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浅沈亦寒目录免费阅读在哪可以看?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名字是《情深回眸迷了眼》,又

发布时间:2018-09-14 10:06

苏浅沈亦寒小说

情深回眸迷了眼全文阅读

苏浅沈亦寒目录免费阅读在哪可以看?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名字是《情深回眸迷了眼》,又名《你是我命定的劫》,由网络作者夏小苏所著。全文主要讲述的是苏浅对沈亦寒一往情深,最终却落了个残疾、被害入狱、生下畸形胎儿的下场,当她一无所有的时候,她终于可以放弃了这段求而不得的爱情!

第1章 这野种和你一样该死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黑暗的屋子里,苏浅激动地拍着面前的铁门,却没有任何人给她回应。

  狭小封闭的空间里,咚咚的敲门声刺激了身后的那群老鼠,它们受惊吱吱地四处乱窜,撞到墙上、撞到她的脚上,还有的慌乱间顺着她的腿往上爬……“啊!”苏浅哭叫得嘶哑,她怕极了那些东西,却不得不用手去扫开它们。

  吱吱……

  当她抓住它的时候,感受到它的挣扎、听着它发出的叫声,她绝望的想死。

  苏浅疯了一样的将它丢出去,手心里接触那个东西的感觉让她惊恐又恶心,她呜呜地哭着,用力地把手往墙壁上蹭,粗糙的墙壁将她的掌心摩擦得血肉模糊,也不肯停下。她不断地跺脚,试图驱赶它们不让它们靠近自己,却慌乱中又踩到了它,听着它的凄惨的叫声……她被关在这里多久了?她分辨不出时间,只觉得比几个世纪还要漫长。她早就折腾累了,哭喊得声音嘶哑、只剩绝望……亦寒哥哥,你为什么不肯相信我,为什么……下体有温热的液体流出,可她却再没有了求救的力气。身体靠着大门连意识都渐渐变得不清晰,她和宝宝是不是要死在这里了?

  这个时候,他一定寸步不离的守在陆颖萱的身边吧!

  因为陆颖萱自杀了,因为她差点被轮J,因为那些人是她苏浅收买的!呵呵……可是,昨天明明是陆颖萱约她见面啊!

  沈亦寒,她喜欢了十二年的男人、她的未婚夫,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还把她丢给那些流氓……门外,终于传来脚步声,大门打开的瞬间,苏浅的身子顺势倒下去摔在地上。

  那群老鼠吱吱都四处逃窜,从她身上爬过,门口还有被踩得内脏爆裂的老鼠尸体,这画面看得门口的管家都觉得头皮有些发麻……“亦寒哥哥……”她动着唇,却发不出声音,只有泪水坠落。

  那些恶心的东西从她身上、手上爬过,她却没力气再叫,她渴望他的安慰,哪知道沈亦寒直接伸扯着她的头发将她拽起来。

  很痛,可她没力气发出声音……

  他扯着她的发丝往前拖,下体流出的血在地上留下拖拽的血迹,他就那么将她从后门拖进别墅里,丢到陆颖萱的床前。

  嘭。

  她摔得头晕眼花。

  沈家的家庭医疗队进进出出,看着他们无比慌张的样子她才知道,原来跳楼苏醒的陆颖萱又一次割腕自杀被救回来。

  因为她再次想不开,所以沈亦寒才因为恨意想起她来。

  “沈少,陆小姐失血过多……”

  “抽她的!”他冷漠开口。

  “不要……”她趴在地上,虚弱地请求。

  “可是苏小姐刚刚……,我担心有血液传染!”医生平静的说出她的担心。

  “谁说要她输血了。”沈亦寒突然笑得残忍。“她的血那么脏,怎么配给颖萱用,我是说……颖萱失血多少,就抽她多少。”

  “可是苏小姐肚子里……”

  “她的孩子,和我有什么关系?”

  苏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

  “马上给医院打电话,调血过来。”

  一个人的心能冷漠、残忍到什么程度。

  “亦寒哥哥,不要……”她虚弱地伸手拉住他的腿脚,不管怎么恨她都好,不要伤害她的孩子。“救救孩子……”

  “你很脏知不知道!”他抬脚避开她的触碰,脚再次落下的时候却精准地落到她的手上。

  她痛得冒冷汗,可张着嘴却叫不出声,只能看着他,求他不要伤害他的孩子。

  “你肚子里的野种和你一样该死!”沈亦寒蹲下来。“苏浅,我会要你后悔没死在那群流氓手里……”

第2章 你这条贱命是用来赎罪的

  苏浅瘫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人将她的血抽出,随意的推进垃圾桶,看着沈亦寒坐在床边,紧紧地握着陆颖萱的手……泪水从眼中无声的滚落,她的手无力地捂着小腹,意识渐渐模糊。朦胧间她感觉到自己被人拖到哪里,随便的丢下,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是不是快死了?

  如果她死了,会不会被那些恶心的老鼠啃食身体……吱吱……耳边,这些声音就从来都没有停止过,她怕极了,好像满身都爬满了老鼠,它们钻进她的裤腿,啃咬她的身体……啊——她终于有力气叫出声,然后惊叫着坐起来。

  汗水已经浸透了她的衣服,她粗喘着掀开被子,疯了一样的抖着被子,扫着自己的身体,然后翻下床,却跌跌撞撞的摔在地上。

  头,眩晕的想吐。

  这时候,她看见一双锃亮的皮鞋出现在眼前。她顺着他的腿慢慢抬起头,却对上一双似笑非笑,饱含讥讽的眼眸。

  亦寒哥哥……眼眶瞬间通红,却抵不过眩晕,她坐在地上恶心,听见头顶传来的低笑。

  “苏浅,你昏迷十几天,染了鼠疫都没死,知道为什么吗?”

  苏浅僵住,什么?

  “说明,你这条贱命就是用来赎罪的!”

  泪水大滴、大滴的往外滚。她没死,他就这么失望吗?

  鼠疫?

  耳边,又响起那些恶心的叫声,她恶心着,连滚带爬的爬进洗手间,慌乱地打开花洒,然后胡乱撕扯自己的衣服,洗着自己的身体。

  沈亦寒听着声音走进来,看着她发疯的模样眼底却闪过浓浓的厌恶。

  “好脏,好脏!”她坐在地上虚弱的哭着。

  她的手抓过老鼠,好恶心。她用力地搓着手心,本就因为擦伤而感染的手,这一刻血肉模糊的有些恶心。

  “脏?呵……”沈亦寒笑出来。“你确实脏!既然你想演,我就让你演个痛快!”他说着,直接将虚弱的她拎起来,丢进满是冷水的浴缸里。

  噗通没有任何防备,她直接被水呛到,想要出来,却被粗鲁地按回去。

  咕嘟嘟……

  她慌乱地挣扎着,可动作却那样虚弱,就在苏浅以为自己会被溺死在水里的时候,又被拎了出来。

  咳咳……

  她连咳嗽都那么虚弱,小手无力地攀上沈亦寒用力抓着自己的手腕上。

  “亦寒哥哥……咳咳……”滚烫的泪水划过冰冷的脸颊。

  为什么!

  “你不是想洗澡吗,我这是帮你啊!”他的笑容冷漠得残忍。

  “你相信我!”即便在冰冷的水里冷得发抖,她还是想要解释。“我真的没有伤害她!是她陷害我……啊……”

  话没说完,她已经被按回水里。

  “苏浅,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死性不改!”他因为愤怒而发抖。“你知不知道颖萱的腿瘫了,她再也不能像正常的女孩子一样了!”他将她从水里拎出来。

  什么?

  “她从楼上跳下去的时候,摔残了腿!她再也不能正常行走了!”他愤怒又失望地吼着。“可即便这样她都在维护你,你呢?竟然说她陷害你!”

  苏浅惊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你去陪她好不好,啊?”他说着直接将她从浴缸里拽出来,拖着她走向窗口,打窗户将她整个人都放在窗上。

  此时,她的上半身都悬在外面,只要他一松手,她就会掉下去……“不要……”她虚弱地挣扎着。“亦寒哥哥,不要,我求你!”她哭求着。“我还怀着你的孩子啊!”

  “那刚好,你们一起去死吧……”

  “不要”她哭求:“只要饶了我这次,要我做什么都好,什么都好?”

  “什么都好?”沈亦寒语调突然上扬:“那,你就陪她一起吧……”

第3章 谁作孽,谁负责

  苏浅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已经被拖着跪到陆颖萱的床前。

  陆颖萱看着苏浅,眼圈倏地一红,将脸撇到一边,片刻后,又笑着看过来。

  “浅浅,你怎么才来啊!脸色这么差,不舒服吗?衣服怎么湿了……”

  她,真的是个很好的演员啊!

  因为她对自己够狠,所以……自己注定是她的手下败将。她连找人轮J自己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割腕、跳楼……“道歉!”沈亦寒狠狠咬牙。

  “亦寒,你干什么啊!”她责怪,着急地想要过去,却摔在床上。

  陆颖萱惊住的动作那么明显,然后好像受了打击一般,趴在那嘤嘤地哭起来。

  “颖萱!”沈亦寒跑过去,还嫌弃苏浅碍事一般,一脚将她踢开:“滚出去!”

  苏浅痛得冒冷汗,可是她知道,腿再痛也不会痛过她的心。

  “会好的,颖萱我会找最好的医生给你治疗,如果治不好,我就让她陪你!”他说得咬牙切齿。

  “亦寒,你说什么啊!”原本悲伤呜咽的陆颖萱突然抬起头,然后擦干自己的眼泪。“我一点事都没有,你干嘛怪浅浅……”

  苏浅瘫在一边,连解释的欲望都没有了。就算陆颖萱的演技再拙劣,沈亦寒都会相信她,何况她的演技如火纯青呢……她又被丢回房间,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些声音……“医生,她怎么样?”

  “感染了鼠疫、伤口感染所以才持续高烧!”

  “苏小姐,你醒了吗?我们怀疑你和一起蓄意杀人案有关,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

  她知道,这不是梦!是她高烧昏迷的时候发生的。

  杀人?

  她想起沈亦寒把自己丢给那群和陆颖萱一起陷害自己的流氓,她慌乱间用刀子刺伤了其中的一个。那个人,死了……“诶,你听说了吗?陆小姐伤在膝盖,只要换了膝盖骨,就能恢复!”

  “换膝盖骨,靠谱吗?”

  “医生说的,说是国外又成功案例!”

  “可是这个怎么移植,谁愿意啊啊!”

  “当然是谁作孽,谁负责了!”

  外边的声音渐渐远去,所以……她们的意思是要她的膝盖骨?

  她整个人都慌了,又不是她做的,她为什么要负责,凭什么!

  心中害怕,她得离开这,要不然她和孩子都会死的。可是,可是她该怎么逃走?

  对!君昊,沈君昊,他们是青梅竹马,他一定会帮她的,一定会的!

  想着,她翻箱倒柜的从柜子里翻出已经不用很久的手机,发消息求救,可消息还没发出,卧室的门就一脚出踹开,接着沈亦寒就气势汹汹的进来。

  苏浅害怕地把手机藏起来,却被沈亦寒一下子抢过去。看着屏幕里还没来得及发出去的消息冷冷一笑,随即暴怒地将手机摔在地上:“苏浅,我还真是低估你了!”

  苏浅的身子轻颤着:“亦寒哥哥……”

  “我早就警告过你吧!”他皱眉。“你这样叫,让我恶心!”

  “可是……,我一直是这样叫你的啊!”

  八岁相识,十二年了,她也喜欢了他十二年。她和父母去沈家做客,第一眼就喜欢上了那个十六岁的少年。尽管他大了自己八岁,尽管他对自己冷漠残忍,可是……他们也是开心幸福过的啊,她不信他对她的疼爱都是假的……“你不是说只要我绕你一命,什么都愿意做吗!”他淡然道。“准备做检查吧。”

  “沈亦寒,你疯了是不是!”她哭喊。“那些话根本就没有科学依据!”

  “就算不成功又有什么关系,这是你欠颖萱的!就算不行,你也得陪她在轮椅上坐一辈子……”

第4章 沈亦寒,你会后悔的

  苏浅被软禁了,没有手机、没有网路,明明就在沈亦寒的私人别墅里,却好像与世隔绝。她每天只能坐在飘窗上看着外面,看着沈亦寒上班、回家,看他带着陆颖萱在花园里散步。

  沈亦寒打定了注意要她赔陆颖萱一条腿,只在等陆颖萱的身体调养好了,就安排手术……每天,佣人在门前经过的时候都会议论,他们的少爷有多勇猛,陆小姐身体不好也不知道节制。她们说陆小姐的叫声,在楼下都能听见。

  这些话,不堪入耳,想到他曾经对自己的触碰,她心里就是一阵恶心。

  咔哒,门外传来开锁的声音。

  她以为是沈亦寒来了,却懒懒的并没回头,可就在这时候,却听见轮椅的声音……陆颖萱!

  苏浅心下一沉,转脸就看见她得意、阴森的笑脸。

  “你来干嘛?”

  “来……看看我的腿啊!”她唇角含笑,带着一丝俏皮的尾音。“你,不趁机多动动吗?毕竟……以后就只能靠轮椅了!”她说着拍拍自己的轮椅。“要不要先用我的适应一下,很好用的!”

  “陆颖萱,你别做梦了!”她激动地喊着,却牵痛了肚子。

  “我也不想啊~”她无辜道:“可是……亦寒哥哥那么说,我有什么办法呢?”

  苏浅的情绪有些激动,陆颖萱更加得意地刺激她。

  “其实,我真的不想要你的腿的,毕竟……别人的,哪有自己的腿用的方便。”她说着,竟然站了起来!!

  苏浅震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

  “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她俏皮地眨眼,还给她转了一圈。“不过,你就可惜了,还有你的孩子,不知道能不能在手术中活下来……”

  “陆颖萱,你这个疯子!”她激动地扑过去,陆颖萱轻松躲过,然后随手掀翻了自己的轮椅,在苏浅再扑过去的时候,她却任由她将自己扑倒,然后骑在她身上。

  “啊……”她尖叫。“浅浅,不是我,不是我……”

  “陆颖萱,我杀了你,我杀了你!”苏浅激动地喊着,却在这时候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接着苏浅就被重重一脚踢开。

  那脚揣在肩上,她的头重重地撞到床上,她眼冒金星地看着沈亦寒把虚弱咳嗽的陆颖萱护进怀里。

  “苏浅,你是不是想死?!”他吼着,然后看着怀里虚弱的陆颖萱:“你身体还没好,怎么又乱跑!”

  “我只是想告诉浅浅,我不会同意手术的。”她捂着脖子,痛苦地咳着。“是我没有表达好,是我刺激到她了!咳咳……”

  苏浅地上,这个时候自己解释,他也不会信了吧!

  他的手里提着徐记字样的袋子,肯定是陆颖萱想吃,她知道他要回来故意设计的,自己为什么这么蠢,一直被算计呢……“浅浅,你别怕,我真的不会同意手术的!”陆颖萱解释。“我们是好姐妹啊!”

  嗤……

  好姐妹?

  苏浅躺在地上笑着,而这样的她彻底激怒了沈亦寒。

  “苏浅,这个手术由不得你!”他说着抱起陆颖萱。

  “亦寒……”陆颖萱惊呼。

  “以后,不许你来看她。”他抱着她出去。“通知医院,马上安排手术,还有今天不许给她饭吃!”

  佣人取走了轮椅,锁了门。只剩苏浅躺在地上,满心绝望……沈亦寒,你会后悔的,一定会后悔的……

第5章 废了她的腿就行了

  不管她心中多不情愿,都没能改变被带到医院的命运。陆家中途来闹过几次,对着她谩骂、撕打,但听说陆颖萱有望恢复,而要用的是她的骨头,在撕闹一阵子后终究是离开了。

  临走却不忘嘱咐沈亦寒:“一定不能放过这个小贱人!”

  “您放心吧,我会为颖萱讨回公道的。”

  苏浅听着,惨笑。

  讨回公道,为了陆颖萱……

  送走了陆家人,沈亦寒回到病房,他看着病床上的苏浅,眼中的神色有些复杂。

  “苏浅,是你坏事做绝,不给自己留后路,怪不得别人。”

  呵……

  “是我不给自己留后路,还是我苏家家破人亡,再也不能成为你的助力了!”

  沈亦寒听着,不知为何,心头突然一扯。

  他的沉默,在苏浅看来是默认。当初,他接受家里的安排,果然是因为苏家的势力。

  “苏家不复存在,我没人依靠,是我自己自不量力,不该爱你……”

  “你以为我稀罕你的爱吗?”沈亦寒怒:“苏浅,像你这样虚伪、恶毒的女人,连颖萱的脚趾都比不上。”

  呵,不管她说什么,她都只是笑,她越是这个样子沈亦寒心里越是不爽。

  “你怎么不狡辩了,继续啊!”他扯着她的手腕摇晃着。“你怎么不嘴硬说没有了!”

  苏浅也不挣扎,只是带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不知道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宝宝突然动了一下。

  苏浅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这样强烈的胎动,眼泪一下子就掉出来。

  他已经快五个月了……

  “我知道你恨我!”她吞回泪水。“我只求你再等等,亦寒哥哥,我求你~”她以为这次胎动会换来同情,可他的眼神却变得更加狠戾。

  “等宝宝出生,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你就不怕我捏死他吗?”他咬牙。“检查已经安排好了,颖萱一刻都不能等。”

  “沈亦寒!”她尖叫。“我已经退让了,你还想怎么样?!”

  “退让?”沈亦寒抓住她。“你这叫退让吗?苏浅,这是你的报应,在你一次次的伤害颖萱的时候,我就不该放过你!要不然,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

  “我的报应就是遇见你!”她失控地大吼。

  沈亦寒僵了一瞬,却怒极反笑:“好啊,我是你的报应,那你就看看,自己是怎么遭报应的吧!手术一刻都不能等,检查结果明天就出来,做好准备吧!”

  苏浅一僵:“不要!”她扑过去。“亦寒哥……,不!沈少,沈少爷!我求你不要这么残忍,他也是你的孩子呀……”

  听着她的话,沈亦寒慢慢回身:“孩子,再生就有了,谁稀罕你的……”

  苏浅,彻底的失去力气,沈亦寒也头也不回地走出去。

  “好好看着她,没我的允许,不许任何人进去。”

  苏浅彻底瘫软在地上,手紧紧地捂着小腹,绝望地哭出声:“宝宝,怎么办?妈妈怎样才能保护你,怎么办……”

  接下来的时间,她都是在半睡半醒间度过的。她知道,她的药中被加了安眠药的成分。

  次日,她有短暂的醒醒,朦胧间看见一群人围在自己的病床前。

  要手术了吗?

  她想说她可以接受手术,但她不要打麻药。不知道是不是输液的问题,她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连意识都渐渐模糊。

  “医生,结果怎样?”

  “结果……不匹配。”

  “不匹配没关系,废了她的腿,也让她也不能走路就行了……”

  不匹配也没关系,只要……她也不能走路就行了!

  这些声音响在耳边,断断续续的,分不清谁是谁。沈亦寒说,要她去陪陆颖萱,所以,他真的要夺走她的腿了……

第6章 这次不死就留她一命

  苏浅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干脆想睡死过去算了,可是想到肚子里的孩子,却不得不醒来。

  再次醒来,她已经不在病房了,看样子……是监狱。

  对了,警察之前说她蓄意杀人来着!摸摸肚子,宝宝还在。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安静了不少。她又鼓起勇气摸摸自己的腿,也还在!

  坐起来看看,下半部分也好好的,可是……右小腿却没了知觉,再也动不了了。

  泪水断了线的珠子一般的滚落。

  她再也不能牵着宝宝的小手出去玩,再也不能跳舞、她环游世界的梦想,也没法实现了……她呆坐着,最后却想哭都哭不出来。

  她被以杀人的名义逮捕,可是被关着这段期间,却没有一个警察来询问过。

  也对,以沈亦寒的手段,就算直接给她个死刑,也没什么不可能的。她被单独关押,这里的环境极差,每天只有一餐变质的食物,地上,总是有老鼠跑来跑去。

  她以为时间已经过了几辈子了,可是肚子里的宝宝成长的速速告诉她,其实只有几天……。在这样恶劣的环境里,苏浅终于病倒了。狱.警把药丢进来,担心影响孩子,她不肯吃,他们就把药强行塞进她的嘴里,即便是这样她的病情也没有好转。

  她一度以为,自己这次也许真的会死,可此时她想的最多的,居然是沈亦寒……他曾经真的很疼爱她的,即便和她订婚不是因为爱,也是很疼她的。直到他们发生关系被陆颖萱发现,他觉得那是她故意设计的,直到那一刻她才知道他爱的是陆颖萱……“她怎么回事?”

  耳边的声音并不真切,可她却隐约觉得那是沈亦寒的声音。

  “亦寒哥哥……”迷迷糊糊间,她叫着。“我好疼,好疼……”

  眼角,冒出泪花。

  心,好疼……

  她是不是快死了,好想……再见他一次呀。

  “吃了药,就不疼了!”耳边的声音,那么熟熟悉,那么温柔,让她好贪恋、好委屈……吃药……他们每天都把药强塞给她,她已经有阴影了。她听着瞬间睁开眼睛,看见沈亦寒的时候,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

  他在这干什么?

  为陆颖萱报仇的吗?

  她惊恐地坐起来,往后躲!

  “给她打针!”沈亦寒吩咐。

  打针?

  “不,我不要!”她吼着,将床上仅有的枕头丢过去。“别过来,我不打针!”

  “你不是说疼吗?”沈亦寒道:“打了针就不疼了!”

  他轻轻的声音,带着诱惑,却像是……带着剧毒的红苹果。

  “你若是乖乖的听话,过几天我就带你离开这!”

  “不要,我不打针!”她虚弱地吼着。“孩子,我不能打针!”

  沈亦寒看着她的样子,微微拧眉,到底是认识了十二年,终究还是不忍。

  “我求你,我已经这样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她几乎崩溃。“你要我的腿,已经拿去了!如果你要另一条,我也给你!只求你别伤害我的孩子。”她哭得悲痛欲绝。

  “苏浅,你做这要死不活的样子给谁看?”他冷喝:“愣着干嘛,给她注射!”他突然冷冷地命令。

  “不要,别过来!”她嘶喊,却被两个胖女人,轻而易举的就按住。

  “小姐,你别怕,就一下,很快就不疼了!”胖女人安抚着,可是嘴角的笑容却那么阴森。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她哭得撕心裂肺,整个监狱的气氛都变得格外绝望。

  “苏浅,这一针下去,她不死,我就留着她!”他的话,冷漠而残忍。

  苏浅听着,整个人都蒙了,这不是给她治病的!所以,他到底是为了陆颖萱,所以……这是……堕胎针!!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