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叫宁小安男主叫傅司辰的小说名字是《唯你不负相思意》,此书为网络作家懵七岁最新原创

发布时间:2018-09-14 11:39

唯你不负相思意宁小安

唯你不负相思意全文阅读

女主叫宁小安男主叫傅司辰的小说名字是《唯你不负相思意》,此书为网络作家懵七岁最新原创作品,是一本剧情非常虐心的短篇现代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宁小安嫁给傅司辰三年一直没有怀上孩子,宁小安在调查之后竟发现傅司辰是故意不让自己怀孕的,而父亲的入狱甚至也和傅司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第1章 避孕药

  “嗯……”身影交缠,十分火热。就在男人准备退出去的时候,宁小安搂着男人的脖子,娇嗔地开口:“老公,今天不要戴.套好不好?”

  男人身子一顿,伸手将她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声音十分温柔。“怎么了?我们不是说好了,暂时不要孩子吗?”

  以前,她什么都随他,心想着,还年轻,孩子晚点要也没事。但是,到今天她才知道,如果她再不怀孕,可能以后都不会再怀孕了。

  “但我现在想要孩子,想要为你生个孩子。”傅司辰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温柔细心地说,“小安听话,现在是公司发展重要时刻,我不能分心。乖,听话,好吗?”

  闻言,宁小安的心一沉。当初,她就是信了他这一番冠冕堂皇的话,所以才一直没要孩子。但现在,她不会了。

  “你发展你的公司,我生我的孩子,并不冲突啊。”宁小安撒娇道,“老公,我就是想要孩子吗?给我好不好?”

  傅司辰不知道今天的她为什么这么反常,但是,拗不过她,他只好答应下来。最后时刻没有戴套。

  发泄完之后,傅司辰披上睡袍,一如往常,为宁小安倒了一温开水。换做平时,宁小安会开开心心地接过来,一饮而尽,心里还很甜蜜,有个这么宠爱她的老公。

  但是今天,她却迟迟没有伸手去接。目光直直盯着玻璃杯里的温开水,脸上神色不明。

  看出她的不对劲,傅司辰拿着开水,坐在她旁边,搂着她的肩膀,关心地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宁小安摇摇头,“我没事。”“是不是累了?把水喝了,我们休息。”

  宁小安还是盯着玻璃杯,没有接过。突然,她看向傅司辰的眼睛,笑着问:“老公,里面该不会含有避孕药吧?”

  闻言,傅司辰面不改色,只是睫毛微微一颤,薄唇紧抿。

  宁小安佯装微笑,“我只是说笑的,不管里面是什么,只要是你给我喝的,我就喝。就算是毒药,我也喝。”

  说着,宁小安拿过傅司辰手中的玻璃杯,将里面的温开水一饮而尽。傅司辰只是看着她,沉默不语。今天的她,有些不同寻常。

  “老公,你休息吧,我把杯子放回去,马上回来。”宁小安自然地笑着,转过身的瞬间,嘴角的笑容慢慢凝固。

  走出房门之后,回头看了一眼,确定傅司辰没有跟出来,她将玻璃杯装进一个密封袋里,放进自己的背包里。

  将背包放回原位,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一瞬间失神。这一次,有些月经不调,趁着自己的朋友赵思妍是妇科医生,于是就去找她看病。

  经过一系列检查之后,赵思妍说她常年服用避孕药,如果再继续服用,将会导致终生不孕。

  避孕药,她自己从来没有买过,更没有吃过。怎么可能长期服用避孕药?纵然她再不愿相信,也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她的老公傅司辰,暗地里给她吃避孕药。很可能,就在每次事后给她喝的水里。

  于是,她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她打算将水交给赵思妍化验,确定里面是否含有避孕药成分如果,真的是他,她该怎么办?

  不!不可能是他!每次做都有戴套,他没必要再给她吃避孕药,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第2章 变心

  竖日。

  在傅司辰上班之后,宁小安立即起床,简单梳洗一下,就背着昨晚准备好的背包,离开家,往赵思妍的医院赶去。

  来到赵思妍的诊室,宁小安拿出玻璃杯,交给她,“思妍,麻烦你帮我检测一下。”

  “放心,包在我身上。检测需要一段时间,你先坐着等一下。”

  说着,赵思妍拿着玻璃杯走进检测室。

  等待检测结果的期间,宁小安有些坐立不安。双手紧紧拽着背包,显然十分紧张。

  她一方面期待检测结果,一方面又害怕检测结果。

  没多久,赵思妍出来了,眉头紧紧拧着。

  “小安,你猜测得没错,你每次喝的水里面,确实含有避孕药成分。”

  尽管,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是听到这个结果,她还是不禁愣住了。

  果然是她的老公傅司辰做的。

  可是,她想不通为什么。

  她跟傅司辰结婚三年了。三年来,两人一直很相爱,她非常爱他,他对她也非常宠爱,每天一下班就回家,很少应酬,就算有应酬也把她带在身边。

  因此,两人一直是别人眼中的模范夫妻。

  没想到,就是一个这么爱她的男人,居然,让她每天吃有严重副作用的避孕药。

  尽管,每次做都戴套,他还要给她吃避孕药,到底是多怕她会怀上他的孩子,才会这样做?

  见宁小安一直沉默,赵思妍不禁问:“小安,你跟傅司辰是不是闹什么不愉快了?”

  宁小安失落地摇摇头。

  如果两人不合,他这种行为倒是合理,但是,就是因为没有,她才想不通。

  两人明明这么恩爱,这么甜蜜,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以前,他说事业刚起步,他害怕分心,因此打算晚点要孩子。她理解,也同意他的想法。

  但是现在,他的公司已经发展稳定了,加上,就算怀孕,还有很多佣人照顾她,不需要他来照顾,也根本不会耽误他的事业。

  而且,他这又是戴套,又是暗中给她吃避孕药,显然是很害怕她会怀上孩子。

  如果,只是担心事业,他根本没必要这么害怕!

  “小安,会不会是,他变心了?或者,你们之间出现了第三者?”

  “不可能!”

  宁小安想也没想就否认,她宁愿相信他是因为担心事业,也不愿相信他是因为第三者。

  “司辰很爱我,他肯定不会变心!”宁小安抓住赵思妍的手,“思妍,我跟你说过的,司辰只是担心有了孩子会让他分心,影响了事业,绝对不是因为什么小三插足。”

  “但是,你不是一直很想要孩子吗?你已经为他退到这种地步了,他居然!小安,你知不知道,这种避孕药的副作用很大,会害你终生不孕的!这个男人,显然已经不只是暂时不想要孩子这么简单,他还想让你终生不孕!你知不知道?他都已经狠心到这种地步,你竟然还为他说好话……”

  赵思妍的话,犹如当头棒喝,让宁小安不得不面对,这显而易见的事实真相。

  所以,傅司辰,真的变心了?

第3章 外面有人

  回到家。

  今天一整天,宁小安都是失魂落魄的状态。

  这件事情对她的伤害很大,她不知道接下来要怎样面对傅司辰。

  在她失神的时候,傅司辰回来了。

  看到她坐在沙发上发呆,他走过来,脱掉外套,坐在她身边,温柔地搂着她的肩膀。

  “小安,怎么坐着发呆?这里冷,我们回房间好吗?”

  他的声音还是那样温柔,带着情意,让人如沐春风。

  她很难想象,就是这样一个疼爱他的男人,居然要害她终生不孕!

  她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男人的双眸,想从他眼中看出任何异样,却什么也看不出来。

  他望着她的眼神,全是化不开的浓情,是那样的真挚,那样的真实。

  突然,她闻到一股特别的香水味,是一种女士香水。

  不是她的,她从来没有用过这种味道的香水。

  她伸手抱住了眼前的男人,偷偷在他身上细闻。果然,香水味是男人身上的。

  她的心,顿时沉到谷底。

  他真的,有其他女人了。

  “傻瓜,是不是一天没见到我,就想我了?”

  傅司辰摸着她的头发,温柔地笑着。

  以前,他这种亲密的举动,让她觉得很开心甜蜜。

  但现在,她一想到,男人跟其他女人亲热之后,又跟她亲热,她的心就像被无数蚂蚁啃咬一样,难受痛苦。

  她一把推开男人,大声问:“你身上为什么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

  傅司辰一愣,随即微微一笑,“今天开会,室内环境封闭,难免粘了一些女员工的气味。傻瓜,是不是多想了?”

  他的神情很自然,解释也还过得去,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点疙瘩。

  洗完澡,两人躺床上,男人有所动作,宁小安抓住他的手阻止继续动作,淡淡地说:“我今天有点累。”

  男人不再动作,只是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抱着她,体贴的说,“好好休息。”

  宁小安怀着各种疑惑的心情,慢慢入了睡。

  半夜,突然被一阵手机铃声惊醒。

  不是她的手机,而是傅司辰的。

  傅司辰看了一眼侧身睡觉的宁小安,拿起手机走出卧室,关上门,接通了电话。

  “小安睡眠不好……”

  装睡的宁小安睁开眼睛。

  是谁的电话?还要背着她接听?

  心中疑惑,她忍不住下了床去偷听。

  就听到他说:“以后不要半夜给我打电话。”

  傅司辰的语气有些严厉,还带着一丝不悦。

  跟他在一起多年的宁小安,还听出来一丝隐忍。

  除了她,还有谁,令他生气之后,也能这样克制?

  这个半夜打电话来的人,到底是谁?

  他突然问:“那避孕药有没有什么副作用?小安最近有些反常……”

  宁小安的心一紧,避孕药是对方给他的?

  后面,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他一直保持沉默。

  知道也听不到什么有用的,她回到床上躺着,等他打完电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挂了电话,进来。

  看到宁小安醒了,走过来,坐在她旁边,抱着她,温柔地问:“是不是我把你吵醒了?”

  “这么晚了,谁给你打电话?”

  “没事,就是普通的骚扰电话,快休息吧。”

  说着,他关了灯,抱着她一起入睡。

  她却怎么也睡不着,心里像是搁着一块大石头,胸闷难受。

  普通骚扰电话,还能聊这么久?

  更何况,他刚才说话的语气,根本不是跟陌生人说话的语气,而是跟一位熟人。

  他为什么要说谎?

  难道真的外面有人了?

第4章 摊牌

  宁小安决定跟踪自己的丈夫,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出轨了。

  接下来,每天傅司辰前脚离开,她后脚就跟出去。

  到达公司之后,看着他进入公司,她就在对面咖啡厅找一个靠窗的位置,一直盯着公司大门。

  结果,每天中午,都能看到傅司辰跟那个叫李语菲的女人,一起说笑着走出来,走进旁边一家中式餐厅一起吃饭,两人看起来十分亲密。

  她问过傅司辰,他说李语菲是合作伙伴,因此接触比较多。

  但是也没有必要这么亲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人才是情侣呢!

  想到这,宁小安心里堵堵的,好像心下压着一块石头,很难受。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打电话求助自己的闺蜜赵思妍。

  正好当天休息的赵思妍一听说这件事,就急忙赶过来,坐在宁小安对面,扫了一眼窗外公司大门,压低了声音,问:“小安,到底怎么回事?”

  这时,正好傅司辰跟李语菲吃完饭,从餐厅里面走出来,往公司走去。

  看着亲密的两道身影,宁小安闷闷地说,“你看,他们这样,到底算是什么情况?”

  赵思妍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就看到那两人亲密的模样。两个异性这样肩并肩走着,显然关系很不错。

  不知道两人聊到什么,李语菲挽住了傅司辰的手臂,而傅司辰却没有反对,就这样任凭她挽着。

  见状,宁小安顿时就坐不住了。

  她的男人,跟其他女人肩并肩一起走也就算了,居然被其他女人挽手臂,这个她绝对忍不了!

  赵思妍的眸子也忍不住眯了起来,显然她要比宁小安这个当事人冷静许多,她伸手拉住宁小安的手,阻止她冲动地追出去。

  “小安,你先冷静一下。他们现在没有做出什么特别出格的事情,你就这样冲出去质问,要是被那个女人倒打一耙,说你无理取闹,那你怎么怎么说?而且,这样也会引起傅司辰的反感。到时候,你就得不偿失了。”

  觉得赵思妍说的有道理,宁小安重新做回位置,问,“那我该怎么办?他们现在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这样手挽手,那私底下……”

  宁小安不敢想象。

  “难道,就要这样算了吗?”

  “这件事情,肯定是要跟傅司辰摊牌的,但是不能就这样当众质问。男人都是爱面子的,这件事情先在私底下决绝,看看他的态度怎么样。如果,你跟他摊牌之后,他还继续跟这个女人来往的话,那你就威胁离婚,看他到底是要她还是要你!”

  闻言,宁小安有些犹豫,“可是,他们是合作伙伴,让他们不来往,真的没关系吗?”

  “傻丫头,男人都快被抢走了,你还担心他的事业呢!跟谁合作不是合作?为什么一定要这个女人合作?等到他们上床,那你后悔都来不及了!”

  一想到他们以后上床的场景,宁小安整个心狠狠揪着,她绝对不能容忍自己的男人跟其他女人上床!

  不行!

  必须趁现在,就斩断一切可能!

第5章 今天有点累

  晚上,傅司辰回到家,看到宁小安闷闷不乐的模样,搂住她的腰,关心地问,“怎么了?什么事情不开心?”

  宁小安直接说,“你跟那个李语菲到底是什么关系?”

  只见傅司辰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随即舒展开来,温柔地抚摸她的秀发,“傻瓜,上次不是跟你说了,我跟她只是合作伙伴。”

  又是合作伙伴!

  一个合作伙伴,都亲近到每天一起吃午餐,还亲密到手挽手了?

  真当她什么都不知道吗?

  见她沉默不语,傅司辰双手按着她的肩膀,细心地问:“怎么了?你是因为这件事情不高兴?那我以后不跟她往来好吗?”

  闻言,宁小安的心顿时激动了起来。

  抬起头,直直盯着傅司辰的双眼,想要从他眸中确定:

  他,真的愿意为了她,不跟那个李语菲来往?

  他深邃的双眸,没有丝毫闪躲,显然所说的话,就是他的真实想法。

  她忍不住期待地问:“你说的,是真的?”

  “傻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傅司辰揉了揉她的脑袋,微微笑着。

  确实,两人在一起这么久起来,他从未骗过她任何事情,她自然很相信他。

  她顿时开心地笑了,主动吻上他的唇,小手直接下游。

  刚碰到“小小辰”的时候,却被男人抓住了手,阻止了动作。

  她疑惑地放开他,“怎么了?”

  他只是略显疲惫地说,“今天有点累。”

  说着,他边解开领带,边朝着浴室走去。

  望着男人的背影,宁小安的心渐渐沉到谷底。

  以前,无论多累,他们每天至少做一次,但是今天,他居然说累拒绝了她!

  很反常!

  之前的喜悦不复存在,现在,她满心想的是,他,是不是,已经跟李语菲上过床了?

  ——

  之后,宁小安确实没有看到傅司辰跟李语菲有所往来。看来,他并没有骗她,心安了许多。

  这天,她突然接到电话,说父亲涉嫌偷税漏税被警察带走了。

  她赶回家的时候,父亲已经被抓走了,留下不知所措的母亲,急得团团转。

  宁小安抓住母亲的手,安抚地拍拍她的背,“妈妈,你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吃晚饭的时候,一群警察过来了。说你爸爸被人举报偷税漏税,要去警察局接受调查。你爸爸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平时也热心做公益,像他这样一个好人,怎么可能会偷税漏税,肯定是被冤枉的。”

  父亲向来对税务方面很重视,不可能会偷税漏税。显然是有人故意陷害,等警察调查清楚,肯定会没事。

  “妈妈,你放心,爸爸这么好的人,警察一定会调查清楚,还爸爸清白的!”

  宁母反握住宁小安的手,一脸愁容,显然很担心宁父,“小安,你爸爸上了年纪,待在里面身体肯定会吃不消,你一定要把你爸爸救出来。对了,你去找司辰,他这几年发展这么好,他肯定有办法把你爸爸救出来!”

  宁小安拍了拍母亲的手,安抚道,“妈妈,司辰一定会有办法的,我跟司辰一定会把爸爸救出来。你放心,在家里等我好消息。”

  父亲心脏不好,发生了这种事情,也不知道他能不能承受地住,必须早点把父亲保释出来。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