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战王归位小说阅读_薛郎崔颖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1 10:31

薛郎、崔颖是出自小说《战王归位》。《战王归位》目前已完结。这本男频小说受到了许多读者的喜爱。重生复仇这类型的小说非常的火,小编也是非常的喜欢看,这种小说真的是太吸人眼球。

战王归位

推荐指数:8分

《战王归位》在线阅读全文

战王归位第0016章 荒山夜惊魂

狼吞虎咽的吃完,送走崔颖俩人,薛郎跳上车开始装车。

快装完了,搭手的搬运工说道:“薛郎,你都三天没合眼了吧,车是公家的,身体可是自己的,别那么拼命。”

薛郎揪住刚上车的麻袋,在搬运工的配合下,利索的一抬一拧,将一百八十斤的麻袋轻飘飘的落到一米五高,这才说道:“没事王哥,抢运也就十来天了,这身板,挺得住!”

“钱不是一天挣的,别到时候人死了……钱花不了。”

叫王哥的一边说着,一边将合上的大箱扣上。

“哈哈!花不了怕啥,让嫂子替我花呗!”

薛郎笑着,接过递上来的苫布。

王哥接住苫布的另一角,笑吗道:“艹!毛还没长齐,惦记你嫂子呢?想媳妇了吧?看我不告诉崔颖的……”

笑闹着,薛郎开车离开了粮场,过了称,稳稳的驾着车进了林业道,在道边树木飞掠中打开了录音机。

随着鼓点的敲响,他一边开着车,一边盘算。

已经多开出了四箱油的发..票,照这样下去,半月光油钱就不止一万块。

真不错……

薛郎很惬意,一点看不出疲劳。想到谎言可以维持,心里就一阵的轻松。

思绪里,咚咚的鼓点敲击中,加长轰鸣着,换到了二档,一路毫不迟涩的上到了山顶。

一到山顶,薛郎没有直接下山,而是靠边掀开保温被,等待水箱凉透。否则,重车低档大油门下几公里的盘山道,水箱很容易开锅。

几分钟后,薛郎盖上保温被,慢慢的向坡下驶去。

刚走了五六个弯道,山底下突然出现了灯光。

咦?这么晚还有人敢跑将军岭?

看着快速移动的两束灯光,薛郎谨慎起来。

下面的显然是两辆小车,速度非常快,短短十来分钟,就到了半山腰,一前一后,相距不过大几百米的样子。

看到两束灯光接近,薛郎慢慢的将刹车踩下,速度降到最低,避免一会会车出现麻烦。

就在他做好准备会车的一刻,迎面刚刚拐过弯道的车灯突然左右晃了了几下,直奔他冲来。

“我艹!”

薛郎大惊,在车灯一晃,扫过驾驶室的同时,扑哧扑哧连踩刹车,同时抢档,从三档降到二档,在发动机嘶吼中,一把薅起手刹,车身摇晃了几下,刺耳的声音中,险险的贴着道边停了下来。

车停稳,饶是薛郎心坚如铁,也惊出一声冷汗。这要是一个处理不好,不论是撞车还是车轮打滑,难保会翻下左侧百米深的山坡,就算神仙,估计也要脱层皮。

“吗的!赶着投胎呢!!”

薛郎发现对方没有撞来,而是拐弯后,咒骂着,利索的熄火跳车,快速找了块石头掩住车轮,这才看向前方二三十米远的岔道。

怎么进料场了?

正以为小车失控才拐进修路备料的死胡同呢,突然,弯道再次拐过一束灯光,紧接着发动机轰鸣声中,一辆越野车带着一溜飞雪,风驰电掣的驶来,在薛郎快速靠边的同时,却在前方冲起漫天雪雾,毫不犹豫的一头扎进了那个岔道口。

搞什么?

薛郎眼睛一虚,敏锐的捕捉到了不寻常。

就在他念头飘起的一刻,岔道里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发动机的声音消失了。

不好!

薛郎听到响声的一刻,毫不犹豫的直奔岔道口,几个呼吸就消失在岔口内。

就在他刚刚冲进岔道,还没看到车影时,砰砰两声清脆的枪声响起。

柯尔特M2000!

判断出枪的型号,薛郎瞳孔骤缩,略微一顿,紧接着鬼魅的一闪,悄无声息的摸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拐过石壁,一辆帕萨特被后面赶至的4500越野撞的变了形,大灯虽然雪亮,发动机却已经熄火。

打开的两个车门底下躺着两个人影,不知死活。

前面机盖子翘起的4500一左一右的车门后,躲着两个身着皮夹克的家伙,各自抱着把枪,警惕的盯着帕萨特。

几秒后,一个公鸭嗓子说道:“刀子,去看看。”

“好!”

另一侧体格魁梧的家伙答应着,几个漂亮的战术动作,身影忽左忽右,快速靠近帕萨特,枪指着地上的人影,探头看了看,随即示意安全。

那个公鸭嗓子的大汉拎着枪走了过来,掏出张照片看了眼,又瞅了眼车里,吞咽了口唾沫,不舍的说道:“刀子,目标正确,拍照点着,我去把道上的司机和车处理了……”

他话音未落,突然一阵风从身边掠过,紧接着手一麻,不等他扭头,一个声音突兀响起:“毁尸灭迹,够专业。”

“什么人?!”

公鸭嗓子一惊,还没等头转过去,猛然发觉不对,随之视线落在空无一物的手上,大骇之下,冷汗瞬间湿透衣背。

另外那个叫刀子的家伙这会也呆傻的站着,脑袋嗡嗡炸响,不知道对方怎么靠近的,枪怎么就跑对方手里了。自己可是受过正规训练,上过战场,杀人无数的人,怎么就被人无声的下了枪?

薛郎把玩着手里的两把手枪,好整以暇的说道:“柯尔特M2000,弹容十五,十大名枪之一,你们看来身份尊贵啊。”

公鸭嗓子已经意识到碰到了高手,惊骇中,噌的拔出一把匕首,戾气勃发,沉声喝道:“你是谁?”

叫刀子的家伙毕竟同样经历过生死,在喝声中猛然回过神来,拽出一把匕首,跟公鸭清嗓子成犄角之势,根本不去考虑对方手里有枪。

“啧啧……”

薛郎漂亮的一挽枪花,两把枪突兀消失,看着俩人手里的匕首,见猎心喜道:“M7军刺,好东西不少啊!”

话音未落,身子一晃,四米多的距离,一闪就到了近前,左手一拨,挡开公鸭嗓子的匕首,右拳中指突起,闪电般的击中他的颌下。

喉结碎裂声中,身体一个旋转,鬼魅般的出现在刀子身前,在刀子匕首刺出的刹那,立掌如刀,一闪,就砍在他的脖子上,在刀子眼球突出,骨节碎裂声中,劈手夺过匕首。

都是米国货,这俩家伙应该有钱……

琢磨着,将俩人兜里掏了个干净,4500搜罗一番。可看着手里仅有两千多块,不由失落,啐了口:“真他吗穷!”随之扔掉几张银行卡,捡起那张照片看了眼,不由眼前一亮。

照片中是个女孩子,确切的说是个美女。按薛郎的审美观来判定,比范爷少了份娇媚,多了份清纯,比菲菲多了份甜美,绝对的美女。

不会是明星吧……

暗自嘀咕了句,按捺住惊艳,起身来到外省牌照的帕萨特前。

还活着!

帕萨特里,借着车灯的光亮,薛郎快速扒开姑娘的眼皮查看了下,见瞳孔并无放大现象,松了口气,两手迅速摸遍美女全身,确认骨头没断后,解开羽绒服,伸手将毛衣掀起,在一股淡淡的幽香中,解开了胸衣。

顾不上欣赏那莹白细腻,宛若牙雕玉琢的肌肤,视线也没在两点红豆上停留,心跳略微加速中,拽下毛衣,伸手按在柔软的上半部,连续做了几个胸部按压,低头含住樱唇。

随着人工呼吸,一声嘤咛,随之美女咳嗽着动了动,接着哇的一声。

“我艹!”

薛郎闪身一躲,但车内空间狭小,依旧没能完全躲开,身上落了几点液体。

见美女吐了口,却依旧没有睁开眼睛,薛郎知道坏了,这是创伤性脑震荡的征兆,必须送医院。

得出这个结论,快速给美女擦了擦嘴,扣好羽绒服就抱出了车外。

这里不能留下痕迹……

看了眼两台收拾利索的浙C和浙A牌照的车,薛郎不关心双方是什么人,但知道既不能报警,也不能留下线索给自己找麻烦。

“一会送你到医院可别给我找麻烦,你没身份但包里有钱,自己付账,我可没钱。”

身后火光中,薛郎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拉开车门,将怀里的美女放进车里,随之启动车向山下驶去,准备将美女扔到医院,赶去卸车。

可他刚下了将军岭,旁边靠着的美女却动了动,长长的睫毛煽动着,随之睁开了眼睛。

“噢……头好疼……”

薛郎扭头看了眼面露痛苦的美女,顿了下,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被人追杀?”

美女两手捂着头,痛苦的说道:“我不知道,头好疼……”

“你叫什么?”

“我叫什么……想不起来……头好疼……”

失忆?

薛郎脑海里掠过这俩字,眼睛虚了下。

“好吧,一会到了地方,我送你到派出所附近。”

“别扔下我,我害怕……”

美女眼中的无助和恐惧让薛郎的心抽动了一下,没有躲闪,任由她抓住了自己的胳膊,顿了下,问道: “你是哪的?”

“不记得了……”

“今年多大?”

“想不起来……头好痛……”

“那LV是你的,里面有三万多块,到地方你自己去医院检查下吧。”

“我的?我不记得自己有包,你骗我,我也不去医院,你别想扔下我!”

“你是男的女的?”

“我当然是女的啊!你秀逗了吧?”

好吧……不傻……

一个多小时后,薛郎在冲出山林,看到前方灯光的时候,放弃了试图唤醒美女的记忆,试图让美女下车自己走的念头,开车直奔迎春粮库。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