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豪门老公送上门在线阅读_慕槿陆泽皓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4 12:09

《豪门老公送上门》是由“颜熙”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慕槿、陆泽皓,一次恶作剧,某个豪门老公上门认亲,一纸契约,他们达成了协议婚约,婚后她才发现,原来他们曾有过一段。。。

豪门老公送上门

第一章:我怀孕了

“我有事要和你说。”慕槿拿着手机的手因过度紧张而颤抖,手心中全是汗水,呼吸一度骤停。

那边的男人开口,“说。”

“我……我…我怀孕了。”慕槿心一横。

话出口之前,慕槿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会不认这个孩子,或者是叫她打掉。

男人问:“真的吗?”

“真…是真的。”

“好,我知道了。”

他这是什么反应?

慕槿有些愣愣的,好奇多问了一句:“你准备怎么处理?”

“你想怎么处理?”

男人把问题重新抛回给了慕槿,她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她没处理过这种事情,没经验,为了尽快结束这一场煎熬的对话,她咬了咬牙:“你放心,我会把孩子打掉,不会缠着你的。”

急急说完,慕槿就直接挂断了电话,她的心砰砰砰的加速跳个不停,惊慌失措的拿了冰冻饮料喝下。

目光望向包间中看着她的朋友们,说:“这样,行了吧。”

林诺最先反应过来,给慕槿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赞叹道:“慕槿,你行啊,听起来好像真有那么一回事。”

慕槿噗~~

林诺看着慕槿稍稍有些泛白的脸,拍了拍她的肩膀,“慕槿,就是一恶作剧,没事的。”

慕槿不想让大家伙扫兴,点了点头,不过她还没从刚才的“惩罚”中缓和过来,往下的大冒险游戏,她再没有参加,只有林诺和其他几位朋友在玩。

刚才发生的一幕,其实是慕槿玩大冒险输了游戏,她接受惩罚,乱按号码,只要接通对方是个男的,就必须要按照指定的语句与对方说话。

而慕槿很不幸的,抽到了“怀孕”一词。

这点可真够背的!

不过,让慕槿觉得奇怪的是,她刚才打出去的那个号码,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她以前打过无数次…慕槿的酒喝得不多,但一觉醒来依旧有些头痛。

她是医院的儿科实习医生,原本宿醉头痛,再加上小孩子吵吵闹闹,她的头更痛。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时间,她收拾好东西往家回,但从她进小区开始,路过的人看她的眼神很不一样。

嘲笑,讽刺,关心……

慕槿觉得奇怪,她一个眼尖,看见了道路两旁的墙上一排排过去全是横幅,是她的生活照。

她看清照片上附带的字眼,她想吐血。

宝贝,是我的错,你别离开我,别打掉孩子。

慕槿突的想起了昨夜输了游戏打的那通电话,不会是那个男人吧?

慕槿快速的将横幅给扯下来,她一路回一路扯,双手已经再拿不下了,索性丢在路上不管,当没看见总可以了吧。

慕槿走进楼道,邻居的阿姨拉住她的手,“小瑾,不是阿姨我说你,既然有了孩子可要生下来,孩子是无辜的,你可千万别不要孩子。”

慕槿着急慌忙的解释:“阿姨,不是这样的,我没怀孕,我…”

慕槿顿时有种有口难辩的无力之感。

算了,不解释了。

慕槿推开家门:“爸妈,我回来了。”

呃…家里的气氛好像不一样了,爸妈在忙着准备晚饭。

弟弟都还没回来,那么早做饭做什么?

“你回来了?”

一道陌生,低沉的男声响起,慕槿冷不丁的吓了一大跳,她顺着声音看过去,发现窗边站着一个人。

她有一瞬间的出神,为何这个背影给她的感觉,那么熟悉…

第二章:我会对你和孩子负责

可不论慕槿怎么努力的想,始终没办法记起,好似被她遗忘了。

男人回过头来,慕槿的眼帘处立即映入他的模样。

他五官分明立体,一双黑眸炯炯有神,他朝着她也望了过来,嘴角立即浮起淡笑,好看得让她有些眩晕。

慕槿想,他该不会就是昨天晚上接他电话的男人吧?

可是,她根本不认识眼前的男人,为何他的那句“你回来了”,好像对她说过无数遍,顺口自然得没有一丝丝的别扭之意。

慕槿正准备开口说话,她的父亲拿着一把菜刀就从厨房里冲了出来,母亲跟在身后。

“爸爸,您这是做什么呀?”慕槿三两步走了过去,将父亲手里的菜刀拿了下来,放在了桌上。

“你这个死丫头,你还知道我是你爸?!”慕建国怒气冲冲,一边发火一边将袖子往上撸,完全是要打她的架势。

慕槿清楚,爸爸一定是看到外边的那些纸条才这般动怒的,她这次的玩笑开得有点过了,她承认是自己做错了,故而十分认命的闭上了眼,等着父亲的巴掌教训。

慕槿感觉自己的胳膊被人拉了一下,她缓缓睁开了眼,映在她眼中的却不是父亲怒火的脸。

而是一个宽阔的后背。

男人挡在了慕槿的前面,将她跟怒火的父亲隔开了。

“叔叔,别动怒,有什么事情我们坐下来好好说,可以吗?”

慕建国看了男人一眼,将准备扇在自家女儿脸上的巴掌给收了回去,“好,看在我小外孙的份上,我暂且不打你!”

停顿了片刻,接着道,“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一点也不懂得自爱,但既然连孩子都有了,就商量着赶紧把婚事给定下来,别让左邻右舍看了笑话。”

慕槿听到父亲的话,彻底傻眼了,这…到底什么情况?

怀有身孕的事不过就是输了游戏做的一个恶作剧而已,怎么会演变成如今的境地,不仅仅让自己的名声扫地,如今爸爸还要逼着她嫁给一个她根本就不认识的陌生男人。

想到这里,慕槿决定如实交代,“爸,我根本就没有怀孕,这就是一个玩笑话!”说着,又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再说,我也不认识他。”

“不认识?不认识能有这种东西?别以为你爸老了就好糊弄!”慕建国从自己的裤兜里掏出了一张与张贴在外面墙壁上一模一样的纸条拍在桌面上。

慕槿看着站着的男人,他自始至终不言半语,好像整件事情跟他没有一点关系,可明明事情就是因他而起。

他感应到慕槿的目光,转头看着她,低声附和道,“慕槿,我会负责你和孩子,我希望你别把孩子打掉。”

他说话的力度,以及表情,十分真诚,没有丝毫玩笑的意味。

闻言,慕槿愕然不已,她不得不承认,他长得极为好看,但为何,现在她却有一种想把他胖揍一顿的冲动?

慕槿愤愤的瞪了他一眼,转头看向父亲,“爸爸,你别听他胡说八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他,这件事…就是昨晚我朋友过生日,我们一起玩的一个游戏,我输了,随便按了个号码,告诉人家我怀孕了。”

“玩的什么破游戏,你女孩子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慕槿听爸爸的语气,应该是信了,她正松口气,却见男人将一张纸拿了出来。

她是儿科医生,再熟悉不过,这纸是医院给回的诊断单,而她还在诊断单上,看到了自己的大名。

是检测报告,明确写明,她呈阳性。

她在愤怒的同时,更多的是害怕,这男人为了来报复她,居然还做了假的孕诊报告?

慕槿一个火大,脱口而出:“我说你至于吗?我都说是一个恶作剧了,你要是觉得我玩笑开大了,我给你赔礼道歉,你一个大男人真的没必要这么小气,毁我清白。”

“够了!你自己糊涂做错事了还狡辩,现在诊断单都有了,赶紧找个日子把婚期定了。”说完,慕建国转头看向了男人,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陆泽皓。”

陆泽皓…

不知怎的,这三个字如同魔咒一般,触动了慕槿的心弦,令她失神。

慕建国的火气稍稍消减了一些,对着陆泽皓说道:“来都来了,一起吃个饭吧,往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不用太拘谨。”

慕槿出声,“爸,我真的不认识他,也不要和他吃饭,我是你女儿,难道你宁愿相信一个外人,也不愿意相信我吗?”

慕建国恨铁不成钢:“检测报告上白纸黑字,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慕槿是他的女儿,他又何尝不想相信呢?这天底下没有哪一个父亲愿意看到自己的女儿未婚就先孕了,可现在孩子的爸爸找上门,他不得不信,更不能不信。

“人家阿皓愿意负责,你就乖乖听话,你想让孩子出生后被其他人骂着我小外孙是个没爹的孩子吗?”

慕槿心里既难过又失望,“爸,我在你眼里就是这么不知廉耻吗?我没怀孕,我也不会嫁,死都不嫁!”

慕槿把慕建国给堵得一句话也说不上来,他一个怒火攻心,身子一晃直接载倒在了地上。

慕槿神色慌张,“爸爸,您怎么了?您别吓我?”

“小槿,怎么办?怎么办……?”母亲比慕槿还要慌乱。

父亲在慕槿的心中从来都是巍峨的大山,而今父亲就这么倒在她的眼前,她感觉她的世界整个崩塌。

慕槿慌乱不已,一只温暖的大手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柔声道,“没事的,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他们很快就会过来。”

此刻,心系父亲安危的慕槿完全忘了对他的排斥,一个劲的配合着他的话点头。

她眼角的泪水如珍珠般大颗大颗的掉落,陆泽皓看着哭成泪人的她,好看的眉眼皱了皱,他抬手,用指尖轻轻的拭去她脸颊上的泪水,“有我在,不会有事,相信我。”

他将慕建国背在了身后,朝着楼下走,而慕槿和母亲跟着出去。

刚下楼,就看到了快速开来的救护车,母亲陪同在救护车上,而慕槿坐上了陆泽皓的车,一同前往医院。

慕槿坐在手术室外的座椅上,眼神空洞的看着亮着灯的手术室,父亲已经进去了快一个多小时,却一直没看到手术室门开启。

她不敢去想爸爸到底怎么了,又为何会晕倒。

她要爸爸平安无事,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回去,把晚饭好好的吃完。

两个多小时后,手术室的门开了,慕槿第一个冲上前,抓着医生的手就问:“我爸爸怎么样了?”

医生叹了一口气,说:“病人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肝癌,而且是…晚期。”

“什么?”

慕槿眼神空洞,站着的脚步不稳,差点摔倒在地上。

父亲是上了一点年岁,但他的身体一直很健朗,平时连感冒都很少有,怎么好好的人,突然就…医生看着慕槿,“你也不用太担心,肝癌晚期并不等于绝症,如果治疗得当,还是可以安度晚年的。”

顿了一会,又接着道,“不过,这是一笔很大的费用,你们家属还是先商量商量吧。”

慕槿无力的点了点头,医生的话给了她希望,但又给了她绝望。

她们家,哪来的这么多钱…

慕建国转向了病房进行住院观察,她看着父亲的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眼泪很不争气的又流了下来。

“妈,姐,爸爸得了这种病,我们可怎么办?”

慕槿听到弟弟慌乱的声音,她上前拉住他:“别担心,爸爸不会有事的,医生不是都说了吗?只要不放弃治疗,爸爸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小槿,你爸他怎么就晚期了呢,他是家里的顶梁柱,这可怎么办?”秦楠靠着慕槿低声哭了起来。

慕槿也茫然无措,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可就算爸爸得了重病,她还是不能放弃的。

但这么一大笔的医药费,她又要上哪里去弄?

秦楠也担心道:“小槿,我们家的家境本来就不富裕,你弟弟还要上学,你爸的医药费,我们要怎么办?”

慕槿轻轻拍着秦楠的肩膀:“妈,爸的医药费,我来想办法,你别担心。”

“可是那么多钱,你上哪里去找?”秦楠说着眼泪又掉了下来。

慕槿心里无比难受,“我说过,钱的事情我会去想办法。”

“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你一个刚刚毕业不久的实习生能去哪里找。难不成你去卖吗?”

许是因为知道家境不好,又或许是因慕槿的不自量力,秦楠说话的语气有些重。

“妈!爸还在床上躺着呢,你怎么这么说姐?”因为秦楠的话,慕阳出声劝解。

慕槿对母亲因为担心而口不择言的话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抬眼看着床上躺着的慕建国,眼里担忧的神色显而易见。

“怎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秦楠厉声反驳。

秦楠是个重男轻女的人,从小对慕槿就是不冷不热的,所以对慕槿刚刚的不自量力很是不满。

慕槿听见母亲的话,放在两侧的双手猛的收紧,硬逼着自己生生将眼泪给憋了回去。

第三章:跟我结婚

其实母亲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她把自己卖了也不够,况且她也值不了那么多的钱,再说她要去卖给谁?谁会要她?

可是……

看着父亲满头白发,此时她才觉得父亲是真的老了,一直以来她跟父亲在同一个屋檐下,从来没有注意到父亲早已衰老,她只看到了父亲犹如大山一样,将整个家撑了起来。

直到现在,父亲躺在病床上,她才知道父亲那么的不堪一击,很脆弱,好像随时都会离她而去。

难道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真的就这么眼看着父亲被病魔折磨然后痛苦的离开这个世界?她怎么甘心呢!

慕槿猛的摇了摇头,“不,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我肯定会想到办法筹到钱的,一定会的……”

秦楠听见慕槿的声音,将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了慕槿身上,冷笑一声,“你会筹到钱?难道你真的去卖?”

慕槿也听到母亲的话,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她亲生的了,怎么可以让自己的女儿去卖?即使为了父亲,母亲也不应该说这样的话。

秦楠的话,让慕槿不知道如何接口,只是抬眼淡淡的看着母亲,想要说什么,可最终还是没有开口,就在她准备起身去打热水来给父亲擦擦脸的时候,却被一个好听但又熟悉的声音打断了。

“慕槿,你跟我出来一下!”

听到声音,慕槿不由的愣了一下,然后转身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正好与陆泽皓深邃的目光撞在了一起,慕槿直愣愣的看着他。

因为他的声音惊动了屋里所有的人,秦楠跟慕阳都直勾勾的用奇怪的目光看着门口站着的陆泽皓。

秦楠知道门口的男人是搞大了慕槿肚子的男人,所以她冷冷的瞥了一眼,就将目光收了回去,而慕阳则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情,有些好奇的盯着陆泽皓看。

可能是陆泽皓不喜欢别人这样赤裸裸的盯着他,脸上闪过一丝不悦,皱了皱眉,“我在楼下等你。”便转身走开了。

医院花园的一块空地,香樟树下,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那里,从后面看,路灯的原因,将他的身影拉的很长。

两边的路灯将后花园照的通明,周围细碎的小花开的正艳,小路上偶尔经过一两个病号,此时的夜晚却很是安静。

慕槿踩着沉重的步子停在了离香樟树不远的地方,看着树下那高大的背影,心情十分复杂。

如果不是她的恶作剧,他也不会找上门来,父亲就不会因为生气而晕倒,父亲不晕倒,那么是不是父亲就会没事?

愣了半晌,抬步朝着香樟树下的人走了过去,些许是她的脚步声太大,惊动了树下的人,悠悠的转过身,看着她。

“你……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慕槿停了下来,有些忐忑的问道,他该不会还想因为恶作剧的事情纠缠不休吧?

她对眼前的男人毫无好感,可是刚刚他那么冷静的帮她把父亲送来了医院,想想也是因为自己恶作剧在先,人家才找上门来的,话说回来,如果不是他找上门,他们也不会这么早发现父亲得了这么严重的病,所以她现在也不在意了。

“叔叔醒了吗?”

慕槿慕讷的点了点头,“嗯,刚刚醒。”

陆泽皓慢悠悠的走向了慕槿,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眼里尽是慕槿看不懂的情绪。

“那你们准备怎么办?”

慕槿眼神闪烁的将目光看向了别处,她知道刚刚母亲的话,他都全部听到了,将衣服往紧了拉了拉,语气十分坚定的开口,“我不会放弃的,我一定会筹到我爸的医药费!”

“那如果你短时间内筹不到呢?”陆泽皓深邃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脸上,“如果你筹不到,会把自己卖了吗?”

他来的时候就查过慕槿,她的家境真的很不好,家里有个弟弟还在上高中,需要学费,家里的一切开支都是来自于慕建国一个人,而慕槿只是一个儿科实习医生,根本就没有多少工资的,那么一大笔医药费对于慕家来说,无疑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慕槿刚刚鼓足的勇气被他一句话就打回了原型,那么一大笔钱不是她有决心,或者她坚持就能筹的到的,她现在的工资,就算攒十几年也不见得能凑够,即便够了,父亲的病也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有些绝望的抬头看向他夜空,眨了眨眼将快要溢出来的泪水逼了回去,“是,筹不到的话,那该怎么办呢?”

她的话好似在询问自己,又好像在询问陆泽皓。

陆泽皓看着她绝望的表情,突然低声问道,“叔叔对于你来说重要吗?”

“废话。当然重要了。那可是我爸,怎么可能会不重要呢?”慕槿回答的丝毫没有犹豫。

“那你是不是为了筹到他的医药费,不管什么事情都肯做?”

“当然……”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她直直的看着陆泽皓,“你什么意思?”

陆泽皓尴尬的轻咳了一声,“你先回答我。”

慕槿犹豫了一会,重重的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当然了,他是我的父亲,为了他我什么都愿意,除了杀人放火,只要能救我爸爸,就算让我去死,我也心甘情愿,绝不犹豫。”

父亲从小就教育她,不要走歪路,要好好做人,不能做违法犯忌的事情,所以她一直谨记父亲的教诲。

听到慕槿的话,陆泽皓爽朗的一笑,“我没让你去杀人放火,更没说让你去死,再说了让你去杀人,就你这小身板能杀死谁?或者谁能让你那么容易就杀了?”

慕槿看着陆泽皓的目光有些探索,这个从下午出现到现在,身上总有一种让人看不透的感觉。

她不觉得他会是一个为了恶作剧就这么大张旗鼓找上门的男人,可是他确实是找上门了,难道他真的这么小气?会为了那么一个小小的恶作剧就这么小肚鸡肠的找上自己?就到目前为止,她也没有弄明白,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找上自己的。

“跟我结婚吧,反正你都说你有了我的种。”

第四章:不能让你吃亏

慕槿正想着,就被他这么突兀的一句话惊的睁大了眼睛看着他,好像在看什么怪物一般,“你……你刚刚说什么?”她的声音明显的有些抖。

闻言,陆泽皓一本正经的看着她,“我说,你嫁给我,我们结婚吧。”

“什么??”慕槿还是不相信自己听到的,惊愕的看着他。

“跟我结婚,我会负责你父亲的医药费,这样不是很好吗?你我都不吃亏。”他的话说的很轻,但是听起来却很有分量,“这样的话,你不用去杀人放火,更不用自杀,岂不是一举四得?只要你点头答应就好了。”

听到他的话,慕槿慕讷的咽了咽口水,一脸认真的看着他,“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负责,我从见面就告诉你了,我会对你负责的。”陆泽皓的话说的有些暧昧,眼神有意无意的瞥向了慕槿的腹部。

慕槿看着他,好似要看透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她到现在都还没有搞清楚他的目的。他该不会真的以为自己有了他的孩子吧?可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更加没有接触过,今天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他是不是傻了?脑壳有坑?

“那个,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我干嘛要嫁给你,跟你结婚?再说了我们之前没有见过好吗?”慕槿翻了翻白眼,对着他一本正紧的说道。

“不知道我是谁?”

“对,你是谁?”

陆泽皓眯了眯眼,“你是不是说你怀孕了?还怀了我的种?”

“……”

她不过就是玩了一个恶作剧,这家伙还当真了?看来真的是脑壳有坑。

“你怀了我的种,我就是你肚子里种子的播种者。”陆泽皓好似在宣告什么国家大事一般,那么的郑重其事。

“陆泽皓,于打电话给你说我怀孕的事情,我可以向你解释的,你要是不信,我可以让我朋友作证,真的只是个误会,只是误会而已。”慕槿一脸严肃的解释道,“再说了,你应该也知道这只是恶作剧,怀孕什么的都是我瞎编的,你能不能不要再纠结这件事情了?”

不管怎么样,她要向他解释清楚,不管小区里的阿姨们怎么说,也不管父亲是不是真的相信了,但是她知道他肯定清楚事情是假的,他肯定也知道那只是一个恶作剧而已。

“孕检报告不是都出来了?你也看过了,再说岳父也同意让我们商量把婚期定下来。”说完起身,走到了慕槿身边,倾身在她的耳边低语,嘴角带着笑意,“既然你有了我的骨肉,那么我肯定是要负责的。”

他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慕槿的脸瞬间红了个透彻,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身子抵在了后边坚硬的树干上,硬着头皮直视他,“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我给你从头到尾解释过了,再说我们之间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你这做是不是在报复我?”

他听到慕槿的话,皱了下眉头,叹了一口气,“我可是为了孩子他妈负责,不能让她吃亏。”说完好似故意的将自己的脸凑近了慕槿,性感的薄唇就要落在她的脖颈。

慕槿慌乱的伸出了双手,抵在了他坚硬的胸膛上,可是在碰触到他身体的热度,她条件反射般的迅速抽回了手,因为她猛然的抽回手,两个人之间突然失去了平衡,他性感的薄唇就那么直接的印在了她的脖颈,瞬间,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遍了全身……慕槿惊的瞪大了双眼,两个人心跳迅速的跳动着,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这样的动作停顿了几秒,慕槿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本能的想要尖叫出声,可是在看到对面有人的时候生生的咽了下去,慌乱的推开了他。

避开他有一些距离之后,才缓缓出声,“那个……你说的话我会考虑考虑的,我爸醒来了,我要先去看看他。”说完便不等他回应,直接转身落荒而逃。

陆泽皓深邃的目光看着慕槿离开的背影,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抬手触摸着自己的唇,上边好像还保留着那一丝柔软,在回味着刚才两人的亲密接触。

……

慕槿慌乱的脚步再次在医院一楼的大厅响了起来,刚刚踏进去,就转身躲在了门后边,偷偷的看了一眼花园的方向,看看刚刚那个身影有没有离开。

黑暗的夜色当中,只有树,形同黑夜当中伫立在路边孤单的身影,确定他离开之后,慕槿才缓缓的舒了一口气,拍了拍胸口,准备上楼。

“小槿。”

身后传来的声音,将慕槿吓了一跳,本能的啊了一声,转过便看见母亲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妈……”虽然慕槿知道母亲一向不待见自己,但终究还是自己的父亲,故而无论母亲如何对待,慕槿不会恨母亲。

母亲的头发有些凌乱,衣服也有些不整,脸上明显的苍老了几分,倒是一眼就看出来她老了不少。

“小槿,刚刚那个男人是你的男朋友吧?”

慕槿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不是,我们真的都不认识……”

“好了,你不用瞒着我了,如果他不是你男朋友,那你肚子里的孩子总是他的吧?你们刚刚的对话我都听见了。”

慕槿闻言,不可置信的看着秦楠,愣了一会,“妈,您想说什么?”

“那个……陆泽皓家应该很有钱对吧?”此时的秦楠完全没了对女孩的偏见,一脸慈母的模样看着慕槿,语重心长的对着慕槿说道,“小槿,你看你也这么大了,你爸现在又得了这种病,我们家的家境你又不是不知道,既然你们已经有了孩子,而且他还会负责,所以你就考虑考虑他。”

慕槿听着秦楠的话,两侧的双手紧了紧,也知道她接下来想要说什么,所以直接转身准备上楼。

秦楠并没有因为慕槿这样的动作而生气,而且还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小槿,你说这些年,我跟你爸拉扯你们两姐弟也不容易,你爸那么疼你,如果不是他,哪里能有现在的你,你说是不是?”

第五章:我想好了,嫁!

慕槿停下脚步一脸坚定的回了秦楠一句:“我知道我爸辛苦。”

“你爸辛辛苦苦一辈子,到头来什么福没享到,还落了一个这样的病,你这个做女儿的总不能不管他吧?”

“如果之前,我们家确实无力承担那么大一笔医药费,可是现在……现在不是有那个陆泽皓吗?只要你同意嫁给他,你爸的医药费就解决了,你爸就有救了。”

“难道你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你爸离开我们?”

慕槿的心里本就乱,无奈母亲还在一边絮絮叨叨没完没了,让她的心繁乱不堪,“妈!难道你真的让我把自己卖了吗?我根本不认识那个男人,也没什么所谓的孩子,再说,你就那么确定只要我嫁给他,他就能把爸的医药费全部缴清?为什么要把所有的赌注押在一个一个陌生人身上?”

慕槿的这些话,秦楠倒是听出来了,这女儿根本就不愿意答应陆泽皓的条件。

想到这里,秦楠的脸色突的一变,不由的提高了声音,“慕槿,你什么意思?你爸的医药费不是小数目,现在好不容易有人肯帮我们,不过是要你嫁给那个男人而已,又不是真的要你去卖,你连这样都不愿意,你怎么能这么自私,那可是你爸,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你爸死在医院是不是?他真是白疼你了!”

因秦楠说话的声音太大,引来了不少人的主意。

“妈!你真的打算为了爸的医药费,把我给卖了是不是?”

她的问题里,带着一丝的期待,她希望听到母亲说,不是。

最终,秦楠没能给慕槿一个期许,她冷冷的道:“慕槿,你好好掂量,到底是你爸的命重要,还是你的幸福重要!”

秦楠丢给慕槿一个二选一的难题。

但这样的选择题对慕槿而言毫无公平可言,尤其是秦楠的咄咄逼人,让她寒心。

显然,若她选择了幸福,她必然会担上不孝的罪名。

看着母亲的态度,慕槿自己也疑惑了。

在父亲出事之前,母亲不喜欢她,她就当是母亲重男轻女了,可看刚才母亲不容她拒绝的强硬,她却忽然发觉,好似事情根本不是那么简单。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母亲对她如此,她也搞不清楚了。

每天,家里人会轮流到医院来照顾慕建国,尽管慕槿工作累,但她还是坚持下了班就过来陪父亲聊天,然后跟着往后来的慕阳一起回家。

这期间,陆泽皓过来几次,但他每次过来慕槿都不在,两个人没打过照面,就这么错开。

一天上班,慕槿收到了陆泽皓发来的短信,问她事情考虑得如何了,她就当没看见,时间这么拖着拖着,又一个礼拜过去。

外有陆泽皓,内有秦楠,慕槿为这事烦得要死,特别是面对秦楠的时候,每次她说再考虑一下,总会找来秦楠愤怒的瞪视。

慕建国的医疗费就像是一个石球滚着追在慕槿的身后,付清了今天的还有明天的在等着她。,刚开始还能跟亲戚朋友借一些,借得多了,亲戚朋友都躲着她。

可能是由于慕建国治疗花销大,秦楠也开始对他有各种的不满,态度更没有以前那么好,会因为一点小事情而甩脸色。

慕建国自然也察觉得出来,对慕槿提过几次要回家修养,但都被她拒绝了。

刚刚给慕建国送完饭出来,秦楠就跟走在前头的慕槿抱怨了:“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被逼疯的,你爸明天的费用还没有着落。”

见慕槿没什么反应,又说:“昨天你舅舅又来家里催债了,你说你舅舅家这么有钱,居然还在乎那点小钱,还说什么,趁着你爸没死赶紧把钱还了,你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亲戚,真的是…唉!气死我了!”

舅舅的为人…跟母亲秦楠,不过是半斤八两罢了。

但到底是长辈,慕槿不好说话,干脆沉默不语。

秦楠还在那喋喋不休:“我们迟早会被催债的人给逼死的,我倒是没什么所谓,横竖就是一张老脸,但你弟弟怎么办,若是让他的学校或者同学知道了我们到处借钱,这有损他的面子的。”

尽管慕槿一直反对秦楠过多给慕阳灌输金钱主义,但慕阳怎么也是她的弟弟,她的心里有一丝触动,她的确是不能因为家里欠债而让弟弟受到不好的影响。

“唉,怪我,你看住街头的那家王阿姨,她的女儿嫁得可好了,每次都给王阿姨很多私房钱,怎么人家养的女儿这么有用,我的女儿就…实在不行,我就跟你爸把婚给离了,我带着慕阳离开这,我可不能让我儿子的一辈子就这么毁了…”

闻言,慕槿顿住了步子,转过头来,看着秦楠,许久,她说:“妈,我会去找他的。”

秦楠的眼色一亮,“真的?”

“回去吧,慕阳等着我们呢。”

慕槿复而往前走,在她身后跟上来的秦楠只顾着高兴,又何曾能注意到,慕槿自眼中流露出的悲伤。

既然慕槿已经决定了要去找陆泽皓,她也没有做太多的耽搁,给他打了电话,说她就关于结婚的事,她已经想好了,同意。

而且,为了表示她对这个决定的坚定,以及她的诚意,她带上了户口本,约陆泽皓直接在民政局见面。

慕槿到时,她已经在民政局的等待区看到了陆泽皓,他一身西装笔挺,发型被发蜡固定,一丝不苟,看起来十分隆重。

慕槿走到陆泽皓的面前,问他:“等很久了吗?”

陆泽皓摇了摇头,“没有,刚到。”

但眼尖的慕槿看到就近陆泽皓脚边的垃圾桶里,已经丢放了不少一次性纸杯。

“走吧。”陆泽皓貌似比慕槿还要着急,生怕她反悔了似的。

慕槿抬头看向了眼前站着的男人,相对比他的着装,她的显得特别随意,,白色的体恤加上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一双小白鞋,头发在后脑勺高高的扎成了一个马尾。

慕槿故作轻松的说了一句,“走吧。”

慕槿表面上看起来十分轻松,可放在两侧的手却捏在一起,手心被汗水湿透了,有些紧张的看向了走在旁边的陆泽皓,他一脸坦然,好像对他们这种刚见几次面就结婚的事,没有半分的尴尬。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