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网络作家然也为大家带来的《黄河秘闻》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灵异小说,黄河秘闻廖其胜是书中

发布时间:2018-09-14 12:08

黄河秘闻廖其胜免费

黄河秘闻全文阅读

由网络作家然也为大家带来的《黄河秘闻》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灵异小说,黄河秘闻廖其胜是书中的主人公。众所周知,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但历史上为何没有流传下来关于黄河的传说呢?军琦川大队消失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北京锁龙井下的秘密又有何蹊跷?且跟着毛头小子廖其胜去看看吧。

第1章 祸起

  我叫廖其胜,家住在黄河地区下游沿岸。

  因为我们处在下游,所以每年从黄河上游带来的泥沙数不胜数,而除了泥沙,黄河里经常还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我曾听村里老人们说过,在鬼节的晚上,黄河上会有阴兵借道,听书这些阴兵自己漂在河面上,顺着滚滚河水一直向下游流去,沿途的家畜什么的都会莫名其妙的吠叫个不停。但是这事儿是真是假,我就不清楚了。

  不过我小时候的确经历过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我曾经见过的村里的吴大胆从黄河里爬了出来,他浑身上下湿漉漉的,眼神呆滞,鼻子里,耳朵里,嘴巴里全是沙子,还问我爷爷去了哪里。

  当时我直接被吓傻了,而吴大胆走了没两步便栽倒在了地上。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吴大胆那个时候已经被淹死在了黄河里,但是为什么从河里爬了出来,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

  从那以后,我便对黄河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我们村名叫柳家屯,屯子里有三大姓氏,吴、张、廖。至于柳家屯为啥没有姓柳的,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而我爷爷则是柳家屯的村长。

  这天早上呢,我们正在吃饭,村里的廖起子忽然闯了进来。

  见我们正在吃饭,他神秘兮兮的把我爷爷拉到了外面,低声嘀嘀咕咕的对爷爷说了一通话,我爷爷听了之后,二话不说,放下碗筷就跟他走了。

  我这个时候刚刚高中毕业,也没去上大学,在家闲着也没什么事儿,整天除了吃就是睡的,见有事儿了,我顿时就来了兴致,放下碗筷也跟了出去。

  我爷爷和廖起子走的很急,我追了好久才追上了。我爷爷见我跟来了,瞪了我一眼,说道:“你跟着来做什么?”

  “在家也没事儿,我去看看出了啥事儿。”我跟在爷爷屁股后面说道。我爷爷向前看了一眼,似乎没工夫搭理我,就跟着廖起子一直向村北走去。

  廖起子这人在我们村子挺有名的,之前他本来是个穷光蛋,但是那年不知道因为什么,做起了小本买卖,突然之间就发了家了。

  而这两年他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大,最后在黄河边上开了一家采砂场,生意也是好的不得了,整天出入都是小轿车的,让村里不少人红了眼。

  虽然说廖起子发了家,但是人一点都不飘,平日里见到村里的老人该打招呼的还是打招呼,去年还自己掏钱帮村子里修了路。在柳家屯,没一个不说廖起子好的。

  走了没多远,就到了黄河大堤上。上了黄河大堤,跟前停着的,就是廖起子的船了。

  我们上了船,就看到甲板上放着一口棺材,而棺材旁边则站着几个工人,正兴致勃勃的谈论着关于这口棺材的事情。

  “二爷……”廖起子停下脚步,看着我们,对我爷爷说道。看来廖起子把我爷爷叫来是因为这事儿了。

  廖起子从小没爹没娘,听说我爷爷小时候经常给廖起子一些吃的,所以廖起子的关系和爷爷自然就比一般人好很多。而按辈分,廖起子和我同辈,就得喊我爷爷一声“爷”。

  我爷爷低头看了这棺材一眼,围着它转了一圈儿。

  “这是怎么来的?”我爷爷阴沉着脸说道。

  廖起子听了,就递给爷爷一根烟,给我讲述了这个棺材的事情。

  今天早上廖起子来船上的时候,有一个船工告诉他河中央有一个棺材漂着,还说在那里已经漂了一夜了。

  廖起子觉得这事儿有些稀奇,就把船开过去看了一眼,果然发现一口大红棺材正漂在河中央呢。

  按理来说,棺材这种东西,是不可能漂在水面上的,在黄河边长大的人,都知道这个常识,廖起子觉得这事儿不对劲儿,就想着把棺材给捞上来看看。

  于是他就叫来两个人,把绳子给套在了棺材的前后两头,本来以为这棺材挺沉的,但是没想到轻轻一拉就给拉上来了。

  拉上来一看,廖起子顿时就被吓了一跳,他发现这口棺材竟然是被黄符给封着的!

  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棺材被黄符封着代表的是什么,于是廖起子就想着赶紧把棺材给扔到水里去,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

  但是,当他用力把这口棺材向水里推的时候,顿时就发现这棺材变的奇重无比,几个人一起用力,这棺材也是纹丝不动,和刚才轻松就给拉上来完全不一样,就好像前后换了一具棺材一样。

  之前告诉廖起子这事儿的那个老船工年纪大,他懂得也多,就告诉廖起子,让他别轻举妄动,先找个懂行的人来看看。

  廖起子前思后想,决定先找我爷爷来看看。

  而我爷爷听了这事儿,脸色顿时阴沉的更可怕了。

  趁着廖起子讲棺材这事儿的时候,我也仔细打量了这棺材几眼,发现这是一口大红色的木头棺材,而棺材的头上,正贴着一张黄符。

  黄符这种东西想必很多人都不陌生,这一般是用来镇邪镇尸的。而黄河上面离奇的漂来一口棺材,上面贴着一张黄符,再加上黄河历来神秘传说比较多,所以这事儿……我爷爷叹了口气,说道:“俗话说请神容易送神难,你们好端端的拉上来一具鬼棺,想把它送走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虽然之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一听爷爷说这是一具鬼棺,我顿时一个激灵。

  “那……二爷,你看这事儿要怎么办?送也送不走了,总不能一直在这里放着吧?”廖起子一听这话,脸顿时就苦了起来。

  “在这儿放着是不可能的。”爷爷沉声说道,“这棺材里不知道封印着一个什么东西呢,看这黄符的样子,已经有些年头了,没准这里面会跳出来一个僵尸把我们都给咬死。”

  虽然有这么多人在场,但是一听爷爷说有可能会跳出来一直僵尸,我仍然是心惊胆颤的。这种事情,从小到大我还是第一次经历。

  沉默了半晌,我爷爷最后无奈的说道:“请老张来看看吧。”

  爷爷口中的老张,是我们村里比较有名的一个人,大家都称呼他为张神仙,是因为这人有着通灵的本事,能够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能算到吉凶。

  但是,可惜是个哑巴。

  后来他儿子儿媳妇两个人都死了,再加上老伴儿走的早,张神仙则成了一个孤寡老人。

  廖起子听了这话,就派了个工人去找张神仙去了。

  而等张神仙的时候,我伸手摸了这棺材一下,顿时感觉一阵刺骨的寒意传来,冰冷的寒意通过我的手直通我的四肢百骸,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棺材好凉!”我忍不住说道。

  我爷爷听了,摸了摸棺材,疑惑的看着我说道:“你说这棺材很凉?”

第2章 送棺

  我爷爷听了,摸了摸棺材,疑惑的看着我说道:“你说这棺材很凉?”

  “对啊。”我奇怪的看着爷爷,不明白他突然问我这句话什么意思。

  我爷爷古怪的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

  等了一会儿,就见远处过来一个高高瘦瘦,精神矍铄的老头儿。

  他穿着一身普通的庄稼人穿的衣服,因为常年在田里劳作,皮肤被晒得黝黑。这模样,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普通的庄稼人。而这个人,就是人们口中的张神仙了。

  张神仙走过来以后,我爷爷冲他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张哥,你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儿吧。”

  其实我爷爷和张神仙还有一层特别的关系,那就是他们是拜把子兄弟。听我爷爷说,五十年前,他们两个和村子里的吴老三,三个人跪在黄河堤上,对着滚滚黄河磕了三个响头,拜了把子。

  张神仙是老大,我爷爷是老二,而吴老三,则是老三。

  张神仙对着我爷爷微微点头,算是回应,然后走到棺材跟前,转了一圈儿,当他看到棺材上的那个黄符的时候,身子不由自主的一震,接着便看向了我爷爷。

  而我爷爷既是张神仙的拜把子弟弟,自然明白张神仙的意思,他这是在询问我爷爷这棺材的情况呢。

  于是我爷爷就把从廖起子那里听说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给了张神仙听了。

  而张神仙听了,眉头同样也是紧锁着,最后,他弯腰从地上捡起一根铁棍,在木制的甲板上刻了一个字。

  张神仙的刻字的时候,看着很随意,就像是随便在甲板上刻画的一样,但是听声音,以及我走到跟前看的时候,就发现他用的力道很足,而当我看清他写的这个字的时候,顿时听到旁边的廖起子倒吸了一口冷气。

  抬头看向张神仙,他正站在那里,看着廖起子。

  “张神仙,您写这字儿什么意思?”廖起子看到那个字顿时就慌了神。

  而我爷爷看到甲板上的那个字以后,也是皱起了眉头,一脸不解的看着张神仙。

  就在我们几个一头雾水的时候,张神仙转头看向了我爷爷,指了指一旁的慌了神的廖起子,然后摆了摆手,又指了指甲板上的棺材,接着又比划了一阵子,然后便不说话了。

  看了张神仙的手势,我和廖起子顿时看的有些发蒙,完全看不懂张神仙想表达什么,而廖起子则是大张着嘴巴,一脸的迷茫。

  我爷爷顿时就明白了张神仙的意思。

  他转身对廖起子说道:“起子啊,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得罪了这棺材里的主儿,但是今天你想送走它,可没这么简单了。”

  廖起子听了这话,脸都吓白了,额头上也跟着冒出了一层冷汗来。“二爷,您可得救我啊!”廖起子听了这话,立马就开始求爷爷了。

  我爷爷瞪了他一眼,说道:“慌什么,我话还没说完呢,刚才张哥说了,让你去买点儿纸钱之类的东西,烧给这具棺材,没准这棺材只是看你有钱,想来找你要点钱花花,烧了钱兴许就没事儿了。”

  廖起子听了,也不管究竟是不是张神仙的意思了,一溜小跑就开着车去买了。

  都说人越有钱越怕死,廖起子虽说算不上很有钱,但是家里怎么着也有个几十万的资产,在我们这附近几个村子也算是比较有钱的了,看了地上那个字,再加上张神仙指了指自己,就是傻子也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

  没一会儿,廖起子就提溜着一个鼓囊囊的黑袋子,急匆匆的回来了。

  “二爷,您看这够不?”廖起子说着,就把袋子放在了地上,我搭眼一瞧,好家伙,满满一袋子都是冥币,廖起子这是把村里超市里的冥币给包了吧?

  张神仙看了地上的冥币一眼,微微点头,然后便示意可以烧掉了。

  廖起子听了,不敢耽搁,便弯腰将那些冥币给恭敬地放在了棺材跟前,然后便掏出打火机就要点了。

  而张神仙也站在那里,闭着眼睛,口中念念有词,虽然他不能发声了,但想必一些口语还是可以说的,但是他的语速很快,再加上没有声音,我根本听不到什么。

  这个时候,廖起子也点着了冥币,但是冥币刚刚点燃,他还没往甲板上放的时候,它突然间就灭了,并且毫无预兆的就灭了,这四周也没有风,就这么离奇的灭了。

  “你起来,换我的!”我爷爷见状,一把从廖起子手里夺过打火机,然后便点燃了冥币。

  可是,接下来就像之前廖起子一样,我爷爷手里的打火机刚灭,他手里本来燃烧的正旺的冥币忽然就灭了。

  “完了!”我爷爷将手里的冥币丢在地上,看了一眼浑浊的河水,说道:“这是不肯收啊!”

  冥币点不着,这就很明显了,就是棺材里的主儿不肯要廖起子的钱,看来这事儿似乎没这么简单啊。

  而站在一旁的张神仙,这个时候也睁开了眼,他见冥币点不着,再次皱起了眉头,死死的盯着甲板上的那口棺材。

  忽然,张神仙毫无预兆的朝着那口棺材踹了一脚,接着我便看到那口棺材竟然被张神仙一脚踹的挪动了约有半尺的距离。

  而张神仙这一脚踹动了棺材,别说是我们了,就连他自己都惊讶了,他的脸上写满了惊讶,一脸不解的看着这口大红棺材。

  他站在那里思索了一会儿,然后从我爷爷手里接过打火机,从地上捡起一沓冥币,说来也怪,本来一点就灭的冥币,被张神仙这么一点,还真就着了,火焰越烧越旺,一沓冥币很快就化为了灰烬,落进了湍流的黄河水中,洋洋洒洒到处都是。

  满满一袋子的冥币最后被张神仙自己一个人给尽数烧了,而这么多灰烬,全都飘进了黄河里,周围的河水,因为洒了灰的缘故,也变得有些黑了,虽然这些河水流的很急,但是这些灰烬不管怎么冲,都冲不走,依然在附近徘徊。

  点完冥币之后,这棺材就算是收了廖起子的钱了,按理说也就该走了。

  张神仙示意廖起子推了推棺材,果然,之前纹丝不动的棺材,被廖起子轻轻一推就动了。

  而棺材被推下水以后,先是在船边漂了一会儿,似乎不想走的样子,接着一眨眼的工夫,竟然不见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这棺材总算是被送走了。廖起子之前也惊得一身冷汗,这个时候终于长输了一口气。

  “谢谢您了,张神仙。”廖起子感激的冲张神仙说道,“今天张神仙您和二爷就去我家吃饭吧,我要好好招待您,对了,其胜也跟着去吧,咱们好好喝点儿。”

  看得出来,廖起子现在很高兴,虽然之前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但是刚才总像是经历了一场大战似的,神经都绷得紧紧地。

  但是廖起子还没高兴起来的时候,张神仙对爷爷比划了一下,爷爷便对廖起子说了一句话,这话顿时又让廖起子的脸变成了猪肝色。

  “先别急着高兴,你这淘沙的生意先停两天吧,这事儿还没完呢。”

  “啥?”廖起子一听让他停工,顿时就不乐意了,这淘沙一天能挣好多钱呢,这停一天就能耽搁不少钱,再说了这事儿看着不没事儿了吗?我爷爷说没过去,廖起子就有些不乐意了。

  “事情还没完。”我爷爷见廖起子不太愿意,脸顿时便拉了下来。

  “可是……这不看着都没事儿了吗?”

  “没事儿?你自己看看你脚底下!”我爷爷冷哼了一声。

第3章 血字

  廖起子听了爷爷的话,低头看了一眼甲板,身子忍不住一个哆嗦。

  刚才张神仙在甲板上写的是个死字,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死字现在变得猩红无比,艳丽的红色就像是鲜血染的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儿?”廖起子被吓了一大跳。

  张神仙看了廖起子一眼,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这里。

  爷爷简单给廖起子说了一些话,便也带着我走了。

  走到半路的时候,爷爷回头看了我一眼,问我刚才摸着棺材冰冷是怎么回事儿。

  见爷爷问我,我便如实将刚才的情况都说了。

  爷爷听了,皱起了眉头,低声对我说道:“这事儿不能向别人提起,知道不?”

  “为啥?”我年纪小,好奇心也强。

  “不让你提,你不提就是了!”爷爷回头瞪了我一眼,“会死人的知道不?!”

  见爷爷突然之间就生气了,我吓得一缩脖子,没敢再问什么。

  我们走后,就见几个在廖起子淘沙厂上班的工人回来了,看样子廖起子果然是听了张神仙和爷爷的话,没敢再继续开工。

  本来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可是没想到,这才仅仅是刚刚开始!

  晚上我早早的就睡了,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梦到一个女子跑到我床上来了,她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虽然看不清她的容貌,但是她发梢散发出来的幽香却让我心旌摇荡。

  她缓缓伸出了那柔若无骨的玉手,摸在了我的胸膛上,她的手有些凉,我的胸膛不知不觉变得火热了起来。

  她忽然一声嘤咛,听的我身子止不住的一颤,竟然可耻的硬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猛地张开眼,想看看她长什么样子。可是,当我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这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我动了动身子,自己正躺在床上,屋外的月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我叹了口气。

  这一醒,我顿时就想起来尿尿了,于是我便打开灯,就要出去尿尿。

  可是当我打开灯的一瞬间,顿时发现自己的床边竟然放着一口大红棺材,棺材的一头上贴着一张被水泡了的黄符,还有水正滴答滴答的从棺材上流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我顿时吓得“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接着爷爷那房间的灯就亮了。

  “咋的了,其胜?”爷爷那屋传来了开门声。

  “棺,棺材!”我哆哆嗦嗦的看着这具紧贴着我床边的大红棺材。

  好端端的,我屋里怎么多出来一口棺材?

  爷爷听到我的话以后,一脚便踹开了房门,走到屋里,看到我床边的那口棺材以后,他也愣在了那里。

  我从床上跑了下来,光着脚跑到了爷爷旁边,害怕的看着眼前的那口棺材,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棺材好端端的怎么就跑到了我床跟前去了?

  我爹和我娘也披着衣服过来了,我爹看到那口棺材以后,大惊失色,说这棺材是怎么来的。我摇头说不知道。

  我爷爷叹了口气,说先把这棺材给抬到院子里去再说吧。

  于是他便和我爹两个人将棺材给抬了出去,我爹抬的时候,手也跟着哆哆嗦嗦的,看样子他也很害怕。

  我娘胆子本来就小,看到这棺材以后,她就吓得躲在了我背后。

  我爷爷站在院子里,看着那口棺材,愣神了十多分钟,最后走过来,看着我,低声说道:“其胜,你晚上有没有做什么梦?”

  做梦?我本来想说刚才那个梦的,但是一想到那种感觉,竟然还有一丝留恋的感觉,我梦中的那个女子,是不是就是就在这口棺材里面?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有没有梦到什么东西?”爷爷的话将我的思绪打断。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我觉得刚才那个梦不可能和这口棺材有关,那么美的一个女子,怎么会是被棺材封印着的呢?

  我爷爷得到我的确认之后,顿时就皱起了眉头,转身就让我爹去叫张神仙。

  我爹刚开始不情愿,但是我爷爷瞪了他一眼之后,只能穿好衣服硬着头皮去了。

  我爹走了之后,我爷爷就坐在那具棺材跟前,点上了两根烟,一根自己叼在嘴里抽着,一根放在了棺材上。

  外面没有灯,再加上现在是半夜,所以我只能借着屋里那微弱的灯光看到爷爷一个昏暗的背影,他似乎在低声自言自语。说的什么我也听不清。

  等了没一会儿,我爹就带着张神仙来了。

  张神仙看到院子里放着的那口棺材以后,我便看到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一颤。好像很惧怕这棺材似的。

  爷爷见张神仙来了,便一拍大腿,说道:“张哥,这事儿不好处理了呀!”

  张神仙心有余悸的看了那口棺材一眼,点了点头,认同了爷爷的话。

  接着,爷爷便把张神仙拉到了他屋里,似乎有什么话要说。

  见他们进去,我便问我爹爷爷他们是不是知道这口棺材的什么事情啊。

  我爹没好气的说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多问。

  等了十多分钟,我爷爷和张神仙先后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其胜啊,你拿着这个。”爷爷说着花,就递过来一个东西,我接过一看,是一把香。

  我疑惑的看着爷爷,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爷爷给我点着香,然后让我跪在棺材跟前。

  “他毕竟还是个孩子,您老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了。”我爷爷站在一旁说道,听他的语气,就像是在和什么人商量事情一样,看这架势,这不是在和这口棺材商量吗?

  说完之后,爷爷又叹了口气,对我说道:“磕头!”

  我不敢说什么,只能老老实实的磕头,而我磕头的时候,忽然感觉到周围的温度忽然冷了下来,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见我磕头完了,爷爷便让我站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爷爷从院子里将一辆地排车给推了过来。

  在我爹和张神仙的帮助下,他们把棺材给抬到了地排车上。

  抬棺材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从棺材里传了出来,但是这个时候大家都是一脸的凝重,我也没敢多问。

  接着,我爷爷,张神仙和我爹,还有我,我们四个人踩着月光就出了我家。

  看爷爷的架势,这是要把这口棺材再给送到黄河里去。

  本来村子里非常的寂静,而我们出了院子以后,村子里的狗忽然就叫了起来,整个村子的狗就像约定好了似的,狂吠个不停,地排车拉着棺材,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惨白的月光照着我们四个。

  这种环境下,我的白毛汗都被吓了出来,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只能老老实实的在后面跟着。

  到了河堤上以后,我爹在前面驾着车子,我爷爷让我跪在地上,我也不敢说什么,只能按照爷爷说的做。

  我跪在地上之后,爷爷和张神仙两个人将棺材从地排车上给抬了下来,然后扔进了河里面。

  滚滚的河水奔腾不息,滚滚的河水瞬间就将那口棺材给吞没了。

  忙完这些以后,爷爷长舒了一口气,便让我爹拉着地排车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爷爷训斥了我几句。说我不该乱摸棺材,那口棺材就是因为我摸了那一下,晚上才跑到我床边去的。

  听了爷爷的话,我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希望这棺材会放过我吧。

  张神仙走到半道就折回自己家里去了。

  而我们刚走到家门口,忽然听到自己家里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在这寂静的夜晚中,听着格外的瘆人。

  “桂花!”我爹听到这声惨叫,丢下地排车就冲进了院子里。

  当我和爷爷冲进院子里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

第4章 疯娘

  当我和爷爷冲进院子里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

  我娘光着身子坐在院子里,地上有着一滩黑乎乎的血迹,而她现在正伸手抓在自己的脸上,脖子上,抓的自己浑身上下血淋林的,而她的表情则表现的很痛苦,嘴里发出了惨烈的叫声。

  看到这个场景,我顿时感觉头皮发麻,我们走了这才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娘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桂花!”我爹冲过去想要阻止我娘,结果被我娘重重的推出去好远。

  我爷爷在一旁气的一跺脚,说快抬到屋里去。

  于是我们三个人便七手八脚的把我娘给抬到了屋里。

  将我娘放在床上以后,我和我爷爷便出来了,屋里传出我爹训斥我娘的声音。

  “爷爷。”我看着爷爷的背影,说道:“我娘这是怎么了?”

  爷爷叹了口气,说道:“报应,都是报应啊!”

  “是因为那口棺材吗?”我试探性的问道。

  爷爷无奈的叹口气,点了点头。

  如果说真的是因为那口棺材的话,那么我娘变成这样,就是我害的了。我竟然因为自己的一己私欲,把我娘变成这个样子。

  想到这里,我再也忍不住了,于是就把今晚的事情和盘托出告诉了爷爷。

  “你说晚上有个女子跑到了你的床上?”爷爷转过身来看着我。

  我点点头。

  “竟然是这样……”爷爷若有所思,“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难办了……”

  “怎么了,爷爷?”我看着爷爷,疑惑的问道。

  爷爷摆摆手,让我回屋去睡觉,说没事儿。

  于是我便回到了屋里,躺在床上我怎么能睡得着,刚开始我娘那屋里还能传来她的声音,到了后来声音就越来越弱。不知道躺了多久,抬头看看外面,天已经蒙蒙亮了。而我这个时候也沉沉睡去了。

  这次我又做了一个梦,我梦到柳家屯变成了一个寸草不生的地方,到处都是尸体,但是我的家人们却都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在死人堆里翻找着我娘,我爷爷他们,但是翻找了好久依然是一无所获。

  后来,我一扭头,看到了我的尸体,我就那么躺在那里,身上被别人的尸体给压着,脸上的肉都腐烂了不少。

  莫名看到我自己的尸体,我顿时被吓得不得了。

  接着我便醒了,睁开眼见这个时候已经是大中午了。

  我穿好衣服来到院子里,见爷爷依着院子里的一颗树,嘴里叼着一个烟头,手里拿着一个类似于布偶之类的东西。

  见我醒了,于是就把我叫了过去,将那个布偶递给了我。

  “晚上睡觉拿着这个东西,那个东西就不敢来找你了。”我接过爷爷递过来的布偶。这是一个做工很粗糙的布偶,看爷爷的双眼布满了血丝,想必他昨晚肯定一直没睡。

  将布偶反过来,就看到了我的生辰八字,写在了布偶的背面,还有我的名字:廖其胜。

  一扭头看到了我娘,她衣衫不整的正坐在门口,头发乱蓬蓬的,脸上、脖子上还有昨晚自己挠的印子,不过现在已经结痂了。

  我走过去叫了她一声,而她则是目光呆滞,理都不理会我。

  我娘的模样生的很动人,听我爹说,我娘年轻的时候,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大美人儿,当年我爹娶我娘的时候,足足用了十头老母猪才将我娘给娶了回来。可惜了,没想到我娘竟因为我变成了这个样子。

  爷爷见我站在那里发呆,便出言安慰我说我娘变成这个样子不是因为我,让我不用难过,这一切都是命,我们全家人能不能熬过去这个劫难,还不好说。

  我回头疑惑的看着爷爷,说这事儿还没过去吗?

  爷爷则摇头说不知道。

  没过一会儿,我姥爷得知了我娘疯了的消息,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姥娘就去世了,所以我娘是我姥爷一手给拉扯大的,当姥爷看到我娘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以后,眼泪顿时就流下来了。

  “亲家公啊,你就别难过了,这事儿怪我!”爷爷坐在那里不停的自责。

  姥爷回头恨恨地看了爷爷一眼,说道:“本来就怪你,当年要不是你求着我成了这桩亲事,我家桂花能变成这个样子吗?!”

  而爷爷听了则是又重重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作孽,作孽啊!”

  后来姥爷呆了一会儿,便把我娘给接走了。

  娘走了以后,家里顿时就变得冷清了起来。

  我爹坐在屋里垂头丧气的,爷爷则是坐在院子里一言不发的抽闷烟,看着这个变得死气沉沉的家,再想想昨天,我们家里还好好的,没想到一夜之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而我们家变成了这个样子,都是因为那口棺材!

  对了,我忽然想到了一点,那口棺材是被廖起子拉上来的,刚开始也是粘着廖起子,可是为什么后来又跑到了我家里来了呢?

  我问爷爷,爷爷则摆摆手不肯说,只是说这个家能不能熬过去,全看今晚了。

  后来张神仙也来了,他来了之后,便和爷爷两个人去了屋里,两个人在屋里说些什么我也不知道,后来我听爷爷吼了一嗓子,说了句不行,然后就再也没了动静了。

  天快黑的时候,吴老三也来了,就是前面提到的,和张神仙、我爷爷拜把子的那个吴老三。他是个瘫痪,那年帮人盖房子,从上面摔下来之后就动不了了,一直坐了十多年的轮椅。

  今天听说了我娘疯了的事儿以后,吴老三就让他儿子把他给推了过来,吴老三来了之后,也进了爷爷的房间,三个人在屋里嘀嘀咕咕的又说了一大通话。没过一会儿吴老三便走了。

  吴老三走了之后,爷爷就过来给我说了几句话,他让我天黑了就睡觉,夜里不管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能出屋子,千万不能出屋子。

  我看爷爷一脸认真的样子,于是便点头答应了下来。

  天黑了之后,我便听了爷爷的话,老老实实的睡了,我今天醒的那么晚,再加上现在时候还早,所以我现在躺在床上一时半会儿根本就睡不着。

  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就想到了昨晚的事情,昨晚那个女子,那滑腻的皮肤,诱人的香气,她真的来自那口棺材吗?

  正想着,我忽然感觉院子里传来一阵奇怪的声响。

  悉悉索索的,我顿时竖起了耳朵,感觉像是什么东西在地上爬一样,而这声音就像是砂纸打磨发出来的声音一样,别提有多刺耳了。

  好奇心驱使着我向外面看去,外面现在漆黑一片,我记得刚才窗外还挂着一轮明月呢,而这会儿,那轮月亮似乎也因为害怕躲到了乌云后面,留下了满院子的漆黑。

  我趴在窗台上,瞪大了眼睛看了一会儿,可是仔细看了好久,除了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就在我刚坐回床上的时候,院子里又传来一阵奇怪的声yin。

  “咯吱咯吱……”声音听着比刚才更加刺耳,就像是什么东西咀嚼的声音一样。

  这声音按理说在白天听不到,可是现在是寂静的夜晚,这种及其细微的声音冲破黑暗,透过窗户钻进了我的耳朵里。

  我想起爷爷那句话来了,让我晚上无论如何也不能出屋,我谨记着爷爷的话,捂上了耳朵,可是那个“咯吱咯吱”咀嚼的声音依然无孔不入的钻进了我的耳朵中,听得我浑身上下及其的不自在。

  而就在这个时候,黑暗中,我忽然感觉有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胸前。

第5章 填河

  这只手臂凉凉的,肌fu滑嫩无比,它甚至有些调皮的在我胸前蹭了蹭。

  刚开始感觉到这只手臂的时候,我心里是欣喜的,可是一想到我娘因为她变疯了之后,我的心便不由自主的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了起来。

  她还是来了,来找我了。

  “其胜……我来了。”黑暗中,我听到一声酥麻到让我浑身的骨头都软下来的声音。

  我咽了口唾沫,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接着,她将手臂从我身上拿开了,翻了个身,又开始低声呢喃了起来。

  她的声音很小,似乎像是在和谁说悄悄话,我听不清楚。

  虽然她背对着我,但是她依然紧贴着我的身子,我能清晰的感受到她那滑腻的肌fu,和我这粗糙的皮肤摩擦出了一阵火花。

  我是个处男,说的不好听一点,我就是个从小到大连女人的手都没拉过的屌丝。

  而这种情况下,和一个神秘女子赤身裸ti的这么近距离相处,更是第一次。

  就这么和她呆了一会儿,她忽然发出一声轻咦声,接着又转过了身来,对我说道:“其胜,原来你在这里。”

  接着我便感觉到胸前丢来一个东西,伸手一摸,竟是白天爷爷给我的布偶,这里我顿时恍然大悟,怪不得她刚才背对着我,原来是把那个布偶当成了我。

  可是,她竟然又发现了我,这可怎么办呢?

  我想跑出去,但是爷爷之前和我说过,无论如何晚上都不能出屋子,况且外面现在还有一个不知名的东西,咀嚼的声音依然没有停止。

  就在我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她忽然将嘴探了过来,冰凉的红唇瞬间印在了我的嘴唇上。

  呼吸着这诱人的香气,感受着嘴边传来的感觉,我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她忽然伸出了舌头,灵巧的拨开了我的嘴唇,在她的舌头伸入我的口中的一瞬间,我顿时感觉到一阵冰冷,从我的口中侵入了四肢百骸。

  接着,我便因为冷瑟瑟发抖了起来,但是这种感觉很奇妙,我没有感受到半分的痛苦,反而是感觉很好,这种感觉我形容不来。

  接着,她便把我的手扯到了她的胸前。这个时候,我完全变成了一个没有自主意识的傀儡,任由她的摆布,不是我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而是……我觉得即便是这样死了,也值了!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咯吱咯吱咀嚼的声音顿时就不见了,趴在我身上的她,也停滞了一下,接着就像泥鳅一样从我身上滑了出去。

  紧接着,我爷爷那屋里的灯便亮了起来。

  爷爷的脚步声从院子里传了过来,他走到我房门前,敲了敲门,我打开门一看,却惊讶的发现竟然是张神仙。

  我打开门之后,他二话不说,就从我床上找到了白天爷爷给我的布偶,看了一眼便扔在了床上转身走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被仍在床上的那个布偶,发现这个布偶竟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变得漆黑无比,就像是……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烧焦了一样,而背部廖其胜三个字,更是被烧的什么也看不到了。

  接着我爷爷也走了过来,他看到布偶的样子以后,叹了口气,说那东西是不是又来了。

  我如实点头说是。

  爷爷听了,摇摇头又出去了。

  见爷爷在外面推来了地排车,我奇怪的看了一眼屋子里,今晚那口棺材没有出现啊,爷爷还推地排车干什么?

  当我穿好衣服走到院子里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我彻底傻了眼。

  我发现院子里这个时候正放着一口大红棺材,而棺材上面,正坐着一个人,她背对着我,头发乱蓬蓬的,我走到她前面一看,却意外的发现正是我娘,而她正趴在棺材上,张口从棺材上面咬下来一块木头,在嘴里“咯吱咯吱”的咀嚼着。

  “爷爷,我娘她……”

  “把她弄下来,棺材弄走!”爷爷一摆手说道。

  而我爹这个时候也起来了,他把我娘给弄到了屋子里去了。我们几个人便把棺材给抬到了地排车上。

  回头看了我娘一眼,发现她嘴里还“咯吱咯吱”的嚼着棺材呢,看到我娘现在这个样子,再想想她以前,这前后反差也太大了,我的眼泪顿时就流下来了。

  而这个时候,月亮也出来了,我爹这次就留在家里照看着我娘,我们三个迎着月光就再次出了村子。

  “其胜啊。”爷爷在前面拉着地排车,背对着我说道:“你也别太自责,你娘疯了这事儿跟你没关系。”

  我在后面跟着走着,低头听着爷爷在前面念叨着。

  他说小的时候有个人曾经给我算了一卦,说我十九岁会有个劫难,很有可能会被黄河里的东西给吞了,当时爷爷就吓坏了,就问那人,说怎么破解,那人摇了摇头,只说了一句到时候自会有人来帮忙,然后便走了。

  听了爷爷话,我顿时明白这两天爷爷为什么老是垂头丧气的了,原来在我小时候就有高人帮我算到了吉凶。

  我今年不正好是虚岁十九岁吗?这就是那个高人说的劫难吗?

  我们走到黄河边上,三个人手忙脚乱的将棺材从地排车上面给抬了下来,再次丢进了河里面。

  站在河边上,爷爷看着面前宽阔的河面,重重叹了口气。转身对我说道:“其胜啊,记住爷爷的话,这口棺材无论如何也不能打开,如果打开了,柳家屯势必会血流成河!”

  我点点头,不明白爷爷忽然说出这句话什么意思。

  接着,爷爷竟然一个纵身,跳进了河里。

  “扑通”的水声传来,但是我却看不到水花,爷爷就这么跳进了河里。

  而我现在也才刚刚意识到爷爷刚才说出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

  “爷爷!”我对着漆黑的河水大喊了一声,接着就要跳进河里,但是我刚迈出一步,忽然就感觉被人拉住了。

  扭头一看,是张神仙,他伸出了一只手,紧紧地拉住了我的胳膊,我想挣脱,却发现他的力道奇大无比,无论如何也挣脱不了。

  我看向张神仙,借着月光,我看到他大张着嘴巴,嗓子里发出一阵及其微弱的声音:“你爷爷是为了救你,才填河的,你也想走他的老路吗?!”

  他这句话顿时让我冷静了下来,爷爷是为了救我才填河的?

  “那我爷爷还有救吗?”张神仙依然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

  “记住你爷爷的话,这事儿兴许就这么过去了……”

  我看着滚滚的河水,泪水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把我从小带到大的爷爷就这么死了,因为一口棺材就这么死了,死的悄无声息。

  我究竟是得罪了什么东西?要让我爷爷来填河?

  不行,我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情!

  后来我怎么被拉走的已经记不清了,回到家里,我娘正坐在院子里大声嚎哭着,看着我娘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刚擦干净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因为一具棺材,我竟然在短短两天里,变得家破人亡了!

  “你爷爷呢?”我爹见我不对劲,就问道。

  我没回答他,张神仙指了指黄河的方向,然后便转身走了。

  看到我不住的抹眼泪,我爹似乎也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他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也不争气的哭了起来。

  我家这事儿很快就在村子里传开了,我娘疯了,我爷爷死了,大家都说是那口棺材搞的鬼,而最害怕的当属廖起子了,他听说了这事儿以后,当天就躲到了一个远房亲戚家里去了。

  不知道谁说了一句最后柳家屯的人全都得死光,这句话像长了翅膀一样在村子里传开了,柳家屯上下现在一片恐慌。

  而就在这个时候,村子里忽然来了一个陌生人……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