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吴泽陶茹全文阅读_盲目的爱情免费阅读by花里看浪

发布时间:2018-10-11 14:46

吴泽陶茹全文阅读

盲目的爱情全文阅读

都市小说《盲目的爱情》的主人公是吴泽和陶茹,此书为网络作家花里看浪所著,小说又名《那夜,我盲了》,全文讲述的是因为一场车祸,吴泽失去了自己的父母以及自己的视力,这段时间来多亏了邻家嫂子陶茹对他的照顾,在一次意外之中,吴泽获得了透视神眼,从此走上了人生巅峰。

第1章 嫂子真是个好人

  晌午,正是家家户户做午饭的时候,但村西头老张家的房子烟囱就不冒烟。

  里屋内,一张旧木桌上摆着台大后腚的21寸老电视,旁边就是面落地镜,商场里试衣镜那种,其上还有条纵贯上下的蜿蜒裂痕。

  看得出这是一面废旧的试衣镜,但丝毫不影响它折射出对面那个漂亮的少妇。

  少妇三十岁左右的年纪,打扮的很时尚,甚至有点妖的意思,黑色的蕾丝短袖T恤紧裹着她柔媚的娇躯,衬托出了胸前的饱满与腰身的纤细,下身则是一条白色的素雅半裙,半裙很朴素,但是穿在她的身上却衬托出了一种魅的味道。

  只不过这个时候,半裙的前帘儿是被她的白皙小手给掀开的,以至于她裙内的大美风光毕露无遗,透明的水晶丝袜紧裹着一双修长的玉腿,黑色蕾丝边小内内遮住她的羞媚迷人处,或许是因为丝袜裆部提的太紧的缘故,所以都有些勾勒出那迷人的痕迹。

  一只嫩手掀着裙子的前帘,另一只嫩手则很不规矩的穿过了丝袜和小内内的边缘,贴着她光滑平坦的小腹就深入了下去,可以清晰看到的是,丝袜和小内内被那只小手给撑起,直至到了最底裆的位置,然后轻轻的左右抚动着。

  下一瞬,少妇那双漂亮的眼睛闭合,雪白的贝齿更是咬住了下唇,有轻声的嘤咛从她鼻腔内泛起,那嘤咛声中斥满了醉人的味道,让女人闻之羞赧,让男人闻之心躁。

  “吴泽、吴泽,嫂子想要,吴泽,嗯……”

  随着手指的抚弄,少妇的性感小嘴中吐露出了喃喃的自语,显然是在脑海中幻想着那个名叫‘吴泽’的男人。

  足足数分钟的抚弄后,少妇渐渐的有了感觉,这从她话里的喃喃中就不难听出。

  “吴泽,嫂子快好了,你快点,再快一点……”

  “嫂子!”

  少妇正激情澎湃着的,院内突然传来喊声,这当时就把少妇给吓傻了,娇躯不停的哆嗦着,也不知是吓的,还是因为那苦苦自我寻求的感觉终于来到了。

  透过窗户,她看到了站在院内那个眼睛上蒙着纱布的、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冤家,我的冤家哎,你可真会挑时候!”

  少妇低声抱怨着,连忙把嫩手从小内内里面抽出,更是迅速将裙子给放下。

  刚要出门的又发觉手指头上沾染着粘液,于是连忙随手摸在了丝袜裆部,反正稍后也得洗,湿漉漉的没法穿了……在应声中少妇出了里屋,然后对院中的年轻人笑脸说道:“吴泽,你来了啊!”

  显然,这个手里拎着打包饭菜的年轻人,正是之前少妇所喃喃的那个吴泽。

  吴泽应了一声,然后对她说道:“嫂子,我琢磨着你下午还得上班,这又要教我按摩,所以我就托人订了些饭菜过来,嫂子你要不嫌弃的话就对付几口吧!”

  少妇当时就急眼了,那是真急,不是假客套。

  “吴泽,你也太浪费了,一场车祸夺去了你爹娘的命,连你的眼睛也受伤了,嫂子想着你以后的生活所以教你点按摩的手艺,也好让你有个活路,你这怎么还浪费钱特地去买东西……”

  少妇狠狠的训了吴泽一通,但终究买也买了,只能在吴泽的笑脸中无奈地把饭菜给接了过来,同时搀扶着吴泽走进里屋。

  吴泽在少妇的示意中坐下后就跟她闲聊起来,聊起了她的丈夫。

  “那个烂鬼没在家,又不知道死哪赌去了!”

  只要是提起她丈夫,少妇就一肚子的恨意,连话里都充斥着这种情绪。

  作为邻居,吴泽对于她家的情况多少也是有所了解的。

  这个少妇名叫陶茹,原本是城里姑娘,后来嫁给了乡下进城做服装生意的丈夫。

  起初那两年她丈夫还挺上进的,生意也做的不错,又是买车又是买房的,俨然就是新的城里人。可是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人有钱了似乎毛病也随之越来越多,吃喝嫖赌抽的竟然被他占了个齐全,一样不落。

  沾上这几样了哪还能有个好,所以生意也就垮了。

  不过生意虽垮但毛病依然坚挺,烂赌的嗜好一点没变,结果就成功的赢回了一身的高利贷,房子车子全给卖了,最后和陶茹又搬回了这个老破屋。

  不过说起来陶茹也是个好女人,对丈夫不离不弃,最近更是到了按摩院工作,虽说名声不怎么好听,但好歹也能维系起这个家的生活了。而教吴泽按摩的手艺,就是她琢磨着把吴泽带带手,然后领到按摩院一起工作。毕竟吴泽的眼睛……“吃饭了,快过来吃……呦,忘了,来来来,我扶着你。”

  陶茹的话打断了吴泽的思绪,然后一阵香风扑面而来,白皙的嫩手就扶住了吴泽的胳膊,领着他来到了桌子前。

  吴泽坐下后,跟陶茹聊着天吃着东西,同时也不忘多嗅几下来自陶茹身上的香味。

  说实话,吴泽对于陶茹……是有想法的,这么漂亮的女人,他又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壮小伙,没想法是不可能的,除非像是陶茹的丈夫那样,被人打坏了蛋-蛋,在那方面不管用了。

  不过现在陶茹对他特别好,而且人也善良,他也不好意思存亵渎的心思。

  吃过午饭后,陶茹带着吴泽来到了里屋的炕上,然后示意吴泽站好,她自己则躺在了吴泽的正身前。

  躺在炕上,陶茹望着吴泽那张帅气的面孔,心里忍不住的起了涟漪,于是她轻咬着下唇,将裙子给偷偷的掀开了,白皙的小手更是忍不住的再次抚弄上了她那娇躯最为敏感的地方。不过,这并不耽误她跟吴泽聊正事。

  “吴泽,嫂子有些话得说在前面,按摩是得靠手感的,一些按摩的位置嫂子也得给你说明白,但是现在你的眼睛又看不见,所以嫂子只能拿着你的手来按摩嫂子的身子,让你记住位置。但是你别多想啊,嫂子真不是个不正经的女人!”

  吴泽连连摆手,“不会的不会的,嫂子是个好人,我知道的。”

  有了吴泽这句话打底,陶茹的心里也就踏实了,于是下一刻,她示意吴泽弯腰上前后,伸出白皙的小手握住了吴泽手,然后向着自己胸前的饱满缓缓移动着……

第2章 烂桃几斤赠予贱人

  吴泽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他看不到,但是他敏锐的听觉可以捕捉到陶茹急促的娇息声,他的脑子可以判断出来刚才陶茹话里的意思。

  所以他觉得,接下来抚摸到的地方,可能会是很让他激动的地方。

  说心里话,他有些期待。

  可就在这满怀期待的时候,很是突然的,‘哐啷’一脚踹门声响起,随即陶茹的焦急声音就传来,“那个烂鬼回来了!”

  烂鬼自然就是陶茹的老公了,那个名叫张宗昌的男人,空有狗肉将军的名字却没张三多的本事,甚至连唯一的老婆都快要输没了。

  吴泽连忙退后了半步,而陶茹也迅速起身整理下裙子,甚至连头发也给整理了下,显然是不想让张宗昌发现他们两个在屋内做些什么。

  “吴泽,嫂子教你按摩手段事情别声张啊,那个烂鬼小心眼,还不知道瞎寻思些什么呢!”

  急匆匆的嘱咐了吴泽一句,然后陶茹就迅速出门,迎向了她的烂鬼丈夫。

  吴泽也凭借记忆里的路往院外摸索着,从出屋门口的,就听到了陶茹气恼的声音,“死烂鬼,你又喝多了,你抱着着尿罐做什么啊!!!”

  随后,张宗昌含糊不清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来,老婆,亲一个,亲……哎呀,这么骚,怎么一股子尿臊味啊,睡觉睡觉……”

  嘟哝了几句,然后就有鼾声响起。

  吴泽都憋不住的想笑,这也太可乐了,在院子里抱着个尿罐就当成是老婆了,还给亲了一口,那玩意儿能不尿臊味儿吗?传来SIXGOD的味道那才有鬼呢!

  不过终究是人家家里的糗事,吴泽也不好真的笑出来,只能强忍着笑意,然后跟陶茹打了声招呼,就摸摸索索的凭借着往昔记忆出门了。

  陶茹直嘱咐他慢点,眼下也确实是顾不上搭把手引他出门。

  离开陶茹家后,吴泽想着反正没什么事,就去陈芳家看看好了。

  陈芳可是他娃娃亲的未过门媳妇儿,而且长的还很漂亮,想着自己这么一个瞎子竟然有个漂亮老婆,吴泽倒也觉得挺骄傲的,毕竟村里许多好眼儿的家伙都还棍儿着呢!

  拄着细木棍,吴泽一路敲敲打打的也就摸索着去了不到二百米远的陈芳家。

  路上有个卖桃子的,想着陈芳喜欢吃桃子,吴泽就买了几斤拎着。

  摸索到陈芳家门前,吴泽本想敲门,却没想到门开着,于是直接就走了进去。

  刚进院中正想扯嗓子喊的,结果就听到了里屋里的争吵声。

  “我不,我才不要嫁给吴泽那个死瞎子,连医生都说了,他复明的希望不大,我凭什么要嫁给他?以前是不懂事,觉得吴泽还挺有趣,我当然愿意跟着他了,可以现在我要的可不止原来那么简单,那我跟着他那个死瞎子干什么?休想!”

  这熟悉的声音,以前出现的时候都是以极温柔的状态一口一个‘泽哥哥’,叫的人心里那个甜啊,就跟灌了二斤蜂蜜似的,甜到上下都通透。

  但吴泽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今天竟然会从陈芳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来!

  随后,陈芳的母亲刘淑芬的声音也传了出来,“芳芳,我也知道你苦,你不愿意嫁给一个瞎子,可是当年他爹救了你爹的命,后来有了交情,我跟他娘又是差不多日子怀的孕,这不就指腹为婚定了娃娃亲嘛,你现在反悔,咱们怎么交代啊!”

  陈芳立刻尖声反驳,“我不管,反正我不嫁!他爹和我爹都早死了,有本事让他们俩来找我啊,我倒是要跟他们评评理,凭什么让我嫁给一个死瞎子!他们老吴家倒是想些好事,我今天还就明告诉他们了,想让我跟瞎子结婚,门都没有!”

  “可是芳芳啊,娘觉得咱们这么做还是不太合适,以前吴泽他们家没少帮衬咱们,咱们这么做的话,会不会被人给戳咱们脊梁骨,骂咱们说话不作数啊?”

  “娘啊,我是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怎么老想着外人,难道你就忍心让我一辈子伺候一个瞎子,给他端屎端尿洗衣服,还得赚钱供他吃喝?!如果他有钱我也认了,可他现在连钱都没有啊,娘,娘~!”

  在陈芳的撒娇声声中,一辈子都没主见的刘淑芬终于应了下来,“那好吧,等找个合适的机会,娘试着跟他说说……”

  娘俩在屋内的谈话,吴泽在院内听了个清清楚楚,他转身就走。

  只是走到门口时被门槛给绊了一下,却把他给绊清醒了。

  原本准备出门摔掉的桃子,此刻也重新拎在手中。

  退出门槛外后,吴泽故意把门弄响,然后扯着嗓子喊道:“刘娘,芳芳,在家吗?”

  “哎哎哎,在在,是吴泽来了啊!”

  刘淑芬出了屋,趿拉着拖鞋就来到了吴泽面前。

  吴泽把桃子递了出来,“刘娘,刚才在来的路上见了卖桃子的,想着芳芳喜欢吃桃子,所以就买了些,我……”

  这边话还没说完的,吴泽就听到了屋内隐约的嘲笑声,“谁稀的吃你几个烂桃子!”

  烂桃几斤赠予贱人,不是刚好吗?

  吴泽只装作没听见,问道刘淑芬,“刘娘,芳芳说啥,要你洗几个桃子?”

  刘淑芬连忙点头,“对对对,还是年轻人耳朵好使啊,刘娘都没听到。”

  刘淑芬忙端着盆,隔着窗子对屋内的陈芳示意,让她不要再说话,然后就扶着吴泽坐下,然后接水洗桃子。

  边洗桃子,刘淑芬边惦记起了刚才陈芳的意见,想着这刚商量完的吴泽就来了,似乎正是个机会,于是就开口说道:“吴泽啊,刘娘有个事想跟你商量下,你看你的眼睛……”

  话刚说到这的,吴泽就知道刘淑芬想说什么了,但他没有让刘淑芬继续下去,他说道:“对了刘娘,你说起眼睛来我想起个事,我爹还给我留了张欠条,是我一个远房表叔的,欠了我家十万块钱,我眼睛不好使,所以想着让芳芳帮我去家里找找。”

  “啊?!”

  一听家里还有十万块钱在外面,刘淑芬有点蒙,但老人的脑子确实没有年轻人反应快,这点人家陈芳就表现的比较好。

  “呀,泽哥哥,你来了啊,你怎么不喊我呢,真是的!”

  很欢快的,陈芳着急忙慌的就从屋内跑出来了,那脸上的小欢喜啊,真是啧啧了……

第3章 那是他的盘中菜

  吴泽见的世面少,所以没见过这么势利眼的女人,但是今天见到了,眼瞎了竟然还能见到新鲜光景,这还真是讽刺。

  而陈芳也表现的格外的欢欣,搬了把凳子坐在吴泽的旁边,话里话外的都透露着一股子亲昵劲儿,两只小手更是抱住了吴泽的胳膊,那感觉就跟抱大腿似的。

  “泽哥哥啊,你刚才跟我娘聊什么呢?”

  吴泽刚要开口重复之前的谎话,结果刘淑芬就火速开口了,将十万块钱欠条的事告诉了陈芳。

  陈芳当然听见了,不然她也不会这么欢快的跑出来。

  娘俩小戏一唱完,陈芳就郑重的表态,“泽哥哥你放心吧,我一定帮你找出来,你现在都这么可怜了,那个表叔肯定会很痛快就还你钱的,咱们就说急需这笔钱给你治眼睛!”

  吴泽笑了,笑的很灿烂,给人的感觉就是在傻笑傻灿烂,但心里却斥满了嘲讽的味道。

  他自认不是一个很沉得住气的人,他更喜欢当夜仇恨当夜报,今世恩德今世还,谁对他好他一辈子记得,谁算计他他就不记了,立刻就报的仇,记那玩意儿没用!

  随后,陈芳就迫不及待的要求立刻去帮忙找欠条,而吴泽也很痛快的答应了。

  在陈芳的搀扶下,吴泽很快就回到了家中。

  四间敞亮的大瓦房,四间起底的南屋平房,这就是吴泽的家,很敞亮。

  老爷子活着的时候是十里八乡有名的推拿圣手,钱虽收的不多但好在上门的人络绎不绝,所以钱财也算是宽快,但这人一死,而且是死在了医院里,那钱可就没了。

  偏偏肇事司机酒醉撞人后逃逸,逃逸过程中慌里慌张的又把车开进河里导致他自己也给淹死了,所以也就没了个补偿……进入里屋后,始终搀扶着吴泽的陈芳也就迫不及待的松手,询问欠条放哪了。

  吴泽却是不着急,家里除了擦腚纸估计也没纸了,上哪找欠条去?

  他一把就将陈芳给揽进了怀里,下了陈芳一大跳,“你干什么!!!”

  陈芳当即怒吼,但紧接着似乎觉察到自己这个态度有问题,于是又忙温柔的说道:“你把人家吓到了……”

  吴泽伸出手,直接覆盖向了陈芳胸前的饱满,当触摸到那对浑圆时,顿时就把他给兴奋到不行,毕竟是规规矩矩的小处-男,哪接触过这个。

  那饱满的坚挺,揉弄起来软软的、弹弹的,斥满了迷人的性感。哪怕是隔着衣服在触摸揉弄,也让他兴奋到忘乎所以,倔强的下身更是不停地在陈芳的翘臀上磨蹭着。

  陈芳当时就羞到行,虽然人是势利眼,但是她比常人更懂得自己最大的价值在哪里,所以她想把自己卖个好价钱,并没有在平日里跟别的女孩一样随随便便的就把身子给交出去了。也正因为如此,她对吴泽动手的反应格外敏感。

  “泽哥哥,你别这样,芳芳早晚是你的人,你……啊,泽哥哥,你弄疼人家了,泽哥哥,不要这样……”

  陈芳竭力的哀求着,但是她的体力明显不如吴泽,因而只剩下被动撩弄的份,甚至连身上的紧身衫都被吴泽给撩了起来,露出了她那件裹着胸前浑圆的文胸。

  那文胸很漂亮,浅粉色系,斥满了少女的情怀,三道花褶横亘其上,更是显得多出了少女只外的抚媚,尤其是在点缀着其内浑圆白皙的饱满时,那种性感的味道就愈发的浓郁了。

  吴泽看不到这些,但是他却可以亲手摸到,更是可以将文胸给强行掀翻,然后毫无隔阂的用他那双手狠狠地揉捏着陈芳胸前的那对傲娇可人。

  那温软中充满弹性的手感,深深地刺激着他双手,顶端有点硌手的蓓蕾正俏然绽放,火热的温度灼烧着吴泽的掌心,更是硬挺了起来。

  “泽哥哥,不要,真的不要这样,芳芳好痛,还好难受,你别弄了,啊~!”

  在吴泽的强行撩弄下,陈芳由最初的反感,渐渐演变成了一种忍耐不住的哀求,那可能不是她的本心想法,但却是她娇躯最为真实的感受。

  她被撩的难受着,吴泽何尝不是如此。

  他终于开口,对陈芳说道:“芳芳,实话告诉你,欠条我依旧收起来了,这是我保命的钱,我不能就这么简单给你,你得成为我的女人,不然我不会相信你的!”

  他的话听起来很绝情,可是却也很直观,他就是要告诉陈芳——要么把身子交出来,要么跟十万块钱说再见!

  在吴泽的继续揉弄亵玩中,陈芳苦苦的哀求着,各种理由推脱,总之就是要让吴泽相信她,相信她不会拿欠条要回钱来自己揣着的。

  但是吴泽的态度也很明显,不给身子绝对没商量。

  而且更为明显且直观的态度是,他已经把手探进了陈芳的裤子内,那是一条靠松紧带束腰的运动裤,所以他很不费劲的就进去了,更是隔着一条滑滑的小内内,感受到了陈芳娇躯最为迷人处的娇媚。

  两相接触的那一瞬间,陈芳暴起醉人的娇吟,“啊~!”

  很明显的是她从来没有接受过这种事情,所以那种强烈的刺激让她受不了,更是忍不住的将娇吟溢出口。

  只是这娇吟让她感觉到羞人,更是让她感觉到恼火。

  也不知她哪来的力气,猛地一下就用肩头撞开了吴泽,随即就跑出了屋子。

  但只十几秒钟的工夫,她又折回了屋内。

  “泽哥哥,芳芳真的很生气,你不仅不相信芳芳,而且还欺负芳芳,我、我、我再也不想见你了!”

  说完,她就气呼呼的跑掉了,还有哭泣声传来。

  被撞倒在地上的吴泽挨着床起身坐下,然后脸上泛起了笑容,只是那笑容有些邪魅的味道。

  他心中很清楚,世界上没有不吃鱼的猫,也没有不喜欢钱的势利眼。他给了陈芳一个相当合理相当真实的理由,那么陈芳就一定会再回来的,他笃定,是他的菜,就永远不可能跑到别人盘里去,除非被他尝过后倒掉!

  躺在床上,吴泽平静下旖旎的心思,琢磨起了以后的事情,终究是个瞎子了,也无亲人可帮助,接下来的生活只能靠他自己,所以他得规划好自己的人生。

  只不过或许是今天起太早的缘故,竟然有些莫名的疲累,所以不知不觉的也就睡着了。

  再醒来时,竟然是被人给推搡起的,而且推搡他的那只小手,很是柔软……

第4章 美人偷送玉

  “芳芳,是芳芳吗?你原谅我了?”吴泽说着就紧紧的握住了那个小手。他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看来这女人对钱的欲望已经让他失去了理智。

  只见这双洁白如玉的一双手迅速的抽了回去。

  吴泽紧跟着震颤了一下。

  “我不是芳芳。”银铃般的声音传来,语气中竟透露着说不出的无奈和悲伤。

  “嫂子,是你?你怎么了?”吴泽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他的感觉却比着一般的人要灵敏了许多,他能听出来嫂子肯定是受了什么委屈。

  他的双手很快就努力的摸到了嫂子的光滑似玉的脸蛋,只是随之就触摸到了一阵阵的滚烫。

  “嫂子,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吗?你快告诉我,我帮你报仇,别看我是一个瞎子,但是有的是一身的力气和本领。”吴泽感受着嫂子哭的颤抖的身躯,任凭他不断的挣脱,却依旧死死的用双手抱着嫂子的头。

  他的胸中有一团怒火在烧。这么漂亮的嫂子也有人敢欺负,这个仇我是报定了。

  “没人欺负我,你放心吧”嫂子用双手拭去了脸上的泪花,不住的摇头。

  他一个瞎子,能帮忙报什么仇呢?

  嫂子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从自己洁白的绣花裙子的里兜里掏出来一个颜色粉嫩的刺绣手帕,手帕裹得严严实实的,还被一个黑色的小细绳在中间牢牢的系着。

  “你的手艺也到家了,很快就能出师了,过几天嫂子就把你安排到店里去按摩,这个东西你先帮嫂子保管着,不到万不得以,千万不要拿出来。”

  嫂子亲手把那个东西交到了吴泽的手上,吴泽虽然心里有疑惑,但是想着那肯定是重要的东西,不然嫂子也不会这样对他讲。

  于是便点了点头,找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藏了起来。

  转眼便到了第二天的黄昏,在老张家隔壁西间的一个卧室,这里像是遭遇了强盗般的一片凌乱。

  陶茹的老公,张宗昌正在翻箱倒柜的找着什么东西。

  他打翻了茶几上的几只陶瓷的小茶壶,一片噼里啪啦的响声刚好淹没了陈芳走来的脚步声。

  “快说,你把那块玉放哪了?你不知道那东西可是王大富以前输麻将的时候赊给我的,那东西价值十万呢。”张宗昌把陶茹的头重重的摁在了地上问道。

  透过外面的小窗户,陈芳清楚的看到了屋里发生的一切,因为只有一墙之隔,里面的说话声他也听的一清二楚。

  “和你说了多少遍了,我根本就没见过那块玉。你每天除了会输钱,还会干什么?”陶茹装作一副不知道的样子。

  “那块玉你藏着没有任何的价值,只有老王家才会花十万块钱买那块玉,那是他们的传家宝,你信不信,你在不拿出来我就把你卖给王大富做媳妇了。”张宗昌恶狠狠的吓唬道。

  不过他这样的吓唬陶茹已经见怪不怪了,他知道一旦他拿出来了那块玉,不到一刻钟的功夫那块玉就会被张宗昌给输出去。

  而在外面,突然一阵莫名的声音传来,外面路过陈芳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然后迅速的找个隐蔽的地方蹲了下来。心里很是忐忑。

  “谁,他妈的是谁呀……”张宗昌转身就走到了门边。

  陈芳听到脚步声额头已经沁出了细细密密的汗珠。

  蹲在柴堆的这个位置,肯定里面的人一出来就会被发现了,陶茹发现了倒是没什么,只是这是张宗昌家,村里人人都知道他是一个禽兽不如的家伙,肯定会把自己当小偷给送到公安局的,或者会诽谤自己一顿,勒索一大笔的钱财。

  陈芳听到脚步声已经愈来愈近了,他更是吓得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突然一只小花猫扑到了张宗昌的怀里。

  “原来是一个小畜生!”张宗昌说着就打开门把这只花猫给腾空抛到了门外。

  然后就又关上了门进到了屋子里。

  在墙角的陈芳深深的呼吸了一空气,然后找准时机就赶紧溜走了。

  她已经深深的意识到,这里多呆一分钟都很危险。

  刚才的一切都听到了,陈芳以为陶茹真的把那块一块价值不菲的玉给弄丢了,她的心里忍不住的就暗暗的叹息!

  她不住的想那样的一块价值的宝玉,丢了真是太可惜!

  但是陈芳并不知道王大富是镇上有名的地头蛇,吃喝嫖赌无所不及。她想王大富家应该很有钱,不然怎么他们家的一块传家宝就价值十万块钱呢!

  她也并不知道王大富对女人的疯狂程度已经到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地步,陶茹之所以不敢拿着玉直接去卖给王大富,就是因为深知王大富的为人。

  所以陶茹也只是把这块玉交给吴泽暂为保管,陶茹想到了让吴泽拿着那块玉卖给他,但是王大富奸诈狡猾,一个瞎子,指定被他玩的团团转。

  陈芳偷偷的溜走了之后本来准备回家,因为陶茹家和吴泽家刚好紧挨着,她就经过了吴泽家的门前。

  而这个时候,看见吴泽家的大门敞开,但是院子里却空空的。

  忍不住的往里面多看了一眼。

  正中间对着大门的那间主堂屋也敞开了两扇门。大概是这臭瞎子出去又忘了关门吧。不过想想也是,吴泽家这么穷,连小偷都懒得进,根本不需要关门。

  要不自己再去吴泽家在一探究竟,不得不说,吴泽家那十万块的欠条对陈芳的诱惑还是挺大的,她只要一想起来忍不住的就径直的走了进去。

  “泽哥哥,你在家吗?”陈芳试探着轻声的呼唤着吴泽。

  “泽哥哥……泽哥哥。”陈芳连着叫了几声都没有人答应。

  于是她就找遍了所有的房间,依然没有看见吴泽的踪影。

  站在主堂屋空荡荡的房间里。

  陈芳的目光忍不住的落在了那个高高竖立着的柜子上。,那立在屋里的柜子的最高处露出了一个粉嫩手帕的一角。

  陈芳心里想谁会把一个手帕放在那样的一个地方呢。

  那块颜色鲜艳的手帕里面肯定包着什么东西,莫非就是那个欠条?

  我就看看是不是欠条,看了之后就能确定吴泽说的是不是真的了,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如果吴泽是骗我的怎么办,或者那根本就不是十万呢?陈芳心里这样想着,忍不住的靠近了那个柜子,然后轻轻的踮起了自己的脚尖。手伸向了那个最顶端的手帕。

  那个柜子实在是太高了,陈芳踮起脚尖高高的够起来的手连手帕的一角都没有摸到。

  她索性从里屋般来了一个凳子,双脚踩到了凳子上很轻松的就把那个手帕给拿了下来。

  专心致志的取那个手帕的陈芳丝毫没有注意到,门外的吴泽已经拄着拐杖走了进来,却不想从柜子那边听到些声音,然后拿起手中的拐杖打了过去……

第5章 霸王硬上弓

  “啊,好疼啊!……泽哥哥,你干嘛打我!”陈芳的大腿吃了吴泽一拐杖,不禁疼的跳了起来。

  那个手帕连带着里面的东西。掉落在墙边的一角,好在手帕把东西包裹的严实,所以根本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基本的声音都被陈芳的喊叫声给掩盖了,所以吴泽没觉察到什么,“你怎么还在这里呢?莫非你想好了要对我以身相许了!”吴泽的脸上洋溢着坏坏的笑容,他想这个女人终究还是没能抵挡钱的诱惑。

  他用自己的拐杖不断的向前摸索着,迫切的想要靠近陈芳。

  碰到板凳腿的他不由的楞了楞。因为他是一个瞎子,所以几乎家里的每个东西他都知道准确的位置,这个凳子是自己放在里屋的,怎么好端端的就跑到了这里了呢?还挨着自己放传家宝的那个柜子,难道陈芳是在打这个主意?

  吴泽家确实是有一块传家宝,就被他放在了这个柜子的顶端挨着墙的一块黑色的匣子里。陶茹嫂子给他的那块玉,也被他原封不动的放到了这个柜子的上面,不过因为陶茹也没说那是什么东西,所以他并不知道里面装的也是一块玉,并且这块玉的形状和自己家的那块传家宝的形状是一样的。

  这些他都不知道,但是他的心里很清楚,自己家有一块传家宝的事情,陈芳的母亲刘淑芬是知道的,只要刘淑芬知道的事情,那陈芳肯定也是知道的!

  看来陈芳这次来应该是为了自己家的那块传家宝,吴泽的心里暗自的思忖着。

  陈芳生怕自己露出了什么破绽,赶紧的辩解道:“泽哥哥,我来了好长时间了,找你也找不见,腿都站的麻了,就从里屋搬起了凳子坐在这里等你回来。”

  门外吹来阵阵阴冷的风。

  这谎话说的连陈芳自己也不相信。

  吴泽想着要不就用自己的传家宝骗一下这个女的吧?反正他的心里很清楚,自己家的那快传家宝根本就不值什么钱,并且是真是假的也一概不清楚。

  并且他一个瞎子连一个媳妇都讨不来,传宗接代都是问题,留着这传家宝又有何用?如果这块传家宝可以骗来一个媳妇,那才是它真正的价值。

  想到这里吴泽一个心计上头,就对着陈芳讲了起来:“你不就是想要我们家的那块传家宝吗?实话告诉你,那块传家宝确实价值不菲,当初王大富十万块钱砸过来,我们连那个宝贝的面都没让他照见。我妈在世的时候就说了那个宝贝除了未来的儿媳妇,就算别人花在多的钱都不能给。”

  吴泽知道王大富家是有钱人,之所以这么说,只是为了增加可信度。并且十万块只是他随便说的一个数字而已,他想着既然自己之前说的那块欠条也值十万块,这次再说一个十万块出来,自己的身价怎么也被自己吹的有二十万了,拿下陈芳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

  果真这个时候陈芳听到价值十万块,就像是猛虎一样的很是飞速的就扑到了地上的那块传家宝的面前。

  当她捡起地上的那个手帕打开,看到果真是一块通体晶莹剔透的翠绿的方形宝玉。不由的惊呆了自己的双眼……她想这肯定就是吴泽家的传家宝了,不过她并不知道自己拿的这个被粉嫩的手帕包裹着的一块玉是陶茹姐送来给吴泽保管的那个。

  眼下的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吴泽从后面抱住了自己的腰。

  陈芳吓得一个激灵,那玉就掉落在了地上。

  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

  陈芳惊愕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她不敢去是看这块玉是不摔碎了,如果这块价值不菲的玉就这样被摔坏了,那自己要怎么向吴泽交代呀,更何况还是自己偷偷摸摸的非要来看的。

  “泽哥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看看那传家宝长什么样子,刚才你真的吓到我了,那块玉才不小心的掉了下去。”陈芳带着娇弱的哭腔为自己开脱到。

  吴泽顺着玉掉的响声在地上摸到了那块玉,因为自己家的传家宝和陶茹送给他的那个形状一样,并且他并不知道陶茹送给他的也是一块玉。所以他想当然的就认为自己手里摸到的这块就是自己的传家宝。

  不过现在他才不在乎这传家宝是不是真的碎了。

  他的脸上随之闪现了一抹邪恶的笑意。

  “糟糕这玉怎么碎了啊?”吴泽说道。

  “啊不可能吧?”陈芳吓了一跳,这可是值十万块啊。

  “我刚才说了,这块玉将来也是属于我们老吴家的媳妇的,除非你做我们家的媳妇儿,这块玉你怎么处置都行,就是把他扔到河里也没人管的着。”

  吴泽虽然对陈芳这种势利眼很是反感,但是他一个眼睛看不见的人,能有妻子就很不错了,况且陈芳还是村里出了名的貌美如花。

  “你休想,你一个瞎子,哪里配的上我。”刚才娇滴滴的陈芳一听到这个瞬间就变了脸。如果传家宝没摔碎的话或许还可以考虑一下,但是现在连传家宝都碎了,自己嫁过来岂不是要跟着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瞎子吃苦受累吗?陈芳心里这样想。

  但是转而觉得自己的态度不对,就赶紧好声好气的说道:“泽哥哥,你看在咱们两家有那么多年的交情的份上就绕了我吧……”

  只见吴泽的手伸出一个巴掌的形状出现在了陈芳的眼前,一块晶莹剔透的玉完好无损的躺在那里。

  陈芳不禁惊愕的张大了自己的双眼,“讨厌,泽哥哥,你竟然耍我……”

  陈芳看着那块玲珑剔透的宝玉,像是被勾走了魂一样的,忍不住的伸手去抓那块宝玉,却被吴泽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手。

  “想要吗?”吴泽没想到所有值钱的东西都会深深的吸引着这个女人,带着戏虐的语气问道。

  陈芳没有回答,依旧紧紧的握住那块宝玉,也没有挣脱吴泽紧握的手。

  “那就履行一下妻子的义务也行,这块玉就送你了。”吴泽说着就用一只手抱起陈芳放到自己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握着拐杖往里屋走去。

  陈芳挣扎了几下,但是力气相比着吴泽的却显得格外的微弱。

  陈芳已经被他紧紧的抱在了床上,身上的紧身衫已经被撩起来,露出了她那件裹着胸前浑圆的文胸。

  这一切虽然吴泽看不到,但是陈芳知道那文胸是他花好多钱买的内衣,很漂亮,浅粉色系,斥满了少女的情怀,三道花褶横亘其上,更是显得多出了少女只外的抚媚,尤其是在点缀着其内浑圆白皙的饱满时,那种性感的味道就愈发的浓郁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