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莫小默钟腾小说免费_拐个爹地来疼爱免费阅读by万贵妃

发布时间:2018-09-14 10:04

莫小默钟腾小说免费

拐个爹地来疼爱全文阅读

拐个爹地来疼爱小说的主人公是莫小默钟腾,是由作者万贵妃所著的一本总裁小说。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帮我!”“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我一定会帮你的!”陌生男人将莫小默推倒在病床上,开始进行不可描述的事。“喂,我是要帮你退烧,不是用身体帮你啊!”六年后,莫小默带着清宝回国。“妈咪,这个男人长得好像爹地!”“对不起,我儿子刚回国,逢人便认爹……

第一章 烛火下的黑夜

  夜色阴沉,狂风呼啸席卷着整个小镇。

  “啪”

  诊所内的灯突然灭掉,莫小默看向玻璃门外,整个街道都陷入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中。

  “又停电……每次帮她值班准没好事发生!”

  莫小默小声嘀咕着,弯腰从柜台底下摸索出蜡烛点上,从门缝中渗透进来的凉风吹得微弱的烛光不断摇摆。

  莫小默走到玻璃门边准备将诊所门锁上再去病床上躺着好好休息,正伸手准备将门合上,一个高大黑影突然闯了进来。

  与其说是闯,倒不如说是倒!

  “啊……”莫小默吓了一跳,尖叫一声便跟着那黑影摔倒在地上。

  她一脸蒙圈地推开身上的人,正准备抬脚去拿蜡烛看清来人,地上的人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哼声。

  “嗯——”是个男人的声音。

  “喂,你没事吧?”来不及多想,莫小默借着昏暗的弱光摸了摸男人的手臂。

  他的身上好烫!像是高度发热的病人!

  莫小默被灼得一抖,连忙扶着男人的肩膀支撑他站起来。

  “我扶你到病床上躺着,再给你拿退烧药!”

  “别走……”男人的声音低沉又带着嘶哑,像在极度隐忍着身体的痛苦,看来他已经烧得不轻了。

  “你放心我不走,我一定会帮你的!救死扶伤是……啊……”

  莫小默话未说完,蓦地一个天旋地转,自己就被刚才搀扶着的男人推倒在病床上,还来不及做出反应,整个人都被强烈又危险的雄性气息团团包围……

  “你要干什么……唔——”

  毫无防备的莫小默后知后觉地准备推开男人,未尽的话却被堵在口腔中生生咽下,双唇被陌生的气息攻城略地地占领着,她整个人像被电击过般,大脑炸得一片空白。

  “帮我!”

  男人的吻炽热又毫无克制,肆无忌惮地横扫着莫小默的每一寸肌肤,沉重的呼吸和刺肤的胡渣挠得莫小默无所适应,她拼命扭动着身子想逃离男人的气息,但换来的却是衣裳被粗鲁撕裂的回报。

  “你快放开我,救命……”

  莫小默愤恨地推开他,但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推搡反而加快了男人侵占的动作。

  “不要……啊!!!”

  身体被撕裂的痛感让她全身痉挛着将指甲狠狠掐进男人的后背中,男人微微停顿身子,低哑嗓音带着些许歉意:“抱歉,我被下了药……谢谢你的帮助!”

  莫小默终是意识到男人嘴中的“帮”,和她理解的“帮”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她是准备帮他,但不是用自己的身体帮啊!

  莫小默死死咬住唇瓣,滚烫的泪水从眼角一串一串地滑落,那粗鲁又残忍的掠夺让她呼吸混乱,一个完整的字都说不出来。

  钟腾觉察到莫小默的无措和妥协,他轻柔地俯身噙住她的红唇,横扫过每一个角落,留下专属他的气息。

  柜台上的半截蜡烛已经烧尽,钟腾沸腾的血液终是降温。

  他吻了吻莫小默满是泪痕的脸,温柔地将她的衣裳拢平整,然后将自己右手的腕表摘下来放到莫小默柔软手掌中。

  “明天带着这腕表来A市腾飞大厦,我会报答你!”

  钟腾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后,在黑暗中摸索着推开诊所的玻璃门,凉风刮过,再无人影……

第二章 萌宝归来

  光阴如梭,时光飞逝,六年的时间一晃而过。

  当呼啸的飞机终是停稳,莫小默推着行李随着人潮缓缓走出去。

  “妈咪,等等清宝!”

  一声稚嫩的奶音气喘吁吁地从身后传来,莫小默皱了皱眉,停下步伐扯了扯手中的防走失带。

  “妈咪说了不要边走边吃,若没这根绳子,妈咪又要去广播站找你了!”

  莫小默故作凶煞地对着莫清宝瞪了瞪眼珠子,见五岁的小家伙终是将手中的面包放回背包中,她才满意地露出了笑脸。

  “妈咪,我们来这里是找爹地的吗?”清宝鼓着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陌生环境的一切人和物,紧紧跟上莫小默的步伐。

  “妈咪是要带你找外公和小姨的!”

  莫小默揉了揉清宝柔顺的栗色头发,看着陌生又熟悉的城市,大脑有些恍惚。

  六年前她去法国进修医学专业,意外发现自己已经怀孕。

  本就学医的莫小默知道自己是稀有的恐龙血,如果堕胎流产对自己的日后会有很大的影响,所以冒着未知的风险她坚持生下了这个孩子。

  一边带孩子一边完成学业,莫小默学得很吃力,身体也吃不消。还好大学同学炎昊北一直默默帮助着他们母子。

  只是当他想从好朋友的身份升级成清宝父亲的身份时,莫小默选择毫不犹豫的回国。

  这些年她得到过炎昊北太多帮助,帮他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伴侣是莫小默的心愿。但那人绝不会是自己。

  刚上出租车,炎昊北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怎样,清宝还习惯吗?”炎昊北知道自己只能以关心清宝的方式去间接关心莫小默。

  “挺好,谢谢你了,昊北。”

  “你让清宝接电话……”

  莫小默将手机打开扬声器,示意清宝过来听电话。

  “爸比,我看到好多人都是栗色头发,他们哪个是我爹地啊?”

  稚嫩的童声和雷人的话,让正在开车的司机忍不住用古怪的眼神从后视镜一直瞄着莫小默。

  “有我一个爸比还不够吗?”

  “你是独一无二的爸比,可清宝也要找亲爹啊!”清宝一本正经地撅着嘴巴摇头。

  “爸比,国际长途很贵啦,清宝拜拜……”

  清宝奶声奶气说完,然后在莫小默眼神的暗示下按了通话结束键。

  “妈咪,等找到爹地,你就和爸比结婚吧!”

  “大人的事,小孩少操心!”

  莫小默拍了拍清宝的头发,司机的打量本就让她浑身不自在,清宝的荒谬话语更让她哭笑不得。

  这孩子从外貌到性格再到性别,没一处遗传了自己,尤其是那一头自然栗发太过引人注目。

  她偶尔也有些好奇清宝的父亲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男人,但这种想法只是一瞬间便如肥皂泡般消散。

  本就是毫无关联的两个人,不可能因为一个孩子而产生交集,毕竟这不是爱情的结晶,只是她单方面决定要留下来的。

  来到早已预定好的酒店,莫小默叮嘱清宝不要乱跑,然后推着行李在前台进行身份登记。

  清宝对国内一切都非常好奇,尤其是身材高大的男人,总觉得自己爹地就是其中一个。

  清宝睁着圆碌碌的大眼睛在酒店四周扫视着,忽然,他将目光锁定在一个身形挺拔,面容俊美的男人身上。

  那个男人西装革履,举止洒脱,长得那么好看,一定是爹地!

  清宝忘记莫小默的嘱咐,直接解开手腕上的绳子,一路小跑地蹿到男人跟前,死死抱住他的大腿,兴高采烈地大叫:

  “爹地!我终于找到你了!”

第三章 清宝认爹

  钟腾正跟着经理参观自己名下的酒店,还没将发觉的问题问出,脚下就被一团软绵绵的东西给缠住。

  低头一看,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正缠在自己腿上,一双清澈如泉眼般的黑眸正目不转睛地仰视着自己,粉嘟嘟的小嘴不停地喊着自己——

  “爹地!!”

  “钟总好福气啊,小少爷跟您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一旁的经理打量一番二人,笑呵呵地打趣道。

  钟腾扯了扯嘴角,刚想反驳,定睛一看糯米团一样的小不点,神色突然一顿。

  这一头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栗色头发,还有那精致五官的神韵仿佛都让他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爹地,清宝好想你!”清宝藕段一样的小手臂紧紧搂住钟腾的大腿不停地蹦跶,生怕一个闪忽这个爹地就消失不见。

  “清宝?”钟腾喃喃念了念小不点的名字,一股异样的暖流在心尖上沸腾,但瞬间就被他挥散驱离。

  钟腾弯腰想将清宝推开,但小家伙眼疾手快地抬起两条细胳膊缠上了自己的颈脖,像狗皮膏药一样缠得紧紧的!

  “你……快下来……”钟腾脸色一黑,想将清宝抱下来,但软糯的触感让那股异样的暖流又开始肆意滋生。

  没有来由的,他原本将清宝往外推的手慢慢变成稳稳抱住他。

  “你妈妈呢?”钟腾压低嗓音轻柔问道。

  “喏,妈咪在那里啦……”清宝指了指还在前台拿房卡的莫小默,她浑然不知自己的宝贝儿子已经不在身边了。

  “妈咪,妈咪!清宝找到爹地啦!”

  莫小默顺着声音扭头一看,清宝正被一个陌生男人抱在怀中。

  准确来说,是清宝紧紧缠在那男人的身上!

  莫小默大惊失色,慌忙跑过来想将清宝抱下:“清宝,快下来!”

  “妈咪,快看!爹地长得好像清宝!”

  清宝像小泥鳅一样扭动着身子继续缠在钟腾身上,不让莫小默抱自己离开。

  “对不起对不起,我儿子刚回国,逢人便认爹……”

  莫小默压根没有勇气去仔细打量钟腾的相貌,随意扫了一眼便看到那一头醒目的栗发跟清宝的确相似。

  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天生栗色头发的男人也并非只有眼前这个人啊。

  旁边的经理听到这里嗅到了八卦气息,见钟腾脸色阴暗不明,连忙主动说先行离开,改日再将继续进行汇报。

  见身边围着的人都散开,钟腾皱着眉头想将清宝抱下来还给莫小默:“清宝去你妈妈那……”

  “不嘛,清宝要爹地抱!”

  清宝的脑袋摇得像拨浪鼓般,粉粉嘟嘟的小嘴巴撅起来异常可爱,让钟腾有些挪不开视线。

  扭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皮肤白皙的莫小默。

  清瘦的脸庞挂着一团浓郁的愁云,欲张又合的嘴唇和清宝的嘴唇一样粉嫩娇小,这小不点还真是集合了他们两人的所有优点。

  这个想法刚一冒出就把钟腾吓了一大跳,这孩子绝不可能是自己的,只是恰巧跟自己长得有点相似而已!

  他碰过的女人,只有一个……

  还是因为被人下药才迫不得已占有她的身体来解决问题。

  可那个女人并没有怀孕,钟腾自然也不可能会有孩子。

  这个叫清宝的,不可能是自己的种。

  “清宝,我不是你……”爹地两个字,像鱼刺一样卡在钟腾的喉咙怎么也吐不出来。

  “听话,清宝!我们要回房间休息了!”

  莫小默注意到钟腾脸上的神态并不太好,她强行拉扯清宝的胳膊,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

  “哇……呜呜……清宝要爹地!”

  清宝的胳膊被莫小默扯得有些生疼,嗷嗷哭着死死搂住钟腾的脖子不愿下来。

  这一近乎撕心裂肺的大哭,让钟腾的整颗心脏彻底被那鼓暖流沦陷,他轻柔抱紧清宝,语气不明地对莫小默说道:“走吧,一起回房间!”

第四章 酒店停电

  钟腾一手抱着清宝,一手拿过莫小默的行李大步走去电梯边,见莫小默依旧呆呆的立在原地没有动弹,他忍不住叫到:“你还要不要你儿子?”

  低沉的声音带着重金属般的质感,将大脑晃神的莫小默瞬间拉回现实。

  “谢谢……抱歉……”

  莫小默打开房门放钟腾进屋,刚把房卡插进卡槽中将灯打开,结果才亮半秒的时间就瞬变黑暗。

  莫小默探头看向走廊,只有安全指示灯微弱亮着,四处一片漆黑。

  “出国前停电,刚回来又停电,真是撞鬼了!”

  莫小默小声嘀咕着,摸索着想去拿背包中的手机,刚迈出脚就撞到桌角,直直往前倒去。

  “啊!”她惊得一叫,以为自己即将和地毯来个亲密接触,但转瞬间一个温热厚实的臂膀中便搂住了自己。

  “小心!”钟腾一手抱着清宝,一手搂住莫小默,陌生躯体中一股若有若无的熟悉气息让他微微晃神。

  钟腾的心跳莫名加快,他吸了吸鼻子,不由自主地将搂着莫小默腰肢的手紧了紧……

  “爹地抱两个,好棒!”清宝摸了摸钟腾怀中的莫小默,兴奋的声音像高脚玻璃杯碰撞发出的清脆声响。

  莫小默脸颊一烫,连忙从钟腾臂膀中抽身站稳。

  幸好停电,不然红得像虾米一样的脸色被眼前一大一小的男士看到就窘迫了。

  莫小默掏出手机把手电筒打开,钟腾已经抱着清宝坐在床上,任他贪婪地依偎在自己怀中。

  “清宝,躺床上去。”莫小默的声音微凉,因为没法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她鲜少对清宝动怒,但不代表自己可以任由清宝无理取闹。

  “清宝要爹地陪着睡……清宝怕黑……”

  清宝怯怯地开口,声音中带着浓浓的鼻音,软绵绵的声音掺杂着一丝委屈,听到莫小默鼻头一酸,差点也要跟着落泪。

  这几年她竭尽全力给到清宝合格的母爱,清宝也争气地成长得聪明伶俐,只是每逢电闪雷鸣的黑夜,这个小小男子汉会哆嗦着缩到自己怀中求抱抱,如今已经衍变成只要是在黑暗中他都会心慌不安。

  莫小默知道,这是父爱缺失症所导致。

  “叩叩叩”

  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响起,莫小默将半掩的门打开,酒店工作人员过来告知他们线路烧坏,正在维修。

  待莫小默转身回屋内一看,清宝已经拉着钟腾躺在了大床上,还对她撒着娇:“妈咪,一起陪清宝睡好不好……”

  莫小默叹了口气,心中又疼又气:“他不是你爹地,你这样太没礼貌了……妈咪从小是怎么教育你的?”

  “我委屈一下,睡吧……清宝,乖……”好几个晚上没有好好合眼的钟腾在这一刻居然有了浓浓的困意。

  顾不得思索其他,他将清宝搂在自己臂弯中调整一个舒适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这陌生男人这般大大方方地顺了清宝的意,让莫小默有些瞠目结舌,是他委屈还是自己委屈?

  自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和一个尚年幼的小孩,跟他一个四肢健全具备攻击能力的危险男人共处一室,是谁委屈了谁??

  在清宝的再三恳求下,莫小默终是软了语气,关掉手机灯别扭躺下。

  “清宝左手一个爹地右手一个妈咪,清宝好幸福啊……”

  清宝兴奋地扭动几下,便进入了睡梦中。

  黑暗中,浅浅的呼吸声横在莫小默和钟腾中间,空气中安静得一根针落下都能听见。

  “你……可以走了……”

  良久,莫小默小声提醒着钟腾,但久久都未收到回应。

  莫小默竖起耳朵仔细一听,除了清宝那浅浅的呼吸声外,还有一道微粗的均匀呼吸声正充斥着自己耳畔。

  这个男人,居然睡着了?!

第五章 一夜过后

  恍惚中,本就疲惫有加的莫小默也沉沉睡去……

  从不做梦的钟腾这一夜居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与其说是梦,也可以说是回忆。

  他梦到六年前的那个夜晚,同样停着电,浑身滚热的他冲进诊所中向一个纤细身形的少女寻求帮助,不顾少女的苦苦哀求强行占有了她……

  混沌间,记忆深处中那浓郁的独特体香充斥满自己的整个鼻翼,钟腾忍不住侧头靠近那股气息。

  钟腾凭着感觉抬手揉捏着那柔软,昂首挺胸的小腹已经蓄势待发,他挪了挪腿,迫不及待地想释放自己。

  唇间传来的温润感正是钟腾记忆中的味道,他不假思索直接噙住那两瓣柔软轻轻啃咬。

  牙关轻易被撬开,钟腾还未主动进攻,对方就已经将温热的舌头探了过来,略微迟疑却又炽热。

  这感觉,怎么这么真实?

  钟腾惊得打了个激灵,猛地睁开眼睛,便看到莫小默那卷翘的睫毛正在自己眼前微微颤抖,她还在轻柔地舔舐着自己的嘴唇,一下又一下……

  他们在干什么??

  自己在做什么!一定是疯了,不,一定是还没睡醒……

  似是为了证实自己还在做梦,钟腾握了握掌心的柔软。

  “嗯……”莫小默从喉咙中传出一声迷糊娇吟。

  太过真实的触感让他像触电般将手迅速缩回,顾不得自己衣裳凌乱直接从床上爬起离开房间。

  莫小默还在睡梦中,少梦的她昨夜居然梦到了多年前在自己身上辗转反侧的陌生男人,她一直说着不要,但男人却没有停下侵占的动作。

  只是梦境中,男人的动作并不粗鲁,温柔得一塌糊涂……

  莫小默感觉自己浑身酥软得像一滩软泥,情到高亢时她居然主动吻了那个男人……

  醒来后已经日上三竿,那个男人已经不见踪迹。

  莫小默回想起这个梦,顿时羞红了脸,难道是昨晚床上有个雄性导致自己神经失调?

  莫小默甩了甩脑袋,让自己恢复清醒,收拾好行李后她叫醒还在贪睡的清宝,准备踏上回老家的行程。

  她特意赶在今天回家,就是为了给妹妹莫筱筱过生日,只是清宝的出现希望不要吓到妹妹和父亲。

  “妈咪,爹地呢?”清宝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不安地转动脑袋在房间寻找钟腾。

  “……爹地上班去了……妈咪先带你去见外公和小姨……”

  莫小默看着清宝紧张兮兮的模样不敢碎了他心中的美好,只得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那爹地下班了会来找清宝吗?”清宝依旧不安,昨天他都没和爹地好好交流一番就稀里糊涂地睡了过去。

  “当然。”莫小默艰难地点点头,郑重其事地对清宝保证。

  两人提着行李坐着大巴车摇摇晃晃回到莫家镇,莫小默提着早已准备好的蛋糕敲响了自家的老宅,但半响都没人开门。

  一旁的老邻居认出了莫小默,惊讶地打着招呼:“小默回来了!你妹和你爸六年前就搬去A城了,你不知道吗?”

  六年前?

  莫小默愣住,自己后脚刚去法国,他们前脚就搬家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没人通知她一声?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