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黎瑾泽顾蔓蔓小说_帝少逃妻拥入怀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09:32

《帝少逃妻拥入怀》是由作者“猫小咪”所著,故事主角黎瑾泽、顾蔓蔓,本该属于她的一切全被姐姐夺走了个干净。 萌宝助阵,翻身斗心机婊... 感兴趣的亲们阅读下去吧!

帝少逃妻拥入怀

第一章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

嘭——总统套房的大门重重关上,顾蔓蔓被人一把推了进去,随后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浑身酒气都摸不着东北方向的顾蔓蔓顺着淋浴的声音跌跌撞撞的爬到了浴室的门口。

一把推开浴室的大门,雾气朦胧的浴室里,一个拥有蜜色的肌肉的男人不停在她的面前晃悠着。

顾蔓蔓皱了皱眉头,一个没站稳,整个人都朝着面前的男人倒了下去。

她迅速反应了过来,一只手快速握住了面前男人拿着淋浴的手腕上。

壁咚——一个猛推,将面前赤、裸着身子的男人强摁在了墙上,165对上189的壁咚毫无气势可言。

“女人,你是怎么进来的?”

冷冽的声音顿时在雾气朦胧的浴室里响了起来,朦胧的雾气都好似瞬间被凝结了一般。

顾蔓蔓甩了甩昏沉沉,好似无数小鸟在叫着的脑袋:“闭嘴!再吵我就强了你!”

空气瞬间沉寂了三秒,赤、裸着身子男人一把将顾蔓蔓打起了公主抱,顺手就将她扔在了柔软的床上,动作谈不上一丝的温柔。

“女人,敢说强我的,你是第一个。”

黎瑾泽的膝盖顶在顾蔓蔓身上,动作暧昧至极,引人遐想。

不料顾蔓蔓双腿突然抬起,猛然间就夹住了黎瑾泽的腰肢,像是在迎合他,暗示着他下一步的动作一般。

黎瑾泽微微一怔,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流氓,他居然没有心生一丝的厌恶和反感?

他的嘴角渐渐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有意思。

黎瑾泽一把将围在腰肢上的浴巾扯掉,整个人都压上了顾蔓蔓的身上:“小野猫,那我们就好好玩玩吧。”

他的薄唇贴在顾蔓蔓的脖子上,暧昧的气体更是不断的喷洒在她的耳朵旁,挠动着她的心扉。

顾蔓蔓扬了扬脑袋,抵在黎瑾泽胸口的手却猛然间收紧了起来,嘴里喷洒出的酒气更是给两人添加了许多的情趣。

黎瑾泽的唇瓣紧紧的贴在了顾蔓蔓那微微张开冒着酒气的唇瓣上,动作霸道又粗鲁。

一个吻循循渐进,步步紧逼,更是加深。

香舌灵活的撬开了她的贝齿,席卷而进,似乎是想把她所有的芬芳都吞入口腹中。

黎瑾泽的手不紧不慢的替顾蔓蔓解开着身上的衣物,本来就醉醺醺的顾蔓蔓此时更是迷离的找不到方向了。

两人的缠绵,幽香满地。

“你还真的是一个小妖、精啊!”

顾蔓蔓哪里忍受的了这样的挑逗,她只觉得身体里的火焰要把她全部燃尽了一般!

她的手渐渐脱离黎瑾泽的后背,随后一个翻身坐在了他的身上,娇艳的唇瓣一张一合,引人遐想连篇。

“我很难受,抱歉……”

黎瑾泽眯了眯眸子,此时的他也快要隐忍不住了。

很简单,此时的黎瑾泽需要面前的这个女人。

顾蔓蔓更是难受,她皱着眉头。

不等顾蔓蔓反应过来,下一秒——。

一番混乱大战之后——

顾蔓蔓软弱无力的倒在他的身上却被一个翻身压在了身下:“女人,你以为挑了火后这么简单就能完事吗?”

顾蔓蔓瞬间从醉意里醒了过来,看着陌生男人,她瞬间慌乱了起来。

“啊啊啊!你是谁!你在干什么?!赶快从我身上下去!”

黎瑾泽一把抓住了顾蔓蔓不断捶打着的手。

顾蔓蔓力不从心。

顾蔓蔓最终还是没能撑过去,晕了过去……

总统套房外一个拥有着个和顾蔓蔓一模一样脸蛋的女人双臂环胸,脑袋慢慢扬起,清脆的声音里却满是阴森。

好似隔着厚重隔音系统良好的房门都能感觉到顾蔓蔓的凄惨一般。

“我的好妹妹,就好好享受姐姐我送给你的20岁生日礼物吧。”

第二天一早,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床上的两个精致脸庞上的时候,好似生出了层层光辉。

只是混乱不堪的房间都在暗示着昨夜的疯狂。

顾蔓蔓紧皱着眉头,颤抖着的眼皮渐渐抬起,眼睛一瞬间睁大,随后猛然间从床上坐了起来,整个人都大口大口的踹起了气,好似重生了一般。

脑海里不断闪过的画面都在提醒着她,她昨天做了一些多么疯狂的事情!

她双手摁住了抽痛的太阳穴,目光迅速扫过混乱的总统套房,脸上满是不解。

昨天晚上她不是在和姐姐一起过20岁生日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顾蔓蔓看了眼一旁侧着身子睡觉,根本看不到脸的男人,紧咬着的牙关满是懊恼。

她小心翼翼的抱起了一旁的衣服下床。

一下床,下身传来的撕痛感和软弱无力的腿让她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手里的衣服散落一地。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迅速换好了衣服,将包包里仅存的200拿了出来后又看了眼床上的男人默默塞了回去。

昨天的事,好像是她先挑起来的。

顾蔓蔓默默关上包包,目光渐渐停留在了手腕上的手工手链上。

她将手链取下后轻轻放在了床边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个年头,睡了男人都给钱多俗啊!送个她亲自编织的手工手链多清新脱俗啊。

为自己的抠门找了个完美借口的顾蔓蔓不再犹豫转身离开。

第二章 睡了我黎瑾泽,用个小玩意就能打发的吗?

顾蔓蔓顺手拿走了床边的外套,将脑袋全部遮盖住后才一溜烟、头也不回的跑出了总统套房。

等到床上的黎瑾泽慢慢悠悠的醒了过来的时候,昨晚还躺在身侧的女人早就逃之夭夭了。

他将刘海一把往后撩去,阳光温柔的撒在他的马甲线上,更是将他白皙有型的身材完美的勾勒了出来。

黎瑾泽侧眸看了眼一旁空出来的位置,枕边的手工项链瞬间将他的视线给吸引了过去。

他皱起眉头将枕头上的手工项链拿了起来,上面飘散着淡淡的清香,好似昨晚那个女人的体香一般。

“女人,睡了我黎瑾泽,用个这破烂玩意就能打发的吗?”

一路狂奔赶回了顾家的顾蔓蔓此时心都有些慌慌的。

顾家的家教极为严格,她和姐姐从来都不被允许夜不归宿,而这次……顾蔓蔓摇了摇头,自顾自的想到:没事的没事的,现在还这么早,没准爸妈都还没起来。

她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一只脚刚踏进别墅里,就被一道雄厚的男声给吼住。

“顾蔓蔓!你还知道回来!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

顾蔓蔓微微一愣,看着坐在大厅欧式沙发上的爸爸妈妈和姐姐,心咯噔一下。

顾爸爸猛然间站了起来,一副恼羞成怒的样子。

顾妈妈也是一脸不悦的看着顾蔓蔓,眼神都在表达着她对顾蔓蔓的失望。

“爸妈,我昨天晚上玩完了以后去朋友家住了一晚,没事的。”

顾蔓蔓可不敢说真话,要是被家里的人知道她夜不归宿还和一个陌生的男人睡过了的话,她一定会赶出家门的!

而且最主要的是她都不知道昨天那个男人是谁?!多大的年纪?!就这样把她的第一次贡献出去了。

顾妈妈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那你昨天去哪个朋友家住了?”

顾蔓蔓的眼珠快速转动了一圈,随之毫不犹豫的说道:“尹音儿那里啊。”

话音一落,周围人的神情都瞬间阴沉了下去。

这个时候,站在顾妈妈顾爸爸身边和顾蔓蔓有着一模一样脸蛋的顾青青不断的冲着顾蔓蔓摇着头,好似是想告诉她什么一般。

“姐,你怎么了?”

顾蔓蔓一脸不解的看着顾青青。

下一秒,一道熟悉的身影就从楼上走了下来。

“蔓蔓,你回来了?你昨天晚上去哪了?”

看着面前的尹音儿,顾蔓蔓的眼睛一瞬间瞪大,脸上满是震惊。

尹音儿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好闺蜜。

“音儿?!你怎么会在我家?”

尹音儿一脸不解的歪了歪脑袋,手不断的揉着太阳穴:“昨天你和顾青青生日,我喝多了,就在你家睡了一晚啊。”

啪——一道清脆的巴掌声瞬间在大厅里响了起来。

顾蔓蔓本就两腿无力,硬是给顾爸爸这一带上十足劲的巴掌抽的摔倒在了地上。

她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眼睛都转着金星。

“你个孽障!还不说实话,你昨天晚上到底死哪里去了?!”

顾爸爸似乎还想冲上去踹顾蔓蔓,顾妈妈和顾青青见状连忙拦下顾爸爸。

顾青青看了眼倒在地上的顾蔓蔓,脸上挂满了担忧,画着精致妆容的眸子里却迅速闪过一丝幸灾乐祸。

“爸!你别打妹妹了,这件事情肯定是有误会的。妹妹虽然调皮,但是从来没有夜不归宿过的。”

顾妈妈也轻轻的点了点头,虽然生的是双胞胎,但是他们都比较喜欢乖巧懂事,明事理的姐姐。

尽管再不喜欢顾蔓蔓,但也是身上掉下来的肉。

“是啊,老爷,我们还是先把事情给问清楚吧。”

尹音儿连忙扶起了地上的顾蔓蔓,皱起的眉头里满是心疼:“蔓蔓,你没事吧?”

顾蔓蔓轻轻的摇了摇头,她由着尹音儿扶着走到了顾妈妈顾爸爸的面前微微颔首。

“爸妈,让你们担心了。”

顾妈妈幽幽的叹了口气,“你这孩子,从小就不让人省心,你看看你姐姐,要是你有你姐姐一半听话就好了。”

顾爸爸更是冷哼一声:“她要是有青青三分之一的懂事能干就好了,说什么一半!”

顾青青眯了眯眸子,故作无辜的尖叫了一声。

她连忙抱住顾蔓蔓的肩膀,将她的衣服往下一拉,露出了脖子和肩膀上一块又一块触目惊心的青紫和几乎遍布全身的吻痕!

“天啊,蔓蔓,你身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你昨天晚上在外面被人欺负了吗?!”

见状,顾蔓蔓连忙将衣服往上拉,心里陡然间响起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本来就在气头上的顾爸爸听到了顾青青的话,一把就揪住了顾蔓蔓的头发将她拖到了他的身边,脸上满是凶狠!

顾青青不懂顾蔓蔓身上的东西是什么东西,难道他会不懂吗?!

“你个女表子!昨天晚上到底去了哪里?!到底跟哪个男人去鬼混了?!”

顾蔓蔓只觉得头皮一阵吃痛,她不禁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顾妈妈:“妈……”

顾妈妈后退了一步,拒绝的意思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

尹音儿站在一旁又不能对长辈动手,只能干着急:“叔叔,你先放开蔓蔓吧!这样的话,她本就没办法解释啊!”

顾爸爸冷哼一声,随之将顾蔓蔓一把推倒在了地上。

“快说!你昨天到底和哪个男人鬼混去了?!”

顾青青见状蹲在了顾蔓蔓的身边,脸上满是担忧:“蔓蔓,你就说吧。爸不会怪你的,我们这都是关心你啊。”

顾蔓蔓死死的咬住下唇瓣,“我,不知道他是谁……”

话音一落,一个茶杯就从空中飞过,随后重重的砸在了顾蔓蔓的脑袋上。

嘭——茶杯重重的砸落在顾蔓蔓的脑袋上,随后又从她的脑袋上垂落掉在地上,应声而破,瓷片遍布在她周围。

不少锋利的瓷片刮破了她的手,血液将白瓷染红,看上去触目惊心。

顾爸爸恼羞成怒冲上前,似乎想一脚踹向顾蔓蔓,脸上的愤怒似乎是恨不得她现在就能去死一般。

尹音儿眉头一皱,她紧紧的将顾蔓蔓抱进怀里,没有发出任何一句声音,只是紧抱着顾蔓蔓的动作能看的出来她要保护顾蔓蔓的决心!

第三章 落魄的双胞胎妹妹

顾妈妈一把抱住了恼羞成怒的顾爸爸,暗示的看了眼将顾蔓蔓紧紧护在怀里的尹音儿摇了摇头。

尹音儿可是尹家的女儿!尹家父母就喜欢女儿,所以,尹音儿在家里也是极为受宠的。

而尹家和顾家两家是世交,自然是不能动尹音儿的。

顾爸爸甩了甩手臂,脸上满是阴沉:“把二小姐关进房间,从今天起,不许离开顾家半步!”

看着顾爸爸气愤离开,顾妈妈也叹了口气转身离开,只是看向顾蔓蔓的眼睛里满是失望。

顾青青蹲在顾蔓蔓的身边不禁说道:“蔓蔓啊,你太不懂事了。居然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发生关系,你不知道吗?你和尹凌淮是有婚约的。”

顾蔓蔓咬着牙抬起头看向了顾青青,灵动的眸子里满是冷意。

“姐,昨天我们一起过生日。我喝醉了消失了为什么你没有发现?”

顾青青一只手轻轻握住了顾蔓蔓的手:“你昨天失踪了,我就动员所有的人都去找你了。蔓蔓,你居然怀疑我?”

一旁的尹音儿点了点头:“蔓蔓,我听别人说,昨天确实是顾青青动员所有人去找你的。所以这件事你爸妈也都知道了。”

顾蔓蔓低了低眸子,她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她是被她姐姐灌醉的,可是她明明记得她喝的很醉,都站不起来,更别说走路了。既然如此的话,那她是怎么一个人消失不见的?

“蔓蔓,你应该好好反省一下你自己身上的问题。顾家和尹家两家联姻是大事,可不能因为你的胡来而结束。要不然爸妈一定会更生气的!”

顾青青用一种严肃的态度指责着坐在地上狼狈不堪的顾蔓蔓。

顾蔓蔓咬着牙看着文雅淑女的顾青青:“姐,尹凌淮喜欢的明明是你,而且我也不喜欢他。当初这个婚约明明是你和他的,为什么最后是让我和他成婚?”

“蔓蔓,你要知道,这件事情是爸妈做的主!再说了,你能为顾家做出贡献,你应该高兴才是。”

顾青青冷哼一声,之前在爸妈之前装作心疼妹妹的好姐姐形象也尽数消失。

一旁的尹音儿不禁低了低头,眸子里满是落寞。

“蔓蔓,你真的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嫂子了吗?”

顾蔓蔓不禁抿紧了唇瓣:“音儿,我不会抢你喜欢的人的。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嫁给尹凌淮的。”

尹音儿轻轻的摇了摇头,简单的将顾蔓蔓被瓷片划破的手处理了一下后才离开了顾家。

“蔓蔓,我昨天一晚上没回去,家里人肯定要担心了。晚点我再来看你。”

别墅一瞬间归于一种诡异的平静,和之前吵闹凝重的气氛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顾蔓蔓扶着楼梯扶手慢慢上楼,两腿的无力只好让她将压力都聚集在了手上。

手上一用力,手上的伤口就被狠狠撕碎而开,新鲜的鲜血也是迸发而出。

她倒吸一口凉气,本能的将手从楼梯扶手上撤离。

手一撤离,稳定的点消失,无力发软的双腿再也站不住,顾蔓蔓一个晃身,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来。

一旁的仆人左看看右看看,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身边有着不少的仆人,却没有一个走上前扶起顾蔓蔓。

顾蔓蔓躺在地上有一刹那的失神,本来她在家里就不受宠,更是每日每日被拿来和姐姐作对比。

这次的事情发生了以后,她恐怕以后在家里,会更难过的吧?

她咬紧牙关,随后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

扶着楼梯的扶手一路上楼,任由着手上的伤口撕碎流血,钻心的疼,顾蔓蔓都没有将手撤离过楼梯扶手上。

他们越是想让她倒下,越是想看她的笑话,她就越是不能让他们得逞!

白色大理石楼梯扶手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血痕的长度从楼梯尾到楼梯顶部一直延伸,看上去像是一条血蛇,让人望而生畏。

楼下的仆人们看到楼梯扶手上这样的情景都不禁抖了抖身子,一股寒气从头腾升到了发麻的头部。

回到房间的顾蔓蔓拿着衣服就进了卫生间,淋浴的冷水喷洒而出,她仰着脸任由着冷水冲打在脸上,却冲不掉她此时心里的万千思绪。

她抬起那只满是伤口和血液的手放在了淋浴的面前,喷洒而出的水冲刷着她手上的血液,没过一会,她那只被血液染红的手就恢复了原来的色泽。

水夹杂着血液流淌在了她白净的脸庞上,犹如她现在的心情一般。

她一直当做最宝贵的东西,要先给自己未来的那个他的东西,居然在她喝醉了以后丢失了。

对象只知道是个男人,连是谁她都不知道。

想到之前在大厅心狠手辣的父亲和冷漠的母亲、还有责怪她的姐姐,她的心里就一阵心寒。

她在顾家战战兢兢的过了这么多年,她什么都可以不要,什么好东西给姐姐她都毫无怨言。

可为什么,只要是姐姐不要的东西,都硬是要强塞给她呢?

就像这次和尹家的联姻。

一开始,就是姐姐和尹凌淮在一起的,说要联姻的也是他们两个。

姐姐突然变卦,顾家和尹家是世交,更多的是合作关系。自然不能闹得太僵,所以顶锅的就自然变成了和姐姐长得一摸一样的她了。

现在是这样,以前也是这样。

小时候不管姐姐考试作弊被抓、还是做错了什么事情,被全校通告批评的都是和姐姐长的一模一样的她。

顾蔓蔓满是伤痕的手骤然间收紧,一个用力,刚刚才干净的手又开始迸发出刺眼的鲜血。

你们可以不喜欢我,也可以伤害我,但是你们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利用我,利用完了以后又是怎么做到心生不出任何一丝愧疚的呢?

顾蔓蔓坐在梳妆镜前看着镜子里素颜依旧美的惊心动魄的自己,手轻轻的抚上了脸庞。

她和姐姐长着一模一样的脸蛋,要仔细说的话,她的脸蛋比姐姐还要精致漂亮一些,智商从小也在姐姐之上。

为什么,为什么爸妈从来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为什么就不能将分在姐姐身上满满的爱分给她一点点呢?

第四章 上错床

坐在办公室的顾青青眯了眯眸子拨通了一个陌生号码。

“吴总吗?昨天晚上你可还舒服?我妹妹她可是一个处呢,我知道你最喜欢的就是这个了。特意将她灌醉了送到你的房间里去了呢,我就想问问之前答应给我的裸照你什么时候给我。”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后才出声:“裸照?什么裸照?”

顾青青不禁皱起了眉头,依旧不耐其烦的笑道:“之前我们不是说好了吗?我把我妹妹送给你,你拍我妹妹的裸照给我啊。”

话音一落,电话那头的怒火瞬间彪了上去:“顾青青!你还好意思和我说把你妹妹送过来给我享受!我昨天在房间里等了一个晚上都没有等到人!”

顾青青微微一愣,脸上满是震惊:“不可能啊!我亲手将她扔进去的啊!我不可能会记错的啊!是你说的总统套房206啊!”

对面的声音突然沉默了一阵:“我预约的房间确实是总统套房206,然后昨天碰到黎瑾泽了,他就和我换了一个房间!昨天喝多了,忘记告诉你了……”

“什么?!黎瑾泽?!”顾青青的脸上满是妒忌和不甘!

“对啊!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也不能怪我,我们的合作就到这里终止了吧。这件事,向谁也不能透露,要不然我们的名声都要毁于一旦!”

嘟嘟嘟——不等顾青青反应过来,电话那已经挂断了。

顾青青的眉头紧皱在一起,随之将办公桌上的东西全部扫在了地上。

砰砰砰——办公桌上的东西全部砸落在地上,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巨响。

顾青青气的胸口剧烈起伏,一张脸都气红透了起来。

黎瑾泽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他就是世界首富,能够影响到全球经济发展的男人!

那个站在世界最顶端的男人!那个几乎是世界上所有女人梦中情人的男人!

几乎哪个女人都想爬上黎瑾泽的床,可是从未有哪个女人成功过!

当然,她也一样。

本来应该和尹凌淮结婚的人是她,为什么她反悔了呢?就是因为她觉得她应该嫁给一个更优秀的男人。

而在她的心里,那个男人就是黎瑾泽!

顾青青的手掌握紧成拳头,随后一拳头重重的打在了桌面上。

而她!却将她最讨厌的亲妹妹,亲手送上了那个她一直爱慕的男人、那个如神一般存在的男人床上!

现在的她简直要崩溃了,后悔的肠子都要绿了!

“顾蔓蔓,你又一次抢走了属于我的东西!我是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冷静下来的顾青青一打开电脑,就看着被各大新闻刷爆的头条。

头条都是关于黎瑾泽的,主题却是,黎瑾泽在寻找一件自己丢失的外套。

黎瑾泽那样的人物,怎么会缺一件外套呢?

看着电脑上显示的外套图片,顾青青的眼睛一瞬间放大了起来。

这件外套,为什么她觉得这般眼熟?!

砰——顾青青的手掌重重的拍在了办公桌上,整个人都瞬间站了起来。

这件外套,不就是顾蔓蔓今天披着回来的外套吗?!

原来,那就是黎瑾泽丢失的外套?!

黎瑾泽怎么会寻找一件外套呢?

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恐怕要寻找的是拿着他外套离开的顾蔓蔓吧!

顾青青的手掌紧紧的握紧成了拳头,脸上满是妒忌和不甘心!

顾蔓蔓只不过是和黎瑾泽睡了一晚而已!黎瑾泽居然就对她这般上心!

如果昨天晚上进入那个房间的是她的话,那该有多好……顾青青摇了摇头,随后迅速从公司赶回了家。

那个外套很重要,绝对绝对不能让顾蔓蔓发现!

回到家里的顾青青径直跑到了顾蔓蔓的房间里,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她轻手轻脚的翻动起了她的房间。

找了许久,终于在衣柜的最底层找到了那件属于黎瑾泽的外套。

她小心翼翼的拿出了外套抱着离开了以后,一颗心才渐渐的松了下来。

顾青青将外套小心翼翼的藏好以后才出了自己的房间。

大厅里顾蔓蔓坐在饭桌上喝着鸡蛋汤,一只手滑动着手机,脸上满是平静。

顾青青见状,一个跨步迅速夺过了顾蔓蔓手里的手机。

“姐,你抢我手机干嘛?”

顾蔓蔓皱着眉头不悦的看着顾青青,一只手已经伸向了她,意思很明显,将手机还给她。

顾青青冷哼一声,不但没有一丝要将手机还给顾蔓蔓的意思,还将手机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爸妈说了,这段时间你不能接触任何的电子产品,要你老老实实等到嫁给尹凌淮以后,他们就不再管你了。”

顾蔓蔓眉头紧皱,抬起的手渐渐收回:“姐,这话爸妈没说吧,这是你自己说的吧。”

顾青青坐在了顾蔓蔓的对面,仆人立即端上了一份燕窝,和顾蔓蔓的鸡蛋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仰了仰脑袋看着对面的顾蔓蔓,手里的汤匙轻轻的搅晃着碗里的燕窝。

“我的好妹妹,你知道这个又有什么意思呢?只要是我提的话,爸妈肯定是会答应的。你说是不是呢?”

顾蔓蔓默不作声的喝着碗里的鸡蛋汤,就是因为她知道,所以她才没有和顾青青起争执,也没有执意要回自己的手机。

看着顾蔓蔓默不作声的样子,顾青青好似一点都不解气一般。

想到是她把顾蔓蔓亲自送到她最爱慕的男人床上去的,她顿时间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将顾蔓蔓面前的鸡蛋汤一把夺过,脸上挂起了一抹亲和的笑容:“我的好妹妹啊,你都马上要出嫁了,怎么可以喝这么寒酸的东西呢?”

顾蔓蔓抬起冷眸看向顾青青:“顾青青,你又想玩什么花样?”

顾蔓蔓将她面前的燕窝端起,随之递向了对面的顾蔓蔓:“姐姐的燕窝还没吃呢,就让给妹妹吃吧。”

“我不要。”说完,顾蔓蔓就站起了身子,似乎是想离开。

顾青青一把摁住了顾蔓蔓的肩膀,将她重新压回在了座位上:“姐姐对你这么好,你还是把这燕窝给吃了吧。”

说完,顾青青就将端着燕窝的手微微倾斜,碗里的燕窝全部倒出,全部倒在了桌面上。

第五章 怀孕 

流动的燕窝沿着平坦的桌面一路滑去,从桌角一滴又一滴的滑落在了顾蔓蔓的身上。

黏糊的燕窝滴在顾蔓蔓衣服上,看上去有些恶心。

顾蔓蔓的眉头慢慢皱了起来,不悦渐渐浮现在了脸庞上。

“哎呀,燕窝都漏掉了呢。”

顾青青故作惊慌的说道,只是倾斜的手却没有一丝要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是一个反甩,将碗里的燕窝全部甩在了顾蔓蔓的脸上。

“妹妹,没事的,这桌子很干净的。你可以继续吃这个燕窝的,毕竟你从来就没吃过……”

顾蔓蔓一把将顾青青摁在她肩膀上的手臂推开,随之慢慢站了起来。

身上的狼狈丝毫没有影响她此时身上该有的气势:“顾青青,我敬你是我的亲姐姐,很多事情我都隐忍着你。但是你也别太过分了,人都是有底线的。兔子急了都能咬人的。”

说完,她就毫不犹豫的转身,不再去看身后气红了脸的顾青青。

顾青青冷哼一声,看着顾蔓蔓转身离开的背影不禁勾起了一抹冷笑。

“能咬人的兔子还不是一直被我从小压制到大?”

时间宛如沙漏一般行走着,顾蔓蔓就这样在顾家待着,如空气一般无存在感的待了两个月。

两个月的时间,顾蔓蔓的身材和脸有了明显的发福,看起来好像圆润了一些。

见到顾蔓蔓这个状态,最高兴的人当然莫过于顾青青了。

顾青青看着面前吃着青菜寡汤的顾蔓蔓,最后还是好心的夹了一块排骨放在了她的碗里。

“蔓蔓,你最近看起来很能吃的样子,多吃一些吧。”

顾蔓蔓淡淡的看了眼顾青青夹在自己碗里的排骨,随之一脸淡然的将排骨夹起扔出了碗里。

顾青青故作受伤的放下了手里的筷子,“蔓蔓,你为什么要把我给你夹的排骨扔出来?如果我有哪里做的不好,你和我说,我会改的。”

看着突然哭起来的顾青青,顾爸爸的眉头迅速皱了起来,脸上满是不悦。

他手里的碗筷也慢慢放了下来,手掌重重的落在了桌面上,一个冷眼就丢在了顾蔓蔓的身上。

“顾蔓蔓!你不要太过分了!你姐给你夹排骨你不吃就算了还扔掉,你是什么意思?”

顾妈妈并没有帮顾蔓蔓说话,反而是蹲在顾青青的身边安慰着还在哭泣的她。

顾蔓蔓淡淡的看了眼顾青青,随后才将白透没有血气的薄唇渐渐张开。

“没胃口。”

看着一脸平淡的顾蔓蔓,顾爸爸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再次拍响桌面,指着被她扔在一盘的排骨怒道:“你赶紧把排骨给我捡起来吃掉!”

听着顾爸爸气愤无比的话语,顾蔓蔓慢慢抬起头看向了他,冰凉的眸子里闪烁着冷光。

她的父亲,居然要她把扔掉的食物再次夹起来吃掉?

“父亲,这样的话,别人会怎么看待我们顾家呢?”

顾蔓蔓一脸淡然的回道,并没有要将排骨夹起来吃掉的意思。

顾爸爸瞬间从靠椅上起身,似乎又是想一把揪住顾蔓蔓的头发。

突然,顾蔓蔓的眼睛一瞬间瞪大,捂着嘴巴就跑向了垃圾桶的位置。

弯着腰对着垃圾桶一阵呕吐的顾蔓蔓眼泪都憋出来了。

看着突然呕吐的顾蔓蔓,大厅里所有人都呆愣了下来。

其中最为惊讶的就是顾青青。

此时她的脑海里迅速闪过一个不好的想法。

难道!顾蔓蔓有了?怀孕了?!怀了,黎瑾泽的孩子?!

她的手掌紧紧握紧成了拳头,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她将顾蔓蔓送上了自己最爱慕的男人床上,结果还一次就中彩了!让她有了黎瑾泽的孩子?!

母凭子贵,若是顾蔓蔓带着孩子去找黎瑾泽的话,那她不是有很大的几率会成为黎夫人吗?!

顾青青的手掌猛然间收紧,不!她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不等她反应过来,顾妈妈已经走向了顾蔓蔓。

她轻轻拍打着顾蔓蔓的后背,皱起的眉头里满是严肃:“蔓蔓,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了?”

顾蔓蔓微微一愣:“有什么了?”

顾妈妈二话不说,带着顾蔓蔓就去了医院。

没过半个小时,顾妈妈拿着化验单出来的时候,她差点没气的昏过去。

医生笑眯眯的对着顾蔓蔓说道:“恭喜你,你要做妈妈了。”

顾蔓蔓微微一顿,手本能的捂上了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脸上满是呆愣。

“我,要做妈妈了?”

医生点了点头,“是的,你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了。”

听着医生的话,顾妈妈、顾爸爸和顾青青都想到了顾蔓蔓夜不归宿的晚上。

顾爸爸一把拽住了顾蔓蔓的手腕,力道之大,硬是活生生将她手腕揪紫了。

他将她一把拖到了医生的面前,脸上满是怒气:“医生,给她做流产!这个孩子,我们不要!”

听着顾爸爸的话,顾蔓蔓的眼睛一瞬间瞪大。

她一把将手从顾爸爸的手里抽出,两只手紧紧捧住了隆起的肚子。

“不行!这是一条无辜的生命,我不能让他刚刚有了能来临到这个世界上的希望,又残忍的将他抹杀掉!”

啪——顾爸爸一巴掌重重的抽在了顾蔓蔓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怜惜。

“贱人!你想毁了顾家和尹家的关系和合作吗?!你可是要嫁给尹凌淮的人!”

一旁的顾青青安静的看着戏,眼睛渐渐眯了起来。

顾蔓蔓怀的可是这个世界主宰,黎瑾泽的孩子!这个真相只有她一个人知道,她当然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她知道如果一旦这个真相暴露了出去,那么顾蔓蔓就会取代她,成为顾家最受宠的女儿。这样的话,她们两个人身份地位就要倒换了!

而且真相暴露的话,她还有可能成为黎夫人!

所以,这个真相她一定要烂在肚子里。

现在逼着顾蔓蔓将孩子打掉也好,毕竟这样的话,顾蔓蔓能嫁给黎瑾泽的几率又是小了很多!

想到这,顾青青不禁也上前,手臂轻轻的抓住了顾蔓蔓的手臂。

“蔓蔓,孩子还是打掉吧,我们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啊,我们都是你的亲人,又怎么会害你呢?”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