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独家蜜婚小说_莫暖陆琛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0 18:07

莫暖好陆琛是在相亲上认识的,莫暖和另一个奇葩男相亲表演引起了同样来相亲的陆琛,他觉得很对自己的口味,就这样拉着人家领了证...《独家蜜婚》精彩阅读

独家蜜婚作者黑白灰在线阅读

第一章   相亲前的准备工作

莫暖关上办公室门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她是典型的工作狂,一个能把朝九晚六的班上成朝八晚十的女汉子。

要不是因为好友帮忙安排了相亲宴,她这会的状态要么是名副其实的键盘狗,要么恨不得化身民侦探柯南企图在那一堆乱七八糟的报表数据上看出个名堂来。

眼看约定好的时间快要到了,莫暖急匆匆去洗手间补了个妆便前往咖啡店,好在咖啡店离她上班的事务所并不远,她还有时间一边走一边打电话。

莫暖没有相亲经验,只能求助于被称之为相亲达人的好友米诺。

“莫暖,你来真的?”米诺听到莫暖托她帮忙介绍对象的时候,以为她在说笑,让老妈利用手头的人脉资源给她在B市安排两个,一直没当回事,要不是莫暖的这通电话她都快把这事忘了。

莫暖看着川流不息的马路,眸中闪过一抹连自己都未察觉到的黯然,“废话,我是真的想找个人嫁了。”

米诺怀疑的语气立马变成了幸灾乐祸的调侃,“莫暖小朋友,你也走到今天这一步了,我突然觉得平衡了。啧啧,难得你有大龄女青年的觉悟,这可是好事。”

米诺自从跨入二十五岁就被家里人逼迫相亲,一天至少两场,就连周末都不放过,已经整整两年的时间,所以在这方面一直对莫暖羡慕嫉妒恨。

不过用她的话来说,她已经练就一身铜皮铁骨,没有她搞不定的男人,只有她不想要的男人。

相亲方面的经验,问她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莫暖抚额,不和米诺一般计较,“行了,我知道你牛掰,但是我赶时间,大小姐你赶紧支点招,免得一会我给你丢人。”

“小样,看你急的,那我就直入正题了。第一,先问工作情况,工作大家都有,一定有话说,不仅可以避免尴尬,还可以看出他的事业心,测测他是不是潜力股,如果一个男人一直抱怨工作不好老板抠门待遇不高等等之类的,那他一定是个实打实的loser,垃圾股,因为有潜力的人不管到哪里都会混得如鱼得水。聊完工作不冷场了,可以聊点兴趣爱好什么的,总之不管他说什么,你一定要有反应,说点原来是这样啊,还挺有趣的,原来这一行业真不容易,简单来说,六字秘诀,点头微笑附和,这样男人肯定会觉得很满足,至少觉得你是一个很有礼貌的人,这第一印象就上去了。我个人从来不问男人工资和家庭条件,因为问了很俗,一来从对方的言谈举止可以感受出他的家教,二来这方面我老妈肯定早就严格把好关了,她愿意安排给我见的男人工作单位和薪资肯定不会比我差……你就听我的,这样准没错的。”

米诺噼里啪啦说了一大推,肺活量好得让莫暖叹为观止,莫暖了悟的摇了摇头,她总算明白为什么米诺总是被家人骂,你这和人家聊得热络到不行让人觉得找到了知己,相见恨晚非你不娶,转头又毫不留情的拒绝人家,这算哪门子的事情,也就只有那丫头能干的出来。

……

第二章  相亲遇自黑男1

莫暖来到咖啡店的时候,2号桌上已经有人了,他们的接头暗语是一朵玫瑰花,确认无误之后莫月便朝着他走去。

那是一个斯斯文文的男人,戴着一架眼镜,有很浓的书香气息,稍显阴柔,不太阳刚男子之气,但从侧面看倒也不算太差,长相不显老,一点都看不出是33岁的男人。

出于多年执业养成的谨慎,莫暖还是先问了一声,“请问是马朝阳先生吗?”

男人抬起头,表情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是的,你是莫小姐?”

莫暖点点头,在位子上坐下来,男人招来了服务员,接过服务员手中的菜单,随意瞅了一下就用修长的手指随手指了几样小吃。

要不是因为她带着评判未来结婚的对象标准来,她一定会觉得这男人的手指真好看,动作也够干净利落,可立场不同了,这想法肯定就大不相同了。

莫暖本能的皱眉,有些反感男子这样的举动,她不要求自己的结婚对象大富大贵,但却希望是一个懂礼仪,会尊重女人的男人。

可方才这男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征求她的意见,很明显,这个男人本质上是有些大男人主义的。

而且她长年和形形色色的客户打交道,各种刁钻古怪的客户都见识过,察言观色还是挺有一套的,不难看出这个男眉宇间隐藏的不耐和烦躁。

难道这又不是一个被逼相亲的?

也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直白,马朝阳用手掩口微微咳了一下。

莫暖尴尬一笑,解释道:“不好意思,有些职业病。”

咖啡店的效率很高,点的东西马上就上来了,全部是一些小吃,却没有一样是她喜欢的。

莫暖是一个注册会计师,在会计师事务所上班,那本就是一个把女人当男人用,把男人当牲口用的地方,再加上她本人是真心热衷于这份工作,一工作起来就很忘我,忙了一整天连水都没喝上一口,此刻最需要的无疑是一杯简单的白开水,就算是饮料咖啡一类的东西也很不错。

莫暖抿了抿唇,本想重新点一份东西,但想想还是作罢。

他不会做人,并不代表她不会,这点气度她还是有的,有些事情做得太明显并不好。

“莫小姐,请用餐。”男子打了个手势。

莫暖不好拒绝,用牙签插了一块蛋糕,甜腻腻的味道侵袭了味蕾。

莫暖本能的一顿,最后强迫自己咽下去。

对于一个嗜好苦咖啡的人来说,这玩意真心太甜了。

她还来不及按照米诺教的方法出声,马朝阳已经先她一步开口,“听莫小姐的口音,似乎并不是土生土长的B市人。”

“不是,我是在A市长大的,我姨妈家在B市,再加上工作的原因我毕业后就一直生活在这里。”

马朝阳点点头,下一个问题接踵而至,“那莫小姐是在哪儿上的学?”

莫暖顿了一下,这开场白和米诺介绍的貌似完全不搭边,主动权也没掌握在自己手中,莫暖不知道这男人问这些是为了什么,不过出于尊重还是如实回答,“从小学到中学一直都在A市的市一中,大学在……”

第三章  相亲遇自黑男2

莫暖话还没说完,话已经被男子抢了去,男子脸上溢满欣羡之色,“A市的市一中,那可是贵族学校,原来莫小姐是从小在温室里长大的小公主啊,我不是城里人,也不是B市本地人,是从农村来的土鳖,可惜也没熬出头,家庭条件一直都不好,小时候把红薯当饭吃吃到吐,你看我这夹杂着一口乡音的普通话,说出来连我都觉得刺耳,我们还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啊。”

马朝阳语气里夹杂着心酸和无奈,莫暖唇角抽搐,早就听说相亲需谨慎,一不小心就遇奇葩,看来还真的是至理名言。

这男人说谎真的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明明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非得说自己乡音浓厚,而且他那一身的牌子货怎么看都不像是农村吃番薯长大的土鳖买得起的,目测至少得要她一两个月的薪水。

再说,她在A市市一中上学,这和她在温室长大有什么逻辑关系?

A市和B市毗邻,的确发展的不错,是国际化的大都市,但A市的市一中并不是什么贵族学校,生源都是各地优秀的学子,只有少数是靠着家里进去的,这种比例控制的很好,毕竟学校还是要靠公司集团赞助的。

莫暖有些匪夷所思,不知道这男人到底想怎么样,尝试着开口解释,“不是,从小我的家人对我要求挺严格的……”她进市一中那完全是靠真本事,没有一丁点的含糊。

话还没说完,主动权再次被男子抢走,这次更过分,没有问她,一个人自话自说,“据说莫小姐是个执业的CPA,这可是一个高端职业啊,收入高社会地位又不错,哪像我,一个搞工程的,整天在工地里折腾,风里来雨里去,为了让工程顺利通过验收,整天还得挖空心思给人送礼,被领导拉着陪人喝酒,这玩意喝习惯了还真的会上瘾,我喝酒一度喝到胃出血,简直就是在透支自己的生命,一点意思都没有,我早就想不干了,可是在现实面前,穷人只能低下头颅。”

收入高,莫暖倒是认可的,可是社会地位高她就不敢苟同了,曾经有人这样调侃CPA,说CPA怎么干都是死路一条,规范执业,要么招不来业务,要么把自己累到进医院,不规范执业,往法律枪口上撞,等来的是法院的传票,标准的“两院院士”,虽然有些夸大,但也是这行业的侧面烘托,毕竟这行业对上市公司来说就是政府强加的,哪有多高的社会地位。

只是听到现在,她要是还不知道这男人的意图,那就真的太失败了。

很明显,人家真不是来好好相亲的,或许一开始的自作主张只是为了给她个下马威,又或许她一个劲的盯着他看让他有了危机感,这才直接切入正题。

他的话无疑在传递一个信息,我不仅是一个酒鬼,将来还会是一个短命鬼,这样的男人要不得,小姐你得慎重考虑啊。

第四章  看戏1

莫暖哭笑不得,看着眼前自诩风里来雨里去却又细皮嫩肉的“穷吊丝”,心中默默的想,你想出来混好歹也装得像一点,至少面子上的功夫要做足,不然你这浮夸的演技有几个人会相信?

不过既然你想继续编,那就继续吧,看你能编出什么新意来。

心中好笑之余莫暖不得不感叹,这就是时下剩男剩女的悲哀,一旦超过一定的年龄还没结婚,在别人眼中你就成了异类,看笑话的、轻视的,各种各样异样的眼光接踵而至,闲言碎语四起,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而是祸及全家的大事。

父母往往成了最先抵不住压力的,走上了逼婚的道路。

大概是平日里工作太枯燥,一时间起了看戏的心思,莫暖嘴角不自觉的挽起一个浅显的弧度,不徐不慢的开口,“我其实对农村来的人并没有什么偏见,相反我一直膜拜他们身上自力更生的精神,我自己也是一个人在外打拼,要在这个浮躁喧嚣的大城市站稳脚跟我知道有多不容易。我见过太多的啃老族和纨绔子弟,富不过三代,他们大多惨淡收场。马先生在那么恶劣的环境下仍走到了今天,不难看出你是一个有上进心的人,是其中的佼佼者,我尊重这样的人,从古至今有很多名人都出生贫寒,贫寒磨砺了他们坚韧的性格,也最终成就了他们,我相信马先生前途不可限量,困境只是一时的,所有的付出都会得到回报。”

莫暖本还想举几个名人的例子烘托印证一下的,但原谅她,她真不是一个幽默细胞发达的人,能做到这一步已是极限。

马朝阳嘴角一抽,那样子像吃了苍蝇一样,恐怕是没料到都说到这份上了这女人怎么还不主动撤退。

看到马朝阳这个样子,莫暖放在桌子下手不经意间握成了拳,极力忍住笑意,就怕一个不小心喉咙间的笑意就溢出来。

“莫小姐不怕我哪天失业要你养我?”马朝阳语气里带着嘲讽和恼意。

莫暖一瞬不瞬的盯着马朝阳,尽量让自己的眼睛里流光溢彩,“我的工资不低,要养一个男人绰绰有余,现在这个社会讲究男女平等,没有人规定一定要男人赚钱养家,女人照样可以撑起半边天,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和你一起共进退,养家糊口的问题你大可不必担心,你是我看对眼的,我会甘之如饴。”

“我老家还有一大家子?”马朝阳眼睛瞪大。

莫暖无所谓的耸耸肩,“那又有什么,只不过是多几双筷子的事情,又不是多大个事。我相信农村来得肯定都很朴实,花不了多少钱的。”

“我最近的体检结果一点都不乐观,各项指标都有很大的问题。”马朝阳旧事重提。

“得一人心,又何必在乎天长地久。”莫暖表情认真。

莫暖不知道的是,在屏风后面,有两个男子正在细细的聆听着他们的交谈,叶子皓一脸戏谑的痞笑,双手在桌子上优雅的一下一下敲击着,“阿琛,你觉得那极品男人还要说多久才能逼退那女人?”

……

第五章  看戏3

对面的男子一身笔挺的西装,双腿优雅的交叠着,薄唇几不可见的勾了一下,吐出几个字,“这就看那女人什么时候看戏看累了。”

“呵,真逗。”叶子皓收回视线,待看到陆琛脸上一闪而逝的笑意不由得有些闪神,“阿琛,这还是我这几年第一次看见你发自内心的笑,那女人倒是很合你的脾性,反正你今天的相亲对象没来,那女人也不会相亲成功,你要不去争取一下,不然可没法向你家老太爷交代。”

陆琛面色一沉,冷冷的刮了一眼叶子皓,“喝你的咖啡。”

叶子皓撇撇嘴,倒也不自讨没趣,这陆二少要是哪天会主动追女人肯定得上头条新闻,这次要不是陆家老爷子病重住院,以死相逼让他来相亲,估计他打死都不会点头。

这不,他一点头,老爷子直接让他把户口本随身携带,还直接放狠话,看对眼了就直接拐一个回来,他们绝对不挑剔。

这次更甚,就连他出差都不放过机会,相亲宴都安排到B市来,生怕他反悔不认账。

三十三岁的男人了,作为好友他是真的为他急了。

所谓的曾经沧海难为水,他是真的不懂。

不管男子说什么,莫暖一直表情淡淡,双手环胸,倒是马朝阳口渴,连续喝了好几口茶,最后声音都微微有些沙哑,“我父母也没什么文化,对自己的儿媳妇要求不是太高,只是说让我找个好生养的,能辞去工作呆在家一心孝顺公婆的就行。”

言外之意,我们家这不是找媳妇,而是要找全职保姆。

秋冬的天气,马朝阳额头都出了细密的汗珠,看样子是真的急了。

莫暖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钟,已经整整一个半小时过去了,她九点多还有一场,可没这么多时间再耗在这个人身上,得提早结束,不然让下一个相亲对象撞到了就不是什么美好的事了。

看戏看到这可以适可而止了,深吸一口气,莫暖云淡风轻看着马朝阳,“马先生,你黑自己的出身、黑自己的职业,黑自己的父母,把自己黑的这么深刻,这种自断其臂的勇气着实可嘉,我要是还能说什么,就显得太不地道了,今天的晚餐我就请客了,算我报答你这么卖力的表演。很抱歉,你点的东西我不是很喜欢,你家庭条件既然这么恶劣的话,不妨把剩余的东西打包带走,继续发扬农村人艰苦朴实的精神。服务员,这里需要打包。”

莫暖说着朝着服务员招了招手,不顾男子黑如包公的脸色,径自低头准备拿钱包买单。

她的声音不大不小,但足以让咖啡厅四周的人都听到,有人传来异样的眼神,马朝阳脸上青红交错,恨不得钻到桌子下,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这本来就是他的目的。

这种高档的咖啡店基本没人会打包,各种小糕点都很精致,也就三五片装,一般不会有什么剩余。但是这里的服务很上档次,对客人的要求有求必应。

于是,就出现这样一幅画面,一个服务员立马拿着袋子走了上来,一张脸憋得微微泛红,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马朝阳。

马朝阳离开的时候,狠狠的瞪了一眼莫暖,那样子好像再说,既然知道我不乐意,为什么不早点说,搞这么一出。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