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情花落下谁曾知免费章节_主角慕暖慕夜白小说无弹窗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4 10:06

《情花落下谁曾知》此书由一朝有北精心创作,慕暖慕夜白是此书中的核心人物,不失为书荒时的良心作品,一起看看吧!章节片段:就在展颜以为自己会被这太过激烈的吻给淹没不能呼吸时,手无力的垂着他的胸膛,想让他停下。

情花落下谁曾知小说 精彩章节

然,下一刻。

他止住了吻,她止住了手上的力道。

展颜想到当初那一枪,就是打在他的胸口,刚才她手碰到的位置,即便是隔着衣服,也怯了心。

却是想缩回手时,那手腕被人扣紧,抽不回来了。

慕夜白眸光所及之处,是那人儿断了的小指。干净白皙的手,却有了瑕疵,那比其他手指明显短了一截的小指,早已结痂愈合,却再也长不出曾经的模样。

刹那,彼此相顾无言。

展颜垂目,眼中染了红晕,紧咬着唇,兀自出声——

“慕总既然答应了合作,就不该有意为难我,这份文件,你若不是不想签,那到时候唐总会再亲自和你免谈。”

有意为难?

男人重瞳眯了眯,所以她就是这么看他的?为难她,他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重要。”

慕夜白薄凉的嗓音中凝了冷意,那无形的压力感,正一点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肆意冷然。

女人挤出抹笑,是啊,自己怎么会以为,他不签约是为了为难她呢。

展颜,难道你还指望这个男人现在还会在乎你么。

别忘了,没有人会对一个曾经差点要了他命的女人再有情念。

换做任何人,都会想着——那样没心没肺的女人,死了倒也好。

“……那慕总,可以签约了吗?”

明明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不要再去因为他,而有所情感。可是当听到他那么说了后,那心里闷闷的,空空的,就好像……

有什么正在流逝那般,握不住了,也抓不紧。

最后的最后,只能化为难看的笑容。

勉强自己只能笑,哪怕笑得再难看,也不能当着他的面,难过,流泪。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一个答案,一个签字,这场交易,很公平不是么。

她语塞,答案——

关于默默是谁的孩子,真正的答案。

“我说了,你也不信不是吗?”

“对。”

“那慕总何必再问。”

她就是现在说一千次一万次,默默不是他的女儿,他也不信的。

“那就是承认了。”

展颜:……

承认?她能承认什么啊,默默的年纪放在那里,她也编不了后来和别人生的这种谎言。

可就是他知道了又如何呢,难道还想跟她抢孩子么?

“慕总何必为了不重要的事跟我过不去呢。”

她轻嘲,孩子,有的是女人愿意给他生。

邱静宁不就是再适合不过的人选么,而且生出来的一定是个健康的孩子,他又何必在默默的事情上跟她过不去呢。

“不重要的事?”

他重复着她刚才说的这几个字,阴柔中不失讽刺,不重要的事是说孩子,还是说过去?

最后,她沉默了。

现在的展颜,根本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对于默默的事……

如他当年所说的那样,彼此再无关系。

那么,她的孩子,跟他现在也没有关系了。况且默默本来就……

手机这个时候响了,是唐西泽打来的。

这个时候,接还是不接。

余光睨了眼那人的神色,看不出好坏,却是那轻抿的薄唇透着凛然。

“不接?”

“……”

他这么看着,她哪里敢接,要是接起来,被唐西泽听出什么,那她该怎么解释呢。

“不接,是要我帮你接?”

展颜蓦地眼睛一瞪,这下没有犹豫的接起了电话——

“喂,西泽……”

西泽,男人在听到这两个字时,深眸暗了几分,叫他慕总,却叫别人这么亲密。

“睡了吗?”

电话那边,传来唐西泽温柔的声音,展颜得庆幸这包厢里的静谧,完全有理由让对方相信,她是在家里。

“嗯……刚,刚躺下,有些困了。”

好吧,当着慕夜白的面,对另一个男人说谎,这心情实在是……

她看着那人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签约文件,拿出笔,在上面签了字。

那盯紧的目光,有些不敢相信。

然后,缓缓舒了口气。

“我这两天忙着分公司的事,也是刚才才从助理那知道合作的事。”

“……”说了让不要告诉唐西泽,那小助理还真是一点也不靠谱。

她抬眼看了看那啖了口酒的男人,低声说道:

“合同已经签好了,慕总……慕总就是想再听我说一说系列设计的原理和以后品牌的设计规划。”

所谓的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大抵如此。

慕夜白噙着冷笑,睨着那如今说起谎来丝毫不懈怠的人儿。

而展颜也注意到那抹讥诮的笑意,咬唇垂眸,只好说了自己今天很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的借口,匆匆挂断了电话。

迟疑了几秒,她才缓缓走上前,俯身拿起那桌上已经签了字的合同。

刚想说什么,就听到慕夜白不温不凉的言语幽幽传来——

“看上唐西泽的人还是钱?”

人还是钱,她拿起文件的动作猛的一止,抬头对上那人阴柔的眸子。

他竟然说这样的话,就是为了羞辱她么。

如果是这样的话,如果这样会让他觉得好过的话。

女人亦是薄凉一笑——

“都看上了。”

不管是人,还是钱。这个回答,慕夜白你满意吗。

也是,她现在是展颜,不再是慕暖了。

展颜意味着,她的父亲展灏,为了钱而有贪欲,也是为了钱而害人性命,最后还是为了钱丧了命。

而她,身上流着和展灏一样的血,所以本性也是可以为了钱,而不择手段的人。

钱,以前的她从不懂,这意味着什么。

可在法国那几年,要是没有唐西泽,没有他的钱,没有他的帮助。

展颜根本没有今天,只怕早就落魄得不堪一击,甚至死在哪里,都没有人知道吧。

捏紧手中的文件,她转身,忍住那眼眶中的泪光,心里不断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

不能哭,至少不能在他面前哭。

应该决绝离去的,就像当年那样。

……

出了夜未央,她上了出租车,夜幕霓虹灯光之下,她翻开那文件,最后签名的那一栏,看着那个人签下的名字。

眼中的泪滴落在纸上,展颜啊展颜,没骨气。

说好不会再去在意的,他说什么,做什么,都跟你没关系,也不该去在乎的。

就这样,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家,以为默默还在屋里睡着,不想推开房间的门,就看到那黑暗中,小小的人儿抱着玩偶熊,蜷在床边,身子颤抖着。

“默默,怎么了?”

她忙把灯打开,默默见到进来的人是妈妈时,就大哭起来。

可即便如此,都只能看到眼里流淌下来,没有任何的声音。

有的孩子,做了噩梦,能够出声大哭。

可她的女儿,却连轻微的声音都发不出,只能任由那黑暗的恐惧,噩梦的惊恐包围住她。

“妈妈在呢,别怕……”

是她疏忽了,默默到了新的环境下,还不能适应。

晚上,就不该出去,不该离开半步的。

女儿抱紧玩偶熊,靠在展颜怀里,无声抽泣着。

展颜垂眸就看到那紧紧被默默抱着的熊,想到了送她熊的人。

默默从小没有安全感,不仅是因为自己不能说话,还有——

家庭的不完整。

她想要爸爸,渴望有个疼爱她的爸爸,这样平日在家里,爸爸可以工作养家,妈妈就能随时在家里陪着她了。

本来天生残疾的小孩,就应该多一些陪伴。

但前两年,展颜又因为工作,而……

她也不知道正常人的家庭该是怎么样的,她也没有过童年,所以对于孩子母亲这样的角色,曾经一度迷茫过。

“别怕了默默,只是个噩梦。妈妈陪着你,睡吧。”

展颜哄着女儿,想把那玩偶熊从她怀里拿走放在一边,可是——

默默伸手就去把玩偶熊拿回来,抱在怀里摇摇头:

——要抱着,默默要抱着它。

展颜:“……”

无可奈何,她还能怎么样呢,总不能把那玩偶熊给扔了吧。

后半夜,默默终于睡熟了,而展颜彻夜未眠,看着那被女儿抱着的玩偶。

翻一白眼,不知道这熊有什么蛊惑力。

以前她小时候,怎么就不见慕夜白也送她这个暖心的玩偶呢。

等等……

她这是,在因为一个玩偶而犯气?

越想,不过是越给自己添堵罢了。

……

没几天的时间,ST在安城分公司成立的事,就成了新闻热点。

而能让慕氏集团签下合作的设计品牌,出自ST公司的一个设计师之手,着实让人有不少猜测。

纷纷对这个从未露过面的展设计师抱有好奇,有的说她是后起之秀,也有人说她是一时幸运。

安城这个地方,有舆论,也就有是非。

展颜不想再看这些没有营养的新闻了,却是打算关电视时,在屏幕上看到了一个人。

一个,她以为早就淡忘的人。

那记者传来的报道,正是关于那个人的。

——“据传,留学归来的付少接手了付氏企业后,有意向与方氏千金订婚。记者拍到了两人约会的亲密照。众所周知,如今付氏企业面临危机,付少与方氏千金订婚,是否是为了挽救公司呢?”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