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温雯顾晟齐免费阅读在哪看?苏温雯顾晟齐小说的名字是《你是我的不想错过》,是一本现代

发布时间:2018-09-14 09:37

苏温雯顾晟齐大结局

你是我的不想错过全文阅读

苏温雯顾晟齐免费阅读在哪看?苏温雯顾晟齐小说的名字是《你是我的不想错过》,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由网络作者陌上花所著,小说的又名是《予你深情几许》。全文主要讲述的是苏温雯对顾晟齐是一见钟情,可她犹如飞蛾扑火的爱情,却让顾晟齐不屑一顾。直到她伤透了心,他又霸道的不允许她离开···

第1章 不过一场游戏

  “啊,嗯,痛……顾晟齐……我不要……你……你出去……”“不要?贱人,你不是就是欠干么!”

  顾晟齐冰冷的声音残忍响起,下身丝毫不顾及苏温雯的低声祈求,狠狠挺进她的深处,在她紧致里疯狂地律动起来。

  身体撕裂的疼痛传过来,似乎是硬生生被人撕成两半。苏温雯在这种要命的疼痛中紧闭着双眼,默默期望这场肆虐能快点过去。

  就在这时候,顾晟齐放在床上的手机亮了一下。苏温雯看过去,发现屏幕上,是梁佳熙的名字。

  顾晟齐终于停止动作了,他接下电话,声音与刚刚的冰冷全然不同,是她未曾见过的温柔,“怎么了佳熙?”

  “生病了吗?怎么这么不小心?小心点,女孩子身上留下疤痕就不好了。”他费尽心思的折磨她,却担心另一个女孩的身上留疤。

  多么可笑的对比。苏温雯自嘲的冷笑,顾晟齐这时挂了电话,揪着苏温雯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来和自己对视。

  “怎么又露出这幅恶心的表情?苏温雯,你还笑得出来?”头皮疼的发麻,即使心中像是被刀刮一样的疼痛,苏温雯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顾晟齐最见不得她这种在床上也依旧清醒的眼神,明明卑微得像一滩烂泥,眼神却还很可笑的清高。他低下头去想吻吻她的嘴唇,苏温雯却避开了。

  顾晟齐发怒,甩了她一巴掌。“假装什么清高?一开始不是你勾引我的吗?再说了,我现在是你的顾客,你应该要取悦我!”

  脸上疼的厉害,估计明天要肿起来了。苏温雯冷淡道:“我们到此为止吧,以后你不要再来找我了。”

  她已经看见了顾晟齐和梁佳熙两个人铺天盖地的结婚报道。这段关系本来也就维持的勉勉强强,现在更是没有她的立足之地。

  “到此为止?”顾晟齐的眼神变得阴鹜起来,“你现在还没认清自己的身份?你的一切都是由我主宰,你想停止就停止?做梦!”

  顾晟齐低头看了一下时间,然后冷笑,掏出一把现金,摔在苏温雯的身上。“这次够不够?”说完就摔门而去,没有给苏温雯留下一点温存。

  每次欢爱之后,顾晟齐都会用现金来羞辱她。苏温雯面无表情的捡起落在地上床上的钞票,看上去丝毫不受到影响。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她非常需要这笔钱。最多还有半年,梁佳熙和顾晟齐就要结婚了。而自己和顾晟齐纠缠这么多年的关系,应该要结束了吧?

  苏温雯本来只是顾家的养女,她们也算得上青梅竹马,她第一次来到顾家,就喜欢上了冷静淡漠的顾晟齐,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一爱就爱了这么多年。

  在她十八岁那年,她把自己交给顾晟齐,顾晟齐接受了她。苏温雯欣喜若狂,以为顾晟齐接受了自己,可是谁能想到这只是灾难的开端。

  顾晟齐喜欢在床上羞辱她,践踏她的尊严,还威胁她不许说出去。接受她,不过是场游戏!因为她的到来,害死他的妹妹。

  他这样跟苏温雯说。但是苏温雯什么都不知道。她明明什么也没干。两年前顾伯伯去世,顾晟齐就把她逐出家门。

  苏温雯一直都勉力忍受,她已经卑微到了土里。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至少顾晟齐没有别的女人。

  可是现在,顾晟齐要和梁佳熙结婚了。心口一阵抽疼,苏温雯不由得闭上眼睛。就在这时候,她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她的主治医师赛文发来的。

  “亲爱的,你这次的检查报告出来了,明天记得来医院找我。”苏温雯苍白的笑了笑,回了一个“好”字。

第2章 从不相信她

  可是苏温雯第二天没有及时的去医院,因为她接到了顾晟齐的电话。

  “限你在半个小时之内,赶紧来到我的办公室,否则后果自负。”

  顾晟齐的威胁,苏温雯没有办法,只好推了赛文的约,去了顾晟齐的办公大楼。

  苏温雯一出现,公司里的人就指指点点的,脸上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苏温雯木着一张脸走进去,看见顾晟齐正在电脑前看文件。

  看见苏温雯来了,他面无表情的指着摆放好的合同,冷冷说:“签了这个。”

  苏温雯不明所以,拿起来看了一眼,发现是一张产权转让书。

  这是一栋别墅的转让证明。

  可是苏温雯不知道自己名下还有这样的一间别墅。

  两年前被赶出家门,她是净身出户,身无分文。

  苏温雯瞪大眼睛,不解的看着顾晟齐。

  顾晟齐不耐烦的解释:“老头子临终前还藏了一手,偷偷的给你留了一点东西。”

  一想起故去的顾伯伯,苏温雯不由得呆住。

  顾伯伯真的对她很好很好,如果顾伯伯还活着,顾晟齐绝对不敢这么对她的。

  就这愣神的功夫,脸上突然一疼,原来是顾晟齐把书中的文件夹仍在苏温雯的脸上。

  他眯了眯眼睛,讥诮说:“果然是见钱眼开吗?可是你别忘了,我说过,顾家的东西不是你的,我不会让你带走一丝一毫。你不过是老爷子从街上捡来的垃圾,有什么资格?”

  苏温雯脸色一白,她还以为习惯顾晟齐的言语攻击,她早就刀枪不入了呢。

  她一声不吭的低头,在转让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她现在不签,顾晟齐也会不择手段,让她签的。

  “很识相嘛。”顾晟齐的声音突然逼近,他暧昧靠在苏温雯的耳边,低声说道:“有我……给你的钱就够了,你除了卖还会什么?”

  苏温雯忍不住的抬起手,下意识伸手打了他一巴掌,但是,却被顾晟齐一把抓住了。

  他冷笑一声,把苏温雯按到办公桌上,左手掀开她的裙子。

  意识到他要干什么,苏温雯浑身发抖,她哀求道:“别、别在这里,随时会有人进来的。”

  可是顾晟齐无情的忽视她的哀求,一把扯掉她的裙子,没有任何前戏,深深挺进。

  “啊!”

  苏温雯痛的紧紧抓住桌角,忍不住闷哼。

  他嘲讽道:“原来你还有一点羞耻心的啊。”

  苏温雯皱着眉头,解释道:“你的妹妹,跟我没关系,她不是我动手推下楼梯的——”

  “啊——”苏温雯局促的低叫,顾晟齐突然猛力顶了她一下,剧烈地疼的苏温雯脸色发白,眼泪掉了下来。

  “我不许你再提她。你这个恶毒的女人!”顾晟齐一双眼睛通红,已经是在暴怒的边缘。

  苏温雯闭了嘴巴,默默承受着风残云卷的疼痛。

  顾晟齐从来都不信她。

  等结束了这绵长的疼痛,苏温雯双腿发软,站都站不稳了。

  顾晟齐自顾穿好衣服,冰冷无情的说:“这次你很不听话, 滚吧!”

  “等等。”看着苏温雯要出去了,顾晟齐突然开口:“记得吃药,让我知道你怀孕了,你就等死吧。”

  苏温雯僵住,她恨恨看他一眼,一撅一拐的出了公司。这一路上落在她的目光,就像刀刮一样的疼痛。

  她现在看上去就像个淫娃荡妇。背后的那些流言,究竟都是怎么说她的,苏温雯心里清楚的很。

  对于这些乱嚼舌根的人,顾晟齐也知道,但是却是放任的态度。

  苏温雯知道,顾晟齐是从来都不会放过一丝羞辱她的机会的。

  苏温雯深吸一口气,给赛文打了个电话。

  “喂,医生,现在我有时间了,可以过去了吗?”

第3章 是顾晟齐的孩子

  来到医院,苏温雯鼓起勇气去见赛文。

  “我还能够活多久?”当苏温雯问起这句话的时候,脸上很平静,好像说的不是她的事情。

  “最多两年的时间。”赛文痛心疾首的说:“你就不能好好的爱一下你自己的身体吗?再这样下去,我怕你撑不过一年了。”

  听见这句话,苏温雯就惨笑了一声。

  赛文说:“我记得你第一次来找我的时候,你说你想活下去,你很拼命,努力的想要赚钱。为什么现在反而放纵自己?”

  在顾伯伯去世之后,苏温雯得知她身上有一种遗传病,快不久于人世。

  偏偏顾晟齐又把她赶出家门,屋漏偏逢连夜雨,苏温雯就连去医院的钱都没有。没办法,她也就只好开始跟顾晟齐的“交易”。

  顾晟齐把苏温雯看得很下贱,就好像她只是一件垃圾一样。

  现在她已经不想在这么活了。每次来到医院复检,只不过是一种的本能。

  苏温雯低头,说:“谢谢你,但是我心中有数。能活一天算一天。”

  赛文见苏温雯这种消极的态度,也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儿,他拿出一份文件说:“但是我很遗憾的告诉你,你的肚子里面孕育着一个生命,现在你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了,这样子你还这么不爱惜自己吗?”

  可是没想到听见这个消息之后,苏温雯不仅没有露出惊喜的表情,反而是脸色惨白,几乎失去了血色。

  她无措的抬头,问道:“你没有骗我?”

  “你看看这份B超,两个月了。”

  苏温雯手指颤抖,根本没有勇气打开那一份B超单子。

  她居然有孩子了?!

  在最初的激动过去之后,苏温雯很快就冷静下来。她惨白着一张脸说:“你帮我安排一下手术吧,我拿掉这个孩子。”

  “你是不是疯了?”赛文一脸不可置信,“先不说,这是一个生命,就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没有办法可以支撑得了手术。堕胎你也会去掉半条命的!”

  苏温雯的心中也是一片苦涩,但是她不得不逼着自己下定这个决心,因为如果估计有知道这件事情,是绝对不会允许她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的。

  对于顾晟齐而言,她脏得不配生下他的孩子。

  苏温雯眨了一下眼睛,忍住快要掉下来的眼泪了,坚定的说:“请你帮我安排吧。”

  赛文摇了摇头,还是无可奈何的答应帮忙。

  等解决了这里的事情之后,苏温雯失魂落魄的从就诊室里面走了出来,却不小心迎面撞上一个人。

  她手中拿着的那些诊断书,一下子全摔在地上,整个人也差点摔了,幸好对面的人眼疾手快的苏温雯给榄住。

  “你没事吧?”他说。

  这个声音有点熟悉,苏温雯抬起头来,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庞。

  是梁莫白。

  梁佳熙的哥哥,顾晟齐以后的小舅子,也算是……苏温雯从小一起长大的人。

  “是你啊梁哥哥。对不起,刚才没注意到。”

  梁莫白看着苏温雯,眼睛里面闪过一道心疼的光芒,他说:“佳熙有点不舒服,我陪她来医院看看。你怎么会在这里?是不是生病了?”

  苏温雯勉强一笑,不想再纠缠下去,就随意的胡诌了个借口。

  可是没有想到那一张怀孕的单子,却意外飘落到了不远处梁佳熙的手中。

  梁佳熙惊叫起来,她走过来,一巴掌甩在了苏温雯的脸上,举着单子质问她。

  “苏温雯!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你明明已经知道我要跟顾晟齐订婚了,你居然还敢生下他的孩子?这是顾晟齐的孩子对不对?”梁佳熙很快就哭得梨花带雨。

  苏温雯无力地点头,“是顾晟齐的孩子。”

第4章 为的就是羞辱她

  梁佳熙一听,激动起来,她冲上来,想要对苏温雯拳打脚踢,但是梁莫白很一把把她分开。

  “你放心吧,我不会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不会威胁到你的地位。”

  说完之后,苏温雯就踉踉跄跄的走了。

  这是她唯一能够活命的方式,不然顾晟齐不会放过她的。

  第三天,苏温雯再次来到医院,这是她跟赛文约好的动手术的时候。

  她躺在床上,冰冷的器械分开双腿,这时候,苏温雯才一个激灵,才真正意识到她要失去了自己的孩子……苏温雯忍不住落下了一滴眼泪,突然,门被人一脚踹开了。

  一个身穿西装的男人,怒气冲冲的出现在门口,拉起苏温雯,把她拖下了床。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没有我的命令,居然敢擅自打掉这个孩子?”顾晟齐一脸怒容,一双眼睛变得狰狞起来。

  顾晟齐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

  苏温雯害怕的浑身发抖,她结巴道:“反正、反正你也不会同意让这个孩子生下来。

  我偷偷的做掉了,不是更顺你的心意吗?”

  “更顺我的心意?”顾晟齐冷笑,他死死盯着苏温雯,一张薄唇冷酷无情的说:“你真是个冷血无情的女人,连自己的孩子说做了就做掉。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苏文满嘴苦涩,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顾晟齐毫不怜惜的把她拖出了医院,塞进车里带走了。

  “你要带我去哪里?你放我下来!”苏文无力的挣扎着,膝盖疼的要命,手腕也好像是骨头碎掉了一样,可是她却强撑着不哭。

  她的眼泪在顾晟齐面前,丝毫不能够博得同情,反而会招来顾晟齐冷嘲热讽。

  顾晟齐没有回答她,把她当成空气。

  汽车往前行驶,看着周围这越来越熟悉的景致,苏温雯才渐渐明白过来,眼泪差点夺眶而出,因为这正是回到以前别墅的路。

  以前这里也曾经是她的家,但是她已经很久没回来过了,顾晟齐不允许她再度踏进这里。

  等来到门口,顾晟齐沉默了片刻,才冷冷的说:“我本来不应该让你在踏进这个家,但是现在看在这个孩子的份上,我允许你留在这里。等孩子生下来之后,你就滚出去吧。”

  顾晟齐要她生下这个孩子。

  这简直就是出乎意料。

  苏温雯心中分不清是喜是忧,被顾晟齐非常粗鲁的推着往前走。

  她站不稳,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上,膝盖上的伤处再次破裂,流出鲜血,疼的她脸色一下变白。

  顾晟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并没有伸手扶一把的打算,只冷冷的整理了一下袖口。

  “不要对我做出这副恶心的表情,你以为你装作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就会怜惜你吗?

  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一副让人嫌恶的样子。”说着就自己走了进去。

  这一字一句都好像是刀刮一样落在了苏温雯的心上,疼得她几乎难以呼吸。

  她踉踉跄跄的爬起来,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

  这里是有熟悉的摆设,之前她就生长在这个地方的。

  苏温雯怀念的环顾一圈,就想着上二楼去自己的房间。可是这时候个仆人却伸手把苏温雯拦住。

  “对不起,这位小姐,二楼你不能上去。”

  苏温雯脸色一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是,我的意思,是先生的意思,小姐你不能住在二楼。”仆人神色傲慢,她用鼻孔对着苏温雯说:“你跟我来吧,你要住的地方是地下室。”

  也对,顾晟齐把她带回来,肯定不是要把她当成少奶奶来供养,也许为的就是羞辱她吧。

  苏温雯苦笑一声。

第5章 救救我的孩子

  阴冷的,潮湿的地下室。

  苏温雯没有想到外表看上去那么光鲜亮丽的顾家,居然也会有这么阴暗的地方,而这个地方以后就是她的藏身之所。

  苏温雯打了个寒颤,那个仆人鄙视地看了她一眼,冷嘲热讽的说:“瞧瞧你这样,还真以为你是什么千金大小姐吗?我告诉你,先生很快就要结婚了,以后这个家的女主人是梁佳熙小姐,不要做白日梦了。”

  听见这句话,苏文的身体如坠冰窟,顿时就更加寒冷。

  她从来都没有做白日梦。

  虽然……她从来了顾家的第一天起,就喜欢上那个冷漠又漂亮的少年,但是她从来不敢奢望,也从没想过要和顾晟齐在一起。

  只是,每当想起,他以后要跟梁佳熙结婚,心口就疼得好像要死去一样。

  苏温雯发抖的,在地下室呆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还没有睡醒,就被人给推醒了。

  那个仆人说:“太阳都晒屁股上了,赶紧起床去干活。”

  去干活?苏温雯一呆,然后机械的起床穿衣服。

  她就知道她回到这里的日子是不会这么好过的,却没有想到这仅仅只是开始。

  刚来到客厅的时候,就看见梁佳熙一身光鲜亮丽的坐在沙发上,她端着一杯咖啡正在品尝着。

  一抬头看见苏温雯,梁佳熙就挑鼻子竖眼的。

  她把咖啡拍在桌上,“你怎么会在这?”

  “顾晟齐让我回来的。”苏文老老实实说。

  “这不可能!”梁佳熙脸上的神色变得特别的阴毒,她说道:“顾晟齐说了!他以后会只爱我一个!他都答应要把你给送走了!”

  心脏就好像被人捏住一样,苏温雯差点呼吸不上来,她眨了眨眼睛,才忍下快要流下眼眶的泪珠。

  “我、我不知道……”顾晟齐就这么不想看见她吗?

  就在这时候,眼前一道寒芒闪过,梁佳熙拿起桌上的水果刀,对着苏温雯的脸就招呼过来。

  幸好苏温雯腿一软,摔在地上,很快就躲开。

  梁佳熙狞笑着冲上来,“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绝对不可能回到这个地方,我一定会让顾晟齐把你送走的,想回来你做梦吧!”

  苏温雯膝盖疼的发麻,已经逃不了了,眼看那把刀已经快要戳到她的身上,但是梁佳熙缩了回去,反倒是在自己的胳膊上划了一刀。

  苏温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一怔,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一股极大的力道从后面冲上来,把她推开。

  是顾晟齐。

  顾晟齐把梁佳熙扶起来,仔细查看了伤势,然后担忧的问:“怎么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血?”

  至于旁边双腿间也开始流血的苏温雯,顾晟齐置若罔闻,好像她这个人不存在一样。

  梁佳熙柔弱的哭泣,把头靠在顾晟齐的怀中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只是想要文文帮我削一下水果,可是她说她是孕妇,不会帮我的。我本来想自己动手了,可她就,她就拿刀……”

  不,不是这样的。

  苏温雯瞪大眼睛,刚想要解释,顾晟齐一个飞刀眼狠狠的飞过来。他阴骛的盯着苏温雯,问:“梁佳熙说的是真的吗?”

  “不是,你听我解释——”

  只是苏温雯的话还没有说出口,脸上就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

  她觉得嘴里面有一股腥甜的味道,就吐了一口血。

  顾晟齐冷冷的看着她,“这是我容忍的最后一次,以后再敢这样,我就剁了你的手!”说着横打抱起梁佳熙匆匆的就走了。

  苏温雯疼得两腿开始抽搐,鲜血已经染红了裙子。

  “救、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

  她微弱的叫喊着,可是顾晟齐却是头也不回,抱着他的梁佳熙走了。

  苏文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第6章 让我来照顾你

  没有想到这一次,苏温雯还是可以逃过一劫,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

  这一次负责医治她的医生还是赛文。

  赛文看见她一醒过来,开始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你要是想要早点死就早说,也不用花费这么多的功夫把你给救回来。你这是在浪费我的体力,还有精神,你懂吗?本来以你的身体状况,想要把这个孩子给生下来,就已经很艰难了,你还这么不爱惜自己,你很有可能是一尸两命!”

  对方虽然说话说得很不客气,但是苏温雯知道,他也不过是关心自己,所以就苍白的笑了笑。

  “我没事,孩子怎么样了?”

  听见她一醒过来就提起孩子,也不是没有把这个孩子放在心上,赛文一下子就心软了。

  “这一次我还可以把孩子给救回来,但是如果还有第二次,你就求上帝保佑你吧!”

  苏温雯听见这个消息,这才松了一口气,她不知道在他晕过去,究竟是谁把她送到这个地方来的,难道是顾晟齐吗?

  苏温雯心中一动,明知道这不可能,但是却还是想要问一问,只不过她一张口话还没有问出来,总有一个人出现在门口,手里面拿着一捧花。

  “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是梁莫白。

  苏温雯的眼睛一下子黯淡下去,她苦涩的笑了笑,问道:“是你把我送到医院来的吗?”

  梁莫白看着苏温雯,眉眼间闪过显而易见的担忧,“你现在肚子里还怀着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

  苏温雯难堪的笑了,“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你们不必为我担心。”

  能不能活下去,能活几天都是个问题。现在的苏温雯早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

  梁莫白听了,眉头非常不赞同的皱起,他怒喝到:“早知道现在会是这个样子,我就不应该——”

  说到这里,梁莫白非常局促的停下来,他看了看苏温雯,非常认真的说:“让我来照顾你吧。”

  照顾?

  苏温雯一时没理解,“你说什么?”

  “让我来照顾你,我会做得比顾晟齐更好。”

  梁莫白脸上的神色非常认真,一点也不像是开玩笑,苏温雯听了直接僵立在当场,几乎怀疑她的耳朵出现了问题。

  但是眼前的这个男人并不是开玩笑。

  苏温雯低垂下眼眸,苦涩的说道:“别这样,我肚子里面怀的是顾晟齐的孩子,我不想拖累你。”

  她已经快死了。

  梁莫白一直喜欢她,苏温雯心里明白。就像她一直偷偷的喜欢着顾晟齐那样,顾晟齐心中也明白。但是却从来不会给她任何回应。

  梁莫白脸色变得非常的苍白,他伸出手来,想要握住苏温雯的手,但是苏温雯提前把手给缩了回来,避开了。

  意识到苏温雯的逃避梁莫白的眼睛闪过一抹受伤的神色,他苦涩的笑了笑,嘱咐苏温雯要好好休息之后就离开了这个地方。

  第二天早上,苏温雯还没有睡醒的时候,就接到了顾晟齐的电话。

  男人的声音不悦的响起:“你死哪去了?”

  不耐烦的语气,好像跟她多说一个音节都是多余的。

  苏温雯冷着脸回答:“在医院里。”

  听见这句话顾晟齐立马就笑出声来,他冷嘲热讽道:“你以为你现在还是千金小姐的命吗?不就是那么一点小伤了,还犯得着让你在医院呆了一夜没回来?梁佳熙受了那么重的伤都没说什么,你怎么比梁佳熙还要金贵?”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