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最好的我们by大舅舅_傅嗣年苏安暖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1:02

《最好的我们》是由作者“大舅舅”所著,故事主角傅嗣年、苏安暖,守了整整三年等来的却是他的一句离婚,那究竟他们的感情会怎样呢?一起看看吧!

傅嗣年苏安暖小说_最好的我们在线阅读

01:为了离婚

“傅嗣年,现在回来——”

苏安暖的话还没说完。

傅嗣年直接挂了电话。

电话挂的瞬间,苏安暖听到苏嘉宁在那头用甜腻的声音叫了一声“嗣年哥哥。”

她握着手机的手不自主用力,空气中传来手机壳裂掉的声音,她又播了过去,傅嗣年直接掐掉了,她继续不厌其烦地打。

“苏安暖,你TM有病是不是!”傅嗣年的咆哮传来。

“不是想离婚吗?我们谈谈。”

“改日吧,嘉宁现在有些不舒服。”

“只是不舒服,她死不了,傅嗣年,你要是想离婚,就立刻、马上回到城南别墅,否则,你一辈子都别想离婚。”

……

门外传来刺耳的刹车声。

苏安暖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二十公里的距离,他只用了15分钟,为了跟她离婚。

三年到头来,她竟什么都没能守住。

“砰”门被一脚踹开,傅嗣年整个人凶神恶煞的,直奔她而来,将手上的协议拍在她脸上,“速度签字。”

“好,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傅嗣年眉头一蹙,看向得寸进尺的她,当年他被逼娶她,她孤独一人,守着城南别墅三年,不吵不闹的,只是在刚结婚那会,会每天打电话问他回不回来吃饭。

今天的她,比他想象的更加令人讨厌,他烦躁地扯了扯领带,“你TM到底想干什么?”

他态度恶劣,她还是报以微笑,为他递了一碗鸡汤。

“喝碗鸡汤,熬了好久了。”

傅嗣年懒得接。

“你我结婚三年,马上就要离婚了,你就不能顺着我一次吗?就这一次……”

苏安暖的话说的太过凄婉,傅嗣年虽然依然皱着眉,到底伸手接过了鸡汤,一饮而尽,温度刚刚好。

“可以了吧,苏安暖,别再浪费我的时间。”

想到他这么急着回去,是为了苏嘉宁,她的心口没来由的刺痛,强压下酸涩的眼泪,道:“上我?”

“啥?”

原来傅嗣年也会露出这样惊讶的表情,为了方便他听的更清楚,苏安暖语速放缓了几分,“我说傅嗣年,上我,然后我就签字。”

明白了苏安暖的意图,傅嗣年怒火中烧,扬起手,狠狠甩了她一巴掌,“苏安暖,你怎么就这么贱,爱签不签,碰你我TM恶心。”

说完,转身离去,头也不回。

没走几步,手腕被苏安暖一把抓住。

她的体温传过来,让他心底升起一团火,口干舌燥的,看到苏安暖嘴边噙着的笑,想起那碗鸡汤,他恍然大悟,“你给我下药!”

“是啊,所以,傅嗣年,我们来快活吧。”

她面上笑的云淡风轻,天知道她有多痛苦,为了同自己结婚三年的丈夫上床,她居然要用这么卑劣的方式。

可是她实在太想了……

太想在还能活着的时候,为傅嗣年生个孩子。

那药效很猛,傅嗣年肯定扛不住,她的手滑过他的面颊,踮起脚尖送上自己的吻,被他狠狠地推开,腰部一下子磕到桌脚,不等揉一下,傅嗣年就压了过来,那么粗暴。

“想我上你,好啊,苏安暖,我满足你,就当我今夜找了个鸡。”

他将她重重压在餐桌上,让她保持着撅起臀部,趴在餐桌上的羞耻姿势,撩起她的裙子,就那样顶了进来。

要多深,就有多深。

“苏安暖,这就是你想要的?满足吗?爽吗?”

自己就像被硬撬开的贝,实在太疼了,她忍着疼,逞强道:“恩,你在我身体里,我当然爽了。”

闻言,傅嗣年的动作越来越粗鲁,似乎想要将苏安暖撞散了。

“哦,对了,傅嗣年,刚才我的提0;153632988775011案你没有答应,现在是我凭本身让你上了我,所以婚——我不离了!”

02:她也是受害者

“苏、安、暖!这世上怎么有像你这么贱的女人,三年前,设计爬上我的床,现在,你又想干什么?傅太太的位置,你都霸占了三年了,为什么还不放?!”

是啊,守了整整三年,想着哪怕一次,就一次他能回来,尝试着相信她一次。

可是他的话永远淬了毒,相对好听的还是“离婚”两个字。

她习惯性又解释了一遍,“现在,是我设计的你,我做的我认,至于三年前的事情,别往我身上栽,我、没、做!”

当年,她也是受害者,只是因为整个江城的人都清楚,她苏安暖喜欢傅嗣年,喜欢的拿自己的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不厌其烦的。

所以,那天,两人在酒店床上衣衫不整的样子被记者拍到。大家都认定这一切是苏安暖设计的。

就为了让傅嗣年碍于舆论的压力,碍于傅家的脸面,娶她。

她有一百张口,也说不清楚。

“栽赃?呵呵,你发短信给我,说我如果不来,你就拉着嘉宁从酒店的28楼跳下去,而我匆匆赶来,一进房间,就晕了,再醒来,你就躺在我的身边,明明就是你一心想要害死嘉宁,图谋傅太太这个位置。不是你干的?难道是我干的。”

“我如果说是苏嘉宁,你信不信?”对于个人信息,苏安暖一向很慎重,很少会给别人手机,出事那天,苏嘉宁来找过她,说手机坏了,想用她的手机给傅嗣年发个短信。

苏嘉宁是她姐姐。

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后来苏嘉宁借口短信内容太害羞了,删除了没让她看,她也没在意,后来,她喝了苏嘉宁递过来的水就晕了过去,再醒来,就变成了她图谋爬上傅嗣年的床。

“苏安暖,想要栽赃陷害也要找个靠谱的人,出事的第二天原本是我跟嘉宁的订婚宴,若是没有你做的那档子恶心事,嘉宁早就是傅太太了,她没事跑去陷害自己?你当所有人都跟你一样蠢啊。”

蠢?呵,蠢的人又何止她一个,。

傅嗣年,你又何曾用心,去想一想过去那些事情的始末,就想那么一下。

她心底太苦,存心呛他,“傅嗣年,如果真是我干的,我那么喜欢你,我下什么迷药,我当然是下春药……最猛的那种。”

“谁知道你当年下的什么药,谁知道你还干了多少龌龊事?”他抬起她的一条腿,又挺进了几分,看着顺着她大腿滑下的血,他眸色一沉,随后迅速恢复,“这修复手术,做的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修复手术?

可笑。

这是她的第一次,心心念念想要交给他的第一次。

傅嗣年存心就是想要羞辱她,践踏她的自尊,她若是解释,在他眼底就变成了可耻地掩饰,她扯出一丝冷笑,“是啊,我不仅做了修复手术,我还做了紧致手术,就为了,让你多爽一会,所以,傅嗣年,一定要尽兴。”

“苏安暖,你终于承认你就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了。”就像苏嘉宁说的那样贱,那他还顾虑个屁。

傅嗣年猛的一下,一贯到底。

“啊……”疼痛再也忍不住,苏安暖也因此疼晕了过去。

……

翌日,苏安暖是被一通电话吵醒的,一看屏幕上闪烁着“老公”两个字,急忙接听。

“药我放桌子上了,记得吃,做鸡就要有做鸡的职业操守,别在身体里留下不该有的东西,还有离婚协议,我劝你早点签了,别逼我走司法程序。”

啪,电话就那么挂了。

还以为他是关心自己,为他昨晚的暴行。

看着自己衣衫不整地躺在冰凉的地板上,身上沾着红白交错的东西,她才知道,自己还是太天真,傅嗣年能以她想不到的方式,对她狠心。

看着桌上的白色药片。

苏安暖捡起,将它直接丢到垃圾篓中。

看着散落在地,乙方落笔处已经签下“傅嗣0;153632988775011年”三个大字的离婚协议,笑的无奈道:“傅嗣年,我就要死了,你知道吗?你就要自由了,你高兴吗?”说着说着,她跪在冰凉的地板上,泣不成声。

03:孩子是傅嗣年的

数日后,医院。

“苏安暖,你干嘛了?”一袭白大褂的陆衍之看着手中的片子,小腿那块黑色的区域越来越多了,眼镜后的目光,沉了沉,“不行,必须马上住院,安排出国事宜。”

“再等等,还不是时候。”她还没有怀上傅嗣年的孩子。

陆衍之有些恼了起来,“苏安暖,这可是骨癌,所有癌症中治愈率很低的骨癌,你还有几年命,你知道吗?你连命都不想要了……走吧,跟我出国治疗。”

“衍之哥,再等等,就再等等好不好。”

陆衍之对她的关心,她看在眼底,说来,她得了骨癌,也是衍之发现的,检查结果出来的那天,衍之说,她还能活1年。

1年,足够了,足够她怀胎十月,生下一个孩子,可是怀孕的时间就相对很紧张,所以她才会那么急迫地去算计傅嗣年。

现在还不清楚自己是否怀上,必须再等等。

面前的她,笑的那么没心没肺,可是,她都喊他衍之哥,还能怎么办,陆衍之眉头皱的老高,“你啊你,说好了,最迟半个月,到时候,即便是绑也要把你绑在病床上。”

“衍之哥,你对我真好。”

对你再好又怎样,你还不是不喜欢,一心一意,飞蛾扑火一样,全扑傅嗣年那个渣男身上了。

苏安暖准备起来,可是腿部传来刺痛,深入骨髓的那种,整个人都有些站不稳,陆衍之急忙扶住她,两人的姿势,在旁人看来很是亲昵,当这个旁人是傅嗣年时,就更添暧昧了。

傅嗣年穿着一袭裁剪得体的西装,双手插在口袋里,眼神冷冷瞥了一眼面前的两个人,眸中波涛暗涌的。

“苏安暖,你到底有多缺男人,你是不怕别人知道你饥渴啊,你不要脸,我们傅家还要……”辱骂的话语,跟淬了毒一样,扑面而来。

以为忍受了昨日的屈辱,这些不会伤到自己的。

可是心还是疼了一下。

“傅嗣年,你就是个混蛋。”一旁的陆衍之忍不住,抡起袖子就想上前揍人,被苏安暖一0;153632988775011把抱住了,“衍之,为这样的人,脏了手,不值得的。”

这是找到靠山了,就公然挑衅他。

傅嗣年上前,像一堵墙一样立在了她的面前。

想起昨天的一巴掌,苏安暖下意识躲了一下,他冷笑一声,紧接着冰冷的话语传来,“怎么,以为我会打你……为你这样的女人,脏了手,也是不值得的。”

苏安暖看向他,看向这个她爱了整整十年的男人。

刚才她嘴上的那句不值得,其实是内心的放不下。而他的这句不值得,是嘲讽和践踏。

她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就偏偏喜欢上他呢?

如果当初没有喜欢,现在就不会令她痛不欲生。

因为他的这些话,她双手握拳,紧紧的,紧到指甲都嵌入了肉里。

“苏……”傅嗣年的眼底露出一丝关心。

苏安暖以为他良心发现。

下一秒。

“嘉宁,这边呢,没事吧。”

苏嘉宁穿着一袭香奈儿限量版的裙子,光彩照人,朝着这边一路小跑了过来,傅嗣年急忙迎上去,“注意一点,都是要当妈的人了。”

“妈?”苏安暖有些不相信,目光落在苏嘉宁手里的单子上,是一张怀孕单,她一直都想要的那张。

苏安暖笑了,苦笑,她不过因为一时没站稳,倚在别的男人怀里就成了败坏名声,那他们,这算什么!

她极力克制,不让自己的语气太过难堪,“你们上过床了吗?孩子是傅嗣年的!”

04:你赢了,离婚吧

苏嘉宁急忙解释:“妹妹,那天,傅嗣年喝醉了,所以……”

“我没问你。”苏安暖话说的有些冲,因为伤的太疼。

她可以忍受傅嗣年不爱她,可以忍受傅嗣年辱骂她、折磨她,却独独不能忍受,傅嗣年在她们还没离婚的时候,让另一个女人怀上他的孩子。

她是如此坚信,她心目中的傅嗣年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因为他是傅家的私生子,加上出了傅南笙那档子事,所以,哪怕他在她面前表现的有多爱苏嘉宁,他都不会做到那一步,做到弄出一个私生子来。

所以这三年来,他才会隔三差五往她邮箱中发离婚协议书,用冷漠的态度,逼迫她离婚来着,就为了能早点给苏嘉宁一个答复。

然而她错了,大错特错。

苏嘉宁恍若吓到一般,缩在了傅嗣年的怀里,小声说着:“怕!”

傅嗣年跟着心疼,看着苏安暖居然也露出委屈的样子便更加厌恶,“苏安暖,你有什么资格对嘉宁发脾气,嘉宁的身体让我舒服多了,你啊,我嫌脏。”

“呵,傅嗣年,你就当我不会疼吗?”苏安暖低头,小声呢喃的一句,很轻很轻,傅嗣年恍惚中听到了,也感觉不真切,更不真切地是,他似乎听到有泪滴砸在了地面上的声音。

然而等到苏安暖抬起头来,她的眼底只有似笑非笑的神情。

“你赢了,”她从包里抽出一份离婚协议书,不同于傅嗣年那份,她只要求自己净身出户,同他傅嗣年再无牵扯。

苏安暖就那样刷刷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将A4纸全都丢到了傅嗣年的面前,“恭喜你,傅嗣年,我们离婚了。”这句话她说的很快,怕再晚一秒就会带上哭腔。

有一张A4纸落在了脸上,傅嗣年拿起一看,正是签字的那张,“苏安暖”三个字歪歪扭扭的,就像是当事人一直颤抖着手,写下去的。

看到苏安暖头也不回的背影。

傅嗣年觉得,好奇怪,自己的心突然空落落的。

良久,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到显示人,眉头蹙了起来。

“爸。”

那头传来一声叱呵,“苏嘉宁怀了你的孩子,你真是好大的胆子……”

……

数个小时后,前往傅家老宅的路上。

“我说你怎么这么干脆的就签了字,原来是以退为进啊,苏安暖,我TM真是小看你了。”亏他在她签完字的那一刻,居然觉得挺对不住她的。

像是为了报复。

傅嗣年将车开的很快,副驾驶座的苏安暖感觉头晕目眩的,小腿那里也有些疼痛,紧紧抓着一旁的扶手道:“傅嗣年,你开慢点,这件事,不是我干的。”0;153632988775011

他右脚重重踩了一下油门,冷笑,“不是你干的?嘉宁怀孕的事情,就你,我,嘉宁和陆衍之四个人知道,当时,离开的人就只有你,不是你告的状还有谁?”

苏安暖好累,真的好累。

本以为离婚了,就能解脱了,可是即便她放手了,傅嗣年还是讨厌着她。

“傅嗣年,你为什么就不信我,我霸着傅太太位置的时候,你不信我,现在,我放手了,你还是不信我,是不是,连我爱着你的这件事,你也是不信。”

他一个急转弯,苏安暖没抓稳,头撞在玻璃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傅嗣年毫不在意,只顾恶狠狠道:“爱?当年我哥捅伤我,我在医院命悬一线的时候,那个爱我的你在哪里?!苏安暖,你爱的一直都是傅太太这个位置,还有我的钱吧。”亏他曾经年少无知,居然想要去喜欢她来着。

好在,傅南笙给他的那一刀,让他认清了太多的事情。

“当年……我被人绑架了,我还……”

05:这是我爸,不是你爸

我还失去了一颗肾,一颗原本打算给你的肾。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苏安暖忙住口,这件事,她原本打算瞒着一辈子的,她不想在意她的人,为此事伤心。

傅嗣年冷漠的眸注视着她,“怎么不说了?绑架,呵呵,说不准呢。”

苏安暖以为他会相信自己,下一秒,他的话将她伤的更加彻底。

“当年,你的确是从西郊废弃的医院回来的,大概也的确自导自演了一场戏,因为你知道我伤到了肾,需要换肾,你害怕被匹配到,你害怕你为了彰显自己的爱,被道德捆绑,必须要给我捐肾,所以你假装绑架了自己,好置身之外,苏安暖,我说的对不对?”

他的眼神冷的像冰一样,让她的心更加痛彻,她的声音也有些暗哑,“不是的,我真的被绑架了……”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是一场噩梦。

看,她苏安暖总是有无数的借口,一点一点磨灭他最后的耐心。

傅嗣年一个急刹车,苏安暖的脑袋磕在椅背上,心脏也承受着这突如其来的窒息。

“够了,苏安暖,别找借口了,绑架,我也希望那真是绑架,那样,你就能被绑匪撕票了,那样,你就不用活着恶心我了,”他的语气突然加重了几分,“我真恨不得你去死啊。”

……

傅家老宅。

一进大门,就看到傅淮山坐在沙发上,脸上很是不高兴,傅嗣年老实地叫了一声,“爸。”

“我不想跟你说话,安暖,你跟我到书房来。”

傅嗣年狠狠瞪了一眼她,在傅淮山先到书房时,凑到她的面前,提醒道:“你最好别打什么算盘,这婚可是你要离的,别往嘉宁身上泼脏水……”

他话还没说完,苏安暖淡淡道:“恩。”

傅嗣年觉得,自己重重的一拳就像打在了棉花上,看着她红肿的额头,眉头跟着一皱。

10分钟过去了,也不知道,他们在聊些什么?

他悄悄来到书房,竖起耳朵准备偷听,书房突然传来硬物落地的声音,接着传来“砰”的一声响,他急忙推开书房的门,只见傅淮山倒在地上,紧紧捂着心口,满脸涨得通红,“苏……嘉……宁这个……贱人,那个孩子……必须给我……打掉!傅……”话还没收完,傅淮山就那样昏死了过去。

傅嗣年急忙拨打了120。

而后走向苏安暖,紧紧抓着她的肩膀,能听见骨骼被捏紧的咔擦声,“你都干了什么?”那眼神,恨不得0;153632988775011把她吃了。

苏安暖疼的说话都是颤抖的,“我……我也不知道,爸,他接了一个电话,然后突然就……”傅淮山就对她说了一句“对不起”,后面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但是电话来了。

“那电话呢?”

“电话,被爸摔碎了。”

“呵,苏安暖,你的谎话可真拙劣!天下能有这么巧的事情。”

是啊,这么巧的事情,偏偏让她遇到了。

傅嗣年跟着救护车走的时候,苏安暖也想跟上,被傅嗣年一脚踢开了,“我们已经离婚了,这是我爸,不是你爸。”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