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只想回到那年夏天_陆纯冷斯南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09:04

《只想回到那年夏天》是由“马晓龙”所著的一本小说,故事讲述:陆纯的这辈子都被她的爸爸给毁了。他害死了外公,抢走了妈妈的家产,还把妈妈丢进了集中营卖。为了他最宝贵的女儿陆宝珠他又再一次卖了她,偏偏客人还是她最爱的男人冷斯南!

陆纯冷斯南小说_只想回到那年夏天在线阅读

第一章 我就是贱

才第一次出来卖,我就被我最爱的男人抓了个正,那位客人还是我爸给我拉的皮条。

冷斯南用优厚的条件换走我,在酒店房间把我身上的衣服几下撕扯下来,在进入我身体的时候我的心痛得几近窒息。

对,我心痛。

即便是在这之前我和他做过无数次爱,可现在我只是他付了嫖资的妓女。

他疯了一样的要我,不断的在弄痛我的身体,我身体的痛,加上心痛,我以为我会死,可他却说他只会让我欲仙欲死。

“陆纯,你特么就是一个婊子!”

他咬着牙吐出的声音冰冷如霜。

我的鼻子一酸,眼泪开始不受控制的往下流。

一滴一滴的炽烧着我的皮肤。

是啊,我爸要用我去交易,我不是婊子我是什么?

“我要是不出现,你是不是今晚就被他操了?嗯?”

冷斯南激动得额头的青筋都突出来,那鼓起的粗大的血管像随时都会炸裂一般。

“也许是吧。”我笑得很凄凉,笑的心更加抽痛。

我从他的眸子里看到现在的我,泪花了的妆容像鬼一样。

冷斯南气得大手张开虎口掐住我的脖子,狰狞着脸凶狠说:“你特么你就那么贱?你就那么欠操?”

“对,我就是贱,我就是欠操!你忘了吗?我妈是个妓女啊,我十八岁就跟你上床了!你才知道我贱吗?”

我说得很用力,很沉重,一字一句的说,我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

“好,你欠操!我特么就干爆你!”冷斯南腰身用力对我猛烈的撞击着,一次比一次深入,一次比一次用力,把我往死里弄一样。

我用力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无耻的呻吟声来。

我内心痛苦的哭泣没人听见,我身体的痛也只有我知道。

冷斯南很不满我这样子,又用力掐住我脖子,左右摇晃着又凶狠的骂道:“给我叫出声!给我叫啊,你不是欠操吗?你不是贱吗,你叫啊!”

我被掐得好难受,又承受着他从来没有的粗暴与撞击,我宁愿咬到满嘴血腥味都不叫出来。

他一直折腾着我的身体,像是报复性的弄得我很疼,最后打了个摆子把液体射进我体内后马上便抽了出来,翻过身去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扔下一百块穿上衣服便走了。

看着这一百块我真的连死的心都有了,他冰冷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而我,出卖自己身体,我唯一的客人便是他。

回到家中,陆西呈早早的就在门口候着我了。

“陆纯,我已经兑换承诺帮你妈请最好的医生了,接下来你得要兑换你的第二个承诺。”

“陆西呈,我妈要是有什么事,哪怕我付出生命,也会让你一家三口死无全尸的!”我咬着牙说。

我对他不能用单用恨字来表述。

如果可以的话,我要喝他的血,生吃他的肉,还要拿他的骨头来喂狗!

他害死了我外公,夺取了属于我妈的一切甚至逼疯我妈,把我妈扔到难民集中营当妓女!

现在又为了救他疼爱的女儿陆宝珠,而拿我去换条件:我陪证人睡一晚,证人会改口供,将陆宝珠故意杀人的口供改成错手杀人!

冷斯南扔了一千万给证人,所以我该谢谢陆西呈吗?第一次出来卖便卖了一千万零一百。

而现在,我必须要代陆宝珠去坐七年牢,否则陆西呈不会出钱给我妈治病。

我这一辈子都完了,可我才十八岁!

我整整在牢里待了七年!

如在魔鬼地狱里渡过的七年,磨练了我的性子,却失去了我这一生最珍贵的宝贝!

我无助地痛哭着,我撕声力肺的叫喊着,我跪地请求,可却没有人能帮我,任由着血如缺堤一样从我身体流光流尽,魔鬼在叫嚣,贱人在肆笑,他们,只想看我会有多凄惨而已。

那天起我的身子便坏了。

从那以后,我不再哭。

再见冷斯南时,我在横店当保洁工,而他正剧组里举办开机议式。

我被派到他们剧组里打扫,拖着大大的垃圾袋,我撞上了冷斯南。

“我的天,这走路不长眼的垃圾婆,要是弄脏了冷少的衣服卖了她都不够赔的!”

整日里耍大牌的导演在冷斯南面前卖乖讨好。

我赶紧退后几步,把草帽压低不让冷斯南认出我,嘴里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

“陆纯,你也有今天!”一把熟悉的声音冷冷地说出,让我的小心脏猛烈地加速着。

他,他那么轻易就认出我来了?!

“冷少竟然认识这个保洁工?”导演很吃惊。

我赶惊慌失措地摇头否认:“不是,我不是陆纯,您认错人了。”

“呵呵,看来冷少真的认错人了,您那么尊贵怎么会认识这种低贱的人呢。”导演打圆场道,一个人讪笑着感觉很狗腿。

我低着头,冷斯南冷漠的扫了我一眼,哼了一声便转身走了,导演倒是谄媚地跟上他。

七年了,冷斯南,你居然还认出我。

这七年里我没日没夜的想着他,对他的爱已经浸入骨髓。

整个上午我都不能好好工作,一直在偷偷看他,结果不小心踩坏了大明星齐乐乐的化妆盒,齐乐乐让她的助理来教训我,扇我嘴巴把我嘴角都扇出血来了。

“贱人,刚刚还想勾引冷少,不知死活的东西!”齐乐乐冲我吐了口口水。

我被她的助理按着跪在她面前,让她打够了才给我起来。

我扶着跪得发麻的双腿,差点摔倒在地。

“明天起你不用来了,合约解除。”一把熟悉的低沉的声音毫无感情的说。

我和齐乐乐同时望向冷斯南,齐乐乐指着我的鼻子问:“她?”那表情好像在问,保洁工也需要签约吗。

“你!”冷斯南冷漠地抛下一句话后,便往他那辆银色蓝博基尼走去。

齐乐乐慌了,“冷总,冷总,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吗?”她追上去想问个究竟,可被冷斯南的秘书给拦住。

车窗摇下,他那冷酷且好看的脸望着我,冷道:“过来。”

我犹豫着,脚步迟疑不敢向前。

“不要再让我说第二次!”他的声音不容质疑,阴沉的又眸透着一丝狠厉。

我上他车时,听到齐乐乐竭斯底里地骂:“垃圾婆,贱人,你不得好死!”

若不是我亲眼所见,很难相信平时在银幕里看到的光鲜高贵的人竟然会这么失态。

第二章 当了他的情妇

我被冷斯南带到一家六星级酒店,一出电梯他便拖着我的衣领把我往他房间里拽,我强烈的挣扎着,路过的服务员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

明显的我这衣着打扮跟这个金碧辉煌奢侈豪华是多么的无法融入。

“啧啧啧,你看看冷少拖着的那个女人,穿着就像个讨乞的。”

“就是的说,脸蛋虽然长的有点像国民闺女陆宝珠,但穿着打扮和气质都太不入流了。”

“哼,要是这样子的女人都敢去勾引冷少,今晚我就去给冷少暖床!”

“指不定她不自量力勾引冷少所以被冷少惩罚的吧!”

在酒店出出入入的贵宾们都对我指指点点,嘴巴里吐着各种恶毒的语言。

记得当时我刚刚上大一,冷斯南是大四学长,更是学生会会长,我成为他女朋友的那会也是全校的女生都不乐意,整天编排着我,在我身后指指点点,我还有底气整天牵着他的手在学校大摇大摆的晒幸福气死她们。

可是现在呢,我一个坐过牢,又没有学历,又失去生育能力的女人,我还有资格爱冷斯南吗?

我不配。

冷斯南狠狠的瞪了眼那些嘴碎的女人,吓得人家赶紧缩进了电梯里。

他打开房间门,狠狠地把我摔进沙发里,他撑着双手居高临下地望着我,一双寒光乍闪的眼睛似是要把我吞噬般,吓得我咕噜的吞口水。

眼前的男人,是我爱到骨髓里的男人,是那长长七年来一直支撑着我活下去的男人!

可现在,我们有着云泥之别。

“陆纯,这七年你在哪里?”他咬牙切齿的问。

我的心揪痛了下。

每天在地狱一样的情景在我脑海里浮现,我的委屈,我的挣扎,我所受过的苦,统统袭击着我,我全身无力。

可看着他,我把辛酸与眼泪吞了回去,装着无所谓的叹了口气说:“是啊,冷斯南,我们竟然分别七年了!七年来你可还好?”

他的手紧紧地抓着布艺沙发,带着血色的目光射向我,阴沉着脸把我推倒在沙发。

我拼命的想爬起来,可我怎么会是他的对手!他强而有力的大手钳制得我好痛。

“冷斯南,你想干什么!”我被他吓得全身发抖,我大叫着。

这长长七年来,我每天都不敢大声说话,不敢得罪任何人,被打都只是轻的,更阴险的招数我都领教过了。

冷斯南,他想对我做什么?

他嘴角一直勾着那抹冷血残酷的笑意,他三两下便把上衣给脱下,冲我冷笑道:“干什么?干你啊!陆纯,你特么就是一个婊子!”

还是当年那句吗?

七年前,他也是咬牙切齿的说:“陆纯,你特么就是一个婊子!”

所有人伤害我,我都可以装作听不到,可是我最爱的人这样说我,我这些年来的委屈一下便爆发了。

我的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七年了,再见他时,我什么委屈都不敢提,还要被他侮辱。

“还敢哭?陆纯,你特么怎么不去死!”他粗鲁地扯下我的衣服,毫无怜惜的直接进入我干涩的湧道,带着怒意,粗实坚硬的东西把我弄得很痛。

我连叫都不敢叫,紧紧地咬着嘴唇,嘴唇被咬出两道牙印子,我下面痛得像是被人砍断了般,等他完事后我连动都没力气。

一直躺在床上喘气,他披上浴袍走了出去,一会拿着份东西走过来,“啪”的直接扔在我身上:“把它签了。”

声音冷冰冰的。

我扫了眼协议名称:情妇包养协议书。

全身马上便发凉。

他要包养我当他的情妇?

忽然想起以前我们恋爱时,他就说过要非我不娶,而我也一直都只想当他的妻子,可现在,他要包养我!

“冷斯南,你太过份了!”我指责他道,声音都是发着抖的。

“呵呵,陆纯,除了签字,你别无选择。”那双阴冷的眼睛直让人生寒意,我是见识过他的狠厉的,但现在他是用他的这种狠厉来对付我。

“为什么要这样冷斯南,放过我吧。”我乞求。

“凭什么我要放过你?”冷斯南一脸绝情的望站我:“想想不签字的后果陆纯,在滨城我一个手指头都能把你捏成灰!”

那无情与冷漠又让我打了个冷颤,我抖着唇说:“好,我签。”

签完字后他很满意的拿在手上,那一脸的讽刺很扎心。

我的尊严被溅踏,我以他的爱被降低得如此卑微。

不管怎么样,好歹我都算是留在他身边了,不是吗?

可,为何心会如那么疼痛?

他把协议书放在一边,寒冰似的双目一直盯着我,走近我时把身上的浴袍给脱了。

我马上便知道他想干什么了,往时缩着。刚刚做完现在还痛呢,要是他又要的话,我指不定就见不到明天太阳了。

“冷斯南,你想干什么?”

“干你!”

“我那里还很痛。”

“关我什么事。”

“求求你。”我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把腿张开。”一脸不容拒绝的望着我。

我摇了摇头。

“你在挑战我的耐心?”他的大手突然捏住我的下巴,手劲很紧,似乎再稍稍用力便可以把我的下巴给捏爆般,痛得我眼泪都出来了。

在他的注视下我只得慢慢地张开双腿。

“嗯,果然肿了。”他说着,弯下身去,一会我感觉下面传来一阵清清凉凉的感觉,不知道他给我涂了什么。

“谢谢。”我没想到他居然会愿意为我做这件事,那是他还爱着我吗?

正当我还在胡思乱想时,他却冷冷地抛下一句:“只此一次陆纯,当婊子不耐操你想娇嫩给谁看?”

从这晚起,我便搬进了他准备的公寓,以后,我便是他包养的情妇了。

我每天必须要给他做好早晚两餐,晚上还得要陪他上床。

他要的特别多,每天像是要不完一样,每晚最少都会有两次,有时五六次。

每天都折腾得我全身骨头才心足一样。

在他身边感觉活得特别狼狈,我只是他的情妇罢了,每天陪他做爱。

这晚我做好晚饭,一直坐在沙发等他回来,十二点多了打他电话一直是关机的,我坐立不安的担心他,但想想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以他现在的地位,不知道多少保镖在保护着他呢。

正当我一个人兵荒马乱时,门好像有了动静,我立马光着脚跑出去迎接,结果打开门,便看到他抱着个身材火辣的女人吻得热火朝天。

第三章 被误会

我的心碎裂成渣,而我,只是傻傻地站在那里,望着那穿着妖娆的女人把涂得厚厚的脸枕在冷斯南胸前,整个人就快要挂在他身上般。

冷斯南一脸沉醉的亲吻着这女人,看得我越发心痛,我好想把这女人从冷斯南身上狠狠的扯下来扔出门去,可是我又有什么资格去这样呢?

呵呵,我只是他包养的一个情妇罢了。

所以,此刻我眼睁睁地望着我爱的男人抱着别的女人亲热。

那妖娆火辣的女人正是现在的当红玉女明星杨诗琴,她挑衅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故作惊讶地尖叫着:“冷少,她是你家的保姆吗?她好讨厌哦,这样盯着咱们亲热。”

冷斯南皱着眉头掀起眼帘扫了我一眼,冷冷的薄唇勾起,无情地道:“和你一样,她也只是给钱就能上的婊子罢了。”

我的心一下便痛得快窒息,是啊,我只是婊子。

“冷少你好坏哦,人家可是心甘情愿跟你的。”杨诗琴娇媚的嗲声道,小拳一拳拳的落在他结实的胸膛。

“嗯,给你女二的戏份。”

“人家想要女一啦。”

“看你表现。”冷斯南捏了捏她的屁股,然后从阿曼尼的西装里掏出几张百元扔在地上。

“去买两盒安全套回来。”

我弯下腰捡钱时眼泪嗒嗒地滴在钱上,但又不敢抬头望他,也不想再在这里多待,大步大步地走了出去。

深夜十二点,在这高级小区附近真的好黑,我一直想着房间里他和杨诗琴云雨翻滚的镜头,所以跌跌撞撞的走着。

突然“啪”的一声脚一歪,狠狠地摔坐在地,忍了好久的我这才捂着脸痛哭起来。

“哟,妹子怎么哭得那么伤心?失恋了?”

“呵呵,妹子,失恋伤心个球,来哥哥带你爽去,包你马上就快乐了。”

接着几个男的便边笑着边围向我来。

身穿着皮衣皮裤,一头杀马特的头发,还叨着烟歪着嘴的望着我。

个个结实的手臂上都露出纹身来,一副流里流气的样子。

我赶紧爬起来拍拍衣服准备走,可前路被他们拦住了。

“嘿,这妹子怎么这样!哥哥们好心关心你,你连理都不理下这不太好吧!”

“马头哥,咱跟她哔哔啥啊,一会我们轮流来干她,爽完再把她送去卖,说不定咱们今晚还能发一笔财呢。”

人越来越多的往我这边围过一,黑压压的,像我这样一个孤单的女人大半夜走在街上,难怪会被盯上。

各种夜归女人横尸街头的新闻浮现眼前,一下子我全身都软了,内心的恐惧迅速充斥全身。

但也硬着头皮故作镇定的说:“你们别乱来啊,你们不过是想要钱罢了,我给你们钱,你们放我走吧。”

说着他们便上来抓我,几个人还得意的大笑着。

我特别无助,大哭着,大声叫喊着,可没人敢惹这些凶神恶煞的人,行人们不是装作没看见便是躲得远远的。

如此冷漠让人很绝望。

此时我多么希望冷斯南能来救我啊,可是,他正在与那女明亲热的难舍难分。

指不定还等着我给他买套回去呢。

我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我仰头望着老天,监狱里我没死成,冷斯南虐待我也没死,今天死在这些无名小辈里。

好,我认命。

“放开她!”一把严厉的声音喝令。

我感激地抬头望向来人,看到陈宇轩这副熟悉的脸时却被惊到了。

他怎么来了?!

“嘿,这不怕死的居然想出风头?看老子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一个小流氓把他的拳头掰的啦啦响。

而跟班们见有人坏他们的好事也都人多势众的围上去了。

只是没想到陈宇轩却是个黑带高手,我们上学时他就在学校里打通街了,这些没有受过正规训练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没几下便被陈宇轩打趴下了,一个个的躺在地上痛苦叫唤着。

陈宇轩过来把我扶起,还检查了下我有没有受伤,这才关心地问:“陆纯,那么晚你怎么还在这里出现?这七年来你跑哪了?”

我微笑着没作声,只是细声地说了声谢谢,然后把手抽了出来,可没想到他却反手将我紧紧地抓紧。

“陆纯,这几年来我找你找得好苦啊,你现在住在哪里?你电话号码是多少?”

我摇了摇头说:“很抱歉现在太晚了,我要回去了。”

我不敢迎上他火辣辣的目光,那些渴望与期待,不正是我看冷斯南时的那种眼神吗?

想想我现在的身份,又怎么能与他联系呢。

还没等着推委,身后便传来一阵咬牙切齿的声音:“真是够可以的啊!让你买点东西居然出来幽会男人!”

听到这声音我背脊骨都凉了。

是冷斯南!

他大手一把将我猛力扯过来,力气猛的也顺便把陈宇轩抓住我的手给甩开了,他霸道的扣住我的腰肢一副宣布主权的姿势。

“陆纯,他是你男朋友?”陈宇轩望着我问,我看到他双手紧握成拳,眼神一下便阴寒起来。

冷斯南捏起我的下巴,嘲讽的反问:“男朋友?告诉他,每天晚上被我压在身下时你都是怎么叫的。”

说完挑衅地望着陈宇轩。

我的尊严仿佛就是他脚底下踩踏的烂泥。

“陆纯,他明明不爱你,你不应该跟他在一起的。”陈宇轩婉惜的摇了摇头,那好看的柳叶眉拧成一团。

“陈宇轩……”我想开口说些什么,可腰间的那只大手紧紧的扣住我,痛得都直不起腰来。

陈宇轩失望地走了,冷斯南脸上的愤怒更深了,他一路拖着我往公寓走,似乎把怒气都发泄在脚步上,我被拖的几乎骨头都散架般。

“冷斯南你发什么疯!”我努力挣扎着,可他却更加愤怒的把我往屋子里扔。

我被重重地摔在床上,一股威压逼近我,阴冷的声音可怖极了:“陆纯,这七年来你就是和他在一起?”

“我没有,我只是出去买东西意外碰上的。我们……”

第四章 他说你妈死了

“你们什么?见我带个女人回来以为我今晚不干你所以急不可耐的去找男人?嗯?”愤怒的就要撕扯我的衣服,我退缩着,我想解释,可又闭上嘴。

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坐过牢。

他一脸想吃人的样子很可怕,我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害怕乞求:“你别生气好吗?我真的是偶然遇到他的,以后我也不见他了。”

我爱他,我不想离开他,我只想他给我个还能留在他身边的机会。

见我如此,他突然死死地把我的衣服扯下来,一言不发的便要进入我,毫无准备,疯狂掠夺,一直的要着,似是要不完了。

他抱着我也没有以往的粗鲁,炽热的身体紧紧地贴着我,双手更像是把我揉进他体内那般。

“陆纯,你到底想我怎么样!”他突然说了一句,声音有种苍凉的哽咽,然后体下更加温柔更加用力,更加深入。

我抱着他精壮的身体整整叫了一夜,他前所未有的温柔让我感觉很满足,那种和谐感好像回到了我们相爱的那段时间。

他在我体内射了一次又一次,好像要不够的样子,深着我一次又一次的深吻着,一遍又一遍的让我喊出他的名字。

和他做,我感觉很幸福。

第二天醒来我的下面还是疼的,但这种疼,夹带着甜蜜。

我坐在阳台整整的回味了一个上午。

阳台的风吹拂在我身上,都让我想起昨晚冷斯南一直亲我吻我要我的种种。

我承认淫荡,但只对冷斯南。

我爱他。

要是没有几年前的那件事,要是我没坐牢,指不定我和冷斯南会比今天更幸福。

陆西呈太阴险了,总是拿我妈来威胁我。

啊,不知我妈情况怎么样了?

思及此我马上拿起手机来,给人打了个电话,那个人是我一直请他给我打听我妈的信息的。

“宏叔,我妈那件事情你帮我打听得怎么样了?”我问。

“是你啊,事情倒是有眉目了,不过……”宏叔的话好像有些为难。

我急急地说:“不过什么?”

“陆西呈早五年前就把你妈的疗养费给停了,他把你妈送去了公众精神病院,那里可以免费养疗。”

宏叔的话简直把我给深深打击到了,陆西呈居然没有履行承诺!人渣人渣!

那我这七年牢算什么?

这就是他所谓的交换条件?

被欺骗的感觉让我热泪满面。

“那我妈呢?她现在还好吗?”我迅速抹了把泪急问。

“她现在,情况有点不好。”宏叔有些吱吱唔唔的。

我立马便急了,“宏叔,告诉我我妈现在在哪家精神病院?她怎么样了?”

宏叔在电话里沉默了一阵,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自己去找,然后便挂机了。

对于宏叔这样的反应我也能理解,毕竟他是陆西呈的司机,他也不想失去工作。

我急急的换上衣服准备出门,便往宏叔说的精神病院赶去。

我妈单纯,陆西呈对她好她就不顾一切的跟着他,还未婚先育的生下我,没想到陆西呈把财产骗到手后就把我们母女赶出去了。

后来陆西呈的那个女人,还派人打我妈,打我,甚至还找一帮人轮奸我妈。

才五岁我就亲眼看到过我妈被十几人强奸的画面。

事后我妈便一直都是半疯半颠的状态。

养我的钱都是我妈的卖肉钱,从小就没有人跟我玩,因为所有人都会耻笑我。

我妈一直逼着我读书,好好上学,她说:“陆纯,你一定要记住,妈妈这辈子已经被毁了,你必须要好好读书才能自救。”

所以有时我真想就这样一走了知,或者我宁愿我是个孤儿,孤儿也活得比我腰板直!

我妈被打得最狠的一次,就是我去坐牢前一周,我妈被打的脑出血内出血,手术需要很多钱,被逼无奈我只好去求助陆西呈,于是才有了我去陪证人睡然后被冷斯南抓着的那茬。

我来到破破烂烂的精神病院时,被通知的是我妈已经死了,是昨天跳楼死的,现在尸体就在太平间里!

我激动的抓着院长的手,一直问他:“为什么,我妈好端端的怎么会跳楼死?告诉我真相!”

我妈死了!

她怎么会死?好端端的,干嘛要跳楼?

不,我不接受!

“我妈为什么要跳楼?她在这里住了五年,为什么偏偏到现在才跳楼?是不是你们推她的?是谁害的她?谁害的,我要他坐牢,我要他偿命!”

“我妈的死身为院长你有责任!”我哭着指责他,我疯了。

“小姐,你别这样,我们这里有监控,我们在监控里看到她好端端的……”

我吼啕大哭,竭撕底里,我紧紧的抓着院长的手臂,哭着求他告诉我真相。

院长可能见惯了我们这种家属,只是安慰我,叫我想开点,人死不能复生。

我怎么能想开点,为了救我妈,我坐了七年牢,失去了青春,失去了我爱的冷斯南,然后好不容易出来后以为可以接我妈一起生活,结果我妈死了!

我的心揪着痛,痛得我全身打颤,我跪在地上哭问:“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母女俩?我妈已经够可怜了,为什么,为什么?!”

这长长的七年里,我在狱里每一天都很想她,我在做梦都想着她温柔地拉着我的手,温柔地抚着我的脸,叫着我的名字:“纯纯,我的纯纯。”

我没有妈了,我唯一的亲人,唯一无私地爱我的人,没有了……大概是见我哭得那么悲惨,院长说:“你妈昨天跳楼前,有个家属来看过他。”

院长则头想了想,又皱着眉头说:“那人中等身材,自称是他老公,聊了几句就走了,半小时后,你妈就跳楼了,当场身亡。”

自称老公?肯定是陆西呈这个人渣!肯定是他!

他说过我替他女儿坐牢他会治好我妈,会让我妈住好的疗养院的!

可现在呢,他不但没有治好我妈,还害死了我妈!

“你妈在这里熬了五年,自从她被送到这里来以后从来就没有人来看过她。陆小姐,我很同情你。”

我倏地浑身僵硬,瞳孔痛苦的紧缩起来,我妈死了,从此以后,我又是一个孤苦无依的人了。

那我在牢里待了七年,是为了什么?我的身体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

陆西呈就是这样对我妈的?我竟然会相信他会履行承诺照顾我妈!我无力的滑到了地板上,手紧紧捏着衣摆,身体不停的开始抽搐,那是一种心痛到近乎绝望的感觉!

第五章 还有强烈的,恨

愤怒席卷着我的理智,我冲出门口,站在马路中间拦车。

“你特么疯了!想死也别害我啊!”一个司机从车窗探头出来骂我。

我全然不顾,好不容易拦了一辆的士,叫他直接去陆西呈的公司。

我怒气冲冲的跑去陆西呈的公司,直接推开他办公室的门,陆西呈正坐在椅子上看着文件。

“陆西呈!你当初怎么答应我的,我妈她死了!”

“呵,是你啊,没想到七年这么快,你都出来了!”

“我妈的疗养费你有按时给吗!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反正你妈都是疯子一个,何必浪费金钱在她的身上,你当真以为我赚的钱花不完?”他轻蔑的看了我一眼,满眼的嘲讽。

“陆西呈,你还是人嘛?!”

“当初我妈被你害得精神失常,现在又被你害死,我妈受过的伤,承受的痛我总有一天会让你加倍补偿回来!”我死死的瞪着他,恨不得上去拉着他同归于尽,给妈报仇!

凭什么?凭什么妈都死了,他和那一家人还能快活的活着?

他是杀人凶手!不应该付出代价吗?

我突然笑了起来,笑的疯狂,满眼恨意。

不就是钱?利?陆西呈,我会让你一无所有的!

“呵,你要是真有那个本事,会白白的在牢里呆七年?还是不要想着找我算账,一日三餐吃饱都成问题吧,”他讥讽的望着我。

我终于能找回一丝理智,可心中的仇恨却越燃越烈,被迫代陆宝珠坐了七年牢,现在青春,学历,金钱统统都没有。

可那又怎样?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也要报复陆西呈。

“陆西呈,总有一天你会遭到报应的!”

“报应?你以为拜天拜地就能整垮我?顺便告诉你,你妈当初患上精神病检查的时候是脑内出血吧?知道谁干的吗?”

“你干的?”我瞬间红了眼如凶狠的野兽一样瞪着他,几乎被这些现实和真相逼疯了。

“她撞到了头,脑内出血这件事,你阿姨也并不是故意的,要怪只能怪你妈太弱不禁风了。”

“你们还是不是人!”我几乎咬碎了牙,手都被我自己掐出了血,却感觉不到痛。

陆西呈冷哼了几声,我看到了太多妈妈被他暴打的场景,一幕一幕闪现在我的脑海中,我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就朝陆西呈身上狠狠的砸了过去。

陆西呈被狠狠的砸中了头,旁边的秘书看到了立马叫了保安,我被几个保安拖了出去。

“陆西呈,你等着,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几个保安就像扔垃圾一样把我扔在大街上。

突然天空下起了狂风骤雨,我瘫坐在大街上,在雨水的不断冲刷下,我回想起七年前,陆宝珠杀人,妈妈被暴打,然后我入狱,所有的一切都是陆西呈和林美华设计的!

妈妈的死,我的七年牢狱之痛,还有这公司我都要统统拿回来!陆西呈,咱们的账,一笔一笔慢慢算吧!

尽管浑身已经没有了力气,我还是站起身摇摇晃晃的离开了,在牢里七年什么罪没有受过,怎样的酷刑没有尝试过,如今妈妈的死就是我唯一的动力。

但我最后还是撑不住,晕了过去,我忘记冷斯南怎么把我抱到车上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

醒来看到冷斯南时,我仿佛看到了希望。尽管我现在的身份只是他一纸协议包养的情妇,但是至少他还在我的身边。

司机开车门打算接下他手中的我,但是我紧紧的拽着冷斯南的衣角,冷斯南竟然没有生气,只是让司机回到了驾驶座位上。

我脸上没有任何的血色,头埋进冷斯南的胸部。头上的雨水已经浸湿他的衣服,他只是加紧了些力道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

回到住的地方,冷斯南直接把我抱进浴室,我双眼跳动了一下,冷斯南竟然直接就为我脱下身上的衣服,然后为我洗澡。

他的手在我肌肤上摩擦,我看到了他眼中的欲火,但是我已经不想再反抗什么了,眼神呆滞的看着他。

可能是他太熟悉我的身体,在他炙热的目光下我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这次他并没有很暴力,双手扶着我的腰纾解着欲望,他沉默,可动作却慢慢的越来越快。

我被撞的无法再想其他,事后他帮我清洗干净,擦干身体直接就把我抱到了床上。

我依旧呆呆的,看他拿来吹风机,为我吹干了头发。

我望着冷斯南,面前的这个男人,我想了七年,念了七年,可我又想到妈妈的死,想着自己一定要报仇!

“陆纯,你说话!”冷斯南突然开口。

我愣愣的看着他,或许是冷斯南从来没看到过我现在的这副模样。

冷斯南一把将吹风机摔到墙角,用手捏着我的下巴:“陆纯,你TM别现在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说话!”

我一把抱住冷斯南。

“我恨陆西呈,我恨他害死我妈,我恨他让我白白承受了七年的牢狱之苦,我恨他抢走了我所有的一切!你冷斯南你知道我这七年怎么过的嘛,你知道我每天是多么的煎熬嘛,你知道我多么想你嘛!”

刚刚冷斯南一句陆纯已经彻底让我绷不住了,“冷斯南,我知道你可以让陆西纯一家名誉扫地,可以让他们彻底在这座城市呆不下,我知道你可以有一百种有一千种办法让陆西呈不得好死,你帮帮我,帮帮我,让我报仇,让我妈在天之灵有一个安慰。”

冷斯南拉开我的手,站了起来,桌子上的花瓶被他砸得粉碎。

“难道七年前你妈出事的时候你没有想过找我嘛!”冷斯南把我推到在床上,凌厉的眼神看得我头皮发麻。

我眼泪纵横,满脑子想的是要报仇,现在唯一可以投靠的人只有他冷斯南了,我直视他的眼睛。

“七年!一离开就是七年!”冷斯南低吼了一句,然后恶狠狠的抵住了我的唇,霸道,狂热,不容我有丝毫的反抗!

我被他吻得脑子缺氧,使劲的推开他。

“冷斯南,你答应我,一定要让陆西呈一无所有!”

“陆纯!你现在知道求我了?”

我看不透冷斯南的眼神,他刚刚明显是生气了。

是啊!七年了什么都变了,何况七年前他还是在我第一次出去卖的时候被他抓了个正形,在他眼里我早就不堪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