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by瓦猫无弹窗章节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0 20:07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是作者瓦猫所写的一部古代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云锦绣一朝穿越,变成了乱葬岗的尸体,原主的记忆印在脑海,她决定帮她报仇雪恨...

医妃逆天废柴大小姐by瓦猫无弹窗章节阅读

第一章  身死乱葬岗

出云帝国,乱葬岗。

月色惨淡,冷风呼嚎。

本是荒芜人烟的贫瘠之地,此时却站着几道身影。

尖锐的声音狠狠传来——

“打!给我狠狠的打!”

冷月之下,衣着华贵的女子咬牙切齿,面色狰狞的盯着地面上翻滚的人影。

那是个衣衫褴褛的少女,发丝散乱,鲜血淋漓,正被鞭子抽的凄厉惨叫。

“啊——”

“啧啧,好妹妹,你叫的姐姐心里真舒坦呐。”女子摆弄着手上的虫戒,炫耀般的伸出手指,“云家好东西果然不少,无怪你总能找出各种理由来接近严萧哥哥呢!”

少女全身颤抖,一双眸子难以置信的盯着女子手中的虫戒:“戒指……怎么会在你这里?”

那是她给他的定情信物啊!

“怎么会?”女子抑制不住的讽笑起来,“严萧哥哥说,你的东西,他用着觉得恶心,便转手给了我。你们云家上到功法下到宝物,苏家用的很合心意,好妹妹,姐姐要如何感谢你?”

“不会的……严萧哥哥不会这么做的!”少女目呲欲裂,“我一直将你当做亲姐,你为何要与我抢严萧哥哥?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怪只怪你是个废物白痴,绑不住严萧哥哥的心。”女子冷笑。

“可……我是全心全意爱他的!”少女身形颤抖,心口似被人生生的砸了一记闷棍,痛的牙齿直打颤。

“目不识丁粗鄙不堪,更是凤鸾城人人皆知的废物!你也配爱?”女子咬牙,抬手便是一巴掌——

“啪!”

响亮的耳光抽的少女一个踉跄,唇角立时有血滴了下来,她眸光凄楚,声音喃喃:“我不信……严萧哥哥不会这么对我的……若不是为了救他,我……”

女子一把扯住她的头发迫使她将头抬起,“贱人!别做梦了!就算你救了他又怎样,到头来,还不是被抛弃?他还不是爱上我?”

无法言状的伤心使得少女濒临崩溃:“不会的!严萧哥哥不会抛弃我的!我要去见他!”

当年她因救他而经脉受损,成了人人唾弃的废物,他曾说,纵使全天下的人都背弃她,他也不会将她抛弃。

昔日誓言言犹在耳,她不敢相信,也不能相信!

云家完了,她也完了,他是她唯一的希望和支柱,可连他也背叛了自己。

心如刀割!

真的心如刀割!

“贱人!到了现在还不死心!我和严萧哥哥才是真爱!你去死!”

带刺的软鞭扬起,“啪”的一声抽了下来。

血肉崩裂,鲜血横飞。

少女缓慢艰难的向前爬行,然速度却越来越慢,直到再也无法动弹……

“二小姐!这小贱人好像没气了!”一侧的打手试了下少女的鼻息,身子一个哆嗦开口。

女子眼底滑过一丝阴狠:云锦绣,你这种废物,怎配和严萧哥哥在一起?死了也好!

“鬼叫什么!把她丢下去!”

那几个打手不敢反抗,连忙抬起死透的少女,刚要往下丢,突然阴风怒号,荒芜的乱葬岗陡然弥漫出一丝阴冷之气来。

那几个打手一个哆嗦:“二小姐,这下面可都是丢死人的地方……”

“她不是已经成了死人?”女子冷哼,却也不由的裹紧了外袍,神色间滑过一丝紧张,这乱葬岗是个邪门的地方,听说还闹过鬼,她不想再久待,怒喝一声:“愣着干什么!还不丢下去!”

那几个打手抖如筛糠,哆哆嗦嗦的就要把尸体丢下去,突然,少女的手指动了动。

“啊!”打手魂飞魄散,尖叫着将尸体丢开,抱成一团,“她在动!”

女子脸色难看:“住口!已经死了的人怎么可能会动!”

话音未落,地上的人却撑着胳膊缓缓站了起来。

明明已经死了的人,居然突然站了起来,再加上乱葬岗这种地方邪门的很,做贼心虚之下,女子尖叫出声:“鬼啊——”

月色惨白,少女衣衫浴血,披头散发,不发一言的站在那里,宛如一具冰冷的僵尸。

透过散乱的发丝,云锦绣幽幽的盯着面前的人。

她脑子里还有些混沌,痛楚自全身弥漫而来,脑海里不断碰撞的记忆,却也让她明白了自己现在身处的环境。

“还我命来……”她伸开沾血的苍白的手,僵硬的向前走了一步。

“你、你不要过来!”女子虽然从未见过鬼,但越是没有见过的便越是觉得可怕,周围阴风怒号,更让她不寒而栗。

“杀了我,还想抵赖?”幽幽的嗓音,更显的鬼气森森。

“你们还不拦住她!”

女子快要吓晕了,她不断后退,那几个打手却是更加胆小,战战兢兢的挡在她面前,眼睁睁的看着女鬼一步步的逼近,直吓得忘记了反抗。

“废物!拦住她!”

女子尖叫,那几人纵使怕极,却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女鬼声音沙哑:“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将我逼死,拿命来吧……”

披散的发丝被阴风吹开,露出一张鲜血淋漓的脸,而那一双眸子,冰冷深幽,没有一丝温度!

冲上来的人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控制,双手皆死死的抓住了自己的脖子。

“鬼、真的是鬼啊!”

“咔嚓!”

脖骨断裂,凄厉的惨叫生生的夭折在半空。

女子惊恐的睁大眼睛:“云锦绣……我是你表姐啊……你要索命找他们好了……不要来找我……”

然女鬼步步逼近,冰冷的杀意使得女子尖叫不止,步步后退,突然,女子脚下一滑“啊”的一声,整个人往乱葬岗下栽去,只听“砰”的一声,再无声息。

漆黑的夜幕被闪电劈碎,轰隆隆的雷声滚滚而过,接着大雨倾盆。

雨点密密的砸在云锦绣身上,她再也不支,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脑海里的记忆激烈的碰撞着,一个是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古武世家,她凭借着近乎诡异的古武医学,将死透的人起死回生,获得无数殊荣,却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暗杀。

另一个记忆……电影般在脑海里放过。

第二章  被死亡

无极大陆,以武为尊。

每个人,十一岁时会进行武灵觉醒,一旦成功,便会成为真正的武者,开启绚丽的修炼之路,可若是武灵觉醒失败,就会成为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而这具身子,便是一个废物。

七岁为救冷严萧伤了筋脉,使得十一岁武灵凝聚失败。

渣男转眼恋上她的表姐苏香荷,厌她入骨。

她傻傻痴缠,甚至不惜将云家的功法和宝物偷来送给他企图讨好,却被他转手送给了苏香荷,还趁机联手苏香荷给她下药制造出她被玷污的假象。

她苦苦解释,却被冷严萧狠狠甩了一个巴掌,一句“背着本宫,你究竟还和多少个男人鬼混过!”彻底将她推入绝望之地。

她悲愤之下,找苏香荷理论,却活活惨死在铁鞭之下。

云锦绣缓缓眯起眼睛,若非她成了她,这具身子早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了,既然世人欺她、打她、辱她,便不怪她心狠手辣了!

眼底滑过一丝冷幽,云锦绣动了动身子。

断腿、伤脚、破布娃娃似的身体,再加上近乎枯竭的生机。

这具身子被摧残到了极点,想要存活,只能自救了。

她一手撑在巨石上踉跄着向前,血红的脚印被雨水冲散,汇聚成一条长长的小河。

“看来,快要死了呢!”漫不经心的叹息声突然传来。

“谁!”

云锦绣眸光骤然凛冽。

“嗤……”轻笑声,“垂死之人,脾气倒是不小。”

云锦绣倏地抬头,视线定在不远处树梢上悄然而现的身影。

衣袍飒飒,如雪纯白,雨丝密极,看不清容颜,可那般纤细的树枝,不仅支撑住了那人的身子,瓢泼的大雨却也未能将那人打湿一分!

云锦绣倏地警惕,她一向警觉,居然没有发现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更何况如此大的雨势,居然没能将他打湿分毫……

“你这残破不堪的身体,还想对本座出手?”

似觉得有意思,男人懒懒笑出声,那音质似绵延的风月,令人心神皆为之一颤。

云锦绣全身紧绷,这身子虽残破,却也不是没有任何的防御力。

“不要紧张小丫头,本座虽不是什么好人,但对你这又干又瘦的模样还提不起兴致。”他伸了手,音质带了丝诱惑:“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闪电劈开漆黑的夜幕,那模糊不清的容颜倏地便清晰起来,精致绝伦的容貌,无懈可击的笑容,连带着眼角那滴鸽血般的朱砂痣都好似活了一般,美得让人窒息。

平静的看着他那双近乎魅惑的暗纹瞳眸,云锦绣神色不定:“什么交易?”

他弯着眼睫笑:“不要这么冷漠嘛小丫头,纯真呢?”

“少废话。”

她全身剧痛,实在没什么精力和他嚼舌。

看着她淡漠的没有表情的神色,男子缓缓抬起唇角:“你失血太多,活不了多久了……”

“我知道。”

冷淡的好似不是在说自己的生死。

男子略意外。

面对死亡,任谁都会恐惧,可这个看起来不大的小丫头,居然能面不改色。

“所以……”

“所以废话少说。”云锦绣打断他。

再被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缠下去,她必死无疑。

“还真是无情啊。”男子一声轻叹,不过一恍然间,已出现在云锦绣面前,修长的指缓缓勾起她的下巴,慢条斯理道:“我救你,你帮我。”

“怎么帮?”

“每月给我一碗心头血。”

“好。”

男子微微一怔:“你不怕死?”

回答他的,是软软倒下的身体。

男子蓦地抬手将她接住,悠然轻叹:“真是个傻丫头,没人告诉你不要轻易许诺陌生人吗?”

三日后。

云家前院,明明站了许多人,可气氛却沉凝的令人压抑。

站在门前的中年男人,着了件贴着补丁的青布衫子,头发半白,脸色铁青,正怒目看着来客。

比起他的寒酸,来客的衣着华贵非常。

站在首位的一对男女。

男子一席惹眼的嵌金锦袍,五官俊朗英气,气质尊贵,只是这尊贵中却带着一丝傲慢。女的则一席罗裙如碧,窈窕婀娜,但更吸引人的,是那张艳丽中带着几分清纯的容颜,明眸善睐间,令人移不开眼睛。

“令诸位失望了,我女儿还好端端的活着,诸位的纸钱留着自己用吧。”

云江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可身子却似风雨中的枯叶,瑟瑟发抖。

锦绣前脚刚救回来,冷严萧和苏香荷就拎着纸钱上门来吊唁,若非云族衰败,他如何能让这些人欺负到锦绣头上?看着自己瘸掉的双腿,云江只觉悲从中来,他是个废物,连自己女儿都无法保护。

“云伯伯,我知你心中难过,可人死不能复生,还需节哀顺变啊……”

说话的正是那碧衣女子苏香荷,本想将云锦绣丢到乱葬岗毁尸灭迹,没成想到头来,自己居然吃了大亏,今日来,正是要确认一番云锦绣那贱人究竟死了没有,若是死了,一了百了,若是没死……

苏香荷眼底滑过阴狠,只是很快的掩饰下去,摆出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

女儿无端的“被”死亡,云江脸色难看,没有好气的开口:“锦绣好端端的活着,二小姐是有多巴望着她死,居然这般诅咒她?”

“云伯伯,我知道您对苏家有意见,可我是真心疼爱锦绣的,您怎能这般污蔑我?”苏香荷“委屈”开口。

“锦绣出现在那种地方,还不是因你……”

云江恼怒,可话未说完,苏香荷便似被他吓到了一般“啊!”的一声踉跄后退。

“香荷!”立在一侧的冷严萧心疼的一把将她揽住。

“严萧哥哥……”

苏香荷无限委屈的声音让冷严萧心都酥了,他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柔声道:“香荷莫怕,有我在,谁也伤你不得。”

苏香荷眸光含泪:“乱葬岗那种地方,匪徒流散,锦绣在乱葬岗那种地方出事,我也担忧的紧……看来云伯伯并不愿意领香荷这份情,都是我不好……”

乱葬岗的匪徒,出了名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她这般一说,冷严萧不由凝眉,这云锦绣虽然土里土气窝囊懦弱,但长得还算有几分姿色,那些匪徒如何会放过她?

说不定,已经是个不洁的了!

第三章  狗男女

眼底滑过一丝厌恶,冷严萧目光温柔的看着苏香荷道:“你便是太善良了,总是关心着别人,何时也关心关心自己?”

苏香荷心中恼恨,云锦绣那个废物果然还没死!

装神弄鬼也就算了,竟然将她逼得跌入乱葬岗那种鬼地方,如果不是她实力不低,那一下,当真要摔成重伤了!

想到自己从乱葬岗爬出来时的狼狈,苏香荷心底充斥着冰寒的恨意,可面上却一副凄楚的形容:“锦绣再怎么说,也是我的妹妹啊,原以为她遇到了不幸,才伤心欲绝的赶来,无怪云伯伯这般怪我了。”

冷严萧冷哼一声,看向脸色铁青的云江:“云家主何必这般怒目相视?要怪也只能怪云锦绣不自重,深更半夜一个人跑去乱葬岗做什么?”

云江气的直哆嗦:“殿下如何能这般说,锦绣终究是个女孩子啊!”

名誉之于女子,贵如生命,如何能被人这般诋毁?

“云家主说的极是,锦绣终究是个女孩子,还需好生教导才是,虽说我和她无甚干系,但也不希望她就此堕落下去。”冷严萧神色倨傲的开口。

“无甚干系……”

云江身子晃了晃。

云锦绣与冷严萧的婚事,还是当年祖父那一辈定下的,当年云家尚算辉煌,在出云帝国的地位亦不容小觑,可世事无常,到了父亲这一辈,云家彻底衰败,到了他这里,云家基本已是名存实亡。

冷严萧这个时候说与锦绣无甚干系分明是不承认婚约的存在,顺道将他这张老脸给扇了!

“我们今日来,还有一事要通知云家主。”冷严萧目光怜爱的看向苏香荷,语气轻柔宠溺的快要腻死人:“我已向父皇奏请,准备迎娶香荷为妻,此生此世,只她一人,绝不再娶。”

苏香荷脸颊羞红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严萧哥哥……”

两人炽热焦灼的眼神旁若无人深深对望着,身后跟来的随从无不艳羡出声,唯有云家众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呵……”

清淡的冷笑突兀的打断了两人间的柔情蜜意。

“你们两个,倒也相配。”

凉淡的音质似一股清泉,令在场众人皆心中一颤,不由的向身后看去,接着,眼底皆现出了无法掩饰的惊艳之色。

远处梨花堆砌似雪,而那道身影已不知在那里站了多久!

那女子有着一双乌黑澄亮的眸子,像是北山之巅的千年幽谭,精巧的鼻子下,一张小口宛如半月下的新荷娇嫩迷人,如雪般的肌肤便越发显的发丝乌黑,发鬓一朵素雅的珠花虽不华贵,却令她多了分清丽如仙般的优雅。

她站在那树梨花下,眉目低垂,绝美的容颜似被笼罩在拒人千里外的雪雾冰云中,令人无法忽视,却又无法靠近。

而她怀里,竟抱着一只如雪纯白的小狐狸,洁净的毛色没有一丝杂质,只有那狐眸一侧,有一小撮艳如鸽血的毛,好似一颗摇摇欲坠的美人痣。

它懒洋洋的闭着眸子,正在打盹,似察觉到被人注意,才漫不经心的抬了下眼皮,那眸子犹如琉璃翡翠,蛊惑人心的美!

“锦绣!”

云江脸色一变,方才的话,莫不是都被这孩子听了去?

众人难以置信的发出惊呼:“她是云锦绣?”

便是冷严萧亦被眼前人惊艳的说不出话来,脑海里闪过那个整日里脏兮兮的土包子,一时只觉两者间,宛如云泥,巨大的落差,竟让他一时回不过神来!

不止是容貌,连带着气质都似完完全全的变了个人!

苏香荷神色冰冷的盯着云锦绣,贱人活着回来就算了,竟然一改土气,变得美丽异常……

看到被吸引的冷严萧,苏香荷脸色越发难看,不知道什么缘故,以往畏畏缩缩的土包子此时此刻静静的站在那里,总让她觉得心烦气躁,还隐隐的有那么一丝的不安。

“好妹妹!”

苏香荷压下眼底的冷意,蓦地换上一副欣喜的模样,匆匆的迎了过去一把抓住云锦绣的手。

“没事你去乱葬岗做什么?可叫姐姐担心死了!若万一个三长两短,可叫姐姐如何是好啊!”

多么伪善的一张脸,多么大度的圣母形象,变脸的功夫也算登峰造极了!

云锦绣凉凉的看着苏香荷:“我怎么去的乱葬岗,你心里难道不是最清楚?”

贼喊捉贼,大抵说的便是眼前这位。

“锦绣,你……你胡说什么?”

苏香荷一副受了莫大冤枉的神情。

“我说,杀人偿命!”

冷淡的声音像一把尖锐的刺刀,直直的劈开苏香荷的伪装。

苏香荷脸色骤然惨白:“锦绣,我们姐妹一场,你为何要这般诋毁我?”

云锦绣一向不喜被人碰触,突然被扯住,眉头凝起,抬手一甩,不大的力气,却将苏香荷甩的一个踉跄跌了下去。

“啊!”

“香荷!”

冷严萧面色一变,眼疾手快的一把将苏香荷抱住。

“严萧哥哥,我好痛……”苏香荷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云锦绣,你太过分了!”冷严萧脸色阴沉,他没想到云锦绣居然胆子这么大,竟敢公然陷害苏香荷!

云锦绣的举动,自然引起了公愤,喝骂声铺天盖地砸来。

“云锦绣你别给脸不要脸!二小姐好心好意劝你,你却出手害她!”

“哼,这种忘恩负义的狼羔子,活该被人丢到乱葬岗!”

“死缠烂打,没脸没皮!”

……

眼见众人义愤填膺,苏香荷眼底滑过一丝得逞的冷笑,转而看向冷严萧可怜兮兮道:“严萧哥哥,锦绣定不是有意的,是我不小心。”

冷严萧哼了一声:“我有眼看!云锦绣,解除婚约是我的个人意愿,你不要迁怒于别人,何况你是个废灵,与我根本不相配,一味纠缠只会令人厌恶!”

没错,这个大陆以武为尊,每个武道修炼者都要凝聚出武灵才能踏足修炼之门,可云锦绣七岁那年因救他伤了筋脉,他确实心存愧疚,可怎么也没想到云锦绣居然是个废灵,他堂堂皇子,怎么能和一个废物成亲?那岂不是要沦为整个出云帝国的笑柄?

第四章  打脸

他堂堂皇子,怎么能和一个废物成亲?那岂不是要沦为整个出云帝国的笑柄?

而苏香荷就不同了,天赋不错,貌美如花,身后又有势力庞大的苏家,若是能娶她为妻,必将是个极大的助力!

见云锦绣不语,冷严萧自袖内拿出一个白玉小瓶来,用施舍般的语气,开口:“这里有一颗塑元丹,给你好了,就当是对你的补偿。”

“塑元丹?”三个字使得众人猛地睁大了眼睛。

那可是二品丹药啊!这种品级的丹药,也只有皇室的黑岩长老才能练出的吧……

“塑元丹可重塑武基,今日给你,日后不要再纠缠于我!”

冷严萧面带厌恶,随手一甩,那锦盒凌空一抛,直直的被送到桌案上,盒盖掀开,一股浓郁的灵气弥漫出来。

众人伸长了脖子,神色艳羡。

七皇子出手也太阔绰了吧,竟拿出这般珍贵的丹药来用在那个废物身上,简直是暴殄天物!

察觉到众人的失态,冷严萧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任何人遇到丹药,都不能自持,一颗一品丹药,在出云帝国就能拍卖出数万金币的高价,何况这二品塑元丹?虽然给了那废物有些可惜,但若能就此摆脱她的纠缠,也算有失有得了!

至于那废物要是再要死要活的纠缠,就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

冷严萧这般想着抬眼看向云锦绣,原以为会看到她愤怒屈辱的脸,却未料她眉目清淡,正冷眼旁观着他们。

那眼神,实在充满讽刺,像是在看一场闹剧。

冷严萧面色一滞,内心滋生的得意像是突然被什么冰封住,接着古怪的情绪涌了上来。

“锦绣,聚元丹或许可以帮你重塑武基,希望我们日后不要再生瓜葛。”

冷严萧总觉得,冷清的云锦绣让自己全身不舒服,这个女人,难道不应该大哭大闹誓死不答应吗?

云锦绣抬起手,轻轻的抚摸着雪狐柔软的毛皮,她眼睫修长,垂落下来时,会在下眼睑留下淡淡的暗影,平静无波的容颜上令人看不出喜怒,可嘴角却微微的扯出一道嘲弄的弧度来。

“都狂吠完了吗?”

一句话,使得众人骤然恼怒,这废物竟然拐弯抹角的骂他们是畜生!

冷严萧的面色也是一僵,强压下火气冷冷开口:“云锦绣,你这样未免太让我失望了!”

“别把你这张虚伪的嘴脸对着我。”云锦绣眼皮都没抬的打断他的话,声音冷淡的没有一丝情绪:“看着恶心。”

“你!”冷严萧何曾被人这么数落过?更何况数落嫌弃自己的竟然还是他以前根本不放在眼里的废物?

云江被云锦绣的言行震的说不出话来,他怎么也无法将懦弱窝囊的女儿,与眼前这个无惧无畏的少女联系在一起。

心头突然涌出无限的悲凉,他身为父亲,却要一个孩子承受这些屈辱!

苏家欺人太甚,冷严萧欺人太甚!

云江瘸着腿走上前,凝声道:“殿下不必心惊,我们云家并不是不知进退之人,你和锦绣从此两清,再无婚约束缚。”

冷严萧阴寒着脸,咬牙道:“最好如此,不过,云族长可要立个字据!”

这是摆明要撕破脸的打云家的脸了。

云江脸色难看,强压下心头的怒火,就让人取笔墨,却被一道清冽的声音打断。

“我立。”

“锦绣……”云江蓦地看向云锦绣,她太平静了,平静的好似不是在说自己的事情。

旁观的人却忍不住大声哄笑起来,谁不知道这云锦绣是个目不识丁的傻货,让她立,画鬼画符不成?

“笔墨。”

云锦绣开口,身后的小丫头莲衣立刻将笔墨纸砚铺在石桌上,云锦绣走到桌前,在众人诧异的视线中提笔运墨,漂亮的字体行云流水般跃然纸上,直看的众人目瞪口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云锦绣不是目不识丁的白痴吗?这……怎么可能?

将笔尖的墨珠弹开,云锦绣拈起休书,凉凉的看向冷严萧,朱唇微启:“我云锦绣对天起誓,今日休你于家门之下,此生此世,不再与你有任何瓜葛,若违此誓,天打雷劈!”

冷冽的誓言,使得冷严萧蓦地变了颜色,接着云锦绣随手一甩,那纸张刚好甩在他的脸上,待看到上面大大的“休”自时,整张脸都狰狞起来。

堂堂出云帝国七皇子,竟然被一个废物休了?

云锦绣弹出一个小玉瓶,玉瓶一倾,一枚浑圆的丹药滚了出来,浓郁的香气弥漫,周围登时惊呼:“丹药!”

没错!

只有丹药才有那样的灵气波动!更令他们震惊的是,云锦绣拿出的这一颗,竟然比冷严萧的那颗,灵气还要浓郁!

丹药可是稀罕品,就算是苏家那样的大家族也拿不出几颗来,落魄的云族怎么可能会有!

“归元丹就当是给你的补偿了,以后,你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

云锦绣屈指一弹,丹药正丢在冷严萧阴寒的脸上,在众人目瞪口呆的视线中,骨碌碌的滚到了土里。

冷严萧又恼又惊,那归元丹比他的塑元丹高出一个阶便算了,可这个废物,怎么可能会有三品丹药?

苏香荷的脸色更是难看透顶,在凤鸾城,她还从未听说过谁能练三品丹药的!就算是皇室的黑岩长老也不可能!

何况,云锦绣不是大字不识吗?不是对七皇子痴迷的死去活来吗?她不是个软蛋吗?

她、她居然把七皇子给休了!

她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竟敢打皇家的脸!

“锦绣,我知道你一定是心里难过,毕竟我和严萧哥哥快要成亲了……”苏香荷转而又释然了,云锦绣这么做,定是玩的欲擒故纵的把戏,她岂会让她得逞?苏香荷一句话立时让众人回过神来,就是嘛,这云锦绣定是看不得皇子殿下和香荷小姐走到一起,才用这种方式来发泄不满。

冷严萧的脸色也微微的缓和了一些,想玩欲擒故纵的把戏?做梦!

云锦绣抬起眼睫,乌黑的眸子如化不开的浓墨:“哦?要成亲了么?你们两个,倒是能天长地久。”

“你是说我和严萧哥哥,可以天长地久?”

苏香荷面上有些得意,可心底又总觉得有些不安,云锦绣的反应实在太不寻常了,要是在以前,她早就疯婆子似的扑上来才对。

“啊……是啊,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话音未落,苏香荷和冷严萧便猛地沉下了脸!

第五章  不欢迎畜生

话音未落,苏香荷和冷严萧便猛地沉了脸!

云锦绣这个该死的贱人!居然敢骂他们!

“云家不欢迎畜生,还不滚?”她语气淡漠清冽,带着一丝不屑,那眼神像是巴掌似的,啪啪的打在众人脸上。

苏香荷愤恨交加,上前一步怒喝:“云锦绣!你放肆!”

“不要说了!”

被人家公然的下逐客令,再待下去便是自己打自己脸了,冷严萧铁青着脸色,却看也不看那归元丹,冷哼一声,拉起苏香荷拂袖便走。

“慢着!”

云锦绣突然开口。

灰溜溜的一众人立时顿住步子,目光里皆有些鄙夷,云锦绣这废物定是反悔了,要知道七殿下毕竟是出身皇室,又极得陛下宠爱,根本不是苟延残喘的云家能得罪的。

苏香荷眼底滑过一丝得意,这废物手里怎么可能会有三品丹药呢?定不知是从哪儿偷来的,眼下怕将事情闹大了,准备妥协求饶,不过想吃回头草,哪有这么容易?

苏香荷准备好好的嘲笑云锦绣一番,却见她抬脚走到桌子前,拿起那个锦盒,微微垂首嗅了嗅,而后面无表情道:“这种垃圾也好意思送人?”

垃圾?

众人面色抽搐!

那可是二品丹药啊大姐!

几万金币一颗呢!

众人尚未反,那锦盒便被随手丢了出去,飞过院落,飞过院墙,不偏不倚,刚好砸在苏香荷头上!

“啊!”

苏香荷一声惨呼。

“二小姐流血了!”众人惊声大叫,一时间,手忙脚乱。

苏香荷抬手一摸,一手的血,不由又是一声尖叫,险些昏厥过去。

冷严萧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牙齿咬的咯咯响:“云锦绣……”

“带着你的垃圾丹药和纸钱一起滚!”

愤怒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云锦绣冷淡的声音打断,接着无数纸钱被人扔了出来,躲闪不及的,被撒了满头。

冷严萧一掌拍开近身的纸钱,一张脸黑的锅底似的,云锦绣这个该死的废物竟敢对他如此无礼!

胸膛里鼓胀的憋着一团怒火,无处释放,视线落在满脸是血的狼狈不堪的苏香荷脸上时,冷严萧又是一阵嘴角抽搐。不知为何,以前觉得十分美丽的苏香荷,此时此刻,再无了昔日的惊艳之色。

“还不送去救治!”冷严萧怒喝。

众人噤若寒蝉,手忙脚乱的抬着苏香荷上了马车。

苏香荷快要气疯了,本以今天能将云锦绣狠狠的踩到脚底处处气,到头来,竟还是自己吃了闷亏!

此时此刻,她不再是高傲的孔雀,更像是被人拔了毛的秃毛鸡!

感觉到众人看过来的古怪视线,苏香荷脸色铁青,怒极之时,脑海里闪过那枚归元丹,一条毒计涌上心头:云锦绣,这一回,我一定要彻底废了你!

院子彻底的空荡下来,莲衣完完全全的惊呆住了,一定是她在做梦!想到冷严萧临走时森冷的眼神,莲衣不由又担心起来。

“小姐,以后我们怎么办啊?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

“凉拌。”

莲衣:“……”

“锦绣做的没错!”云江似也出了口恶气,满是褶皱的脸上因放松微微舒展,“我们云家虽穷,但再穷也要有骨气!”

云锦绣微微一顿,看着云江那张苍老的脸。

父亲这个词汇,对她而言是完全陌生的,前世,她是家族争权的牺牲物,从未感受过正常人该有的感情,可看到那满是褶子的脸舒展大笑的模样,冰冷的心,似有什么东西波动了一下。

自从这具身子的娘亲过世后,云家彻底垮掉,在这个大陆,没有实力就会被人踩在脚底,甚至连一份养家糊口的活儿都找不到,不得已之下,云江委曲求全,将她送到了这具身子的母族苏家。

一边是一蹶不振的父族,一边是过世的母亲,再加上这具身子懦弱,被苏家厌弃,三岁时被送到农村寄养,六岁被接回来越发卑微,七岁救冷严萧受伤。十一岁测验武灵失败……

一桩桩打击终将云家推入绝望深渊,被苏家逐出大门。

也是不得已,云江只好将她带回破败的云家苟延残喘,几年前他被魔兽袭击,残了一条腿,云家彻底没了希望,这也是冷严萧迫不及待来取消婚约的原因。

“这云锦绣的一生还真是失败啊。”

怀里的雪狐懒洋洋的传来一道神念。

“再失败还不是每月要供你一碗心头血?”

归元丹是狐狸给她养伤用的,她对医学造诣颇深,凭借那丹药灵气便能判断出这颗品级比冷严萧的那颗高很多,想拿丹药吓她,信不信日后她拿丹药将他砸死?

狐狸睁开眼睛,瞥了云江一眼:“云家血脉确实堕落了,臭丫头你可得努力了,本座还指望你……”

“指望什么?”

“啊,没什么。”狐狸含含糊糊的糊弄了过去。

“孩子,你那颗归元丹从何而来?”云江有些小心的声音传来。

这个大陆,除了武者,还有许多职业譬如驭兽师、阴阳师,还有一种最最稀缺和珍贵的,便是药师。

想要成为药师,首先要精通的是医术,其次还需要满足一条极端苛刻的条件,那便是拥有强大的火魂。整个出云帝国,拥有火魂的人屈指可数,而拥有火魂又同时精通医术的更是凤毛麟角。

这孩子十一岁时经脉就毁了,又因为小的时候条件恶劣,大字都不识一个,炼丹的事他是想也不敢想,只是如此珍贵的丹药放在手里,可不是一件小事情。

“假的。”丹药当然是真的,只是如果说是真的,便要解释怎么来的,狐狸的事,她还不想告之于众。

云江反而松了口气,幸好那冷严萧没有收下,不然就要出大乱子了。

看着那张沧桑的脸,云锦绣顿了顿还是开口道:“这几天我要闭关炼药,不要让人打扰。”

云江蓦地呆住:“孩子,你说……什么?”

不只是云江,莲衣也呆住了:“族长,小姐说要炼药呢!”

不知为何,云江眼眶突然一热,任何人都能炼药,只是那练出的药物,最多能治个皮外伤,他自是没有往药师的方向去想,只是觉得这个孩子,怕是因今日丹药之事变得敏感了,也懂事了。虽说学学医术,弄些普通药剂价钱低廉,但孩子的这份心,他却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