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世子有疾小说_世子有疾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4 10:34

为你提供《世子有疾》小说阅读,世子有疾小说精彩节选:魏苒抬头,正准备训斥,看清来人后脸色难看的要命。虽他年长一岁,碍于身份也不得不先给魏见朝见礼。

世子有疾
推荐指数:★★★★★
>>《世子有疾》在线阅读>>

《世子有疾》精选章节

陆景喝了口茶,慢条斯理的说:“气性这么大,难成大事。”

他起身整理案几,一张写满字的纸被压在底下。陆景拿起来,那上面小篆工整,写的是上次他布下的课业。

他自诩挑剔严谨,从前在书院教书时学生的课业总被他挑出毛病,这次竟然用朱笔批了个“善”字。

“我倒是欣慰,能教到这样的学生。”

陆景清俊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魏见朝刚拐进月洞门,便被闷头行来的魏苒撞个结实。

魏苒抬头,正准备训斥,看清来人后脸色难看的要命。虽他年长一岁,碍于身份也不得不先给魏见朝见礼。

“堂兄慢些,当心撞坏了身子。”魏见朝温声提醒,一身白衣执伞立于檐下,微风拂过衣袖,格外清瘦。

魏苒自然难以启齿习字之事,此刻见到魏见朝更是尴尬。

“谢世子提醒。”他微微点头,便侧身离去。

魏见朝早习惯这位堂兄对她莫名其妙的态度,见他身影消失,才重新迈步进去竹院。

“世子爷,先生在内厅等候多时了。”小召站在廊下,见魏见朝进来立即行礼,接过了她手中的东西。

魏见朝笑了笑,整了衣服,跟在小召后头往内厅走。

陆景一身青衣,与屋外的翠竹似乎融为一体,也颇符合他自身气质。他盘腿坐在案前,案上有一套紫砂茶具,杯中升腾起袅袅青烟。

“先生好。”魏见朝行拱礼,身姿挺拔清瘦,宽大的袖摆垂下,精致的流云刺绣随风飘动,腰间环佩叮呤。

“坐。”陆景轻声应道。

见朝撩起衣角盘腿坐在案前,指了下小召手中抱着的物件说:“学生此去冀州,有缘得到一方砚台,名曰金星雪浪。想来先生那方金贵的端砚应当收藏,平日便可用金星雪浪,虽不及端砚,但下笔也是万分顺畅,笔锋刚柔并济。”

虽是这样说,但金星雪浪之名也是一等一的好砚。

小召拿到陆景面前,陆景没有打开看,他是听说过金星雪浪的,知道魏见朝只是谦虚之词。

“你过谦了,金星雪浪乃是不可多得的好砚,难为你此去冀州诸事缠身,还记得给我带份礼。”

魏见朝想起买下这方砚确实颇有波折,不由得一笑:“先生喜欢就好,学生今日来有一事请教先生,还望先生解惑。”

“你且说。”

魏见朝慢慢抬起一双清冷的眼眸,她肤色极白,薄唇莹润剔透,分明就是女相。但眉峰犀利,上扬入鬓,双眼微眯起来有股骇人的气势。又冲淡了那份女气,只觉得面容精致过于常人。

“此去冀州,在一茶馆听百姓讨论起前朝假嫡子一案,有人说二十多年,日日相处的亲爹如何会不知道儿子是女儿?又或者,伪装了二十多年骗过那么多人,为何会犯下议亲暴露身份这种错误?学生有两点不明,其一,那位高官是否知晓以女充子之事;其二,假扮男子二十余年,参加殿试摘魁,乃是人才,可有法在此局中脱困?”

陆景似乎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事情,挑起了俊秀的眉。

“若是那女子长的如见朝一般秀气,怕是瞒不了那么久的。”

魏见朝哑然,一时不知该做些什么表情。

“不调侃你了,这个案子在前朝很是轰动,那位高官是不是演技超群也不得而知,但想在此局脱困,是有办法的。”

“什么办法?”见朝眼眸一亮。

陆景闭上了眼睛,慢悠悠道:“女子为官,前朝便有先例。欺君之罪,治的是她欺君罔上隐瞒身份藐视皇威,但不治她以女子身份参加殿试,任官职,入内殿,参军政。当时她与太子殿下乃是至交好友,因为是至交,太子才想把胞妹托付给她,未曾想......竟要了她的命。但若是太子殿下提起此事时,她当机立断和盘托出,依二人的交情来看,太子定会在皇上面前求情,帮她准备好一切说辞。届时她便是被内宅争斗迫害,从中挣扎走出的绝世才女,而非欺君罔上的罪人。”

“可是,如何确定太子会帮她?她也是因为不确定,才不敢与太子坦诚相告吧。”魏见朝叹了口气,但凡当时有一死转机,那个女子都绝不会让自己和母亲陷入绝境。

陆景看着她,笑容莫测高深。

“这种局,一般人死的更早,偏生她遇上了太子,偏生她与太子交好,偏生太子是个重情义之人,也偏生......她不够信任太子。当然,也有可能是她不想连累太子,毕竟皇上还在,有些事情不是太子能决定的。若是再多些时间,等到太子即位,一切命数又会不一样了。”

魏见朝垂下眸子,似有所思。

“其实就是押宝,她押中了,只是时机不对,自己也不够小心。”

陆景叹了口气,满是遗憾惋惜。

“学生明白了。”见朝心中有了一番较量,虽然只是个大概,但她此时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剩下的,走一步算一步吧。

徐姨娘有孕一事已经确定了,魏见朝身为“嫡子”不好去姨娘的院子探视,只是和王氏一样差人送了些补品。

这一日魏见朝刚下学,折馨便匆匆赶到,告知她这王府的男主人,她爹魏献之,回来了。

“王爷一回来就先去了徐姨娘院子,夫人让我先来通知朝哥儿一声。”

如此迫不及待,也丝毫不介意她母女二人的感受吗?

魏见朝突然有些心烦,前几日存的那丝侥幸,也全然消失了。

“知道了,劳烦折馨姐姐跑一趟,去善华堂叫我母妃安心,我不过与父王讨论些朝堂的事情。”

这话分明是叫折馨想办法,莫让急脾气的王婉晴冲过来了。

折馨点了点头,疾步去王氏那儿。

其实一直以来,魏见朝对魏献之都是满心敬畏,甚至于有点害怕。

她自小被当作这诺大一座王府的继承人世子爷来教养,一言一行都是被魏献之一手调教出来,难保在他面前不会漏出什么破绽。

跟魏献之说话,她向来是深思熟虑、谨言慎行。

她就站在堂前,心中演练了无数种可能,要说出口的话也反复斟酌,还要神色如常,不能露出恐惧,又要含有一丝忧心。

半盏茶的功夫,她额头上居然冒了一层细汗。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