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苏锦穆君离by曦仙儿_余生有你此生足矣小说无弹窗

发布时间:2018-10-10 20:31

《余生有你此生足矣》是由“曦仙儿”所著,故事的主角是苏锦、穆君离,冷着脸让人把穆君墨抬走,穆君离推开了苏锦的门,她犹如一只受惊的小鹿一般,湿漉漉的眼睛在看在他的一刻瞬间收回了所有情绪。

余生有你此生足矣小说_苏锦穆君离在线阅读

第一章:

“求殿下赐我卷柏草。”

苏锦单薄的身体在秋风下瑟瑟发抖。

额头渐渐红肿,直到渗出鲜血,苏锦恍若不知,再一次重重的磕在冰凉的青石板上。

“求殿下开恩。”

她母亲病危,太医说若没卷柏草救命,恐怕挺不过明日。

而全天下唯一一株卷柏草,在她的夫君这里。

抬头痴痴望着那紧闭的房门,苏锦目光带着一丝希冀。

“主子,咱们回去想别的法子。”丫鬟看不得苏锦这样卑微的作践自己,扶着苏锦就要起来。

苏锦甩开丫鬟,倔强的盯着那扇门。

她相信他不会这么狠心对自己的,不会。

他一定只是还在生自己的气,只要他消气了就都好了。

可苏锦的双腿跪的渐渐发麻,房门却纹丝不动。

苏锦的心沉了下去,仅余的那点希望也显得可笑。

“主子!您还没看明白吗?殿下不会答应您的!您怎么就这么傻呢?”

苏锦自嘲一笑,她何尝不懂?可她还是想试一试。

万一呢……万一他肯给她呢?

就在这时候,门开了。

穆君离抬步迈过门槛,只淡淡看了苏锦一眼,打算绕过她离开。

“殿下!”苏锦慌忙从地上爬起,目光惊喜。

救命稻草一般紧紧攥住了穆君离的衣袖,苏锦抬头看着他的目光带着一丝讨好。

穆君离甩开苏锦的手,目光冰冷,仿佛多给她一个眼神都是施舍。

他的态度让苏锦心里一凉。

“殿下,您不能见死不救!不看别的,我们……好歹夫妻一场。”

想到母亲,苏锦泪流满面,苦苦哀求。

“一个新婚之夜就耐不住寂寞的荡妇,还有脸跟我提夫妻情分?”

苏锦咬唇,他的话比秋风还让她感觉凛冽。

那种发自灵魂的冰冷让她立刻就白了脸。

一个月前她满心欢喜的嫁进了这座府邸,却在新婚之夜被人陷害与人私通。

他明明知道自己是清白的,却故意让她沦为了天下人的笑柄。

就连在奴仆面前,他都不肯给她留半点颜面吗?

穆君离看着她惨白的脸,毫不留情的冷哼:“再说,你母亲如何,与我何干?”

与他何干?

穆君离话中的淡漠刺痛了苏锦,她忽地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他真的厌恶她到就连她母亲的命都不顾?

苏锦眼里的泪打转儿,心里吃了黄莲似的苦,现在她就连骗骗自己都做不到了。

可她没别的办法,只能继续低声乞求:“求殿下把卷柏草给我,我真的需要。”

穆君离听见苏锦这话凤眸一凛,缓缓蹲下:“卷柏草,我之前给月婉用了,用来治她脸上的疤。苏锦,你说,这算不算是报应?”

那年琼瑶宴上,她不顾一切的跪求皇上为她和他赐婚,阻了他和赵月婉的姻缘。

可是他还是先她一步抬了赵月婉进府。

一次春游相遇,她气不过,故意甩鞭子吓唬赵月婉,没打算真的打她。

可不知怎的,鞭子正好抽在了赵月婉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疤。

也就是那次之后,穆君离对她就连敷衍也没有了。

“我不是故意要伤她的。”苏锦的辩解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穆君离起身,冷眼看她:“你们苏家女人的恶毒,我早就领教过了。”

“就算是有,我也不会给你。”

说完,穆君离抬步离开,没有一点犹豫。

苏锦望着他决绝的身影,呆若木鸡。

他说什么?

就算有,他也不会给自己。

穆君离的话似刀子一般戳在了苏锦心上。

苏锦全身的力气突然被抽离,眸光逐渐暗淡。

她失魂落魄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泪顺着脸颊滚落,额头上的伤开始隐隐作痛。

苏锦知道他心里的人是赵月婉,可她还是期盼能够日久生情,她要的不多,只希望他心里能留一个位置给自己……可她错了,她永远都唤不醒一个心里没她的人,哪怕她做得再多。

现在卷柏草没了……

那她母亲该怎么办?

就在苏锦已经绝望了的时候,一个粉色身影却出现在了她面前。

“你想要卷柏草?真巧,我有一株。”

第二章:

赵月婉清秀的脸上带着一抹浅笑,低头看着苏锦。

她左侧脸颊上横着一道肉色的疤,用脂粉遮盖不住。

“殿下送我的那株还在,你若想要,就随我来吧。”

苏锦对赵月婉的话半信半疑,可还是跟了上去。

她现在没有选择,她不敢拿自己母亲的命去赌。

“姐姐真是不小心,看额头伤的,我看了都心疼呢!”赵月婉坐在榻上,声音轻柔,眼底却埋着一抹怨毒。

苏锦没心情和她虚以委蛇:“卷柏草呢?”

赵月婉皮笑肉不笑,从贴身的荷包里拿出了一株绿色药草:“药倒是有,只是姐姐也不好意思从我这里白白拿走吧?”

苏锦就知道她是有条件的:“你要什么?说吧。”

虽然苏锦面容狼狈,额头破了一块儿,可面对赵月婉的时候,眉眼间自有一缕清傲。

这缕清傲却让赵月婉倍感刺眼。

她嘴角高翘:“倒也简单,只要你肯给我磕个头,这药草便送你了。”

苏锦苍白的脸上浮上一抹愠怒,她没说话,只冷眼看着赵月婉。

“不愿意就罢了。”赵月婉用言语刺激苏锦:“只可惜了将军夫人,年纪轻轻的就去了。”

苏锦一双桃花眼中怒火丛生,她恨不得立刻就把赵月婉撕成碎片!

赵月婉逗弄似的点燃了一只香烛,把药草渐渐接近烛火,眼看着就要烧着了。

“别烧!我跪!”苏锦失声喊出。

双腿一曲,苏锦的眼泪和膝盖同时落地,眼睛却还一直紧盯着赵月婉手中的药草。

只要能救母亲,让她做什么都行。

左右都跪过穆君离了,还差她赵月婉一个吗?

赵月婉看着跪在地上的苏锦,嘴角得意的高高翘起,眼中的怨毒之色越来越深。

她就是要折辱苏锦!

她不是出身高贵吗?她不是容貌倾城吗?她不是一句话就能抢走自己的一切吗?

苏锦僵着脸从地上爬起,对赵月婉伸手:“给我。”

“什么?”赵月婉一副没听懂的样子,拿过烛火直接烧了手中的药草,对苏锦挑衅的笑。

苏锦脑子里嗡的一声,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似的,近乎疯狂的向赵月婉扑去。

她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母亲没救了,她要杀了这个恶毒的女人!

耳边是嘈杂的叫喊声,苏锦浑然不顾,直到一只大手把她从赵月婉身上拉起狠狠的扔了出去,落地的疼痛苏锦才清醒过来。

“表哥……救救我们的孩子……表哥……”

赵月婉拉着穆君离的衣襟,哭得梨花带雨,而她身下一滩血迹红的刺眼。

“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的,可没想到会这样……表哥,是我不好,是我没保护好咱们的孩子……”

赵月婉哭的哽咽,穆君离脸色铁青,转过头怒视着苏锦,眼眸中的怒火似要把她吞噬掉似的。

苏锦呆呆的看着赵月婉,她什么时候有了身孕的?

还没等苏锦反应过来,穆君离就已经冲过来狠狠的扼住了苏锦的脖子,力气逐渐收紧:“你怎么这么歹毒!我真后悔娶你进了门!”

穆君离手上的力气越来越大,苏锦渐渐喘不过气来,一张脸涨得通红,双手徒劳的掰着他禁锢自己的手。

苏锦脸上的泪一串串的往下滚落,他还是这样不听她解释就轻易的给她定了罪!

她想告诉他事实不是他看见的这样,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殿下!侧妃晕倒了!”

穆君离冷笑一声,突然松开了苏锦的脖子,破布似的把她扔在一旁,焦急的过去看赵月婉的情况。

苏锦分明看见了赵月婉正在对自己得意地笑,却在穆君离转身的一刹那痛苦的满脸泪痕。

赵月婉是故意的,她什么都明白了。

苏锦捂着喉咙大口呼吸,看着他那么紧张赵月婉的模样,心冷的如坠冰窟。

原来,他也是会关心人的。

原来,他只是对她一个人残忍。

苏锦现在才知道,人的心疼起来真的会想被刀子割了似的,那么尖锐的痛让她避无可避。

直到心脏被割掉了一角,彻底空了一块儿。

“来人!把那个毒妇关进柴房!”

苏锦刚意识到穆君离的毒妇两个字是在说自己,就被一旁的婆子堵了嘴死死按在地上。

不知道是谁趁乱在她手上踩了一脚,疼得钻心。

第三章:

苏锦被关在柴房整整两天,没吃没喝。

苏锦什么都想明白了,赵月婉是故意激怒她来陷害她的,偏偏她还傻子似的上了当。

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穆君离已经给她定了罪,她再怎么说,他也不会相信自己了。

可苏锦更惦记母亲,她害怕……

第二天下午,才有人打开了房门。

苏锦抬头,看见她的丫鬟绿竹一脸悲戚的跪在地上。

心里有了预感,苏锦嘴唇颤抖:“可是我母亲她……”

“娘娘节哀。”绿竹上前扶起了苏锦:“您收拾收拾再回去吧,夫人看见您这样会伤心的。”

苏锦鼻尖一酸,嗓子涩涩的疼,她连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见着……她不配为人女!她不配!

苏锦疯了似的,不顾绿竹的劝告疯子似的一路跑回了苏府。

前来吊唁的人不少,在看见了苏锦之后都是一阵唏嘘。

苏毅站在大堂内一脸悲痛,在看见苏锦后眸光更暗了几分。

穆君墨跪在苏母灵前,见苏锦回来,想去迎她,却被苏锦躲了过去。

“母亲!”苏锦扑到了棺木之上,撕心裂肺的哭喊:“母亲!是女儿没用!是女儿不孝!”

“您怎么能这么就走了?您再睁眼看看锦儿!您怎么忍心抛下我和爹爹弟弟就这么走了?”

苏锦狠狠的扇了自己几个耳光,都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

“您再睁开眼睛看看我啊!看看锦儿!娘!你起来!你别吓我!我不能没有娘啊!”

“我听话!娘!我求您了!您别再吓我了!”

苏锦的嗓子苦涩的痛,好一会儿都说不出话,只哭的肩膀颤抖,一双手紧紧抓着棺木。

她恨啊!她好恨!

她恨自己不听母亲的话一意孤行,如果她听母亲的话嫁给表哥,那一切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她恨赵月婉欺骗戏弄自己,如果她能拿到药草,母亲就不会死了!

她恨穆君离害得自己连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母亲临死的时候一定是遗憾的,她一定遗憾自己没陪在她的身边。

“母亲……你最疼我了……您再睁眼看看我……”

苏毅不忍看苏锦这样,闭上了眼睛背过身去,七尺男儿也落了泪。

穆君墨眸中满是心疼,走过来轻声安抚苏锦:“表妹,你别哭了,舅母在天有灵,一定不会想看着你哭成这样的,多难看。”

只看着苏锦额上的伤口和苍白瘦弱的脸色,他就知道苏锦这些日子过的不会好。

穆君墨轻声说着,递给苏锦一条汗巾:“那天我不该贪杯的,不该再去纠缠你的。”

苏锦哭的声音更大了,她不想接受穆君墨对她的好。

穆君墨对她越是好,穆君离对她的残酷就越是清晰!

她就连骗骗自己都做不到!

一阵哭喊声中,苏家的大门却突然被人踢开。

苏锦泪眼朦胧的循声望去,却见穆君离一身铠甲,手呈圣旨,一脸肃穆的走了进来。

第一眼,穆君离就看见了穆君墨站在她的身边

穆君离心里很不爽,就算他不喜欢她,可她是他明媒正娶回来的妻子,她怎么敢大庭广众之下丢他的颜面?

穆君离面上却丝毫未显,只高举圣旨,口中高喝:“兵马大将军苏毅接旨!”

苏锦和穆君墨拉开了距离,随着苏毅跪在地上接旨。

她原以为这道圣旨是皇上告慰她母亲亡灵的,可穆君离的话却让苏锦真正的坠入了深渊。

“兵马大将军苏毅,勾结敌国,通敌叛国证据确凿!朕念及旧情,故不株连九族……”

苏锦听着他念的一字一句,绝望的瘫坐在地。

宏德二十八年,皇四子告发兵马大将军苏毅勾结敌国、卖官受贿,皇贵妃苏氏谋害后妃、谋害皇子。

皇帝彻查后大怒,褫夺苏氏皇贵妃封号,打入冷宫,苏氏一族,十二岁以上男子发配幽州,十二岁以下为奴,女子充为官妓。

第四章:

苏家上下四百二十七口,一夕之间,沦为阶下囚。

苏锦因为已经嫁作人妇,算是逃过一劫,却被穆君离强行扛上了马。

“放开我!”苏锦捶打着穆君离。

穆君离松开了手,任苏锦从马上跌落,摔得七荤八素。

苏锦缓了好一阵才从地上爬起,衣摆上沾染了地上的尘土,狼狈不堪。

再抬头,穆君离正在马上阴冷的看着她。

苏锦状若疯癫向他吼道:“你还带我回来干什么?让我随我父亲一起去了岂不是更好?”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要伤害她的父母亲人?

难道只因为她抢了赵月婉的正室之位?

只因为所谓的她害了赵月婉的孩子?

穆君离下马,眸若寒潭:“你忘了?你害我子嗣这笔账,还没算呢!”

“我没有!我是被赵月婉诬陷的!你为什么不信我?”

苏锦双手捂面,悲伤不已,眼泪从指缝流出。

可这一切被他当作笑料嘲讽:“你以为全天下的女人都和苏家的女人一样恶毒无耻?”

苏锦眼睛哭得红肿,扑上去拉住了他的衣襟:“穆君离!我们苏家到底欠了你什么?你要这么对待我的父母族人?你凭什么这么说 我?”

穆君离伸手推了苏锦一下,苏锦单薄的身体立刻倒在地上。

他目露讽刺,苏锦这个女人真会装。

缓缓蹲下,穆君离在苏锦耳边冷声问:“为什么?你可知道当年害我母妃死于非命的人是谁?你可知害得我几次差点殒命的人是 谁?”

苏锦不解的看向穆君离,不知道两件事情有什么联系。

当年穆君离出生之前,母妃赵氏曾荣宠一时,却在临产之前被揭发与人有染,难产生下穆君离后撒手人寰。

因为赵氏的缘故,皇帝不喜穆君离,从小就把他送出宫外养着,直到三年前才接回皇宫。

穆君离突然扼住了苏锦的脖子,逐渐收紧:“好一个皇贵妃啊,身份显赫,位同副后,却心如蛇蝎手段阴毒。”

苏锦瞪大了眼睛,她听懂了穆君离话中的意思,反驳道:“你胡说!”

穆君离根本没把她的反驳看在眼里,不屑的扫了一眼苏锦。

她跪坐在地上形态卑微,和他印象中那个飞扬跋扈的苏家二姑娘天壤之别。

苏锦这才明白,为什么他对自己从始至终都如此残忍。

恍惚间,她似乎看见穆君离的嘴动了:“我看你们苏家今后还如何为虎作伥!”

苏锦的心揪着痛,这就是她心心念念想嫁的良人?这就是她喜欢了四年的男人?

他怎么可以亲手把自己的一切全都推入地狱!

眼前一阵眩晕,苏锦在饥饿和悲痛中轰然倒地。

苏锦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梦见了她和穆君离初遇那时。

那时,他还只是个不得宠的皇子,而她则是名冠京城的千金贵女。

她那时候还不懂事,对他有些好感却不知道怎么表达,整日里找他的麻烦,只为了赢得他的一点注意。

等她长大了,才懂那种感觉叫做喜欢。

后来她忽然听闻他要迎娶舅家表妹为妃,她急的不行,不顾一切地在琼瑶宴上当众请皇帝为她赐婚。

可她现在后悔了,她不该嫁他的,不该!

“我不嫁了……我后悔了……母亲,您接我回家吧,母亲……”

穆君离站在床边听着苏锦梦中呓语,面色阴沉。

苏锦悠悠醒来,已是翌日。

双重打击之下,苏锦一下子就病倒了,可她还是强撑着起了床,换上了一身素净的衣裳。

“醒了?”

熟悉的声音让苏锦心头一颤。

丫鬟在苏锦耳边解释:“姑娘,殿下一直在外间守着。”

苏锦沉寂的心突然又跳动了一下。

穆君离看着苏锦,耳畔全是昨夜苏锦的呓语,又被她一双含着泪意的桃花眼吸引了全部目光。

她额头还未退红肿,配着一双水漉漉的眸子显得楚楚可怜。

苏锦咬唇低眉,绕过穆君离往外走。

打帘的时候,悬在半空的手腕上挂着一个碧色手镯,落在穆君离眼中,刺的他双眼一痛。

这镯子他记得,是那年苏锦生辰,穆君墨当众送给她的。

她还敢大言不惭的说她和他是清白的?

她是他的妻子,她这样做置他于何地?

穆君离攥住苏锦的手腕,粗鲁的把镯子从她手上摘下,撸的苏锦白皙的手上一道道红痕。

第五章:

“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穆君离眸中丛丛怒火。

苏锦现在没心情和他争论,苏家遭此大难,她必须想办法挽回这件事情。

苏锦低头,提起裙摆往外走,却听穆君离话中带着奚落:“穆君墨触怒龙颜,被罚禁闭,苏锦,你还能去找谁?”

苏锦脚步一顿,心里突然生出了一个荒诞的想法。

穆君离是不是有意那个位置,才借故打压苏家,害她姑母表哥失宠。

是不是其实一切都是穆君离伪造出来的!她姑母根本没害过他母妃!

他就是故意害她一家的是不是?

想到了这个可能,苏锦的心冷的似被浸入冰水。

“怎么不走了?”穆君离嘲讽,眼中是压制不住的怒火。

到了这个时候,她竟然还想去找他?

穆君离拽过苏锦,强行拉着她进了内室。

“记住了,谁才是你的夫君!”

他要让她知道,他是她的天,就算他厌弃她,她也只能是他的!

至于穆君墨……

穆君离将她压在榻上,嘴角带着残酷的笑。

“穆君离!你放开我!”

苏锦挣扎着推他,却丝毫阻止不了他的动作。

丝质的大袖纱罗衫自苏锦肩头滑落,露出了圆润的香肩和白皙的大片肌肤,大红的抹胸下酥胸半露,勾起他眼中淡薄欲色,身体也开始蠢蠢欲动。

穆君离特意去寻,苏锦手臂上一点鲜红的守宫砂落入他的眼中。

苏锦分明从他眼中看见了意外。

难不成在他心里,她就那般不知廉耻?

毫无怜惜的将苏锦扔在了床上,穆君离大手扯下她轻薄罗裙,也褪去了自己的衣裳。

苏锦怕了,她闭眼不敢看他赤裸的身子,一阵悲哀。

他凭什么这么欺负她?他已经害的她苏家落到这步田地还不够吗?

他凭什么把她的尊严当作麻布一样随意践踏!

她母亲尸骨未寒,她怎能与他苟合!

“你放开我!我求你了!你别这么对我!”

可再怎么挣扎推拒甚至是哀求,她的那点力量落在他的眼中不值一提。

他粗暴的分开了她的双腿,毫不怜惜的沉下身体贯穿了她。

撕裂的疼痛让她向忍不住喊出了声,扭动着身体想把他从自己身体中赶走。

穆君离伸手禁锢住了她的柳腰,用力的在她身上征伐,宣誓着自己的主权。

苏锦彻底放弃挣扎,她第一次知道屈辱是什么感觉。

咬紧了嘴唇,眼泪顺着脸庞落下,双手无助的攥紧了床单。

指甲断了一只,鲜红的血染红了床单,一阵钻心的疼痛。

她的心也在颤抖,从前那些对所谓爱情的坚守有了一丝动摇。

苏锦流着泪,却突然笑了。

就当她一片痴心喂了狗吧。

苏锦甚至已经分不清自己身体和心哪个更痛。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放开了禁锢她的手,留下一床狼藉。

床上的女人似一朵被摧残过的花儿,紧闭着眼,满脸的泪痕,没有一丝生气。

穆君离畅快的心里突然又堵了一块儿。

苏锦听着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睁开的双眸逐渐空洞。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