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君笙许白路小说_君笙许白路免费阅读全文by卿罗衣

发布时间:2018-10-10 18:41

君笙许白路小说

君笙许白路全文阅读

君笙许白路小说的名字是《一路向君生》,这是一本非常热门的现代言情小说,由网络作者卿罗衣所著。一路向君生许白路君笙小说讲述的是初次相遇,君笙就陷入了许白路了温柔里,再也走不出来了,毕竟连她妈妈都嫌弃他,只有许白路给了她温暖。只是她和他,又能走到什么时候呢?

第1章 许白路是我叔叔

  我这一生,都好像受了许白路的控制,再也爱不了别的男人了。

  我与他,不是情人,不是夫妻,之间没有怨更没有恨,只是住在一起,偶尔也会上床。

  耳鬓厮磨一日日,我爱他之深,比他后背上的那条疤更甚。

  每每夜深他来,开门便直接将我抵在门后,撕扯啃咬像发了情的兽,我承受不住几番求饶他便红着眼睛又把我扔回床上。

  锦被翻红浪,巫山云雨急。事毕,许白路会紧紧地搂住我的肩膀,同我说:“我爱你,对不起。”

  我咬他的耳朵:“你也知道我们这样在一起不对吧?但是你又戒不掉我!”

  听我这么说,许白路会把我搂的更紧。

  这段情本就有毒,他戒不掉我,我又何尝能戒得掉他。

  -

  认识许白路那年,是在我妈的婚礼上。她改嫁,穿着婚纱开心的像只蝴蝶一样满场飞,完全不理会我。

  那时,我十岁,正讨人嫌的年纪。

  我用小刀偷偷划破了自己身上的礼服想引起她的注意,结果当场被罚去换衣间待着。

  我蹲在换衣间的沙发上嚎啕大哭,把纸巾丢了满地。

  许白路恰在这时路过,他一身西式礼服穿的十分潇洒帅气,开口的时候迷迭香气味里夹带着一股淡淡的烟草味,显见是刚刚抽过烟。

  “你哭什么?”他问我。

  我不语,反而因为有人来了哭的更凶。

  “你叫什么?”他又问:“饿不饿?渴不渴?”

  过了许久我都没有接他的话,后来听到他自己说:“我叫许白路,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就亲自帮你换条新裙子如何?”

  我低头看自己,淡粉色礼服上一道长长的口子蔓延到膝盖,那是我一边哭一边愤怒抠出来的,并且裙摆上面还粘着脏脏的鼻涕纸。

  真是狼狈至极。

  “今天结婚的那个男人是我哥。”

  我知道我妈新嫁的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叫许兆杨,那从继父这边算,眼前的许白路应该是我叔叔。

  许是因为这层亲戚关系,鬼使神差我止了哭,应了他:“好,我叫君笙。”

  许白路把我从沙发上抱到镜子前,等他去找新裙子回来,我已经脱的浑身只剩一条内裤。

  许白路看着镜子里的我,眼睛有一瞬间的尴尬和闪躲,他将裙子套在我头上的时候,我感觉他的手有点抖,我的脸也跟着红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为什么他会手抖我会脸红,但我记住了那天镜子里的我们。

  他比我高一大截。

  他比我大十一岁。

  他是我未来的小叔叔。

  许白路牵着我走回婚礼,牵着我去见他的爸妈和哥哥还有我妈,然后矮下身来扶住我的肩膀,同我说:“君笙,我们是一家人了。”

  我跟着我妈住进许家的别墅,然后每天跟着许白路去上学。

  我读初中时,他已经在读研究生。

  放学后总能看见他在校门口等我,我也总能在同学们各种羡慕嫉妒的目光中,坐进他车子的副驾驶位上。

  “我的车就载过一个女人。”他有天突然说:“就是你,君笙。”

  我心里划过一丝别样的暖流,然后傻乎乎笑问:“所以要我嫁给你吗,小叔叔?”

  许白路朝着我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我暗了眸,当时想的是:他那么帅,应该喜欢漂亮温柔的女生,就像祈雪薇那样的。

  祈雪薇是他的同学,也是他那所大学的校花,我在他运动会上见过,宅男女神范儿,我不喜欢,但我没说,我怕他烦我。

  那段时间,祈雪薇曾经私下找过我,把我约去学校的冰淇淋店,给我点了最贵的冰淇淋、许多蛋挞和小蛋糕,就为了问我一句话:

  “许白路到底喜欢谁?”

第2章 这是我侄女君笙

  许白路到底喜欢谁?

  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也想知道呢。

  我把头埋进美食堆里大快朵颐,等桌上一扫而空之后,我同她说:“反正不是你!”

  祈雪薇当时就气红了脸,一甩头走了,下楼梯的时候因为走得太急太气,高跟鞋崴掉了跟儿,我站在楼梯上看着她笑,她从此便恨上我了。

  但在许白路面前时,她再恨我也只会憋着,假笑假讨好假装爱护我,我心里都清楚,她不过是做给许白路看的。

  心里有了这种念头,动起手来便没有客气过。

  在她‘好心’扶我的时候,我反手掐紫了她的手臂;她约许白路吃饭,我的果汁十次有八次会泼到她漂亮的裙子上;在她要跟许白路表白的当口,我突然喊肚子疼硬拉着许白路送我去了医院。

  这种刻意的事做多了,连许白路都看出来了。

  他一边叮嘱医生多给我开一些药,一边威胁我说:“你再敢整祈雪薇,我就送你出国读书。”

  我妈当时已经怀上了许兆杨的孩子,越发没有时间照料我,我整天粘着许白路她也乐得轻松。

  可我知道她最想的还是送我出国念书,最好是从初中一口气念至大学,大学毕业再留在国外工作、结婚、生活然后定居,不要经常出现,不要打扰到她的新生活。

  这样她便没有对不起我,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因为尽了心把我培养出来,理直气壮,不怕人戳脊梁骨。

  许兆杨当然没意见,他喜欢我妈是次要,重要是不差我这口饭和我花的这点钱,顺便还能落个好后爹的美名。

  起初我也以为我会被送出国,虽然很不想去,但也必须服从。

  我连反驳的兴趣都没有,无所谓,反正我是个拖油瓶,不管摆在哪里都不能做自己,因为我还没那个能力。

  可我没想到第一个站出来帮我反对的人,居然是许白路。

  他当时跟我妈说:“嫂子你安心养胎,以后我帮着照顾君笙。”

  我妈看许白路的眼神,有很大的质疑,虽然她没说出口,但我能感觉到她的不信任,心里也有了点小安慰。

  许白路这一照顾我,就是好几年。

  骤然听许白路这么威胁我,我心里一紧,便哭了。

  倚着医院走廊的墙壁蹲下,抱着膝盖呜呜的哭。

  我抬眼除了啪塔啪塔往下掉的泪珠,唯一看到的就是他的鞋和裤脚,我真想扑上去抱住求饶说:“我不想出国,我舍不得你。”

  可我最终说出口的却是:“把我送出国,我保证你永远都见不到我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仰起头,咬着唇,盯着他时故意放狠了眼神,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吓住他。

  同他对峙很久之后,他一言不发将手扣在我的头顶揉了揉,然后弯腰把我打横抱起离开了医院。

  从此,他再也没提过送我出国这种话,一直缠着他的祈雪薇也不见了踪影。

  我以为是我赢了,沾沾自喜了好一阵子,后来发现,并不是。

  他要为家族做事,首当其冲便是选一位门当户对的豪门淑媛结婚。

  他与辛文月小姐见面约会的时候,是瞒着我的。

  有一晚,我从我妈口里无意中得知辛文月的存在,急冲冲奔出门去寻他,恰好看到辛文月正从许白路车的副驾驶座上下来。

  许白路帮她开车门,就像很久之前帮我做的那样。

  因为小雨的缘故,他很贴心的帮她撑着伞,并且伞的一大半都偏向了她。

  辛文月同许白路比肩站在远处朝我看过来,我听到许白路同她介绍我的时候说:“这是我侄女君笙。”

  辛文月走过来热络的牵住我的手,声音温柔甜美:“君笙好漂亮,几岁了?”

  我看向许白路,红着眼睛,答道:“我十六了!”

  再有两年就满十八岁成年的年纪,我以为十八岁后我就可以堂堂正正的站在许白路身边了。

  可那时看到辛文月,我瞬间就明白了,我与许白路之间,根本不是年龄的问题,而是,他是我叔叔,我是他侄女这种身份的禁制。

  并且,他的车上也并不会永远只坐我这一个女人。

第3章 他知道我的心事

  那天是辛文月突然来访,许白路后来同我说他阻拦过,可辛文月执意要来,还事先准备了礼物。

  我的,我三岁小弟弟的,我妈的,全家几乎人手一件礼物。

  永远笑意盈盈,永远离我远远的,辛文月仿佛知道我的小心思,那晚一直坐在我妈身边说说笑笑,同我保持着安全距离。

  我妈说,她最喜欢辛文月这种落落大方的大家闺秀了,让我学着点儿。

  我闷哼一声走开,再也没沾辛文月半边儿。

  辛文月与祈雪薇不同,她没有任何攻击性,或者说,她只要安安静静的坐在许白路的身边,我就已经败了。

  一下子就败得彻底。

  那天晚饭,我如同嚼蜡,那天晚上,我辗转难眠。

  很快,长辈们便约定了他们的订婚日期,我从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就一直愤愤的不甘心,每天心里都像堵着一块大石头。

  考试考的一团糟被我妈拎着鸡毛掸子抽了一顿也不在乎。

  被我妈骂是不是不想在这个家待了,是不是早恋了,是不是学坏了之类,我也统统都不在乎。

  咬着牙没哭,挺过那一阵子,熬到许白路订婚的前夕,我终是不甘心,偷偷摸进酒窖给自己猛灌了大半瓶红酒,借着酒劲儿我敲开了许白路的房门。

  我和他同住二楼,只是在走廊的两端,我站在自己的房门口,看到的尽头,是他。

  在许白路开门之后我感觉脑袋更晕了,直接扑到了他身上,扬手攀上他的脖子把他搂的死死的。

  “你喝酒了?”许白路皱着眉头问我:“我不是说过你还小不可以喝酒和纹身吗?”

  我把头往他胸口上拱了拱:“我没有纹身。”

  “喝酒也不行!”

  我耍赖撒娇:“我就是喝了,你要打我吗?许你私自订婚就不许我喝酒了吗?”

  “我送你回去!”

  “我不!今晚我要睡在你这里,跟你,睡!”我死命扒住他的房门不肯走。

  “君笙!别胡闹,你不可以说这种话!”许白路压低声音骂了我。

  “我今晚睡在你这里,你就不会跟辛文月订婚了吧?是不是我把身子给了你,你就可以不跟别人结婚了?许白路,是这样的吧?那我现在就给,你要了我啊,你要了我吧!”

  说这话的同时,我扬手把睡裙的肩带扯了下来,胸口的两团雪白露出来大半,这是我第二次在他面前脱衣服。

  第一次,是认识他。

  这一次,是想给他。

  我看到许白路慌了,他快速扯住我的肩带挂回我的肩膀上,动作很快,且用了力。

  我的肩头有被他的手指蹭出来的红印,有点疼,还有点酥麻。

  “君笙别闹了,行吗?算我求你了!”

  他沉声同我讲着,略带沙哑的嗓音和绝望压抑的语气,让我那一直绷着的小小自尊心无地自容。

  我咬破了唇,盯着他衬衫上被我刚蹭上去的口红印,问:“你喜欢辛文月吗?”

  “君笙,有些人和事,不是喜欢和不喜欢就能一概而论分的清清楚楚的,不管怎样,我都得同她订婚,你不要再闹了。”

  “你与她上过床了吗?”

  “婚前不会。”

  “那婚后呢?”

  “……”许白路沉默良久,才说:“君笙,放弃吧!”

  我心里猛地一疼,胸腔像被突然扔进来一把飞刀,准准的扎到我的心上,一下子疼的厉害。

  许白路,他知道我的心事。

第4章 不如我请你喝酒

  许白路和辛文月的订婚典礼我没有参加,找的借口是复习准备参加补考。

  我妈骂我没有教养,不分轻重,故意闹小孩脾气。

  骂归骂,却也无可奈何,因为那天她还有许多事要忙,彼时她早已因为生了弟弟正式晋升许家的女主人,富太的往来应酬,实在忙的很。

  骂我一通了事,也不再要求我换漂亮的礼服出席订婚典礼,只说:“补考再不过关你就出国去读吧。”

  他们总拿这件事威胁我,加之那天的糟糕心情,我摔门跑出去的时候,对牢门口的盆花狠狠地踹了一脚:“出国就出国,我才不喜欢许家。”

  我去了学校的图书馆,只不过,没有看书,整个上午一直缩在图书馆的角落里,抱着手机戴着耳机看许白路订婚现场的直播。

  许白路已经声名鹊起,加之辛文月也出身名门,直播上的记者们一叠声的赞这两位郎财女貌,珠联璧合,佳偶天成云云,看的我一阵嫉妒恶心。

  我羡慕辛文月脖子上闪闪发光的宝石项链,也羡慕她婚纱裙摆上的小朵刺绣玫瑰花。

  许白路一身西服正装被辛文月挽着手臂款款而行的样子,我从小梦到大,极忍成殇,注定不得。

  直播结束,我还盯着手机发呆,脑子里满满的全是许白路的身影。

  许白路对着辛文月笑,许白路给辛文月戴上钻戒,许白路吻辛文月的脸颊,许白路亲口对媒体说:“大家好,我是许白路,这是我的未婚妻,她叫辛文月。”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发觉自己已经泪流满面,裙子胸前的位置已经湿了大片,包里忘记装纸巾,用手背胡乱抹了一把眼泪之后准备起身离开。

  哪知一抬头便对上了一双清亮的眸子。

  席沐阳一身运动装,单肩背着一只黑色的包,左手抱着几本书,右手捏着一小包纸巾朝我递过来。午间阳光正浓,我面前的阳光被他挡掉大半。

  我没有接他的纸巾,也没有说话,站起来抓住包便走。

  席沐阳长臂一捞将我拦住,强行把纸巾塞进我的手里,并说:“失恋而已,以后别在图书馆哭,戴着耳机哭起来真的很扰民。”

  我一愣,这么说是扰到他了?

  “抱歉。”

  我丢下一句道歉扬长而去,出了图书馆便又哭到泣不成声,那包纸巾倒是帮了我的大忙。

  等我哭完,转身便又看到席沐阳。

  他蹙着眉,脸上不太高兴,之前抱在手里的书不见了,换做一个篮球,见我看向他,扬手便把篮球抛给了我。

  “会吗?”他问。

  他抛球抛的直接又很大力,我接到球后胸口和手都是麻麻的,好似诸事不顺,又突然被陌生的他惹到,我当即把球又怼了回去。

  我梗着脖颈说:“谁怕你!”

  许白路是运动达人,篮球打的尤其好,我常常被他带着去练球。小时候我是他场边拿水的小跟班儿,后来渐渐长高了便被允许下场捡球,耳濡目染下也学到了许多球技。

  与席沐阳三百回合打下来,我大汗淋漓,直接累瘫在球篮下面。

  双臂展开就那么躺着,后背贴着地,热乎乎的像上了蒸笼,满目蓝天白云和热辣辣的太阳,晃的我眼睛疼。

  这一刻仿佛世界没有了‘许白路’,只剩我一个人,周围的嘈杂我统统都听不见,席沐阳也没有来打扰我,他坐在篮球架后面静静地喝着纯净水。

  许久许久,我们都没说话,彼此想着彼此的事。

  最终我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衣服上的灰,扬声同他说:“走,我请你吃饭。”

  席沐阳把篮球收进包里背在肩上,看了我一眼便朝前走去,我听到他说:“不如我请你喝酒。”

第5章 我吻上了他的唇

  那时我才知道席沐阳此人,在学校竟是个风云人物。

  理科超一流学霸,院校顶级校草之冠,蝉联奖学金数届,早早便拿到了温哥华某世界名校的录取通知书,妥妥的人生赢家。

  那天我同他去了一间酒吧,从下午一直喝到晚上。

  许白路不喜欢我喝酒,我便乖的很,很少喝,可那天同席沐阳却一瓶接着一瓶,喝到最后也没怎么醉。

  当他得知我之前并不认识他时,席沐阳眼中的惊讶一闪而逝,用他手中的酒瓶碰了下我的,然后说:“可惜我一早便认识你。”

  我笑:“我这种学渣也能入你的眼吗?”

  他亦笑:“你是很渣,大学都未必考的上,但你也有别的女生没有的优点,我为之着迷。”

  我只当他在同我说醉话,便笑的更大声了:“比如呢?”

  “比如,你笑起来很好看。”

  “许多女生都有这项技能,再讲!”

  “比如,你篮球打的不错。”

  “我第一次在学校打球,你明显在敷衍我。”

  “好,我讲真的。”

  “讲来,若讲不好,便罚酒三杯!”

  “我喜欢你看许白路的那种眼神。”

  我一下愣住,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我从未想过‘许白路’这个被我压在心底的名字和秘密,会经由一个陌生男生当面同我讲出来,我有点慌。

  “我知道你喜欢他,也知道他是你的叔叔。”席沐阳继续说着。

  秘密骤然被人窥见,还被人用这么直白的方式摊出来,极大的不安与羞耻感侵袭着我,我慌不择路打翻了桌上的酒杯抓了包跑出去。

  “君笙,邹君笙,你小心点,请等一下!”

  席沐阳惊叫我的名字,从后面追上来拉住我的手臂,我愤怒至极,回转身甩包大力砸在他的身上,并呵斥道:“席沐阳,我请你离我远一点,你若想泡我,那我现在告诉你,永远不可能!”

  席沐阳受了疼也没有松手,他将我拉出酒吧,然后把我壁咚在酒吧门口左侧的墙上。

  后背硌得生疼,我死咬着唇,受惊小鹿一样闪躲着他的醉意醺醺,他当然没有亲我,但他的手臂撑在墙上,我也逃不出去。

  “君笙,我承认我的确喜欢你很久了,但不是想泡你,而是,真的心疼你。”

  我咬牙:“不需要!”

  “我明白,所以从来不敢让你知道,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会拒绝,因为我知道你的眼里只有一个许白路,再也看不到其他男人。”

  闻言,我瞬时红了眼睛,席沐阳知道,我自己也知道,可许白路呢?他知道吗?或者说,他知道却假装不知道。

  “邹君笙,蠢女人,麻烦你对自己好一点可以吗?”

  席沐阳缓缓伸手捧住我的脸,热泪悉数滚至他的掌心,这些天以来因为许白路订婚之事产生的所有委屈,在此刻全部化成了眼泪尽数喷发出来。

  席沐阳轻轻拍我的肩膀,又将我的头强行按在他的胸口上。

  我哭的一塌糊涂,哭的歇斯底里。

  包里的手机一直在响,我知道是家里人找我回家,不是我妈便是许白路,我故意不接。

  却不想,等我哭完,一抬头便看到站在不远处路灯下的许白路,他就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我。

  我亦看着他,谁都没有先开口,谁都没有先向对方走近一步。

  几分钟就这么过去,席沐阳也很知趣的放开了我的手,一言不发立在一旁,我晓得他是认识许白路的。

  然后我看见,辛文月从停在不远处的车上下来,她走到许白路的身边挽住了他的手臂。

  她并没有向我看过来,路灯昏暗我也并没有看清她的脸。

  但不知为何,我竟觉得她似乎在炫耀,就像当时我站在楼梯上看着崴了脚的祈雪薇笑一样。

  他们今天订婚了,他们是准夫妻了,他们今天一整天都在一起吧?许白路是爱她的吧?

  一连串的绝望侵蚀着我的心,痛到粉碎。

  “席沐阳。”我开口轻轻唤了一声。

  “嗯?”他转头应了我。

  下一秒,我踮起脚尖直接吻上了席沐阳的唇。

  “君笙!”余光处,我看到许白路朝我奔了过来。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