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沫雪顾昊琛小说的名字是《爱你是会呼吸的痛》,这是由网络作者陌上花创作的一本现代短篇

发布时间:2018-09-14 10:05

苏沫雪顾昊琛在线阅读

苏沫雪顾昊琛全文阅读

苏沫雪顾昊琛小说的名字是《爱你是会呼吸的痛》,这是由网络作者陌上花创作的一本现代短篇内虐心完结言情小说,又名《爱被记忆隐藏》。结婚两年,顾昊琛从来没有碰过苏沫雪。她本以为她有一生的时间去打动他,可是一张绝症诊断书,大打乱了她的计划。她只想给他留下一个孩子,可他却要她的命···

第1章 求你要我

  夜深,屋子一片晦暗。“顾昊琛,你身体这么热,一定也想要我的吧?”

  女人呵气如兰,纤细的身体如若无骨,妩媚的压上男人健硕的胸膛。双手微颤,生疏又急切的撕扯着男人的衣服,卑微又魅惑。

  “昊琛,你要我一次,好不好?我求你了!”“苏沫雪,你恶心不恶心?”顾昊琛大掌一挥,直接将女人推倒在地上。

  苏沫雪滚落在沙发上,膝盖磕到了茶几,疼得她吸气。顾昊琛站起身了,俊美的脸上满是厌恶和暴怒,眉头紧皱,带着几分压抑的情欲。

  苏沫雪咬紧唇,不顾一切的再次扑上去,暴露的肌肤紧紧贴着顾昊琛的身体。

  “我是你的妻子,你要我一次怎么了?结婚两年了,你一次也没碰过我!”苏沫雪说着,抓着顾昊琛的衣领,直接吻上了他的唇。

  娇软的身体,不停在顾昊琛的身上磨蹭。顾昊琛猛然掐住了她的脖子,一个用力,直接将苏沫雪压在了落地窗的玻璃上。

  “苏沫雪,你就这么下贱,为了让我上你,竟然给我下药!”他嗓音沙哑,身体里的那股火焰,快要将他的理智给灼烧尽了。

  苏沫雪心脏刺痛,脸上却勾着甜美的笑容,纤细修长的双腿,盘上了顾昊琛的腰。

  “对啊,我就是贱。顾昊琛,都这样了,你还不肯干我,是不是不行?”顾昊琛漆黑的眸子一眯,眼底的那唯一的理智,终于崩溃了。

  他粗暴的扯开了苏沫雪的睡裙,身体贴过去。“苏沫雪,这是你求我的!别怪我到时候对你不留情!”

  他说完,毫不留情的直接狠狠贯穿了她。疼……苏沫雪身体一颤,脸上瞬间没了血色。这是她的第一次,可他一点也没有怜惜。

  动作一下比一下用力,根本就是发泄,就是故意在让她疼。

  苏沫雪苍白着脸,纤细的手臂,紧紧的勾着顾昊琛,就算是疼得要晕过去了,她也还是抖着嗓音,故作媚态,对顾昊琛说。

  “还要……我还要……”“呵,苏沫雪,我一直都知道你下贱,但没想到,你会贱得如此令我大开眼界!妓女都比你干净!嗯,这样你都觉得爽吗?”

  苏沫雪垂下头,埋在顾昊琛的侧颈里,贪婪的呼吸他身上的味道。这样亲密的机会,没剩下几次了,她必须要用尽全力,记住所有关于他的一切。

  “对啊,顾昊琛,我就是喜欢这样,喜欢得不得了……”

  顾昊琛冰冷一笑,抓着苏沫雪的手臂,将狠狠将她惯在地毯上,摁着她的后颈,让她脸贴在地上,继续狠狠贯穿她。

  苏沫雪攥紧了地毯,浑身无力,也不想挣扎。这个姿势,正好能让她藏起那些疼出来的眼泪……等到一切结束,已经是凌晨三点。

  顾昊琛身体的药性消退,他立即抽身而退,冲进浴室里去,冲洗身体。好似,自己刚刚碰的,是什么肮脏的垃圾。

  苏沫雪趴在地上,艰难的喘息。被顾昊琛折腾的,她快要昏死过去了……艰难的移动着手指,苏沫雪抚摸着小腹。

  肚子,你可要争气啊,一定要怀上孩子……要不然,就来不及了。她没时间了,她就要死了。淋巴癌,连医生都无从下手治疗的绝症……她现在,不过还能活一年的时间而已……半响后,顾昊琛洗干净了身体,看也不看一眼地上的苏沫雪,他直接叫来下人。

  “把这个女人给我丢出去。”顾昊琛冷冰冰开口,“还有,这间屋子的所有家具,全部给我换掉!地板消毒,真的脏死了……”

  他说着,抬脚往外走。“家里的安保系统给我加强,下次再让什么恶心的东西钻进来,我就你们统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他与苏沫雪结婚两年,却一直分居。他名义上的妻子,苏沫雪,被明令禁止,进入这个地方。苏沫雪无力的闭上眼睛,满脸惨然。

第2章 给我滚远点

  时间凌晨三点。

  苏沫雪连衣服都还来不及整理好,就被顾昊琛叫人直接丢到了门外。

  膝盖在粗糙的地面上磨破,疼痛钻心,腿间也是阵阵刺痛,顾昊琛要的她的时候,太粗鲁了……苏沫雪扶着墙壁,艰难的站起身体。

  她想走几步,到路口上去打车,但身子实在是疼没有力气,只勉强走了几步,脚下一软,就跪倒在了地上。

  本就破了皮,疼得厉害的膝盖更是伤势严重。

  苏沫雪跪坐在地上,喘息着积攒力气。

  顾昊琛安静的别墅里,忽然响起了一阵车鸣声,顾昊琛的林肯轿车开了出来。

  车灯明亮,扫在苏沫雪的脸上,刺得她睁不开双眸。

  心脏,也随之狠狠收紧。

  这么晚了……顾慕琛还出来,是要做什么?

  看她实在是站不起身,所以……来帮帮她的吗?

  苏沫雪的心里,止不住燃起这么一丝的奢望。

  车子,果真渐渐朝着她开了过来……

  吱呀一声后,车子停下了。

  苏沫雪急忙抬起眼眸,满含期望的看向黑色的车玻璃。

  顾昊琛对她,其实还有那么几分柔情的话……

  车窗,渐渐降下了,顾昊琛冷硬俊美的侧脸,露了出来。

  他冷冰冰的注视着苏沫雪,眼底,仍旧只有厌恶和嘲弄。

  “苏沫雪,你还不滚,在这里碍什么眼?是不是非要我叫人来动手,你才会离我的地方远一点!你难道不知道你自己很令我恶心吗?”

  苏沫雪心里那点微弱的期望,碎掉了。

  她慢慢垂下头,咬牙忍着身体的疼痛,扶着墙壁,颤抖的站起了身。

  “顾昊琛,我也是想走的啊,我现在又疼又狼狈,我也想回家休息啊……”苏沫雪喃喃说话,“可我没有力气啊,你弄得我太疼了……”

  顾昊琛不耐烦的厌恶冷笑,森然道:“苏沫雪,不是你求我弄疼你的吗?你刚刚那么爽,现在转头就叫疼装可怜,你这么会演戏,怎么不去当演员?”

  苏沫雪睫毛一颤,心脏好似被人重重扯了一把,疼得厉害。

  不管她做什么,说什么,顾昊琛就是看她不顺眼。

  “苏沫雪,我警告,赶紧给我滚远点!以后,我要是再看见你出现在这附近,我打断你的腿!”顾昊琛狠狠放下话,升上了车窗。

  引擎轰鸣一声,他扬长离开,尾气喷了苏沫雪一身。

  苏沫雪闭上眼睑,泪水,还是没止住的滑落下来……手掌紧紧的捂住小腹,她在心里哀求上天。

  一定,要让她怀上。

  要不然,看顾昊琛恶心她的样子,是绝不会碰她第二次的。

  今天晚上,只怕是她唯一的机会。

  苏沫雪扶着墙壁,艰难无比的走到了路口,好不容易,打到了一辆出租车,一路去往医院。

  她膝盖上的伤口有些严重,得去看看,要不然后面几天怕是走不了路……到医院时,时间已经快凌晨四点了,医院里少人而安静,苏沫雪好不容易,拖着疼痛的膝盖上楼,坐在走廊上的凉椅上休息。

  一阵交谈说话声,意外的传了出来。

  “医生,是真的吗?我真的怀孕了吗?”

  这嗓音,苏沫雪无比的熟悉,那是她养姐,苏心瑶的声音。

  “是的,怀孕五周了。苏小姐,顾先生,恭喜你们。”

  顾先生……

  苏沫雪的心口一紧,果真,下一秒,顾昊琛的声音,传了出来。

  “医生,麻烦你了。”

  苏沫雪脑子里一片嗡鸣,怔楞僵在椅子上。

  脚步声,渐渐近了。

  顾昊琛搂着苏沫雪的腰,从一间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走廊安静,就他们三个人存在。

  一抬头,便是避无可避的面面相觑。

第3章 她怀孕了

  顾昊琛眉头一拧,不悦道:“苏沫雪,我不是叫你滚远点吗,你怎么还跟着我到了医院?”

  苏沫雪没理会顾昊琛的话,只是盯着苏心瑶那平坦的肚子,直愣愣道:“顾昊琛,她怀孕了,是真的吗?”

  苏心瑶急忙护着小腹,往顾昊琛的背后躲。

  “沫雪,你不要生气,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苏沫雪嘲讽,“你明明知道我才是顾昊琛的妻子,你还跟他勾搭不清,现在搞大了肚子,又来跟我说,你不是故意的?苏心瑶,你说谎都不打草稿的吗?”

  苏心瑶苍白着脸,一副受伤羞耻,说不出话的可怜模样。

  “苏沫雪,你给我闭嘴!”顾昊琛抱住了她的后背,对着苏沫雪呵斥,“要不是因为你在奶奶那里下套,让奶奶逼我娶了你,心瑶现在根本不可能受委屈!反正现在你也知道了,那我就直接把话给你说明了,心瑶怀孕了,苏沫雪,我要跟你离婚。”

  苏沫雪心脏狠狠一疼,攥紧了指甲。

  他刚刚才跟她激情一场,现在转头,就带着一个怀孕的小三,跟她说离婚?

  苏沫雪觉得讽刺。

  “顾昊琛,我要是不离呢?”她抬起那双惨淡的眸子,眼底晕着一层泪光,看着凄楚又动人,“奶奶有命令,只要我不同意离婚,我们的婚姻,就永远不能离!”

  “苏沫雪,你能不能要点脸?”顾昊琛愤怒,盯着苏沫雪的眼神里,带着刀子似的狠戾冷意,“你整天这样死缠烂打,你自己不觉得下贱吗?我根本不可能爱你,我恶心你!”

  “不要脸的不是我,是苏心瑶!是她在勾引有妇之夫,还怀了私生子!”苏沫雪绷紧了身体,苍白的脸上满是固执。

  “苏沫雪,你……”

  “昊琛!”苏心瑶连忙拉住要反怒的顾昊琛,摇头温柔道,“这本来就是我的错,你不要跟她吵了……”

  顾昊琛握住了苏心瑶的手,眼底是从不会在苏沫雪面前展露的纵容宠溺,他温声应了好,转头,在对着苏沫雪的时候,又只剩下一片森然的冰冷。

  “苏沫雪,马上给我滚出医院!还有,心瑶怀孕了,你以后不准出现她的面前,碍到了她的眼睛!要不然我要你好看!”

  他说完,带着苏心瑶要走。

  苏沫雪用力攥紧手指,掌心一片刺疼。

  “站住,顾昊琛。”她开口,声音沙哑得厉害,“你站住,我有话,要单独跟你说。”

  苏沫雪抬起眼睛,对上了顾昊琛那双不耐烦的冷眼。

  “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把你今晚跟我做过的事情,全部告诉苏心瑶。你不是紧张她怀孕,不想让她受刺激吗?”苏沫雪站起身来,“跟我走,我们好好谈谈。”

  “苏沫雪,你威胁我?”顾昊琛危险的眯起了眼睛。

  苏沫雪抿紧唇:“对,我就是威胁你,顾昊琛,你答应不答应?”

  “昊琛,是什么事情?”苏心瑶紧张的问,小脸已有些发白。

  顾昊琛安抚的拍了拍她的后背,轻声哄道:“没事的,我马上就回来。”

  说完,他转头,冷冷看着苏沫雪。

  “我给你五分钟,说完你的事情。”

  他将苏沫雪带到了走廊尽头的露台上,没耐心的催她赶紧说。

  “我可以答应跟你离婚,让苏心瑶肚子里的孩子,不是私生子,但我有一个条件。”苏沫雪用力按了一下肚子,为了孩子,她摒弃了一切底限和尊严,“我要你随后的两个月里,随叫随到的……上我。”

  最后两个字,苏沫雪说得艰难。

  顾昊琛脸上的表情,也一如预想中的,阴鹜和厌恶。

第4章 可以离婚

  “苏沫雪,你真就这么放荡,这么缺男人上吗?”他阴寒的盯着苏沫雪,好似在看什么恶心无比的东西。

  苏沫雪忍着那令人难受的视线,点头承认:“对啊,我就是缺。苏心瑶不是怀孕了,你要给她名分吗?顾昊琛,只要你答应我,两个月之后,我马上就能跟你离婚。”

  顾昊琛冷锐的狠狠盯着苏沫雪,一时没有说话。

  苏沫雪垂下了眉眼,柔软的贴了过去,抱住顾昊琛的手臂。

  “正好,苏心瑶怀孕,以后肯定不能满足你了,顾昊琛,你会需要我的……”

  “滚开!”顾昊琛一把将苏沫雪推开。

  他用力极其大,苏沫雪后退了几步,后背撞在栏杆上,险些栽倒下楼。

  顾昊琛皱眉,暗沉的眸子,清晰无比的写着厌恶和反感。

  “苏沫雪,你最好记住你今晚说的话。别食言,也别到心瑶面前去让她不顺心!要不然,你别怪我到时候对你不留情!”顾昊琛眯起眼睛,浑身的气场凛冽而又凶悍摄人,“苏沫雪,如果你惹怒了我,我有的是办法,逼你跪下来,求我跟你离婚!”

  扔下这句话之后,顾昊琛再也不看她,转身就走。

  他大步走到苏心瑶的身边,搂住了她的腰,伏低身体,贴得极近亲密说话。

  不用听,苏沫雪也能想象到,他肯定在用温柔多情的声音,哄苏心瑶的开心。

  苏沫雪后背靠着栏杆,无力的蹲下了身体。

  差别可真大啊……

  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苏沫雪一个人在医院处理好了膝盖上的伤口,然后打车,回到她那栋冷冰冰的,毫无人气的别墅。

  这栋奶奶的送的婚房,顾昊琛可是,从没有回来过一次……就算是新婚的当天,他也只是出现几分钟,领完证之后,立即消失,从此之后,在没有联系过苏沫雪。

  两人说着是夫妻,但如果不是苏沫雪对他死缠烂打,婚后两年,两人或许一面也不会见。

  顾昊琛就那么讨厌她,讨厌得连见面,他都无比的排斥……可事情,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呢?

  当初,明明她跟顾昊琛才是恋人,可为什么她车祸醒来之后,所有的事情,全都变了样子。

  顾昊琛的恋人变成了苏心瑶,而她苏沫雪,却成了那场车祸的阴狠策划者,一个企图用车祸卖惨上位的心机婊子。

  苏沫雪看着这栋阴冷的房子,抱住了自己的膝盖。

  膝盖和身体的伤口好了些后,苏沫雪开始算自己的排卵期,然后给顾昊琛发短信。

  “今天晚上,家里等你。”

  顾昊琛没有回复,但苏沫雪知道,他一定会回来。

  他那么在乎苏心瑶,要想成功跟她离婚,今晚就必须得回来。

  苏沫雪放下手机,想了想,还是起身去了厨房,拿出新鲜的蔬菜和排骨,认真的做满了一桌子的菜。

  曾经,这是苏沫雪每天最想做的事情。

  准备好一桌子的菜,然后等顾昊琛下班回家,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过平凡而充满了人间烟火的生活。

  没想到现在,还能有实现的时候,虽然,实现它的手段并不光明。

  桌子上的菜,渐渐凉了,墙壁的挂钟指向了午夜十二点。

  院子外,终于响起了顾昊琛的车子引擎声。

  苏沫雪急忙站起身,打开门。

  顾昊琛面无表情,带着一身寒气进屋。

  “饿不饿,我有做菜,你要不要……啊!”她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顾昊琛的给抓着后颈,摁在了墙壁上。

  顾昊琛侧头,看了一眼桌子上丰富的菜肴,薄唇里吐出一声冷笑。

  随即,他直接扯开了苏沫雪的裙子,挺身而入。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