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男主陆彦骁女主许沫沫小说_<阳光下的泡沫>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05:01

在作者双珈的文笔下,《阳光下的泡沫》的内容非常的充实。小说主人公陆彦骁许沫沫的个性也得到了体现,小说目前连载中。在这个清爽的秋季看上几本好看的小说,可是一个让人很有惬意的事情。本小说肯定不会让读者们失望,喜欢这种类型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

阳光下的泡沫

推荐指数:8分

《阳光下的泡沫》在线阅读全文

阳光下的泡沫第32章 他们居然是亲兄弟

许沫沫惊呆了。

“……你、你说你叫什么名字?”她难以置信地确认道。

“陆彦宸。”陆彦宸一个字一个字地把自己的名字又说了一遍。

陆彦宸?

陆彦骁!

只相差一个字!

许沫沫的心脏猛烈地拍打着她的胸腔,砰咚砰咚地让她担心心脏是不是想从胸腔里跳出来。

“你……是他们说的那个陆家的人?”她又问道。

她呆滞的表情在陆彦宸的意料之中。

“他们……是哪个他们?”他问道。

许沫沫深吸了一口气,直接问道:“劲华集团那个陆家?”

“没错。”

陆彦宸的表情看上去一点儿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

许沫沫的视线从他的头顶扫到脚下。

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知道陆彦宸不是普通人家的子弟,开名车不说,全身上下都是她数不出来品牌的质地和做工极好的衣服,还有他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质——这气质,虽然和陆彦宸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大不相同,但有一点是相同的,他们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由内而外的自信和贵气——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仔细瞧瞧,面前这个自称陆彦宸的男人和陆彦骁的鼻子似乎是有一点点像,但多看一会儿,许沫沫又不确定了,似乎,又不那么像。

她觉得很不可思议,那个陆彦骁和这个男人,他们居然会是兄弟!

许沫沫抿了抿嘴,有一个问题在她嘴边徘徊了好一会儿,很想问、很想问,但最后,她还是把这个问题给咽了下去。

这个叫陆彦宸的男人,是陆家的人。

陆家不是一般人招惹得起的,即便是苏珂的苏家,也不能和陆家相提并论。

如果陆彦宸要求苏珂帮他隐瞒,苏珂是会站在他那边、还是站在她这边?

这个问题,放在任何一个人面前,恐怕答案都只有一个。

许沫沫不想往其他方向想,她宁愿相信,苏珂其实也很为难。

她忍了又忍,说道:“原来你是那个陆家的少爷,难怪你刚才会那样说。”

“你答应了?”

陆彦宸不知道许沫沫去骁宇是做什么工作,不过,他一点儿也不在意。许沫沫的父母都是普通人,他们能为她争取到多好的实习位置?那个位置怎么能和他提供的相提并论?

出乎他意料的事,许沫沫再次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

这件事根本不用考虑,她也不需要做选择——她欠陆彦骁的,又先答应了陆彦骁去骁宇实习,当然不能反悔。

再说了,她和这个陆彦宸什么关系都没有,她已经招惹到一个陆家的人了,不想再招惹到另外一个。

“你摇头是什么意思?”陆彦宸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许沫沫不慌不忙地说道:“我暑假已经有安排了。”

“什么安排?”陆彦宸果然像他跟苏珂说好的那般,没有提到骁宇两个字,他不容人拒绝地说道:“不管什么安排都给我推了。”

许沫沫微微抬着头,平静地看着陆彦宸,带着一些嘲讽又带着一些愤怒地问道:“你有什么权力要求我这么做?”

她和陆彦宸的交集,只是起源于陆彦宸想要做一款香水而已,经过数次沟通之后,她十分肯定地说自己做不出来,然后,他就莫名其妙地发疯了,还差点儿把她给掐死。

她没有报警,仅仅是看在另外一个陆彦宸的份儿上,而已。

只不过,另外一个陆彦宸,也没有告诉她他其实不姓倪、而是姓陆。

许沫沫的心蓦地一沉,说话也更加的狠绝,“你如果要以陆家人的身份来要求我的话,那我劝你还是别这么做。”

“为什么?”陆彦宸虽然对许沫沫拒绝他一事很不快,但依然很好奇她为什么会这么说。

许沫沫毫不客气地说道:“只有无能的男人,才会以自己的家世来压人。”

“你……”陆彦宸瞪着许沫沫,气得咬紧了后牙槽。

许沫沫因为震惊而消失的警惕再次苏醒,上次,陆彦宸就是这种表情,紧接着,突然就开始发疯了。

不过,这次的陆彦宸似乎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他咬牙切齿地问道:“许沫沫,你是不是想听我说实话?”

“……什么实话?”许沫沫依然保持着警惕,却又因为陆彦宸的话而狐疑。

“你之前说,另外一个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陆彦宸却没有直接回答许沫沫的问题,而是问出了他心里的疑问。

许沫沫眯了下眼睛,她之前想也不想地就说出了那样一句话,现在仔细想想,那句话说得太突兀了,据说有双重人格或者多重人格的人,一个人格不一定记得另外一个人格做的事,甚至或许意识不到另外一个人格的存在。

“什么另外一个你,我没这么说。”她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陆彦宸的事跟她没关系,他连做香水这种事都要隐匿姓名,想必身体的隐疾这种事更不想让别人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是不知道现在补救还有没有用。

补救显然是徒劳的。

陆彦宸眯着眼睛盯着明显在撒谎的许沫沫,“原来你连这件事都知道了,那我更不能放任你去别的地方了。”

许沫沫的心里一突,她大声说道:“陆彦宸,你刚才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许沫沫,你必须待在我的身边,我不许你拒绝,你也不要逼我使用手段。”陆彦宸一字一句地说道。

许沫沫抓着椅背的手的手背上青筋都开始冒起来了,她这次没有再犹豫,也没有出声提醒,把手机解锁便要开始报警。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她要拨号出去的时候,手机就被突然冲过来的陆彦宸给拍飞了。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许沫沫双手抓着椅背就要把椅子搬起来作为武器攻击陆彦宸。

陆彦宸反应也快,加上椅子又很重,许沫沫没有来得及把椅子扔到他身上。

陆彦宸把椅子从许沫沫手中夺过来,扔到一边,又抱着她一个转身,把她禁锢在地板上。

“我说了,你没有选择。”他一字一句地说道:“因为,你是所有一切的罪魁祸首,这是你欠我的。”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