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九煞禁墓李叮当四姑娘_九煞禁墓李叮当四姑娘小说

发布时间:2018-10-11 12:01

《九煞禁墓》小说讲述了李叮当四姑娘的故事,这里为您提供九煞禁墓李叮当四姑娘小说,九煞禁墓李叮当四姑娘小说主要讲述:你是李叮当吗?我是明叔叫来入伙的。”年轻人看着我,皱了下眉头。怎么又是明叔,他到底想要干嘛。

九煞禁墓
推荐指数:★★★★★
>>《九煞禁墓》在线阅读>>

《九煞禁墓》精选章节

“你是李叮当吗?我是明叔叫来入伙的。”年轻人看着我,皱了下眉头。

怎么又是明叔,他到底想要干嘛?

这一次出发我自认为做的隐秘,却没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明叔的眼皮子底下,现在还派个人来监视我。

想到这,我就无比恼火。

“你认错人了,我们是去收麦子的。”我眼中杀机一闪,就要举起手枪。

“慢着娃子,敢问前面的可是四姑娘?”

这时,陈驼子冲过来死死压住我的手,然后冲对面的年轻人大喝道。

我一下子就懵了,四姑娘是几个意思?

这他妈不是男的吗?

王援朝还是如临大敌,反而是这个四姑娘一脸冷漠地站在一边,对陈驼子点了下头。

“娃子,如果你信我的话就听我一句劝,你应该知道大名鼎鼎的曹四指吧?这人是曹四指的亲儿子,一身倒斗本事出神入化,咱们这一趟没他不行。”陈驼子劝我道,他使劲朝我使眼色,似乎是暗示我不要和这个人起冲突。

曹四指?

听到这话我猛然想起了黑白照片中,坐在爷爷右边的那个大胡子。

如果去掉胡子的话,两个人还真挺像。

我有些头疼了,本来这次倒斗是为了拿青羊樽,现在明叔的身份扑朔迷离,又插进来一个四姑娘,局势开始变得越来越难控制了。

见到我还在犹豫,四姑娘直接拉开车门上去休息,留下我和胖子一人拿把枪干瞪眼。

“娃子你要是担心这人会黑吃黑的话,就错了。他在道上还是很有名的,肯入伙是赏我们脸,说不得这次的把握要再增加三个手指头。”陈驼子道。

“这四姑娘到底是什么人?你个老驼子赶紧说道清楚。”胖子在一旁说道。

“这人什么来头谁都不清楚,只知道他是曹四指儿子,因为生得秀气,所以道上都叫惯了他四姑娘。他自成一派,手指头坚喻钢铁,一身双指探龙穴的功夫无人能及,据说早就超过了他爹曹四指。”陈驼子道。

“好,既然这人现在没露出敌意,我们就先一同行动,不过大家都留点心。”我想了下说道。

车上多了个陌生人的感觉非常怪异,但四姑娘却一直睡在椅子上,丝毫不怕我们突然捅他一刀子。

我慢慢摸出爷爷的笔记本,然后盯着夹在里面的照片看,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像,这个人跟照片上的曹四指实在是太像了!

虽然照片细节有一些模糊了看不出来,但是曹四指的耳朵是那种很少见的菱形方耳,看起来有点妖异,好像精灵一样的感觉。

而这个‘四姑娘’的耳朵也一模一样,真的有这么像的父子吗?

让我有些毛骨悚然的是,他们的坐姿居然也是一模一样,两只手平行叠放在大腿上,右手缺了一根大拇指,如果不是时间年代相隔数十年,我甚至会怀疑这是同一个人。

这一趟足足开了将近三个小时,面包车都快颠散架了,我们到上蔡县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我们又沿着爷爷留下的那张地图走,终于来到了一片低矮的山丘前。

一路上基本是九曲十八弯,要不是王援朝以前当过侦察兵,我们根本就找不到这里。这个斗难怪没人盗,它的位置实在是偏僻的太极端了!

估计土生土长的上蔡县人,都很难会找到这里。

“前面的路完全都给这些这些枯枝烂叶堵死了,车开不了。”王援朝停下车,无奈地说道。

我下车拿望远镜仔细瞄了一下地形,又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大概判断出我们在地图的什么方位。

“要去哨子村,就得继续往东南方向走,穿过这座山应该就差不多了,只不过现在两点多了,我们是不是等明天再行动?”我皱着眉头道。

“现在就走,别停留。”

四姑娘走下车,他对着那座大山看了很久,突然说道。

说完就自己走上山路,胖子和我有些目瞪口呆。

“听他的。”陈驼子对于四姑娘似乎有一种盲目的信任。

“走就走,难不成咱几个带把的爷们还不敢摸黑上山了!”胖子骂骂咧咧的。

这座山不知道为何,树长得特别茂密,我们进去的时候根本就不像是来到一个小山坡,而是一片大森林。借着两个手电筒的亮光,我们一路向前。

疙瘩!

突然我脑袋上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声响,我只感觉有一团冰凉的东西落到脖子上,然后顺着脖子滑了下去。

我大惊失色,疯狂乱抓。

“叮当别动,就是只老鼠,瞧你那怂样。”

胖子一把掀开我的衣服,提起老鼠丢了出去。

我有些尴尬,连忙打着哈哈:“我刚才还以为是什么古怪东西呢,呵呵。”

四姑娘盯着地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顺着他盯得方向看过去,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在我们前面,我起码看到了七八只老鼠在地上蠕动着。

“真他娘的恶心。”

胖子使劲摩挲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

“鬼村应该要到了。”陈驼子轻轻说道。

一路走过去,我们见到有野猪,山鸡几种动物,不过这些动物似乎是得了什么病一样,哪怕是我们走到旁边,也只是挪动了几下。

“这他娘的不会真有传染病吧?你说这小山丘的树木这么茂密,想必是野兽病死当了肥料。”

胖子哆嗦着道,似乎也有些发毛。

“先离开这里吧,这小山我觉得不对劲,我们到了村子里再说。”陈驼子道。

不过越想离开老天偏偏不让我们如愿,我们在这些茂密的树丛中迷了路,走了几圈都没有走出去。其实也不能怪我们,这里的杂草都有我们人那么高了,在晚上想找准方向实在是难。

“先休息一下吧,胖爷实在是撑不住了……”

找了块空地,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没一会儿整个身子就斜到地上打鼾去了。

“老陈,援朝你们两个也休息一下吧。”我说道。

王援朝开了一个晚上的车,现在估计也累的够呛。

四姑娘则一直在走来走去,也不知道要干什么。

我看到他走到一只野猪旁一阵检查,回来的时候脸色有点儿凝重。

然后他好像发现了什么,突然扎入草丛里离开了,留下一脸错愕的我。

我有些无语,这个人好像和我们是处于两条平行线上的,根本就无法了解这个人到底想干嘛。

我找了地儿坐下,给凉风一吹,整个人就有些迷迷糊糊的,坚持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开始打起盹来。

咕噜咕噜咕噜……

凌成四点左右的时候,我突然给一阵奇怪的声音给吵醒了。

那声音就在我身后,我浑身好像触电一样跳起来,猛的发现一棵大树后面露出了半张老太太的脸,那老太太脸色诡谲的看着我,半张脸上都是泥巴和血。

这一刻,我身体好像是僵住了一般,动都不敢动,只是死死的盯着对方!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