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陈紫瑶高子尧全文阅读_陈紫瑶高子尧免费阅读by木讷女

发布时间:2018-10-11 10:35

陈紫瑶高子尧全文阅读

陈紫瑶高子尧全文阅读

陈紫瑶高子尧小说的名字是《爱在孤独边缘》,这是由网络作者木讷女创作的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小说,陈紫瑶高子尧是小说的男女主人公。爱在孤独边缘小说讲述的是陈紫瑶出生在一个不幸的家庭,幼年丧凶使得原本美满的家庭走向灰暗。可是一场似真,非真的梦境,让她遇到了那个改变她一生的男人高子尧!

第一章 六岁失凶,竟不知悲伤

  他”被医院放置在一个不足20平米的停尸房的一个木板上,那模样,就好像从没被病魔折磨一般,就这样没有一点生命气息的躺在那里。爸爸妈妈坐在木板的左右两侧,两手抚摸着二哥的脸庞,泪水顺着他们黝黑的脸颊滴落到木板上。

  那时,6岁的紫瑶不是不懂“死”的含义是什么,只是懂得还不够深切,总以为,死是短暂的,明天天亮,二哥还是会像以前一样躺在病床上看书,她可真没想到死是要死很久很久。

  黑漆漆的四壁,看起来脏兮兮的,与紫瑶白白嫩嫩的脸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也伤心,可是看起来倒也还算平静,看着周围的一切,她竟有点害怕,无处安放的两只小手正拉着躺在木板二哥的病服上。

  想起从前紫瑶刚学会走路的时候,也是像现在一样拉扯着他的衣角,可是从前这个时候的二哥都会调皮的甩开紫瑶的手,快步挪到跟前,用宠溺的口吻说“来啊,抓哥哥啊!”可是这一次,二哥一动不动的躺着。

  “哥哥,哥哥,我以后再也不跟你吵架了,我再也不偷你的零用钱了,你醒醒好不好?”四哥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拉扯着;三姐呜呜的哭着,一边拭擦着二哥的身子。

  对啊,换寿衣的时间到了。

  二哥一身黑色的装扮,黑色的帽子、黑色的上衣、黑色的裤子、黑色的鞋子...小小年纪穿着这般模样,也着实心疼,其实他生前从来就不喜欢黑色,甚至是讨厌。也是,才16岁,青春年华正刚刚开始,连天空都是五彩斑斓的年纪,怎么会喜欢这么深沉的颜色,上天实属不公,为什么就这样夺走了他的生命。

  “时间到了,该运送到火葬场了,这种时间不容错乱!!!”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子走进来,用命令式的口吻说着。

  对,这已经是第四次催促了。

  四哥反手紧抱着二哥,泣不成声;爸爸妈妈并排坐着,没有说话,凹陷的眼睛,眼泪一直止不住的往下流。

  正要抬上车的时候,一股白色的液体从二哥的鼻孔上流了下来,紫瑶喊“二哥流鼻涕了”,说着本能地想要用手去拭擦。

  “啪”四哥一个巴掌扇到紫瑶的手臂上说“不用你来,你走开!”

  四哥本就不喜欢紫瑶,加上刚刚全家人都沉侵在悲伤之中时,唯独紫瑶连一滴泪都没有......虽然小,但也有6岁了,多多少少会对死有见解的。怎么可以一滴眼泪都不流!

  也许是被四哥打疼了,也许是被吓到,鼻子一酸,一股热泪夺框而出, 紫瑶躲在三姐的身后,深怕四哥再一次打她。

  “你委屈什么?现在哭什么?,二哥都死了,你为什么不流泪,一直都不喜欢你,都说眼睛大的人,大都绝情。”四哥指着紫瑶的鼻子怒吼着,看着那个运着二哥的遗体的车子渐渐开远后,四哥拉着三姐走了,留下紫瑶在原地不知所措…从医院出来后,就不见爸爸妈妈的影踪了,也是后来才知道,父母不能目送死去的孩子,是村里从前的一种习俗,白发人不送黑发人!!

第二章 夜里无人可依偎

  看着街上的人来来往往,也不知道该拉谁的手才能回家,一个个陌生面孔,让紫瑶心生恐惧,于是,她放弃了热闹的街道,跳下了农田,沿着稻田中间那狭小的空隙,一直往前走。

  山头稀稀疏疏的人们在忙碌着,夕阳直落,黑夜降临,荔枝园里的小房子渐渐亮了起来,紫瑶爬到树上,若有所思地看着零零星星的灯光。

  其实她从来不怕天黑,就是怕天黑了也没人找。

  而她,尽管天再黑,夜再深,也没人寻。

  回到家的时候,家里人都睡了,好像并没有发现这个家里少了她一样,她既已习惯着这份失落,又渴望着能发生变化,能有人在这黑夜中担心她的处境;不过,她始终也明白,家里兄妹姐弟颇多,位居第五又是女孩,自己难免会遭到家里人的忽略。

  黑漆漆的夜里,她不敢开灯。

  月光洒落她的脚边,像是故意给紫瑶施舍一点光芒,她静悄悄地用凉水快速的冲洗了她这个小身板后,就躺进了她的小窝。

  静谧的夜里,四哥中午那几句话一遍又一遍地回荡在她耳边,显然她是能感觉到这种气氛带给家里人的坏情绪,却还是会读不懂这种失去亲人的悲伤。她当然也知道二哥死了,就算天亮了,他也回不来了,可眼泪不懂她的悲伤。

  别人都说,家中最小的小孩,理应是父母最宠爱的宝贝,可是紫瑶得到的却是相反的,懂事以来,她很少得到家里人的关注。二哥病了,妈妈常作陪在身边,爸爸起早贪黑的在外工作,三哥一直厌恶着紫瑶,四姐从小到大很少搭理紫瑶。

  几乎没一人叮咛紫瑶要一日三餐,冬冷夏热…

  一声鸡鸣,天渐亮。

  一个影子在门口来来回回的徘徊着,焦急、无奈......

  紫瑶跑过去大喊着“大哥”。

  在紫瑶还没懂事之前,二哥就已经患病了,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负债累累,家里实在承担不了三哥昂贵的医药费,爸爸妈妈强制性逼迫大哥辍学出外打工,逢年过节少有假期,几乎不曾回家。但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往家里邮寄物料,像鞋子、衣服、袜子,零食等。

  紫瑶懂事以来就见过大哥3次,每次都是来去匆匆,少有停留几日的。

  “瑶瑶,快告诉大哥,你二哥在哪个医院?”大哥眼角泛着泪花“三哥被车子拉走了......”

  “前天就让别人带话给你了,他那么想见你一面,你总不回来,现在人已经不在了,你还回来干什么?我不会原谅你们的”妈妈几乎是吼着说这一字一句的,这些话真的锋利如刀子、冰雹一般,狠狠插进大哥的心里,他瘫坐在地上,泪如喷泉一般,呜呜哭出声来…那是第一次看见大哥哭,也是最让紫瑶动容的一次。

  她跑过去,拉着大哥的衣角哽咽着“哥哥不哭了”!

  “大哥,昨天在医院的时候,陈紫瑶就没有流下一滴眼泪!二哥生前是最疼她吧,可她呢,白眼狼!”在门里冲出来的二哥说完怒瞪着紫瑶”。

  听着这些话,大哥并没有抬头向二哥看过去,像是不在意,可实则却用力地推开了拉着自己衣角的紫瑶。

  被大哥甩开的手正停在半空中,十足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般在一旁站着,显得无助极透了。

第三章 恐惧黑夜,害怕争吵

  按习俗,下葬后的隔天应有欢送仪式,可二哥却什么都没有,死得早,年纪太小,村里人忌讳,不允许设任何欢送仪式。

  二哥就这样一个人静悄悄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或者会有人提起他的时候会痛心流泪;也或有人把这当成一则笑话从嘴里吐出来。

  看着墙壁上那写着歪歪倒倒字迹,那是二哥前两个月教紫瑶写的自己的名字。那时写字的时候,又何曾想过,两个月过后就天隔一方了呢!呵呵,死真的很容易,可到底要轮回多少回才能再次来到这个世界上?

  二哥下葬后,大哥像往常一样回到工作岗位继续工作,妈妈一连十几天都没有踏出过家门,整日瘫睡在家里的木床上呜呜地哭着,爸爸还是像从前那样起早贪黑的外出拉货跑腿赚家用,他故作坚强的外表下终是瞒不住内心的哀伤;那天空里还是像往常一样挂着厚厚的像棉花糖一般的云朵的早晨,大家都在喝着粥,爸爸却哽咽了起来,豆大的泪水从那凹陷的眼眶落在他的高高凸起的颧骨上、接着碗里、饭桌上,最后终究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干脆趴在桌子上呜呜地哭起来。四哥一向敏感、看着身边的爸爸哭了,自己也跟着哇哇大哭。

  从紫瑶懂事以来,那个像巨人般的爸爸,经历了中年丧子后,也还是脆弱得像个孩子般;此时的爸爸就似是那翱翔在天空的鸟儿眼睁睁地看着鸟巢里的孩子被狠毒的猎人一举拎走一样,然而留给他的只剩下无助、绝望...

  这个被上天折腾一翻过后的家庭,好像并没有就此罢休的的意思。

  一个家庭最怕是父母对生活没了盼头。过于悲伤的情绪会让人容易颓废,二哥死了后,留下了记忆中的面容,还留下了过十万的债务,借银行的、借叔叔伯伯的、借舅舅阿姨的、借朋友的,仿佛认识的人都借了个遍。

  虽从前的爸爸妈妈也不亲密,但也不至于不和谐。二哥走了,也把家里从前的和谐一并带走了......

  “砰、砰、砰,开门,开门...”妈妈在门外大喊着,紫瑶从床上一骨碌跳了起来,使劲屏住呼吸,幻想这夜里还能像刚刚一样安静而和谐,可每次迎来都是一阵阵让人惴惴不安的声响,她害怕、恐惧......

  经历了中年丧子的妈妈却爱上了赌博,爸爸脾气变得暴跳如雷,俩人事事针锋相对,从一开始小吵小闹,现在都经常动手打起来,原先还有三姐、四哥在家,紫瑶还没至于这样害怕,但现在,三姐、四哥也到镇上面去读书,寄宿学校。

  不知是妈妈故意的还是怎么,明知道爸爸每次都能她晚归而吵闹,可她偏偏白天在家睡觉,天黑出去到深夜才回来,这是爸爸最难容忍的,看到妈妈过了时间点还没有回来,就直接把门反锁起来睡觉去了,妈妈半夜回来,进不来门,这又是一场战争的开始。

第四章 为了妈妈,眼角被爸爸误伤

  “你个赌博的烂女人,让你赌博,不要回来,滚”爸爸在房内咆哮着“赶紧给我开门,快点...瑶瑶,瑶瑶,下来开门!”

  “瑶瑶,你要是敢开门,我就打断你的手!”

  “瑶瑶,你个没用的女儿,下来开门啊”

  瑶瑶畏畏缩缩蹲在二楼楼梯的角落里,听着爸爸妈妈你一句我一句威胁式的呼叫,百般的恐惧让她一直不敢踏下一个阶梯,可面对妈妈的呼叫,内心又是百般煎熬。

  “砰、砰、砰......”妈妈不耐烦了,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拍打着家里的铁门。

  “我受不了你这个烂女人了。”爸爸从床上跳了起来,在房间门口随手拿起了一根足足一米长的棍子,抽起桌子的钥匙,铛铛的作响,实在是让紫瑶心惊胆战!

  紫瑶知道,又要打起来了,这样的情景早就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可她依然慌,依然怕,敏感到稍有动静,身体都会往角落里缩。

  听着爸爸粗糙的脚步声,不好了,又要打妈妈了;她光着脚丫子,扶着楼梯的扶手快步跑下去。

  爸爸的暴脾气得像个猛兽一般,一脚踹开了家里的铁门,一手拉着妈妈的头发,另一手一巴掌一巴掌扇到妈妈的脸上去。

  “打人了,这个没良心的男人又打人了!”妈妈哭喊着、用力的挣扎着;其实一个男人要打女人,无论这个女人再怎么力大无穷,也还是吃亏的,还是会被打的。

  紫瑶双手拉着爸爸的手臂哭着喊“爸爸,不要打了,求你了,不要打了......”

  爸爸不耐烦的反手甩掉紫瑶,导致紫瑶失去重力,一头磕在铁门上,“砰......”一股暖和的液体顺着紫瑶的脸蛋,滴在衣领上,紫瑶扶额靠着铁门瘫坐地上,刚好撞到到眼角的部位,黑漆漆的夜里,紫瑶已再无力气拉扯正厮打的两人。

  本属于宁静而又美好的深夜,邻居的狗随着爸爸妈妈的吵闹声,越吠越凶猛;紫瑶脸上鲜红的血液在这漆黑的夜晚显得格外刺眼。

  “你个没良心的男人,打我就算了,干嘛打她...”

  爸爸甩开了妈妈的头发,还狠狠踹了一脚后,转头看着紫瑶“你不要命是不是?要命就不要瞎掺和,你不知道你妈有多么浪荡吗?她一个女人扎在男人堆里赌博!”说完之后就“砰”的一声回房睡觉了。

  妈妈当然也是没完没了唠唠叨叨,爸爸也没再作声!

  具体在唠叨些什么,紫瑶也记不清了。

  深夜渐渐恢复了平静,邻居的狗停止了叫嚣,爸爸妈妈也不再作声,就好像刚刚那些争吵没有发生过一样!紫瑶把衣服脱了下来,看着衣服上的血迹,滚烫的泪水,沿着脸上的血迹流了下来,看着这被血液混淆的红眼泪,心酸和疼痛让她几近崩溃,一脸扑在染着鲜血的衣服上,任由泪水胡乱宣泄。

  很快,她擦掉了眼泪,她用力把衣服揉成一团,塞进了“难过囊”;这个被紫瑶成为“难过囊”的布盒子,是二哥生前玩游戏赢回来的,送给她唯一的礼物。自从二哥走了以后,她在心里就把那箱子称“难过囊”,有什么令她很难过的,她就会写在本子上,再撕下来折好放在箱子里;为了妈妈,眼角被爸爸误伤,可两个人都没有过问紫瑶伤口如何,这确实让紫瑶对父母二人心灰意冷。

第五章 老师,你是我妈妈就好了

  “紫瑶,你这眼角怎么了?”看着紫瑶眼角的伤口,这么灵动的大眼睛,怎就在旁添了个疤呢?陈老师非常担心地问着。

  紫瑶嘻嘻地抿着小嘴,水汪汪的眼睛正看着练习册上面的方格子,脸颊上凸显着那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说“没事啦,昨晚不小心撞到门了。”

  “眼睛太大了是不是,没看清楚路?”是啊,陈老师有点责怪的语调。

  “哈哈哈哈哈,是啊!我眼睛超大的”说完,紫瑶还调皮地把眼睛眯成一道缝,也只有在陈老师面前,她才能把这样调皮又真实的自己表现出来。

  陈老师拉着紫瑶到她的办公室,拿着棉签蘸上消毒水,细心的帮她处理了伤口,无情的H2O2,渗入紫瑶的眼角,使得她痛得“啊、啊、啊、啊、”地喊个不停,“马上就好,马上就好…帖个创可贴就就行了”陈老师不急不慢地说着。

  紫瑶窝在陈老师的怀里,她身上散发出一阵阵淡淡的清香,很是让紫瑶迷恋,“老师,您那么好,那么香,你要是我妈妈就好了”

  “妈妈?傻孩子,老师有那么老吗?”

  也是,当时的她应该也是20出头的样子,高高绑起来的马尾,总喜欢穿着格子衬衫,十足的文艺范,柔软的双手,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记得当时第一次见陈老师的时候,正是学校组织学生打预防针的时候,而打预防针,大概是每个孩子童年的阴影。学校里哭声一片,毕竟低年级的学生都还小,家长们,都陪在小孩身旁,而唯独紫瑶身后空无一人,陈老师温暖的从后面双手搂着紫瑶。

  那应该是紫瑶第一次觉得连打针都这么的享受。。。

  距离那时,也过了好些年,现在的紫瑶都临近小学毕业了。陈老师也比从前要成熟了些许。

  处理完眼角的伤口,陈老师看紫瑶还没有要回家的打算;“瑶瑶,还不回家吗?”

  “我晚点再回去吧”

  “为什么啊?快天黑了”

  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紫瑶忽然就安静了,不再说话。

  其实她一点都不害怕黑漆漆的夜,就是畏惧这夜里爸爸妈妈撒打的画面;夜里的温情太少,争吵太多……陈老师也有些许了解到紫瑶的家庭状况,可她知紫瑶的个性,总不能过问太多,怕伤着了紫瑶的自尊心。

  可知道紫瑶是从不在别人面前提及自己的父母,一来村里的人都像看笑话一样看着她们家,二来不想博取同情、怜惜,这这样的紫瑶在陈老师眼里像极了一只失了家的小刺猬。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8点多了,妈妈还没回,爸爸出去拉货也没回。她简单的煮了点稀饭,填饱了肚子,快速的翻开书本,拿起了那张被书本夹得整整齐齐的五毛钱,跑到村里的杂货铺里买了个沙琪玛。

  吃零食几乎是每个小孩童年时最快乐的事,紫瑶吃着沙琪玛一蹦一跳的往家的方向走,开心、也担忧着妈妈今晚什么时候回来,会不会很晚……看到爸爸妈妈都回家了,刚还悬着的心终于定了下来。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