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入骨入髓》是一本新出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网络作家倩然彤,爱你入骨入髓沈墨然顾

发布时间:2018-09-14 11:39

沈墨然顾晟玖小说

爱你入骨入髓全文阅读

《爱你入骨入髓》是一本新出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网络作家倩然彤,爱你入骨入髓沈墨然顾晟玖是小说中的主人公,全文讲述了沈墨然和顾晟玖之间曲折的爱情故事。为了救自己的弟弟,沈墨然在无奈之下爬上了顾晟玖的床,一直契约之后,她变成了他的秘密情人,虐爱,才刚刚开始。

第一章 代价

  雨夜。大滴大滴的雨点落在沈墨然脸上,打在她薄弱的身子上。精美的铁栅栏像这雨一样透着冷气。

  她跪在那里,腰板挺的笔直一动不动。“沈小姐,顾少不会见你的,快走吧。”门卫大叔隔着栅栏向她喊道。沈墨然木然摇头,她不走,她一定要见到顾晟玖。

  冰冷的雨顺着沈墨然的下巴留下来,模糊了视线。她双手撑地,身子在风雨中摇摇欲坠。忽然,一道刺眼的光划破雨夜。

  大门打开,一辆黑色长轿车从里驶出来,沈墨然顾不得双膝疼痛,猛的爬起来冲到车前!长轿车如庞然大物般停在雨里,副驾的车窗降下来,一脸不满。

  车里坐着冰冷冷的男人,高级定制西装,神色清冷,如高高在上的帝王。“顾少!”沈墨然双手拍打着车窗,哑着嗓子道:“顾少,求你救救我弟弟!”

  男人当她是空气,抬抬手示意司机开车走。沈墨然见他要走,拍着车窗高喊,“顾少,我答应之前的提议!我全部答应!”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什么都不要,只求你救出我被绑架的弟弟!”顾晟玖这才抬起深邃的墨眸,瞥了她一眼,不屑冷道:“用钱解决的事,我为何还要大费周章?”

  沈墨然急了,忙不迭道:“一点都不费事,顾少让我做什么都行,比花钱还快!”顾晟玖没话说,示意司机开车。

  车子缓缓启动,沈墨然满脑子都是弟弟撕心裂肺的哭声,拼命拍打车窗,声音都变了调:“顾少,我知错了!是我不识好歹!求你原谅我以前的不懂事,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我一定好好听话……”

  话没说完,迈巴赫如巨兽轰鸣的奔出去,沈墨然被甩到地上,夜下的更大了。她顾不得身上的摔伤,无力的趴在雨里,大雨瓢泼而下,她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

  “沈小姐。”正绝望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沈墨然抬起头,看到顾晟玖的助理撑着把伞走来,一张门卡递过来,声音不带丝毫感情,“沈小姐,顾总让您去房间等他,说是看您的表现,再做决定。”

  沈墨然望着精致的门卡,一时没想到事情会突转。“沈小姐,恕我多嘴,顾总没耐心等人,既已给你机会,请好好把握。”沈墨然狼狈的擦了下脸上的雨水,快速接过门卡:“谢谢助理。”

  樊花里。沈墨然深呼一口气将门卡插到门上,房门应声打开。屋内装潢打起,处处彰显奢华;她没心情多观赏,轻车熟路的走进浴室。

  从浴室出来,顾晟玖坐在沙发上,外套随意的搭在椅背上,衬衣下是精硕的躯体,长腿交叠着,手里把玩着精致的茶杯,一副慵懒闲散的模样。

  见沈墨然出来,顾晟玖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墨眸深处隐隐透着一丝危险。沈墨然紧紧捏着浴巾边角,努力撑起微笑道:“顾少来了。”

  “过来。”顾晟玖放下杯子,眼神缠上那具玲珑的身子。

  沈墨然乖巧走过去,刚一靠近,腰间便被股重力勾住,整个身子落入一个冰冷的怀抱!紧接着耳边颈边传来男人独有的温度。沈墨然想躲,却被大掌扣住,动弹不得。唇一路往下,吻到颈背处,“哗”一下,浴巾落地,美好的躯体一览无余!

  突如其来的凉意让沈墨然打了个寒颤,不由缩紧了身子。男人的吻顿住,空气也随之凝滞。顾晟玖扳过她的身子,长眉轻佻带着愠意,“这就是你的态度?”

  沈墨然木木的挤出笑容,“对不起,我只是感觉有点冷。”顾晟玖不语,半晌,低头攻向她的唇。男人的动作太突然,沈墨然下意识地扭头避开。

  “嘶!”两根手指狠狠扣住她的下颚,沈墨然被迫仰起头——顾晟玖脸色冷沉,面带戾色,气息危险。

  感觉自己的下巴快要被捏碎了,沈墨然强忍着泪,从牙缝里艰难挤出三字:“我错了。”看着她眼里蒙起的雾气,顾晟玖厌恶甩开她,冷声道:“滚!”沈墨然猝不及防,跌倒在地上。

  她知道顾晟玖生气了,但自己不能滚;她咬咬牙,爬起来,主动勾住顾晟玖的脖子,主动吻他微凉薄唇,生涩抵开他唇,企图使他消怒;然而男人毫无反应,冰冷的眼神似乎要杀人。

  沈墨然被他看的神经紧张,正准备松手时唇上猛地一疼;顾晟玖用力按住她后脑勺,霸道撬开她的蜜唇……沈墨然被吻得窒息。顾晟玖大力将她扔上床,好看的手指抚上精致的脸,凉薄冷笑:“这是你自找的。”说罢强势覆上去。

  之前怒声让自己滚的人,此刻不知中了什么邪,不知疲倦地向她索要……大床一侧是大大的落地窗,雨停了,远远近近的灯光映在落地窗上,让沈墨然有种如置梦中的感觉。

  但全身的提醒着沈墨然,这不是梦。她还是以这种方式违背了为另一个男人守下的诺言。

  两人是一个月前认识的,当时顾晟玖便提出要包养沈墨然,开出了优厚的条件,均被她拒绝;没想到头来,却是她自己主动送上门。

  浴室传来动静,沈墨然硬撑着从床上坐起来,见顾晟玖走了出来——精腰围着洁白的浴巾,未擦干的水珠顺着紧实的肌肉往下,汇入完美的人鱼线……“看够了?”顾晟玖淡嘲的语气让沈墨然面色发红,“顾少,您决定要帮我了吗?”

  见着顾晟玖微沉的眼神,她轻抖了下,捏紧手心犹豫要不要道歉。顾晟玖喜怒不辩地笑道:“完事结账,你果然适合出来卖。”

  沈墨然听此,像被人抽了一记耳光,她极力忽略这羞辱,颤声问:“那顾少是要反悔吗?”

  顾晟玖笑,慢条斯理道:“你弟弟现在应该全模全样的到家了。三千万赎金我也付了,当包养你一年的费用,满意吗?”

  沈墨然听言愣了愣,他居然把赎金都给了!对上男人深不可测的表情,她点点头,“谢谢顾少……”

第二章 酒吧偶遇

  只要弟弟没事就好,至于顾晟玖的钱,自己完全可以想办法还给他。沈墨然想着,神情一度发愣。

  “如果时间不到我腻了,自然会打发你走,但少跟我谈什么赎身这种可笑的话,你没资格。”顾晟玖凉薄补充。

  心思被看穿的沈墨然,揪紧被单一角,垂眸点头:“好的。”

  顾晟玖没留意她的神色,继续说:“期间你必须随传随到,不得用任何借口违抗,不要挑战的我耐心。”

  沈墨然再度点头:“好的。”

  眼前的沈墨然温顺如鹿,顾晟玖满意的从包里取出几张纸甩到她面前,“对女人我不会太严苛,但介于你的人品和你背后那家人,我建议你签了它,以免再闹什么不愉快。”

  看着合同上与卖身契无异,让人读来羞耻的条款,沈墨然苦笑——不管有没有合约,她都不可能违背他的命令。这点顾晟玖是知道的,那他为什么还要特意用它侮辱自己?

  “不满意?”

  顾晟玖俊脸在沈墨然面前突然放大,“你只对你的身体感兴趣,不要想太多。你只是我的玩具。”

  沈墨然吸口气,快速签下自己的名字,低姿态道:“顾少放心,我有自知之明。不早了,我就不打扰顾少休息。”

  管他是什么用意,既然事实已定,结果不是自己可以改变的。

  沈墨然走进浴室穿上衣物想走,顾晟玖嗔笑:“你就这样出门?”

  她低头看了眼自己还在滴水的湿衣服,皱巴巴地贴紧肌肤——整个人看起来狼狈又落魄。

  “看在你卖得颇有诚意的份上,”顾晟玖瞥了一眼床单上的暗红,“留到衣服烘干再走。”

  刺目的颜色让沈墨然心头微涩,强展笑颜:“不必了,谢谢顾少关心。”说完一瘸一拐地离开樊花里。

  沈墨然往顾家打了个电话,得知弟弟已平安归家,如顾晟玖所说,“全模全样”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我还有事,不回去了。”

  沈墨然挂了电话,回到出租屋时体力已经不能支撑半分。淋雨摔伤加被索求无度,她在床上躺了两天才恢复精力。

  镜子里的自己,身上青紫消褪些许,下颚还留有点点指印。拿粉遮了下,沈墨然再次前往“金梦”上班。

  金梦,本市最负盛名的销金窟,美人美酒闻名,是真正的富人天堂。

  沈墨然在这里工作,主要是往房间送酒及打扫房间。

  好不容易歇口气,领班便传沈墨然去一号VIP厅送酒。

  厅里灯红酒绿,一掷千金。沈墨然将酒水送到指定房间准备离开,一个男声叫住她。

  沈墨然抬头,竟是沈余聂。

  “过来,陪哥坐会儿!”沈余聂坏笑地向她招手。

  沈墨然嫌恶皱眉,不做理睬

  “哟,沈少也会有被女人拒绝的时候呀!”与沈余聂同来的公子哥奚落道。

  “你们可别小看她!”沈余聂毫不介意,“她可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就陪顾晟玖睡了一觉,救了我,也救了我弟!”

  “顾晟玖?那个有名的大财阀总裁?”

  “没错!”

  “小妞厉害啊!”众人起哄,对着身边的女人指指点点,“都学着点!”

  女人娇嗔:“讨厌,我那有人家会装纯啊!不是一路的好吧。”

  男人咬她耳朵,骚话连篇,“是,你这么浪,还不等上床就已经脱个精光……”

  “哈哈哈!”

  他们的举动惹得四处坏笑声迭起,不少眼神都汇到沈墨然身上。

  沈墨然咬咬牙,没跟他们计较,转身离开,却被沈余聂一把拖住。

  “喂喂,都他妈在说什么,这是我家恩人!我们家翻身还靠……”

  “啪!”

  屋内哄笑顿时止住,转而玩味的看着打人的沈墨然。

  沈余聂没料到她会动手,脸色一沉,一把拉过沈墨然衣领,声音阴鸷:“敢打我,你个贱女人不要命了!”

  “我瞎了眼才救你,人渣!”沈墨然冷笑,欠下高利货不还,惹得那帮亡命徒拿沈司祁开刀,要不是自己去求顾晟玖,沈司祁的早没命了!

  “你找死!”沈余聂眼神微眯,“怎么,有了后台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我劝你最好别动我!”沈墨然冷冷的盯着他道,“你的命都是我救的,我既然有能力救你,也会让你去死!”

  沈墨然的威胁气得沈余聂脸色铁青,他猛地一脚踹翻沈墨然,阴狠地扯住她头发,“贱人!被顾晟玖睡了几次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别忘了,你不过是顾家养的一条狗!”说着扬手就是一巴掌!

  “聂公子好兴致。”

  掌风疾驰扫来,沈墨然脸上却没有疼楚。——门口响起个清冽的男声,是顾晟玖!高大的身影陷进阴影里,魁梧俊朗。

  “顾总!”沈余聂连忙松开手,狗腿子般跑过去,“什么风把您给吹来啦!”

  顾晟玖瞥了眼倒在地上的沈墨然,淡然道:“我是不是打扰到聂公子了。”

  “没有没有!我跟她闹着玩儿呢!”

  沈余聂拽了把沈墨然,对顾晟玖讨好笑道:“顾总既然来了,不如一起喝一杯?”

  顾晟玖未置可否,定定的站在那里看着沈余聂献谄。

  沈墨然厌恶甩掉他的手,“请顾总喝酒前,麻烦沈少先将我的三千万还上!”

  “你……不怕被顾总看见笑话!”沈余聂警告的瞥了沈墨然一眼,附在她耳边轻语,“你少他妈得寸进尺!”

  接着又换上讨好的笑容,“顾总来坐!”

  “堂堂苏少一定不屑于欠人钱,尤其是丧家犬的钱!”沈墨然大声道:“还请顾总和在场人给我作个证!让苏少三天内还清我的钱!”

  无所谓沈余聂苍白的脸,沈墨然说完就往外走,路过顾晟玖时,脚步微顿了下,眼角不见他有动怒的神情,才敛目离开。

  待沈墨然走出“梦金华”,如猛兽般的迈巴赫停在她面前——车窗降下,后排出现那张英朗冷骏的脸。

第三章 被践踏的尊严

  沈墨然心头一惊,赶紧招呼:“顾少。”

  “上车。”

  声音不大,却不容违抗。

  沈墨然上了车,本来宽敞的空间,却因顾晟玖的存在而变得狭窄压抑。她暗暗吸了口气,感激道:“今晚的事,谢谢你。”

  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但自己确实是因为他才逃过沈余聂的毒手。

  后来她被派去别的房间送酒,也没关心顾晟玖有没有跟沈余聂喝酒。更不清楚顾晟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竟然还在这儿等她。

  “顾少找我,有什么事?”沈墨然小心问道。

  顾晟玖搂住她的腰,没有回答,“记下李助理的电话,若有什么需要就打给他。”

  “你的现在身体属于我,要是它有什么损伤,别怪我不客气。”

  得知真相的沈墨然乖巧点头,“好。”

  “伤好了?”

  许是她的乖巧让顾晟玖觉得舒心,声音也跟着柔和了几分,低下头挑逗她。

  灼热的气息索绕耳廓,沈墨然明白顾晟玖这话的意思,脑海划过那天被他折腾的画面,大腿内侧隐隐泛疼,她小声请求:“顾少,可不可以过几天……”

  “过几天什么?”顾晟玖意味不明地问,黑眸中露出许出谑意。长臂一伸,轻松将沈墨然捞入怀中,一只手揉上她的膝盖。

  手掌的温度灼伤皮肤,沈墨然敏感的收了收腿,“谢,谢谢顾少关心。”

  顾晟玖闻言倒也没再继续,亲了亲她透明的耳朵,轻声问:“有没有想我?”

  亲密的姿式和暧昧的话语让沈墨然很不适,可有了前车之鉴,也不敢随意乱动;只得僵着身子小心回:“有。”

  听言,顾晟玖轻笑,抬起她精致的脸,墨眸紧盯,“今晚去樊花里,好好伺候。”

  闻言沈墨然急忙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顾少我……”

  “呜!”

  突入其来的疼意让沈墨然难受的皱起眉,顾晟玖掐住了自己脖子!

  剧烈的窒息感让她的脸瞬间憋得通红,想掰开顾晟玖的手,但那手似乎是铁做的,丝毫不动。

  是自己的话惹恼了他。

  沈墨然嘴唇张了张,想要道歉,却一个音节也挤不出来!随着时间的流逝,脑袋越来越重,呼吸越来越困难……“顾总,有您的电话。”就在沈墨然感觉喉管接近断裂之时,助理冷冷的声音传来。

  顾晟玖这才甩开沈墨然,“接。”

  “达令,你在哪儿,人家好想你~~~”女子拖着长长的、娇滴滴尾音的话在车内响起。

  沈墨然如同干涸将死的鱼重遇到水,捂住脖子,忍不住大口喘气,犹豫咳得过于厉害,都干呕起起,电话那边的女子自然是听到了。

  “亲爱的,你那里怎么有女人声音!人家不在国内,你就不要人家了吗!”女子嗔怨,质问里带上着委屈和情真。

  沈墨然想捂嘴,可实在提不起力,只得尽量不要咳喘。

  顾晟玖漠然地瞥了她一眼,对电话里的女子道:“到樊花里等我。”

  “真的吗!好!我马上就去,爱你爱你!么么哒!”

  结束通话,顾晟玖再度抬起那张沈墨然咳得涨红的脸,语气轻蔑:“既然做了这行,还装什么清纯?清高不值钱了,懂?”

  “是……”

  顾晟玖冷冷看着她半晌,嫌恶松了手,“滚。”

  隔日,沈墨然回到学校,大四课程少了许多,但有的课还是要上。

  正准备跟同学一道去食堂,沈墨然手机铃声响起,是沈大海。

  “墨然,我在你学校附近的主题餐厅,一起吃饭吧。”

  沈墨然刚想拒绝,沈大海又道:“司祁也在,过来吧。”

  “好。”

  沈墨然不想见任何顾家人,除了沈司祁;他年纪虽小,却是整个顾家里最维护自己、对自己贴心的人;自己看着沈司祁出生,这份情假不了。

  “姐姐!”

  刚进餐厅门,一个小小的身影兴奋向沈墨然扑来!

  沈墨然半蹲地抱住他,“司祁怎么来了,今天不用上课吗?”

  沈司祁软乎乎的手环上她的脖子,撇着小嘴委屈说:“姐姐,我好想你啊,为什么你总不回家?”

  “司祁,放开姐姐自己玩,我和姐姐说会儿话。”沈大海哄道。

  沈司祁不情不愿地去了,沈墨然迎上面带微笑、表情和善的沈大海,到底唤了声“爸。”

  沈大海点头,示意沈墨然坐到自己对面,“脖子怎么了?”

  掐痕太深,沈墨然刻意系上丝巾遮掩,没想还是被看出来了。她摇头,“没什么,您找我什么事?”

  “昨晚的事情我听说了,是你哥太过份,你,没事吧?”沈大海问。

  沈墨然忍不住冷嗤,“即使有事,你会把他怎样吗?”

  沈大海倒没有恼,将精致的菜薄递给她,“墨然,我知道你心里怨我纵容你哥,但司祁现在还小,我身体状况又不好,明悦还得……”

  沈墨然没接菜薄,打断他道:“所以沈董找我出来,是为了替沈余聂还钱?”

  “明悦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如果能挪得出三千万,司祁又怎么会被那帮人绑走。”沈大海面带愧色,毕竟他也不想这样。

  沈墨然心里堵得厉害,“既然如此,那没什么好谈的,再说吧!”

  “墨然。”沈大海唤住她,“爸找你,是因为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

  “帮明悦企业,跟顾晟玖争取S市北圈商城项目。”

  沈墨然冷笑,“沈董,你当顾晟玖是慈善家还是你家女婿?你想要什么他就会给?而且,我凭什么要帮你们!”

  沈大海没有恼,给沈墨然倒了杯水,继续说:“墨然,你知道海浪从那次事以后就不景气,要是没有这项目,海浪怕是要易主了。”

  想起一年前发生的事,沈墨然的胸口传来阵阵钝疼,她讥讽:“那不是你们罪有应得吗?”

第四章 恶梦

  “我们今天不讨论一年前的问题。眼下海浪处境艰难,又遭到金融危机,真是……”

  沈大海精明深沉的眸子看向沈墨然,“墨然,爸知道你想出国深造,只要能让海浪起死回生,出国的事,包在爸身上!。”

  “呵。”沈墨然嗤笑,“沈董的算盘打得真是响啊,只可惜人家顾晟玖也不是吃干饭的!”

  沈墨然从包里掏出几张纸,“沈董可看清楚,这上面写着我除了履行床伴义务,别的一分钱也没有。您这算盘啊,还是别打了。”

  不容沈大海说话,沈墨然又说:“麻烦沈董转告沈余聂,出来混的迟早要还!谁也别欺人太甚!”

  一年前的事,她沈墨然还都记得!

  “贱人,你竟然敢把事情捅给媒体!”

  沈墨然捡起沈余聂甩来的报纸,看到头条上赫然写着,“海浪董事长为拆散有情人,花钱买凶!”

  听到这消息的沈墨然脑袋嗡地大了,“这一定不是真的!天一他有没有危险啊!”

  “啪!”

  沈余聂用一巴掌算是解释,“装什么装,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动的手脚!”

  沈墨然顾不上沈余聂,盯着沈大海颤抖问他,“爸,天一他怎么了,你说话啊,路天一他到底有没事!”

  “到这时候你心里只有那个野男人!”沈余聂将她踢到在地,“外边可是在说咱家公司的坏话呢!爸的名誉也没了,连警察都来了!我看你这贱人是想害死沈家!”

  被打趴在地的沈墨然嘴角渗出血来,她紧抱沈大海的腿,“爸,天一还好好的呢,新闻都是假的,是不是?”

  沈大海恶寒地看着她,“我自问对你不薄!没想到你用这种方式来报答我!”说完嫌恶地将她踢开!

  “不!”

  沈墨然突然发出一声大叫,是个梦!

  “沈墨然,沈墨然!”

  听着外边的敲门声,沈墨然回了回神,擦掉眼角的泪水;打开门,好友夏怡关切问:“你没事吧,做噩梦了?”

  沈墨然有些呆滞,“嗯。”

  “恶梦?”夏怡反问,“又梦到赶你出门了?没事没事哈”

  沈墨然安抚性的点点头,但放不下的何止这一件事。

  她不想再谈此事,撇开话题,“你不是请假去陪你爸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上回来的,凌晨回家你睡了,早上你又去了学校。”

  “伯父身体怎么样?”

  “就那样吧。你脖子怎么了!”夏怡眼尖地看到两道掐痕,“靠!沈余聂那人渣弄的吗?顾晟玖没过去?”

  “他……”沈墨突然感觉哪里不对,“你怎么知道顾晟玖……难道是你说的?”

  夏怡点头,“是啊,我听说沈余聂来了,担心你!正好顾晟玖的助理,就跟他报了信。”

  “……”她就说顾晟玖怎么会突然出现,原来是夏怡!

  “听说顾晟玖又找你了,你是被他送回来?有没有发生什么?”

  夏怡这几天不在,许多事她也不了解。沈墨然暂时也没有解释的心情,敷衍摇头:“没事啊,你别多想。”

  “要说你长得也不倾国倾城,顾晟玖身边不缺女人!他干嘛盯着你不放?难道是一见钟情?!”

  夏怡总是异想天开,沈墨然忍不住翻个白眼,“滚回床上做梦去!”

  两天后,沈墨然在去教学楼的路上,顾晟玖的助理迎上来,“沈小姐,顾总让你今晚去樊花里等他。”

  沈墨然跟他身后上了迈巴赫,风骚来到樊花里。

  屋里没人,沈墨然在浴室泡了个澡,见顾晟玖还没有回来,愣愣的站在落地窗前。

  S市的夜很美,是灯的海洋

  沈墨然拿手指在落地窗玻璃上乱画,面前出现眉清目秀的男人,只是世事无常,短短一年多,誓言破碎,阴阳两隔;而她沦为别人的玩物。

  “在想什么?”

  背后一凉,沈墨然落一个熟悉的怀抱。

  她扭过头,是顾晟玖回来了。墨黑的眼里藏着深海,呼吸间酒气弥漫。

  沈墨然摇摇头,“瞎玩。”

  “洗好了?”顾晟玖在她颈边流连。

  介于之前的教训,沈墨然不敢乱动,乖巧点头,“嗯。”

  顾晟玖心情不错,抱起她走向卧室,沈墨然瞥见那张大床,眼神流转,纤臂主动搂住顾晟玖脖子,“我们去浴室做吧?”

  感受到顾晟玖投来的目光,沈墨然红着脸说:“……顾少应该还没有沐浴吧……”

  顾晟玖勾唇笑了一笑,“今天怎么这么主动?”

  浴室里,沈墨然别扭的跪在浴缸里。虽早就做好心里准备,但结果还是让她吃不消。顾晟玖好像永不疲惫,一次又一次索要,到最后沈墨然直接瘫在浴缸里。

  顾晟玖冲洗完,见她如此,戏谑问:“要我帮忙?”

  “不用。”沈墨然虚弱摇头,“顾少去休息吧。”

  沈墨然强撑着洗了下,穿上衣物从浴室走出,轻声道:“顾少,我先走了,晚安。”

  “谁允许你走了?”顾晟玖墨眸喜怒不辩道。

  “顾少,我身体有点不舒服……”

  “今晚睡这!”

  犹豫了犹豫,沈墨然转身往客房走去。

  顾晟玖指着身下的大床,不耐烦道:“我说睡这。”

  她眼中略过厌恶,又继续推辞,“我睡相不好,会打扰到顾少……”

  “过来!”

  沈墨然抵不过他的强势,只好走过去,腿间传来酸痛的感觉。

  “脱衣服!”

第五章 英雄不好当

  沈墨然小心的坐在床边,不敢多有动作,唯恐惹怒顾晟玖。

  “躺下!”沈墨然听令僵着身子睡到床上。

  “看着我!”

  沈墨然转眸望向顾晟玖。

  “有什么感觉?”顾晟玖挑眉。

  “……”

  “问你话!”

  “还,还好……”

  “躺在其它女人躺过的地方,感觉怎样?”顾晟玖不正经的俯过来,温热的气息喷到沈墨然脸上。

  “……”

  她心底微微一颤,顾晟玖再次发现了自己的小心思。

  之前她主动要求去浴室,就是不想睡在那个女人躺过的地方。她嫌脏。

  顾晟玖嗤声讥屑:“嫌别人脏,你自己又有多干净?”

  “顾少,如果我之前的拒绝惹怒了呢,你想报复,那你随便。我不过是顾少的玩具,如果顾少厌恶了,大可以放我走。”

  “呵。”顾晟玖低笑嘲笑,“这么早就想走?做梦!”

  “沈墨然,我就喜欢你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

  “你他妈有病!”沈墨然咬牙切齿道。

  “啪!”他扭过沈墨然被打的半边通红的脸蛋,寒声道:“不给你点苦头吃,你还长不了记性!”

  沈墨然拼命挣扎,顾晟玖束住她的双手放在头顶,眼里尽是玩味,“不是嫌脏吗?还有更脏的呢。”

  沈墨然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多么的不理智,在顾晟玖面前,她的尊严全都喂了狗。她软下态度,红着脸乞求,“顾少,我再也不敢了,求你不要……”

  “这种事你怎么就不能做了,嗯?”

  沈墨然摇头,“我错了,是我错了,对不起!”

  顾晟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残酷道:“不想吃更多苦头就照做!”

  沈墨然是被闹钟吵醒的,她习惯性地伸手去摸,手却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脑袋一空,忽然想起这是樊花里,赶紧睁开眼,顾晟玖已不在床上。

  沈墨然暗暗松了口气,这时房门打开。

  “沈小姐”

  一个面无表情的女人敲门走进来,“我叫刘影,顾总让我来照顾您。”

  “哦。”沈墨然从床上坐起来,身体的酸疼让她不敢多动。

  昨晚她“伺候”到半途,顾晟玖停住,还以为这样结束了,没想到他带着自己直接进入下半场,搞的自己晕过去。

  “沈小姐,以后我会根据你的口味安排餐食,您还有什么需要吗?”

  不愧为顾晟玖身边的人,一件让人脸红的事都说的如此公式,沈墨然暗暗佩服。

  沈墨然忍了忍,改口道:“知道了。”

  该死的,她一说话,喉咙也肿痛不已。

  刘影像没留意般,继续自己公式化言语,“我在外边等沈小姐,沈小姐还有什么需要吗?”

  “没有了。”

  沈墨然洗漱完来到餐厅里,刘影拉过椅子,“沈小姐,请过来用早餐。”

  “不用了。”沈墨然摆摆手,她现在只想离开这里。

  “沈小姐,请吃早餐。”

  “……”

  沈墨然坐到餐桌前,刘影拿出记事薄,“以后由我会给沈小姐配置日常日品,不知沈小姐有什么特别要求的地方?”

  “我就一个陪睡的,不用这么麻烦呀。”

  刘影像是听不出沈墨然话底的嘲讽,一板一眼说:“顾总对凡事要求都很高,也请沈小姐也能注意一下。”

  “死板!”沈墨然小声嘀咕道。

  凶猛的迈巴赫停在教学楼前,顶着同学们各色的眼神,沈墨然面不改色的下车进到教室。

  听到班长叫自己,沈墨然回头问道,“有事?”

  “学校打算举行个作品展览,要在系里选些优秀作品,你准备一下,尽快交幅作品上来!”

  “作品展览?”

  “是啊,到时会有不少国内外同行参加,作品能选中可是个展示的好机会,加油啊!”

  沈墨然所读的是所著名艺校,名人代出,这次的活动,想必反响也不会小。

  下午没课,沈墨然回到出租屋,却不见夏怡。打电话才知道她爸爸病发,人已在医院。

  夏怡的爸爸病了多年,医药费高昂,所以夏怡才会在“梦金华”做来钱快的陪酒工作。不然,沈墨然也不会与她结识。

  接下来几天沈墨然都忙于作品的事,幸而顾晟玖也没有找自己。

  这天上班,沈墨然往贵宾厅里送酒,只听里边传来一声惨叫,像是夏怡。

  她赶忙进去,正巧看见夏怡被两个粗壮男人押着跪到了地上,衣衫不整,模样狼狈!

  贵宾厅内笑声不断,领头的男人笑的最欢,漂亮的连女人都嫉妒。他被一群女人簇拥着,很是享受,沈墨然知道他,许粱锦,出了名难伺候的主儿。

  一个月之前,就是他和顾晟玖一起,说自己态度不行,非要让自己赔礼,还试图强上自己!后来顾晟玖出声给自己解了围,可不等她道谢,顾晟玖又说看上自己,要自己做他的女人!

  所以沈墨然很不待见许粱锦,要不是他的胡搅蛮缠,顾晟玖怎么会注意到自己!自己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给我接着打!”许粱锦一声令下,保镖们再次挥起拳头!

  “住手!”

  沈墨然快步挡到夏怡面前,“听说许少不打女人,现在这又是什么事!”

  夏怡见她要逞英雄,急得不行,“沈墨然,这不关你的事!”

  “哟呵,这谁呀?”

  不及沈墨然再说话,许粱锦出声玩味道。

  看着灯光下邪美不定的的脸,沈墨然心里咯噔一下。许粱锦的性子她不是不知道,自己刚刚一时脑热,不知道结果会……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