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夏左冰颜历爵by雨诗漫漫小说_潜入豪门老公手下留情

发布时间:2018-10-10 20:07

《潜入豪门老公手下留情》是由“雨诗漫漫”所著,故事的主角是夏左冰、颜历爵,颜历爵是当真愿意为自己惩治了杨雨嘉,夏左冰也都是想息事宁人的。她第一天来公司,根本就不想闹事。何况,杨雨嘉也很可能只是授意于了颜佑石,才这样对她有恃无恐的出手。

潜入豪门老公手下留情在线阅读_夏左冰颜历爵小说阅读

第一章:

北都最富有一带别墅区,临海别墅。

“呼。累的要命。”

夏左冰碎念着,顶着累赘的头饰就一头倒在了看着很柔软的床上。

今天,颜夏两家联姻,可谓是一场盛世婚礼了。

可惜,谁都知道,这看上去郎才女貌,珠联璧合的结合,不过是一场被长辈操控着,不带一丝感情的婚姻而已。

“咯吱。”一声,有人扭动了门把开门走了进来。

夏左冰几乎是下意识的从床上跳了起来,瞬间摆出一副端庄贤淑,恬静可人的样子。

颜历爵走了进来,顶着一张冷峻到极致的脸。周身散着闲人勿近的气场。看来一整天的婚礼下来,也已然让这个男人很不耐烦了。

其实光看着颜历爵还是很养眼的,原本就长了一张妖孽的脸,身材也是那种穿衣好看,脱衣有肉。可惜,这么一棵好苗子,却是被传言着,不是身患隐疾,就是不喜欢女人。

所以夏左冰今晚还有一个任务,想着颜老爷子拉着她的手那交代的话,夏左冰就头疼。

偏偏,夏左冰还在胡思乱想,颜历爵却根本连眼睛都没有投到她身上一下的,只是去拿了衣服就转身去了浴室。

不多一会,夏左冰就听到了浴室传来的淋浴声。

嘴角莞尔一笑,对于一个不得不娶,一个阴谋嫁入的两个人,这个婚礼本身就没有任何感情的存在,像颜历爵这样的男人,怕是逢场作戏的意思都没有的。

可惜,她有不得不维持住这段婚姻的理由。

“爷爷说过,你只能在这个房间睡觉。”

夏左冰几乎是守着颜历爵出来的,在他果然又把她当了空气一样径自离开前,夏左冰温和的强调了话。

“你好像没有弄清楚我们之间该存在的关系?”

夏左冰态度依旧极好,道,“我们自然是夫妻关系,是夫妻,自然也是要睡在一张床上。”

颜历爵的视线总算是落到了夏左冰身上,眉宇间露着一丝嫌恶。

对夏左冰,本就是为了听从爷爷的话而娶进家门的女人,他只是娶了一个女人,却不代表还要对这个女人负责。

自然也从未承认过这种夫妻关系。

“不知羞耻。”末了,丢下四个字,颜历爵便自顾走了自己的路。

居然说她不知羞耻,那好啊,她就不知羞耻到底好了。

思及此,夏左冰就已经跑了过去,用身子挡在了房门前,一双楚楚可怜的眼睛看着颜历爵,再次强调着,“就算不睡在一张床上,至少也要待在同一个房间。”

“你最好让开。”颜历爵微眯了眼睛,这是他开始不耐烦的习惯性动作,就像自带了危险气息。

“总之,你去哪里睡,我就跟着去哪里。”

夏左冰的话音未落,下颚忽然就传来一阵刺痛。

是颜历爵不由分说的捏住了她的下巴,一双眼睛盯着她,就像一只暴走的野兽。

夏左冰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动都不敢动。

颜历爵的周身都散发着危险气息,警告着,“想在这个房子里住着,就乖乖的学着做一个安静的花瓶,其他的,别妄想的太多。”

“否则,我会让你一天都住不下去。”

那后话,更是加重了语调。

话落,颜历爵才松开了手,直接一把将挡在门口的夏左冰推开,开门而出。

夏左冰心跳的很快,是被颜历爵方才警告的眼神吓的。

她有理由相信,颜历爵会说到做到。

可是,想起还在夏家的弟弟,夏左冰就咬了咬牙,又紧接着追了上去。

冲着颜历爵的背影,就是挑衅的一句,“颜历爵,你是不是真的跟传言一样,是那方面不行,还是根本不喜欢女人?”

幕然,颜历爵就顿足了脚步。

“如果你真的身患隐疾,我既然已经是你的妻子,就一定会帮助你,你并不需要这样躲着我,我是可以理解的。”夏左冰继续关心的开口。

“匡”的一声,是颜历爵徒手打在了门背上发出的声响。

转而,宛如一阵风过。

夏左冰看着又近在咫尺的颜历爵,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四目相对,颜历爵俨然是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夏左冰觉得自己触碰了这个男人的逆鳞,一边惋惜着天妒英才,一边被这股压制气息吓的转身想要撤离。

然而,颜历爵已经伸手拽住了夏左冰的后衣领,一字一句说着,“你真的是找死。”

几分钟后,夏左冰总算明白颜历爵那句话阴森话语的意思。

她就被颜历爵给扔进了狭小的阁楼里,那种只比电梯的空间大了一点的地方,除了有一扇巴掌大的小窗。

“颜历爵,你不要把我扔子这里,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夏左冰求饶,她是真的在害怕。

因为她有空间幽闭症!

可是,颜历爵只想让这个聒噪的女人安静,毫不迟疑的就锁了阁楼的门,头也不回的下了楼。

四周的封闭感让夏左冰的呼吸变的凌乱而急促,她蹲下身来,紧抱着自己发颤的身体,整个人都好像要陷入了无边的万丈深渊里。

才刚到四月的天,却已经让夏左冰大汗淋漓,浸透了衣衫。

夏左条甚至以为,她会在新婚第一天,死在颜家。

楼下,颜历爵只觉得耳根终于清净了。

他总会想到办法结束这段婚姻,只是夏左冰那个女人要的太多了,想要相敬如宾怕是不太可能。

正当颜历爵还在思考着如何尽早跟夏左冰离婚,颜老爷子忽然登门。

“我孙媳妇呢?”

对于爷爷一开口就找夏左冰,颜历爵却是有些心虚,不得不选择撒谎,道,“爷爷,现在都12点了,左冰已经睡了。”

“哼。不可能。我交代了左冰,是一定要让你跟她一起睡的。她也知道我要来巡查,所以她万万不会自己先睡了去。”

颜历爵的头有些微疼,这件事,夏左冰居然不跟他说清楚。

“所以,我的孙媳妇呢?”

“在阁楼。”

颜老爷子就气的不行,开始捂着心脏,颜历爵不得不跑着上了楼,去把夏左冰给从阁楼里带出来。

却不想,不过被他关了才短短的十分钟,夏左冰却面色惨白,呼吸虚弱的躺在了地上。

第二章:

那个时候的颜历爵是被吓住了,他不曾想过夏左冰居然会有这种空间幽闭症。这个时候,谁都不能承担夏家千金刚嫁入颜家大门,就被传言出被虐待到生命垂危的罪名。

反应过来,颜历爵就已经将夏左冰打横抱起的跑下了楼,将人放到了沙发上,给她一个足够宽敞明亮的空间环境。

“历爵,我只跟你说一句,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颜老爷子丢下话,什么也不过问的就离开了屋子。

宽敞明亮的环境,让夏左冰的呼吸开始变得顺畅起来。

等意识清醒,缓缓睁开眼睛。

坐在对面沙发上的颜历爵,阴沉着脸看着她。

夏左冰的第一反应就是,还好自己没有死。

第二反应,跟颜历爵这笔帐是记下了。

第三反应,支撑着坐了起来,对着颜历爵没有露出一丝的责备和怒意,甚至是抱歉的说了一句,“我忘了跟你说,我有空间幽闭症。”

夏左冰觉得自己这样的态度已经够好了,何况,差点死翘翘的是她,颜历爵摆着脸给谁看。

这个时候,颜历爵站了起来。

一步两步,走到了夏左冰的面前。

“你,你要做什么?”夏左冰是下意识的结巴,显然还存在阁楼恐惧的后遗症。

忽而,眼前就多了一张纸,颜历爵依旧臭着一张脸的开口,“这是我拟定的婚姻合同,把你需要加的内容在后面写上,这会对我们以后的和平相处有很好的作用。”

婚姻合同。大刺刺的四个字。

夏左冰看了一眼颜历爵,才结果了那所谓的婚姻合同。合同内容不多,扫了几眼,夏左冰就看明白了。

心里笑然,这的确很符合颜历爵的做事风格,利弊明确,出手大方。

只可惜,下一秒,“撕拉”几声,那份所谓的婚姻合同就在夏左冰的手里被撕成了两半。

夏左冰的行为,又成功激怒了颜历爵。

手腕一疼,整个人就已经被颜历爵给从沙发上拽起,同时,明显感觉到了颜历爵拽着她手腕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这是要把她的骨头捏碎啊。

“疼疼疼,你弄疼我了。”夏左冰喊疼的就挤出了两滴眼泪来。

颜历爵才松开了手,尽量的收敛了愤怒气息,指着那一地的碎片,质问道,“你对这份合同有什么不满?”

夏左冰看了一眼发红的手腕,这男人的脾气还真是暴戾。

嘴上,却是服软道,“我只是想好好的做你的妻子,打从跟你结婚开始,就不可能会有离婚的可能。所以更不需要这些离婚补偿,这份合同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夏左冰,你真是比我想象的还要难缠。”

“先缠上来的明明是你们颜家人。”

这是整个晚上,夏左冰第一次这么暴脾气了一次的反口。

谁都不喜欢这个被强行绑在一起的婚姻,只是他颜历爵可以表露无余,而她夏左冰不行。

可是,夏左冰心里又多么委屈着,如果不是这个婚姻,她跟弟弟或许会被那个女人一直遗忘着,一直自由自在!

而现在,她只能回到地狱一样的生活里。

看着那双藏着复杂情绪的眼睛,颜历爵不由自主的皱紧了眉目。但夏左冰说的也是事实,毕竟这场婚姻的源头,是爷爷去夏家提的亲。

罢了,今晚并不适合继续纠缠这个话题。

见着颜历爵忽然一声不吭的只是走回了房间,夏左冰也收起了一不小心竖起的刺,就像是颜历爵身后的一根尾巴一样跟了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重新走进了婚房,颜历爵才开口道,“沙发和床,你自己选。”

夏左冰就跑去柜子拿了新的被子和枕头,继而走到了沙发那里,说着,“我会是一个好太太。”

颜历爵嗤之以鼻。

他没有什么隐疾,也不是喜欢男人。他只是心里早已住了人,所以夏左冰再好,也不会成为他心里的女人,不过是顶着一个虚名罢了。

他给了她选择的机会,他便不会考虑优待女人,自顾躺在了床上,同住一个房间,已然是颜历爵现下最大的让步。

夏左冰这才拿了睡衣去了浴室。

镜子前,自己的妆容还在,脸色却看着有些苍白,她咬了咬牙,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熟练的卸妆,摘下累赘的首饰。

洗完澡,刻意的喷了浓郁的香水,睡衣还是专门诱惑男人的那种。

这个时候的镜子前,夏左冰的面色绯红,肌肤白皙,蕾丝深v领的睡衣勾勒着她曼妙的身姿,活脱脱的,夜店女郎要出去捕猎的样子。

却让夏左冰为自己的样子感到羞耻。

走出浴室,夏左冰身上的香水味让正在翻阅杂志的颜历爵皱了眉,不悦的抬眸,一副极具诱惑的画面。

女人刻意的露着肌肤,那般引人犯罪的睡衣,又让颜历爵对夏左冰的刻意诱惑新增了几分厌恶。

“我不喜欢香水味,也不喜欢你穿的像个女郎的样子,别再挑衅我的底线。”颜历爵深冷的开口。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永远不会是你这样的。”

夏左冰就沉默了,然后“哦”了一声,重新走去了沙发那。

颜历爵刚想关灯,却被夏左冰制止,道,“给我留一盏灯。”

颜历爵从没想过屋子里忽然多了一个女人之后,会是这么麻烦的一件事情,他大概清楚夏左冰不喜欢黑暗的感觉,为她留下了一盏床头灯完全是因为防治出现更大的麻烦。

但颜历爵不知道,自己又一次对夏左冰做出了让步。

一盏床头灯,使得房间不再那么黑暗。

凌晨五点。

夏左冰听到了颜历爵离开的声响。

心里暗爽,自己的存在本就是被颜历爵厌恶的,昨晚一闹,怕是更加避之不及。

补了两个小时的觉,夏左冰才伸了个懒腰的洗漱出门。

双眼如雷达一样的扫了整个屋子一遍,为了办事方便,原本这个别墅的平面图也已经烙印在了夏左冰的脑海里。

夏家那个女人也是搞笑,就只知道要的东西在颜家,其余一点线索都没有,完全是让她来这里自求多福的。

可怎么办呢,即便是大海捞针的找,夏左冰也只能找。

第三章:

为了防止留下翻动过的证据,夏左冰还特意带上了作案手套,对每一个碰触过的地方更是小心翼翼,颜历爵是个很严谨的人,在这样的人眼皮子底下犯案,是绝对不能掉以轻心的。

大范围的一圈翻找下来,也是毫无意外的一无所获。

最后,夏左冰再次站在了一个装着密码锁的房门前。这个房间在二楼,是别墅里唯一装了密码锁的门,这也是夏左冰唯一没有进去找过的地方了。

既然被刻意装了密码锁,总归里面是有秘密的。

现在的她对颜历爵的习性完全是不了解的,尝试去解开密码等于是浪费时间。

思索片刻后,夏左冰就已经跑到了别墅外面,毕竟上帝再阻止你进入一扇门的时候,也是会给你留下一扇窗的。

爬窗进去,是夏左冰所能想到的最快捷方式。

十分庆幸的是,靠近这个房间的窗户,正好种着一棵很大的樱花树,有根枝干,不偏不倚的就要伸进了那扇窗的趋势,对夏左冰来说,天时地利人和都在帮助她潜入那个密码房间。

正直四月,放眼望去,这棵樱花树倒也是极美的。

“夏左冰啊夏左冰,现在可不是欣赏樱花的时候。”

差点被这棵浓密的樱花树吸引的忘了正事的夏左冰不得不自己敲了一下脑袋的清醒,她的目的就只有一个,爬树翻窗进房间。

好在,这棵树还挺好爬的。

“你在做什么?!”

“枝丫”一声脆响,伴随着夏左冰一声“啊!”的尖叫,因为颜历爵的出现,夏左冰有史以来爬树的时候华丽丽的从上头摔了下来。

樱花从上而下纷纷扬扬洒落下来,夏左冰张开着手臂冲着颜历爵喊着,“接住我。”

那本该是很唯美的画面,然而,等在下面的偏偏是颜历爵。

夏左冰是眼睁睁的看着颜历爵不仅没有接住自己的意思,甚至还避免殃及池鱼的退后了一步。但现在的她又是个柔弱女子的角色,自然不能做出一丝灵巧落地的动作。

下一秒,“乓。”的一下,夏左冰就在颜历爵的面前摔成了狗啃屎的样子。

好在,这下面是泥土地。否则肯定得摔出一个半身不遂。

还没等夏左冰吃痛的起身,头顶就传来强烈的压迫感,小心翼翼地抬头,就对上了颜历爵喷火一样的眼睛。

夏左冰又是咽了口口水,这是恨不得要把她碎尸万段一样。

那会的樱花,还在零星飘落。

夏左冰忽然就露出了一个天真烂漫的笑容,指着那棵樱花树道,“因为这棵樱花树实在太漂亮了,我只是想爬到树上拍些照片而已。”

颜历爵的视线却只落在了断裂的枝干上,是夏左冰看不懂的,难以言喻的表情。

但这件事,绝对是她错了。

“对不起。”夏左冰脱口的道歉。

颜历爵的视线又落到了夏左冰的身上,这个他从一开始就讨厌至极的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在破坏他所珍惜的一切。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颜历爵沉默的样子,真的让夏左冰有些后怕。

“夏左冰,我警告你,别再来碰这棵樱花树!”那仿佛是颜历爵最后的宽容。

可是,容不得她多想,手腕就被颜历爵用力的拽住,一路拖拽着,最后被扔进了车座后。

夏左冰有些滞愣,后怕的问了一句,“你要带我去哪?”

自己有空间幽闭症的这个致命弱点已经被颜历爵知道,她是真的害怕颜历爵一个不高兴又把她扔进哪个幽闭的地方,以此来警告她听话。

“爷爷要见你。”

不耐的回话后,车子就如离弦的箭一样飞射而去。

夏左冰还没有坐好,一下子就把脑门磕在了前座背上,却不敢有意见的又乖乖坐好,揉了揉脑门,才明白过来为什么一大早像是躲避瘟神一样离开别墅的颜历爵忽然回来,原来是颜老爷子要召见她。

可夏左冰还是暗暗的松了口气的。

夏左冰的沉默,让颜历爵不得不多了一份心思的提醒,“等会在爷爷面前,最好少说话。”

“嗯。知道了。”夏左冰回神应着,心里却是打起了小算盘。

这门婚事是颜老爷子安排下来的,不管颜历爵在北都这个地方混的多么的风生水起,最后依旧连自己的婚姻都不能自主,跟她夏左冰又有什么区别。

所以,她一定会好好的在颜老爷子面前表现自己,牢牢抱住这个大腿。

夏左冰一副花花肠子的模样被颜历爵尽收眼里,不免又皱起了眉目。

颜历爵把夏左冰送到了老宅前,夏左冰才意识到,爷爷要见的人只是她。

老管家迎了上来,夏左冰一路跟着老管家走进老宅大门,因为正好是午饭时间,夏左冰就直接被带到了饭桌前,颜老爷子面容和悦的坐在主位上,在等着她的样子。

饭桌上,全是夏左冰爱吃的菜。

夏左冰显得很乖巧,内心却很迷惑。不管是对于颜老爷子为什么执意颜历爵娶自己的事情,还是颜老爷子这不带假装的慈爱样子,都是夏左冰所不能理解的东西。

“爷爷。”夏左冰甜腻的叫了一声。

颜老爷子点了点头,示意了夏左冰坐到了他身旁的位置,道,“先吃饭,再说事。”

夏左冰的内心有些尬笑,却依旧装乖的默默吃饭,就好像只是听从着颜老爷子的意思,只是颜老爷子显然比她想象的还要热情,总是不断的往她的碗里夹着菜。

夏左冰从没有吃过这样撑到肚子发胀的午餐。

午饭后,颜老爷子又拉着夏左冰去了沙发上,女佣将切好的水果送了上来。

颜老爷子亲自给夏左冰叉了一块水果,夏左冰又是不得不接受,内心有些崩溃,老人家的慈爱有时候根本招架不住。

“左冰,你有想过什么时候生孩子吗?”

“咳。”颜老爷子猝不及防的问话,差点让夏左冰把吃到一半的水果给卡在了喉咙里。

好不容易适应过来,夏左冰才羞涩道,“爷爷,这种事情急不来的。”

第四章:

颜老爷子就捂着自己的心脏,有些凄凉的说着,“虽然你们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可我这颗心脏却是等不了那么久了。历爵是我拉扯长大的,如今也算是看到了他成家,唯有最后一个心愿,能抱上元孙子,死也瞑目了。”

“爷爷,你会长命百岁的。”夏左冰只能顾左右而言他。

和颜历爵生孩子,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好孩子。”颜老爷子看着夏左冰说着,一只手慈爱的摸了夏左冰的头。

夏左冰却总感觉在颜老爷子的眼睛里看到了别的东西,却又说不上来的东西。

“在颜家,爷爷会给你撑腰。只要你肯努力,爷爷会给你创造机会。”

夏左冰的笑容就更加尴尬了,不过转而一想,颜老爷子这么上心这种事情,大概跟颜历爵那些传言有关吧。

还真是操碎了长辈的一颗心啊。

“爷爷,历爵应该是正常的。”

夏左冰原本还在想着怎么承接颜老爷子接下来的话,却不想在她的那句话后,颜老爷子只是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

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

傍晚的时候,颜历爵出现在了老宅里。

夏左冰亲自煲了一个汤,颜历爵看她的眼神,就好像看到了屎一样。

虽然这么形容自己不太好,但夏左冰就是有这样强烈的感觉。

不过夏左冰还是可以理解颜历爵这份心情,因为就在前几分钟,颜老爷子给他下达了指令,以后每个星期的单日都必须来颜家老宅住。

可是夏左冰能怎么办,她内心也是拒绝的。只不过忽然想着莲花玉石也可能藏在这个老宅里,便也没有提出了异议。

当然,煲汤,的确是用来讨好颜老爷子的。

晚饭的餐桌上增加了一个颜历爵,气氛就诡异很多了。颜历爵的周身仿佛总是自带寒气,散发着可以让方圆十里都寸草不生的能力。

“历爵,你应该尝一下左冰做的这个汤,她可是专为你熬制的。”

颜老爷子的话后,夏左冰就立马懂意思的拿起了干净的空碗,很贤良淑德的为颜历爵亲自盛上了一碗。

因为颜老爷子,颜历爵才意思性的喝了一口,最后直到晚饭结束都没有再多尝了一口。

女佣带着颜历爵和夏左冰去了二楼的房间,是颜老爷子专门为他们准备的。

超级粉嫩嫩,少女心满棚的房间。

偷偷瞄了一眼颜历爵,却正好看着一张臭脸的颜历爵也看着自己。

夏左冰又是心虚一样的收回了视线。

“你跟爷爷说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说,只是爷爷说,想要抱元孙了。”夏左冰故意娇羞了模样。

她敢肯定,关于生孩子的事情,颜历爵绝对比她还要排斥。

“砰”的一声骤响,是颜历爵摔门而出的声音。

夏左冰揉了揉耳朵,却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书房。

颜老爷子就一副等着颜历爵气势汹汹找来的样子。

“爷爷,我们说好的,跟夏左冰结婚只是做做样子,没有实质性意义。”

“说话之前,先把脾气收下去。”

跟颜老爷子比威严,颜历爵就成了一只hello kitty。在夏左冰那里积蓄的脾气硬生生的给压了下去。

“让左冰跟你说要个孩子的事情,是我的意思。虽然外界传言很难听,也好过传你为宫家的千金痴心一片强得多。如今,婚已经结了,宫家的人,还有你的叔叔,都在等着看着左冰的肚子会不会大起来,其中利害,你自己清楚。”

“我会守住颜氏,这跟让夏左冰怀孕是两码事。”想了想,颜历爵索性就说出了自己的意图,明确着,“会同意爷爷安排的这门婚事,我也是为了逼静怡回国。”

“那你就该让她更加有点危机感。”

颜老爷子一副早已洞悉一切的样子,让颜历爵怔愣。

“好了,你该回去补你的洞房花烛夜了。”

颜历爵绝对是黑着一张脸回到那个粉嫩嫩的房间,一前一后,才不过十分钟的样子。

夏左冰都还没有幸灾乐祸完,这男人怎么就回来了。

紧接着,一个天旋地转,没等夏左冰反应过来,自己整个人就被颜历爵给扛了起来,又是一扔,夏左冰整个人都陷进了柔软的床里。

哦,天,这下面居然还是一张水床。

和着颜历爵的身子一压上来,晃的水床都整个动了起来,还能听到水声一样。

这质感,这情趣。

夏左冰倒吸一口凉气,目瞪口呆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颜历爵,怎么头顶有种天雷阵阵的错觉。

没搞错吧,这个男人是要做什么?

不会,真的是要听爷爷的话,要跟她生孩子了吧?!

夏左冰脑内活动激烈,后背更是吓出一身冷汗,不不不,至少颜历爵这一张寒冰一样的臭脸绝对跟他现在的行为是不相符的,说不准,这个男人只是在试探她而已。

冷静下来后,夏左冰就主动的伸手环上了颜历爵的脖子,娇羞的唤了一声,“老公。”

那双眼里,更是溢满了期待。

果不其然,对于夏左冰的谄媚示好,颜历爵的脸色就更差了。

嫌恶的将挂在自己脖子上的那两只手拽了下来,用力的摁压在了床上,嘲讽着,“你在期待什么?以为讨好了爷爷,就能得偿所愿的让我碰了你?”

“若不是,老公为何这样压着我?”夏左冰微笑着反问。

下一秒,颜历爵就如同碰到了最脏的东西一样,瞬间起身,这个女人果然是个不知羞耻的女人。

没有感情,原来也愿意跟男人上床!

看着颜历爵那毫不掩饰的嫌恶表情,夏左冰心里倒是乐呵,简直在呐喊,厌恶吧厌恶吧,只要不兽性大发怎样都好。

面上,夏左冰揉着被抓疼的手腕,脸上一副失落的样子,嘴上委屈的说着,“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你不该因为自己的不如意而拿我当了出气筒。就连你都不能违背爷爷的指令,更何况是我。”

“而且,我们是夫妻,我想跟你生孩子也没错啊。”

夏左冰只清楚一点,能在这样的婚姻里保持一天清白,那就多一天也便是好的。

第五章:

“你简直白日做梦。”

只不过,总是被这么羞辱,夏左冰心里也是郁闷的很。

转念一想,视线就故意落到了颜历爵的某个重要部位,道,“所以,你真的是那里不行?”

“我没有!”颜历爵从没有这样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外面传言也就算了,偏偏还被眼前这个女人拿来取笑。

是男人,大概都不会愿意被女人说那方面不行!

为了防止夏左冰抓着这一点不放,颜历爵头一次耐着性子解释,“我不碰你,那是因为我不想碰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跟我的那方面行不行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我明白,毕竟就像喝醉的人,不会承认自己喝醉了一样,这是同一个道理。所以以后爷爷问起我们是否同房,我定是会说你特别厉害的。”

一番话,真是叫颜历爵无言以对,明明总是一副很柔弱模样的女人,偏偏总能轻易的让他怒不可遏。

不过也罢,至少也算达成了一个协议。

休战结束,自然就是洗漱睡觉。

只不过,夏左冰打开柜子看着那些颜老爷子准备的睡衣,怎么说呢,真够辣眼睛啊。

这会,一套宽大的男士睡衣就扔到了夏左冰的手里。

耳边传来颜历爵命令的口吻,“别做这些多余的事情,不管是这里还是家里。”

靠之,颜历爵还真当以为她这么想跟他上床?!

不过算了,那种辣眼睛的睡衣她夏左冰也是一点都不想穿,还是乖乖的拿了颜历爵的睡衣去了浴室。

因为颜历爵所谓的公平,在老宅住的日子,夏左冰睡床,颜历爵睡沙发。

半夜的时候,颜历爵就听到了门口传来的动静。他甚至觉得那是爷爷故意发出来的声音,在提醒着他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爷爷是非得逼他洞房花烛不可了。

被窝里忽然钻进一个男人,这个男人还是誓言绝不会跟她夏左冰睡同一张床的颜历爵,那一瞬间,夏左冰的内心是很想梦游一样抬起一脚直接把颜历爵给踹下床的。

只不过,没等她有所动作,房门就被打开了,紧接着自己就被颜历爵给抱在了怀里。

耳边传来警告,“睡觉。”

因为房间留着一盏床头灯,倒是方便了颜老爷子的观察。确定两个人睡在一张床上,着实是满意的。

颜历爵跟着就蹙眉的抬起了头,对上爷爷笑容春风的样子,头疼道,“爷爷,你这样很不尊重隐私。”

“嗯,以后我会敲门的。”颜老爷子回着,“总之,你开窍就好。”

颜老爷子说着,也就心情愉悦腿脚利索的离开了房间。

耳闻着关门声,夏左冰才从被窝里冒出了脑袋,突兀的看着颜历爵,愕然着,“你怎么知道爷爷会玩突击检查这一招?”至少颜历爵那迅雷不及耳的爬上床这个动作,让夏左冰是佩服的。

昏暗的暖色灯光下,充满少女气息的环境里,又因为夏左冰穿着他的不合身睡衣,在如此视线下去又目睹了一片春光,颜历爵就焦躁了一些,伸手拿过一个枕头就挡在了夏左冰的身前。

夏左冰又是一愣。

然后,就看着擅自跑上床来的男人这会直接背对着她又躺了下去。

什么鬼?!

夏左冰可一点都不想跟颜历爵睡在一张床上,何况,这还是一张水床。

两个人睡,随便一动,整张床又会晃起来,想想都觉得很羞耻。这要怎么睡!

“那我去睡沙发。”夏左冰决定委屈自己算了。

“以后在这里,我们睡同一张床,但都只是逢场作戏,请你不要存在任何幻想。”颜历爵回着,而且口吻里全是拒绝再说话的意思。

都说天不怕地不怕的颜历爵最大的弱点就是颜老爷子,如此看来,果真没错了。

夏左冰也只能认命的背对着颜历爵躺了下来,只不过等明天,一定要跟爷爷好好谈谈关于换张正常一点的床的事情。

于是,天刚蒙蒙亮,夏左冰就起了床。

毕竟,她压根也是一晚上没睡。

颜历爵看了一眼时间,等着已经洗漱好的夏左冰从浴室出来,一身清爽的运动打扮。

“又想去讨好爷爷?”颜历爵几乎是一语道破。

夏左冰不否认,直白道,“作为一个乖巧的孙媳妇,讨好爷爷并没有做错。爷爷本身就心脏不好,难道你更想我去故意激怒他吗?”

“夏左冰,你以后说话别这么理直气壮。”

于是,夏左冰就道了歉,说着,“对不起,我不知道原来说实话反而会惹你不快。”

越是看着纯良的人,在颜历爵眼里越是存在潜藏的危机感。眼前总是表现的一脸无害,乖巧听话的夏左冰就会给颜历爵这种感觉。

他终究还是没办法放任夏左冰去刻意接近爷爷,于是十分钟后,颜历爵先走出了房门,夏左冰安静的跟在他身后。

颜老爷子喜欢练太极,早就在老宅的庭院里开练了。

“爷爷。早。”

夏左冰笑的甜腻的走了过去,跟颜老爷子打了招呼,又开始站在了旁边,跟着颜老爷子开始打起了太极。

颜老爷子看着,嘴上也是笑开了花。

颜历爵更像是来旁观的,或者说,是来监督夏左冰的。但很快的,他便发现自己就是个多余的人,而爷爷和夏左冰却是太极打得其乐融融。

一套太极下来,颜老爷子和夏左冰都没有任何话语交谈,但颜历爵却是知道,爷爷好久没有这么高兴过了。事实上,他也好久没有这样安静的在一旁看着爷爷耍太极的样子了。

早餐的时候,夏左冰又是主动的接手了女佣的工作。

亲自给颜老爷子摆弄了早点,顺带着把颜历爵也伺候好了,最后才自己坐了下来,特别贤惠。

“左冰,等会你就跟着历爵一起去公司,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职位,正好历爵缺一名贴身文秘。”颜老爷子说道。

只不过这一开口,却是惊呆夏左冰的,也是郁闷了颜历爵的。

要是24小时的都要跟颜历爵处在一起,她哪还有寻找莲花玉石的机会,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