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柳若晴言渊小说_天上掉下个靖王妃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0 20:07

柳若晴一觉醒来便发现自己竟然穿越到古代了,还是和一个糟老头子靖王成亲了...她肆意妄为到处惹祸,传闻中的糟老头变成了帅气小哥哥跟在后面擦屁股,众人目瞪口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天上掉下个靖王妃by西湖边最新章节阅读

第一章  酒楼干架

东楚国,靳都。

薄暮下的余晖,洒落在街道两旁色彩鲜艳的楼阁飞檐之上,给繁华的靳都城,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诗意。

而此时,街尾的酒楼二楼,正在进行着一场激烈的打斗。

一肥头大耳的年轻男子手持利剑,正朝着靠窗边那慵懒地喝着茶的少女刺去。

众人皆倒抽了一口凉气。

再睁眼之时,那少女还是面色慵懒地坐在凳子上,神色未变。

两根纤细的手指轻松地夹着耳边那尖锐的剑锋,不管对方怎么用力,剑在她手指间始终动弹不得。

手中的酒杯缓缓放下,只听“砰”的一声响起,谁都没注意到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众人只是感觉到一股寒风掠过,在几秒钟后,化作平静。

当众人缓过神来,看清了周围发生的一切时,众人又是深深吸了一口凉气。

“公……小姐,您没事吧?”

少女身边的丫鬟怯生生地躲到少女身后,颤颤地低声问道。

而那个一开始执着剑的男子身边,几名下人吓得脸色铁青,指着那男子,声音颤抖地响起——

“少……少爷,您……您的头……”

“本少爷的头怎么了?”

他刚才也是被那一阵瞬间掠过的寒风给弄懵了,听到下人的声音才回过神。

见下人指着自己的头,表情惊悚,他下意识地伸手往自己的头上伸了过去。

“本少爷的头……”

话音未落,下一秒,便听到一声惊呼从那男子的口中传出,“本少爷的头发呢?”

四周的众人,都掩着嘴偷笑,压低了声音,窃窃私语着什么。

顾不上去教训周围那些幸灾乐祸的眼神,当他看到地上那落了一地的黑发时,差点被一口气背过去。

“谁,是谁剃了本少爷的头发,赶紧给我站出来……”

他对着酒楼内的众人大嚷嚷着,下一秒,便看到那少女的手中真把玩着一把断了的剑锋,而剑锋上,还残留着一些碎发。

他看着自己手中被折断的宝剑,以及落了一地的黑发,对少女吼道:“死丫头,是你剃了本少爷的头发?你……你好大的胆子。”

面对他那丝毫没有半点威慑力的恐吓,少女只是懒懒地用眼尾瞥了他一眼。

手中的剑刃被她指尖敏捷地玩转着,“下次再敢调戏我的婢女,我要的,可不只是你的头发,而是脖子。”

一道寒光,从她的眼底一闪而过,紧跟着,手中的断刃飞出,在那男子的耳边飞速而过,在空气中,撩起了一丝清凉,随后,钉在了他身后的那根柱子之上。

这猝不及防的动作,吓得那男子猛地打了个冷颤,脚下一软,瘫倒在地。

顷刻间,周围发出了一阵哄笑,惹得那男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似乎是为了给自己找回点面子一般,他在下人的搀扶下,艰难地站定,用带着微颤的语气,指着那少女。

“死……死丫头,你……你知道本公子是谁吗?你……你敢剃了我的头发!”

少女懒懒地抬着指尖,随意地撩了撩自己额前的碎发,挑了下眉。

“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自己不知道,还要来问我?”

原本只想找个机会扳回一局的他,被少女这句话瞬间给噎得青了脸色。

第二章  服不服

“哈哈哈~~~”

酒楼内,再度响起哄堂大笑的声音,笑得那男人的脸色又是一阵青一阵白地相互交替着。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好好教训她!”

似乎只有在自己的下人面前,才能找回一点尊严,他一个巴掌,往自己身边的下人脸上扇了下去。

“是……是,少爷。”

紧跟着,几名凶神恶煞般的大手,便朝那少女冲了上去。

而在酒楼的另一侧,一张宽敞的圆桌旁,一紫衣男子优雅坐于桌边,修长干净的手指,轻轻捏着手中的酒杯,细细品着。

即使是坐着一言不发地喝着酒,那气势却轻易地压倒了在场所有的人。

四周弥漫着的一股凉薄的寒气,让人不敢离他太近。

他的身边,立着一名青衣男子,手中执着一把锋利的剑,恭敬地站在男子身侧,看着前边正打得不可开交的场面,皱起了眉。

“主子,我们要帮忙吗?”

被青衣男子称作主子的男人,眼眸微垂,喝酒的动作,轻轻一顿,随后,完成了喝酒的动作。

好看的薄唇,轻轻一扯,“不用,对付卫凌,她足够了。”

“……”

青衣男子一脸的黑线,“主子,属下说的是要不要帮卫世子。”

“他?”

男子好看的眸子,轻轻动了一下,看似漫不经心的目光,凌厉地扫过前方着急躲避着的肥胖男子,嘴角扯出了一丝讥讽和嘲弄。

“扫了本王喝酒的雅兴,难道不该被好好教训?”

“是。”

青衣男子没再多嘴,恭敬地立于男子身侧。

那一头,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已经被少女撂倒在地,一群打手也躺在地上痛苦哀嚎着。

少女的脚,踩在光头男子的胸前,看似轻松,可每动一下脚,都能听到那男子痛苦的哀嚎声。

“服不服?”

“服……服,女侠饶命,女侠饶命……”

“这么轻易就服了,你还是不是男人?”

重重的一脚,就朝男子的身上踩下去,哀嚎声再一次响起。

“不……不服,不服……”

“不服?看来还嫌打得不够重!”

又是重重的一脚,朝男子的身上踩了下去。

“哎呦喂,我的姑奶奶,你到底是让我说服还是不服啊,我都听您的,成吗?疼死我了。”

地上的光头男面目狰狞,疼得龇牙咧嘴。

少女这才满意地将脚收了回来,拍了拍双手,掸了掸自己身上的灰尘,漫不经心道:“下次出来混,也得看清楚是谁的地盘。小月,走。”

“是,小姐。”

那被称为小姐的婢女紧张地跟在少女身后,从酒楼离开了。

坐在西边桌子旁那紫衣男子,依然漫不经心地端着手中的酒杯,细细地品着杯中的美酒,如刀锋般锋利的薄唇,在杯沿的遮挡下,漾开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弧度。

“小月啊,你看看你,长了一张比本公主还要美艳的脸,带你出来混,我的风头都被你给抢了。”

柳若晴单手勾着婢女的脖子,玩世不恭地走在靳都的大街上,刚才那一架,打得真过瘾,她已经好久没有练手了。

第三章  卫王世子

“公主,对不起,都是奴婢的错,给你惹来这么大的麻烦。”

小月说着,眼眶骤然一红,那我见犹怜的小模样,就是柳若晴这样一个女孩子,都禁不住为之心动。

她甚至觉得,让这样一个大美人来委屈当她的丫鬟,还真是有些暴殄天物。

“干嘛,干嘛,我也就说说,又没怪你,怪就怪你爹娘把你这张小脸生得太俊了,本公主要是个男人,非把你娶进门不可。”

小月的脸色,不知道因为柳若晴说了哪句话,出现了几许异样,随后,又恢复了平静,“公主,您别取笑奴婢了。”

柳若晴耸耸肩,倒也没再打趣小月,继续在街上闲逛着。

在这什么都就没有的古代,逛街估计是女人们唯一能打发的乐趣了。

逛了一会儿,柳若晴才注意到身边的小月一直低垂着头没吭声,心里不禁觉得诧异。

回过头来,正要开口,却听小月惊呼了一声,抬头看向柳若晴。

“公主,奴婢想起来了,刚才……刚才在酒楼那个……那个是卫王世子。”

“卫王世子?”

柳若晴也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和不易察觉的担忧。

她穿越到这鸟不拉屎的古代也有一个月了,对这个东楚国的官位倒分得不是特别清楚。

但是,能跟“王”字沾上边的,恐怕地位都不小。

也就是说,她今天出门,是把一个王爷世子给打了?

不但打了,还把人家头发给剃了?

这古人可推崇“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他自己没毁,她去给人家毁了?

改明儿卫王找上门来,她可怎么对付?

柳若晴的眉宇之间,多了几分忧虑。

靖王府——

夜色当空,月光,洒满了靖王府砖红色的琉璃瓦上,让威严的靖王府,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柳若晴躺在偌大的红木大床上,辗转反侧,没有半点睡意,开始回忆起自己一个月前穿来这里的事。

她本是盗圣柳千寻的高徒,专做掘古人坟墓那种极不厚道的事。

师父柳千寻虽生在现代,却是个神秘的世外高人,飞檐走壁,占扑看相,无一不精,又对盗墓颇有研究。

她从小是被他收养长大的,虽说没有尽得师父他老人家的真传,也有点小本事,跟师父下墓去,向来都是无往不利。

可没想到这一次竟然马失前蹄,在盗一个没有名字没有碑铭的古墓时,穿越到了西擎皇宫里。

还遇上了人家西擎的天心公主逃婚,据说老皇帝看她长得跟天心公主像,就拿杀头来威胁她代嫁。

是,虽然她有武功,可武功再好,也难敌千军万马啊,替嫁就替嫁呗。

“柳天心,柳若晴……”

除了都姓柳,她跟那天心公主八竿子都打不着边,这让她怎么去适应西擎公主这样的身份?

万一东窗事发,被靖王那糟老头知道了,首当其中没命的可就是她呀。

更何况,她今天还把卫王世子给狠揍了一顿。

要是卫王找上门来,那可怎么办。

第四章  高手又见高手

虽然靖王府这座靠山应该足够了,可从她嫁进门那天靖王的态度,她就知道,这座山是没有她靠的份了。

别说不给她靠了,卫王找上门的时候,他不亲手把她奉上,算是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了。

“不行!”

想到这个,她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在卫王找上门之前,得赶紧走。”

话音刚落,她已经从床上翻身坐起,随手扯下房间里的一块帘子,三两下便将房间里的古董,扫得干干净净。

一刻钟后,一道黑影,从靖王府的东院敏捷而出,同时,一道正准备跨入院门的身影在她从门内出来的时候,迅速闪到一边。

幽深的目光,像是蛰伏在黑夜中蓄势待发的野兽,紧随其后,来到了靖王府后院最偏僻的角落。

“就是这里了。”

低低的女声,带着几分小小的得意,闯入身后之人的耳中,见她太严看着眼前高耸的王府院墙,发出了一声轻笑。

见她拉扯了两下身上背着的两袋重物,嘴里发出了几声清晰的嘀咕。

“言渊那个糟老头,大婚之日不出现也就罢了,竟然拿条狗来跟老娘拜堂,要不是当时姑奶奶怕打不过王府这么多侍卫,早把你靖王府给掀了。”

义愤填膺的语气,让身后蛰伏在黑夜中的深眸之中,流露出了几分意味不明的色彩。

“她是柳天心?”

低沉的嗓音中,夹着几分若有所思的味道。

“所以,对不起啦,这两袋东西,就当是补偿姑奶奶的精神损失费。”

对于盗墓者来说,古董就是他们的命根子,这两袋东西,可是会让柳若晴高兴得几天睡不着觉。

要是有机会穿回去,拿去孝敬师父他老人家就更不错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她抬头看着面前高耸的围墙,眼底淌出了几分得意,“就这点高度还想难倒我?”

下一秒,见她身子微微一提,便轻轻松松地跃上靖王府的高墙,月光,洒在蒙面布上那双明亮的黑瞳,照出了几分得意。

她应该是众多穿越者中,唯一一个会轻功的吧?

没办法,虽然师父他是老人家是高人呢,高人是不分古代和现代的。

“没想到柳天心竟有这样的身手。”

黑暗中,男人好听的嗓音中,流露出了几分诧异。

柳若晴已经跃上墙头,提了提肩上的重物,眼底再度闪过一丝得意,正准备从墙上跳下,一股突然间压在肩膀上的力量,让她瞬间动弹不得。

不好,被发现了?

柳若晴的心里,骤然一惊。

她自认自己武力不弱,能这样轻轻松松一只手便压着她动弹不得的人,这武功怕是……

柳若晴忐忑地皱起了眉头,缓缓转过身来。

一张放大的俊脸,摆在她面前,如此近距离地看着,每一处五官在月色下被照得线条分明。

愣是她这种看多了帅哥的人,也被眼前这惊人的容颜给震得倒抽一口凉气。

她实在找不出任何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这张脸,简直好看到丧尽天良。

愣了好一会儿,她才缓过神来,心中很清楚,遇上个高手,想这么轻易就把两大袋古董带走,恐怕没那么容易。

第五章  墙头密谋

她小心翼翼地往前凑近了几公分,视线也离那张俊得天怒人怨的脸又近了几分。

“绿林好汉?”

她试探性地低声问道,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她扯下了脸上的蒙面布,露出了那张同她的双眼一样明艳的脸。

这一次,换面前的男人愣住了,一双晦暗的深眸里,淌过一丝不动声色的诧异。

是她?白天在酒楼里打了卫凌的那个人?

没想到她竟然就是柳天心。

柳若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脑子里心思乱动,眼前这个高手,今夜要是不跟他打好关系,怕是别想安安静静离开了。

“你也是来靖王府偷东西的吧?”

她刻意加了一个“也”字,好让男子知道彼此是同道中人。

男子的眉头却因为她这个问题而轻轻一蹙,眼底,淌出了几分愠色,而这样的愠色,在柳若晴的理解看来,分明是对这个身份的默认。

柳若晴以为自己猜对了,便大着胆子继续下一步。

“大侠,你放心,我们都是出来混的,道上的规矩我懂,我就拿了这么点东西,不会跟你抢的。”

说罢,她一脸豪气地拍了拍男子的肩膀,以示热情。

男子的脸上,依然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看着她的眼神,又深邃了许久。

柳若晴咬咬牙,往前一凑,靠着他的耳边更近了一些,身上淡淡的味道,瞬息闯入男子的鼻间 ,惹得他瞳孔微微一缩。

“看到没有,这靖王府这么大,还有一个月前靖王那老头成亲的排场,不用猜都知道,靖王那狗官,平时肯定捞了不少油水,我身上这两袋东西,对他靖王府来说,简直是九头牛中的一根毛。”

嘴里吐出来的气息,轻轻划过男子的耳畔和脸颊,让男子的心里,掠过几许异样,至于她说出来的话……

男子的眉头,下意识地拧了起来,眉宇间的不悦色彩,又浓了几笔。

柳若晴见他越发黑沉的脸色,蹙了蹙眉。

这什么表情?

一副好像她刚才说的捞油水的狗官是他一样,瞧把他给气得,脸都绿了。

柳若晴在心里瘪瘪嘴,介于她跟这男人之间武力值的悬殊,她自然不敢将心里的想法当面说出口。

斟酌了一番之后,她继续道:“我知道你们这些绿林好汉,最喜欢劫富济贫了,这靖王一看就是富得流油的狗官,而且吧,他作为皇帝的叔叔这种身份,还不得趁没下台赶紧捞一笔,平时铁定搜刮了不少民脂民膏,你放心,你去打劫,我保证不会出卖你。”

她满脸豪气地拍了拍胸脯,反正,经过嫁进门那天拜堂的经历,她对靖王那未见过面的王爷丈夫,印象已经差到了极点。

别说眼前这帅哥只是偷了他的东西,就是杀了他,她都不会觉得可惜。

抬眼见男子的脸色,莫名变得铁青,那好看又饱满的额头上,隐隐地爆出了几根青筋。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多拿点?”

好听又充满了磁性的嗓音低低地响起,即使带着咬牙切齿的味道,可还是不得不说,这声音,真是配得上这长相,太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