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作家白骨生花为大家带来了最新作品《我的爱,荒芜了世界》,这是一本剧情非常给力的现

发布时间:2018-09-14 11:39

夏锦时楼翊阳全文阅读

我的爱,荒芜了世界全文阅读

网络作家白骨生花为大家带来了最新作品《我的爱,荒芜了世界》,这是一本剧情非常给力的现代言情小说,夏锦时楼翊阳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夏锦时嫁给楼翊阳七年了,她本以为楼翊阳是爱自己的,可到最后才发现,只有她一人执着于这段爱。

第一章 雪中,情人的吻

  二月十四,情人节。

  大雪。

  夏锦时端了杯热气腾腾的卡布奇诺,小心地啜了一口,舒服地眯起了眼。

  “出息!”

  闺蜜林依忍不住瞥向她,故作嫌弃。

  “你如今也是个总裁夫人,怎么一副几百年没喝过咖啡的样子,这要是让楼翊阳的员工看到了,还不得笑话死。”

  “本来就很久没喝了。”

  夏锦时满足地舔了舔唇边的奶泡,毫不在意。

  自从和楼翊阳奉子成婚,她就一直围着家庭连轴转,哪有时间出来聚会喝咖啡。

  “那楼翊阳呢?这么个日子,他怎么不陪你?”

  “在加班,最近公司忙。”

  见林依翻了个白眼,夏锦时不禁笑了,“再说我们都结婚七年了,老夫老妻的,早不玩那些花里胡哨的。”

  “傻!”

  林依嗤笑了一声,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七年之痒,懂不懂?你要是再这么堕落下去,迟早被楼翊阳当做黄脸婆,给抛弃了。”

  “不会的,不会的……”

  夏锦时眯着眼又啜了口咖啡,完全不担心她的话。

  她和楼翊阳怎么也是一起长大的,文艺点说,那叫青梅竹马。这样的感情可不是随随便便就没了的,哪怕之前楼翊阳有个初恋,最后还不是散了,选择了自己。

  所以,她才不担心会被抛弃。

  她甚至敢说,就算全天下的男人出轨,独独楼翊阳不会!

  “加油!加油!”

  正这时,窗外忽而响起一阵喝彩,似乎十分热闹。

  两人循声望去,这才发现咖啡馆对面的舞台上,正在举办接吻大赛。只见凛冽的寒风中,那一对对情侣紧紧相拥,旁若无人般接吻,甚至有的还玩起了各种花样。

  夏锦时老脸一红,赶紧回头,却见林依还兴致勃勃地盯着窗外。

  “别看了,羞死人了!”

  她不禁扯了扯林依,然而,对方不为所动。

  她没这样的朋友!

  夏锦时一把捂住了脸,装作不认识林依的样子,但目光还是忍不住透过指缝,落在了舞台上。

  曾经,她和楼翊阳也遇到过这种比赛。

  回忆蓦然追溯到六年前,同样是这样的大雪天,当时楼翊阳说婚前没浪漫过,想给她补上。可夏锦时瞧着这些人,实在害羞得不行。

  同恋人亲密的事,怎么能拿到人前!

  最终,她还是没有答应,楼翊阳只好放弃,事后还遗憾不已。

  思及此,夏锦时就忍不住想:

  如果今天他不加班,如果他们能参加这场比赛,他会怎么亲吻自己呢?

  又瞥了瞥那些姿势各异的情侣,夏锦时觉得自己整张脸都快烧起来了,可脑子里却忍不住幻想起楼翊阳的吻,还有他那炙热的呼吸。

  “锦时,锦时!”

  耳边似乎有人在叫她,夏锦时回过神,才发现是林依。

  只是,此时的她脸上再没有方才的兴奋,反而满是震惊地伸手指向窗外。

  “你看看台上那个人,你认不认识?”

  这是碰见熟人了?

  夏锦时疑惑地顺着她的方向看去,只见此时的接吻大赛已经几近尾声,台上仅有两对情侣还在坚持。其中一对挺正常,另一对的女孩子倒是身材娇小,被紧紧裹在高大的男人怀中,像是父女一般。

  只是除了这个,没什么奇怪的啊!

  夏锦时挠挠头正欲收回目光,林依的声音却再次响起,有些阴沉。

  “你再仔细看看,那个男人,像谁……”

第二章 换来的,是背叛

  夏锦时第一次觉得外面的风雪这样大。

  那漫天的雪花里,她终于看清男人的眉眼,每一寸都那样熟悉,每一眼也都那样震惊。

  这是楼翊阳啊!

  他不是说要加班吗?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那个女人,又是谁?

  无数个念头生起,夏锦时的手也忍不住发抖,滚烫的咖啡顿时溅在手上,她却似无所感。

  “走!”

  一旁的林依见她认出来,起身拉着她就要出去。

  “我们去找那对狗男女!”

  然而,夏锦时像雕塑似的,一动不动。

  “算了。”

  她惨白着脸笑,“也许看错了,只是长得像……”

  闻言,林依比她还要生气:“楼翊阳那张脸,能有几个和他像的,也就你,还在自欺欺人!”

  说着说着,她干脆拿过夏锦时的手机,翻开了联系人。

  “想证明是不是他,很简单,打个电话。”

  林依重新将手机递过来,屏幕上已然显示着拨出电话的界面。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夏锦时的目光不断徘徊在窗外和手机之间,脸上也闪过了惊疑、犹豫和慌乱……直到,舞台上的男人似乎将手摸向了口袋。

  她猛地站起身,一把挂断了电话。

  “依依,我突然响起点事儿,我先走了……”

  丢下一句话后,她几乎不等林依的回复,就匆匆忙忙拿起包往外冲,一出门,夏锦时就看见了那两个人。

  他们拿了第一,正互相依偎着接受旁人的祝福。

  夏锦时的心,却仿佛空掉了一大块,正往里吹着北风,凉飕飕的。

  最终,她还是撇过头,渐渐消失在大雪中。

  ……

  “大叔,你在看什么?”

  舞台上,娇小可爱的女孩抱着属于第一名的玩具情侣熊,笑得合不拢嘴时,却发现身边的男人正望着某一处沉思,不由得扯了扯他的衣角问道。

  “没什么。”

  男人收回目光,又看了眼手机上的未接电话,然后若无其事地塞回了口袋。

  应该是看错了……

  他松了口气,自嘲地笑了笑。

  这会儿她肯定在家做饭,怎么可能出来。

  思及此,男人回过神,将怀里的女孩搂得更紧:“玩了这么久,快饿坏了吧,走,我带你去吃大餐!”

  “我要吃法国大虾!”

  “好好,你喜欢什么,我们就吃什么……”

  男人和女人嬉笑的声音远去,接吻大赛的舞台周围也冷清下来,此时,夏锦时这才从墙角走出来,泪流满面。

  楼翊阳真的,出轨了……

  哪怕再不愿意承认,她也无法改变这亲眼看到的现实。

  夏锦时不禁哭得几乎不能自抑。

  她突然就想起了,当初自己刚怀上女儿时,得知消息的楼翊阳满头大汗地跑过来,第一句话就是:“我会负责的。”

  那时,她听到这句话就摇摇头拒绝了。

  孩子只是个意外,她虽然因此感到惊喜,却也不愿牺牲他的幸福。

  可最后呢,他跪在地上,一字一句说得那样虔诚。

  他说:

  “我爱你,所以想娶你,这和孩子无关……”

  那一瞬间,夏锦时觉得自己的心里,仿佛瞬间绽放了无数朵烟花,那样的璀璨夺目,将自己的整片天空都照亮了。

  从此,她就成了楼太太。

  哪怕为了这个身份,她放弃了工作和朋友,全职在家,她也觉得心甘情愿。

  然而,她却没有想到。

  自己的付出换来的,却是楼翊阳的背叛!

第三章 永远是她的错

  楼家别墅。

  夏锦时几乎是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一进门,婆婆陈云就是一顿劈头大骂。

  “你在外面干什么呢,看不看时间,知不知道几点了!现在才回来,是要饿死我们吗?还不快去做饭!”

  说完,她又坐回了沙发,十足的贵太太范儿。

  一旁的女儿小悦却是像小燕子般投进她怀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着,喊道:“妈妈,我好饿……”

  望着她那小脸,夏锦时嘴角一瘪,差点掉下泪来。

  “妈妈这就给你做饭去。”

  她忍着心底的酸涩,强笑着亲了亲女儿,这才走向厨房,一转身,滚烫的泪水“啪嗒”落在地上。

  不许哭。

  事情还没那么糟糕,她还有转圜的余地……

  夏锦时胡乱地擦了把眼泪,咬着牙在心里安慰自己。

  但即便如此,她慌乱无措的心还是没能平静下来,以至于这一顿晚饭也做的乱七八糟。

  “呸!”

  陈云皱着眉将嘴里的菜吐了出来,脸色阴沉,“你这做的什么,是人吃的吗?”

  夏锦时抿抿唇,没有说话。

  原本楼家是有佣人做这些的,但自从她生下小悦后,楼母就变了态度辞退佣人,将家务活全丢给了自己。

  这一做,就是六年。

  夏锦时蓦然想到今天被楼翊阳搂在怀里的女人。

  那样年轻、青春,鲜艳得像花骨朵儿。

  而自己呢,她看着那双粗糙的手自嘲地笑了,因为时常家务,她不知不觉就成了依依口中的黄脸婆。

  难怪他会出轨。

  眼眶再次一片酸涩,夏锦时捂着脸起身就要上楼。

  “说你几句,你还不开心了!脾气比我都大,你是要翻天了啊!”

  婆婆的呵斥紧随在耳,她却是一个字儿也听不进去,一进房就甩上了门,彻底隔绝了外面的声音,无声痛哭。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缓和下来。

  正这时,楼下传来了动静,夏锦时隐隐约约听到婆婆在抱怨什么,顿时坐起了身子。

  楼翊阳回来了!

  才意识到这个问题,房门就被人打开。

  裹着黑色风衣的男人倚着门,浑身都散发着寒气,脸上却平静地没有一丝情绪:“妈年纪大了,以后别跟她吵架。”

  顿时,夏锦时想说的话全憋回了肚子里。

  他还没问她,就认定是自己吵架?

  也是……

  她忽而自嘲地笑了,以往为了不让他为难,自己都会主动认错。

  所以,他也习以为常了。

  见夏锦时不说话,楼翊阳只当她不服气,也懒得再劝,边脱了风衣,边走进主卧的洗浴室。

  不一会儿,夏锦时就听见淅淅沥沥的水声。

  安静的房间里,她望着那件被扔在床边的风衣,心脏猛地跳起来。

  那像是诱人的毒,在吸引着她。

  拿过来,拿过来……

  心底似乎有个声音在不住呼唤着,夏锦时终于缓缓抬起了手,伸向了风衣。

  陌生的香水味扑鼻而来。

  她的心,也彻底沉到了水底。

  “哗啦——”

  洗浴室的门忽而打开,楼翊阳漏出半个湿了的身子:“锦时,把我的……你在干什么?”

  他的话突然顿住,目光如鹰隼般落在她怀里的风衣上。

  夏锦时慢慢放下了风衣,看向神色略紧张的楼翊阳,莞尔一笑……

第四章 她是谁

  “我看太乱,就帮你叠一下……”

  说着,她似乎是又想起了什么,继续道,“你刚刚要什么?”

  “哦,我的睡衣在哪?”

  听见她的话,楼翊阳知道自己想多了,神色迅速恢复了平静,接过她找到的衣服后,转身关上了门。

  门合上的瞬间,夏锦时脸上的笑容就变得苦涩。

  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这一句话,她刚刚在几乎说出口时,立即又收住了。

  夏锦时知道,一旦将这件事揭露,自己和楼翊阳可能会面临什么,但无论是哪一样,她小心翼翼维系的婚姻,都难逃一劫。

  她还没有做好面对一切准备……

  正沉思时,洗浴间的门再次打开,带着氤氲湿气的楼翊阳走出来,看见她时不禁顿了顿。

  “听妈说,你今天出去了?”

  他想起不久前见到的背影,试探地问道。

  “恩,我约了依依,你知道,我们很久没聚了。”

  夏锦时睫毛颤了颤,回他。

  说到这儿,她瞟了眼楼翊阳,故作关切道:“我还给你打了电话,后来才想起你在加班,怎么,最近公司很忙吗?”

  “唔……”

  知道自己看到的背影不是她,楼翊阳彻底放下心来,含含糊糊毁回了句“没什么”,便直接上床躺下了。

  这是不想再说话了。

  夏锦时望着他侧着的背影,指甲不禁抠进了掌心。

  生疼。

  却敌不上心口的疼。

  ……

  第二天,楼翊阳早早起床去了公司。

  他前脚刚走,夏锦时后脚就睁开了眼睛,站在窗口,静静望着他开着车,绝尘而去。

  以往,他从不会这么早。

  甚至临走前,还未给自己一个早安吻。

  什么时候,这一切都改变了呢?

  夏锦时苦苦思索了许久,都没能有个头绪,她觉得,自己似乎很久没注意这些细节了。

  她一直以为,两人孩子都七岁了。

  那些年轻时玩的浪漫,早就不重要了。

  看来,她错得很远。

  在窗前站了会儿,夏锦时也起床收拾收拾,送小悦去学校后,回来就开始煲汤。

  有人说,要挽留男人的心就要留住他的胃。

  以前,楼翊阳最喜欢喝自己煲的汤,今天她就给他送去这久违的关怀,顺便,打听下那女人的身份。

  没过多久,夏锦时就站在了楼氏的总裁办公室前,轻轻敲响了门。

  “请进。”

  听见楼翊阳的声音,她提着保温壶推门进去,一眼就看到他正低头处理着文件,十分专注。

  夏锦时忍不住仔细打量起来。

  七年了。

  岁月对这个男人格外眷顾,已经三十岁的他没有一丝皱纹,反而褪去了曾经的青涩,变得更加成熟稳重,也更加内敛淡漠。

  正譬如现在,久未听到动静的楼翊阳抬起头,眼里有些惊愕,语气却依旧冰冷。

  “你怎么来了?”

  “我给你送汤。”

  夏锦时将保温壶放在他桌上,笑道,“你最近总是加班,我想着给你补补。”

  “恩。”

  楼翊阳只应了声,又低下了头。

  办公室里的空气顿时变得尴尬,见他再没有一丝动静,夏锦时咬咬唇,终是落寞地退出来。

  没关系。

  她默默给自己鼓气,这只是第一步。

  想到还有事,夏锦时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找到楼翊阳的秘书,韩骐。

  “我有事问你。”

  她将韩骐拉到一旁,神色格外严肃,“你老实告诉我,和翊阳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是谁?”

  话音一落,韩骐的脸顿时白了。

第五章 不可忘却的,初恋

  “锦时姐,对不起。”

  韩骐垂着头,犹豫了许久,还是选择隐瞒,“楼总交代过,不准让你知道……”

  “所以,你就一直瞒着我!”

  夏锦时闻言,激动地连音量都大了几分。

  可面前的人就是缩着头,一副打死也不说的模样,这让她感觉像是一拳头打在了棉花上,泄气不已。

  “算了,你不说,我自己查。”

  不想为难他,夏锦时叹了口气,抬着沉重的步子走进电梯。

  “锦时姐!”

  然而,就在她要走出楼氏大厦时,韩骐追了上来,左右看了看,才小声道:“那个女孩叫方亭,是个实习大学生……”

  说完,他又匆匆跑上了楼。

  可听到他这些话,夏锦时的心却不住抽痛起来。

  他竟然找了个大学生!

  这是嫌自己老了吗?

  她不禁瞥向一旁擦得干干净净的玻璃门,里面倒影的,是一个打扮普通的女人,哪怕五官身材姣好,也遮掩不住被时光腐朽的气息。

  自己是真的老了吗?

  夏锦时摸着脸,一时间泪如雨下。

  曾经她也花样年华过啊!

  她变成这样,还不是为了楼翊阳,为了这个家,可他却转身找了个更年轻的女人。

  这让她怎么能甘心!

  一想到这些,夏锦时就更不愿就这样回去,她今天一定要好好看看,楼翊阳是怎么能毫无愧疚的,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

  楼市大厦外,夏锦时沉默地坐在车里,一等就等到了华灯初上。

  此时,大门内终于出现了一双人影。

  夏锦时立即坐直了身子,紧紧紧盯着楼翊阳身边的女孩儿,这是她第一次这样清晰的看见方亭的脸。

  仅仅一瞬间,她愣住了。

  女孩的眉眼、神情,包括那尚有些羞涩的小动作。

  每一处都像极了一个人。

  那个人,能让楼翊阳在吵架闹分手时,放下尊严百般挽留的人,也能让楼翊阳跑遍了整个城市,去找到最合适的生日礼物的人,更能在分手出国后,让从来克制的楼翊阳第一次喝得酩酊大醉,哭得像个孩子……“楚惜音……”

  情不自禁的,夏锦时低声喃喃,念出了这个名字。

  她是楼翊阳的初恋。

  摸向钥匙的手逐渐放下,夏锦时望着越来越近的两人,无力地合上双眼,只感觉到深深的疲惫和无奈。

  她以为,他早已经放下了过往。

  原来,并不是这样。

  那个人,自始至终都是他心头的白月光,以至于到如今,竟还要找个替身寄托思念。

  真是可笑。

  夏锦时勾起唇角,不知是在笑他,还是笑自己。

  然而,就在两人即将与她的车擦肩而过时,女孩清脆的声音忽而传来:“大叔,你什么时候离婚呀,人家还等着嫁给你呢!”

  “快了,我会处理的……”

  两人的话很快被呼啸的风吹散,夏锦时却没有漏掉一个字。

  离婚?

  指甲深深地抠进了座椅,她惨白着脸,浑身几乎都在发抖,像是有什么要从心底深处迸发出来。

  夏锦时知道,那是对楼翊阳的愤怒、不甘,还有彻骨的失望…….

  当初他说结婚就结婚,如今想离婚,就以为可以离吗?

  不,她不答应!

  狠狠咬着唇,夏锦时抬起头正要看过去时,视野里却看到楼氏的清洁工在清理着垃圾,隐隐约约的,她看见了个眼熟的东西。

  “咚!”

  仿佛有什么狠狠砸进了垃圾箱。

  她的心,也痛了一下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