天兴高采烈的将野兔洗剥好,山里的山泉很多,而且可以直接饮用。

慢慢的烤着兔子,乐天一边撕扯着烤的喷香的大饼。

“你小子进山做什么?”野人突然开口。

“找点药材。”乐天随口回答。

他一直也没有认为这个野人会对他造成什么危险,因为这个野人的年纪非常大,乐天粗略的估计,至少也要在七八十岁开外。

“会医术?”野人仿佛有些意外。

“不算正经医生,会一些偏方。”乐天实话实说。

跳大神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那些有钱人还上赶着找自己呢。

野人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野人啃了两个大饼就不再吃了,乐天从一旁的保温杯倒了杯水给他,他仿佛有些意外,接过来捧在手上慢慢的喝。

“您怎么在这深山里?”乐天问。

野兔子也烤好了,野人摆摆手示意自己饱了,乐天一个人正在大快朵颐,吃得不亦乐乎。

“山里安静。”野人回答。

这个回答让乐天听了很无语,山里安静?的确安静……连点声音都没有的日子,乐天这样过上一年估计得疯。

“您在山里生活了很久?”乐天问。

“记不清了。”野人摇摇头。

“家里人都没了?”乐天没话找话。

野人沉默,仿佛没听到乐天这个问题。

乐天也是同情心爆发,这个老人的确像是一个野人了,头发上都打了结,衣服上全是破洞,也不知道这么多年,他都住在哪里?

“如果您老不介意我一个穷鬼,就跟我回家,我照顾您。”乐天说道。

野人仿佛有些意外,他抬头看了看乐天,好像在审视乐天话中意思的真假。

乐天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我家里没人了,我家老子是被人打死的,他就是一个跳大神的,非要去**着干赤脚医生,结果就死在这上面了,我现在是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您放心,有我一口吃的就有您一口。”

野人依旧没说话,不过神情却放松了许多。

“不过好日子也快来了,我今天居然被一家大医院的院长看中了。”乐天欢喜的说道。

“要招你当女婿?”野人终于出声。

“您老人家又和我开玩笑,我哪有那运气……人家是看中我会一点中医,要招聘我做真正的医生。”乐天笑呵呵的说道。

看到野人没接话,乐天就自顾自的往下说:“我这个人运气也背,昨天不是下雨吗?你说那老天爷也不长眼,居然拿雷劈我?这没想到啊,被雷劈了之后,反倒是一点事没有,哈哈……”

野人目光炯炯的看着乐天,他的目光极为通透,仿佛要将乐天看穿一样。

“把手给我。”野人说道。

乐天想也不想的就把手伸了过去,另一只手依旧拿着野兔啃着。

“真气?”野人嘟囔道。

乐天没听清,不过他也不在意。

“小子……跪地磕头拜师。”野人突然说道。

乐天一愣,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老头。

野人站起身,他的手缓慢的划过乐天的面前,乐天突然有一种极为诡异的感觉,他感觉自己的全部精神都被这只手给吸引住了。

乐天的目光也随着这只手不断地移动。

“这是什么?”乐天惊声问道。

他发觉这个野人的手势仿佛和医术有关,这是一种直觉。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