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为赵明生韩雪甘成凯小说的名字是《干爹的福利》,又名《干爹的爱》《雪姐的特殊抚慰》

发布时间:2018-10-11 09:41

赵明生韩雪甘成凯全文阅读

韩雪甘成凯全文阅读

主角为赵明生韩雪甘成凯小说的名字是《干爹的福利》,又名《干爹的爱》《雪姐的特殊抚慰》,是由网络作家是我不够温柔所创作的。干爹的福利全文讲述的是美女老师韩雪从小就是被养父赵明生抚养长大的,与老实巴交的甘成凯结婚之后,对赵明生感觉更加依赖了...

第一章 新婚

  韩雪是出了名的美女老师,腿长腰细胸脯丰满,皮肤跟名字一样比雪花还白净,尤其瓜子脸上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会放电。

  转到镇小学这两年,所有男老师都对她动了心思,不过她最后却嫁给了老实巴交的包工头甘成凯。

  婚礼这天,甘成凯忙着跟村里的亲友推杯换盏,婚房里就剩新娘子韩雪,和她后爸赵明生。

  在韩雪尚未记事的时候,亲爹就意外离世,后来她妈改嫁给赵明生不久,又跟别的男人跑了,赵明生好不容易才供她上完学。

  跟赵明生相濡以沫十多年,如今要嫁做人妇,韩雪听着窗外院里嘈杂的行酒令,心里很不是滋味。

  她掀开红盖头,露出哭得红肿却难掩灵性的大眼睛,“爹,你一个人能好好过吗?”

  赵明生也很不舍,却明白闺女大了终究留不住,便强颜欢笑说,“小雪,爹不可能耽误你一辈子。”

  韩雪的小嘴撅了撅,挪过去挽住赵明生胳膊,把头靠在他肩上。

  对于干闺女的依赖,这么多年来,赵明生早已习惯。

  只是,随着年纪的增长,韩雪的身材越来越丰满,女人的韵味也越发浓郁,每次互相依偎的时候,赵明生总忍不住想入非非。

  就像眼下,虽然韩雪丰满的胸脯被衣服包裹着,赵明生仍旧能感觉到,从手臂上传来的柔软又温热的感觉。

  上一秒,他才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能胡思乱想。

  下一秒,脑中就下意识开始琢磨,这件红得像火焰的喜服下,是怎样**又滑腻的美丽酮体。

  韩雪抽泣着说,“爹,以后我不能经常回去看你,陪我睡会儿吧,就小时候那样。”

  赵明生知道这样不妥,可看着干闺女眼泪汪汪的可怜样子,立马就心软了。

  韩雪让赵明生平躺好,自己侧身倚在他胸膛,一条腿也搭上他腰间,学着几岁时候的模样撒娇。

  赵明生十来年没碰过女人了,怀里搂着韩雪这样的尤物,哪里扛得住。

  两人刚接触,他身子就一阵哆嗦。

  韩雪松开咬着他耳朵的嘴说,“爹,以前我嘴巴小,没力气,现在是不是弄得你疼了?”

  赵明生强装镇定,挤出丝笑意,“没,没事。小雪还跟以前一样可爱,是爹的小棉袄。”

  韩雪莞尔,顺势坐到他腰上,“那我要骑马马!”

  她回忆起幼时在赵明生身上骑马马的景象,扶住赵明生胸膛前后摇晃腰肢,表情既调皮又得意,仿佛从来没长大。

  她呼之欲出的丰满胸围,随着身体的动作上下震颤,几乎快要将布料涨破,看得赵明生口干舌燥,小肚子下面邪火直冒。

  害怕裤裆里的异样被察觉,赵明生赶紧侧身躲开,却被韩雪硬掰了回来。

  韩雪还以为赵明生是怕痒,谁知闹着闹着,忽然碰某种坚硬无比的物体,下意识握住感受两秒,才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东西。

  韩雪愣住了。

  和甘成凯处了一年多,她也尝过不少次鱼水之欢的滋味。

  只是她想不到,现在手里握着的东西尺寸居然如此巨大。相比之下,甘成凯裤裆里简直就是生了跟蚯蚓!

第二章 亲密

  她心里砰砰直跳,全然忘了要松开手。

  甘成凯的欲望很旺盛,但几乎每次都是三两分钟完事,刚把韩雪的兴致勾起来,那家伙就气喘吁吁的瘫软在她胸口上。

  韩雪心有不甘,却一直没说什么,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

  如今无意间发现赵明生的东西这样雄伟,一个让韩雪感到无地自容的羞耻念头,猛然从脑海中划过。

  她想着,如果能让手里这东西弄一弄,会不会像其他女老师讲的那样,舒服得**?

  转瞬之后,韩雪反应过来,赶紧抽回手。

  见干闺女面带桃花,惊慌失措,眼中迷蒙的雾气若隐若现,赵明生就知道韩雪已经发觉他的异常。

  婚房里气氛顿时变得尴尬。

  赵明生清清嗓子,坐起来说,“小雪,我去看看小凯。”

  韩雪有点自责,干爹刚刚还好好的,突然就要走,肯定是自己刚才的反应太过了,让他觉得难堪。

  好歹是父女,韩雪拉住他说,“爹,再陪我会儿,这次我不乱动了。”

  赵明生犹豫半秒,又坐回床沿。

  方才**闺女握住,他虽然心惊胆战,可那种想要尽情释放的冲动却被充分点燃。

  两人并排躺在床上,谁也没说话。

  忽然韩雪感觉后背有些痒痒,反手怎么都抓不到,就喊赵明生,“爹,你帮我看看,是不是长包了。”

  韩雪侧过身去,**的脖子就从散乱的头发中露出。

  赵明生忍住想亲上去的冲动,仔细瞧了瞧说,“没看见长包,是不是床单上什么东西咯着了?”

  “往下面一点,你把拉链拉开。”

  赵明生哆嗦着,缓缓拉下韩雪裙子后面的拉链,果然在洁白一片的背脊上,发现个刚刚变红的小包。

  韩雪的皮肤实在太好,透过裙子的缝隙,还能隐约瞧见她凹陷的细腰,和坡度陡然爬升的翘臀边缘。

  加上空气中淡淡体香的**,赵明生很快便控制不住,裤裆里生机勃发。

  韩雪让赵明生帮她挠挠,最好能用指甲钉一钉。

  赵明生咽下口唾沫,尽量让呼吸平稳下来,结果往前凑的时候,小肚子冷不丁撞到韩雪微撅的翘臀上。

  好巧不巧的,将他裤子撑起的尖锐部分,不偏不倚顶进韩雪双腿之间。

  顿时,女人最隐秘的地方传出的柔软和炙热,韩雪大腿夹紧之后产生的紧致感,让他**中烧,脑中嗡嗡作响。

  与此同时,韩雪也察觉受到侵犯,鼻腔中当即轻咛出声。

  想要推开背后的男人,却使不出力气。

  那坚硬如铁的东西,似乎有种让人难以抗拒的魔力,让她浑身肌肉紧绷,既害怕又期待,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一个点上。

  赵明生估计韩雪还没发现,却不敢随便乱动,就任由两人身体紧紧贴合,借着帮她钉包的动作,让下身与她的翘臀轻轻剐蹭。

  赵明生每钉一下,韩雪就忍不住轻哼一声。

  接连几次以后,她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恨不得立刻脱得精光,让顶住下面的那东西赶紧进来。

第三章 对不对

  听韩雪的闷哼越来越明显,赵明生止住动作,“怎么了小雪,弄疼你了吗?要不,待会儿让小凯帮你钉吧。”

  那阵舒爽一消失,韩雪心乱如麻,张口便催到,“爹,不要停……用点力……”

  韩雪本是无心之言,可话传到赵明生耳中,却跟药效强劲的催情丸差不多。

  他想起当年和韩雪妈在床上酣战的情景,那女人快到紧要关头的时候,总会摇头晃脑的大喊大叫,让他使劲,再快点。

  听着韩雪诱人的呢喃,回忆着与韩雪妈激斗的画面,赵明生越发**焚身。

  他装作调整姿势,下身迅速扭动几下,差点没把持住释放出洪荒之力。

  而韩雪的闷哼已然变作低喊,甚至伸手按在赵明生胯边,让赵明生猜不透她是拒绝还是迎合。

  赵明生已经到了爆发边缘,正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要不要冲破道德伦理,将干闺女就地正法,婚房的门嘎吱一下突然被推开。

  “小……小雪……是不是等……等不及啦?嘿嘿嘿……”

  甘成凯说着胡话,摇摇晃晃的进来,几次差点栽倒。

  韩雪吓得噤若寒蝉,赵明生反应倒是快,赶紧蹦下床去扶甘成凯。

  甘成凯歪着脑袋看赵明生半天,才满嘴酒臭的说,“是爹啊……岳父大人,你别……别走,我跟小雪要……要怀娃,你帮我看看,我……我的姿势对不对……”

  赵明生拍拍他脸,把他扶到床边,“瞎说什么呢?这是你们的事,不能让别人看。”

  说罢就要出屋。

  可甘成凯一把拽住他说,“岳父大人,我知……知道你向来就……就看不起我,但,但是……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就不能给……给我个面子吗?”

  赵明生知道他这是发酒疯,可又害怕让女婿多心,一时左右为难。

  没等他想好,甘成凯已经胡乱扒干净自己的衣裳,光着**将韩雪扑倒在床。

  韩雪吓了一跳,边推甘成凯边说,“爹还在呢,你能不能注意点儿……”

  看韩雪又羞又怒的样子,赵明生心里升起股无法言喻的难受,趁着没人注意,悄悄退出婚房。

  关上门之前,他随意瞟一眼,就见韩雪被甘成凯硬拽掉喜服,浅粉色的内衣也岌岌可危,白花花的丰满胸脯几乎完全暴露在空气中,让他一阵嗓子发痒。

  甘成凯不顾韩雪的反抗,两下扯掉她的**,再将她双腿一分,便急不可耐的压上去。

  因为被床柱挡住视线,看不到具体细节。

  很快,甘成凯大吼一声开始挺动腰肢,而韩雪则发出极力压抑的尖叫。

  房间里渐渐回荡起床架嘎吱嘎吱的晃动乱响,和富有节奏又无比刺耳的水渍声。

  赵明生叹口气,这才闭上房门。

  院子里还有尚未散去的乡亲,互相之间在拼酒猜拳。

  赵明生强颜欢笑,忍着心中莫名的苦涩,融入到其中,大碗大碗的干了起来。

  他理解不了,韩雪到底看上甘成凯哪里一点。

  那小子愣头愣脑的,要家世没家世,要长相没长相,以韩雪的条件,完全可以找个更好的。

  酒没喝两口,韩雪居然出来了。

  她本就生得好看,此刻脸上挂着尚未散去的红晕,更显清纯诱人。

  赵明生看得呆住,随即反应过来,甘成凯进去不过两分钟而已,难不成这家伙连房事也不行?

第四章 真正的男人

  呼吸之间,赵明生便思索了很多。

  在他眼里,配得上韩雪的男人应该是相貌不凡,家境殷实的帅小伙。最不济,起码得是从事医生或者律师这类受人尊敬的职业。

  甘成凯没啥文化,看上去又愣头愣脑的,赵明生打一开始就瞧不上。

  可韩雪坚持要下嫁给他,赵明生也没辙,只能安慰自己说,只要闺女觉得好,日子就会过得舒坦。

  此时,望着韩雪复杂的笑容,赵明生心中五味杂陈。

  他甚至觉得,也许这世上只有他,才是真正对韩雪无条件宠溺的男人。

  见赵明生直愣愣望着自己,韩雪心虚得紧,就在他旁边落座。

  还没开口说些什么,亲友们呼啦啦围了上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要跟新娘子讨喜酒喝。

  韩雪感激大家的祝福,便挨个儿给他们斟酒,却没留意到,在人群外围,有道阴骘的目光从缝隙中一闪而过。

  等到酒过三巡,已接近半夜十二点,该走的都走了。

  方才还人声鼎沸的院子里,就剩下韩雪和赵明生。

  村里民风淳朴,没人使劲灌新娘子酒。但韩雪天生不胜酒力,只不过三两杯就有些头晕眼花。

  她后爹赵明生更是难堪,这会儿已经酩酊大醉,趴在饭桌上说着些听不懂的胡话。

  夏夜的微风略凉,韩雪想将他扶进屋去,奈何男人的体重对她来说太过吃力,迈步子都很费劲。

  赵明生正迷糊,忽然觉得身子轻了,肩膀下有个香喷喷的女人。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他看不太清那女人的面容,就觉得长相清秀,身材丰满,是他幻想中最完美的炮架子。

  他想也没想,伸手就朝那女人胸脯抓,嘴巴也顺势落进那女人脖子里。

  顿时,满鼻子的香味,和掌心柔软暴涨的满足感,让他爽得浑身舒畅。

  冷不丁受到攻击,韩雪吓得急忙往外挣脱,却被赵明生死死搂住。

  两人纠缠几下便翻滚在地。

  赵明生根本分不清身下压的是谁,他脑子里除了把这女人据为己有,让这女人在胯下**缱绻,再没其他想法。

  那女人的皮肤**好滑,摸起来像半融化的温热冰块,让人有种将整个手都陷进去的欲望。

  不管是手还是腿,任何试图阻挡的东西,都被赵明生粗鲁的拍开,接着毫不犹豫探进裙底,朝着十几年没有触碰过的地方进发。

  韩雪无法挣脱,急得想大喊。

  想到甘成凯就在屋里躺着,万一听到喊声,出来撞见她跟干爹这幅模样,肯定接受不了,便又忍住了。

  死撑一小会儿,她手脚都已经力竭,渐渐被赵明生制住。

  赵明生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裤子都懒得脱,直接拉开档门拉链,便将隐藏于其中早就急不可耐的东西释放出来。

  见到那东西,韩雪的瞳孔瞬间放大,整个人僵住,只觉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凝固了。

  两个钟头以前,在离得几米远的婚房里,甘成凯再一次摆出打持久战的架势,却来了场闪击战。

  虽然知道**会遭天谴,但韩雪还是忍不住遐想,也许有了面前儿臂粗细的东西,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男人。

第五章 春风满面

  甚至于,她心里隐约还有个声音在说,反正赵明生跟你没有血缘关系,试一次又怎么样?

  韩雪试图驱散那声音,却听它又说,这不能怪你,如果甘成凯有一点点用,你也不至于跟个守活寡的冷宫弃妃一样难受。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韩雪的**便被赵明生扯下小腿肚。

  赤红着双眼的赵明生,跟平时温和体贴的男人截然不同,散发出某种看起来蛮横,却又让人想要被征服的霸气。

  犹豫中,赵明生乘虚而入,粗腰已经挤进韩雪两腿之间。

  韩雪来不及细想,即将发生的事是对还是错,倘若不慎被外人得知,对她,对赵明生或甘成凯,又会是多大的灾难。

  因为院外忽然有人敲门。

  赵明生不愿搭理,可那敲门声一直响不停。

  他像头被夺走猎物的狮子一样怒不可遏,噌的蹦起来,抬脚踹翻挡道的桌子,杀气腾腾的奔向院门。

  韩雪则如获大赦,惊慌失措的躲进里屋。

  来人是村东头的王二嫂。

  见是个女人,赵明生的怒火消散大半,之前被邪气催发的迷糊劲也褪了些。

  调整好情绪,刚想问明来意,就看王二嫂往后一蹦,“哎呀!我说赵大哥!就算现在是大半夜,你也不能耍流氓啊!”

  赵明生顺着她的目光往腰下一瞧,才发现那东西还直挺挺的顶在裤裆外面,一副威风凛凛的模样。

  丢人丢大发了!

  赵明生想将那东西塞回去,可兴致一起,体积实在太大,根本就没办法从拉链缝里退回。

  情急之下,只好转身解开裤腰,终于才整理妥当。

  再面对王二嫂,赵明生发现那女人神色依旧如常,但眼中时不时会有些难以捕捉的细微光彩在跳动。

  赵明生以为她是嘲笑,便没好气的说,“二嫂,三更半夜不好好睡觉,来有什么事?”

  王二嫂掩嘴一笑,随即抛出个媚眼,“赵大哥,那你想不想好好睡觉啊?”

  “睡觉”两个字,她还特意加重了音调。

  赵明生心思一动,这王二嫂是村里出了名的狐媚婆子,三十五六的年纪,看起来却跟二十几岁的女人差不多,估计没少被男人滋润。

  她玩起一语双关的文字游戏,难不成是想那什么?

  赵明生舔舔嘴唇,没回答。

  寒暄几句,王二嫂见赵明生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就拿了自己落在酒席上的东西回家去了。

  赵明生关掉院里的灯进屋躺下,隔壁传来动静。

  甘成凯好像醒酒了,又跟韩雪做起了运动,而且相当剧烈,阵阵地动山摇的声响被墙壁放大,变得更为明显。

  赵明生缩进被窝,仍旧能听得清清楚楚。

  韩雪咿咿呀呀的叫声特别诱人,断断续续的,跟猫爪子一样,轻轻挠在赵明生心窝子里,让他睡意全无。

  他有点后悔,刚才就该把王二嫂拉到地里爽一把,发泄发泄这十几年积攒下来的**。

  可转念一想,自己好歹是当爹的人,怎么能干出这种龌蹉事?

  时间稍纵即逝。

  转眼大半个月过去,到九月初学校开学了。

  韩雪穿着最喜欢的那身黑色套装,昂首挺胸跨进镇小学教师办公室。

  见她来,屋里角落的男人抬头笑道,“韩老师来啦?喜事临门果然春风满面,比之前漂亮不少啊!”

  韩雪不好意思的说,“郑主任,让您见笑了。”

  她总觉得郑主任此刻的眼神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