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为蒋倾城狄一秋小说的名字是《囚于黑夜仰望你》,这是一本剧情稍微虐心的现代言情小

发布时间:2018-09-14 11:40

蒋倾城狄一秋小说

囚于黑夜仰望你全文阅读

主角名为蒋倾城狄一秋小说的名字是《囚于黑夜仰望你》,这是一本剧情稍微虐心的现代言情小说,全文讲述的是蒋倾城和狄一秋之间曲折的爱情故事。因为继父的强奸未遂,蒋倾城被大火烧的面目全非,她的第一次全身整容是因为继父,而第二次是因为那个她爱的狄一秋,但是她的爱在狄一秋眼里似乎一文不值。

第1章 毁容

  “不要,不要碰我!啊!”我尖叫一声,还没来得及反抗,浓浓的烈火迎面而来。

  “啊!”我失声惨叫,声音却被大火淹没。

  继父提起裤子就往外跑,根本没有管我死活。

  在我十八岁这一年,继父趁着母亲出门的功夫,想爬上我的床占有我。

  他喝的伶仃大醉,一不小心将烟头掉在床单上。

  我反抗,但是因为力气太小,被他压在身子下面动弹不得,床单呼啦一下点燃一片,头发被火烧焦,脸像一团抹布一样皱在一起。

  等我到医院的时候,已经被烧得像个没头发的茶叶蛋。

  从此以后,我对整容这件事痴迷上瘾。

  我听到母亲在医院走廊里哭喊,打骂我继父。

  但继父恶狠狠的扇了我妈一巴掌,吼道:“艹!现在烧成这个死样子,你求老子上老子都不上了!妈的,真晦气!”

  我在医院治疗了整整一个夏天,每次上烫伤药的时候都疼的我很想死。

  我很多次梦想着从医院的十二楼跳下去,或者偷医生的手术刀割腕。

  我幻想自己摔的稀巴烂的样子,居然会有一种自我毁灭的快感。

  后来我妈带我去整容,我看到整容医生见我第一面的时候,那眼神里藏都藏不住的惊恐和恶心。

  第一次做手术花了我妈二十万块钱,医生说做了个全套的,拆纱布以后肯定比现在好看一百倍。

  为了这二十万,继父把我妈一条腿打断了。

  拆开纱布前一天,是我的十八岁生日,我隔着一层纱布看妈妈给我准备的生日蛋糕,视线还有点血淋淋的。

  我妈切了一块蛋糕递给我,满脸讨好的笑容,我本该欣然接受。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就像疯了一样将蛋糕全扣在她脸上,然后抽笑着离开。

  拆开纱布以后我站在镜子面前冷冷的端详自己,并没有多开心。

  这副德行,跟我毁容以前还是没法比。

  回学校上学,所有人都离我远远的,甚至老师都不怎么叫我回答问题。我曾是班里的尖子生,但一瞬间就变成了透明人。

  只有一个男孩子愿意跟我说说话,是班级里最矮的,大家都叫他小土豆。

  可是那时候我拒绝跟班级里的人交朋友,每天在外面鬼混,认识了很多不三不四的人。

  有一天小杰告诉我,说有个有钱人想认识我一下,找他做介绍人。

  我懒洋洋的玩着头发说,老娘没心情。

  小杰呵呵一笑,在我耳边说道:“他有的是钱,你就不想多赚点钱再去整容?”

  我的心猛地一揪,脑袋里仿佛有电流穿过。

  我立刻按住小杰的胳膊,盯着他说道:“今晚十点,夜店见!”

  小杰如约而至,但是身后还跟了几个黄毛,像未成年人。

  我将腿搭在桌子上,点了一根烟猛唑了一口,冷冷的看着小杰。

  “这就是你说的什么有钱人?”

  小杰坏笑着,坐在我身边给我倒了一杯酒。

  “倾城姐,咱们也认识了快一年了吧?眼看着你就要飞黄腾达了,我怎么也得先跟你喝一杯!”

  我看着酒杯里殷红如血的红酒,心像是被人扔进了冰窖绝望又凄冷。

  “好,那就喝吧!”我嫣然一笑,端起红酒一饮而尽。

  其实我早就知道小杰会在我酒里下药。

  红色丝绒的大床上,我什么都没穿的裹在被子里,电话屏幕再次亮起,我妈打来的第三十二个未接电话。

  我浑身颤抖着,冷笑着,心脏一抽一抽的疼,然后关机。

  直到十二点,我仍旧像猎豹等到猎物一样,警觉的瞪着大眼睛。

  忽然,门锁被打开,没有脚步声,只有轮椅滑过地板的声音。

第2章 叔叔是个残疾人

  我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冷汗直流。

  那人借着微弱的月光,坐着轮椅滑到我面前,恐怖如魔鬼一样阴森诡异的笑着:“小姑娘,等久了吧,叔叔有点事来晚了。你介意叔叔是残疾人么?”

  我吓得瑟瑟发抖,顺着他往下看是一双空荡荡的裤腿,两腿中间竟然还有一个小帐篷鼓了起来。

  我瞬间手心全是冷汗,紧紧握在一起。

  “你,你是谁?”我声音讷讷的说着,害怕的有些发抖。

  “呵,你不用管我是谁,今晚上你把我伺候好了,我会给你二十万的。”陌生人上下打量着我,眼神中带着急不可耐的渴求。

  “躺在地上!”陌生人阴笑着,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量。

  我咽了一口口水,强撑着身子从柔软的大床上走下来,平躺在冰冷的地面。

  只见他从轮椅上下来,一下下解开衬衫扣子,又将裤子拉链拉开,从里面爱惜的掏出一个脏兮兮的东西。

  我心脏突突跳个不停就要蹦出来。

  我见过那东西,我心里一直告诉自己没什么好怕的!

  二十万,我需要这二十万!

  我闭上眼睛,紧张的甚至听到自己牙齿撞在一起咯咯的响。

  忽然,陌生人扑通一声压了下来,整个身体撞在我胸前,我死死的闭上眼睛不敢去看。

  他忽然俯下身子大力的咬住我的下嘴唇,我吃痛的闷哼一声,他粗糙的手拂过我的脸颊,摸到一手冷汗。

  “别怕,想叫就叫出来!”

  说完,他猛地将下半身顶了过来,我感觉到他那团火热,那么羞耻又那么渴望。

  我紧紧攥着拳头,浑身紧张的直打哆嗦。

  谁能理解一个用自己的第一次换取金钱的女孩的心理?

  我心里发颤的冷笑着,二十万,我要拿这二十万摔在继父脸上,让他赔我母亲一条腿!

  陌生人一边窜动着一边说道:“太紧了,你要夹死我了!”

  我的思绪被拉回来,我咬着嘴唇,试图放松,他才完完全全顶了进去。

  “唔……舒服!”陌生人腻歪的声音在我头顶传来。

  那一夜相当漫长,相当寒冷,第二天早晨阳光打进窗口的时候,我还浑身冰冷裹着被子。

  “二十万已经打给你了,以后这房子你可以先住着。”

  说完,陌生人推着轮椅就要离开。

  我在床上用尽全力,发出晦涩的声音沙哑问道:“你,你这是要包养我么?”

  陌生人回头看了我一眼:“算是吧,不过我不喜欢缠人的女人,等我玩腻了,你最好自己滚蛋。”

  陌生人彻底消失在房间里,我全身如至冰窖彻骨寒冷,床上满是粘腻的液体,空中充斥着难闻的味道。

  我没有哭,但我觉得眼眶疼的厉害,眼球都要鼓出来了。

  胸口憋着一口气胀的我生疼,我冲进卫生间哇哇吐了一马桶。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刚满十八岁,脸色苍白的像个鬼。锁骨上还残留着陌生人红色的牙印。

  绝望,像北极冰川的海水,将我淹没吞噬,让我的灵魂都结了一层霜。

  我带着银行卡取了二十万现金,装在一个大袋子里,打车回家。

  我已经幻想过无数次了,我要把这二十万现金打在继父脸上,让他像狗一样捡钱。

  回到家,家里安静的出奇。

  我往卧室一看,倒吸一口凉气,吓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妈妈躺在床上没穿衣服,双眼瞪得大大的还张着嘴,表情痛苦无比。

第3章 东南亚赌城

  我冲了上去一把抱住她:“妈,妈!你醒醒!”

  从我毁容到现在,我第一次叫她妈妈。

  妈妈的身体冷了,脸上带着淤青,浑身上下被细软的鞭子抽出紫红色痕迹。

  “妈!妈!”我哭喊着,用被子将她裹住,眼泪扑簌簌往下掉,止也止不住,心脏从没有这么疼过。

  就连我被陌生人上的时候,我也没有这么绝望过!

  我感觉天塌了,整个世界都扭曲了,一种足以让我窒息的委屈和自责涌上心头。

  忽然,身后门锁开了,继父拎着个酒瓶子吊儿郎当走进来,大喊道:“哭什么哭?你再求我也没有用,我是不可能去救你那个野鸡女儿的!”

  我气得浑身发抖,整个人都炸了。

  想到妈妈昨晚打给我的那么多未接电话,她一定急疯了才想找继父帮忙寻找我。

  可是继父呢?他把妈妈生生虐待致死!

  继父这才看见我,嘿嘿一笑:“咦,这不是野鸡回来了?”

  “啊!”我尖叫一声冲过去,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狠狠地掐着继父的脖子,所有的愤怒,屈辱都涌了上来,我疯了一样任凭他对我拳打脚踢都不松手。

  “额!额……”继父脸色涨红发紫,停止了挣扎,而我还满脸泪痕双目圆睁的掐着他的脖子,尖叫着。

  我坐在沙发上喘着粗气,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绝望。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尖叫一声,看见一个陌生号码。

  “喂……”

  “……你声音这么了?”电话那边是陌生人的声音。

  我死死的抓住电话,声音颤抖地说:“我要见你。”

  “那你回公寓吧,我在这里等你。”

  挂了电话,我打车往公寓跑去,一路上满脑子都是妈妈在床上死不瞑目的样子。

  我恨自己,更恨这个世界。

  我冲进公寓扑通一声跪倒在陌生人面前,揪着他空荡荡的裤腿声音止不住的颤抖:“求求你,求求你帮帮我!”

  “呵,帮你什么?”陌生人玩味的说着。

  我把事情的经过跟陌生人讲了一遍,他沉默片刻说道:“我可以帮你,但你要知道,跟我何正清做交易,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我帮你处理好你继父的尸体,你这辈子就都是我的奴隶了,而且,是xing奴!”

  我全身如被雷劈了一样,眼前仍是母亲死不瞑目的惨样。

  我怔怔的点点头,泪水和汗水滴进地毯:“一切,都听您的。”

  何正清帮我料理了后事,我连去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那天艳阳高照,室外温度三十度,我却躲在房间里冷汗直流。

  从此以后,我跌进万劫不复的深渊,跟何正清搬到了另外一个大城市生活。

  三年后,我在东南亚赌城上流社会的交际花圈子里,打响了自己的花名。

  提到蒋倾城三个字,有人会说,她那张脸整了几十次了,花的钱都够买一栋楼了!

  还有人会说,她啊,不学无术,刚成年就出来混了!不要脸!

  更有人会说我睡了好多男人,下面早就烂了。

  但自从跟狄一秋在赌场的一次梭哈,他们都会带着不可思议的目光说道:“那小妞床技了得,赌运也很好啊!”

第4章 出老千

  赌场里人声鼎沸,不论是筹码大的还是筹码小的桌位前都围满了人群。

  这年头,喝酒伤身,吸烟又伤肺,男人们除了把钱花给外面的女人,就是在赌场里尽情浪费资本,若是能赚点本钱回来一举两得,若是赔了个精光也是自己活该。

  大部分男人能戒酒戒烟,但戒不了嫖赌。

  老东西今天喝的太多做不了,我便一个人像孤魂野鬼似的在赌场瞎转悠。

  想不到在赌场里竟然能见到赌神的长子狄一秋。

  他太帅了,浑身上下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稀奇,我仿佛隔着八条街都能闻到他诱惑味道。

  一身修剪得体的西装包裹住他结实的肌肉线条,我略略一看就知道他身高超过一米八,宽肩窄腰身材很好。

  成熟男人的英俊轮廓,自信又儒雅的笑容在他脸上展现,眼神戏谑又带着点忧郁。

  在人群中他看了我一眼,我的心猛地漏了一拍。

  发牌小姐发完最后一圈牌,他连看也不看便扣了下去。

  对方一个黑脸的男人哈哈大笑着,猖獗说道:“狄少爷,不好意思了,恐怕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再十连胜了!”

  狄一秋不置可否笑笑,绅士的示意对方摊牌。

  黑脸男人右手狠狠一甩,四张A。

  赌场上顿时响起一片哗然。

  要知道,保持了九连胜的狄一秋,也没有抓到过这种牌!

  狄一秋自信邪魅的笑着,慢悠悠将手里的牌翻起来。

  “我去,同花顺啊!”

  “靠!这还玩个屁啊!赶紧回家给你老婆洗内裤吧!”

  人群中响起爆裂的掌声,黑脸男人捂着头爆了几句粗口,将手里五千万的筹码全输光了。

  我嗤笑一声,忍不住低声说了句:“手速也太慢了,出老千都不会。”

  转身欲走,忽然身后传来狄一秋低醇浑厚的声音。

  “这位小姐,不赌一把再走么?”

  我脚步一顿,回头莫名看了狄一秋一眼。

  狄一秋正用玩味的眼神看着我,好像已经把我全身看了个透亮。

  我把玩着手里数额不高的筹码,一种好奇心作祟,能跟赌神的儿子玩一把,机会难得啊!

  “好啊!狄少爷赌多大?”我攥紧手里一百万的筹码,强撑着笑意。

  狄一秋面含春风似的看着我,幽深的瞳孔里神秘莫测,他将面前价值几亿的筹码推出来,性感的薄唇里蹦出两个字:“梭哈。”

  我的心狂跳不止,那可是几个亿!

  人群再次传来疯狂的欢呼声,我笑容僵硬的点点头,示意发牌。

  手心冒冷汗,我在发牌那一瞬间点燃打火机佯装抽烟,却看到发牌小姐手里有一张A,一张8。

  抽牌的时候我双指灵活移动,再回到手里的时候已经握了一张A。

  狄一秋全程气定神闲,嘴角扬起不屑的弧度,将手中的牌洒在桌上,几亿的筹码哗啦一声推到我面前。

  “小姐,牌技不错,牌品不太好。”狄一秋说完,起身微笑着离开包围圈。

  我望着他潇洒离开的背影,耳边满是炸开锅一样的欢呼声。

  桌上,他翻开的牌里夹了一张8,而我抽了跟他上一把一模一样的牌面,同花顺。

  大屏幕上忽然切换成我的镜头,全赌场的人都看着我姣好的面容,带着几亿筹码跟在侍者后面。

  侍者说,还没有人能赢得了这赌场的主人狄少爷,我是第一位!

第5章 你自己动

  这种感觉就像自己买了两块钱的刮刮乐,却中了五千万大奖的那种感觉,仿佛踩在云端轻飘飘的。

  当年我提着二十万现金走回家的时候,紧张的就快全身痉挛。

  而如今我拿着几亿的筹码,却走得挺胸抬头。

  兑完了现金,我揣好支票转身欲走,侍卫却拦住我说道:“这位小姐,我们少爷请你过去喝杯酒。”

  我愣了一下,狄一秋要请我喝酒,他该不会要跟我反悔吧?!

  侍者把我带进房间,古堡一样的装潢美轮美奂。

  狄一秋换了一身白色真丝睡袍,正翘着二郎腿醒酒。

  他看见我,朝我招了招手。

  “狄少爷,初次见面收了您这么大份儿礼,真不好意思。”我痞痞的笑着:“若是您现在反悔了,咱俩五五平分怎么样?”

  狄一秋嘴角上扬,玩世不恭。

  “开口就跟我谈钱的女人,你还是第一个。”他端着红酒杯朝我走来,绕道我身后,忽然大手围住我的细腰将我牢牢蜷在他怀里,薄荷青香萦绕在鼻尖。

  “不谈钱,那我们谈什么?”我强装镇定。

  “呵呵……”他低沉的嗓音在我耳后炸开,宽大的手掌熟练的撩起我裙角,眨眼间我打底裤已经被褪去。

  “你!”我脸色一怒,赶紧又笑道:“狄少爷,您别跟我一般见识,放了我吧!”

  “拿了我三个亿就想跑?用打火机出老千,你真当我不知道?”说完,他一把将我按在床上,凶猛又野性的俯视着我:“你知道么,换了是别人,现在十根手指头早就喂狗了!”

  我怔怔的望着他野蛮又邪魅的面孔,心脏蹦蹦直跳。

  “狄少爷,你想怎样?”我声音有些颤抖。

  “把我伺候好了,三个亿我就当赏钱了。”

  我脑袋里嗡的一声,心想这下玩大了。

  何正清最看不得我跟别人男人在一起,就连多说一句话可能都要打我一顿。

  他掌握着我过去的黑历史,我不能背叛他。

  况且我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给我的,我的这张脸,也是他花了上千万才整得跟没有毁容之前差不多。

  “下面我不能给你。”我声音沉了下去,心也跟着凉了三分。那里是何正清的私人“花园”。

  狄一秋冷笑一声,躺在床上:“我可不喜欢黑木耳,你自己动,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从我这里拿走三亿。”

  我恨的牙根痒痒,真后悔自己当初自作聪明出老千。

  事已至此,我没办法离开,只好解开bra爬了上去。

  狄一秋的眼神明显火热了几分,眼底燃烧着火海一般。

  我的胸在美国做过三次手术,填充的饱满又自然,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会忍不住。

  果然,狄一秋那里迅速涨了起来,是我见过的所有男人里最大的一个。

  我压低身体,用两胸夹着他那里,狄一秋闷哼一声,又大了一圈。

  我心中暗暗惊呼,这尺寸,也太大了吧!

  正惊讶的时候,忽然门外有人在砸门。

  我吓得一哆嗦,老头子在外面大喊道:“蒋倾城,你个不要脸的骚货,快跟我滚出来!”

  我吓得魂都要没了,赶紧去抓衣服。

  大门顷刻间被撞开,我衣服还没穿好露着胸前两团。

  我脸颊通红,心想完蛋了!

  狄一秋倒是气定神闲,整个人呈大字状躺在床上,任凭那个地方像个雷达一样高高翘着。

  “我当是谁这么激动大呼小叫,原来是何叔叔!”

  我整个人蒙住了,回头瞪着狄一秋,他认识老头子!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