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网络作家顾言言为大家带来的《前夫归来:女人,上车吗》是一本剧情非常给力的豪门总裁小

发布时间:2018-09-14 12:07

白小杉叶炎小说

前夫归来:女人,上车吗全文阅读

由网络作家顾言言为大家带来的《前夫归来:女人,上车吗》是一本剧情非常给力的豪门总裁小说,前夫归来女人上车吗白小杉叶炎是小说中的主要人物。一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和好朋友滚了床单是一种什么体验,本想着就这样嫁给他吧,可谁知他却在新婚之夜失踪了?!

第1章 我要结婚了

  晚秋的夜晚和白天的温差相差十几度,白小杉穿着一件皱巴巴的白衬衫以及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哆嗦的站在闻丰集团大门口,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从大门走出来器宇轩昂的美男子。

  “叶炎。”她露出纯真的笑容,上前讨好的从叶炎手中拎走他的公文包。“在这里等多久了?”叶炎深邃的眼眸看不出情绪,一如既往的高傲冷淡。

  “一个多小时,我给你带来了我亲手种的黄瓜和青菜,没有打农药的,你看。”她指着一旁地面一大篮子蔬菜,献宝似的拎起来送到叶炎眼前。

  叶炎拂开菜篮子,冷淡的盯着她漂亮的眼睛,“说吧,你大老远的带着东西来看我,目的是什么?”

  “哪有什么目的,我就是来城里顺便来看你这个老同学。”在叶炎犀利的眼神注视下,她紧张的手心全是汗,偷偷的擦在了裤子上。

  “谢谢你的菜,没什么事情再见。”叶炎从白小杉手中拎走菜和公文包,转身就走。“等等。”白小杉追了上去,“叶炎,那个......我要结婚了。”

  叶炎脚下一滞,一向毫无波澜的眼眸吃惊的看着拦住她去路的女孩,“你说什么?”

  “我要结婚了,我来邀请你参加我的婚礼的......另外,我结婚要买房......钱不够,能不能借一点钱给我。”她吞吞吐吐好不容易一口气将话说完。

  “不借。”叶炎将手中的菜篮子仍在她脚边,“白小杉,这么多年了你还在做美梦呢?人家结婚是男人给女人买房,你结婚却要给男人买房,上一次被骗了三万,上上次被骗了一万五,上上次被骗了五万......你这一次准备要无偿献给别人多少钱?”他面色阴沉的问。

  “这一次是认真的,我们很相爱,他还在城里看好了房子,准备和我一起生活,你借给我二十万首付就好。”

  白小杉的家在盐城建湖,是一个小县城,百来平方的套房五六十万的样子,二十万首付绰绰有余。

  “一分也没有,白小杉,给你一天时间把以前借我的十三万七还给我,否则,我们法庭上见。”他气势汹汹的丢下一句话,拂袖而去。

  “叶炎,你听我说......”“哟!叶总,这位是谁啊?你都把人家小姑娘给气哭了。”突然,一道娇滴滴的嗓音打断了两人的谈话。

  白小杉抬眸看去,那是一个穿着抹胸包臀连衣裙的性感时髦女郎,踩着恨天高,婀娜多姿,任何男人瞧见都会喷血的性感女神。

  叶炎对着美人展颜一笑,俊美倾城,“不知道哪里来的村姑,我们走吧。”叶炎搂着美人儿就上了路边停着的豪华轿车扬长而去。

  白小杉本能的拔腿就追,没追两步她想起了自己带来的菜,于是急忙回头,将被叶炎仍在地面洒了一地的青菜黄瓜捡起来,其中有两个黄瓜砸坏了,“可惜了,但是不能浪费。”她将摔坏的两节黄瓜扔给了一旁的流浪狗,然后拎着菜篮子往叶炎家里方向跑。

第2章 神经大条的女人

  叶炎的家就在后面一条街道,走路十几分钟就到了。

  她站在小区楼下看着叶炎家里的灯没亮,想必叶炎没有回家,她坐在小区绿化台上等。

  叶炎是她的高中同学,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和叶炎这样家世好学业优秀的人成为朋友,反正就是稀里糊涂的。

  她也知道叶炎瞧不上她这种穷人,但是她没有办法啊!如果有别的路选择,她也不会来求叶炎。

  “嘟嘟......”

  手机铃声在寂静夜里异常清晰,她拿出来一看,是亲亲未婚夫的来电,不假思索的接了电话,“彦希,亲爱的,我们才刚刚分开你就想我了吗?”

  “杉杉,我们看中的这个房子人家联系我了,被别人看上了,我们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不交首付,就要买给别人了。”莫彦希焦急的说道“那怎办?我还没有筹到钱。”白小杉急的站起来踱步。

  “这样吧,我这里能拿出来七万,你看你那里能不能拿得出来十三万,我们一起把房子首付交了。”

  白小杉手上刚好有十三万,那是给爸爸治病的钱,正常来说她是绝对不敢动的,但是最近爸爸的身体不错,再加上她马上就能找叶炎借钱,先把钱打过去给未婚夫,然后从叶炎这里借到的钱补上不就行了吗?

  叶炎虽然每一次都凶巴巴的不给她借钱,但是最后的结果都借给她了啊!

  “你等等,我马上用网上银行转给你。”

  “亲爱的,以后我们结婚我会好好对你的。”莫彦希对着手机啵啵的亲了几口。

  “我也爱你。”白小杉挂了电话,不假思索的在手机上给心爱的未婚夫转了十三万。

  买房是人生中第一大喜事,她很兴奋感觉不到冷,坐在小区楼下一等就等到深夜,困意来袭,她靠着边上的大树闭眼准备眯一会。

  哪知道太累,闭眼就睡得昏天暗地,浑然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落入停在对面豪车驾驶座的男人眼中。

  这个神经大条的女人竟然坐在外面就这样睡着了!

  要是随便来一个坏人怎么办?

  她什么时候能长点心!?

  叶炎下车快步走了过去,正准备叫醒她,却被眼前她美丽的睡容吸引了。

  茭白的月光洒在她脸上,肌fu被衬的更加的水嫩诱人,扇形的睫毛没有经过任何修饰长的恰当好处,小巧笔挺的鼻子,樱桃红唇在睡觉的时候微微开启,仿佛在邀请人亲吻一般蛊惑人心。

  她的美比他预期中的还要勾人魂魄,心不受控制,弯腰凑了过去,不点而红的朱唇近在咫尺,扑鼻而来的兰花香气......

  白小杉睡得不沉,她隐隐约约嗅到一股不属于周围的气息,猛地睁眼,便瞧见一张俊美绝伦的男性面孔近在咫尺!

  “叶炎!”她两眼发光,神经大条的她完全没意识到两人靠的太近猛地坐起来便和他的唇撞上了!

  一瞬间,她整个人都傻了,愣愣的睁大眼盯着近在咫尺的黑眸。

  老天!

  这是亲上了吗?

  叶炎本来就在生气,如今自己又莫名其妙的亲了他,他还会给自己借钱吗?

第3章 我们结束吧

  白小杉第一反应便是退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揉着被撞痛的唇瓣委屈的盯着面色铁青的叶炎。

  真的生气了,面色比锅底还黑!

  “回去吧!钱不会借给你的。”叶炎冷冰冰的丢出一句话,转身就走。

  白小杉起身抓住了叶炎的手,“最后一次,我保证。”

  “白小杉,够了。”叶炎甩开白小杉的手,双手插在口兜里冷漠的低吼。

  白小杉被吼的一愣,懵懂的看着叶炎。

  “我们结束吧?好友之交到此为止。”他严肃慎重的说道。

  白小杉傻眼了,这么多年来自己唯一的好友也嫌弃自己要和自己绝交了?

  她知道自己穷,家里还有一个重病的父亲,没有男孩愿意娶她,更没有人愿意交一个天天借钱的朋友,而叶炎就是她唯一的依靠,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依靠失去了会怎样?

  “嘟嘟嘟......”

  突然,白小杉的手机铃声又响了化解了眼前紧绷的气氛,她拿起来一看是家里打来的,急忙接听,“妈妈。”

  “小杉,你爸爸突然发病,120来家里,现在已经在去人民医院的路上,你马上来。”

  白小杉吓得一头汗,挂了电话什么都不顾上转身就跑,刚走一步她想起来还有叶炎这个人,她掉头拉着叶炎就走,“我爸发病,送我去人民医院。”

  叶炎面色凝重二话不说开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去了人民医院。

  他们抵达人名医院手术室,便和在急救室外焦急等候的白母遇上。

  白小杉跑过去,“妈。”

  白母见女儿来了松了一口气,怕女儿担忧过度,勉强挤出一丝微笑,“别怕,你爸爸不会有事的。”

  白母的话刚落,急救室的门便被人打开,里面走出来医生护士各一名。

  “谁是病人家属?”医生带着口罩站在急救室门口问。

  “我是。”白小杉拉着妈妈走到医生面前。

  “病人肝癌复发,需要立马动手术,去把五万元手术费及住院押金交了。另外,请在手术授权协议上面签字。”

  白母伸手去拿医生手上的授权书,双手颤抖的几乎拿不稳。

  白小杉替母亲拿了,签下了她的名字,“医生,我爸爸就麻烦你了。”然后她对着白母说道:“妈妈我去交手术费。”

  白小杉转身看了叶炎一眼,快步从叶炎面前走过,他无声的跟了上去。

  医院不收现金,有提款机,她站在提款机面前取钱才想起自己把钱全部转给了未婚夫。

  白小杉立马拨打了未婚夫的电话,电话那头始终传来不在服务区的忙音。

  她急的眼泪汪汪的,这个紧要关头,彦希干嘛去了?

  于是她给莫彦希发微信发QQ,一遍一遍的拨电话,始终没有任何回应......

  “不用打了,我这里有钱。”叶炎从皮夹里掏出一张卡,从提款机提了五万给白小杉。

  白小杉拿着沉甸甸的五万,泪珠落在了钱上,“谢谢。”

  两人一起交了手术费,在手术室门外等了三个多小时,白父手术结束被转移到重病监控室,一切手续办下来已经天亮了。

第4章 未婚夫卷款而逃

  白母一心担忧白父,压根就没发现有叶炎这号人。

  白小杉要去给妈妈买早餐,便和叶炎一起离开医院,“昨晚谢谢你,钱我会想办法还你的,你还要上班,先回去吧。”

  叶炎打开车门,“上车,给你妈妈买完早餐再说。”

  白小杉这个时候正是需要人帮助的时候,她点了点头,跟着叶炎上了车。

  早餐店就在医院不远的地方,白小杉下车对老板说道:“要两份早餐。”

  “三份。”后下车的叶炎纠正,“别忘了你自己。”然后付了钱。

  白小杉心头一暖,果然,他昨晚说要绝交之内的话是假的,自己何德何能交了叶炎这样优秀的好朋友!是上天怜悯么!?

  买了早餐叶炎将白小杉送回了医院,“有事打我电话。”

  “好。”白小杉拎着早餐下车给妈妈送去,在出来的时候她遇见了主治医师,“医生您好,我爸爸的病情怎样?”

  “不乐观,虽然动了手术保住了命,若是不做化疗治疗,只怕活不过一个月。”主治医生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的摇头。

  白小杉懵了,眼前一黑,险些站不稳,“那就化疗,只要能治好爸爸的病,怎样都好。”

  “我已经安排了化疗治疗,家属最少准备好十五万现金左右。”

  白小杉愣愣的点头,十五万!她去哪里弄十五万来?

  对了,房子可以先不买,这一刻什么都比不上爸爸重要。

  于是,她又拨通了未婚夫的电话,那头依旧无人接听,无奈之下她打的去了未婚夫的家,站在门口敲门半天没人答应。

  “莫彦希......”她不死心一边喊一边敲门。

  未婚夫的门没被敲开,隔壁邻居的门被敲开了,“这位姑娘,这一家人昨天晚上就搬走了。”

  白小杉心头一惊,一股不祥的预感从心底升起,“搬去哪里了?”

  “不清楚,房子是租的。”

  白小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未婚夫住房小区的,她站在马路上拨通了叶炎的电话。

  “叶炎,我......”她一开口就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再也没有下文。

  “你在哪里?”叶炎一向冷静的语调变得焦急。

  白小杉断断续续的说了一个地址,坐在小区外面马路上抱头痛哭。

  被骗了!自己再一次被骗了!!

  怎么可能!?

  恋爱的余温在手心还没散去,就被骗了......

  “杉杉。”

  是谁在喊她?

  是莫彦希回来了吗?

  白小杉将埋在膝盖的脸抬起来便瞧见一张俊美绝伦的男性面孔,只可惜,那个人不是未婚夫莫彦希。

  “杉杉。”叶炎弯腰一把将白小杉抱起来,穿过将白小杉围起来观看的路人,将她放在了副驾驶座位上。

  白小杉坐在车里默默的落泪,两人一路无话。

  抵达叶炎家里,她再也绷不住哭了出来,“叶炎,我被骗了......爸爸治病的钱没有了......”

  叶炎坐在白小杉对面,将纸巾递给白小杉,“没事的,一切有我。”

  他不安慰还好,这一安慰白小杉哭的更凶了,“我借你那么多钱没还,如今又被骗了,我......”

  “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叶炎盯着哭的双眼通红的女孩,面无表情,看不出情绪。

第5章 洞房花烛

  白小杉一把抱住叶炎的腰杆,趴在叶炎怀中嚎哭起来......

  两个小时后,白小杉平静下来,嗓音哭哑了,甜美的嗓音也变得沙哑,“我饿了,有吃的吗?”

  “你不会是到现在早饭都没吃吧?”叶炎精明的看破。

  白小杉低下了头,默认了。

  叶炎二话不说去厨房给白小杉煮了一碗面,这是白小杉第一次吃叶炎煮的东西,她感觉是世界上最美味的面条,没有之一。

  “你慢慢吃,我去洗个澡。”他身上的白色衬衫被她的泪水打湿,穿在身上粘着皮肤很不舒服。

  白小杉自然也瞧见了,她脸红的低下了头,“对不起。”

  “没事,以后你要是心情不好对着我哭就好。”叶炎丢下一句话大步走进了房间。

  白小杉呆呆的看着紧闭的房间,大脑一时间没能明白叶炎那句话。

  叶炎一走,她就感觉到孤单,就会想起被骗的十三万救命钱,心头宛若万箭穿心,痛不欲生......

  一时间,她竟是没有胃口吃天下第一好吃的面了,余光瞄见了餐厅的酒柜,酒柜上面摆放着一瓶看上去很漂亮的酒。

  于是,她走了过去,将酒瓶取来,也不拿杯子,对着酒瓶就喝了一大口,火辣辣的烈酒从口中烫到了喉咙一直到胃里,她皱眉吃了一口面条,突然明白为什么有人喜欢借酒消愁,因为酒可以将冷却的心烫热。

  转眼,大半瓶酒下肚,一碗面条也被她吃光,她感觉有点晕,靠在沙发上瞧见眼前有一个黑影出现,“谁?”她抬眸看去,只能看见模糊的轮廓,以及重叠的身影。

  “白小杉。”

  是谁?是谁在喊她?

  声音这么熟悉,难道是莫彦希?

  她眨了眨朦胧的眼睛,看清了眼前站着的高大男子,果然是莫彦希回来了!

  她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你以前叫我杉杉的。”她痴痴的笑着。

  “杉杉。”

  耳边传来莫彦希温柔的呼唤,她一颗心都融化了,“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爸爸病了,手术要钱......”想到自己这一天来的心惊胆战,她竟是哭了出来。

  “钱都给你。”

  “那你还要不要和我结婚?”白小杉痴痴的盯着眼前俊美如画的男人,感觉未婚夫长得有点像是好友叶炎?

  不可能,叶炎那么高傲,身边美女如云,他们之间的友谊若不是她死皮赖脸,怎么可能维持到现在?他绝对不可能用这么温柔的眼神看她?

  “要。”他斩钉截铁的回答,在这一刻比任何承诺都要令她安心。

  “那好,我们现在就洞房花烛。”白小杉这一次是酒壮熊人胆,她活了二十三年至今还是一个处,别人都说女人唯一能留住男人的办法就是献出自己,她豁出去了。

  白小杉邀请了未婚夫洞房,以为男人就会主动,哪知道他竟然像根木头一样不为所动。

  这个呆瓜!

  于是,她将他的头拉下来,仰头就吻上了他的唇。

  唇瓣传来柔软微凉的温度,以及淡淡的薄荷清香,感觉好的让人轻飘飘地。

  下一秒,她便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身体被凌空抱起,还没发出尖叫的唇被夺人呼吸的狂吻封住。

  紧接着,她便感觉自己坠入了柔软的云端,鼻尖嗅到的是散发着阳光味道的被褥。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