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第一军婚陆言欢_第一军婚少将的小娇妻免费阅读by宗政太子

发布时间:2018-09-14 11:33

第一军婚陆言欢

第一军婚少将的小娇妻全文阅读

祁修寒陆言欢结局是什么?祁修寒陆言欢是现代都市言情小说《第一军婚少将的小娇妻》的主人公,作者宗政太子。这本小说全文讲述陆言欢不知道自己是造了什么孽,居然被祁修寒这个霸道的男人缠上,他拿枪逼着她做他的女人,为了小命,她哪敢不从。

第一章 你想疼死我们少将

  深夜,大雨倾盆而落。

  别墅庭院里停的车子中,一个瘦小的身体蜷缩在后座上。

  小脸已经哭成了花猫的模样,双手还在不停的擦着眼角……

  “怎,怎么办……我是不是要死了?”

  她的身下有红红的血迹,已经把车子的坐垫给染上了……

  坐在她旁边的少年微蹙着浓眉,眸子里有些不耐烦,但还是用生硬的语气“安慰”她,“你别哭了!看你的样子,丑死了!我这里有纸,要不……你先擦擦!”

  女孩伸手拿过他递来的纸巾,手足无措的看着他,“我……我不知道哪里流血的!”

  少年把眉头蹙深,黑眸中的不耐烦愈发明显,“那你……脱了裤子,我给你看!”

  “啊?可是你……你是男生啊!”

  她这个年纪,已经是知道男女有别的时候了。

  “那你脱不脱?不脱我可要回房间了!大晚上被你拉出来,知不知道我很困?!”

  少年冲她咆哮着,已经没有丝毫的耐心了。

  女孩犹豫了一下,小手开始慢慢的伸向裤子……

  借着外面非常微弱的光亮,少年瞪圆了眼睛看向她那稚嫩的身体!

  两条腿白白嫩嫩的,中间那少女禁地是他从来没有看过的……虽然粉红色的内内上满是血迹,可是因为生理反应,少年感觉到了自己的某处在不断的变化着……

  “看……看到了吗?”女孩怯生生的开口问着,双手捂住自己的脸。

  “等下,我打开车里的灯看!”少年咽了一下口水,喉结在不停的上下滑动。

  “不要!”

  “那你不怕死了?”

  “……”

  少年不顾她的抗议,打开了车里的灯,顿时……所有的一切都充斥在他的视觉里!

  不自觉的,他伸出手慢慢的探过去……

  “好……好了吗?”

  “没有!你老实点别动!”少年的话一出口,女孩吓得连喘气都不敢了似的。

  忽然,她感觉自己身下一阵剧烈的疼痛,好像有什么东西硬生生的刺进去了一样!

  “啊——疼!”

  “别动!”少年的额头上已经沁出了一层薄汗,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手指好像刺破了什么东西……

  蓦地,他抽回带血的手指,打开车门就跑。

  大雨很快就浇透了他的睡衣,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从妈妈的包里面偷来的卫生棉……

  “这个……给你!垫上就好了!我也不会用,你自己研究吧!”

  其实他看到血迹的时候,就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可是出于报复心理,他想要吓吓她……这个平时总是成绩很好,自己总是被她比下去的臭丫头!

  女孩拿过卫生棉,紧咬着下唇……

  那是她印象里,下过最大的一场雨……

  蓦地——

  陆言欢从梦中惊醒过来,看着眼前的办公桌,才意识到自己在办公室里睡着了。

  想到刚才的梦,她的秀眉微微蹙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都已经连着好几天梦到以前的事情了!

  尤其是那一晚……她真想干脆失忆算了!

  从椅子上站起来伸伸懒腰,正好手机铃声响起。

  是老爸打来的电话。

  “喂,欢欢啊!今天你下班早点回家,我已经约了严厉来家里吃饭!记得打扮一下!”

  “爸!我今天加班……”

  “你要是不回来,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了!”

  啪——电话就被挂断了。

  陆言欢真的很想把手机顺着窗子扔下去!

  拖着疲惫的身体去吃了个午餐,还没等回到办公室,科室主任就过来通知开会。

  “你听说了没?今天好像有个少将要来检查身体!”景沁这个八卦专家一把拉住陆言欢的手腕,“据说特别的帅气英勇,还是从国外刚执行任务回来的!以后必定会得到重用!嘿嘿,重点来了,他是个黄金单身汉哟!”

  陆言欢换上了白大褂,把名牌夹在衣服上,“你不去开婚介所都浪费了。”

  “我这是为了你的终身大事担忧哎!”景沁撇嘴,“为了那么一个渣男,你打算把自己的青春都蹉跎了?”

  “景沁!”陆言欢忽然眉头皱在一起,打断了她的话,“我们去开会吧。”

  “哦……”

  今天的科室主任看起来特别的严肃,一看就知道今天来医院的肯定是个大人物。

  会议结束以后,陆言欢被主任单独的留了下来,“陆医生,因为你是军医身份被调到这里的,所以这次你被指名去秘密治疗,希望你能为我们医院争光啊!”

  “……指名我?”

  “恩。”主任把一份资料递给她,“来我们医院做体检是烟雾弹,其实这位少将受了严重的枪伤!这是他的病情资料,一个小时后就要开始手术!你加油。”

  主任拍了拍她的肩膀,对于陆言欢的医术他还是十分信任的。

  陆言欢翻开了资料,当目光触及到上面的照片时,她感觉脊背一僵——

  怎么会……是他?!

  那深邃的轮廓,英挺的浓眉,一双黑曜石般的眸子放佛能洞悉一切……

  她知道他去当兵了,本来以为再无交集,可是没想到自己居然会遇上他!还是以这种方式……

  “怎么了?”主任看到她脸色不对,挑眉问道。

  “这个……能不能换个医生去?”

  “不行,这次是点名指姓要你的!”

  陆言欢抚了抚额头,忽然相信了冤家路窄这句话……

  军用悍马在高速公路上极速行驶着。

  车里的气氛紧张到一触即发……

  两名医生一左一右的在给他处理伤口,可是坐在中间的他除了皱着浓眉外,没有丝毫的闪躲和痛苦哀吟。

  额头上沁着一层汗珠,顺着他深邃的侧脸滑落,滴在他墨绿色的军装上。

  一滴,又一滴……

  车子里充斥着血腥的味道,带血的纱布到处都是。

  “现在必须做伤口紧急处理,可是一会要手术,如果现在打麻药的话,将会影响等下的手术……”带着白色口罩的医生为难的开口。

  开车的军人也是一头大汗,看起来比伤者还紧张。

  “不打麻药怎么行?!你想疼死我们少将?!”

第二章 我让你走了吗

  “这……”医生也拿不定主意。

  蓦地,他低沉的声音打破了车里紧张的气氛。

  “给我根烟。”

  “少将……”

  “一根烟的时间能处理好伤口吗?”

  医生赶紧点头。

  “可是少将……”开车的卫翼猜到了他的意思。

  “给我。”他薄唇微启,原本殷红的唇已经毫无血色了,“还犹豫什么?真的想让我死?”

  “对不起少将!”

  烟,被递到他修长的手指间,同时他的伤口也被活生生的扯开!

  浓眉紧紧的一皱,汗珠加快速度滴落……

  车子总算到达了医院,从专属通道直接进了手术室。

  陆言欢和几个医生已经换好了手术服在等着他了。

  看到两名军人先走了进来和主任在说着什么,陆言欢赶紧拉了拉脸上的口罩。

  估计也看不出来是自己吧?

  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肯定认不出来了!况且他还身负重伤,自己还带着口罩……

  很快,陆言欢就看到了他——

  祁修寒。

  那个只用了一根手指就毁掉自己清白的男人!

  他比少年时期还要高大颀长,深邃的轮廓加上煞白的脸颊看起来削弱了一些他的气势,看起来还有点男人的阴柔……两片薄唇紧紧的抿着,黑眸中充斥着血丝……

  即使有这么重的伤,他也不肯被别人扶着!而且站得笔直。

  一身军装衬着他更加的修长挺拔……

  忽然,陆言欢感觉到他的目光停在了自己的身上!

  下意识的,她赶紧撇开脸去,“开始手术吧!”

  “好,陆医生!”

  “……”陆言欢顿时一头冷汗。

  他不会听到了吧……

  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祁修寒已经移开了视线。

  陆言欢长长的松了口气……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他果然不认识自己了!

  不过也正常,像他这种高高在上的人,怎么会记得这些了?再说!那件事对他也一点影响都没有!

  手术室的红灯亮了起来,一管麻药被推进了他的身体里。

  很快,祁修寒就失去了意识。

  陆言欢在工作的时候一向十分认真谨慎,她知道自己的一点差错很可能对患者带来不可预知的伤害。

  手术很成功,当她开始缝合刀口的时候,目光不自觉的瞥向了他的手指!

  那根让她恨不得剁下来喂狗的手指!

  虽然不想承认,可是他的手确实很修长,骨节分明,指甲修整的很好看,或者说……他的手很漂亮。

  天,她到底在想什么!

  “怎么了陆医生?”

  旁边的护士看她摇头,赶紧问道。

  “没事,可能有点太过紧张了……病房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

  陆言欢剪断缝合的线,舒了口气,“好了,可以推出去了!”

  看着祁修寒被推出手术室,陆言欢顾不得换衣服,直接就坐在了地上。

  为什么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呢?

  好像自己的生活要因为祁修寒发生什么变化……

  陆言欢赶紧拍拍自己的额头,“怎么可能……现在都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我不过只是给他做个手术而已,以后更不可能有什么交集了……”

  她深呼一口气,走到更衣室去换下手术服。

  一转身——

  就看到科室主任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的身后!

  吓得陆言欢往后踉跄了几步!

  “吓到你了?”主任眯起眼睛一笑,“是你刚才想事情想的太入神了!连我来了都不知道。”

  “额……呵呵……”陆言欢尴尬的扯扯唇,“有事吗主任?”

  “手术做的很成功,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喏,这个给你。”主任把文件夹往她手里面一塞,“这个是祁修寒少将的手术资料,以后你就全权负责他,直到他康复出院!”

  “what?!!!!”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三个小时以后祁修寒睁开了眼睛。

  两名军人立刻凑上去,“少将,您醒了!”

  “恩。”祁修寒甩开了他们要扶自己的手,咬牙撑着自己的身体坐起来,“军火库保住了没?”

  “保住了!您保护了整个团的战士,除了您之外,没有人伤亡!”

  祁修寒点点头,薄唇刚要动,忽然病房门被打开,一个小小的身影走了进来。

  她穿着白大褂,手里拿着病历本,乌黑的头发高高的梳起来,一个口罩遮住了三分之二的脸,恨不得只留下一双眼睛似的……

  祁修寒蹙眉看过去,精致的五官沉下来,“你是谁?”

  “你的主治医生。”她似乎不想多说一句话,进来就开始检查旁边医疗器械上的数据,然后打量了一下他裸着的胸口,小麦色,很结实……“你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你这么盯着我看,我能舒服?”

  “……你要不是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祁修寒的黑眸如猎豹般眯起,那是一种看到猎物后的危险。

  “你在跟我抬杠?”

  陆言欢直接翻了个白眼,天知道她一秒都不想在这里!被他这么一说,好像自己是什么偷窥狂一样,不过就是男人的胸口,她见得多了好吗?

  什么八块腹肌的,巧克力肤色的,人鱼线神马的已经看够了好吗?

  “过了麻药劲以后会疼,忍不住的话可以按铃叫护士来!伤口三天换一次药,最近的饮食最好以清淡为主,流食最好了!”她立刻言归正传,说完转身就要走。

  蓦地,祁修寒从病床上站了起来。

  吓了陆言欢一跳,“你现在身上有伤——”

  “摘掉口罩。”祁修寒锐利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涌上来。

  自己认识这个小军医?

  陆言欢一听,立刻用手捂住自己的口罩,眼底闪过惊慌失措。

  “这……这里是医院!到处都是病毒的,我不摘!”

  祁修寒顿时周身散发出森冷的寒意,“你的意思……我是病毒?”

  “我可没那么说!”陆言欢一看情势不好,转身就要跑!可惜被他伸手就拎了回来……

  拜托……他这哪里像病人了?

  “我让你走了吗?”

  “我是医生,不是你手底下的军人!这里的医院,不是你的训练场,凭什么我不能走?”

第三章 我严厉只会承认你一个女人

  祁修寒大手一扬,病房里的其他军人见势都赶紧撤退,顿时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气氛开始诡异起来。

  陆言欢的脊背开始发凉……

  “现在老老实实的摘掉口罩,我可以当你刚才的话没说过。”

  “如果我不呢?”陆言欢以前就讨厌他总是高高在上的样子,想不到多年以后,他还是这么的霸道无理!

  以前那是因为年纪小,被他欺负了也不敢出声,现在她可不是以前的陆言欢了!

  祁修寒一步步的逼近她,陆言欢开始机械般的后退……

  很快她就被逼到一个角落里,完全没有退路了!

  “你——”

  看着他英俊的脸一点点压下来……陆言欢都能闻到他身上那男性荷尔蒙的味道了!

  他该不会是想吻自己吧?

  蓦地,陆言欢感觉自己衣服被扯了一下,耳边响起他低沉的声音。

  “陆言欢……”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

  糟了!她忘了把医院的名牌给收起来!

  “你还给我!祁修寒——”陆言欢下意识的想去抢,可惜祁修寒手一举,她就完全拿他没辙。

  “等等,你……叫陆言欢?!”

  “……”

  千钧一发之际,外面突然有人敲门。

  “少将!师长来了——”

  回到家里,陆言欢的父亲陆正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欢欢啊,爸虽然不知道你和严厉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你看这严厉下了飞机就立刻跑过来道歉,我看他黑眼圈都挂在脸上呢!你就原谅了他吧!”

  陆言欢蹙了下眉,刚才要不是一个穿着军装的人进来,祁修寒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

  幸好他们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自己才得以脱身!

  结果一回到家里,还有严厉等着自己……

  她到底做了什么孽?

  “爸,我俩的事情你不懂!”陆言欢把包挂在柜子里,迈步走向了客厅。

  严厉就正襟危坐在沙发上,英挺的脸上面无表情,两片薄唇紧抿着,黑色的西装穿在他的身上,有种什么组织首领的感觉……

  他和祁修寒不同,皮肤较白,举手投足间总带着一丝贵公子般慵懒的气息。

  而祁修寒……永远都是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

  看到陆言欢的身影,严厉从沙发上站起来,身高整整高出她一个头来!

  “欢欢,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

  “我在工作,很忙!没有时间。”陆言欢冷着一张脸,不肯用正眼瞧他,“我看你和你的那个未婚妻相处的很融洽嘛,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严厉的浓眉蹙了一下,幽深的眼眸闪了闪,“我这辈子只会有你一个女人。”

  “别说的这么好听了!”陆言欢把脸撇到一边去,“现在的你可不同了,堂堂严家的少爷,掌管整个星谊公司!而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医生,我们之间早就变了。”

  知道她在赌气,严厉迈开长腿走到她的身后,张开双手从后面抱住她,“我严厉,不会辜负你。”

  “你已经辜负我了!”陆言欢两只手攥成拳,“严厉,要不我们分手吧!”

  “不行!”严厉立刻打断她的话,用手直接捂住了她的嘴,“这句话我不想听到第二次!你陆言欢就是我的女人,我不可能放手!”

  “你有未婚妻了!”

  “我是被逼无奈!我心里面的人只有你!我答应你,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你让我亲手杀了她都可以。”

  严厉的眸子里闪过杀意,那狠戾的样子让陆言欢僵住。

  “欢欢,你是不是喜欢上了其他男人?”他忽然话锋一转,凌厉的眼神看向她。

  “出轨的人是你!”陆言欢推开他的身体,“我亲眼看到你陪她去逛街买衣服,当时我的同事跟我一起!她问我那个是不是严厉,你知道我有多尴尬吗?!你从来不考虑我的感受!”

  “对不起。”严厉薄唇微启,“但是——分手,不可能!你可以选择冷静几天,等我把事情处理完再来找你!不过……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和其他男人有什么联系。”

  陆言欢刚要说话,忽然自己包里面的手机响了起来!

  严厉的目光也立刻看了过去——

  陆言欢蹙了下秀眉,走过去拿出手机来。

  是个陌生的号码,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哪个患者想要咨询……

  她一按接听键,一个低沉的男声传过来。

  “我给你十分钟,我要在病房看到你!”

  是祁修寒。

  也只有他会惯用这种命令的口吻!

  但是……现在严厉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她怎么可能去医院?

  “那个……你伤口不舒服了?”陆言欢咧了咧嘴,生怕严厉不知道是病人打来的电话,“麻药劲过了的话,可以找护士再给你上止疼泵!”

  “陆言欢!”祁修寒那边声音蓦地挑高,“你——还有九分钟!”

  严厉听到了似乎是男人的声音,迈开长腿走过去,“是谁?”

  “一个……脾气不太好的病人。”陆言欢扯了扯唇角,“不用管他。”

  说完,她赶紧按断了电话,顺手直接关了机。

  先把严厉这边处理好,祁修寒那边……明天再说吧!

  “你辞职吧,别当什么医生了。”严厉墨黑的瞳眸中流露出宠溺来,“你想要钱,我给你!你想要什么,我就买给你什么。”

  “你是打算让我当你的地下情人?”陆言欢挑眉,不喜欢他的大男子主义,“严厉,你还记得吗?你被严家赶出门,身无分文的时候,我卖了我所有的首饰和值钱的衣服帮你租房子,给你买吃喝。”

  严厉抿唇,“我一辈子不会忘。”

  陆言欢背对着他,“那时候你对我发誓,以后无论怎么样,你都不会辜负我!”

  “川岛奈奈只是个棋子而已!我们之间不可能有什么感情!你知道的,星谊刚转到我的手里,我必须稳固我在星谊的势力!”严厉攥住她的手腕,“但是我严厉只会承认你一个女人!”

  “如果你是我,你会接受吗?”

  “……”

第四章 刚才电话里的男人是谁

  “如果我为了利益,为了地位,必须要找个未婚夫,而且每天一半的时间要去陪着他,你会怎么样?”

  “我会杀了他!”严厉想都不想的说。

  陆言欢苦涩的扯唇,她就知道严厉会这么说,她也知道如果这是真的,严厉真的会杀人!

  “我知道星谊对你来说很重要,当初严家把你赶出来,这严重伤害了你的自尊心,你要争这口气!我理解你,所以我退出。”

  “我只要一个月就够了!”

  “不要再来我家了,不要把我爸拉进来。”陆言欢低着头,带着请求的语气,“以前我为你付出的一切,我都自愿放弃!你找个能帮助你事业的女人在一起吧,我只想做个小医生,我喜欢的那个严厉……只是曾经那个可以和我一起去吃路边摊,为了我的一个生日礼物,肯去工地里搬一个月砖头的那个人!现在的你,有思想有抱负,满怀都是复仇的决心……已经不是当初的你了。”

  严厉眉峰蹙起,抬起修长的手指,轻拨开她唇边散落的发丝,“欢欢,我还是我!”

  陆言欢沉默不语,没到一分钟,严厉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他的脸色变了变,“欢欢,我有事情要离开一下,处理完我就联系你!”

  严厉是急匆匆的走了,陆言欢知道那是川岛奈奈在找他!

  心,彻底的碎了……

  可是陆言欢现在还不敢哭,因为老爸就在外面!她不想让父亲担心。

  医院,病房里。

  祁修寒看着手机上的时间,还有三分钟。

  但是陆言欢的手机已经关机,很显然的……她不可能在十分钟赶来,或者说,那女人根本没打算来!

  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在这炎热的夏天里,站在两边的军人愣是从他的眼神里感觉到了森冷的寒意。

  “没有其他办法能联系到她了?”祁修寒英挺的浓眉越蹙越深。

  “院长已经在问陆医生家的地址了……”

  “还有三分钟。”

  “少将,这……恐怕来不及了……”

  祁修寒狭长的眸子一眯,“今晚,就是翻遍整个东帝城,也得把她给我带来!”

  “是……少将,我们立刻去查找陆医生的家庭住址!”

  祁修寒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攥着手机,恨不得直接能捏碎一般。

  狭长明秀的眸子里是暴风雨来临前的迫人恐惧……

  他明明告诉那女人,让她老老实实的在医院等着,结果她像没事人一样就下班了!下班了!

  完全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和军队的师长谈完事情,他转头去找陆言欢,却被告知她早就走了!而且完全没留下什么话,还安排了两个废物护士来应付自己!看来现在的陆言欢……和以前真是大不同了呢!

  正在客厅里坐着和父亲聊天的陆言欢突然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

  “也不知道是谁想我了。”

  “你这丫头啊!”陆正民无奈的叹了口气,“我怎么说你才好!当初那严厉穷到身无分文,我们都劝你离开他,你偏偏不干!有一点好东西都赶紧给他!现在严厉当上了星谊公司的总裁,大权在握,你却要和他分手!我真是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我和严厉在一起,也不是为了他的钱。”陆言欢抱着布偶,嘴上和父亲聊天,心里却不知道在想什么。

  严厉应该去找川岛奈奈了吧?他们应该在吃烛光晚餐?还是……已经……

  “我知道你不是为了钱,可是你这大好的青春都搭在了他的身上啊!”

  “我才二十七,我还很年轻。”陆言欢被唠叨的烦了,从沙发上站起来,“以后严厉再来家里,您就直接别开门了!反正我们两个已经分手了,大不了以后我再给您找个好女婿!”

  “你这丫头——”

  “明天还有手术要做,我要先去睡觉了!”陆言欢转身就走,生怕父亲跟过来继续叨念。

  陆正民知道自己劝不听,这女儿是被自己给惯坏的,他能怪谁呢?

  刚要起身回卧室去睡觉,忽然外面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谁啊?”这么晚了!

  “是陆医生家吗?”

  “是啊!你是谁?”陆正民走到门口,“这么晚了找我女儿干什么?”

  “我们少将要找她,请您让陆医生出来一下。”

  少将?

  陆正民以前就是当兵的,一听是军队的人,自然放松了警惕。

  “欢欢啊!外面有人找你!”

  陆言欢已经换好了睡衣,散着头发走出来,“谁啊?”

  “我们少将要见您,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门口是两个穿着军装的人,还对她敬了个军礼!

  “少将?什么少将?”陆言欢一脸的懵。

  “祁修寒少将。”

  “噗——”

  “喂!你们放开我!”

  “你们带我去见祁修寒也行,但是能不能让我把睡衣换回来啊?!”

  弄的好像要绑架她似的!

  重点是——她这夏季睡衣,可是很短很轻薄的小吊带,脚上踩了个拖鞋,就被这么塞进了车子里面!

  “陆医生,您还是快点去医院吧!再晚一会,少将就要把医院给拆了。”

  “……”

  不容陆言欢抗议,她就被强制带到了医院里。

  靠近祁修寒病房的时候……陆言欢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

  咦,她为什么要害怕呢?

  基本上是被押着的走进了他的病房,祁修寒正坐在病床边,裸着的胸口上缠着白色纱布,有几丝血迹透了出来,感觉就像电视剧里的硬汉男主,再配上他那凌厉到能杀人的眼神……

  “额……你这么晚叫我来干什么?”陆言欢有些不自在,双臂环在胸前,生怕自己会在他面前走光。

  “你们都出去。”祁修寒扬手,病房里的其他人立刻转身离开。

  陆言欢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你大晚上的把我绑架过来干什么?我不是给你安排值班医生了吗?”

  “刚才电话里的男人是谁?”祁修寒的眸如寒星,语气冷厉的质问。

  好像是妻子被丈夫抓到了什么把柄一样……

  “我朋友,怎么了?”

  “男朋友?”

第五章 你威胁我

  陆言欢蹙眉,“这个和你没关系吧?我只是你的医生。”

  “也就是说,我身体哪里不舒服,才和你有关系,是吗?”祁修寒忽然挑眉,刚才阴冷的瞳眸里居然闪过了一丝算计。

  “对啊!”陆言欢点头,“这里是医院,我是你的主治医生,除此之外,我并没有什么想要和你叙旧的想法。”

  “哦?”祁修寒的薄唇上扬着,狭长明秀的眸子微眯,抬手指了指自己的下身,“那我这里不舒服,你也可以帮我解决一下?”

  “……”陆言欢的脸瞬间僵住,几秒钟后变成嫣红色,“祁修寒!你特么以为自己在逛窑子呢?!”

  “啧啧。”祁修寒咂咂嘴,“跟我说话,最好把那些脏话收起来!不然……”

  他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她身上的睡衣,“你这衣服,是故意穿来引诱我的?”

  “呸!不要脸!”陆言欢直接就吐了他一口,“祁修寒,我发现十几年没见,你这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

  很久没人敢这么和祁修寒说话了,他的脸色微变,“呵呵,我还记得那天深夜……可是你跑来敲我的房间门,哭哭啼啼的让我救救你!”

  一提这件事,陆言欢的脸都绿了。

  这么多年,她一直都在自我洗脑,想要让自己失忆,可是偏偏这块伤疤今天被他给扯开了!

  “你——你无耻,你恶心!我让你救救我,没让你把我的处——”

  “恩?处什么?”

  “……”陆言欢语塞,瞪着一双圆圆的眼睛,“你敢把这件事说出去,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祁修寒冷冷的一笑,“电话里面那个男人,是你的男朋友吧?你觉得他会不会想听听我们之间的事?”

  “你威胁我?”

  陆言欢看着他从病床上站起来,一步步的朝着自己逼近……

  “对你,我还用威胁?”祁修寒冷嗤一声,直接把她给堵到墙角里,“你穿的这一身,不就已经在投怀送抱了?”

  “你不要脸!”陆言欢警惕的捂住自己的胸前,“我都要睡觉了,被你的人给拉过来!他们也不给我时间换衣服,所以我才穿的这身!还有,你以为你是谁啊?不过就是祁政——唔——”

  蓦地,陆言欢感觉到自己的嘴唇被强制的堵上,是软软的东西!

  接着,他的舌头强硬的撬开她的贝齿,在她的嘴里霸道横行!

  祁修寒的两只手押着她的后脑勺,完全没给陆言欢任何能后退的机会,只能承受着他的索取……

  陆言欢感觉自己都快窒息的时候,他才放开。

  “现在知道我是谁了吗?”

  “你——你居然强吻我!祁修寒,你这是猥亵!是犯法的!”陆言欢恨不得抬起拳头揍他一顿,可惜……她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

  “只是猥亵罪?我不介意添个更大的罪名!比如……”祁修寒强制的拉起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身下!

  那炙热的触感让陆言欢触电般的缩回来。

  “你——”

  “以后还听不听我的命令了?”祁修寒眯了眯眸子,“还关机吗?”

  “我——”陆言欢下意识的想反驳,可是好汉不吃眼前亏,“不关机了!”

  “陆言欢,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你都别想斗得过我。”祁修寒晃了晃自己修长的五指,“我的手指头,可是还记得你身体的触感呢……”

  陆言欢的脸现在已经是青了又紫,最后直接变成绿色了!

  “祁修寒,以前的事情我都没有和你计较什么,你能不能别再提了?”

  “怎么,怕你男朋友知道?”祁修寒挑眉,“难道你们睡在一起的时候,他不知道你没了第一次?”

  陆言欢感觉自己的精神都要气得半昏迷了。

  “他才没你这么恶心!”

  “听这意思,还没睡过呢?”祁修寒瞥了一眼她的胸前,“发育的还不错!听说早一些没有第一次的女人,都会发育的很好!你这身材里,是不是还有我的一份功劳?”

  “祁修寒!”

  “我会在东帝城里暂留几个月,这几个月里,我的衣食起居都由你来负责!”祁修寒莞尔一笑,“有意见吗?”

  陆言欢狠狠的攥拳,“我是医生,不是保姆!”

  “你是什么,和我有关系吗?”祁修寒勾唇,“另外,我不喜欢我身边的女人身上有其他男人的味道,你最好赶紧分手。”

  “你是不是欺人太甚了?!”

  “如果你不想我们之间的关系被公诸于众,那你就试试。”

  “……祁修寒,你现在好歹也是个军人,这么威胁女性,不觉得可耻吗?”

  祁修寒耸耸肩,双手无辜的一摊,“军人也有正常需求,都不生孩子了,哪有新鲜血液注入军队?”

  “……”

  “还不回去换衣服?等我现在就压倒你?”

  陆言欢瞪了瞪眼睛,转身赶紧开溜!她一秒钟都不想多待!

  “陆言欢,第二军医大学毕业,曾随军五年,现在在这家医院里任职!家住蓝色港湾小区二期C栋302室,和父亲同住在一起,母亲已经去世三年零五个月了!有个男朋友,叫严厉,是星谊公司的总裁。”

  “停。”手里拿着茶杯的祁修寒忽然挑眉,“星谊公司?”

  “恩。”穿着一身军装的卫翼赶紧点点头,“是一家影视公司,以包装艺人为主。”

  祁修寒抿了口茶水,有几分慵懒的勾唇,“想不到陆言欢还能攀上个总裁呢。”

  他还记得小时候,自己和她都同住在军队的大院里,那时候的陆言欢胆子小又爱哭!除了学习好之外,没什么其他的优点!样子丑丑的,皮肤还黑黑的!和现在可真是差了许多。

  现在的她嘛……

  祁修寒修长的手指拂过自己的薄唇……

  好像尝起来还挺不错的。

  “这个严厉是严家的私生子,以前被严家赶出来过,是陆医生帮他渡过难关的,所以……”

  “原来是这样。”祁修寒点点头,把茶杯放下,“我是不是到了应该检查伤口的时候了?”

  卫翼自然懂得他的意思,在他身边这么多年,默契还是有的。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