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吴荣张小荷小说阅读by五两

发布时间:2018-09-14 10:06

《何必单恋一枝花》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男频小说,小说由古言现言的大神五两所写。小说目前连载中。小说何必单恋一枝花精彩片段赏析:吴荣却也是低着脑袋,不敢朝陈柔那边看,那时候是借了几分酒劲儿,现在酒醒了之后,心头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不过……奶奶个熊的,陈柔那鼓鼓的地儿,摸起来可还真是舒坦,要是以后还有机会老子非得再摸摸不成……

何必单恋一枝花

推荐指数:8分

《何必单恋一枝花》在线阅读全文

何必单恋一枝花第四章 偷偷摸摸的香梅

听到这话,吴荣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奶奶个熊,这香梅是啥意思?难不成她想要把这事儿栽赃到自己身上?

这时候,周围的人都是把目光投向了吴荣的身上,神色各异,就连表姑张佳佳的脸上都是露出了一抹疑惑之色:“小荣,表姑的项链丢了,你看见刚刚还有谁进了后院的么?”

一条纯金的项链,那价值至少都是一两万,一两万块钱,对于村里的任何一个家庭来说,都是一笔不少的钱了,也难怪一向很大条的张佳佳也会这样着急……

吴荣心里很不是滋味儿,脸上却一点都没表现出来,摇了摇头说:“表姑,我没看见,我就是去院里撒了泡尿就走了。”

可谁知道,吴荣的话声才刚刚落下,旁边那郑大昌忽然皮笑肉不笑地说了句:“现在可只有他一个人去了后院的,他都没看见,那这项链怕是被鬼给偷了去!”

吴荣一瞪眼,抬头盯住郑大昌的脸,只感觉这家伙丑恶到了极点,他娘的,刚刚这货可还在后院里跟香梅俩干那事儿,现在居然诬陷老子偷了项链?

好,他娘的,大不了……吴荣捏了捏拳头,大不了老子现在就把这对狗男女在后院折腾的事儿给捅出来,他咬牙道:“郑大昌,你胡说啥呢,刚刚……”可是话才刚刚说到一半,忽然见到旁边香梅那双美目之中闪过了一抹得意之色……

看到这一幕,吴荣的背后陡然生出了一阵冷汗,酒劲儿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一颗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儿!

不成!要是自己这时候把那事儿说了出来,只怕所有人都会认为自己是在诬陷香梅……他们会认为自己是偷了项链后,因为害怕事情被戳穿,所以故意这么说,诬陷香梅和郑大昌两人!

到时候,不但他俩的事儿不会被发现,而吴荣自己,更是会被坐实偷了项链!

要知道,现在的吴荣,手里可压根儿就没有证据!

他渐渐冷静了下来,心里头想通了此节之后,不由对那郑大昌和香梅更恨了几分,这对狗男女的心机太可怕了,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反应了过来,只怕就中了他们的圈套了!

吴荣暗暗咬牙,连忙改口道:“刚刚我就是去撒了泡尿,后院的门都没关!你怪我干啥!”

听到这话,张佳佳微微皱了皱眉,也是转过头来瞪着郑大昌说:“你胡说八道啥呢,后院的钥匙不是在你身上么?你咋不锁门,现在丢了东西还怨别人?”

郑大昌脸色涨红,似乎没料到吴荣会扯到门的事儿去,他心下细细一想,自己那时候确实没锁门,想到这里,他也是不由咬了咬牙说:“我哪知道东西会丢,来的都是你的亲戚,也不知道是谁手脚不干净……”

郑大昌说着偷偷瞟了眼吴荣,其意思很明显,依旧是把丢了项链的事儿往吴荣身上引去……

可张佳佳却压根儿就不卖账,一挑眉毛喝道:“把你的臭嘴闭上,丢了就丢了,说这些干啥,大伙儿饭都吃完了,你和姚狗子去把麻将桌子搬出来!”

郑大昌扫了吴荣一眼,也是闭上嘴不再多说,转身找姚狗子搬桌子去了。

看着那走远了的郑大昌,吴荣也是暗暗咬牙,这香梅和郑大昌设的圈套可真毒,还好老子反应的快,不过,如今他可就不能跟张佳佳说郑大昌的那些丑事儿了,毕竟俩人刚刚才闹得有些尴尬,要是说了这些话,怕是张佳佳也会认为自己是在故意栽赃……

旁边张佳佳见到吴荣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以为他是被郑大昌说话挤兑得心里不舒坦,连忙走过来,拽着他胳膊娇笑着说:“好了,小荣,那家伙就是这得行,一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别跟他置气。”

吴荣抬起头,嗅着张佳佳身上的诱人芬芳,抬头看看她那张动人的小脸,心下一软,一时间不由又是生出了将那事儿告诉她的念头,可是这个念头才刚刚冒出,吴荣便是暗暗摇头,不成,现在还不是时候,自己没有证据,说出来表姑也不会信。

想及于此,他也是勉强一笑,摇头道:“表姑,没事儿,我,我没生气……”

听到这话,张佳佳总算是放心了一些,她点了点头,诱人脸上带着笑:“今天可是表姑的大日子,你也得给我高高兴兴的,我让大昌特地从城里拉了几张机麻桌回来,要不你今天也上桌打打麻将?”

吴荣还没说话,旁边的嫂子张小荷却没好气地拍了张佳佳的背一把道:“说啥呢,小荣打啥麻将,以为跟你似的,别乱教。”

张佳佳笑着点了点头:“成,那小荷你和小荣自己玩着,可不准偷偷跑了,晚上还得喝酒呢。”

虽然吴荣很不想再看到郑大昌和香梅俩,不过表姑都这样说了,他还能咋样,只得点头答应。

在三沟村里,每有结婚或者请客吃饭的时候,那些条件比较好的家庭都会专程去城里租机麻桌回来,让吃了中饭的客人们下午能打麻将消遣打发时间,同时也给做事儿请客的人家里长面儿。

打牌的大多都是男人,女人们则在里间屋子里嗑瓜子儿聊天,吴荣没打牌,自然也待在屋里听嫂子和女人们聊家常。

那陈柔也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那事儿让她怕了吴荣,坐的地方离吴荣远远的,看也不敢看他……

吴荣却也是低着脑袋,不敢朝陈柔那边看,那时候是借了几分酒劲儿,现在酒醒了之后,心头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不过……奶奶个熊的,陈柔那鼓鼓的地儿,摸起来可还真是舒坦,要是以后还有机会老子非得再摸摸不成……

他心里正想着这些事儿,忽然一抬头,瞥见了屋外走过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香梅!这婆娘鬼鬼祟祟盯了一眼正和男人们一起打麻将的张佳佳,竟然转身从厨房边的楼道间溜上了天台去……

吴荣皱了皱眉,客人们基本上都在里屋和外面的坝上,自然没人看见香梅的举动,不过……这婆娘去天台干啥?张佳佳她们家的天台上可没住人,唯一的房间也用来装些杂物和挂香肠腊肉啥的。

难不成这婆娘……吴荣站起身来,抬眼看了看外面坝上,却也不见郑大昌的身影,他暗暗咬牙,这对狗男女,难不成又去天台上干那啥了?

想及于此,他轻声和嫂子说了句:“我去撒泡尿。”便从里屋走了出来,四下看看没人注意,也是跟着香梅偷偷溜上了天台去……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