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辨宝狂少杨奕_辨宝狂少免费阅读by庾乐

发布时间:2018-09-14 11:34

辨宝狂少杨奕

辨宝狂少全文阅读

辨宝狂少全文免费阅读内容怎么样?这是一部超级精彩的现代都市小说,又名《鉴宝》,作者是庾乐,小说辨宝狂少全文讲述了主角杨奕意外得到马王爷神像的第三只眼的传承,看他如何因祸得福用这一奇遇来看破真伪透彻人心,他会如何在各种古玩,还有惊心动魄的赌石等,留下了他的传说……

第一章 飞来横祸

  挂了电话,杨奕有些茫然,夹杂着几丝慌乱。给他打电话的,是外出打工的父亲,通知他一件喜事,杨奕的堂弟要结婚了,希望他能回去。

  其实,前几天,他就接到了叔叔的电话,恳请他回去参加他儿子的婚礼。

  由于老家大力发展水果种植,近三四年来,老家发展相当不错,很多家庭都脱贫致富,几乎家家都是楼房,甚至还有不少人买了小汽车,而他的叔叔也是其中的一员。

  当时,杨奕还敷衍,尽量请假回去。但今天,父亲打电话来,表示这兄弟也就只有那么两三个,能回去还是尽量回去吧!

  还记得,当初杨奕考上大学,成为村子杨姓一个巴掌都能数得来的大学生,还是重点大学,轰动一时,村子很多人都来喝了酒,一时间风光无限。

  然而,事后大家才知道,原来杨奕学的是考古专业,没什么前途。当初带着红包来喝酒的小部分村民还埋怨,红包舍本了。

  考古专业并不是杨奕理想中的专业,当时他的分数仅仅踩在重点线上,根本不敢报读很热门的专业,但没想到录取的时候,还是没有读上自己志愿中的专业,而是被分配到其他的冷门专业。

  学了一年多,因为跟辅导员关系闹了矛盾,被陷害,学校强制退学。

  那个时候,身边的冷眼让他寒心到骨子里,某些村民暗地里的讽刺,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尽管父母不说,但他能看出,爸妈面子很不好看,很丢脸。

  从此,他单身出来打混,决心不出人头地永不回去。可这一出来就是四五年,如今也都二十六岁了,还是一个路人甲。

  目前正在江州市一家小拍卖行工作,由于不善交际,加上专业知识不强,彻底沦为打杂跑腿的存在。

  “死就死吧!”杨奕自言自语道。

  他知道,回去之后,肯定是一个笑柄,至少暗地里是这样。然而父亲说得没错,比较亲的兄弟也就那么三两个,他们的人生大事,作为大哥能不回去?

  杨奕算一算自己的存款,还有七千多。这四五年来努力的成果自然不止这些,但是半年前入手了一件古玩,花光了积蓄,最后才发现居然是赝品,一度让杨奕心如死灰。

  他寻思着,买一件高档的家用电器回去做礼物。听奶奶说,老家那边连空调、冰箱都齐全了。可见,老家很多人确实发了财。

  “洗衣机?”

  杨奕忽然想到,老家那边暂时还没有洗衣机。可能是习惯了手洗的传统,感觉并不适用,所以没有置买。细想也对,老家干农活的,很多时候都是一身泥,洗衣机不一定洗得干净,质量不好的甚至容易坏。

  想到这,杨奕马上在网上看了一会,寻找合适的目标,既要档次高的,同时也不能太贵。

  找好之后,没有马上下单,而是询问商家,由于地址比较偏远,送不送上门。对方态度也好,立即表示国内任何地方都直接送上门。

  “这一点请放心,你这个地址的邻市我们也是有仓库点的,随时可以发货,师傅会跟着去安装。”

  接近五千价格的商品,他们的服务自然也是周到。

  “好,那我现在就下单,你们务必要在三天之内送到。”

  “没问题的,先生!”

  处理好这事情之后,杨奕一看时间,又得上班了。他娴熟地带齐物品,大步朝公交车站走去。

  到外面的大街,一片热闹非凡,竟然是庙会的游街环节。

  庙会是中国民间广为流传的一种传统民俗活动。民俗是一个国家或民族中被广大民众所创造、享用和传承的生活文化,庙会就是这种生活文化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它的产生、存在和演变都与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

  这种节目,不仅在农村流行。在城市,一样隆重,路的两边全都是围观的群众。

  “糟糕!这条路被封了。”杨奕赶紧跑起来,不然就要迟到了。

  他必须绕过三四条街区,走一千多米外的其他公交站牌乘车。

  由于人太多,拥挤起来,撞到了抬神像的人,高大的马王爷木雕像朝一边倾斜。

  “不要乱,那边小心!”忽然有人大喊起来。

  杨奕听后,抬头一看,惊恐地发现木雕像朝他砸下来,都反应不过来,便脑门一痛,晕了过去。

  没有人发现,这个时候,马王爷额头处的竖眼射出一道光,钻到杨奕的额头处。

  “快,送去医院,大家都不要挤在一起,分散,分散!”一个老人家大喊道。

  因为庙会逐年举办的隆重,电视台等媒体也吸引过来,发现这样的变故,当然一拥而上,纷纷报道出来。

  外界的纷纷扰扰,杨奕一无所知,即便晕了过去,他还是能感受到脑门撕开一般的剧痛。这种痛苦,他敢保证,是他一生中最难受的。

  当他醒来,满眼都是白色,入鼻的是难闻的药水味,杨奕明白,自己人在医院。

  “醒啦?有没有感觉那里不舒服?”

  杨奕转头一看,就看到不远处的一个中年人,微笑着问候。经介绍才知道,这人是庙会的负责人之一。对于这次的事故,他们深感抱歉,医药费等,都会帮杨奕算清,让他安心养伤。

  不久后,一名医生走进来:“他的情况不算严重,但额头那块疤就没有那么快消失,算是轻微的破相。”

  医生讲解了一些杨奕的基本情况,顺便又检查了一遍,便匆匆离开。

  “对了,刚才你公司给你打电话,我接的。安心,你公司很谅解,表示不会扣工资跟奖金。另外,由于我们工作上的疏忽,造成你的伤害,我们还准备了一份赔偿,一会给你送来。”那名中年人倒是好说话。

  此话让杨奕放下心来,他就怕公司那边叽叽歪歪。

  “谢谢你,大叔!”

  那中年人连连摆手:“这本身就是我们的责任,好了,你好好休息,我的号码也给你,有事情给我电话,现在庙会那边还没结束,我得过去帮忙。”

  中年大叔离开后,杨奕暗想:真是飞来横祸!

第二章 无形之眼

  几个小时后,再次出现一个中年人,给杨奕一个信封,里面是杨奕在这次事故中的补偿。做到这份上,人家也算是不错的了。至少,杨奕心中没有怨言了。

  不过,杨奕目光落在中年人手上的一串珠子,忽然愣起来。

  他感觉额头微微发热,然后似乎看到那串珠子表面的一层霞光。杨奕连忙晃了晃头,认真一瞧,却再次恢复正常,珠子还是平凡的珠子,没什么特别。

  那名中年男子也是奇怪,这小伙子刚才盯着他的手串出神,难道这小子看出什么?不会也是行内人吧?

  “奇怪!”杨奕刚才很真实地感受到,自己除了双眼,似乎还有一个眼睛似的,非常奇妙。

  “奇怪什么?”那男子问道。

  “你的手串。”杨奕再次将目光放在那串珠子上面,额头处又一次发热,忽然看到了一些神奇的东西,而那串珠子的表面又出现霞光。

  “怎么了?老弟看出什么?”那男子笑道,他有感觉,这小伙子应该是懂一些的,所以心里逐渐当成了晚辈,态度自然亲近了不少。

  “不简单,是一件古董吧?”杨奕问道。

  他心里却已经翻起惊涛,好像不经意打开了一扇神奇的大门。只是坚持了一分钟,脑门便传来撕痛感,他连忙将目光移开,不再注视那件手串。

  回想起那尊马王爷的木雕像,他心中有了一番猜测,自己的世界观也开始有所动摇。

  难道如同电影、小说里面的情节?自己有奇遇,得到了神奇的传承?杨奕很清晰地感受到,自己额头处还有一个竖立起来的眼睛,此时黯淡无光。

  刚刚,能看到那件手串表面的一层霞光,说明那是一件宝贝。根据自己这一两年来在拍卖行历练,不难联想到古董。

  “哈哈!老弟有眼光,我这是清朝的檀木手串,确实是一件古董。另外,说是一件法器也没有错。”中年男子笑道。

  接着,他好像遇到了知己一样,开始滔滔不绝给杨奕灌输一些古董的知识。

  “对了,看你眼光不错,平时应该也玩古董吧?”

  这话就戳中了杨奕的痛处,当初花光了积蓄,好几万块,竟然弄了一件赝品回去,倾家荡产也不为过。

  “交了学费!”杨奕苦笑道。

  在古玩行中,打眼买了赝品,大家都戏说为交学费。

  此话一出,中年男子哈哈大笑:“没事,学费交了就交了,能学到东西就好。你还年轻,我好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交学费多去了。”

  有了这层关系,两人越聊越投入。

  “有空去我家,让你看看我的宝贝。”王军见时间不早了,提出告辞。

  “好的,以后有机会一定去见识见识王哥你的藏品。”杨奕微微点头。

  躺在医院的一天时间,让杨奕稍微弄清楚了那只无形的眼睛,只需要两个小时恢复,便能继续使用,暂时只能看一分钟,超过这个时间,就会疼痛。

  有了这个认识,杨奕是一秒钟都不愿意留在医院。

  拍卖行那儿,大叔帮他请了一周的假期,足够他回去参加婚礼了。而因为神像倒砸的事故,他获得一万元的补偿。

  趁这个时间,他想去古玩街逛一逛,找一点资本回老家。

  杨奕很清楚,这是他人生中的一个巨大的转折点。此次回去,一定要让所有人刮目相看,不能再让父母丢脸。那么,他就需要钱,一笔让那些村民都高攀不起的资本。

  “出院不是不可以,但我还是建议你留院观察两天,以免造成后遗症。”医生对杨奕说道。

  “多谢你的关心,但我想还是不用了,目前我感觉非常好,主要还有点急事需要处理。如果真的不舒服,到时候我再过来也是一样的。”杨奕开口道。

  那医生听后,略微点头:“这样也行。”

  走出医院,呼吸着外面清新的空气,杨奕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或许,也正应了那句老话:人逢喜事精神爽!

  拿着那一万块,来到一条老街,一边是商铺,都有一定的历史,大部分都是从事各种古玩生意。另一边是一条河涌,边上种植南方比较少见的柳树。柳树的树底,是一些小摊贩,有剪发的,有算命的,点痣的,更多的是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古董”。

  眼前的这条街道,也是江州市最为出名的老街,据说有几百年历史,路面铺着青石板,留下了很深的历史痕迹。

  以前,杨奕也来过不少这里,跟着别人来跑腿,搬东西之类。拍卖行接近三分之一的拍卖品来自这里。

  “后生仔,过来坐一会,我帮你免费算一卦,如何?”

  杨奕闻声望过去,是一个算命先生,摊前挂着一面潘子,上面书写:周易算命!旁边还有一些道具,有模有样。

  他也不是初生牛犊,自然不会上当。所谓的免费算卦,其实很容易中招。人家随便胡说八道,说些不好的东西出来,扰乱你的判断,你就得出钱消灾,不然不安心。

  杨奕摇摇头走开,不准备过多搭理这些牛鬼蛇神。

  “可以拿起来看吗?”杨奕来到一个摆满小玩意的摊前,俯下身来,没有立即上手。古玩圈的一些规矩,他是知道的,有些东西只能看,不能碰,很容易出麻烦。

  “你随意,看中什么再跟我说。我这些都是正经八儿的宝贝,不信你问问整条昌盛街,我老秦从来只做精品生意……”

  摊主是一个中老年,一说起话来马上滔滔不绝,根本停不下来,看得出,是一个做生意的好手。

  出来混那么多年,对这些老油条,杨奕是深有体会,不会那么冲动,被别人的话扰乱自己的判断能力。

  每两个钟头他只有一分钟的时间,一天也就十多分钟,能利用的更加少,所以他必须慎重利用。

  “老板你先忙,我安静看一会。”杨奕打断那摊主的黄婆卖瓜行为。

  摊主微微一怔,闭上嘴巴,随后咧嘴一笑,也不恼。他认为,这年轻人能有什么见识?还不是棒椎一个?这种人,最容易忽悠。

  “行,你看吧!”

第三章 泥陶

  杨奕集中精神,目光落在摊上的小摆件上面,当即开启额头处无形的竖眼。那种奇妙的感觉再次降临,此时,一秒钟都不能浪费。

  他的眼光盯着每一件物品,都只是停留一秒钟。不大的小摊上,物品就超过五十件,仅仅一个小摊,就能消耗掉杨奕那竖眼的一次冷却时间。假如,这个摊面上没有值钱的东西,两个钟头就白白浪费掉。

  看到杨奕走马观花一样的眼神,摊主嘴角不经意流露出笑意,彻底放心了。眼前这家伙,地地道道的菜鸟一个嘛!

  对付这种人,他最在行了。在这条街上的,哪一位摊主不是能侃的主?明眼的一件垃圾,也能被他们说成宝贝。

  时间很快过去三十秒,杨奕开始有点着急起来。目前来看,均没有发现有价值的东西,搞不好两个钟头就得花在这里了。

  每一秒钟,对杨奕而言都是煎熬,逐渐脑门出现一层密汗。因为精神过度集中,还有种疲劳之感,他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

  当一分钟就要结束,杨奕都要放弃的时候,峰回路转,突然发现一件有趣的泥陶。

  他揉了揉脑门,让自己舒缓一会。那只竖眼的作用时间已过,变得黯淡无光。杨奕拿起泥陶,开始认真观察。这是一尊骆驼,形象生动,还有鲜艳的色彩。

  “不得了,这宝贝可是我这最贵重的一个,小哥你可真有眼光。”

  突如其来的话,把杨奕吓了一跳,白了一眼,他心里暗道:无论我拿什么,你恐怕也是这句话吧?真当我第一次逛你们这里?

  没有理会摊主那些没有营养的话语,细心观察手中的泥陶。

  专业一点来讲,这是陶器,中华文明最为古老的一种结晶之一,从几千年前开始,一直流传至今,可谓源远流长。

  陶器的发明是人类最早利用化学变化改变天然性质的开端,是人类社会由旧石器时代发展到新石器时代的标志之一。

  这种东西坯体不透明,有微孔,具有吸水性,叩之声音不清。陶器可区分为细陶和粗陶,白色或有色,无釉或有釉。

  根据杨奕这一两年来的认识,手中这尊泥陶便是细陶,表面细腻。因为有颜色,也可以称为彩陶。

  “这可是大名鼎鼎的唐三彩,以小哥你的眼光,应该不难看出。”摊主早就准备好说辞,很多话都是脱口而出,口才比起脱口秀的主持人差不了那么去。

  杨奕心中吐槽不已,要是唐三彩,你还会摆在这里?拜托,别将大家都玩得那么弱智好不?

  骆驼彩陶应该是现代工艺品,刚刚竖眼看到的,泥陶本身没有任何霞光。杨奕将目光集中在骆驼脖子上的一串挂饰,一枚小铃铛,铃铛的表面还有一些符号。

  他心想:应该比王军那手串差一点,因为那层霞光没有那么浓郁。

  “怎么卖?”他开口道。

  见杨奕询问价格,摊主更加开心了。不怕你砍价,就怕你价格都不问就走。问了价格,说明肯定有购买的意向。

  “我见小哥那么投缘,便宜一点给你好了。一千八拿走,平时我都卖两千多的……”

  还没说完,杨奕起身就准备离开。对付这种摊主,他也是颇有心得的。有时候你不需要开口还价,直接行动说明,对方便会乱了阵脚。

  “哎!哎!小哥别走呀!价钱好商量嘛!你开个价,我保证不二话。”摊主连忙也站起来,伸手将杨奕拉住。这么一个冤大头,千万不能放过。

  “五十,我只是见它造型不错,摆在房间好看,贵了我还不如买个盆栽?”杨奕不情不愿地留下来。

  “哎哟!小哥,你得看看,这是古董呀!怎么能跟盆栽比?五十元肯定办不到的。这样吧!我再便宜三百给你,一千五。你看呀!在房间摆一件古董,多有面子?有档次呀!”

  “既然是古董,那还是算了吧!我到其他地方看看,古董买不起。”

  摊主也是没节操的货,听到杨奕这话,似乎真准备换目标,马上来一个大减价,古董大跳水。

  “等等,难得遇到一个投缘的小伙子,那么中意我的东西,八百块给你啦!你也别几十几十的,掉价不是?”

  杨奕故作犹豫一把,才开口还价:“八十!”

  摊主嘴角抽了抽,有点无语,就不能别几十几十的吗?

  “六百,这个数字说出去也吉利。”

  一番讨价还价,最后摊主咬牙切齿地报出两百的白菜价。接近两千降到两百,也算是难得了。

  “你就当买一件稍微高档的工艺品不行?这可是古董呀!”摊主还是坚持,自己那件泥陶就是古董。两百块的古董,也是够廉价的。

  泥陶其实是他垃圾堆旁边捡回来的,能卖出两百块,他心里都佩服自己。所以,别看他们蹲一整天,可能顾客没有几个,但收入却是不低,中间的利润实在是太大了。

  砍得差不多,杨奕很干脆抽出两百块,也得留口汤给别人喝喝。

  不远的摊主见了,多少有点羡慕,今天他还没发市,就等着像杨奕这样的菜鸟上门。他们这行,基本上都是守株待兔。

  没有继续看下去,杨奕在附近找一个食店,吃点东西。老街这边,都是江州市本地很传统的一些美食,很正宗,以前拍卖行的经理带他吃过一次,味道很好。

  刚进门,他微微一愣,看到了熟人。

  “咦!老弟那么快就出院了?”

  说话的主人,正是杨奕认识不久的王军,坐在他对面的,还有一位老人家,身穿灰色的长袍,留着长胡子,精神抖擞。

  “在医院闷得慌,左右没有哪里不舒服,就出来走走,没想到运气不错,遇到王哥你。”

  “来,一起坐吧!”王军邀请道。

  杨奕有点迟疑,看向旁边的老人家,贸然过去,不好吧?

  那老人也看出杨奕的顾虑,微笑道:“小伙子淘到宝贝了?过来坐坐,让我老头子见识见识。”

  杨奕尴尬地挠了挠头,拘束地说道:“老人家你见笑了。”

  王军的眼神也落在杨奕手中的泥陶上面,微微一怔,依他的眼光,不难看出,那就是一件现代工艺品,太明显了。他疑惑地看着杨奕,暗道:难道自己高看这小子了?

第四章 祁老

  王军让服务员加菜,招呼杨奕坐在他身边,随便给他介绍坐对面的老者。杨奕才知晓,坐在对面的老者大有来头,江州市德高望重的古玩鉴赏家,尤其擅长古书画方面,国内著名的装裱大师。

  “都是些虚名,小友不必在意,你那陶器我瞧几眼。”老者乐呵呵地说道。

  杨奕连忙递过去:“请多多指点!”

  见这小伙子没有流露任何巴结讨好之色,祁老颇为赞赏。以前一些年轻人,得知他的身份,均会故意讨好,博取好感,尽管有些人做得并不明显。

  祁老观察了一会,心里微微诧异,两分钟过后,才将泥陶还给杨奕。

  “小友的眼光很毒辣呀!”

  此话一出,王军脸色微变,再次认真观察那件泥陶,暗想:难道我看漏眼了?

  细心观赏之后,发现泥陶就是一件现代工艺品,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出炉的时间不超过一年,何来的眼光毒辣?

  “这……”

  难道祁老说安慰话?也没道理,不是祁老的风格呀!

  “哈哈!小军你可不够认真呀!泥陶是新货没错,但这铃铛是一个宝贝,应该是一件佛门宝物,开了光,年代倒不是很老,大概清末时期的物件。”祁老解释道。

  听到祁老的话,王军才将目光盯着那个铃铛。他有点懊恼,刚刚竟然没有注意到泥陶身上的物件,仅仅只是盯着泥陶本身研究,这回真是丢大脸了。

  开光,一般是指道教开光,常见的道教开光,现在统一叫开光,是一种混淆和随波逐流的说法。开光是特指道教神像的开光明,在道教中,经过开光的神像具有宗教意义上的神圣性,受到信众的顶礼膜拜,使法物具有特别的灵力。

  抽象一点来说,就是把宇宙中无形的、具有无边法力的真灵注入到神像中去,神像也就具有无边法力的灵性。故而开光是神像被供奉后,必不可少的仪式。佛教本来没有开光,但有种佛像加持的仪式,跟开光差不多,流传到现在,就都统统叫开光了。

  而开光的物品其实也是多种多样,可不只是神像一种。开了光的物件,通常又称为法器。

  “老弟,你多少钱弄到手的?”王军忍不住询问道。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家伙肯定是捡漏了。在古玩圈内,捡漏是行内话,说白一点,就是捡了大便宜的意思。

  “两百块,街头那边的小摊捡的。”

  祁老一阵惊讶,两百块到手的话,那还真是捡了大漏。这个铃铛,他估价五万以上,要是碰到需要法器的风水佬,可能还能翻一番价格。

  “老弟,你运气真是太好了。”王军有点羡慕地说道。

  祁老横了一眼,责怪道:“这怎么能叫运气好,没有眼光,没有点基础,能发现这件宝物?不够细心的前辈,都有可能看漏。”

  他越发欣赏这个年轻人,基础应该不错,更难的是心细。很多人可能理论知识很丰富,经验也独到,但就因为不够细心,往往都会打眼交学费。

  尽管杨奕话不多,但有王军在,气氛还不至于冷场,而祁老各种知识渊博,能引申很多东西,让杨奕大长见识。

  杨奕这种多听少讲的行为,令祁老暗自点头,非常不错的年轻人。

  饭后,祁老没有再逗留,对杨奕跟王军说道:“好了,我老头子就不继续陪你们,有点事先走开。过两周,我们私下有个交流会,小友有兴趣的话,不妨一起来玩玩,说不定有所斩获。”

  最后,他还不忘邀请杨奕,能对得上眼的年轻人很少,所以祁老有意想要提携一番,至于结果如何,就靠杨奕自己去把握了。

  “好的,多谢祁老,到时一定登门。”

  祁老走后,王军也耐不下心来,见杨奕捡了大漏,自然也想出去碰碰运气,最好找回刚才的面子。

  “一起出去逛逛。”

  “好!”杨奕正有此意。

  路上,他还询问王军,如果他想尽快出手那枚铃铛,有没有靠谱一点的买家。其实,最好就是拿出去拍卖,但他急用钱,等不了。也可以到典当铺、古董店去,只是肯定是要被压价的。

  “你要卖掉?”王军楞了一下。

  杨奕点头:“我并不热衷收藏。”

  他没有这个习惯,暂时只希望变现,金钱有时候很俗,但对他非常重要。

  “那你转给我算了,五万如何?”这个价格不算很高,如果杨奕耐心等,找到合适的买家,再高一两万也是可能的。

  杨奕同样不废话,很爽脆地回答:“好。”

  “爽快,走,我们先去逛一逛。”王军发现,这家伙越来越对他的胃口了。

  竖眼还没恢复过来,所以跟在王军身边的半个钟头,他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看,从不问价之类。

  王军的装备可比杨奕齐全很多,身上带着放大镜之类。蹲在一个小摊前,就能蹲十多二十分钟。饶是这样,速度也已经够快的了。换成一个老前辈,看一件物品可能就要十多分钟。因此,这些小摊的老板最不喜欢就是招呼那些老家伙,眼光毒辣不说,砍价也不留情,最操蛋还是一蹲能蹲个半天。

  杨奕心中一喜,那神奇的竖眼恢复过来,又可以使用了。

  此时,王军都买了两件物品,一件木雕,还有一块印章。木雕是红木雕琢的,雕工看起来不错,王军偷偷跟杨奕说,那有可能是明朝的物件。而印章则是一块黄色的石头雕琢的,杨奕没看错的话,应该是寿山石。

  一共花了王军好几千块,杨奕开启竖眼扫了两眼,惊诧地发现,两件物品都没有霞光。

  他没有开口说什么,经过两次的接触,他发现王军这人比较爱面子,为了避免尴尬,还是保持沉默比较好。

  “老弟,都没有看上眼的?”王军忽然问道。

  旁边尖嘴猴腮的老板也连忙推荐:“看看这件,品相保持相当好,是我在一家老宅找到的,绝对是宝物。”

  这种鬼话,连王军都翻白眼,反正大家不知道,怎么说还不是你一张口?

  这些二道贩子,编故事的水平可是一流,明明就是收垃圾收来的,就有可能被他们说成什么传家宝,反正,他们的话,你信你就上当了。

  杨奕斜了一眼,目光落在那本字帖上,突然有些失神。

第五章 当代草圣

  之间字帖并没有任何的署名,连印章都没有留下一个。不过,从上面的字体来看,行书有些潦草,有几个字甚至杨奕都认不出来。

  或许因为保存良好的缘故,字帖显得崭新,不像是老物,难怪王军粗略扫一眼便失去了兴趣。

  “太新了,不要。”王军开口道。

  语气中有些不满,这摊主,明显将他们俩当成什么都不懂嘛!那么明显的物件,竟然也拿出来,让他很没面子。

  当然,还是给这摊贩留了些面子,没有直接说他的是假货。

  其实,在古玩圈里面,即便知道人家卖的是赝品,你最好还是别那么直接,容易得罪人。尤其是这些流动二道贩子,什么人都有。

  那摊主也有些尴尬,讪讪一笑,正要扔回去,换其他物品出来。

  杨奕翻看几眼,抬头跟摊主说道:“算了,我看这字体还行,拿回去练一练。”

  “你要学草书?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二呀!”王军对杨奕说道。

  那摊主连忙贱卖:“二十元你拿走。”

  他实在是不敢喊高价,送走一本废品容易吗?书店里面的字帖也是十多二十块,所以喊出一个差不多的价格就好。

  既然没有宰人,王军也懒得劝杨奕,就那么一二十块,就当喝两杯凉茶吧!只是不知为何,字帖上面的字体有点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王军趁着杨奕掏钱的功夫,拿过去认真一看,印象立即来了。

  这不是于右任的字迹吗?之所以有点印象,除了于右任是民国时期四大书法家之一,名气很大之外,还有就是他的字有些特点。

  行书中偶夹草楷之体,使整幅作品沉稳而又富于变化,这是于右任从早期到晚年经常使用的一种手法。作品中“笑、酒、留、重、无、明、风、夜”诸字皆以草法为之。这种安排并非刻意的做作而是他性情的自然表达。

  而这幅作品当中,也是草楷混合,上面出现的“笑、风、夜”字,均是潦草。

  尽管他还不是很确认,但看向杨奕的眼光就有点怪异了。这家伙,眼光还真有点毒辣呀!即使以后鉴定不是真迹,他也不吃亏呀!

  杨奕心里叹了口气,一分钟的使用时间,实在是太少了。只是在滩面上扫描一遍,就花得七七八八。

  走远后,王军才对杨奕举起一个拇指。

  “怎么?”杨奕不解地问道。

  “还装糊涂,别告诉我你没看出这是于右任的作品。我都看走眼了。”王军说到最后有点懊恼。

  “还不好说呢!假如真是真迹,没有落款的作品,价值也是大打折扣。”

  王军微微点头,这话不假。一幅作品,多了一个印章,证明是谁谁的,名人效应,身价自然是大涨。

  “走,我们到那边去,我有个哥们是这方面的高手。”

  王军领着杨奕走到一家古董店前,据说里面的老板就是王军的铁哥们,是古玩圈新生一代的领军人物之一,主要擅长古书画,是祁老的关门弟子。

  “老文,过来看看我们这三件宝物。”他一进门就大声喊道。

  店里面的伙计一看来人,马上会意一笑,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了。他们老板,最不喜欢就是这个家伙带着一堆的东西上门。

  说好听点就是共赏宝物,说难听点,就是找一个免费的鉴定师。

  在这个圈子里面,王军的实力不强,尽管玩了快十年的古董,但几乎都是交学费的多。也亏得他家里有钱,足够他如此挥霍。

  “陈浩文,我跟你说的哥们,他现在可威风了。”王军给杨奕介绍道。

  只见那男子还没有王军显老,活生生就是一个男神的模样,长得帅,偏偏人家还靠着才华吃饭,这种人往往是男人的公敌。

  发现陈浩文看过来,王军马上改口:“主要是我这位兄弟掏了一件有意思的物件,相信你也感兴趣。嗯!顺便也让你瞧瞧我的收获。”

  这话说得有水平,把重点放在了杨奕身上,令陈浩文很无奈。

  “怎么称呼?”陈浩文伸手出来,没有因为杨奕衣着简单而看轻,既然王军都口称兄弟,他也得给面子的。

  “我认识的兄弟杨奕,很有天赋,你老师刚刚还称赞呢!”

  此话一出,陈浩文眼底闪过一丝诧异,这回不敢用敷衍的态度了。

  “既然是这家伙的兄弟,那你喊我文哥好了,我年纪应该比你大,不吃亏的。”陈浩文笑道。

  “好的,文哥,我们打扰了。”杨奕点头道。

  陈浩文也不废话,先帮王军鉴定那两件物品,毫不客气地判了死刑,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结果,并没有意外之色。

  “不会吧?这块寿山石印章,不应该假呀!”王军还不是很服气。

  “寿山石不假,但被人做旧了。另外,品种也不是很好。”陈浩文解释道。

  寿山石品种繁多,色彩斑斓,不同的石种从外形、色泽至肌理,都有其独特之处。虽然上好佳品和粗劣下品之间有天壤之别,人们凭肉眼也能断其优劣,但是,假如把一百多个寿山石品种全部集中陈列在一起,就是行家里手恐怕也得眼花缭乱,三思而慎言。

  尽管目前市面上常见的寿山石只有二三十种,但是,不乏色泽相近、品质相似、肌理相似者。再加上造假技术渗透其中,这就使寿山石的鉴别更加复杂。

  杨奕在拍卖行工作了那么久,自然也清楚,石雕是真实的,为了提高收藏价值,卖家故意对石雕表面做老化处理,弄得老气些。仿刻古人和现代名家的篆刻和雕刻作品,有的卖家明说是仿的,有的则说不知道,让你自己去判断,有的就说是真迹,还拿出某某评奖证书,欺骗性极大,是藏家必须注意的。

  陈浩文还指点出好几处的破绽,让王军彻底死了心。

  而当陈浩文拿起杨奕的那本字帖,粗一看,眉头微微皱起来。但耐心翻开,看到里面的字体,心里有点明了。

  过了十多分钟,他基本上可以断定,眼前这本作品,应该是于右任的随心之作,也正是这样,作品才没有落款。

  “老弟眼光不错,捡了一个大漏。”他最后笑道。

  “还多亏了王哥,不然我也不会留意到,更不能二十块拿到手。”不得不说,多少跟王军有点关系,不是他询问杨奕有没有看上眼的,摊主不会拿出来。

  见杨奕这么给面子,王军心情大好,大手一挥:“这没什么!”

  他顺便提醒,如果杨奕没有收藏意向,可以转手给陈浩文,不会让他吃亏的。

  “老弟想要转手?”陈浩文惊讶道,见杨奕点头,他接着说道:“行,十二万留给我吧!”

  虽然没有落款,但于右任被称为当代的草圣,他的作品还是挺吃香的,想要收藏一件,也得碰运气。

  杨奕没有异议,十二万可能人家已经照顾到人情面子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