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鬼妻如欲萌心小手》(主佩玉/秋楠)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3:30

男女主角是主佩玉秋楠的小说名叫《鬼妻如欲萌心小手》。是由作者樱桃小包子编写的一本男频小说,作者经过描写,使人物更形象生动地展现在读者面前,小说内容剧情特别出类拔萃。

鬼妻如欲

推荐指数:8分

《鬼妻如欲》在线阅读全文

鬼妻如欲_萌心小手第九章小叔的孩子

本来,我们打算问其他人家,后来一想,余庆叔是新婶子家的女婿,不合适在村里打听死了这么多年的女人,免得被以讹传讹,招些风言风语。

所以,直接去新婶子家问情况。我直接开口问的,那土财主家的女儿怎么死的?

“问这个做什么?”

新婶子她爹问道,我一时间哑口无言。这怎么回答,总不能说九奶奶不让结婚吧,嫌弃你家闺女。说了婚事肯定黄。

我沉默了会,说道:“额,那个害新婶子的,可能就是土财主家的女儿,这不是为了新婶子快些好,搞清楚害人的原因啊。”

“不是结婚就好吗?”

“以防万一,多份把握啊。”我赶紧说道,又打亲情牌,“按我叔的辈分,我叫你声刘爷,都是自家人,为了新婶子。”

“麻烦你们啊,用心了。”新婶子她爹说道,“那土财主家的女儿自杀的,十里八村都这么传,还跟你家那小叔有关系,你们村更清楚。”

“怎么跟我小叔扯上关系的?”我惊愕的问道,“难不成那土财主的女儿嫁给我小叔?”

“不是嫁,这事要慢慢说。我想啊,你们也问了自己村的人吧,没人愿意提。”

我点点头,让他快说,很好奇那土财主的女儿与小叔有啥瓜葛,且新婶子被鬼附身,小叔的尸体就被挖走。

土财主家姓张,那死去的女儿叫张丽娜,出国留过学,喝过洋墨水,与当时的封建传统思想格格不合,谈自由恋爱,反对包办婚姻。

小叔年轻的时候特皮,但干活是把好手,为人有情义,浑身一股子草莽英雄的气质,长的又俊,名字都有点江湖气,叫江小空,与那时代的什么卫民、跃进,或者二狗、石头之类的名字不同。

这两人见过几次面就暗生情愫。张丽娜的爹,那个土财主想包办婚姻,逼迫她嫁给洛阳的一个大老板的公子哥,嫌弃小叔是个泥腿子。

“那姑娘也是大胆,暗中怀了你叔的孩子!”新婶子她爹说道。

我却被雷劈过似的,家里人从没提起。暗想这就是小叔后来变的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原因吗?

“后来呢?”我问道。

“哪里还有后来。”新婶子她爹说道,“张土财主为了前程,搭上大老板,想弄掉那肚子的娃儿,逼死了自家女儿啊。”

“那肚子里的孩子呢?”我赶紧问道,还活着该是我堂哥吧。

“才两三个月,一尸两命死在那了。”新婶子她爹想到什么,说道,“要起煤炭屋的时候,你小叔帮忙迁的坟。”

我跟余庆叔对视一眼,这事儿我们村谁都没提,半点风声都不透露。也就是说那个张丽娜的坟不是小屋下面,可那件嫁衣为什么在呢?

我想了想,这事儿还得去问我爷爷。因为张丽娜与小叔有关,嫁衣也是爷爷让我挖的。

天色不早了,我们骑着28自行车回去。

余庆叔在前面蹬车,我坐在后架上问道:“你说那张丽娜真怀了我小叔的孩子吗?”

“不好说。”余庆叔唉声叹气说道,“我倒是明白你爷爷说结婚的意思,肯定是张丽娜死都想嫁进江家,我们村都是一个族的啊。”

“可能吧。”我张了张嘴说道,“那为什么非得穿那件嫁衣?”

“以前结婚都是穿大红嫁衣的,坐红花轿,吹唢呐,应该是做给张丽娜看的。”余庆叔说道,“这叫做戏给鬼看,完成遗愿。其实,这也是我们老江家该做的。如果不是秀芳,我觉得你娶才对,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父债子还。那可是你亲叔。”

“那要不我娶,就怕你舍不得啊。”我反过来调侃道,心里却总觉得,不对头。

“滚啊!”余庆叔笑骂后说道,“秀芳非我娶不可。这会也知道关键在哪儿,接下来怎么做?”

“问问我爷爷吧。”我说道。余庆叔说他也是这么想的。

夜幕拉下,还没到几米不见人的地步。到我家时,爷爷坐在门口抽旱烟,看我俩下车,爷爷说余庆,你娘答应了,明天送嫁衣过去。

余庆叔睁大眼睛,脸上笑开花道:“谢谢江大爷!”自行车扔给我就跑了。

我将自行车推进大院,回头问爷爷道:“九奶奶怎么答应的?”

“没什么事你爷爷办不成的。”爷爷吧嗒着抽旱烟,“没吃饭吧,锅里的还热乎着。”

“那爷给我说说小叔的事呗?”我蹲在门坎上,眼神如炬的看着爷爷。

“孩子啊,你小叔的尸体会找回的。”爷爷的声音忽然沉重起来,“吃了早点睡,爷爷年纪大了,这会就犯困。”

“爷,您别扯开话题。”我正正经经的说道,“小叔是不是有过孩子?”

爷爷起身的动作一顿,放下嘴里的烟杆子,问我道:“哪里听说的?你叔大龄光棍一个,孩子是他自个跟自个怀的?”

“张丽娜和小叔的。”我打破砂锅问到底说道,“都这会了,就告诉我实话吧,这肯定跟小叔的尸体被挖走有关。”

“胡说!”爷爷正着脸喝道,“你都听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还有别的没?”

爷爷发火,我就有些发怵,僵硬的说没别的事了。爷爷转身回自个房间。他老人家这是铁了心不告诉我,却阻止不了我找答案的决定。

晚上,我想了一夜,决定再去打听些情况。我们村肯定问不出来的,这近二十年都没人说,现在更不敢多嘴,目标还是劳光村,但不是新婶子家,都打着小叔的旗号问。

忙了一天,东打听西问问,人都说张丽娜怀了小叔的孩子,描述的有模有样,索性接着打听张丽娜的坟迁到哪里,将尸体挖出来,先确定有没有怀孕,再追查孩子是谁的。

晓得了坟地的位置,我不敢一个人去挖棺材,找余庆叔同行。他不想去的,挖别人坟不道德,且新婶子还被张丽娜附身。我说等他结完婚去,那时新婶子都好了,张丽娜的鬼魂已经超度,没啥事的。

“行,那就去。”余庆叔说道,“看在小时候的情义面上,叔帮你回。”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