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弱水三千不及你by几重夏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3 19:05

弱水三千不及你是讲了江诩于微澜的感情故事,她卖身救母亲,他的温柔让她慢慢深陷其中了,可是对于一个女人的出现,告诉她这一切都是假的,那么江诩于微澜的感情到底会如何?

第一章 你的初夜值多少钱

深夜十一点,于微澜已经在酒店外站了半个小时。

她按照姜铃吩咐的时间地点准时到了,却不见对方的人影。

现在已经是初冬,她的外套下却只穿了一条单薄的短裙,在寒风里站了这么一会儿便冷得发抖。

于微澜忐忑不安地拢了拢身上的大衣。

明明身体冻得快僵硬,手心却止不住地冒汗。

这时,一辆黑色宾利停在了她的面前。

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考究的男人,脸庞英俊,带着一股疏离的气场。

他盯着于微澜看了几秒,弄得她浑身不自在。

于微澜壮了壮胆,不确定地问:“您是何先生?”

男人没有回答,只审视了她一会儿,唇边染上了一丝淡淡的笑意:“走吧。”

低沉的声线带着一股异样的魅惑,于微澜有点愣怔。

男人走了几步,见她没有马上跟上来,转头稍微皱了皱眉:“不想做生意了?”

做生意。

这三个字仿佛一巴掌扇在于微澜的脸上。

可现在的她没资格去计较这些屈辱。

于微澜狠了狠心,咬牙跟了上去。

进了酒店,被暖气一罩,于微澜才感觉被冻僵的身体稍微活过来一点。

这家高级酒店是看脸放行的,于微澜这样的平民,刚刚就只能在门口吹冷风。

看着侍者恭敬地为男人带路,于微澜不禁偷偷打量着他。

之前听姜铃说,这些有钱人都是挺着大肚子的中老年大叔,大同小异。

没想到这个何先生竟然这么英俊,言行也很有风度。

举手投足间的稳重透露出他的年龄,他少说也该有将近三十岁了。

这样的男人也会出来买春吗?

第一次就遇到这么优质的客人,于微澜讽刺地自嘲了一下,这算不算也是一点安慰?

跟着男人进了房间,于微澜有些局促,强迫自己抬头,主动开口道:

“您好,何先生,我是小微。”

于微澜按姜铃教的,讨好地对他笑了笑。

男人没应声,视线却没有离开她的脸庞。

他含着淡淡的笑意随口挑逗似的叫了她一声:“小微……”

这两个字好像在他唇齿间含过,带着一股错觉般的柔情。

但这轻佻的逗弄只让于微澜感到一阵难堪。

屈辱、不甘……

早知道会以这样的方式失去自己的第一次,当初还不如和习坤昀……

算了,也没差。

于微澜拉回游走的思绪,心中的急切逼迫她厚颜无耻地开口:“何先生,我们还是……先确认下价钱。”

男人仍旧看着她,好像被她的直奔主题弄得有一丝失望,轻笑一声:“行,你开价吧。”

于微澜深吸一口气,咬咬牙道:“我要二十万。”

区区二十万,只是有钱人一弹指的功夫,却可以救穷人一条性命。

男人似乎被她视死如归却只要这么点钱的模样逗笑了,漫不经心道:“我给你五十万。”

于微澜震惊得瞪大眼,有钱人都这么大方吗?

不过,五十万,对眼前这个男人来说可能还抵不上他身上的一套西装。

这时男人已经走到她跟前,捏起于微澜的下巴强迫她面对自己,两个人靠得极近,男人一说话,微热的气息都散在她脸上。

“不过……”男人将她的脸又拉近了一点,两个人几乎要吻上了,“我不是你口中的何先生。”

什么?!

那他为什么会按照约定出现?还那么顺理成章地把她带上来?

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于微澜第一反应就想开门逃走。

男人却好像早就识破了她的心思,按住了于微澜想去开门的左手,强硬地把她拽到了怀里。

“我加钱吧。三倍?”

这么冰冷的话语,竟被他用情人般的呢喃说出来,带着一股不容抗拒的魅惑。

于微澜被迫直视着他,男人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像在看待一件宝物一样看着她,令她感到莫名的恐惧。

他的拇指抚过于微澜的鬓角,于微澜甚至能感受到他指腹上的薄茧,她难以抑制地开始发抖。

“先生,一定有什么误会!”

“五倍?十倍?”

于微澜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这个人疯了吗?

就在她动摇的瞬间,人已经被扔到了床上。

男人强有力地钳住于微澜,让她丝毫没有逃脱的余地。

“您是不是搞错了!我……你先放开我!”

于微澜拼命挣扎,只想先摆脱他的钳制。

温热的嘴唇擦过她的耳畔,男人低声命令:“别乱动。”

说完便堵住了她的嘴。

震惊、慌乱,还有不明不白被强迫的愤怒,于微澜徒劳地推着男人的肩膀。

这个陌生人对她就这么执着吗?甚至不惜把价钱加到一个天文数字?为什么?

她的初夜,就这么成了件冰冷的商品,被不明不白的人买走了吗?

于微澜心里一片悲凉。

然而,母亲因为化疗掉光了头发的瘦削模样浮现在她眼前……

她认命一般地闭上眼,热泪不听使唤地流了出来。

一双大手轻轻抹去她的泪珠,情人般的呢喃又在耳边响起:“别哭,再哭扣钱。”

然后,于微澜觉得仿佛有一阵潮水吞没了她。

他俯在她耳边,轻声念了句什么,于微澜没有听清,就失去了意识。

第二章 你要小心!

于微澜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妈妈意气风发却骤然苍老的脸、爸爸寡情而僵硬的脸、继母平凡无奇却年轻狡猾的脸、妹妹冷漠不快的脸,像是死前的走马灯一样在梦中闪过。

一阵淡淡的烟味将于微澜从睡梦中拉了出来,呛得她轻咳起来。

什么地方?

于微澜模模糊糊地动了动,就感受到身后温热的触感。

脑海里一个激灵,于微澜霎时间清醒了过来。

但她没有出声,下意识地继续装睡。

男人抽烟的动作停下了,很明显已经知道她醒了,但他也没有开口。

隔了好一会儿,身旁的人窸窸窣窣地一阵动作。

“钱在柜子上。”

他凑到她耳边说了一句,语调还如昨晚一般,温柔得像情侣间的早安问候,说出来的却是这么冰冷的字句。

很快外面便传来了关门的声音。

“嘶——”

于微澜马上挺身坐起来,一阵钻心的疼便从小腿向上爬满全身,疼得她眼前一阵发黑。

她强忍着疼往旁边看去,一张支票安静地躺在床头柜上,一旁还搁着一个很小的玉坠子。

于微澜马上拿起支票一看,两百万。

真的把她提出的价格翻了十倍!

这下不止母亲的手术费够了,连为治病欠下的债务,甚至后续的治疗费用也都解决了!

于微澜几乎喜极而泣,只要有这些钱,管他是何先生还是赵先生呢?

于微澜视若珍宝地将支票收入包里,又看了看那个玉坠。

她是翻译出身,先前经手过一本玉石研究的专业书,所以对玉石也算有些了解。

这块玉是最普通的扁圆形,中间用红线牵了起来。

玉本身估计也就是中端的价格而已,对于有钱人来说就是个不值一提的玩意儿。

虽然不晓得那人为什么会把这东西给她,于微澜迟疑片刻,还是把玉坠一起收了起来。

她起身走进浴室,想将身上那些暧昧的痕迹都清洗掉。

然而不论她怎么擦洗,那些刺眼的痕迹仍在水雾朦胧的镜子里嘲讽着她。

于微澜烦躁地将喷头对准镜子,一阵稀里哗啦的冲刷,反而让镜子更清晰地照出她的狼狈。

巨大的屈辱和羞耻笼罩着于微澜。

想到医院,想到债务,她狠狠咬牙,仰头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

迅速冲完澡,于微澜忍着酸痛将衣服套上,随意束了一下披散杂乱的长发,快步逃离了这个房间。

她现在只想快点赶到医院把欠下的费用缴清。

刚走出酒店,手机就急切地响了起来。

“喂?是于小姐吗!”

“我是。请问?”

“您母亲要跳楼,您赶紧回来吧!”

于微澜感觉自己心脏停了一拍,手机差点没拿稳。

妈妈怎么会忽然就想不开了?!

“我马上回来!拜托你们一定稳住她,谢谢了!”

于微澜挂掉电话,发现屏幕上还有两个姜铃的未接来电,但她来不及理会,飞奔到路边拦下一辆的士,直接往医院赶。

到了医院,于微澜也没耐心等电梯了,忍着身上的疼,心急如焚地攀着楼梯就往病房跑,撞了人也顾不上道歉。

她一路气喘吁吁地跑到病房。

一进门便看到周慧文被医生护士制住,刚刚打过一针镇静剂,正耷拉着头,一副魂不守舍地样子。

虽然周慧文每次做完化疗都会有些阴晴不定,但于微澜从没想过像母亲这样坚强的女人会选择轻生。

她走到周慧文面前,蹲下身问道:“妈,您这是怎么了?”

话一出口,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

周慧文因为化疗而掉光头发的脑袋低垂着。

于微澜看着骨瘦如柴的周慧文。

她脸色蜡黄,眼窝深深陷进去,已经被病魔折磨得不成人样,和记忆中意气风发的母亲相去甚远。

周慧文疲惫地说:“他竟然还敢上门来要钱。”

于微澜一下子反应过来母亲说的“他”是谁,顿时火冒三丈。

“他还有脸来?他来干嘛?!”

“公司的周转出了问题……他说我这病反正也治不好,不如把钱给他去救我们一起创建的公司。”

于微澜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乡下出身的于成大靠着周慧文才打下一片天,却掏空了母亲的家产,领着小三堂而皇之地霸占了公司。

把她们母女俩赶出家门的时候,他怎么没想到那是他和母亲一起创建的公司?!

“我以死相逼,这才把他吓跑了……”

周慧文恨前夫的狠心,又觉得对不起女儿,声音有些哽咽。

“他从我这里要不到好处,肯定会去骚扰你的!微微,你要小心啊!”

于微澜看母亲情绪激动,赶紧柔声宽慰:“您别担心,我自己能应付。”

打过镇静剂的周慧文渐渐困意袭来,于微澜安顿好母亲睡下,便下楼去给她买早餐。

路过洗手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一脸病容,头发杂乱,锁骨下面还隐隐有昨晚的痕迹。

幸好刚才母亲情绪不稳没顾得上看她。

往楼下走时,于微澜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她在心里默默盘算,缴完之前欠下的治疗费用,再除开绝对不能动的那二十万手术费,大概还剩下一百万。

手术后排异期的治疗费,肯定也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但两百万再怎么都能把所有事情解决干净——

如果于成大不再死皮赖脸地来要钱。

于微澜不禁抓紧了身上的背包。

千万不能让他知道现在自己手上还有钱。

第三章 你到底是谁

于微澜身心疲惫,意识模糊地上了电梯。

跨出电梯门的瞬间迎面就撞上一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

于微澜惊醒,不住道歉,等抬头看清撞到了谁,她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这……不是昨晚那个“何先生”吗?!

他怎么会在这儿?

于微澜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自己恍恍惚惚地走错楼层了。

本来该到一楼买早餐,结果到三楼的妇产科就下了电梯。

男人依然是审视地打量着她的脸,于微澜来不及多想,马上退回电梯想赶紧离开。

然而电梯门还没关上,就被人从外面挡住了。

那个男人从容地走进电梯,站到于微澜身边:“我们谈谈。”

不是询问或者商量,只是简单的陈述,藏着禁止拒绝的命令意味。

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静得能听见呼吸声。

于微澜从看到他那一刻开始,心脏就止不住地狂跳。

刚刚拿了他那么大一笔钱,她一点也不想跟他“谈谈”。

难道他终于发现自己昨晚搞错了?想把钱要回去?还是那个玉坠子是他落下的,而不是要给她的?

忐忑不安地沉默了一阵,于微澜终于开口打破了电梯里压抑的安静:“请问您有什么事?”

男人没理会她,反而淡淡地问了句:“没吃早饭吧,饿了吗?”

于微澜觉得更加诡异又慌乱,万一他真的要她还钱呢?

尽管很不想承认,但她真的太需要这笔钱了。

更何况,她到现在也没弄明白,昨晚的“何先生”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了,姜铃!

于微澜一个激灵,忽然想起来到现在她还没给姜铃回电话。

等电梯停稳,男人直接拉着于微澜就自顾自地走到门口的一家咖啡店,完全掐灭了她想逃走的那点念头。

两个人在靠窗的位子坐下。

对方刚刚问她饿不饿,却也不追究她的答案,这下直接帮她点好了单。

男人的目光在她身上巡睃了一阵,开口问:

“没戴?”

“什么?”

于微澜被他这没头没脑的问句弄得有些懵。

这时咖啡和蛋糕端了过来,于微澜为了掩饰尴尬赶紧低头喝了一口咖啡。

“喜欢?”对面的人又开口。

于微澜反应了一下才明白他说的是吃的,。

“嗯……”

她确实喜欢黑咖啡和黑森林蛋糕。

但是他怎么会知道?

于微澜压下满心疑惑,正襟危坐,想赶紧结束这场诡异的会面:“您有什么事要谈?”

男人连姿势都没有变过,把玩着手里的一只打火机:“还缺钱吧。”

他想说什么?

于微澜觉得怎么接话都不对劲。

愣了好一会儿,认真整理了下自己的思绪,她决定先搞清楚心里最大的疑惑:“您到底是谁?”

男人闻言一笑,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她。

干净的名片上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串电话。

江诩。

江诩?!

不加任何头衔介绍,只用一个名字就能让人明白身份。在A市,能把名片印成这样的,除了那个江诩还有谁?

从来只能在新闻里听到的人物……却和自己产生了那样的交集。

此时此刻还坐在自己对面喝咖啡?

于微澜觉得简直不可思议,尽力掩饰着自己的震惊。

“江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于微澜试图给他传达一个信息——我会装作昨晚的事压根没有发生过,不会透露半个字,我们就两清吧。

可惜她想得太美了。

他静静地看着她一本正经的装模作样,勾了勾唇角道:“没想到小微这么健忘。”

又是这种逗弄的语气,叫着她的“艺名”。

那种熟悉的魅惑,却伴随着屈辱……

像是看不出于微澜的躲闪,又或者不耐烦她的迂回,江诩主动提起昨晚的事,于微澜也没办法再逃避了。

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江先生,您放心,昨晚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

江诩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咖啡:“我无所谓。”

于微澜愣住了。

转瞬一想,也是,江氏集团的太子爷江诩,A市有名的单身贵族,没结婚,也没有未婚妻和女朋友,一夜情而已,会对他有什么影响?

于微澜这样的普通老百姓,别人只会觉得她是一个想攀高枝的下等女人罢了。

江诩轻轻地搁下杯子,阳光折射在杯沿上,刺眼地闪了一下。

“谈正事吧。”

于微澜一脸警惕,各种忐忑不安的猜想都在这一刻从她的脑子里蹦了出来。

何先生、江诩、两百万、玉坠……

“跟着我。”

于微澜嘴里的咖啡差点喷出来。

“什么?”她不可置信地皱起了眉头,没听错吧?

江诩见她好像还没反应过来,才又说:“我养得起你。”

要包养她?这就是他想谈的内容?

“江先生……”于微澜有千言万语想问,却还是挑了最直接的一个,“……为什么?”

为什么是我?

为什么不光愿意花两百万的天价买她的初夜,现在还要跟她建立起这种关系?

“你长得很符合我的胃口。”

江诩盯着她,熟悉的仿佛要将她看穿似的眼神,嘴上还是那副如情人般温柔却透着疏离的口吻:“我很喜欢。”

长得……

于微澜自知长相还算过得去。

清秀的面庞配上高挑的身高确实算得上中等偏上的美女一枚。

但这些玩惯了明星的有钱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况且,若不是母亲的手术迫在眉睫她又实在走投无路,她是无论如何不愿意出卖自己的身体和自尊去“挣钱”的。

“江先生,我不是出来卖的。”

“我已经买过一次了。”

这句话就像一支利剑,准确地扎在了于微澜的心上,一瞬间,鲜血淋漓。

第四章 真的要被包养?

于微澜几乎是用力握紧了拳,任指甲嵌进肉里,才能勉强逼自己保持镇定。

这男人虽然话不多,但言语间像藏了一把刀,只要他想,能瞬间割得人遍体鳞伤。

于微澜再抬头看眼前这张英俊的脸,就感到了几分可憎。

“我拒绝。”于微澜胸膛不住起伏,昭示着她努力压抑的情绪。

“我不会亏待你,好好考虑。”

江诩见她不识相,也不多废话,只用食指敲了敲被于微澜放在桌上的名片。

“对你母亲来说是件好事。想明白了联系我。”

他用谈公事的口气丢下这么一句,唇边那一点笑意流露出了些许讽刺的意味。

于微澜想起昨晚他在她耳边的呢喃,后知后觉地感到他不合理的温柔是这么虚假。

但他是怎么知道她妈妈的事的?周慧文今天早上跳楼的事闹得很大吗?

“你怎么知道我妈的事?”

江诩完全没有理会她,把账结了起身便向外走。

“等等!江先生!”

于微澜坐不住,赶紧站起来追上他。

她伸手把包里的玉掏出来递给江诩:“你今天早上忘记的东西。”

江诩看了她一眼,伸手捏了一下玉,又把它塞回她的手心里:“给你了,拿着吧。”

于微澜愣了愣,在心里腹诽这人的莫名其妙。

等回了医院,于微澜才想起一个问题——他为什么会在这儿?

等等,自己刚才是在哪儿和他撞上来着?好像是妇产科?他为什么会去妇产科?

于微澜担心病房里的母亲,来不及多想,马不停蹄地缴完费回到了病房。

周慧文已经醒了,一言不发地靠在床上。

“妈,吃点东西吧。”

周慧文像没听到一样一动不动。

于微澜没办法,正准备喂她,周慧文却突然叹了口气,开口道:

“微微,妈对不起你啊,这么连累你……”

周慧文被今天这番事故搞得疲惫至极,还没说两句就有些哽咽。

于微澜赶紧拍着她的背给她顺气。

“妈,您别这么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

于微澜说了一半就打住了,温言劝道:“您把病养好,以后我们母女俩好好过日子……”

劝着劝着,两个人忍不住都哭了。

于微澜擦了擦眼泪,笑着宽慰:

“您别担心钱,我昨天刚刚谈成一个大的翻译项目,老板给了好几万奖金,做完之后还有分成呢!基本上够手术费了!”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我们好不容易找到骨髓配型,您安心养病,别胡思乱想了。”

于微澜低下头,收敛起眼底的情绪。

她怎么能告诉母亲,因为请不起护工她只能放下工作亲自照料,早就被公司开除了,哪来的什么奖金呢?

但看到母亲安详的脸,她又觉得一切都值得。

给周慧文打好午饭,于微澜便去和医生商量骨髓移植的事。

先前医生所给出的大致手术价格至少得二十万,谁知道现在一下有了两百万,那便可以在中华骨髓库里找更好的匹配对象了。

“于小姐,这个费用只是手术的价格而已,手术后三到五年的排异期还需要一些费用。”

“后期费用大概还要多少呢?”

医生看着眼前面容憔悴的小姑娘,心中不忍。

“这个……视情况而定,可能前前后后还得花上百万。你母亲的情况也比较特殊,估计得花上寻常两倍的价钱。”

于微澜又开始心焦了,虽然她知道后期费用也不便宜,但这个数目确实出乎她的意料。

“你母亲这个情况,最好还是快点下决定吧,已经拖了很久了。”

对啊,已经拖了很久了,可是是谁的错呢?要她们没被扫地出门,要是她能早点弄到钱……

走出住院部的时候,于微澜觉得阳光晒在自己的头顶上有点发烫。

原以为两百万随便怎么都够了。

太天真了。

于微澜绝不会让母亲因为自己付不起医药费而撒手人寰。

如果自己答应了江诩的提议,以他的条件……

于微澜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危险——她竟然已经开始考虑江诩的建议了。

听说有钱人都会有一些常人难以接受的癖好,万一答应之后才晓得他有什么让她恶心至极的怪癖……根本就没有反悔的机会。

可是眼前,最快来钱的法子就是这条歪路。

于微澜心头思绪万千,被阳光照得有些睁不开眼。

然后,她看到一个人正向车库走去,于微澜的步伐瞬间僵住了。

第五章 居然被亲生父亲……

他实在太好认了,那么高的个子,那么挺拔的身姿,不管穿什么都很显眼。

江诩此时正扶着一个穿浅碧色连衣裙的女孩,那女孩很瘦,长发及腰,身姿清纯可人,但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盈盈似秋水的眼睛,连于微澜都觉得我见犹怜。

而江诩的动作特别小心翼翼,脸上的表情,甚至可以称得上是“温柔”了。

——和他面对于微澜的时候不一样的,那种发自内心的温柔。

这时,于微澜看到了江诩手中的诊断袋上妇产科独有的粉色大图标。

于微澜突然想起早上她碰见江诩的地方——妇产科。

难道他已经有了可以生孩子的对象?那为什么还要去包养别人?

这个事实一下就把于微澜刚冒出来的那点念头浇熄了,她害怕事情的真相很复杂,不想去蹚浑水。

于微澜将目光从那对男才女貌的璧人身上收回来,掏出手机给姜铃回了个电话,两人约好在一家餐厅见面。

姜铃是于微澜大学时候的室友,在上学期间一共被三个男人包养过。

那时她并没有多瞧不起姜铃,但却打心里觉得这种出卖皮肉的赚钱方式很可悲。

想到这儿,于微澜忽然想起了江诩。

没想到,风水轮流转。

于微澜苦笑了一下,打断自己的思绪,到餐厅等着姜铃。

姜铃一来便笑盈盈地说:“微微啊,这下你可得感谢我了哟。青蛙变王子啊!”

听她的口气,已经知道昨晚的“何先生”变成江先生了。

于微澜按下心里的疑问,先开口道谢:“谢谢你啊,姜铃,今天我请客,想吃什么随便点。”

这倒也不是她假情假意,要是没有姜铃这个“中介”,她也不可能一下子拿到两百万的救命钱。

有一次,姜铃喝醉了向她吐露皮肉“工作”的种种不快,之后两人的关系稍进了一点,但也远没有到推心置腹的程度。

如果这一回不是实在走投无路,她是不会找上姜铃的。

姜铃熟络地点起了菜,很有兴致地问道:

“怎么样,捞到不少好处吧?”

于微澜叹了口气:“没有,也就二十万。将将够了手术费而已。”

出于一点私心,于微澜隐瞒了两百万的事实,毕竟以她现在的状况,能留在手上的钱越多越好。

姜铃沉默了一下:“不错了,换成何沛东那家伙钱更少。”

心里却想着,这下没什么好处捞了。

亏她昨天刚在何沛东那儿得知去睡了于微澜的人是江诩的时候,特别地激动,以为能从中分一杯羹呢。

真是白高兴一场。

于微澜打量着她的神色,从包里把那块玉拿了出来:“这个是他留下的,送给你吧。”

既然姜铃已经面露不快,于微澜知道自己不得不给她一些好处,打消她的疑虑,也算还了她这份人情。

姜铃不懂行情,但想着既然是江诩这种级别的恩客给的东西,肯定价值不菲,高高兴兴地收下了。

见姜铃面色缓和,于微澜终于问出了那个一直压在心底的问题:“对了,昨天晚上……不是何先生吗?怎么会变成江诩?”

她本以为姜铃会知道些什么,甚至怀疑过是对方不是联合谁一起坑了她。

但姜铃坦坦荡荡地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只听何沛东说江诩自己提出来要跟他换,为此,江诩还答应把他限量的爱车借给何沛东玩几天呢!”

于微澜闻言更加惊疑不定,想起那个人魅惑的双眼,她沉默半晌,最终还是告诉了姜铃江诩提出包养的事。

“什么?!”姜铃瞪大了眼,完全不相信这个天大的馅饼居然砸在了于微澜头上。

于微澜低头喝了一口汤,她感觉自己前天晚上被江诩使劲搓揉的的后颈到肩背现在都还在发疼。

“江诩他……结婚了吗?”于微澜想到今天在医院看到的那个女人。

姜铃点了一根烟,长吁出一口气。

“没有吧。”姜铃望天道:“我都没听说过他在圈子里有什么传闻,他很少和其他人一样玩女人,之前还有一些人怀疑他是GAY。”

顿了顿,姜铃又问:

“他为什么要……他跟你说原因了吗?”

这样一个私生活干净的人突然提出要包养谁,确实让人感到疑惑。

于微澜摇摇头:“不知道。”

整顿饭吃得食不知味,姜铃知道江诩提出要包养于微澜后就沉默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临走的时候,姜铃说了句:“如果还差钱随时联系我。”

于微澜扯了扯嘴角,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讽刺呢?

她自嘲地摇了摇头,准备先去银行将支票兑换了。

快走到银行门口,手臂突然被人扯住了。

于微澜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惊慌地转头,就看到了于成大那张冷漠而愤怒的脸。

“爸?!你干嘛?!”

于微澜想起母亲的叮嘱,拼死把包护住,如果这两百万被于成大抢走就完蛋了!

“跟了你半天,总算被我逮到了!”于成大把于微澜拖到旁边的小巷子里,伸手就去抢她的包,“我就知道那死婆娘还有钱,不然就她那个老费钱的病怎么还没死!还跟我玩跳楼,吓唬谁呢!”

于微澜瞪大双眼。

他早上根本没离开医院,一直在跟踪自己!?

于成大想扯开她死死抓住包的手,但于微澜拼命挣扎,于成大也没了耐性,伸手就给了于微澜两个耳光,打得她眼冒金星。

“没良心的东西,现在公司正缺钱,你也不知道来孝敬孝敬你老子!”

他一边说一边粗鲁地拉开包翻找了起来,等找到那张支票,脸上是掩盖不住的惊喜。

“哈哈,这钱是上午那个男的给的吗?出息啊闺女!”

原来他一直在跟踪自己?

看着已经灭绝人性的父亲,于微澜觉得心都凉了一大截。

当初母亲刚查出白血病的时候,他冷漠地将上门要钱的于微澜赶了出去,但于微澜没想到,他竟然连抢劫亲生女儿都做得出来!

于微澜忍着身上被打出来的伤痛,拼命一般地扑了上去。

“你不能动!这是妈妈的救命钱!”

说到这里,于微澜已近哽咽:“你怎么能这样对妈妈,她是你的妻子啊!你这是要她去死吗!”

于成大却根本不为所动,一抬脚狠狠地将于微澜踢开,冷漠地说:“救什么救,她早点死,大家都解脱了!就是她这副半死不活的晦气样,害的公司都一落千丈!”

明明是他自己借高利贷赌博,跟他那个小三一起把公司败光的,现在居然全怪到糟糠之妻的头上?

于微澜捂着被他踢得生疼的肚子,趴在地上,死死拽住于成大的裤脚,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这个畜生把钱拿走!

这时,已经有路人注意到这边,走过来围观了。

于成大眼睛一转,突然拉着嗓子哭喊了一声:“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闺女——作孽啊——怎么能不管你妈的死活!”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