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半城烟雨一生寒》沈隽寒林雨澜_玖玥瑾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4 14:05

玖玥瑾写的一部都市虐恋小说名字叫做半城烟雨一生寒,主角是林雨澜沈隽寒,半城烟雨一生寒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从小到大,她一向是处乱不惊优雅淡漠的,杏儿从没见过她那般失控的样子。可无论杏儿怎么询问,她都一言不发,杏儿猜出和沈隽寒有关,却也不敢妄言。

半城烟雨一生寒

推荐指数:8分

《半城烟雨一生寒》在线阅读全文

半城烟雨一生寒第13章 青丝未白,恩爱已绝

众人惊呼着为沈隽寒处理伤口,而面无表情的沈隽寒心里有如千万只蚂蚁在疯狂啃咬,令他煎熬难耐……

不可能,绝不可能休了那个女人……

他死都要霸着她!

她到死都只能是他沈隽寒的夫人!

门边忽然传来一阵哭声,沈隽寒皱眉看去,只见皎皎挽着一只包裹,被春兰秋荷一人一边拉拽着。

“司令,皎皎姑娘非说要走,奴婢们怎么都拦不住!”

皎皎含泪向沈隽寒鞠躬,“寒哥,这些时日打扰了。皎皎自知不能再留下给寒哥添麻烦,还请寒哥原谅……”

沈隽寒烦躁地揉着眉心,重重叹息。

她何其无辜,成了一个被他当成替身的玩物,受尽屈辱……

他就算再不情愿面对这个事实,也必须补偿她……

“这里就是你的家,我会养你和孩子一辈子。”

皎皎垂头低泣,心底却喜不自胜。

一旦沈隽寒以为和她发生过关系,就不会再像以前那样排斥她了。那么有一便有二,日后他有生理需求的时候,她便必定能真正成为他的女人!

天知道他的床有多难爬!

她使尽浑身解数计划了好几年,甚至司令府大半的人都被她讨好收买,连药酒她都给他下过,却还是没能成为他的女人!无奈之下,她只能采取迂回手段……

眼下她的计划终于成功了!

还好,不算太晚……

她即有机会成为帝国的功臣,又能收获一个威武霸气的男人!

……

慕雨苑。

杏儿心疼地往林雨澜嘴里喂着白粥。

前夜,带着满身污泥狼狈跑回来的她,披头散发衣衫不整满脸泪水的模样,着实把杏儿吓得不轻。

从小到大,她一向是处乱不惊优雅淡漠的,杏儿从没见过她那般失控的样子。可无论杏儿怎么询问,她都一言不发,杏儿猜出和沈隽寒有关,却也不敢妄言。

没喝几口就把粥碗推开的林雨澜,挣扎下地。

“我去把耳坠寻回来。”

那是母亲最宝贝的一对耳坠,于她出嫁的时候送给了她。想是前夜缠绵的时候,落在了沈隽寒床间。

纵然她再不想看见沈隽寒,却也必须去把她视如命重的耳坠找回来。

她也想顺便问他一句,这半年多来,他到底把她林雨澜当什么!既然他如此深爱皎皎,她宁愿给皎皎腾出司令夫人的位置,也不愿再受这样的侮辱和折磨……

杏儿搀扶着林雨澜,两人才走到沈隽寒院中,就见那个叫春兰的丫头一脸不屑地迎了上来。

她摊开手心,那枚蓝宝花萼羊脂玉花苞的花型耳坠赫然在她手里。

“喏,是夫人的吧?司令说了,夫人以后不要故意把什么零七八碎的东西落在司令房中。司令不找夫人服侍的话,夫人没事就别过来了。”

杏儿怒极,一把抢回那枚耳坠,愤声道,“一个下人,怎么和主子说话呢?司令府的下人都是这么没规矩的么!”

春兰冷笑,“我不过是传司令的话而已,不服去房里亲自问司令啊?”

“你……”

林雨澜拉住杏儿,哑声道,“我正有几句话要问他。”

主仆二人走向正房,忽听房中传来一阵女人的娇呼声……

“唔……轻一点,别伤了孩子……”

“啊……寒哥……皎皎受不住了……啊……啊……”

林雨澜一阵眩晕,身子一摇,杏儿连忙扶紧了她。

“嗯……啊……寒哥你刚刚恢复,不要放纵……啊……你好坏啊……”

媚叫声越发尖锐,床摇声也越来越猛,似乎下一秒,那不堪重负的床便会被撞塌般,疯狂巨响……

林雨澜惨白着脸转身,春兰低声讥笑,“夫人慢走,不送。”

杏儿是一路哭着,搀扶着浑身发抖的林雨澜,走回了慕雨苑。

她跪在林雨澜身前,轻拍着林雨澜呆若木鸡的脸,“小姐,你别这样,你哭出来,心里会好过些。你这样憋着自己,会憋出病来啊!”

林雨澜弯了弯唇,声音缥缈,“杏儿,我好想回家。”

这终日阴雨遍布污泥的司令府,真的好脏,她真的待不下去了……

她好想回到清爽干净的北方,扑进母亲的怀里,放肆大哭一场……

可是有孕之初她便给母亲报过孕喜并告诉母亲沈隽寒很宠爱她,如今再去哭诉,母亲岂不要揪心难过了?

她怎么舍得让她那命苦半生的母亲,为她难过啊……

而若把这些委屈告诉哥哥,哥哥势必会找沈隽寒算账,沈隽寒万一对哥哥不留情面,她又怎么舍得害了哥哥。

所以,注定她要独自背负这些苦楚……

她此刻终于明白母亲无路可走的悲凉……

她毫无焦距的目光渐渐移到杏儿的脸上,笑得凄美,“呵呵,傻丫头,你哭什么呢?你该为我高兴才对,从此我……再也不会受伤了呢。”

心已死,何来伤。

她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而此时的沈隽寒正站在军部的地图前,浓眉紧拧。

丁副官看着他几次在中原三省的位置划着圆圈,知道他在下着最后的决心。这一步一旦走出,他和林雨澜将彻底决裂。

虽然丁副官之前因林雨澜给林垒通风报信而对她厌恶不满,可毕竟司令病重期间是她不顾一切医治,他不明白自己一个外人都有所感动,司令自己怎么毫无触动?

“司令,夫人她在您病重期间……”

“住口,不要提那个女人。”

沈隽寒立刻斥断了他的话。

丁副官微微皱眉,“夫人给林家写信固然不对,但一介女流,或许不知晓事态的严重,只是挂念亲人安危。属下以为,夫人对司令并非……”

“呵……”沈隽寒猛地回身,黑眸犀利望向丁副官,冷笑道,“你若看上了她,不如我把她送给你如何?”

丁副官大骇,连忙笔直了身体,一脸严正,“属下妄议司令家事,属下该死!”

沈隽寒直视着丁副官的眼睛,直到确定他对林雨澜没有半分私情时,才阴鹜着脸收回视线。

丁副官已是冷汗淋漓。

沈隽寒赫然下令,“按计划进行,三月内不费一兵一卒半车粮草,彻底拿下林昊盛!”

“是!”

沈隽寒捂住胸口那道隐隐作痛的疤,闷声咳了起来。

弃他于死生不顾的女人,他怕是再也爱不起来了。

他不欠她任何,他问心无愧。

这一生,就这么互相折磨吧。

到死方休……

他的眼底满是森冷的寒光。

……

再见到沈隽寒时,已是一个月后。

始终联系不到母亲和哥哥的林雨澜,本就备受煎熬,而上天似是还嫌她不够烦乱,她竟发现,自己怀孕了!

经历过一次丧子之痛的她,再也不想承受第二次。

唯恐沈隽寒再因皎皎挑唆,任由她的孩子被害死,加之惦念家人寝食难安,以及对沈隽寒的心死,林雨澜毅然决定带着杏儿回到北方去。

她令杏儿悄悄查好了北上的车次。

为了避人耳目,她们二人一件行李都没带,只拿着她存下的月俸银票,对管家声称去逛逛洋行透透气,便轻松离开了司令府。

距离火车发车还有一个时辰,林雨澜想给母亲买件江南特色的苏绣旗袍,却万万不曾料到,竟会在店门口遇见挽手同行亲密有加的沈隽寒和皎皎。

他们的距离不过四五米。

侧着头用心听皎皎讲话的沈隽寒并没有看见林雨澜,林雨澜本能想要转身逃躲。

却不料沈隽寒接下来竟把耳朵贴向了皎皎的肚子。

他那嘴角含笑用心听胎动的温柔模样,让林雨澜的双脚犹如被钉在地上,竟一动也不能动。

他依旧一身戎装。

金色的流苏和勋章交相映衬,彰显着他身份的显赫,那泛着冷冷光泽的闪亮腰带,把他的英武冷厉衬到了极致。

而他越是看上去如此高高在上遥不可及,他脸上的温柔笑意就越发的摄人魂魄……

如果她的孩子没死,他可也会如此宝贝喜爱?

林雨澜情不自禁捂住了小腹……

就在林雨澜愣愣望着他的同时,他也看到了她。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