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无敌超能高手赵仁凡_无敌超能高手免费阅读by天天来卖酒

发布时间:2018-09-14 11:06

无敌超能高手赵仁凡

无敌超能高手全文阅读

无敌超能高手全集已经出来了,无敌超能高手赵仁凡全文内容怎么样?这是一部超级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又名《绝世异能狂少》,作者是天天来卖酒,小说无敌超能高手全文讲述了主角赵仁凡因为师父要他去上大学而来到都市,看他在这里会有怎样的际遇呢?

第一章 她觉得你是脑残

  驶往龙腾市的列车飞速的前行,列车上坐满了各式各样的人。

  其中,大部分都是只有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在这些稚嫩的面孔上,几乎都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和兴奋的色彩,正三五成群的叽叽喳喳的讨论着。

  “上个大学而已,至于那么兴奋吗?”坐在车厢角落的赵仁凡撇撇嘴嘀咕,声音很低,只有他自己听到。

  片刻之后,他闭上眼睛,仿佛周围的一切,都无法勾起他的兴趣。

  赵仁凡觉得师父实在是太扯了,好端端的让他来念大学,还说什么龙腾市将会有不可估量的机缘在等着他。

  呸……

  撒谎也弄个靠谱点的行么。龙腾市是帝国数一数二的大城市,人多得站脚都站不住,还机缘。就算有机缘,恐怕也是无数人去抢,那么容易轮到自己啊。

  而且,机缘跟上大学有半毛钱关系?

  当赵仁凡提出这句话的时候,被师父一棍子就甩了过来:“让你去你就去,那么多废话。是不是皮痒了?”

  赵仁凡一个哆嗦,只能屁颠屁颠的答应。

  不过赵仁凡分明看到,师父送他到山脚下的时候,眼中分明带着泪水。

  舍不得还要赶我走。赵仁凡心中嘀咕。

  “你不长眼睛?知不知道我这双鞋子多少钱买的?你这样踩一脚我还要不要穿了?”

  赵仁凡闭目养神之间,忽然一个尖锐刺耳的声音传进了耳朵里,他不由得睁开眼睛,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眉头轻皱。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一个俏生生的小姑娘,约摸十八岁的年纪,此刻低着头,不停的道歉。

  小姑娘的衣着很普通,扎了两个马尾辫,风尘仆仆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

  “对不起就完事了?你知不知道这双鞋多贵?”那个刺耳的声音来自一个衣着华贵的妇人,她此刻脸上充满着愤怒,目光中的厌恶丝毫不加掩饰。

  “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我给你擦擦……”小姑娘说着就要蹲下去给那位贵妇擦鞋子。

  “滚一边去。”贵妇极其厌恶的一脚踹出,踹在小姑娘的身上,直接就把她踹倒了。罢了还嘟哝一句:“真是晦气。”

  “别人都已经道歉了,你还踢人,没见过这么恶毒的人。”这下子,周围围观的人可忍不住了,不满的开口。

  小姑娘满脸难受,想来那一脚还是有些疼的。她在人们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脸上充满了委屈,整个小脸都憋得通红。

  “怎么?有人想出头?”那贵妇本来要走,听到这句话,顿时就不乐意了,冷哼了一声,撤高气扬的说道。

  “虽然踩了你的鞋子,但是人家已经道歉了,你还要怎么样?”围观的人当中,虽然大多数不愿意多管闲事,但是也总有忍不住的。

  “哟呵,说得轻巧。”贵妇冷冷笑道,“这双鞋子,被她这种贱民踩过,我以后还能穿吗?我刚刚没让她赔钱,只是踹她一脚已经是很好说话的了。”

  众人顿时哗然,一个个都忍不住开口了。

  “见过装的没见过装得这么厉害的。简直笑死人。”

  “就是,还贱民。自己有多高等?这么高等怎么还来坐火车啊。”

  “就是,在这里装有钱人,也不害臊。”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显然那句贱民让他们极度不爽。

  “怎么,说错你们了?”贵妇声音很冷,也很大,“要不是前往龙腾市的公路这些天被完全封死,只能坐列车,你以为我们会跟你们这种贱民一起?真是笑话。旅个游怎么尽碰到这种破事。”

  “公路被封?我怎么没听说过。”有人冷笑。

  “好像是真的,但是具体不知道。听说是出了什么事,然后整个路段全封了,封了好些天了。”有人沉吟。

  “就算如此,那你不会坐飞机啊?”有人不屑的笑道。

  “飞机?你这种贱民难道不知道飞机最近失事多?”贵妇冷笑,“你们的命不值钱,我和我儿子的命可值钱得很。”

  “妈,干嘛跟这些贱民生气啊,这样要是伤了身子,多不值。”这时候,一直站在贵妇身后,一个穿着一身光鲜亮丽的衣服的年轻人,淡淡的开口道。

  贵妇冷笑一声,环顾四周,开口道:“本来我还不想计较,但是你们既然这么说了,那今天怎么也得赔钱!”

  她看着那个小姑娘,冷漠的说道:“这鞋子是我五万多买的,你踩过了,我就没法穿了知道吗?赶紧赔钱,五万块,一分不能少。”

  小姑娘一下子就被吓住了,脸色苍白:“我……我没有那么多钱……而且您的鞋子也没坏啊,怎么就不能穿了……”小姑娘越说到后面,声音就越小。

  “就是,还没听说过鞋子被踩了一脚就穿不了的,你蒙谁呢?”人们觉得贵妇有些太离谱了,不满的说道。

  “本来是能穿的,但是被你们这种贱民踩过,我以后再穿的话,会掉身价的。”贵妇鼻孔都快朝天了,眼神中充满着鄙夷说道。

  “你一口一个贱民的,难道你和我们不一样?你有多高贵?”人们气极,这女人也太过自我了,真觉得自己高高在上了。

  “就是,人只有贫富之差,何来贵贱之分?”有人冷笑。

  “呵,还一个个的逞英雄了?”贵妇不屑道,“告诉你们,今天这个鞋,她赔也得赔,不赔也得赔!”

  小姑娘脸色苍白,眼中满是委屈,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都快要被逼哭了。五万块,她家里一年都赚不了这么多钱,她上哪里去找啊。

  “你这人也太霸道了。说的话完全没有道理可言,凭什么赔给你。我就不信这么多人看着,你还能逼人家不成!”众人愤然,都觉得这个贵妇说话做事实在是太过分了。

  “就凭我是龙腾贺家的人!”贵妇冷喝一声,目光扫视周围的人,傲慢至极!

  “贺家?哪个贺家?”有人并不熟悉龙腾市,不由得纳闷。

  “该不会是那个赫赫有名的贺家吧?”有人面色一滞,有些不敢相信。

  “你们猜的没有错,本家正是龙腾十大家族之一的贺家。我叫贺知秋。”贵妇身后的年轻人,此刻淡淡的开口,眼神中尽是高傲。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倒吸一口凉气,有不知道情况的,纷纷被同伴在耳边轻声诉说。

  片刻之后,众人看着贵妇和贺知秋的目光,都有些不同了。而原先还想着给小姑娘争论一番的人,也都纷纷选择闭口不言。

  不是他们不想帮,实在是这些大家族,他们惹不起啊。

  再说,这车厢当中,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听说过贺家的人,都不敢跟这样的庞然大物斗啊。

  当然,世界不会那么的无情,也有对此不畏惧的,站了出来,说道:“就算是这样,你们也不能仗势欺人!今天我就站在这,我看你们能怎么样。”

  这是两个年轻人,有着一腔的热血,有些不忿。

  “让开!别给自己惹麻烦。”贺知秋冷冷的开口,然后站到了前面。

  “今天这事,我们管定了!”其中一个年轻人,挺直胸膛,双手有些紧张的握紧拳头。面对这样的家族,他们也没有底,但是心中的一股正气让他们不得不这样做。

  “呵呵……”贺知秋冷冷一笑,然后单手一张。

  只见他的手中,一道印记在闪动,然后只见一道光芒从地面上出现,下一瞬,他前方出现了一只半人高的东西,浑身冒着淡淡的光芒。看上去神秘无比,同时散发出令人心惊的气息。

  “灵兽!不对,这气息,是黄级灵兽!”众人惊呼,看向贺知秋的眼神,充满了震惊。

  “天啊,这是黄级灵兽!要知道,没有一定的背景,根本就没办法获得黄级灵兽。这东西太珍贵了。”有人失声,脸上带着惊恐。

  “这下这个小姑娘可就惨了。对方可是有黄级灵兽存在,没人敢招惹他们啊。何况还有贺家这个大后台。”有人苦笑,同情的看着那个早已经吓得失魂落魄的小姑娘。

  两个年轻人此刻也是脸色一阵苍白。

  他们当然知道黄级灵兽代表着什么,曾经不止一次老人们说到过,千万不要招惹拥有黄级灵兽的人,因为他们的背景滔天,能够悄无声息之间将得罪他们的人抹去。

  先前他们还不觉得贺家有多强大,但是黄级灵兽的出现,彻底的震住了他们。

  要知道,普通人,拥有的灵兽都只是普通灵兽,甚至是普通灵兽最差劲的那种。

  而黄级灵兽,跟普通灵兽相比,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两人苦笑的互相看了一眼,然后转过目光对小姑娘说道:“对不起,我们……”

  小姑娘此刻脑袋一片空白,呆呆的小脸上,泪水肆意滑落,她根本不知道怎么办了。

  “这还差不多。”贺知秋很满意人们的反应,目光贪婪的看着小姑娘,淡淡的开口道:“如果你没钱赔的话,可以用你的身体来作为抵偿。”

  说实话,小姑娘长得很是清秀俏丽,一身朴素的衣裳也挡不住她散发出来的美丽。这也是为什么贺知秋会说出这句话的原因。

  各种各样的女人他都尝过,唯独没有试过看起来如此清纯的少女。

  “儿子,这种贱民……”贵妇眉头一皱,开口道。

  “妈,我有分寸。”贺知秋打断了她的话,目光落在小姑娘的脸上,嘴角勾起志在必得的微笑,“你觉得如何?”

  小姑娘此刻目光中带着惊恐,心中无比的苦涩与绝望。她本以为在大家的帮忙下,对方应该只要她赔礼道歉就行了,但是现在……

  她本来对大学充满着期待,但是没想到,所有的期待竟然都被突然的截断了。

  贺知秋正得意洋洋之间,一道声音从角落飘了过来。

  “她觉得你是脑残。”

第二章 你也要

  赵仁凡本来不想管的,但是对方的语气也太……白痴了。

  说的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龙腾市什么狗屁家族的人一样。

  还有那个什么灵兽,赵仁凡都没眼看。这比他家的旺财都要差劲。

  “谁在说话?!”贺知秋眉头一皱,声音有些冷。

  赵仁凡打着哈欠,一边朝着众人走过来,瞥了贺知秋一眼,淡淡的说道:“你爹爹我在说话。不知道吵醒爹爹睡觉是一件很没礼貌的事情么?你妈是怎么管教你的?”

  呼……

  众人无一不倒吸了一口凉气,纷纷把目光转到赵仁凡身上。到底是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对贺家的人说出这种话。

  “你说什么?你在找死?”贵妇顿时大怒,指着赵仁凡喝道。

  赵仁凡理都不理他们,径直的走到小姑娘旁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淡淡说道:“别怕,有我呢。”

  小姑娘眼中有些不可思议,但是随即拉住赵仁凡的手,摇摇头道:“谢谢你,但是对方是贺家,我不想连累你。”

  赵仁凡笑了笑,轻轻的拿开她的手,说道:“放心吧。”

  小姑娘还想拒绝,但是忽然看到赵仁凡那平静得不得了的眼神,她仿佛被风拂过,绝望的心突然就被吹醒了一般,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

  似乎他的眼睛,给小姑娘带来了一股莫名的安全感。

  赵仁凡看着贺知秋,突然问道:“你是傻逼吗?”

  贺知秋还在打量着赵仁凡,想要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突然听到这么一句,顿时一个踉跄,然后目光一沉,盯着赵仁凡冷声道:“你说什么?”

  赵仁凡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贺知秋,惊呼:“你不仅是个傻逼,还是个聋子?”

  噗嗤……

  周围的人表示,他们没笑。

  但是同时人们也好奇的打量着赵仁凡。这是谁家的人,这么嚣张,明知道对方是贺家还敢这样说话。

  但是,看到赵仁凡普普通通的衣着,一个个的都不由得有些狐疑。纷纷觉得赵仁凡是个愣头青,都开始为他担忧了。

  贺知秋面色阴沉如墨,声音冰冷得可怕:“我不管你是谁,竟然惹我,谁来也救不了你了!”

  “哟呵。”赵仁凡顿时笑着拍拍手,“看你本事不大,口气不小的样子,难道是想叫这条小狗来打我?”赵仁凡指了指地上,浑身冒着光的灵兽。

  “乡巴佬没见过世面!”贺知秋冷声道,“连灵犬都不知道,你还敢出头,真不知道你这种白痴是哪来的胆量站出来的。”

  “那还不是狗?”赵仁凡嘟哝,“跟我家旺财差不多嘛……”

  “哼,待会你就知道它是不是狗了!”贺知秋冷冷笑道,“敢惹我,你会为此付出代价。”

  赵仁凡似乎完全没有听贺知秋说话,忽然就蹲了下来,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根骨头,递到了那只灵兽嘴边,嘴里还叨念道:“啧啧啧……来,小狗狗,吃完骨头就跟我走好不好?”

  众人一阵狂汗,一个个嘴角直抽。这是哪里跑出来的奇葩啊,真当灵兽是狗啊。

  贺知秋也是怔了怔,然后看赵仁凡的目光就像是看白痴一样,正要开口,但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忍不住惊恐的失声高呼:“怎么可能?!!!”

  只见那只灵兽,一开始只是转过头看了看,然后眼睛一亮,突然就跑了过去,一把叼走了赵仁凡手中的骨头,咔咔咔的嚼了几下,咕噜就咽了下去。

  更不可思议的是,那灵兽还往赵仁凡身上蹭了蹭。

  众人此刻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这尼玛还有天理吗?堂堂黄级灵兽被一根骨头就收买了?人们觉得这个世界疯了,心中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你是怎么做到的?”贺知秋脸色充满惊骇,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赵仁凡撇撇嘴,丝毫不为所动,淡淡说道:“得了得了,吹牛也差不多得了。你也就能欺负欺负他们不懂。”

  顿了顿,赵仁凡继续说道:“这些都是普通老百姓,你拿个黄级灵兽出来吓他们可以,想吓我?这种灵犬虽然是黄级灵兽,但是是最普通的黄级灵兽,实际上跟普通灵兽差别并不是太大,只是有奇异的能力罢了。”

  赵仁凡撒谎了,这种黄级灵兽确实在他眼里很普通,但是那根骨头,可不是普通的骨头。

  “不可能!我不信!”贺知秋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这可是他花了很大的价钱才弄到的。

  虽然赵仁凡说的有一部分很对,灵兽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确实很常见,但是这个灵犬,实力非同小可,怎么可能跟狗一样?

  赵仁凡耸耸肩:“随你信不信。”

  “霸天虎,给我上,攻击他!”贺知秋看到自己的灵兽竟然去蹭别人,气得不行,再也忍不住,大声吼道。

  可是,那灵兽看了看贺知秋,又看了看赵仁凡,有些茫然,就这么站在原地不动。

  贺知秋差点要吐血,霸天虎竟然不听从命令?这怎么可能?从来没有听说过灵兽不听主人的话的!就因为一根骨头?

  围观的众人也发懵了,他们也有灵兽,但是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这一幕实在是令人难以相信。

  “回来!”贺知秋怒不可言,一伸手,发出一道光芒,将灵兽收了回去。

  “就算不用灵兽,今天也要教训你不可。还没有人让本少如此难堪!”贺知秋冷冷的开口,同时身上散发出一股可怕的气息。

  “哟,还是个武者!”赵仁凡眼睛一亮,赞赏的说道。

  “装神弄鬼!”贺知秋冷冷一笑,然后突然就朝着赵仁凡出手。

  速度很快,气息很可怕,周围的人都觉得心神剧震。

  砰!

  赵仁凡一脚踹了出去,然后贺知秋像是脱线的风筝一样,倒飞了过去,撞在身后的贵妇身上。

  扑通,两人同时倒地。

  人们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赵仁凡的目光都不同了。

  这是哪家的人?绝不是普通人家应该有的!人们纷纷想到。

  贺知秋也懵了,他不愿意相信,自己就这样被一脚踹飞了?这怎么可能?这一定的巧合!

  贺知秋发疯的挣扎着起来,就要往赵仁凡冲过来。

  但是他的母亲一把拉住他,略带惊惧的看着赵仁凡,同时对贺知秋说道:“儿子,你不是他的对手。”

  贺知秋状若疯狂,他前些日子好不容易终于踏入了武者的行列,今天的打击对他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儿子,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对方实力比咱们强,说不定是其他家族的人,咱们查清楚再说。”贵妇说道,“好汉不吃眼前亏,这句话你忘了?”

  贺知秋咬紧牙,极度不忿的看了赵仁凡一眼,然后一声不吭的转身就走。

  “等等!”赵仁凡淡淡开口。

  “你还想做什么?”贺知秋转过头,面色难看。

  “跪下来给这个小姑娘赔礼道歉!”赵仁凡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句话将周围的人都差不多吓傻了。

  “你别得寸进尺!”贵妇尖叫,“你想要跟贺家结仇吗?”

  赵仁凡毫不在乎的撇撇嘴,说道:“贺家是什么玩意?”

  “小子,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你别太嚣张了!”贺知秋冷喝道。

  “你说算就算?”赵仁凡不屑道,“刚刚你们咄咄逼人的时候怎么不说算了?赶紧的别废话,跪下来道歉这事就算了。”

  “你这是给你家族惹来祸端!”贵妇大声喝骂,脸色愤怒。

  赵仁凡鄙夷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不要试探了,我根本就没有什么家族。我就是一普通人,见义勇为的社会好青年。”

  “你说的是真的?”贺知秋眉头一挑。

  赵仁凡更鄙夷他了,不屑道:“就你这胆量和实力,还好意思打着家族的旗号在外面欺凌霸道?不嫌丢人啊?”

  “你死定了!敢惹我们贺家,你将会遭受到贺家的疯狂报复的!”贵妇听到赵仁凡的话,顿时来了底气,大声骂道。

  赵仁凡眉头皱了皱,声音开始有些沉了:“我不想再说一遍,我数三声,马上跪下道歉!”

  贺知秋和贵妇面色铁青,赵仁凡的实力他们有眼所见,照现在这个情况来看,他们完全不具备和赵仁凡对抗的能力。

  “这位哥哥,谢谢你……让他们走吧。”这时候,小姑娘走上前来,对赵仁凡说道。

  赵仁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对小姑娘说道:“做人不能太善良,容易被欺负,知道么?”

  “可是……”小姑娘有些担忧。

  “不用担心,他们就是些小角色,贺家不会为了他们大动干戈的。”赵仁凡淡淡的说道,然后将目光转向贺知秋,冷冷道:“赶紧的,别浪费时间。”

  “你这是在激怒贺家,你会后悔的!”贺知秋喝道。

  “瞎噪!”赵仁凡眉头一皱,然后众人只看到他的身影一动,下一刻便出现在贺知秋面前。

  砰!

  贺知秋被直接撂倒在地,赵仁凡的脚,踩在他身上。

  “你……你会遭到贺家报复的!”贵妇揭斯底里的惊叫。

  “快点道歉,别墨迹。”赵仁凡神色平静,“别提什么贺家了,没用!”

  贺知秋此刻脸上带着惊恐,他根本就没看清赵仁凡的动作,就发现自己倒在了地上。

  “我道歉!”贺知秋惊恐的开口。

  赵仁凡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目光转向贵妇,淡淡说道:“你也要!”

第三章  还有救吗

  贵妇脸上满是惊恐,心疼的看着儿子,扑通一下就跪在地上,然后不停的对小姑娘说:“对不起,是我不长眼。对不起,对不起!”

  贺知秋口中挂着鲜血,同样跪着不停道歉。

  “可以了可以了……”小姑娘完全吓呆了,脸上带着惊慌,“你们不用这样,赶紧起来。”

  母女两人目光移到赵仁凡身上,眼神中带着惶恐。

  “看我干嘛,人家都让你们起来了。”赵仁凡没好气的说道。

  “谢谢谢谢!”两人互相搀扶着站了起来,看着赵仁凡的目光带着畏惧。刚刚那一下,着实吓到他们了,赵仁凡的身手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可怕。

  他们觉得,赵仁凡绝对是某个家族的人,他们才不信赵仁凡说的。

  “还不滚。”赵仁凡哼道。

  “是是是,这就滚。”两人赶紧往角落寻了个位置,后怕的坐下。

  “谢谢你……”小姑娘感激的看着赵仁凡。如果没有赵仁凡,她都不敢相信后果会是什么。

  赵仁凡摆摆手,笑道:“举手之劳。好好坐着吧,快到站了。”说着,他转身就往自己的座位走去。

  “能留下你的电话号码吗?我想请你吃个饭。”小姑娘喊道,脸上有些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谢……”

  赵仁凡怔了怔,挠挠头说道:“我没有手机……”

  赵仁凡有些尴尬,在山上,就他和师父俩人,根本就不需要手机。

  小姑娘也怔住了,不过随即就恍然了,对方可能不想泄露身份吧。想了想,又道:“我叫林菲菲,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赵仁凡微微一笑,说道:“名字什么的只是个代号,有缘自会相见的,到时候我一定会找你蹭饭的。”

  林菲菲沉默了一下,也不坚持,笑道:“好。”

  事情就这么结束了。

  周围的人,看得是一愣神一愣神的。

  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人们的意料,不过总归是让人解气。想到那两人嚣张的气焰被这样打压,人们莫名的兴奋。

  不过想到赵仁凡的时候,一个个都有些狐疑。

  对于赵仁凡说的没有家族,人们都直接选择不信了。

  不是家族你哪来这么可怕的身手?人们撇嘴,觉得赵仁凡太低调了。于是乎,人们看向赵仁凡的目光,都充满了敬畏。

  贺家的人都照打不误,太牛了!

  乘警姗姗来迟。

  问发生了什么事,众人缄口莫言。

  贺知秋母子俩也选择闭口不谈。

  没查清赵仁凡的底子之前,他们已经不敢再犯傻了。要是待会别人也是某家族的人,那岂不是又被打一顿?

  如果同是大家族的人,他们可不会觉得这些乘警会偏袒他们。

  想到赵仁凡那鬼魅般快速的伸手,贺知秋就忍不住一个哆嗦。论速度的话,恐怕父亲也只能跟他打个平手吧。

  这种怪胎,不知道是哪个家族的继承人!贺知秋心中想道。

  随着悦耳的声音传来,列车缓缓的停下。

  龙腾市,到了。

  赵仁凡背着一个土里土气的背包,左闪右闪的,几个呼吸间,就消失在人海中。

  林菲菲还想着下车之后找赵仁凡,可是左看右看,哪里还有赵仁凡的身影?

  叹了一口气,林菲菲摇摇头自语道:“也不知道能不能再见到他。”

  赵仁凡可不知道这一幕,此刻他正郁闷的站在街头,眼珠子四处乱转,一脸茫然。

  他娘的云天大学在哪个方向?还有,这么出名的大学,竟然连个接待的都没有?

  赵仁凡极度无语,看着一个个年轻人拦下了出租车,留下一股难闻的车尾气飞驰而去,不由得咬牙切齿。

  师父啊师父,尼玛你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吗的给我车票没给我钱啊!

  而此时,遥远的大山之上,赵仁凡师父正来回踱步,不停的嘀咕:“我总感觉有样东西忘了给那臭小子了,到底是什么呢?”

  这是要死的节奏啊。赵仁凡哭丧着脸,看着一辆辆疾驰而去的车,觉得这个社会真是恶毒啊,为什么要用钱这种万恶的东西呢?

  忽然,他眼睛一亮!

  “咳咳,前面那两位,麻烦等一下。”赵仁凡大声喊道。

  贺知秋浑身一震,这熟悉的声音……

  他和母亲脸色纷纷难看起来,艰难的转过身。果然,赵仁凡正笑嘻嘻的看着他们俩。

  “这位大哥,事情不是都已经结了吗?你还想怎么样?”贺知秋满脸怨愤。

  袁江萍同样满腔愤怒。今天的事情已经让她极度无地自容了,她还想着下车之后马上打电话让人查那个人的背景,可是郁闷的是根本就不知道别人叫什么。现在没想到送上门来了。

  “你可别乱来,这里是龙腾市,你敢动手的话,我让你迟不了兜着走。”袁江萍怒喝道,但是又有些后怕,赵仁凡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万一真敢动手怎么办。

  赵仁凡一摊手,很无辜的说道:“我是文明人,怎么会随意打人呢。你说得可真是奇怪。”

  “那你叫我们干什么?”贺知秋冷哼道,眼神中带着怨恨,小腹现在还痛着呢。

  赵仁凡有些尴尬的挠挠头,干咳了一声说道:“那个……我出门忘了带钱了,能不能借我点?”

  贺知秋一怔,随即哈哈大笑,冷冷的对赵仁凡说道:“你没带钱,关我什么事?借钱给你?门都没有!”

  袁江萍此刻也是十分的舒畅,突然间觉得很解气,恨恨的瞪着赵仁凡,喝道:“你赶紧滚吧,没钱还敢来龙腾市?饿死你……”

  “我觉得你们肯定会借的。”赵仁凡淡淡的笑道。

  “笑话,我们凭什么借给你?”袁江萍冷冷笑道,“车上的事情还没跟你算账,现在在龙腾市,我不信你敢耍什么花样!”

  赵仁凡淡淡的笑了笑,看着贺知秋,摇摇头,说道:“那你儿子的命可能不久于人世咯……”

  “你咒我?”贺知秋冷笑。

  赵仁凡耸耸肩,眼中露出可惜的色彩:“刚刚在车上,我对你动了点手脚。”

  “你以为我会信?”贺知秋冷哼,目光盯着赵仁凡。

  “就是,你以为你说我们就信?”袁江萍鄙夷道,但心中却隐隐间有些担忧。

  “唉……”赵仁凡叹了一口气,“难道你没有觉得,现在浑身燥热,隐隐间还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

  贺知秋一怔,不说他还没感觉,赵仁凡这一说,他浑身都觉得燥热了起来,顿时有些怕了,但是还是强忍着,冷喝道:“别装神弄鬼,我不信。”

  赵仁凡再次耸了耸肩:“现在是不是还有点耳鸣,心悸的感觉了?”

  贺知秋浑身一震,瞪大眼睛看着赵仁凡,声音都颤抖了:“你对我做了什么?”

  袁江萍一看儿子这样,顿时惊慌失措了起来,尖叫:“你……好狠的心啊,你对我儿子做了什么?我儿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等着被贺家报复吧!”

  赵仁凡干咳了一声,然后伸出手,大拇指在食指和中指只见来回搓动。

  袁江萍此刻再也顾不得那么多,连忙从包包里面抽出几张大钞,慌张的送到赵仁凡面前。

  赵仁凡摇摇头从里面抽出一张,然后说道:“赶紧去医院,还来得及。”

  “你没骗我们吧?”袁江萍此刻脸上满是慌乱,急问道。

  赵仁凡撇撇嘴:“我骗你们做什么?我是老实人,从不撒谎,还不赶紧去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出什么问题哦。”

  袁江萍浑身一震,然后赶紧带着满脸呆滞的贺知秋,拦下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赵仁凡拿着钞票,轻轻的弹了弹,看着远去的车尾,嘀咕了一声“傻逼”然后钻进了出租车。

  “师傅,麻烦云天大学。”赵仁凡开口道。

  “好嘞……”司机一踩油门,疯狂的奔跑在大道上。

  窗外的景象呼啸而过,赵仁凡的心思,也随之飘荡了起来。

  “龙腾市卧虎藏龙,千万不要太过高调。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记住师父的话。”

  师父的声音,仿佛还在耳边回响,赵仁凡目光中露出了奇异的色彩。

  贺知秋的出现,令他有些吃惊。

  武者、黄级灵兽,不知道龙腾市有多少这样的人物。

  但是,应该不会少。

  而所谓的机缘,到底在哪里?自己有机会抢到么?赵仁凡摇摇头,觉得自己实在是想太多了。

  龙腾市第一医院。

  一对母女慌慌张张的从车上下来,然后狂奔至急症室。

  “医生,你救救我儿子。”袁江萍带着哭腔,惊慌失措的叫道。

  医生看着袁江萍的模样,不由得一紧,赶紧给贺知秋把起脉来。

  “医生,救救我,我是不是快要死了?”贺知秋此刻觉得浑身难受无比,四肢无力发酸,头晕,皮肤竟然渐渐的变得冰凉起来。

  医生把了把脉,然后又仔细的观察了贺知秋一阵,开口问道:“你之前是不是觉得乏力、口渴、头痛、头晕、眼花、耳鸣、恶心、胸闷、浑身燥热,还有大汗?”

  贺知秋面色一惊,猛然点头:“是的医生!”

  医生点点头,面无表情:“现在是不是觉得皮肤灼热、腹痛、肢体痉挛,还觉得隐隐约约要昏迷?”

  贺知秋疯狂点头,惊恐的看着医生,失声道:“是的医生!我……还有救吗?”

  医生很淡定的点点头,然后走到门口,朝着外面喊道:“小兰,矿泉水、风油精、藿香正气水各一瓶,赶紧拿过来。”

  贺知秋和袁江萍面面相觑,然后看向医生:“医生,这是……”

  医生看了看贺知秋,淡淡开口:“你中暑了。”

第四章 你是谁老子

  “妈,赶紧叫人查那个人的资料!”贺知秋面色铁青,咬牙切齿道。

  袁江萍同样气极,脸色阴沉的说道:“当然,这个王八蛋把我们耍的团团转。如果他是其他大家族的还好,若不是……哼!”袁江萍眼中露出阴冷,敢惹贺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人应该也是去云天大学上学的。因为这段时间,是云天大学新生开学的时间。”贺知秋冷冷的说道,眼眸中有一丝怨毒闪过。

  但是赵仁凡的实力,他有些看不透,这令他心中很没底。

  赵仁凡并不知道这些,因为他现在正站在云天大学的大门口,满脸鄙夷的看着辉煌无比的大门。

  “这些人是不是都是有钱没地方烧啊,不就一个门口嘛,弄得跟古堡一样。”赵仁凡嘀咕,对于这种浪费金钱的行为及其不满。

  绕了几个弯,顺着路标走了走,然后拽住几个人问了一下,终于来到了校长室。

  哒哒哒……

  赵仁凡还是很有礼貌的,轻轻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一个浑厚的声音。

  赵仁凡轻轻的推开门,眼珠子扫了扫,便发现正伏案批阅着各种报告的校长。

  校长吕安民约摸四十多岁的年纪,头发浓黑茂密,整个发型就像是《赌神》里面的高进一样。

  “什么事?”看到推门声,他抬起头,将目光落在赵仁凡身上。

  赵仁凡也不废话,赶紧从包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然后给吕安民递了过去。

  吕安民眼中露出狐疑的色彩,脸色古怪的看着这个衣着奇怪的年轻人,伸手接过那张纸。

  赵仁凡心中嘀咕,师父说只要把这张纸给校长,他自然会安排的。

  赵仁凡也没底啊,因为那张纸他觉得就是在侮辱别人的智商。因为那张纸上,就写了几个字:安排他念大学。

  真尼玛,说出去都觉得好笑,若不是师父那认真目光打动了他,说什么他也不来丢这个脸,白痴才会相信这张纸有这么大能耐。

  呃……好吧,是师父的棍子打动了他。

  吕安民接过白纸一看,正要开口,突然浑身一震,眼中带着不可思议,然后猛然抬头看着赵仁凡。

  赵仁凡心中一个咯噔,完了,别人要发飙了。我就说嘛,师父肯定是发疯了,让我拿一张纸条就来念大学。虽然我没读过书,但是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啊,电视也没有演这么离谱的事!

  吕安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强忍着心中的激动,尽量让自己平静的问道:“这纸条是谁给你的?”

  赵仁凡一怔,赶紧老实回答道:“我师父……”

  “师父?”吕安民眉头一皱,脑中思绪纷飞,片刻之后点点头,然后说道,“你想读什么专业?”

  赵仁凡瞪大眼睛:“校长,不需要再考虑考虑吗?虽然这纸是我拿来的,但是这未免有些太草率了。”

  吕安民摆摆手,笑道:“不用了,看到上面的字,我就不需要考虑了。”

  赵仁凡心中依然有着万分的狐疑,他分明看到吕安民的笑容当中,带着苦涩。但是眼神中却是惊喜与期待。

  如此想来,应该是师父的旧识。赵仁凡便不再多问,挠挠头说道:“我也不知道要读什么专业,要不校长你推荐一个?”

  吕安民怔了怔,然后笑道:“要不就去灵兽学吧,这是这两年新开的专业,刚好缺个人。”

  赵仁凡眉头一挑:“灵兽学?”

  吕安民点点头:“嗯,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专业应该适合你。”

  赵仁凡耸耸肩,满不在乎的说道:“反正我也不知道要念什么,无所谓了。”

  吕安民点点头,深深的看了赵仁凡一眼,然后拿起电话,按了个号码之后,对电话那边的人说道:“刘主任,帮我在灵兽学那个班加个人,叫……呃……”

  吕安民这才反应过来,刚刚太激动了,还不知道面前的年轻人叫什么呢。抬起头看着赵仁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赵仁凡,赵钱孙李的赵,仁义道德的仁,神仙下凡的凡。”赵仁凡牛逼哄哄的介绍自己说道。

  吕安民点点头,然后对电话里面报了过去。

  刘主任有些吃惊的挂掉电话,能让吕安民亲自打电话走后门的人,背景滔天啊,而且听上去,吕安民刚刚还不知道别人的名字!这尼玛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刘主任目光落在赵仁凡三个字上,深深的点点头,觉得这个人要重点关照才行。

  吕安民看着赵仁凡,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问道:“你师父……她过得好么?”

  赵仁凡浑身一震,这情形……难道师父跟这个校长有一腿?

  心中十分古怪,但是嘴上却认真的回答道:“师父她老人家挺好的,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就是时不时手痒……然后无缘无故的就拖棍子……校长您是不是认识我师父啊,要是认识的话,您劝一下她啊,下次打我的时候挑根小点的棍子……”

  吕安民笑了笑,摇摇头说道:“你别误会了,我跟你师父只是朋友,很多年的老朋友了,还以为她不在了,没想到啊……”

  顿了顿,吕安民看着赵仁凡认真的说道:“她打你都是为了你好……我跟你师父认识的事情,不要跟任何人说,知道吗?”

  赵仁凡不是傻瓜,看到吕安民的目光,他点点头:“我明白。”

  吕安民摆摆手,对赵仁凡说道:“去吧,直接去灵兽学报到就行了,刘主任应该都给你安排好了的。出去记得带上门……”

  赵仁凡点头,说了声谢谢之后,悄悄的走出校长室。

  吕安民独自坐在椅子上,沉默了许久之后从旁边的抽屉底下,拿出已经很久没有抽过的烟,点了一根,深深的吐了一口烟圈,眯缝着眼睛说道:“香兰啊香兰,你果然还是回来了,当年的事情你还放不下么……”

  沉默了许久之后,吕安民靠在椅子上,眼神中带着无尽的讥讽:“也对,腐朽不堪的世界,该翻翻天了。”

  说实在的,赵仁凡现在还有些忐忑。就没见过空手去报到的。

  赵仁凡也了解一些情况,灵兽学应该还是蛮受欢迎的。所以说吕安民所说的那个缺个人赵仁凡是不信的。

  “师父竟然还认识这边的人……”赵仁凡嘀咕了一声,忽然想起师父那个拿着棍子凶巴巴的脸,不由得浑身一个哆嗦,“好好的当个慈祥温柔善良的师父不好么……”

  好不容易寻到了灵兽学的报到处,赵仁凡走到桌子前开口问道:“请问这里是灵兽学的报到处么?”

  坐在桌子后面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听到声音才抬起头看了赵仁凡一眼,然后目光中闪过一丝失望的眼神,有气无力的回答道:“是的……录取通知书拿来……”

  赵仁凡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那个……我没有录取通知书……”

  吴万勇今天很不爽,他是今年灵兽学大一的新生,托他叔叔的关系,几年大一的灵兽学新生报到接待就由他和几个同学负责。

  这个可是个好差事啊,新生接待,一旦看到美女,直接就可以从报名册上面把号码拿下。所谓先下手为强,以自己的手段和背景,这些美女还不是手到擒来?

  但是事实总是残酷的,今天他都在这坐一天了,女的倒是不少,但是真正美的,却压根没有。这令他十分的郁闷。

  而现在他竟然听到一句“没有录取通知书”,尼玛,没有录取通知书你来捣什么乱?

  吴万勇不耐烦的扫了赵仁凡一眼,冷喝道:“走开走开,哪里来的神经病,别来妨碍我工作。”

  赵仁凡嘴角抽了抽,不就是没有录取通知书么,怎么就成神经病了。

  “是校长叫我来的……”赵仁凡如实回答,他的确没有录取通知书,这个确实有些尴尬。

  吴万勇眉头一挑,然后不屑的上下打量了一番赵仁凡,鄙夷的说道:“你撒谎也照照镜子好么?校长叫你来的?你算哪根葱啊?看你的样子就不是什么有钱人,你认识校长么就敢乱扯旗子?”

  赵仁凡一怔,顿时就呆滞了,他还真的不认识校长啊。刚刚竟然都忘了问校长叫什么名字了,失策啊失策!

  看到赵仁凡一脸呆滞的样子,吴万勇笃定了他这是恶作剧被拆穿了,于是更加肆无忌惮了,指着赵仁凡就骂道:“你是不是闲着没事干,吃饱了撑?哪里来的乡巴佬赶紧给我滚,要是妨碍了老子的发财大计,老子扒了你的皮!”

  赵仁凡顿时脸色一寒,冷冷的盯着吴万勇:“你是谁老子?”

  吴万勇气结,对着赵仁凡继续骂道:“滚滚滚,别在这瞎嚷嚷了,趁着老子心情还不算太糟,有多远滚多远。”

  赵仁凡面色一沉,单手一伸,直接捏住吴万勇的脖子,一下把他领了起来,冷冷开口:“你再说一遍,你是谁老子?”

  吴万勇脸色惊恐。太快了,对方的动作他完全没看清,而且对方看起来并不强壮,但是却轻而易举的单手把自己提了起来。

  “咳咳咳……”吴万勇脖子被掐住,大气不能喘,脸色憋得通红,双手不停的拍打着赵仁凡的手臂。

  “再不放手他就没命了。”

  忽然间,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传来。

第五章 美女两个

  赵仁凡冷哼一声,将吴万勇一摔,后者一个踉跄瘫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赵仁凡这才转过头,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的两人。

  美女啊!

  赵仁凡心中赞叹不已。

  面前站着的女人,秀雅绝俗,浑身散发出一股轻灵之气,她的肌肤娇嫩,眉目流转间如碧波荡漾。一身素色的休闲装,把她清新脱俗的一面展现的淋漓尽致。

  她身旁站着的另一个女人,相比之下就显得逊色一点,但也仅仅是一点啊,两人的眉目间,还略有几分相似的地方。

  “你好,我叫宋雨幽。”美女大大方方的伸出手,对赵仁凡笑道,“你应该也是灵兽学的吧,咱们以后可就是同学了。”

  “我叫赵仁凡。”赵仁凡目光在宋雨幽身上流转了一番,伸出手握了握,然后把目光停留在了她雪白的肌肤上。

  “喂,看啥呢!”旁边的美女显然看到了赵仁凡那到处乱飘的目光,顿时就恼火了,一巴掌打掉赵仁凡还不舍得松开的手,骂道。

  赵仁凡脸皮极度厚实,咧嘴一笑,将目光转到她身上,笑道:“这位美丽的同学,咱们也握握手吧。你叫什么名字呀?”

  美女浑身一个哆嗦,看着赵仁凡的目光都带着厌恶,往后躲了一步,嫌弃道:“我叫宋语婷。你别过来……”

  “他根本就不是咱们班的学生……他连录取通知书都没有。”这时候,已经缓过来的吴万勇,愤怒的吼道。

  赵仁凡顿时板起脸,一脸不爽的看着吴万勇:“是不是想让我揍你啊。”

  吴万勇一个哆嗦,响起刚刚可怕的一幕,他心里直发毛,顿时不敢吱声了。

  宋雨幽好奇的看着赵仁凡,大眼睛眨巴眨巴的,满怀深意的打量了他一番,似笑非笑的问道:“赵仁凡同学,你不会真的……”

  赵仁凡干咳了一声,认真的说道:“我虽然没有录取通知书,但是我有后门啊,我这种富二代,走点后门那不是很正常的事。”

  这话一出,吴万勇不由得在心中大骂赵仁凡不要脸。也不看看你自己穿的是啥,就这样的富二代?

  宋雨幽也是一怔,笑了笑说道:“好吧,富二代果然有些不同寻常。”

  相比之下,宋语婷就实诚多了,直接丢给他一个鄙视的目光,嘲讽道:“是不是富二代我不知道,但是逗比二代我是信了。”

  “一般煞笔才不信我说的话,你们说对吗?”赵仁凡眨着眼睛,很认真的说道。

  宋语婷差点要吐血,看赵仁凡的目光要多嫌弃就有多嫌弃,但是想到赵仁凡那句话,她咬牙切齿的说道:“我信!”

  赵仁凡又把目光转向吴万勇。

  吴万勇赶紧向小鸡啄米一样点头:“我也信!”

  赵仁凡一拍手,得意的笑道:“看,我的人格魅力征服了你们。”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几人心中同时冒出一样的想法。

  “这里是报到的吗?”宋雨幽干脆不理会他,径直的走到桌子前,轻声问道。

  吴万勇早就看到了美如天仙般的宋雨幽和宋语婷,只是赵仁凡这个白痴在前面碍事,还让他在美女前出丑,令他都忘了自己是负责报到的了。

  这会他才猛然一震,迅速进入了角色,谄媚的笑道:“对的对的,宋雨幽同学是吧,您在这里签个名就行了。在后面这一栏,顺便留下联系方式。”

  “不用录取通知书吗?”宋雨幽一边签名,一边问道。

  “不用,我相信你们的人品。”吴万勇说道,但是说完他就后悔了,下意识的抬头朝着赵仁凡看去。

  只见赵仁凡笑眯眯的看着他,那笑容,令他心里直发毛。

  “这位同学,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赵仁凡笑眯眯的说道,同时松了松手指头。

  吴万勇浑身一颤,赶紧对宋雨幽和宋语婷说道:“虽然我相信两位,但是规矩还是要的,还请两位美女把录取通知书给我登记一下。”

  宋雨幽和宋语婷颔首,从包里取出了录取通知书。

  宋语婷拿出通知书之后,忽然狡黠一笑,然后转过头,拿着手中的录取通知书在赵仁凡眼前晃了晃。

  赵仁凡咬牙切齿,决定报复宋语婷。

  于是他双目凝视,玩命的朝着宋语婷雪白的脖子下,傲然挺立的山峰看去。虽然有衣物隔着,但是赵仁凡仿佛能看穿一切一般,睁大眼睛。

  宋语婷感觉有异,眉头轻蹙的扭过头,顿时脸蛋一震潮红,轻啐了一声,转过身去,给赵仁凡留下一个后背。

  “两位美女,这是你们的宿舍号,还有宿舍钥匙。”吴万勇双眼都在发光,想到这两位美女以后都是他的同班同学,他就有种兴奋地高呼的冲动。

  “富二代,我们走咯……”宋语婷打着哼哼,甩了甩手中的钥匙得意的说道。

  “你们先走,我再等等……”赵仁凡干咳一声,丝毫不觉得脸红。

  宋雨幽轻笑,没有说话,被宋语婷挽着手,拉走了。

  吴万勇此刻盯着登记表上面的联系方式,赶紧掏出手机,将两个号码存了进去。

  赵仁凡鄙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不咸不淡的说道:“把登记表给我看看。”

  吴万勇一怔,随即一把将登记表藏在背后,双眼满是警惕。

  “干嘛用那样的目光看着我?你以为我是你吗?我才不会为了两个号码看你登记表呢……”赵仁凡眼珠子乱飘,觉得吴万勇是在侮辱他的人格。

  吴万勇冷冷的看着他,哼道:“想都别想,刚刚你干了什么事你自己清楚。”想起刚刚的一幕,他就好像感觉在地狱门前走了一遭。

  “我靠,你不会这么小气吧?不就掐了你一下嘛,这么记仇怎么行呢?”赵仁凡循循教导,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这叫掐了一下,老子差点挂了!”吴万勇几乎跳了起来,大声喊道。

  赵仁凡撇撇嘴:“要死哪那么容易,最多重伤。我出手有分寸的。要不这样,你给我登记表,咱俩的恩怨一笔勾销,是不是很划算?”

  是你划算吧!吴万勇咬牙切齿,怎么算都是自己吃亏。

  “你给不给?”赵仁凡没好气的看着他,“不给我打你哦……”

  吴万勇一个哆嗦,下意识的退到椅子后,满是惊恐的看着赵仁凡,声音都打颤了:“你别过来……我……我叔叔是招生办主任……你没有录取通知书来这里捣乱我没叫校警已经很给面子你了……”

  赵仁凡满脸黑线,这货胆子也太小了。

  要是吴万勇知道赵仁凡心里想的,肯定要破口大骂。尼玛差点就掐死我了,我不胆小,谁知道你等下会不会真打我。

  而就在这时,一个身影从远处走来,看到如此奇怪的一幕,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斥骂道:“万勇,干嘛呢?不是让你好好接待新生吗?”

  “叔叔!”吴万勇一听声音,顿时浑身一震,像是找到了救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就朝着那人跑了过去。

  赵仁凡干脆环抱着胸,静静的看着。

  “怎么了?”

  刘天和刚接到校长的电话,就匆忙赶了过来,带着那个不可思议的名字,打算来这里等候。

  没想到一来到这就看到吴万勇哭爹喊娘的样子,不由得眉头直皱。

  “叔叔啊,你赶紧叫校警把那个人赶出去吧,他没有录取通知书跑来这里捣乱!”吴万勇现在是哭得要多惨有多惨,“他刚刚还对我动手了,你看,我脖子上都还有红印呢……”

  换做往常,可能刘天和直接就开骂了,但是今天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不由得一个咯噔。

  脸色有些不自然的推开吴万勇,走到赵仁凡面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之后,不确定的问道:“你是赵仁凡?”

  赵仁凡还以为他要来开骂呢,自己都做好了准备了,没想到对方的语气看起来还挺友好的,不由得一怔,随即点点头:“是我。”

  “呼……”刘天和深吸了一口气,还是不敢确定,再次问道,“校长安排的那个?”

  赵仁凡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道:“难道还有两个?”

  刘天和顿时浑身一个哆嗦。

  “叔叔,你怎么啦?他没有录取通知书,刚刚还打我来着。”吴万勇对刘天和的行为极度的不解,纳闷的问道。

  “住口!”刘天和恨不得把他给撕了,瞪了一眼他之后,转过头笑着对赵仁凡说道,“不好意思,我侄子年纪小,不懂事……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赵仁凡有些发懵,有些不明白刘天和的态度,不过想了想,恐怕是因为校长那边吧。随即也就恍然了,摆摆手说道:“没事,反正刚刚已经教训过了。”

  吴万勇看着刘天和对赵仁凡的态度,如果还不明白的话,他就是傻子了。此刻他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赵仁凡,心中是一阵惊恐。

  叔叔都要对他如此恭敬?这人是什么来头?难道真是如他所说的富二代?

  “还不把登记表拿来!给赵同学道歉!”刘天和恨不得抽吴万勇两巴掌,别人都这么说话了,还不知道自觉的道歉。

  吴万勇一震,然后惶恐的拿出登记表,咬咬牙就要道歉。

  “算了算了……是我没有录取通知书,大家都是同学,要多多关照才是……”倒不是赵仁凡心胸宽阔,只是这压根在他眼里就不算是。而且也已经教训过了。再说,别人都做到这个份上了,再得寸进尺的话,就没有必要了。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

  “谢谢赵同学大量……”吴万勇这下子精明了,赶紧说道。

  赵仁凡没有在意,签完名字之后问道:“我住哪里?”

  吴万勇刚想说话,刘天和直接插嘴说道:“你就跟万勇住一个宿舍吧,大家也有个照应。不打不相识嘛。”

  赵仁凡玩味的看了刘天和一眼,笑道:“好吧。”

  吴万勇一个哆嗦,差点哭了出来。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