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吾后千千岁小说阅读_牧云舟金素和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09-14 14:35

《吾后千千岁》是由“归音”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的主角是牧云舟、金素和,南荣家的小姐污蔑素和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皇后真正生气的原因是,南荣灼华做事不够利落,想要除掉一名女子却是弄得人尽皆知。

吾后千千岁

第一章:被迫同盟

皇宫之中,假山之侧。

“你是说,皇后又派了人去搜母亲的娘家?”素和坐在假山之后,冷笑着问道。

“正是。”一个人躲在假山的阴影处,恭敬的向素和说,“不过,依然是一无所获。”

母亲娘家到底是藏了什么宝贝,会让皇后觊觎多年,不惜冒着被人发现的风险,多次派南荣家去翻找。

偏偏,什么都没有找到。

“老奴也不知。”那人回道,“不如,我混进南荣家……”

“不必了。”素和打断了那人的话,“与其把希望放在南荣家,不如,我们的手脚更快一些,继续搜集娘亲的遗物,绝对不要让南荣家的人,捷足先登。”

那人消失于阴影中。

素和在假山上坐了许久,双腿微麻,在旧府老奴离开以后,就单手扶住假山的一块石头,稍稍的活动着筋骨,准备离开。

石头在素和的手中,竟然被扭了一个角度,只听到“咔嚓”一声音,素和的身后就露出一个门洞来。

素和绝对没有想到,假山之后另藏玄机,被狠狠的吓了一跳。

一股冷风从洞内吹了出来,惊得她起了一身的冷汗。

这股风中还夹杂着淡淡的铁锈味道,令她不由警觉,在这宫中,知道得越多,性命也就越短。

素和定了定神,决定置之不理。

她迅速的转过身,准备逃离,却感觉到身后多了一个人。

是谁会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的身后,透着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气。

素和刚想要逃走,她的肩膀上就多出一把剑。

“你是谁?”素和颤着声音说,“敢在宫中胡作非为。”

她身后的人没有说话,依然是静静的站着。

素和僵着脖子,努力的转了转头,想要看看这个人的脸。

“再敢动,小心你的性命。”这个人在说话的时候,都透着含糊,似乎是故意遮住了嘴。

可是这个语调……

素和的心跳加速,竟然觉得自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

她定定神,终于说道,“这洞门刚刚打开,我没有进去过。”

她努力的保证着,可是对方怕是不太相信。

“宫中有很多秘密,我一个字都没有透露过。”素和轻咬着嘴唇,继续说,“我只要离开,就会保证,这里永远都只是一个秘密。

横在她颈间的剑抖了抖,对方依然没有收手。

素和自认为是有几分胆识,但也仅限与与宫中女子相比较,真正遇到“大事”时,也是心惊肉跳,本能的胆怯心慌。

她拼的是,他只要心软,就败了。

素和终于唤道,“六殿下,是你吗?”

身后之人没有吭声,似乎是在犹豫着,要不要将这剑一横,直接就要了素和的性命。

“殿下,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是无意中,将它打开的。”素和缓缓转过身来,就看到身着夜行衣的牧云舟,就站在她的面前。

牧云舟的脸上没有挣扎,没有犹豫,更像是在考虑现在杀了素和,是不是可以更划算。

这不是她认识的牧云舟,但又的确是他。

“殿下,我说的都是实话,从小到大,你都是很信任我的。”素和小心的避过剑锋,一点点的移向牧云舟,“你不要吓我,你知道的,我的胆子很小。”

牧云舟稍稍的眯起了眼睛,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素和在皇后的调教下,胆子会小吗?

“你发现了我的秘密,我真的应该留你吗?”牧云舟终于说出了口。

素和觉得双腿都在打着颤,她即使平时也是有些小算计,但素来有自知之明,知道她的伎俩在无眼的刀剑之下,是毫无胜算的。

“殿下心明眼亮,也是知道我的秘密的,不是吗?”素和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语调,让自己看起来稍有底气。

牧云舟直直的盯着素和的眼睛,似乎是在衡量着。

素和更是知道自己必须要做点什么,大喊大叫都不是好主意,何况她喊叫的动作未必会比牧云舟的剑更快。

“那边是什么人?”宫中巡逻的侍卫遥遥的看到有两个人,正站在角落中,立即扬声质问。

牧云舟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被人发现,扯着素和就入了假山洞门。

他从里面就将洞门关闭,侍卫跑过来时,什么都没有瞧见。

这个洞失了光线,黑漆漆的。

素和可以清楚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犹如雷鸣,快要跳出来了。

“看来,天不绝你。”牧云舟冷笑着,“那就让我来看看,你能给我带来多大的好处吧。”

素和却是错愕,这真的是她从小识得的牧云舟吗?不过出宫数日,再归来日,已是浑身戾气。

他们在洞内走着,素和实在是瞧不清脚下的路,一路上是跌跌撞撞,走得吃力。

终于,牧云舟抬起了一只手,拧向一旁的木柱,就听到清脆的一声响,四周就亮了起来。

素和从来就不知道这御花园的假山石洞内,别有洞天,这两侧竟是一排排的兵器,而这条路却像是没有尽头。

她的手心中捏了一把汗,牧云舟将这么大的秘密告诉她,她还能活下去吗?

“这是要……谋反?”素和脱口而出时,不由得捂住了嘴巴。

她这是不想活了吗?

“不至于,但总归会有用得到的一天。”牧云舟转身看向素和,“你知道了我的秘密,总是要拿些东西来换吧?”

素和也总是要将一个把柄交到牧云舟的手中,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可是,她能交出什么?

牧云舟面对素和的紧张无措,冷冷一笑,扣住她的下巴,用力的吻了上去。

她要怎么办?要推开牧云舟,还要这般的忍下去?

还在素和神游的一刹,就被放开了。

“殿下。”素和喘着后退,后背就靠在了冰冷的壁面上。

“你的家事不会是天大的事,不配成为交换的条件。”牧云舟双手抱臂,打量着素和,“这就是你的秘密了。”

素和轻咬着嘴唇,上面还存留着湿润的感觉。

“你敢说,我就能把你拖下水。”牧云舟轻笑着。

“皇后是不会放过任何背叛的人。”素和保证着,“我绝对不会说的。”

牧云舟的手指划过她的脸,惊得她心中一颤。

她这是被迫同盟了吗?

第二章:嚣张大小姐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素和的头还是晕晕的。

她父母双亡的真正原因,尚未查得明白,眼下不是去沾惹其他是非的时候。

各位已经长大成人的殿下各有心思,身在漩涡中的她,怕是要被迫站队呀。

“哟,这不是金素和吗?姑姑认的义女呢。”俏丽女子来势汹汹,她的身后跟着数位宫女,皆是趾高气昂,目中无人。

素和正在打量女子时,注意到女子望着她的目光,阴沉狠戾,竟有杀气。

素和的义母自然是皇后南荣蓉,女子唤她的义母为“姑姑”?证明女子乃是南荣家的女儿。

“素和见过姐姐。”素和微微一笑,表现恭谦,行礼道,“不知姐姐如何称呼。”

其实,她大概猜出女子的身份,能够进宫的南荣家女儿必定与皇后是关系亲近的,应该就是南荣灼华。

“姐姐?”南荣灼华走到素和的面前,扬手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我可没有你这样的一位妹妹呢。”

素和完全没有料到南荣灼华会轻易动手,毕竟有失身份。

她震惊的捂着脸,抬起头时,就被南荣灼华指着鼻子喝着,“什么天命皇后,依我之见,你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女人。”

“天命之说”?那不过是个占卜结果,哪里还有人提及?

“南荣小姐,我们可是有什么误会?”素和依然谦卑,既然不允她唤“姐姐”,她就小心些,她也不想与任何人发生冲突。

南荣灼华早就看不惯素和,她可是南荣氏的嫡出大小姐,皇后竟不允她与一个孤女说话,生怕她会得罪了素和。

正好,现在得了机会,必要好好的杀杀素和的威风。

素和平时看着温顺,却也是皇后调教出来的,哪里能容得被人这么欺负,“南荣小姐,莫要以为你是南荣家的人,就可以肆意而为,坏了宫中的规矩。”

“宫中规矩?”南荣灼华冷笑着,“我告诉你,我可是皇后的侄女,在这里,我就是规矩。”

素和绝对不会想到,南荣灼华竟然嚣张到这样的地步,而她身后的数名宫女当真挽起袖子来,冲着她扑来。

她手中的托盘摔在地上,藕汤洒了一地。

南荣灼华在旁瞧着南荣灼华挨打,拼命的拍手大笑,“打得好,打得好。”

素和听到南荣灼华叫好时,便奋力而起,扑向了南荣灼华。

“宫中规矩”,是绝对不能独自吃亏。

“你要干什么?”南荣灼华怕是没有料到素和会敢对她动手,在诧异之下,竟然被素和扑中,两个人一同跌入旁边的池中。

她们不过是挣扎了几下,就都沉了底。

伴于南荣灼华身边的宫女们震惊得尖叫不住,不停的喊着“救命”,如若南荣灼华发生意外,他们必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至于水中,则是另一番情景。

素和可不是娇弱姑娘,她早在落水瞬间,便深吸口气,在入水后更是游得顺畅。

南荣灼华是皇后侄女,素和本无意与她为难,但也不容他人欺负。

素和伸手就扣住了南荣灼华的脚腕,将她往水下压去,不肯让南荣灼华有浮出水面的机会。

宫中总是会有无数意外发生。即使南荣灼华是皇后的娘家人,子可以因为一场溺水事件而失去性命。

南荣灼华喝了太多的水,原本拼命挣扎着的四肢,渐渐的软了下去,身子也在渐渐的下沉。

再等一等,待到南荣灼华没有生机以后,她再放手。

皇后正查着她母家之事,必不会现在对她下狠手,她赌的就是皇后那颗贪婪又狠绝的心,即使是南荣家的女儿,没有自保之力,也不会被皇后久留。

忽然有人从素和的背后游来,一只手扣住了她的腰际,另一只手则是抓住了她的手臂,强迫她放开了南荣灼华。

会是谁要救南荣灼华?素和侧头之时,就看到了牧云舟的脸。

岂有此理,牧云舟不是要与她同盟吗?但在水中却是要救下南荣灼华?

素和心中恼火,却只能放过南荣灼华,并且改成扶住了南荣灼华的肩膀,拉着她一起浮向水面。

在他们于水中浮起时,素和就看到池中另有一个男人,正向他们游来。

竟是皇后嫡子牧水笙。

岸上早就乱作一团,直到他们三个人合力将南荣灼华托到了岸上。

人已得救!

宫人为虚弱的素和披上干净的披风,抵御湿冷。

素和抬眼冷冷的看着南荣灼华,竟然没有在水中除掉这个祸害,以后必然麻烦一堆。

都怪牧云舟。

虽然她也知道,赶在牧水笙发现他们之前,除掉南荣灼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此时,将胃中的水都吐干净的南荣灼华,本能的抓住身边的人,紧张的喊着,“不要拉我,不要拉着我,我不会水。”

素和的眼神一沉,莫非在水中快要失去知觉的南荣灼华,竟然还知道当时发生的事情?

牧云舟压住素和的肩膀,迫得她不得不沉住气,她的眼中厉光一闪,但很快就掩饰下去。

现在扶着南荣灼华的男儿可是皇后的嫡子牧水笙,如果让他发现她的小心机,怕是不好。

早知如此,她就沉住气,不过是多挨几打,让南荣灼华在皇后的面前没脸,岂不更好?

“三哥!”牧云舟忽然开口,“素和受伤,还是尽快处理,不要让母后担忧。”

牧水笙本是很厌烦着素和,什么“天命皇后”之说,害得他总是与素和被撮成一堆。

长辈们越是如此,他越是不喜素和,可是转头间,发现素和似是浑浑噩噩,单手垂落,瞧着像是撑不住了。

“行,你去吧。”牧水笙说着话,但双手却不曾放开南荣灼华。

牧云舟硬扶着素和站了起来,对宫人道,“先扶素和姑娘去暖阁更换衣物,怕是母后一会儿便要问起来。”

他特意看着牧水笙的举止,看出暧昧,心中冷笑,就先扶着素和去临时之处。

素和想要甩开牧云舟扶持的手,但是牧云舟却是将她的手臂扣得紧紧的,动弹不得。

第三章:秀丽女儿

直到暖阁之前,牧云舟才放开了素和。

素和偷偷的松了口气,退后数步,且福了福身,就入了暖阁,匆匆换了衣裳。

因要去见皇后,便又要重挽发髻,整理妆容,仿若没有发生过任何不好的事件。

素和收拾妥当,离开暖阁后,却发现牧云舟不知所踪,她只好独自往皇后的身边去。

在素和到达莲池之前,皇后就已经将素和与南荣灼华之间发生的事情,打听了清楚。

今日的天气十分明朗,但皇后的心情却分外阴沉。

南荣灼华的作为,快要惹得皇后犯了心疾。

她怎么会不知道南荣灼华的性格?必然是南荣灼华去找素和的麻烦,可她没有想过要惩罚自己的侄女。

“娘娘。”素和轻声道,“此事,是件意外。”

由素和开口,将此事最好不过。皇后听着素和的解释,相当的满意。

“无论如何,都是灼华引起来的事故,让你受累了。”皇后语气软软,向跪在她面前的素和伸出手来,扶起她,说道,“以后,必不会再发生这类事件。”

“娘娘说的对。”素和笑着,“我与灼华姐姐一见如故,且是亲人,是不会再让类似的意外发生的。”

“姑姑。”南荣灼华走到门前时,正好就听到这句话,气得双目圆瞪。

她从来就没有想到,原来人人都说“贤淑”的素和,竟然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莫要以为她没有感觉到,在水池中时,素和可是将她扯入了水池更深处,险些就要了她的命。

“姐姐。”素和在听到南容灼华的声音时,便笑着退后了一步,福了福身,道,“您……”

南容灼华扬起的这个巴掌眼看着就要落到素和的脸上时,一旁的嬷嬷忽然就挡在素和的身边。

“姐姐?娘娘在此,您应该先请安。”素和好心的提醒着南容灼华。

南容灼华一愣,刚刚想到皇后正在一旁,将她们瞧了个清楚。

“素和,今日事多,你也累了,先退下吧。”皇后冷冷的盯着南荣灼华,却是对素和温柔的笑着说。

南荣灼华不等素和开口,就吼着,“素和,你敢做不敢当,我要与你……”

“住口,本宫还坐在这里呢,岂容你没大没小的?”皇后伸出一根手指,似笑非笑的指向南容灼华,不让她再多说半句话。

素和见状,恭敬的退下。

“跪下。”皇后淡淡的说道,“让我来看看这南荣家调教出来的秀丽女儿,有多大的本事,在本宫的面前,就已开始耀武扬威?”

南荣灼华知事情不妙,心中一紧,双腿一软,便跪了下去。

素和原没有走远,她绕出莲池,却也停留在附近。

皇后那边传来的可是戒尺打在手心的声音,清晰入耳。

即使是对待自己的家人,皇后也是一样的心狠。

素和冷哼一声,无心再理会,独自转身离开莲池,走向御园。

今天发生的都是什么事呀。素和心中沉重,但南荣灼华在水中是清醒的,知道她的做法,看来……素和被一股大力扯到了旁边的山石之后,只来得及短促的惊呼一声,就被捂住了嘴。

她瞪大了眼睛,吃惊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气得浑身发抖。

他做事毫不避人,就不怕……

素和的双眼一转,勉强的露出笑意,仿若是在告诉牧云舟,她是绝对不会发出半点声响。

谁知,牧云舟一开口,却是有些柔情,“可是怪我?”

怪他?指的是救下南荣灼华一事?

“六殿下玩笑了,我不敢。”素和自嘲一笑,心中明镜。

牧云舟却知素和就是生气,却不肯承认。

“我是为了你好。”牧云舟道,“现在不是要对皇后动手的时候,你还是好好侍奉于她,继续博得她的信任,否则,你在后宫的日子不会好过的。”

“我知道了。”素和想要绕出山石之后,却又被牧云舟扯了回去。

“六殿下。”素和恼火的想要推开他的手,“这是在宫中,为何不能好好说话?”

牧云舟打量着恼羞成怒的素和,就慢慢的向素和的脸颊伸出手,惊得素和立即安静,不敢再说出半句话。

她的命,也算是掐在了牧云舟的手中。

在素和紧张的时候,牧云舟竟然掐住了素和的脸。

“天命皇后?”牧云舟笑着说,“南荣灼华可是提到了旧事。”

“不过是上师的玩笑之言,哪里能作数?”素和的脸被掐得疼,皱着眉头,抬起的手却被牧云舟的另一只手扣住。

“这天命之说,是你的护身符呀。”牧云舟好心的提醒着素和,“当年上元佳节,上师墨台青对你的命数批注,皇后才会收留作为孤女的你,长居住中。”

只不过在这十年光景中,已是渐渐无人提及。

南荣灼华听到牧云舟提到旧事,有些失神。

“如果你没有天命在身,皇后不再护你,你必会被他们撕成破片的。”牧云舟似笑非笔的说着。

他终于松开了手,放开了素和的脸。

素和连忙捂着自己的脸,都不必寻镜去瞧,都可以猜到牧云舟在她的脸上,必是留下了手印。

“殿下,以后莫要再欺负人。”素和咬牙切齿的说,“宫人看见,我要如何解释?”

牧云舟则是笑着,“有道理,所以,我送你些小玩意,作为补偿。”

素和的眼前一亮,她知牧云舟经常于宫外闲游,必然会得到一些有趣的东西。

牧云舟瞧着素和的小女儿姿态,哑然失笑,就拉着素和的手,道,“走吧,我带你去看年那个小玩意,可是合你的意。”

素和知这宫人多,眼线也不少,几次想要甩开牧云舟的手,却被扣得紧紧的,只能恼火的跟在他的身后。

幸好,这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人。

“我们怎么绕到了东宫?快放手,会被人看到的。”素和苦恼于自己轻信牧云舟,刚刚吼出一句,就被推到了墙角。

牧云舟就撑在素和的身前,两个人靠得极近,近到令素和心慌意乱。

“嘘。”牧云舟得意一笑,“有好玩意要让你看。”

他的话才刚刚落音,素和竟然就听到女儿家的哭声,竟是南荣灼华于东宫外哭泣?

第四章:威胁又欺负

这是什么招式?为何会在此处哭个不停?若是让旁人瞧见,岂不是笑话?

素和只是略微的想了想,转身便要离开。

“你这是要去哪里?”牧云舟怕是没有想到素和是说走就走,连忙拦着她,“你不想再瞧瞧?”

“有什么好瞧的。”素和想要推开挡在她面前的牧云舟,可是她用上了力气,牧云舟也是纹丝未动。

她的脸色微青,但还是保持着笑容,道,“这是南荣小姐与三殿下的私事,我等旁人最好莫要理会,以免惹祸上身。”

素和说的可是句句实话,她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必须要低调,才能避免麻烦,特别是南荣家的事情,是她眼下绝对不想沾手的。

“看看你胆小的样子,以后怎么成大事?”牧云舟竟然伸手刮向素和的鼻子。

素和躲之不及,只能尴尬的低下了头。

“放心,不会有人注意到这边的。”牧云舟笃定的说,“因为,南荣灼华以后必是三哥的新宠。”

这是必然。素和心知肚明。

皇后虽然是南荣家的人,但牧水笙也需要与南荣家的关系更加的稳固,娶上一名南荣女儿为妃,是再好不过的。

“殿下。”南荣灼华的哭声渐高,且是伴随着牧水笙的一声惊呼,引得素和好奇的转过身,偷瞄着发生的一切。

南荣灼华竟然直接就扑到了牧水笙的怀中,不止是素和目瞪口呆,平时跟在牧水笙身边的宫人,皆是手足无措。

最先反应过来的就是被抱住的牧水笙,美人入怀,显然是得意非常。

南荣灼华在诉苦,说着自己被皇后责罚一事。

牧水笙在安抚,时不时的拍着她的肩膀,似是软声细语。

真是一对“璧人”。

素和在心中闷想着,特别是看到南荣灼华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绝对不是她能够做得来的。

“瞧瞧,这就让三哥上了心?”牧云舟冷笑着说,“可惜呀,这个女人可不好用。”

谁管他好不好用?素和的心中不满,明知道牧水笙就是一个滥情的人,她也从来就没有对牧水笙抱过任何希望,但是瞧到这一幕,就是觉得无比的碍眼。

知道得越多,也就越烦恼。

素和没有再理会身边的牧云舟,扭头就走。

牧云舟可是将素和的表情都看在眼中,又深深的看过牧云舟那一边后,便冷笑的走在了素和的身后。

素和为何生气?显而易见的。

人人都说,素和是“天命之后”,是要嫁给将来的皇帝的,而牧水笙是未来皇帝的人选,这毫无疑问。

素和看着自己的未来夫君抱着其他的女人,必然会受不了的。

“站住。”牧云舟看着素和气呼呼的样子,终是忍不住的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素和的背脊一僵,才想起了牧云舟。

“你这是在吃醋?”牧云舟绕到素和的面前。

“没有。”素和冷然道,“怎么可能?”

牧云舟重复着素和的话,伸手就捏住了素和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与他对视。

“干什么?”素和拼命的躲闪着,却听牧云舟不客气的说,“这有什么好否认的?看看你的表情,分明就是在吃醋,身上都有了一股子酸味。”

“你胡说什么?”素和狠狠的拍开牧云舟的手,“我和他毫无关系,以后更是不会有任何牵扯。”

这就是素和的态度。

“可是你会嫁他。”牧云舟深吸口气,平复了被素和气到的心情,似笑非笑的说,“这是没有人可以改变的吧。”

没有人,可以改变。

只是一道保命的命理说,却让她不得不嫁给她不喜欢,甚至是讨厌的人。

现在想来,全是讽刺。

牧云舟凑近了素和,说道,“可是,我能帮你。”

他能帮?素和错避的抬起头来,与牧云舟对视着,“你怎么帮我?”

“你!”牧云舟慢慢的说道,“嫁我。”

素和先是一愣,而后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推开牧云舟,“你妄想。”

嫁给牧云舟?素和看牧云舟也是想要夺这个皇位,想要拿着她当个筹码吧?

素和不再理会牧云舟,大步向前,只是想要尽快的离开。

牧云舟同样的恼火,他也算是与素和好好的商量着,竟然被推开。

“金素和!”牧云舟扯住素和的手腕,道,“你可是要想清楚,我知道你的秘密,你却是要这么对我?”

素和原本都迈出去的步子,忽然就僵在那里,再是动不得。

她拼命想要保住的秘密,以后都是保不住了吗?

“我可不是大善人。”牧云舟继续说,“如果你再继续在我的面前耍脾气,我可是要到皇后的面前拆穿你的。”

“我也可以拆穿你。”素和立即就扭头对牧云舟喝着。

他们都是有对方把柄的人,牧云舟凭什么有恃无恐,她却是要畏首畏尾?

“我的秘密被宣扬出去,我可以离开皇后,直接起兵。”牧云舟提醒着,“如果你的秘密被公布出去,在你为家人报仇之前,就已经死无全尸了吧?”

他说得对,素和早就知道这些。

她在皇后的面前唯唯诺诺,装作一无所知,总是不能因为牧云舟的缘故而毁于一旦。

“六殿下!”素和转过身,向牧云舟福了福身,“您放心,我必会为你保护秘密,直到你旗开得胜,心想事成。”

瞧瞧素和的这张嘴,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反抗,就立即转身恭维于他。

这可真的是在皇后的身边,呆得太久了。

牧云舟一用力,就将素和扯进了怀中。

“听话,我是不会亏待你的。”牧云舟靠近素和的耳边,轻声说,“我若为帝,你即为后,可好?”

这种承诺,最是没有用。

牧云舟有野心,也是要看他有没有这个能力。

“好。”素和在表面上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我等着那一天。”

牧云舟一歪头,竟然吻在了素和的脸上,待素和反应过来的时候,牧云舟都走出了好远。

素和伸手摸向自己的脸,一时恍惚。

牧云舟又是威胁她,又是“欺负”她,还真的是让人摸不透。

第五章:习惯性争吵

她承认自己惊恐于牧云舟的能力,可以将她的事情查得这么清楚。

不过她也知道,凭着那一条命理之言,牧云舟应该很想要利用她的。

素和冷冷的盯着牧云舟离开的身影,放下摸着自己脸颊的手,就往自己的住处去。

但凡是看到素和的宫人,皆是靠墙低着行礼,对她相当的礼遇。

素和回到竹溪阁,平时服侍着她的宫女立即就迎了下来。

“小姐,您可终于回来了,这是去了哪里?”宫女问着。

素和摇了摇头,懒得多说半句话。

她能去哪里?被牧云舟抓去看牧水笙的私事了。

“与你们无关,都下去吧。”素和恼火的说。

宫女立即就退下,留着素和独自一人。

平时的她最是讨厌有人服侍,有人打扰,她身边的人自然都是习惯了。

素和坐在院中软席上,看着摆在桌上的残局,心头越来越沉。

她的确是要想着牧水笙与南荣灼华的关系,但绝对不是吃醋那么简单,她是在为自己的处境考虑。

一旦牧水笙有了南荣家的支持,她以后必然会以傀儡的身份存在,处境更加堪忧。

不止是要应对于宫外的家事,更要对付南荣灼华。

为今之计,就是先让南荣灼华安静下来,莫要再针对着她,她才能……素和正想着,一只手就出现在她的面前,将残局轻易破除。

这局……是她摆着玩的。

“三殿下,您是闲的吗?”素和都不必抬头,就知道来者是谁,“非要把他人的东西弄乱,才能开心?”

“明明就是你不会下棋,叫我看不下去了,我才会出手的。”牧水笙是理直气壮,“你想要陷在棋中,也不要污了我的眼睛。”

素和根本就没有起身迎接之意,而是反唇相讥,“都说观棋不语真君子,瞧着三殿下是要反其道而行啊。”

两个人一如既往,越吵越烈,将能搬出来的陈年旧事,全部搬出来数落对方一遍。

这哪里是“欢喜冤家”,更不是“有心埋怨”,而是一副恨不得让对方从眼前消失般的模样。

“如果不是母后的一句话,我用得着回来就要哄着你玩?”牧水笙冷笑着,“不要以为有个天命之说,就能困得住我,到时候我不立你为后,我就不信我的江山能倒。”

哟?牧水笙这是大言不惭啊。

“三殿下,说话要小心。”素和不屑的提醒着他,“你现在只是‘殿下’而非储君,随口妄言是要惹上大麻烦的。”

人人都认为,牧水笙以后会是太子,会是新皇,但他们也知道这都是不见影的事儿。

牧水笙惊觉自己说错了话,也知道素和是在恶言相向,却是好心提醒。

哪里后半句,却是让他气晕了头。

“不过,也对。”素和“恍然”道,“三殿下以后可是要娶灼华小姐的,有了南荣家的支持,说话自然有底气。”

你!牧水笙指着素和,忽然就被气笑了。

素和的言外之意,哪里是他不懂的?

“你都知道了?”牧水笙坐到了素和的对面,“从哪里听说的?”

“这还用得着听说?”素和当然不可能告诉牧水笙,她是被牧云舟拉着去看了一场戏,“人人都知道,三殿下英雄救美,南荣小姐倾心相对,不过三殿下还是要小心,皇上还没有允许两家再联姻呢。”

“你是说,父皇不会允?”牧水笙又上了脾气。

“你猜?”素和冷笑着,“你不是心知肚明吗?”

“闭嘴。”牧水笙一伸手,就将棋盘子打翻。

素和的脸色一变,立即就站了起来,向牧水笙吼着,“这是皇后送我的玉盘子,你竟然敢打翻。”

“凭什么不敢打,我还敢打你呢?”牧水笙说着,真的作势要打素和。

原本在旁边瞧着热闹的宫人,立即就一窝蜂的上来,阻止了牧水笙的举动,硬是将他拖出了好远。

“三殿下,自重。”素和明知自己有被打到的危险,这张嘴却依然不饶人。

“我自重?怕是你不自重吧?”牧水笙喊着。

这四周的宫人早就习以为常,但凡牧水笙与素和碰到一起,必然是会翻天覆地。

偏偏,皇后非要将两个人做成一堆,凑成个“天命”。

素和看着牧水笙被皇后身边的人请问宫中,她才重新坐回到塌上。

可怜的棋盘子,都碎了。

素和正准备去捡地上的碎玉时,一位老嬷嬷却抢在素和之前,将盘子收起。

“小姐,何必沉不住气?您将来也不可能真的会嫁给殿下。”嬷嬷轻声的说。

素和瞧着早就避到一边的宫人,才道,“两相生厌,却要被凑在一起,想想都烦人,而且我还要再坚持几年。”

忍?哪里忍得了?

“小姐在旁人面前,从来都是温和可亲,偏偏与三殿下闹得厉害,会让皇后烦恼的。”嬷嬷提醒着素和,“在事情办妥之前,还望小姐忍耐。”

这没有什么好忍耐的。

她与牧水笙每次见面,皆是如此,皇后更是会在他们吵得不可开交,变成一场笑话前,就派着贴身宫人将牧水笙带走。

经常如此,这都要习惯了。

“那就要劳烦嬷嬷,帮着我尽快查一查。”素和笑着说,“皇后当时都挑了哪些人手。”

嬷嬷一愣,立即就应该着素和的话,生怕自己说得慢了,会让素和心中烦恼。

素和再看向碎玉时,脸色又沉了下来。

今天牧水笙是故意来她这里闹一闹吗?还是说受了南荣灼华的刺激,想要与她为难来的?

“小姐。”一名宫女走到素和的面前,屈膝道,“三殿下回宫,从外面带了手制的草席,说是铺在院中最好,但是方才……”

方才,素和与牧水笙闹得太厉害,把礼物的事情都吵得没有了影子。

素和看着草席,忽然冷笑,不以为然的说,“看起来不错,你们就把它铺在这里吧。”

牧水笙每次外出归来,都会送件东西,都快要失了心意。

不过也可惜了,这草席上是不可能有一个美丽的棋盘,都怪牧水笙,生气时非要摔个东西,害得她失了一件宝物。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