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洛初颜君御_重生暖婚君少的心尖宠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0 20:31

洛初颜没想到自己竟然还能重生一世,带着前世的记忆,她决定睁开眼睛远离渣男,把那些伤害自己的人统统虐死...《重生暖婚君少的心尖宠》精彩阅读

重生暖婚君少的心尖宠by兜里小糖最新章节阅读

第一章  菊花

十平米的狭小房子里。

初颜被绑在一张大床上,神情木然地望着窗户外的夜空,直到一束强光打在她尖瘦的脸上。

“洛初颜,瞧瞧你这要死不活的样子,哪还有半点第一名媛的气质?”

洛莹欢打着手电走近,眼中带着刺骨的憎恨,对着她的脸狠狠甩了两巴掌:“你到底有哪点比我好,让我老公对你的身体着迷,居然一年都不碰我?”

洛初颜嘴角被打出了血。

只有你才会稀罕那个垃圾。她想如是说,却说不了。

“哦,我忘了,我老公把你毒哑了呢!”

洛莹欢故作恍然状,拿出一个琥珀色玻璃瓶,道:“洛初颜,你妈死了,你外公一家也全都死光了,这世上已经没有一个在乎你的人,你活着也没意思,不如喝了它,早点跟他们团聚啊!”

不!

她不能死!

她都还没有报仇,没有杀了这对渣男贱女,她不甘心!

初颜眸子里迸射出强烈的抗拒与恨意。

然而,被束缚住双手双脚的她,根本不是洛莹欢的对手。

洛莹欢笑得癫狂,一手掐住洛初颜的嘴,强行打开,将秘制的药灌了进去。

“哈哈哈,洛初颜,你知道吗?二叔之所以厌弃你和你妈,是因为他中了催眠术,他是被奶奶控制了,要不然你妈不会死,你外公一家也不会葬身火海,还有你,更不会被昊天关在这里,不见天日……”

初颜霍的死死瞪向她,双目赤红,但突然呼吸上不来一样,下一秒,鲜血喷涌而出……

洛初颜死了,死前一双杏眸睁得又大又圆,透着浓浓的不甘。

……

深夜惊醒过来,初颜霍的从床上坐起,头疼得快要炸裂开似的。

当她看清房间的装饰,大脑有一瞬间是懵的。

衣架上的白色婚纱,书桌上的玫瑰花,梳妆台贴着的双喜字,窗户边缘挂着的一圈儿彩色气球……这分明和她出嫁时的酒店套房一模一样!

出嫁……

那是七年前的事了。

她怎么会……

忽的,初颜想到某个可能,心跳越来越快。

她掀开被子下床,赤脚走至梳妆镜前。

镜子里的她,眉目如画,肌肤白皙如雪,有点婴儿肥的娃娃脸上嫩得能掐出水来,只是额头左侧起了个大包,透着血印子,明显是被什么东西砸的。

初颜抬手抚摸大包,这是真的,她回到了20岁出嫁前的晚上!

这一年,她的妈妈还在治疗。

这一年,她外公一家都好好的活着。

“小祁总,我办事您放心,就是被泼了一身油在洗澡呢,洗完我马上走……嘿嘿嘿,那小娘们被我喂了药,绝对跑不了。”

声音是从浴室里传出的。

初颜呼吸陡然一轻,有关今晚的记忆,她想起来了!

前世的今晚,她没这么早醒过来,被祁昊天强后,第二天虽照常嫁人,但祁昊天是她小叔子,住在一个屋檐下,她经常被祁昊天威胁,忍受精神和身体上的摧残,直到她杀害自己的丈夫未遂,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才结束这场噩梦。

她出狱后,祁昊天已经是祁氏集团的总裁,权势在握,他肆无忌惮的抓了她,秘密囚禁在别墅,长达一年,最后,她被洛莹欢毒死时,也不过才27岁。

她短暂而悲剧的一生,就是从今晚开始。

“你他娘的什么时候醒的?”

曹大贵从浴室出来,与她四目相视,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一样。

初颜看着人高马大的曹大贵,镇定自若的开口:“我报警了,你不想我在警察面前告你的话,就坐到沙发上去。”

曹大贵一脸懵逼:“你活腻……”

“闭嘴!”初颜凶狠的瞪视他,杀机一闪而过。

曹大贵愣愣的看着她,明明是一只温顺小白兔,却突然变异成为凶悍的母老虎,半晌都没有反应。

初颜径直从手提包里拿出布鲁斯口琴,缓缓吹起来。

这是一首催眠曲。

前世祁昊天很忌惮她的催眠术,又不想放了她,就把她弄成一个哑巴,每次见她,也都会先蒙住她的眼睛,束缚她的手脚。若非如此,她早弄死祁昊天和洛莹欢了。

但现在也不晚,一切都还来得及。

洛初颜勾唇,在脑海里构造出一幅祁昊天赤身果体的躺在床上的妖娆画面。

五分钟后。

曹大贵嘿嘿的淫笑起来,口水直流。

洛初颜盯着他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他叫祁昊天,是你的小宝贝,你最喜欢的事就是,菊花!”

下完指令,她抽出房卡,房间陷入黑暗。

第二章  就这么喜欢我

差不多等了十分钟。

房门被人打开。

不一会儿,洛初颜就听到祁昊天暴吼的声音:“艹!你他妈是谁?”

“嘿嘿嘿,小宝贝,爆菊花……”

“爆你妹啊——”

可惜了,祁昊天打不过。

只能被压着干。

“曹大贵!你敢碰本少一下,我废了你啊啊啊——”

洛初颜听完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从浴室走出来,插上房卡。

房间瞬间亮如白昼。

“洛初颜?!”

祁昊天看见她,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犹如见鬼一样,额头上青筋炸裂:“是你在搞鬼对不对?你想做什么?”

“呵呵,当然是给你拍照留念。”

洛初颜笑得人畜无害,随即拿出手机,多角度帮他们拍照,两具白花花的身体交缠,虽然看着很恶心,但为了筹码,她也只能忍了。

最后,她还录了一小段视频,高、清、无、码。

“不许拍!不许拍!你他妈听到没有,全都给我删了,否则我弄死你!”

洛初颜轻轻地挑了下眉,浅笑嫣然:“是吗?你要想明天的头条上出现小祁总被男人爆菊的新闻,就尽管来找我麻烦好了。”

“洛初颜,我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我等着!”看到底是谁先死。

但眼下,为了避免呕吐,洛初颜收拾东西离开,临走时,回头冷冷看了眼祁昊天,很痛苦么,这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只是万万没想到,她刚进电梯,便有一股燥热席卷全身,犹如火焚。

她被下的不是迷药!

“该死!”

洛初颜狠狠锤了下电梯壁,必须马上开一个房,不能被人看见,否则她的名声全完了。

很快地,一楼到了。

电梯门打开,迎面走来一个身姿颀长挺拔的男人。

在他的身后两侧,跟着四个黑西装硬汉。

洛初颜倚靠电梯壁站立,一双水漾的杏眸渐渐眯成一条细缝,内心蠢蠢欲动一个邪恶的念头——

既然必须嫁人,那么她为什么不嫁给一个,洛家和祁家都要俯首称臣的男人?

这念头一起,就跟野草一样疯长!

再看那步步走来浑身散发荷尔蒙气息的君御,五官俊美,气质卓然。

他在哪儿,光就在哪儿。

据说想睡他的女人遍布世界,但他超级难搞。

真是祸国殃民的妖孽。

君御走进电梯,抬手示意了下,四个硬汉顿时停下,恭敬的站在电梯外。

他淡漠地瞥她一眼,碰触到她微动的眼神,讥嘲:“你这个眼神,是想吃了我?”

“哦,那君少给吃吗?”洛初颜故意歪着头,眉眼弯弯的询问。

君御不语,目光在她脸上划过,只见她面色红润得过分,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或许只是紧张,但打颤的手脚,明显有问题。

渐渐地,洛初颜的呼吸变得急促,身子也燥的慌,哪怕她整个后背都贴在了冰冷的电梯壁上。

但她必须忍!

呵,谁又能想到,帝都第一财神爷君御,竟然曾是她的病人。

而她的狼狈似乎总是被他看在眼中。

前世他们银货两讫后,再也没有瓜葛,今天在这里碰到她,算他倒霉好了。

“君少……我快饿晕了,看在以前的情分上,请我吃顿饭好不好?”洛初颜含羞带怯的凝视他,杏眸里隐隐泛起了水光。

君御迈了一步站在她的面前,俯首,抬手勾起她的下巴,薄唇轻启:“就这么喜欢我?”

第三章  只想做君太太

初颜巧笑嫣然,娇滴滴的说:“是呀,喜欢得不要不要的。”

下一秒,她踮起脚尖挂在他的脖子上,身子紧紧贴着,又磨又蹭。

君御锐利的剑眉挑起,身形如同雕塑,不动如山,黑眸一瞬不瞬的盯视她:“说实话。”

初颜嘴角微抽,心里有一万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君少的腰不好吗?”

她问得无辜。

娇软的身躯也有退离的趋势。

君御的眸眯起,折射出一抹危险的冷光,大手箍住她的细腰,力道大得惊人。

“我的脾气不好。”

轻描淡写的六个字,偏偏有一种猎豹对小白兔说‘我饿了’的既视感!

“你……”

初颜猛地睁大眼睛,却一下撞入君御漆黑的眸子里,如一汪黑潭,深不可测,又如同旋涡,引人沉沦。

她只觉得浑身更热了。

像是有一把熊熊烈火在燃烧一样。

初颜凝神望着君御的禁欲脸,要不直接霸王硬上弓?

叮——!

电梯门到了顶层。

君御神情漠然的松开手。

初颜这下子是真急得快要哭了,生怕他一走了之,她把脸埋在他的脖项间,可怜而委屈的说:“我被人下了烈性药。”

君御不语,神色一副了然。

“但我是真心喜欢你,比珍珠还真,如果只是要解药,我在一楼就会绕过你出酒店了。”洛初颜眨着无比真诚的眸,说得连她自己都信了。

撩了他还想找别的男人?

“哦?明天嫁人的不是你?”君御沉着脸,一把将她打横抱起,大长腿迈出电梯。

洛初颜刚松口气,心又嗖的一下,悬在半空中。

不带这么刺激人的!

“咳咳,明天谁爱嫁谁去嫁呗,反正我只想做君太太。”她是脑子进水,才会想再次跳进祁家火坑。

‘君太太’三个字一出,直接让守在门前的四个硬汉懵逼,而君御脚下不停,大步走进总统套房,径直朝着卧室走去。

“电梯里发生了什么?”

“一个小女孩扬言要做君太太,君少没把人丢出去,还对她公主抱?”

“我可能看到了一个假的君少!”

……

总统套房。

主卧室,灯光璀璨。

君御双臂轻轻一抛,就把洛初颜扔到了大床之上。

他眸色深深地看着她,唇角勾勒出一抹邪肆的弧度:“你要做君太太?野心不小。”

洛初颜眸中的惊讶一闪而过,却没有质问,反而善解人意的说道:“如果很为难你的话,我就不当了吧。”

只靠自己,她也不会重复前世的悲剧。

单凭娴熟的催眠术,就足够让她创造想要的一切。

“没什么能让我为难的,倒是你……”君御眉梢往上一挑,开始慢条斯理的脱衣服,“不做君太太,难不成想玩偷情游戏?”

洛初颜立刻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很快,她的视线不受控制般黏在他的身体上,宽肩细腰长腿,肌理分明,尤其八块腹肌像是bulingbuling闪着光……

好想扑上去咬一口。

身随心动,她双手抓着他的手臂一拽。

君御顺势轻轻抚摸她的脸,邪魅一笑:“还满意吗?”

“岂止满意,实在太惊艳了!”

洛初颜说完咽了咽口水。

君御低笑出声,倏地俯首,吻上她的唇……

第四章  你第一个男人

直到天方泛白时,才结束这一场漫长的情事。

洛初颜面无表情的瘫软在床上,浑身上下像是被重型车碾过一样。

她的药效早就过去了。

可是身上的男人好像不知道‘节制’两个字怎么写!

她差点怀疑自己要死在这张床上。

mmp啊,问题是这是她自己先招惹的。

典型的自作孽不可活。

洛初颜累得精疲力竭,很想一觉睡死过去,但今天毕竟是她结婚的日子,好歹先处理一下,她暂时不想把祁家得罪的太惨。

就在她起身时,忽然一只手臂横过来,压在她的胸口,语气不虞:“去哪?”

“我打个电话。”

洛初颜的头跌回枕头上,嗓音嘶哑得像换了个人。

顷刻,君御翻身而起,如同一只盯着猎物的大狮子,清冷吐字:“洛初颜,你好好记住,我是你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一个!”

胆敢背叛,必定生不如死嘛。

她懂。

眨眼间,初颜眉眼弯弯,嘴角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君少俊美无俦,我紧紧巴着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做那种朝三暮四的事呢。”

君御低头在她唇上一吻:“小滑头,打吧。”

初颜内心一个大写的卧槽!

电话拨出去。

响了三遍才接通。

“喂,哪位?”

听着手机那端传来的声音,初颜颇为头疼的说:“我是洛初颜。”

令她头疼的是身边赤果果的男人。

他故意捣乱,分散她的注意力,实在恶劣得很。

初颜给自己下了暗示,不受他影响。

不然这次通话继续不下去。

“是初颜啊,你很紧张吗?我听你的嗓音,似乎昨晚没有睡好?”

“祁总,我想跟你……”

她话未说完,就被祁卓昀打断:“初颜,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夫妻,我希望你叫我的名字,或者老公,这样才不生疏。至于你想说什么,等婚礼结束后,我们再谈好吗?”

声音温柔得不像话。

初颜有一瞬间的恍惚,若非清楚他的底细,或许她会相信他的温柔。

“啊——”初颜惊呼一声。

“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初颜声调拔高,紧紧按住君御作怪的手,一双美眸瞪着他,但是他一点觉悟都没有!

她只能速战速决。

“祁总,我今天不能跟你结婚了,不过,我打算跟你谈一笔交易,当作补偿。”祁昊天对祁氏总裁的位子虎视眈眈,她将把柄交给他,算是两不相欠。

“初颜,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如果你是需要帮忙,尽管说,我们是夫妻……”

“不是夫妻!我们没有领证。”

初颜果断大声道,在魔爪下逃过一劫,她又语速极快的说:“就这样说定了,我等下就把照片发给你,再见。”

通话结束。

她一脑门的细汗。

初颜小心的觑了君御一眼,却被他逮个正着。

君御好整以暇的睨着她,薄唇勾起一抹嘲弄的弧度:“说说,你的老公是谁?”

“我没老公。”

初颜认真的直视他的黑眸,蓦地,乖顺的嫣然浅笑:“但我有一个男人。”

领了结婚证的才叫老公。

只是睡了一觉的叫野男人。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睡觉则是叫炮友。

第五章   被君御秒成渣

君御剑眉一敛,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拨了个号码,下床时,星目瞥了她一眼:“起床。”

“……我困。”她现在只想睡觉。

“你不是想做君太太?”君御的声音云淡风轻,就好像在问‘今天你吃了没’一样。

这话……

难道他真的要娶她?

会不会太好说话了呀,要什么就给什么。

初颜愣怔过后,垂下眼帘,对着他的背张了张小嘴:“我还没到法定年龄,领不了结婚证的。”

这也是她为什么悔婚悔得毫无愧疚的原因。

前世她和祁卓昀结婚,根本没有结婚证,她的22岁是在狱中度过,等她出狱后,祁卓昀早已偷偷跟初恋领了结婚证不说,还口口声声说她是小三,在她身败名裂中又添一把火。

初颜的眼神闪了闪,五张‘男男打架’的照片打包发给祁卓昀,并配文字:好好把握,不谢。

发送后不到一分钟,她的手机响了。

她没接。

一来没有必要,二也是怕了正在打电话的‘凶猛’男人。

初颜缩在被子里,闭眼睡觉。

君御讲完电话转身,见她还睡着呢,凉凉吐字:“你继续躺着,我不介意再来一次。”

什么!

洛初颜霍的露出脑袋,睁大眼睛望着他。

“起来。”君御掀了她的被子,霎时春光无限好,洛初颜宛若被剥了壳的鸡蛋,浑身密密麻麻的吻痕,更添一抹风情。

君御的眸加深了一些,在兄弟抬头之前,大步迈向了洗浴间。

你大爷的!

初颜冲着他的背影磨了磨牙。

但到底没有睡意了。

她一个人独木难支,即使发展势力,也需要时间,可她今天缺席婚礼,把洛家和祁家双双得罪了,等待她的不定是什么阴谋诡计呢。

但是现在,一个颜值爆表,权势遮天,智商在线的高岭男神要跟她领证结婚啊!

她是傻了才会把他推开!

初颜裹着被子下了床,捡起地毯上的衣服,迅速出门去次卧的洗浴间。

二十分钟以后。

吃完早餐,她换了一套新装。

从里到外,全是名牌,君御准备的。

随后两人一起出门。

走进电梯,她莫名有些怂了,问道:“真要去领证吗?我户口本在湘宁市,而且我只有20岁。”

君御淡淡的‘嗯’了一声,嗓音低沉且富有磁性:“跟我走就行。”

初颜:“……”

20岁也能领到结婚证?

他大爷的居然还有这种特权?

按理说身为四大豪门世家之一的祁家继承人,祁卓昀的身份也不低……果然这种事,是看有没有心的吧。

祁卓昀瞬间被君御秒成渣!

前世,从她答应嫁人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是一个悲剧。

可是这一世却不会了。

“洛初颜!”

初颜刚走出电梯,就被从隔壁电梯出来的祁昊天发现,也是巧了。

若是眼神能杀死人,她怕是又得轮回。

祁昊天像是抓到了把柄似的,咬牙切齿的骂道:“你个不守妇道的小贱人,竟敢背着我大哥偷人?”

初颜冷笑:“男未婚女未嫁,在一起也算偷人吗?拜托你别出来丢人。”

她这么说是承认了!

祁昊天莫名有种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占了的感觉!

眼看着有人过来,他顿时义正辞严的开口:“洛初颜,今天是你和我大哥结婚的日子,你却跟别的男人在酒店开房,还要不要脸了?你把我祁家、我大哥的脸面往地上踩,今天要不给一个交代,休想踏出帝都一步!”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