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村野小狂医秦凡免费阅读_村野小狂医免费阅读by北秋

发布时间:2018-09-14 10:04

村野小狂医秦凡免费阅读

村野小狂医全文阅读

都市小说《村野小狂医》又名《乡村小医仙》,秦凡翠兰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北秋是此书的作者。作为家里唯一的壮丁,秦凡不仅要供自己的妹妹上学更要照顾自己的嫂子翠兰,在一次上山采药的过程中,秦凡不幸被毒蛇咬伤然后获得了异能,倚靠着超能医术的传承,秦凡的人生开始变得不一样了。

第1章 进山采药

  青川镇,麦香村

  秦凡背着竹篓去山上采药。

  “我一定要赚钱,还钱治病,让小妹上学!”秦凡呢喃自语,一想到刚出门时父母那愁苦无奈的表情,秦凡便下狠心道。

  抬头擦擦汗水,望着不远处的山峰叠嶂,秦凡长呼一口气,露出坚毅的表情。

  秦凡已经被逼上绝路。

  之前为父亲治病举债,距离最后还款日期还有一周时间,小妹又考上县重点高中,学费难凑,屋漏偏逢连夜雨,连日的干旱,刚破土的幼苗严重缺水,家里又没钱浇地。

  农民靠的是几亩薄田,这没了收成,自然意味着没了收入,怎能不愁?

  但其实秦凡知道,即便有心赚钱养家,却很难,要不然父母对他也没抱希望。

  秦凡摇摇头,直接拐进了另外一条路。

  忽然不远处一辆黑色小轿车进入了他的视线。

  秦凡皱眉,这乡下本来就很少见轿车,况且这车还停在这荒山僻壤,登时好奇心顿起。

  等慢慢靠近秦凡便发觉异常,轿车有节奏的在原地颠簸。

  趴在车窗瞧去,令秦凡血脉贲张的是,车内两具赤身裸露的男女在做运动。

  女的秦凡认识,是村长媳妇桂花,桂花三十四五,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而男的秦凡见过几次,经常来村里的县城人,跟村长关系不错。

  “我靠!偷情”……秦凡两眼瞪直,吞着口水。

  只见车内桂花背靠座椅,面露痛苦,双腿紧紧贴着对方身体,随着对方有节奏的运动,胸前硕大的两团肉极具震撼在颤抖。

  爽快淋漓的痛吟声不断,充斥着秦凡的耳膜!

  “爽不爽?”男子面红耳赤,一巴掌拍在对方屁股上。

  桂花一声痛呼,“嗯”的一声,娇羞的点点头。

  “是我厉害还是你家那位厉害?”男子满意道。

  轻哼声不断传出,桂花再度点头,“你厉害!”

  秦凡受不了这两贱人的行为,要是再看下去估计他都要沦陷。

  缓缓心神,秦凡正要转身离开。

  “死鬼,你太坏了!”车窗打开,一团擦过的卫生纸扔了出来。

  秦凡瞅着那团卫生纸无语,呸的一声!

  “别啥都扔,这是刚买的项链!”传来桂花的惊呼声。

  男的有钱任性,喘粗气道:“妈的,破项链阻碍老子办事,扔了老子再给你买更好的!”

  说话间一条项链从车窗扔了出来。

  秦凡一怔,眸子一转,趁着对方在里面提枪拼杀无暇顾及,登时抓过那条被扔的项链就跑了。

  跑到河边,秦凡才停下,一屁股坐下来,见周围无人这才低头瞅着那条项链。

  秦凡对珠宝首饰不懂,但是看外表应该还不错,应该能卖点钱。

  秦凡一阵兴奋,歇了会将项链塞进口袋,便上了山去采药。

  草药晒干后可以拿去卖,虽然这种普通草药市场价格不高,但是好歹能赚点钱养家。

  秦凡在草丛间,将一株锯蓝草放进竹篓,起身离开,忽然腿上传来一阵剧痛。

  皱眉瞅去,秦凡登时惊恐,一条剧毒的黑白条纹蛇从脚下溜过,小腿上被蛇咬过的伤口肿大,正往出渗血。

  “糟了!”秦凡从慌乱中镇定下来,当即扯过布条勒紧伤口,免得毒液蔓延。

  作为农村孩子懂得自救。

  但这次似乎无法奏效,片刻之后,秦凡便感到天旋地转,一头栽倒。

  鲜血滴到掉在地上的项链上。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项链瞬间光芒大盛,耀光灼灼。

  自光芒中心出现一个阴阳八卦,八卦旋转之间,一个金边古木牌浮出,飘在半空中的古木牌泛出碎片信息,一缕缕没入秦凡的脑袋中。

  ……

  秦凡醒来的时候天色暗了下来。

  “我这是死了?”秦凡捂着发痛沉闷的脑袋坐了起来,但下一刻他便意识到自己没死。

  自己依然坐在山上草丛间。

  秦凡掐了一下大腿,痛楚传来。

  “我靠,我果然没死啊!”秦凡乐坏了,但旋即皱眉,他明明记得自己是被毒蛇咬伤的。

  秦凡急忙看伤口,登时令他惊讶了,被咬过的伤口已经痊愈,完好无伤。

  “这是什么情况?”秦凡坐在地上一片茫然。

  脚下那金色项链已经变成了银色。

  “这是?”……秦凡凌乱了!

  与此同时,脑海中莫名涌出大量信息,有农业知识、医药以及符箓之术……秦凡有惊讶、有恐惧、也有激动!

  “我也有异能了?”

  以前他喜欢看网络小说,每次看到主人公获得异能之后,拥有钱权美人他总是羡慕,他知道那是虚构的,但是却没有想到有天他也有异能了!

  虽然这件事很诡异,但是秦凡确定他拥有了异能。

  稍微适应之后,秦凡这才站起身抓起竹娄,直奔山下。

  他发现比之前步伐轻盈,脚步灵活多了,体内丹田之处一缕气聚集于此温养身体。

  路过时,山道上那辆轿车已不见踪影,地上一堆卫生纸。

  到了家里,院中梧桐树下一家人正围着小饭桌坐在那儿,似乎在等他吃饭。

  “哥哥,你回来了,快点吃饭!”妹妹秦铃儿起身,高兴的走到秦凡跟前。

  秦凡看着一家人,抹抹脸上的汗水,歉笑道:“你们先吃吧,我先去洗把脸。”

  说完秦凡直接进了屋,关上了门。

  拥有异能的他得缓缓。

  今天发生的事情真是太怪异了!

  若是平常的话,下山到家里需要四十多分钟,但是现在十几分钟。

  此刻脑海中大量的知识碎片在无尽游荡。

  体内的灵气也极其不安分的乱窜,虽然很少,但是这些已经足够让他这个原来平凡的小子受用一生了。

  躺在炕上,秦凡望着屋顶几个下雨漏水的缝隙,蜘蛛网上蜘蛛刚捕获了一只虫子,做了几个深呼吸。

  “小凡,看你脸色很差,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门外响起了嫂子的关切询问声。

  闻言秦凡急忙起身开了门,只见嫂子站在门口。

  嫂子叫翠兰,二十八岁,两年前邻村嫁过来,姿色算是方圆几里有名的美人。

  后来哥哥被判六年,但翠兰并未嫌弃,拒绝娘家父母让她改嫁的命令,悉心照顾着父母,将家里打理的有条不紊。

  所以嫂子翠兰是秦凡敬重的人。

第2章 画符

  嫂子碎花汗衫,黑色七分裤,虽然穿着朴素,但是难掩美丽姿色。

  秦凡冲着嫂子一笑,摇摇头说道:“身体没啥事。”

  “那就好,快点吃饭吧,爸妈都等了好久了!”翠兰笑了笑,转身离去。

  秦凡洗了脸坐在饭桌上。

  晚饭是小米粥,两个农家小菜,凉拌黄瓜跟炒茄子,都是自家地里种的。

  粥的米粒很少,多是水,秦凡知道家里米缸快要见底了,嫂子是节省着吃。

  “小凡,你身体真没事?”母亲看着儿子。

  “妈,没事!”秦凡摇头,看向父亲。

  父亲秦振一言不发,面色黝黑苍老,自打工伤瘸了腿以来,更是日渐憔悴。

  秦凡怔了怔,夹菜送往父亲碗中。

  秦振一惊,抬起头看着儿子,“你快点吃。”

  说着秦振转头道:“他娘,吃完饭你拿钱给小凡,这两天浇地用。”

  话音刚落,众人抬头齐声反对。

  “爸,这不行,这可是您后天买药的钱!”翠兰反对道。

  秦铃儿附和,“爸,这钱不能拿,现在伤口还没好,必须得吃药。”

  就连母亲都持反对意见。

  秦振哪能不知,但是眼下幼苗期,又逢干旱,要是不浇指定全死掉,顿时秦振果断道:“眼下庄稼比买药更紧迫。”

  “不行,就是不行!”……翠兰摇头。

  秦铃儿依然附和,“我跟嫂子一样的想法,不行。”

  说着秦铃儿推了推一直沉默的秦凡说道:“哥,你倒是说句话啊,咱爸的钱可是要拿来救命的。”

  秦凡将筷子放下,“爸,那钱绝对不能动,浇地的事情我来办!”

  他说话还是有点分量的,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心态比同龄人成熟很多。

  “你办?你怎么办?那可是要用钱的,不是光用嘴说说就可以的。”父亲瞪了一眼。

  “这个您就甭管了,我说能做到就一定能做到。”秦凡有些倔,旋即搁下碗,“我吃饱了。”说着起身回屋。

  院中一阵沉默。

  秦振看着儿子进屋,旋即转头,“孩他娘,明天钱给小凡。”

  “爸,哥都说了他想办法!”秦铃儿噘嘴生气道。

  秦振圆鼓眼睛一瞪,“他一个孩子能想出什么办法!虽然我瘸了,但我还是一家之主,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母亲叹气,点点头说道:“那好。”

  翌日。

  秦凡一大早去了地里。

  昨晚熬了一夜研究体内灵符灵气,非但没有让他觉得疲惫,更让他感到神清气爽。

  这愈发让秦凡觉得这异能来的妙不可言。

  来到地头,已经有村民趁着早上凉快,拿铁锨在铲杂草疏水渠。

  “小凡,明天就要浇地了,你咋不着急修渠呢?”隔了几垄地的村民李二笑道。

  李二为人老实憨厚,比秦凡大七岁。

  秦凡瞅着田间已经打着卷儿的玉米苗,抬头冲着李二说道:“二哥不急!”

  他总不能跟对方说没钱浇地不修渠吧。

  “这还不急啊。”李二无语,指着田间说道:“你小子心可真大。”

  说着李二擦擦额头的汗水道:“你赶紧修渠吧,我这边快修完了,待会儿哥帮你。”

  秦凡一家向来在村里人缘不错,村里也有人乐于帮衬。

  秦凡冲着对方笑了笑,蹲下身研究玉米苗。

  他已经有了想法,准备用符箓之术。

  昨晚花了一夜时间整理灵符,他才知符箓之术竟然有灌溉符、施肥符、捉虫符……只不过这些符都是最基本的符,其他的符箓他现在修为低下,根本用不了。

  若是按照此术真能够施展灌溉符,那地就不用浇了。

  秦凡回到家里,蹬着那辆破旧的自行车去了镇里,买来黄纸跟朱砂、毛笔之类的东西。

  反锁屋子,秦凡便摊开黄纸,按照脑海中的符箓要求,默念咒语画符。

  画符不仅考验一个人的耐力,更重要的是考验一个人的修为。

  秦凡底子薄,没多少灵力,所以半天一张符画下来已经大汗淋漓,虚脱险些晕倒。

  更让他郁闷绝望的是,由于手生第一张符废了。

  秦凡扔下笔,一屁股坐在炕上,喘着粗气。

  “小凡,你在么?”

  这个时候,嫂子翠兰在敲门。

  这小子自昨晚回来就怪怪的,让翠兰担心,而今天更奇怪,从镇上回来拿着黄纸毛笔什么的,一回来就将自己锁在屋子,这更让翠兰揪心。

  即便秦凡已经十八岁了,但在翠兰的眼里,还是一个孩子。

  若是孩子出了问题,自然长辈们都要担心。

  为避免嫂子多心,秦凡将黄纸朱砂都藏起来,这才开门冲着嫂子一笑,“嫂子,怎么了?”

  “哦,没事,我看你一直锁着门。”说着翠兰眉头一皱,“你看起来怎么这么疲惫?”

  翠兰下意识的往屋子一瞅,空荡荡的。

  秦凡打哈欠道:“昨晚没睡好。”

  翠兰回头看了一眼,这才宽慰道:“小凡,嫂子知道你为浇地的事儿着急上火,不过你也别急,嫂子跟你一起想办法,这点难关咱们一定会度过去的。”

  秦凡一阵感动,点点头笑着说道:“嫂子我知道了。”

  “嗯,那好,你再休息一会儿吧,嫂子就不打扰你了!”翠兰说着,顿了顿,伸手将对方肩膀上打着补丁的一根破线头给取了下来。

  秦凡关上门,摸摸发烫的脸颊,长呼一口气,盘腿打坐。

  两个小时后,他再度下地画符。

  吸取上次教训,他默念咒语之余,精神力愈加集中。

  融会贯通全神贯注,方能发挥符箓的真正作用。

  等画完第二张符箓的时候,已经到了晚饭时间。

  妹妹秦铃儿也从外面卖编织筐回来了。

  素来心灵手巧的她趁暑假做编织筐卖钱贴家用。

  吃完晚饭,秦凡单独去了地里。

  趁着田间无人,一脸紧张的秦凡跟做贼似得,在地头挖了一个坑,这才闭目默念口诀。

  “临!”

  一声咒语。

  秦凡将符箓埋于坑中,心中的紧张依然未消,他不知道这符箓究竟管不管用。

  秦凡走远又折身回来,等确定埋好之后,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向家中走去。

第3章 去县城卖玉米

  第二天,天还未亮,秦凡迫不及待的往地里奔去。

  来到田间,秦凡目瞪口呆,瞅着田间绿油油玉米叶,湿透的根部,再瞅瞅隔壁田里那奄奄一息的玉米苗,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靠!”

  秦凡咂咂嘴,蹲下身仔细抚摸着玉米叶,他没有想到符箓作用竟会这么大。

  同时为了验证他不是撞大运,再度确认符箓的作用,秦凡在后院挖了坑,栽上几株从田里拔的玉米幼苗。

  家人平常都不去后院。

  这次只有几株玉米苗,秦凡没费多少功夫画了一张营养符。

  趁着后院没人,满头大汗的秦凡将营养符种在土里。

  令秦凡惊诧的是,到了下午,那玉米幼苗直接窜到了一人高,到了傍晚,就奇迹般的结出了粉嫩玉米棒。

  这次秦凡彻底服了,一天之间竟然长出了玉米棒。

  傍晚秦凡又加班加点画了催熟符,他已经虚脱至极!

  翌日拂晓,疲惫的秦凡穿着裤头跑到后院。

  那一刻,他怔在原地眸子睁得大大的,擦擦眼睛,不可思议的瞅着玉米棒。

  眼前这哪是麦香村又短又小的玉米棒?只见玉米秆上玉米棒又长又大,粒粒饱满金灿灿的,让人垂涎三尺。

  “这最起码一个有一斤多吧。”

  秦凡咧嘴笑了笑呢喃道,旋即掰一个苞谷下来,手中掂量一下险些晕倒,竟比想象中沉甸许多,这他娘的最起码有三斤。

  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秦凡已经笑疯了。

  这次没费多少精力,又省去施肥、捉虫等环节,若是按照实际情况,秦凡算下来,那不消一周时间自家那片玉米地就可以成熟了,到时候就可以卖钱了。

  秦凡越想越兴奋,但是另外问题出现了。

  这片地处在人多地方,自己地若是不到一周就结玉米棒,那让村里人看到一定会闲言碎语。

  到时候肯定解释不清楚。

  总不能跟别人说自己会异能吧,若是这样的话肯定会被当做怪物,甚至拉去切片。

  但若用其他理由隐瞒,也说不过去。

  实力无法支撑野心的时候,只能低调前行。

  权衡再三,秦凡决定放弃这片地,开垦山上那片荒地。

  山上有他家一片地,因为道路不通,又多石头,种地肯定不行。

  原来打算种树,但后来没钱买树苗所以也就搁置已久,如今秦凡刚好拿来种地。

  这也能验证他的实力。

  但是秦凡修为有限,一天两张符已经够要人命的,秦凡自然不能天天画符,非折腾死他不可!

  因此除了种地之外,他还得做点别的来赚钱!

  现在除了家里的债,他还多了一项额外开支,那就是修炼也需要用到钱。

  赚钱更是迫在眉睫。

  吃过早饭,秦凡先去看了那片山地,旋即背着竹篓准备去城里卖草药跟玉米棒,顺道去县里给父亲抓药。

  昨天母亲给他钱时死活不要,父亲差点跟他急眼,秦凡只好拿上浇地钱,所以今天买药他也是瞒着家里人的。

  刚走到村口,陈有容挎着衣服盆迎面走来,胸脯一颠一颠,看得人眼馋。

  陈有容二十六岁,长得很漂亮,屁股大、胸大,两年前嫁到麦香村。

  一年前丈夫在外打工坠楼身亡,所以陈有容成了寡妇。

  秦凡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嫂子会叫做陈有容?

  不过后来当他知道有句成语叫做有容奶大就明白了。

  “小凡这是干啥去啊?”

  陈有容弯腰将衣服盆放在地上。

  秦凡瞅着对方胸口那抹雪白,峰峦颤动,咽咽口水,“嫂子,我去城里。”

  去城里?陈有容抹抹香汗,眸子一亮,瞅着这小子红通通的脸颊噗嗤一笑,“嫂子刚好今天也去城里,小凡你等等,咱一起去。”

  秦凡一怔,“好!”说着有眼色的将衣服盆抱起。

  “嫂子就喜欢你这股机灵劲儿!”陈有容笑着在秦凡的肩膀拍了拍,也不客气向前款款走去。

  秦凡脸一红,瞅着对方那圆翘的屁股一扭一扭的,缓缓神跟在身后。

  晾好衣服,陈有容进了房间,冲着客厅有些拘谨的秦凡说道:“小凡,你等等啊,嫂子换身衣服咱再走。”

  “嫂子不急,我等你!”秦凡应声道。

  屋内一阵沉默。

  秦凡瞅着客厅左瞧右瞧,忽然他瞥见陈有容进屋换衣服,门竟然是虚掩的。

  我靠!

  秦凡心扑通跳。

  干咳一声,秦凡最终忍不住,那双贼眼顺着门缝瞅去。

  但除了门口摆放的一个白色缝纫机,再看不到什么。

  秦凡不甘心,从沙发上站起,蹑手蹑脚走到门口,正要期待看点什么,门忽然拉开,陈有容走出来,穿着一身碎花长裙。

  束腰紧臀,碎花长裙将陈有容的身段衬的性感妩媚。

  忽略秦凡的尴尬,陈有容坦然冲着秦凡笑道:“小凡,嫂子好看不?”

  秦凡一怔点点头,“嫂子人好看,穿啥都好看。”

  “臭小子,这么会说话。”陈有容娇嗔的看了一眼,款款摆手,“走吧,进城。”

  开着陈有容那辆三轮车。

  到了县城,已经中午。

  吃完饭,陈有容将三轮车停在街边,“小凡,嫂子先去一趟药材市场,咱下午四点半在这里集合。”

  丧夫之后,陈有容用赔偿款做起药材买卖,虽然利润薄,但养活她一家还算绰绰有余。

  秦凡上山采的药材都是直接卖给陈有容,但每次陈有容都会多给算钱。

  秦凡点头下车,“好的,嫂子。”

  三轮车刚开两米,陈有容转头嫣然一笑,“嫂子给你包裹里放了二十块钱,看上啥好吃的就买,别忘了在这里集合。”

  说完直接开三轮走了。

  秦凡征在原地,瞅着陈有容的背影,登时有些感动,怀揣二十块钱,秦凡先去了位于城东的县粮食站。

  这里收玉米价要比外面高。

  “小伙子,你来这里做什么?”门口一位四十多岁男子挡住秦凡的去路。

  秦凡指着遮严实的竹娄,“大叔,我卖玉米。”

  “卖玉米?”

  男子眉头一皱顿时摆摆手,“就那么一点玉米,赶紧走开。”

第4章 初次尝到甜头

  秦凡有些不高兴了,“我这玉米跟其他玉米不同!”

  男子不耐烦挥手赶人,“逗我玩呢,我活大半辈子了还第一次见有人跟我说玉米还有啥不同,看你年纪小,我不跟你计较,一边去!”

  秦凡气愤,从竹娄里拿出一根玉米棒。

  那根三斤多重的玉米棒金灿灿。

  “这是……玉米棒?”

  男子登时脸色惊变,眼睛瞪的跟牛眼一样,支支吾吾。

  种了大半辈子地的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玉米棒。

  秦凡没好气地将玉米棒放回竹娄,掉头就走。

  “哎哎哎,小伙子别着急走。”男子跟变色龙似得换上笑脸,急忙要请秦凡。

  此刻秦凡自然不能言听计从。

  “怪叔没眼力,叔是井底之蛙,别介意,赶紧进来。”男子赔笑道。

  在以农业为主的县城,能够种出这么大的玉米棒的可不是一般人。

  看着对方赔笑,秦凡也懂得分寸,再说这次是来看看这玉米价格的,也没必要置气,登时对方好说歹说,秦凡才进去。

  到了办公室,众人撅着屁股围着那硕大的玉米棒啧啧赞叹。

  玉米棒不仅仅又长又大,而且玉米粒个个饱满金灿灿的,惯与农业打交道的他们哪能不知玉米长成这样是奇迹。

  “小兄弟,打算多少钱卖?”站长满脸堆笑,亲自送上茶。

  秦凡接过茶喝了一口,眼珠子一转,“一斤玉米两块钱。”

  实际上他心里也没底,按照市场价格一斤玉米才六七毛钱,他一张口就是两块钱。

  一个玉米棒除去玉米芯,大概能产两斤左右的玉米粒,一根玉米就可以卖四五块钱。

  不过秦凡已经做好磨价的准备,对方要是觉得要价太高,到时候低一点也行,刚开始不能报希望太大。

  站长挺着肚子,在一群手下热情的目光中伸出一根指头,冲着秦凡笑道:“小兄弟,这个数咋样?”

  秦凡暗中泄气,但表面依然淡定,站起身摇摇头道:“站长,一块二有点低吧,我这玉米跟其他玉米可不一样。”

  “哈哈,小兄弟你误会了,我说的是一斤按照你的价格再涨一倍,一斤四块钱!”

  “啊……哦,四块钱啊,也行!”

  秦凡假装淡定,心中已经乐开了花,原本以为一斤两块钱都有点高,没想到竟然一斤四块钱。

  一个小时后,秦凡在粮食站的人员簇拥下走了出来。

  “小伙子,这是我的电话,如果你那里还有的话,给我打电话,就是再远我们都会派人去收,而且价格保证比市场高出很多。”

  站长殷勤的拿出一张名片递给秦凡。

  秦凡按捺心中的兴奋接过名片,点点头便与对方告别。

  走远之后,秦凡这才激动的拿出卖玉米的钱,刚刚那几个玉米棒子卖了五十七块钱。

  虽然钱不多,但是只是五个玉米棒,平均一个玉米棒可以卖十一块钱,这对于秦凡来说,这可比什么都高兴。

  他可以用异能来赚钱养家。

  想到此,秦凡对于未来的希望越发大了。

  抓好药买完种子到了下午两点,趁着还有点时间,秦凡去县一中找周琳。

  邻村的周琳与秦凡是初中同学,二人处对象,初三时相约一起考县一中重点班。

  后来秦凡辍学,周琳如愿考到一中,按说两人感情似乎走到山穷水尽,但周琳答应秦凡,要以后跟他一起走下去。

  “老板,包子多少钱?”秦凡站在包子铺前暗吞口水。

  昨天画符耗费体力太多,晌午饭不顶饱,现在又饿了。

  “肉包一块,菜包五毛。”老板热情招呼道,掀开蒸笼,菜香味窜出来,“瞧瞧,咬一口满嘴肉香,油喝一嘴。”

  秦凡连自己吞口水的声音都能听出来,瞅瞅肉包子,最后落到了菜包子上,“老板,拿两个菜包子。”

  两个菜包子能抵一个肉包子哩,能省点就省点,多给家里还钱。

  秦凡咬着包子,经过饰品店,忽然停下脚步,瞅着里面各式各样的饰品,秦凡攥了攥兜里的钱走进店,咬咬牙花了两块钱买了一个紫色蝴蝶发卡。

  “小琳一定会喜欢的!”付完款秦凡走出店,兴冲冲的捧着发卡呢喃道。

  但是一抬头,他的脸色登时一僵。

  紧挨饰品店的手机店,恰好走出来一对少男少女。

  男的身材高大,衣着光鲜,头发梳的油光,看起来就是有钱人家孩子,女的虽然一身朴素,但是皮肤白皙,模样俊俏,而这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周琳。

  此刻周琳手中拿着手机盒一脸微笑。

  秦凡怔了怔,急忙追上去,“小琳,小琳”……周琳一转头,脸上的微笑消失,紧接着露出尴尬且惊讶的表情,“凡哥……怎么是你?”

  秦凡冲着周琳笑了笑,点头道:“今天进城抓药,刚打算去学校找你,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

  说着秦凡眼神落到男子身上,“这位是你同学?”

  周琳脸色一变,还没来得及说话,倒是男子态度蛮横,抢先道:“我是陈辉,是小琳的男朋友。”

  “男朋友?”

  秦凡心中一震,虽然刚才他看到周琳跟其他男生在一起亲密有些不悦,但是他并没有想那么多,不过现在看来,他并没有想多。

  “小琳,他是你男朋友?”秦凡冷声道。

  “凡哥,我”……周琳吞吞吐吐,似有羞愧之色。

  陈辉当众搂过周琳细腻的腰肢,冷笑道:“小琳,他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穷小子秦凡?”

  说着陈辉干笑一声,在秦凡的身上嫌弃的看了一眼,“今天一见果然如此,屌丝一个,瞧瞧这一身行头还敢跑这里泡女孩子?哼,也不照照镜子!”

  秦凡紧握拳头,眸子沉怒,“滚一边去。”

  “小子你他妈找死!”陈辉登时撸起袖子,平日里谁敢这么对他说话。

  “辉哥,我们别计较了,咱们去逛街吧。”周琳急忙扯住对方。

  陈辉不甘心。

  秦凡也不甘心。

  这不到一月时间周琳便转投他人怀抱,他必须要当面问清楚。

  “他是不是你男朋友?”秦凡质问道。

第5章 拿一下衣服

  周琳敛敛心神,“那好,你想要答案,那我就告诉你。”深呼吸一口气点点头,“陈辉是我男朋友,你以后也别找我了,咱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为什么变这么快?”秦凡摇头,这一切来的让人猝不及防。

  周琳抬手扬了扬手中新买的手机,苦笑道:“陈辉能给我买新手机,而你买不了,陈辉能买得起我想吃的东西,穿的衣服。”

  说着周琳转头看看街两边的商铺说道:“凡哥,跟你在一起我看不到未来,以后注定咱们不是同一路人,你以后是农民,而我想要考到好大学找到好工作,立身改变命运!”

  “农民就让你看不到未来?”秦凡冷笑连连。

  周琳摇头,“凡哥,燕雀不知鸿鹄之志。”

  “小子听到了吧,赶紧滚吧,一个乡下来的小子别他妈学泡妞,你泡不起。”陈辉晃晃手中的车钥匙,态度极其狂妄。

  秦凡低头,握紧的拳头缓缓松开,掏出那支蝴蝶发卡,“好吧,小琳,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强求,这发卡,就当做是我送你最后礼物吧。”

  说话间,秦凡递了上去。

  周琳还没来得及接,陈辉眼疾手快一把抢过,直接将发卡扔在地上,狠狠用脚踩上去。

  发卡瞬间被踩碎。

  “陈辉,你太过分了!”周琳转头不悦,虽然她说出这么无情的话,但是心底并不想伤害秦凡。

  “妈的,你敢教训老子,晚上在床上老子好好调教你!”

  陈辉横眉冷竖,“想要这破发卡的话,老子等会儿给你买一百个!”

  秦凡蹲下身,捡起被踩碎的发卡瞪着陈辉。

  陈辉仗着身材高大,又是在城里,凑上脑袋猖狂道:“敢瞪老子,他妈的不服气啊,来啊,打老子啊,打啊。”

  陈辉知道就是借这小子十个胆,都不敢动他一根汗毛。

  但是他低估了对方的实力。

  秦凡体内灵气浮动,骤然聚于手脚间,腿一抬,秦凡直接踹向了对方的胸膛间。

  这一踹,陈辉那壮硕的胖身子竟然倒飞了出去。

  嘭!

  一声巨响,陈辉落地,连续打了几个滚才堪堪停下。

  这哪还是刚才狂妄,油头满面的陈辉?活生生一个丧家犬。

  秦凡也没想到自己为什么忽然会这么厉害,而且身手也敏捷,不过粗略一想应该是异能的作用。

  他也顾不上这些,也没打算停手,秦凡一个急奔,提起对方领口,挥起拳头登时要砸向陈辉面门。

  “秦凡!”

  周琳失声嘶喊道。

  秦凡转头看向周琳那张脸,咬咬牙,停在半空的手放了下来。

  站起身秦凡走到周琳跟前,“好自为之!”

  说着离去。

  陈辉满脸伤痕,见对方要走,登时趁机叫嚣道:“秦凡,你等着,我陈辉一定要讨回来!”

  秦凡也懒得理会对方,背影落寞的消失于街头。

  围聚的路人都在议论,惊叹于秦凡乡下小子的爆发力,同时也替秦凡感到不值。

  无处可去的秦凡回到了广场,坐在广场台阶上,瞅着县城里的娱乐项目,再一想到周琳的变化,秦凡摇摇头,将破碎的发卡扔到垃圾箱里。

  秦凡眸子坚毅,遥望无际苍穹呢喃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这是曾经他看天蚕土豆小说里最喜欢的一句话,如今在他身上验证。

  秦凡咬牙,“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们刮目相看!”

  终于到了四点半,陈有容准时出现。

  “嫂子,咱们回家吧。”秦凡敛敛心神,暂且先将不愉快的事情抛之脑后。

  陈有容从三轮车上下来,摇头道:“小凡,明天早上那边才能结账,所以晚上咱们不回去,等明天结完账咱再回。”

  “晚上不回去?”秦凡一怔。

  陈有容瞅着这小子惊诧的表情,登时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噗哧一笑道:“干嘛这副表情,晚上还害怕嫂子吃了你不成。”

  秦凡:“……”

  虽然秦凡知道对方是玩笑话,但是还是让他心脏骤然猛跳。

  “好啦。”陈有容也不跟这小子开玩笑了,伸了一个懒腰,说道:“咱们先去县里逛逛,晚上住宾馆。”

  秦凡也无所谓,反正心情不爽,刚好有这么漂亮的嫂子陪着逛,正好散心,家里人知道他晚上不回去也没事。

  二人逛完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多。

  “太累了,咱们也别走了,晚上就在这家宾馆吧。”陈有容指着街边一家叫做鸿运宾馆。

  看这门店应该还不错。

  秦凡点头同意,其实他也有点困。

  房间门打开,陈有容将门钥匙扔在桌上,一下子扑到床上,随着软床一弹,秦凡瞅见对方的胸口也剧烈暴动。

  “好舒服啊。”陈有容踢掉鞋子,打了一个滚,指着另外一张床说道:“小凡,就只有这一间标准间了,咱就凑合吧,你也别害羞,嫂子晚上不骚扰你。”

  秦凡一阵无语,只能干咳一声冲着陈有容不自然一笑。

  作为男人,他肯定想过男女之事,也前两天看到村长媳妇跟男人偷情那欲血贲张的画面。

  但是真要男女共处一屋的时候,秦凡却有些害羞了。

  陈有容翻了一个白眼,掩嘴一笑,起身穿着拖鞋,走到卫生间看看,转头道:“嫂子先洗澡,待会儿你再洗。”

  “嫂子你洗吧,我就不洗了!”秦凡一脸紧张。

  他以前听村里那些大人讲男女办那事之前,都要先洗澡的。

  陈有容摇摇头无奈笑道:“那你随便吧。”

  说着便关了门,不一会儿便传来水声。

  秦凡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眼睛却不老实的不停的看着卫生间门里透出的那具窈窕身姿。

  “小凡,你帮嫂子在包里拿一下睡衣。”卫生间里传出陈有容的声音。

  秦凡一惊,“哦”的一声,从桌上拿过包拉开拉链,睡衣整齐叠在里面,秦凡取出来,忽然一个东西随之掉了出来。

  卫生巾。

  秦凡脸色一红,跟做贼似得,急忙将卫生巾捡起来,摸着柔软旋即装回包里,走到卫生间门口。

  “嫂子,睡衣拿来了,我放门口,我背过身你再拿。”

第6章 要账

  秦凡刚放下睡衣,却不料,门钮一动,陈有容出现在秦凡的眼前。

  一阵芳香扑鼻而来。

  虽然陈有容胸口裹着浴巾,但是脖颈一片雪白,那湿漉漉的头发更显娇媚,美丽的容颜还是让秦凡有些发怔。

  迷死人了!

  陈有容瞅着对方那发怔的神色,登时娇嗔的瞪了一眼,夺过这小子手中的睡衣,嘭的关上门。

  咳咳……秦凡一阵无语,转身回到床前继续看电视。

  夜深,秦凡毫无睡意,旁边那张床上一具美妙的身体,他怎能安心入睡?

  翌日天明。

  秦凡迷迷糊糊地醒来的时候,陈有容已经下楼买好了早餐。

  陈有容将早餐放到桌上笑道:“快点吃吧,吃完你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就跟嫂子一起去药材市场结账。”

  “好!”秦凡从床上下来,洗过一把脸,吃过早饭便跟陈有容一起去了药材市场。

  药材市场一般上午人居多,等秦凡到达的时候,人已经很多了。

  药铺老板还没来,陈有容没事便先带着秦凡沿着药材市场晃悠,顺道给他讲讲药材品种及一些基本知识。

  有异能,秦凡脑子里大量的药材知识,虽然让他对药材市场的药材都基本通晓,但是秦凡还是认真的听着陈有容的讲解。

  五分钟后,陈有容电话响了。

  挂掉电话,陈有容转头道:“雄哥来了,咱们走吧。”

  二人没去药铺,而是直接去的茶楼。

  每天早晨,张康雄都要来这里品茶。

  上了二楼,秦凡果然看到雄哥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悠闲的品茶。

  旁边站着两个戴墨镜的男子,气势十足。

  雄哥全名张康雄,是这一带赫赫有名的药材大王,势力强大。

  “雄哥早上好!”陈有容上前娇笑道。

  张康雄抬头看一眼,不缓不慢道:“小陈啊,坐!”说着摆摆手。

  “雄哥,这是麦香村我弟弟,昨天跟我一起进城,今天带他一起过来见见世面。”

  陈有容笑着介绍道。

  秦凡会意,“雄哥好。”

  张康雄不屑的看了一眼,继续品茶。

  气氛有些尴尬。

  秦凡顿时对眼前这家伙来气。

  陈有容干咳一声,抬头瞅瞅旁边站的两个保镖,这才走到张康雄跟前,底气弱道:“雄哥,我今天来是想结一下这三个月药材钱。”

  张康雄应声抬头冷笑,“小陈,你今天找我来就是专门来要账的?”

  “怎么会呢。”陈有容苦笑一声,“今天过来主要是好久没见雄哥你了,来看看你。”

  “那好,那今天就别谈要账的事情了,陪我喝喝早茶,”张康雄指着旁边的凳子,“坐!”

  听完这话,陈有容心头一沉,知道钱今天基本就没戏了,但是她并不甘心。

  陈有容坐下来,嘴角泛起一丝苦笑道:“雄哥,你是不知道今年我家日子过得紧张,这三个月都没收入,庄稼又逢干旱,家里婆婆公公年纪也大了还靠我养活呢!”

  雄哥抬头哼的一声,眼神在对方的胸口扫了一眼依然没说话。

  陈有容急了,这今天账要不回来,下次也别指望能要到账,顿时站起来,苦笑道,“雄哥,你就给我把账结了吧。”

  秦凡这个时候才知道嫂子平时在村里看起来很快乐,原来过得也是很辛苦。

  张康雄不满的将茶杯嘭的放在桌上,抬头,“雄哥我,要是今天不结怎么办!”

  “瞧雄哥这话说的,您不结账我一个妇人也没办法啊,不过我知道雄哥您一向都是体贴讲道理做大事的人,不跟我们这些人计较的。”

  陈有容赔笑,这雄哥是这一带大人物,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能得罪。

  张康雄仰头哈哈一笑,转而神色顿肃,手掌一挥,登时两个保镖上前,很明显就要将陈有容跟秦凡赶下楼。

  “手拿开!”

  一度沉默的秦凡挡开伸来的手臂,瞪着眼前比他高一头的保镖。

  张康雄抬头看了一眼,眼里微微诧异。

  陈有容更是惊讶,没有想到平时看起来脾气很好,蔫不拉几的二蛋竟然敢发脾气。

  保镖一怔,旋即满脸怒气,“小子,你说什么!”

  说话间,保镖再度伸手去推秦凡。

  却没想到,那手还没碰到秦凡,纹丝不动的对方迅速出手遏制对方的手腕,反手一扭,那保镖顿时一声痛嚎。

  另一个保镖见状大怒,作势就要扑上来,秦凡抬脚,嘭的一声踹在胸口,那保镖应声倒地。

  全场皆惊!

  茶厅的茶客纷纷扭头惊讶看向这边,议论纷纷。

  竟然有人在这里敢挑雄哥。

  此刻张康雄眼里已经不是刚才的轻视,放下手中茶杯,抬头冷笑,小子不错,没看出来还练过。

  陈有容惊掩薄唇,惊慌失措的靠到秦凡跟前低声道:“二蛋,别乱来,雄哥我们惹不起的。”

  秦凡看了一眼对方,松开对方的手腕,推开对方,这才老气横秋道:“雄哥,生意人讲究的是诚信,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况且还是我们挣的辛苦钱,你一个大老板不会为这么点钱而损失你的信誉吧。”

  张康雄冷哼,“小子,你教训我?信不信今天你们从这里走不出去?”

  “信,当然信!”秦凡点点头,转头看了一眼窗外,这才落座,在对方的身上看了一眼说道:“不过待会儿我要是告诉你一件事儿,估计你不会这么想了!”

  “什么事?”

  张康雄眉头一皱,他跟这小子素未谋面,即便他现在很生气,但还是引起他的好奇。

  别说是张康雄,就是陈有容都有些懵逼,她不知道这小子葫芦里卖什么药,刚才已经激怒雄哥,万一弄不好就会引火上身。

  秦凡摇摇头,“这件事儿是一个秘密,只能我悄悄告诉你。”

  说完秦凡站起身,准备走到张康雄身边。

  被打的两个保镖见状扑上来护主人,被张康雄示意退下。

  他倒想看看对方玩什么花样。

  “小子,你要是跟老子玩花样,小心我弄死你!”

  张康雄凑过身。

  秦凡摇头,神秘兮兮的附耳几句。

  片刻之后,张康雄脸色大变。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