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云诗诗慕雅哲最新章节_云诗诗慕雅哲免费阅读by花容月下

发布时间:2018-10-11 12:36

云诗诗慕雅哲最新章节

云诗诗慕雅哲全文阅读

云诗诗慕雅哲最新结局是什么?云诗诗慕雅哲的小说《一胎二宝:亿万首席爱妻入骨》是一部非常精彩的现代都市言情小说,作者花容月下,全文讲述了云诗诗的身份别人替换,她成了卑微的养女,养父公司陷入危机,她迫不得已做了代孕妈妈,却不想生了一对双胞胎,她拿着钱带着弟弟逃之夭夭。

第一章 阴差阳错的身世

  “我不是小偷!”

  福利院的寝室里,一个九岁的女孩面对众人的质疑,眼睛红了一圈儿。她拥有一双水涟涟的大眼睛,灵动美丽,然而整个人却因为营养失衡,显得有些清瘦。

  见大家都以一种轻蔑而鄙夷的目光审视着她,她委屈得哽咽了起来:

  “那玉佩本来、本来就是我的!……我、我不是小偷!那是我妈妈留给我的!”

  “那你的意思是,是我偷了你的东西吗?!”站在她对面,是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她歪了歪头,冷冷地瞪了她一眼,转而无害地笑了笑。

  与她相比,这个女孩长相甜美,神情高傲,就像个高高在上的小公主一般,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她的话音刚落,身边的小朋友立即站出来维护。

  “你分明在说谎!在骗人!柔儿怎么会偷你的东西!?”

  “对呀对呀!怎么可能?柔儿怎么会是小偷!分明是你偷了她的东西!”

  面对所有小朋友的指责与质问,女孩儿百口莫辩,心中委屈得不得了,伤心地揉着眼睛大哭了起来。

  “那真的是我的玉佩!呜呜……还给我……”

  柔儿得意得瞥了她一眼,转过身对大家道:“大家看清楚了吧!小诗是小偷,以后你们不要和她玩了!小偷,坏坏!”

  几个小朋友重重地点头:“嗯嗯!我们都听柔儿公主的话,以后都不理她!她是小偷!”

  “她是小偷!小诗是坏孩子!偷柔儿的东西,羞羞脸!”

  孩子们哄笑着散去,女孩儿孤零零地靠墙,噙着眼泪望着他们的背影,暗暗得握紧了双拳。

  *

  院长办公室门外,站着一排清一色黑西装的男子。

  一个已过半百的老人神色严肃地坐在沙发上,他的精神看起来却很好,一身唐装衬得他气质尊贵,眉宇间蕴含着凌厉的气息。

  尽管年岁已高,面容略显苍老,然那英挺逼人的五官轮廓依稀能想象年轻时的英俊风流。

  院长找来了一叠资料,在他面前缓缓翻开,恭敬地递了过去:“慕老先生,这里都是去年刚刚入院的小朋友,所有孩子的资料都在这里,请您过目一下。”

  老人伸手翻阅了几张,看了几眼,微微拧眉,身侧的助理看了一眼他的脸色,抬起头对院长笑着说:“那个孩子约莫八九岁的年纪,请问,去年入院的孩子中,有几个孩子符合这个年纪的?”

  院长略一回忆,忙道,“请稍等一下。”

  老人垂眸一眼扫过,视线却在一张全家福上死死地定住,蓦地伸出手,指尖点了点,“让我见见这个女孩。”

  院长一怔,随即点头:“好,我马上安排她来见您!”

  她拨了个电话,不一会儿,便有一个老师领着一个女孩走了进来。

  柔儿乖巧地站到了老人的面前,双手背在身后,胸脯挺起,笑容满面道:“爷爷!您好!我叫柔儿。”

  老人面无表情地盯着她,视线仔细地在她脸上一寸一寸得打量,眼眸缓缓地眯起,目光深邃阴郁。

  柔儿有些好奇地拧起眉,总觉得这个爷爷看起来好凶的,似乎有些被他一丝不苟的脸色给吓到,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两步,却见老人冲到招了招手。

  “来,让爷爷好好看看你!”

  “……嗯。”柔儿犹豫地上前两步,老人轻轻地握住了她的肩膀,仔细地瞧着她,尽管年纪符合,却总觉得无论眉眼还是五官,都不太像。

  他的视线缓缓向下,落在了她锁骨间的那枚玉佩上。老人摸起那枚玉佩,沉声问:“这玉佩……”

  柔儿怔了怔,嫣然一笑道:“这玉佩是妈妈给我的。”

  老人目光微凝,助理见状,忙从公文包里取出另一枚玉佩,递了过去。

  两枚玉佩拼在一起,紧紧吻合。

  老人的手微微颤了起来。助理见此,心下会意,走过去与院长低声说了几句,又从公文包中取出一张巨额支票递到了她的手中,院长笑着接过。

  福利院门口,停泊了一排豪华的黑色轿车。

  女孩儿神情落寞地攀着黑色的铁栏,双目无神地远远望着柔儿跟在一群西装男子身后,坐上了一辆加长宾利车里。

  车门关上的那一瞬,柔儿冷漠地向她的方向望来,不经意间,两双视线在空中碰撞,柔儿诡谲一笑,车窗缓缓升起,车子绝尘而去。

  两个孩子的人生轨迹,竟然就此阴差阳错。

第二章 万里挑一的代孕母亲

  医院走廊一角,随行秘书握着手机,手拿一份报告单进行着汇报。

  “云诗诗,十八岁,学生,父亲经营公司不善破产,经过核查一切属实。检查下来身子各项指标都很健康,也不会对孩子的抚养权造成任何困扰。”

  只不过这个女孩的身子并不符合人工授精的条件,那么,只能以另外一种形式了。

  云诗诗一动不动地坐在长椅上,望着窗外的风景,面色沉静得诡异,水涟涟的翦眸深处却灰暗一片。

  尽管她很年轻,清秀的五官甚至要比看起来比实际年纪小的多,然而在她那稚嫩的脸上,却隐隐有些不符她这个年纪的沧桑。

  她是万里挑一被选中的人,凭着她这副漂亮的容貌,雇主签的报酬也十分丰厚,五百万,对她而言是个巨额的天文数字。

  三天前她背着父亲偷偷地签下了那份合同,就莫名地被人带到了这里,每天都被关在这间房间里,不允许跟外界通话,更不允许外出,就好像是被隔离起来的病人。

  她知道,为了备孕,必须保证她的身体健康,这样的身子才能更好的配合孕育。

  一日三餐都做的十分精美。火腿,培根,面包,牛肉,几乎奢侈到极点。她知道这些都是对备孕的人有益的食餐,尽管都是些她不爱吃的东西,可她只能忍着不适艰难香咽。

  云诗诗不敢杵逆任何命令,因为乖乖认真地听话也是合约上的条件之一。

  直到今天跟随着雇主的秘书忐忑不安地来到这家私人机构接受了检查。

  这个雇主十分神秘,她甚至没见过他的模样,只知道一份合约,竟签给她五百万的酬劳——五百万,应该能帮助父亲度过危机!

  关于这件事,她没敢和父亲提起,离开时也仅仅只是留下一张纸条,不告而别,漫长的代孕期,恐怕有一段时间回不去家里了,因此她也暂时不用担心该如何面对父亲的责问。

  按照合同上的要求,直到受孕为止之前,她必须随时接受观察。而以此为条件,在明日之前,一百万会提前打入父亲的账户,听那位秘书说,倘若她生的是男孩,还会多支付她一笔酬劳。

  代孕,呵……说来实在是可笑,为了弄到钱,她想过一切办法,却终究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通过出卖自己身体的方式得到这笔报酬!然而毕竟是笔丰厚的数目,到底是让她动心了。

  困顿之际,她选择了这条不堪的路。

  临海,豪华的别墅庄园海景房。

  这里一带的别墅独占海边最美的风光,因此,昂贵的地价不言而喻。

  在她简单的收拾了一番之后,一辆奢华的轿车便将她载到了这里,交代了她一句,便离去了。

  秘书告诉她,今晚,他会来。

  云诗诗深呼吸,已无心欣赏美丽的海景风光,面色沉重地拖着行李走进了别墅。

  入夜,奢华的卧室里,窗帘紧紧地拉掩,遮蔽了所有的光。

  一室静谧之中,她洗了澡,便静静地躺在Kingsize大床上,一双眼睛被要求蒙了住,失去了视觉的感知,听力便敏锐了许多,别墅外的海风与浪涛声充耳可闻。

  没有城市的霓虹笙箫,却平静得令人头皮发麻。

第三章 晦涩的夜色

  没有城市的霓虹笙箫,却平静得令人头皮发麻。

  紧接着,她听到了由远而近的汽鸣声。车子停在别墅前,熄火。

  那一瞬,一向平复的心情竟一下揪紧,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紧张与慌乱。直到耳边传来那步上楼梯的脚步声,愈发逼近,她竟再也无法佯装冷静!

  心神不宁间,门被人推开。

  伴着沉稳的脚步声,云诗诗能感觉到有人走了进来,在她床边驻足。她紧张极了,一下子便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来了!是雇主吗?

  心神不安间,床畔浅浅地塌陷一方,有人坐在了床边。

  云诗诗有些紧张地靠着墙,觉得很尴尬。好在眼前一片令人窒息的黑暗,只是隐隐地看见一道高大的身形轮廓,但尽管如此,还是让她的心中感到无措。

  虽然看不见他的脸,然而却无形之中能感受到他强大逼迫的气场,尤其是那一柱冰冷的视线,那是只属于王者独有的侵略气息,宛若高贵傲慢的霸主。而她,在他的面前就像是古时被进贡的贡品一般。

  云诗诗张了张口,有些晦涩地道:“你……你是谁?”

  男人并未作声,身子一动,微微前倾,向她欺近了过来。

  云诗诗只感受到一股凌人贴近的气息,随即,高大的身躯便压了下来,将她完完全全地禁锢在身下,她身子一颤,承受着他的重量,蜷缩成一团儿,便再也动弹不得,双手有些紧张得绞缠在胸前,她几欲窒息住!

  不等她的反应,男人微微狭眸,便径直撩起了她的衣衫,柔嫩白皙的肌肤敞露在空气中,他的大掌豁然探入……

  “等等!”她忽然颤抖出声,“我……我能看看你吗?”

  “为什么?”

  男人年轻而低沉的声音,犹如醇厚的干红,极富磁Xing。

  “我什么也看不见,害怕……”

  他冷笑一声,低不可闻。“你不需要看见,也不需要害怕。”

  稚嫩的身体尚未发育完全,这个女孩还是那么青涩,不盈一握的腰肢一手便能完全掌控,冰冷的手指重重地揉上了她的唇瓣,揉捻不止。“你只要闭着眼。”

  细嫩的触感是那么美好,如丝绸一般柔滑。

  他的指尖略带着湿冷与凉意,触上她温热的肌肤,不由得令她瑟缩了一下。眼前的黑暗,愈发加剧了她心中的不安!

  男人薄唇一撇,显然觉得这身连衣裙太过碍事,“刺啦”一声,将其撕裂开来。

  近乎粗暴的动作,让云诗诗僵硬若石,不敢妄动。

  心跳如雷,好似就要从嗓子口一跃而出。

  羞愧,慌乱,恐惧,几乎压得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这一刻,她忽然开始后悔。

  先前,她以为她做得到,认为不过是为他生个孩子,固然没有经验,但女人早晚都要经历。然而如今面对眼前这个陌生而霸道的男人,她却再也没了先前的勇气,害怕得无以复加!

  她方才成年,未经人事,从小到大,就连男孩子的手都不曾牵过,固然心中抵触不已,然而却抵不住他的进犯,在他的撩拨之下,宛若晨曦的花骨朵一般慢慢绽放开来。

第四章 无法负荷他的完整

  他俯首,忽略她的不安与惶恐,薄唇在她下颚一掠而过,引得她阵阵战栗不已。

  他的侵略,她越发敏感。

  云诗诗呼吸急促了起来!

  她下意识得探手,握住了他的大掌,试图阻止他的侵犯。

  男人似是洞悉了她的心思,轻易地便将她双手束缚,高高举过头顶!

  她惊吓!

  心中不断地做着无谓的抵抗,她害怕得浑身都在发抖不止,可她,无从拒绝!

  云诗诗缩了缩肩膀,试图躲避开,然而却殊不知,那无意的碰触,却让男人的身子愈发滚烫起来。

  男人“嘶”的倒吸一口凉气,竟差点失控。

  这个女孩儿当真是极具诱惑力,他竟险些把持不住。

  云诗诗被这过分亲密的动作,心头一颤,肩头瑟缩了一下,双手下意识地去推拒,“别……”

  男人恍若未闻,不理会她小小的抗拒,云诗诗惊呼一声,潜意识地挣扎了起来,小手不断地去推男人的胸膛,手腕却蓦然被他紧紧地箍住。

  不容她的抗拒,男人褪去最后一丝遮蔽。意识到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事,云诗诗有些喘不过气来,并不愿意他的碰触,身子一个劲得向下沉,恨不得躲进他无法闯入的世界里去。

  他的霸道,似乎吓坏了她!

  “不要……别……”

  “别?”

  慕雅哲对于她的抗拒感到极为不满,缓缓抬眸,他捏住了她的下颚,眼眸垂落,借着朦胧的月色,看向了那张羞涩无措的小脸,冷冷地问:“怎么,你不想?”

  云诗诗一怔,抿住了唇。男人狭眸,指尖残忍地捻上了她的唇瓣,“女人,你知道你来这里,该做什么?”

  她的面色陡然僵住,身子不断地颤抖了起来,不知是因为痛楚,还是害怕他的冷酷。

  沉默良久,她声音近乎沙哑地逸出破碎的哽咽:“我……我知道……”

  “那,还要我来教你该怎么做?”

  他剑眉轻佻,声音冰冷凉薄。

  云诗诗死死地咬唇,眼眶一阵酸涩,便感觉有一行湿意流进了唇缝,满嘴的苦涩。

  她知道,这只是例行公事,他们之间本没有任何感情的维系,这一场情事只是建立在契约的层面上,并无掺杂其他的东西。可这一份屈辱,她却无论如何都难以承受。

  慕雅哲冷冷地勾唇,并不打算再给她适应的时间,一手箍住了她的双手高举过头顶,嘴角近乎残忍地翘起。

  “嘴,张开来!”

  云诗诗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的变得麻木,继而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双臂艰难地环住了他的肩膀,小脸埋进了他的颈项。

  那一瞬,她知道她已一步跨进了罪恶的深渊。

  男人对于她的臣服感到满意,骤然一举沉下……

  冲破那一层屏障的感觉如此清晰。

  云诗诗咬牙坚忍,声音沙哑如嘶,倒吸冷气!

  剧痛之中。

  她的身子一阵紧绷,僵硬若石,竟再也无法动,一股从未有过的异样,仿若将她整个撕裂!那一瞬,她几乎眼前一黑,竟险些疼晕了过去!

  他的完整,她根本无法负荷!

第五章 他竟吻了她

  他无暇顾及她的痛苦,肆无忌惮地要着。

  对于他而言,只不过是一场情事,没有一个男人喜欢在这事上浪费时间,更何况是面对一个毫无感情的女人!

  怜香惜玉?

  他是她的雇主,并且给了她一笔不菲的报酬,这份痛,她承受得理所应当。

  那份痛楚,一连同她满腹的委屈与辛酸,眼泪汹涌地流淌而出。

  她嘶声痛呼了一声,眼圈红了一片,却倔强得咬着唇,不想流露出她脆弱的一面,却承受不住如此剧烈的攻势,深呼吸不止,渐渐到后来,竟再也忍不住,断断续续地抽噎了起来。

  “呜呜呜……”到最后,竟像个猫咪一样,啜泣了起来。

  男人就像冷酷的帝王,近乎残忍的掠夺她的所有。

  无边的痛楚就像是海上凶猛的浪,溺水之中,飘摇沉浮。

  渐入忘情,她的目光渐渐空远,五指战栗地张开,却抓不到任何可以攀附的东西,眼前黑暗一片,神智一片混沌。

  完美的契合。

  汗水熨烫着在两个人的身上,慕雅哲五指狠狠地并入她的发间,只觉得食髓知味。

  她神智迷离地不住苦求着。

  情动之中,他却忽然感觉到颈项边一阵滚烫的湿意,微微抬眸,却见她咬着唇,竟痛得闷声呜咽了起来。

  慕雅哲俊脸一怔,望着那隐忍的小脸,竟不自觉地俯首,重重地吻上了她的唇瓣,舌尖闯入她的口,擭获那丁香小蛇,缠绕席卷,悉数香进她的哽咽声。

  吻,对于他来说是个禁忌!

  接吻,意味着相濡以沫!

  他从不会去吻一个女人。因为在他眼中,女人的唇,十分肮脏,流连在他身边的女子,向来是名媛千金,要不然便是娱乐圈女星,因为他不曾碰过一个女人。然而不知为什么,竟吻了这个女人。

  准确的说,这是他第一个女人,竟不知,吻的滋味,如此美味?

  慕雅哲眸光微凝,压着她,在一阵窒息般的压抑中,饮鸩止渴。

  床上,缠绵悱恻。

  蚀骨沉沦……

  ……

  云诗诗在一片黑暗中睁开了双眸,眼上那一条红绸早已被冷汗湿透。

  耳边传来浴房哗哗的花洒声。

  她微微动了动身子,却感觉指尖传来尖利的痛,原是方才情事之中,她的五指紧扣在床沿,指甲掐了断,刺进了指尖。

  她故作轻松地宽慰自己,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一切都结束了……但愿这一次,便能成功受孕。

  待她为他生下了孩子,拿到了钱便能离开这里,重新回到自己的生活轨迹。

  此刻,已是凌晨时分。

  慕雅哲冲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高大的身躯伫立在房间,极具压迫感。他目光冷凝,月色下,女人卷着洁白的寝被,弓着身子喘息不止,光洁的身上,是他留下的粗鲁痕迹。

  而床上那一片血迹,宛若绽开的血色蓓蕾,触目惊心。

  云诗诗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背对着他,战栗地蜷缩了身子,僵硬得就像一块石头。他望着她,凌乱的秀发散乱地披在枕畔,被汗水湿透。

  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伫立片刻,便转身离去。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