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主角叫霍震霆杜安安的小说_我爱那么深你从未当真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06:32

主角叫霍震霆的小说是我爱那么深你从未当真,出自可可西里所写的小说《我爱那么深你从未当真》。有喜欢该都市虐恋类型小说的读者们,可以关注一下可可西里届时我们会更新更多该作者小说。

我爱那么深你从未当真

推荐指数:8分

《我爱那么深你从未当真》在线阅读全文

我爱那么深你从未当真第7章 青梅遇竹马

在车子驶来的关键时刻,杜安安下意识的用手臂护住肚子,所以手臂被刮伤了,还好不是很严重。

这就是做母亲的心情,可以为了自己的孩儿付出自己的生命。

吓得半死的不止是杜安安,司机也是一样惊魂未定。他千小心万小心,却没想到来个冒失鬼自己来撞车,可别是个碰瓷专业户才好。

带着担心,车主下了车。

却看见坐在地上,泪流满面的杜安安。

“安安!”

“程凌!”

两人同时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怎么会在这里?你这是怎么了?”程凌赶紧扶起坐在地上的杜安安,看着她裤管上带血,他吓坏了,以为自己将她撞得很严重。“对不起,安安。我马上带你上医院。我不是故意撞到你的。”

“不是你。我不去医院,求你快点带我离开这里,有人在追我。”杜安安紧紧的抓着程凌,就像抓着一根救命稻草。

程凌四下打探,没有看见什么人在追,但是他无条件的选择相信杜安安,立马抱着杜安安上了车子,车子快速地消失在离开医院的路上。

在车上,程凌心疼的看着杜安安,心中很不是滋味。

“安安,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么害怕,到底怎么了,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的。现在工们去医院检查一下伤情。”程凌见杜安安上车后依然是惶恐不安的样子,像是发生了大事情一样,一直处于心神不定的状态,便不断的问她。

“我,我不要去医院,不要带我去医院。我不能去医院。”杜安安神情恍惚,说话有些语无伦次。

程凌知道杜安安现在的样子是问不出什么了,便决定先将她带回自己家,找家庭医生来给她检查下身体,好确认伤情。

更重要的是,他和杜安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面,他有很多话想要和她说,有很多疑问想要问杜安安。

曾经他们是邻居,当时他们年纪小,他爱谈天她爱笑。他们经常一起玩耍,一起学习。那时杜安安还是高大的杜宅里的杜家大小姐,杜家的强盛当时也是四大家之一。优越的环境让她无忧无虑的就像一朵太阳花一般,总是能照亮他想看见的地方。

因为只要有杜安安的地方都会有笑容,她的笑让周围变得明亮,他的目光便会一直追着杜安安跑。

只可惜后来,因为父亲生意上的发展,所以举家移民到了美国。但是杜安安小时的样子,一直在他心里都未变,他没有忘记过她。

这次回国他还专门去原来住过的地方找过杜安安,可是杜宅已经变了姓氏。他失望地回程,却不想撞上了落迫中的杜安安,真是上天眷顾。

到了程宅,在程凌的安排下,佣人们热情的将杜安安请上了二楼客房。

程凌在第一时间就叫来了家庭医生。

医生检查了杜安安的身体情况。眉都拧得成了川字。“少爷,这位小姐情况真的不太好。她手上的伤是外伤,只需要上点药很快就能好,但是她正在怀孕,胎儿有流产征兆,得马上保胎,再拖一天,孩子就流没了。”

“我的孩子,求你救我的孩子。”听见说到孩子,杜安安便显得异常激动。

“杜小姐,你别激动,您是受到了惊吓,但你要尽量保持平静,激动对孩子没有好处,你的孩子是有救的。”医生安慰着杜安安。

“你快给她治呀。”程凌催促着家庭医生。

医生立刻在程家为杜安安扎针,开药。并给她用了安定情绪的药,再三嘱咐后才离开。

杜安安因为吃了药,不一会儿便睡了过去。程凌怜惜地守在床边,他心中起了波澜。

面前的人,无数次地令他魂牵梦绕,然而有人却将她伤成这样,若让他知道,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程凌在心中暗暗下着决定。

杜安安习惯性在梦中惊醒,到了程凌家也不例外,这全是霍震许给她留下的心里阴影。

忽然间杜安安坐了起来。看到床头椅子上静坐着的程凌,在一错觉间,杜安安将程凌错看成了霍庭深,她吓得抱紧自己往后缩。

“你怎么了?别怕。你现在很安全。”程凌朝着杜安安轻轻点头,安抚着杜安安紧张恐惧的内心。

“哦,没什么。做了个恶梦。”杜安安没有办法向程凌说出每天每夜都受到霍庭深对她身心的侵扰,便只能说是做了恶梦。

然而自从他到了霍庭深的家后,就开始了几年的恶梦。实实在在的恶梦。

“可是为什么,你会被人追。安安告诉我,我一定会替你讨回公道。”程凌知道杜安安对自己有所隐瞒,并没有完全的相信自己。

她那一身的伤痕累累,面色苍白如纸哪里像只是一个梦就能带来的伤害啊。她受的伤,所受的累,已经将她折磨得变了样子。

当初她心中的小仙女,却已经被世事摧残得快要凋谢,程凌心中很难受。

“我不知道要从何时说起。这是个很漫长的故事,我很累了。我想休息,等明天我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杜安安心中矛盾,再加之她确实没有多余的力气来说那些陈年旧事儿。

她此时最担心的是保住她肚子里的孩子而以。

程凌便不再强求,轻轻帮她掖好被角,轻轻出了房间门。

杜安安靠在床头,摸着肚子,两行泪止不住的流。若不是医生手下留情,她和肚子里的骨肉已经分离两处,或许她还在霍庭深手里受着折磨。

她的人生这样悲催,都是从父亲的去世开始的,她既然已经离开了霍庭深,那查找真相的脚步更不能停。

她一定要找出真相,还父亲真相,更要查清母亲出车祸的原因,为母亲正名。

然而在做这一切前,她要将自己的身子养好。她不会就这样一蹶不振的。哭只能证明懦弱外,更无其它用处。哭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从此她要变得无坚不催,便不能再哭。杜安安深呼吸着,将脸上的泪水擦干。

“杜安安,以后都不能再流泪了。你要变得强大起来,还有人需要你的保护呀。”杜安安摸着肚子,对自己说道。

下午饭时,杜安安还没有醒,程凌便吩咐厨房晚点开饭,等着杜安安,等杜安安醒来时,已经到了六点钟,冬天的天已经开始暗下来。

席间,程凌和杜安安对坐而食,正如儿时那样。

只是少了儿时的欢乐言语,如今他们一言不发。

吃过饭,程凌是想和杜安安聊一聊的,为了不像吃饭时那样尴尬,便先打开了电视。

然而电视里正在播放着一则新闻。三七七精神病院,有一位七旬老人,从二楼意外掉落。身受重伤,据核查,伤者年龄七十二,名叫杜言初。

“爷爷。”杜安安手里的苹果瞬间从手中滚落。

“你爷爷?”程凌也大为惊叹。

“快送我去那里。”杜安安急得站立不安。

“好。”程凌二话不说便应了下来。

在去的路上,杜安安将自己这几年的遭遇,讲给了程凌听。连带着爷爷进精神病院的事情也一并讲了出来。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