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回天神针林风苏曦_回天神针免费阅读by枫桥夜雪

发布时间:2018-10-11 14:46

回天神针林风苏曦

回天神针全文阅读

林风是哪部小说的主角?林风小说的名字是《回天神针》,又名《神针怪手》、《美女老板的贴身神医》,由网络作者枫桥夜雪所著,小说的主要人物是林风苏曦。全文讲述的是出身于当代第一医门世家的林风,被老爷子赶出门历练,不想结识了美女老板苏曦,从此成为她的贴身神医,开启了他的精彩人生!

第1章 河豚中毒事件

  春季,对于住在长江两岸的人来说,是个吃河豚的好日子。

  这时的河豚,是一年四季中最为肥美的时候,肉质细腻爽口,入口即化。但同时,却也是毒性最大的时候。

  不过,对于贪嘴的人来说,河豚毒性再怎么大,也挡不住他们肚子里的馋虫。一些爱好河豚的食客,每到这个季节都会聚集起来,享受河豚带来的美味。

  笑食居,是一家传承百年的老店。

  这家店只做河鲜,其中最为盛名的,就是河豚。每年到了这个季节,都要提前好几个月预订座位。

  但此刻,笑食居大堂内,所有的食客都放下碗筷,集体抗议着。

  “还说是百年老店,我兄弟在这里就吃了一次,就中毒了,赶快把老板叫出来,讨一个说法。”一个身材魁梧,满脸横肉的壮实男子不停的喷着唾沫星子。

  原来,这名壮实男子和兄弟一起来吃河豚。刚吃了一口,就立马栽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身体不断抽筋。这一幕,顿时也把其他正在吃饭的食客吓了一跳,全部聚集在笑食居门口,大肆闹了起来。

  “平时吹的厉害,现在吃死人了,老板就不出现了?”

  这些食客中,有很多都是第一次来吃河豚。看到有人吃河豚中毒,顿时就慌了起来,毕竟刚刚他们也在其中吃饭,有种和死神檫肩而过的感觉。

  “现在都有人吃死了,再不出来,可就要报警了。”

  这时,大堂经理走了上来,明显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阵仗,额头上焦急的直流汗水。

  “各位,我们的厨师都是有好几十年宰杀河豚的功底,做的河豚不会有毒的。”大堂经理大声的解释道。

  “你这话就是在放屁,有几十年宰杀河豚的功底就不会出错了?可能是年纪大了,手一抖,就出了问题。”壮实男子扯着嗓子大声喊道。

  “这件事情如果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一定负责,只不过今天老板出去办事去了,还没回来。”大堂经理焦急说着,目光不断的看向外面。

  他只是负责大堂的,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也慌张了。现在能做的,就是稳定住食客们的情绪,尽量拖延到老板回来。

  “而且,现在中毒者情况危机,率先送往医院才是最重要的。”大堂经理再次道。

  笑食居这些年,从未出现过吃河豚中毒的事情,所以详细的处理步骤,他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在培训期间好像听到过,中了河豚毒,最快速度送往医院。

  “怎么送,我兄弟都死了,送医院还有用吗?”壮实男子怒吼着。

  壮实男子的话,再次激起了其他食客的怒气,纷纷大吼着要让笑食居的老板出来,讨要个说法。

  “我会点医术,能不能让我看看?”

  就在所有人情绪十分激动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说道。

  众人看去,只见是一名十八九岁的少年。

  少年大概有一米七五左右,身体有些瘦弱,脸上稚气未脱,嘴角时不时上翘,露出邪邪的笑容。长相算不上好看,只能算一般以上。

  原本众人真的以为是名医生,但当看到少年穿着服务生的衣服,手里还端着一份清炖河豚的时候,顿时都怒了起来。

  “现在人命关天的时候,你一个服务生凑什么热闹,赶快滚。”壮实男子大声骂了一句。

  “你们笑食居是不是故意的,有人中毒了,老板不出来也就罢了,竟然找了一个服务生来捣乱。”

  “这样的不良商贩,就该被查封。”

  “发个微博,曝光笑食居。”

  面对群情汹涌的食客,少年脸色不改,自我介绍道:“我叫林风,这是我老爹给我起的,说要让我做一个风一般的男人。”

  “谁管你叫什么,现在我兄弟都快要死了,要么你们笑食居赔钱,要么我报警。”壮实男子冷哼着说道,语气十分不客气。

  面对壮实男子的话,林风不理不睬,或者应该说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而是指着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中毒者,说道:“经理,如果我把这个阳痿男救活了,是不是不让我打工了?”

  其实林风并不是笑食居的服务员,至少在昨天以前还不是。

  究其原因,就是吃了一顿很豪华的大餐后,结果没钱拿饭钱。无奈之下,大堂经理就只能让他在笑食居打工还钱,为期一个月,今天是第二天。

  “你能把他救活?”大堂经理惊讶问道。

  眼前这人口吐白沫,双眼泛白,已经没了气息。就算是送往医院,也已经来不及了。

  “能啊,很简单的,只要你不让我在这里打工还钱,我就救活他。”林风稚气的脸上露出很自信的表情。

  “行吧,你试一下,救活他的话不但不让你打工还钱,还另外给你一个月的工资做奖励。”大堂经理急切说道。

  林风笑嘻嘻的走过去,还没靠近,就被壮实男子挡住了。

  “你一个饭店的服务员,有什么本事救我兄弟,赶快把老板叫出来,我不想和你这样的服务员浪费时间。”壮实男子满脸横肉,往那里一站,犹如一面墙一样。

  和壮实男子相比,林风就显得瘦弱多了,两人对比起来,画面感十足。

  “嘿嘿,这就不是你说的算了。”

  面对挡在身前的壮实男子,林风邪邪一笑,轻轻碰了一下他。

  顿时,壮实男人的身体僵硬起来,直直的倒向了地面。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愣住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壮实男子被轻轻一碰,就倒在了地上?

第2章 九幽摄魂针

  带着众多疑问,所有人把目光看向了林风。

  林风没有在意其他人的目光,而是让大堂经理倒了一杯滚烫的开水,蹲下后,邪笑道:“这是一杯将近一百度的开水,现在我给你三秒的时间,如果你再不站起来的话,我就倒在你身上了!”

  “呦呵,演技不错,训练倒是还挺有素。”

  林风想用最简单直接的方法,诈那躺在地上的壮汉一把,可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像头死猪一样,躺在地上就是不动颤。

  可林风的这一举动,却让那大堂经理捏了一把汗,如果林风真的把那滚烫的开水浇下去,今天这件事情就更难收场了。

  “胡闹,小子,你到底行不行?”大堂经理责备道,一把将林风手中的水壶给夺了过来。

  此消彼长,对方势弱,眼看气势又转到了他们这边,之前被林风推倒的那名男子,顿时爬了起来,一脸得意的说道:“小娃娃,我还以为你真的有什么本事呢,原来你就是板材一个,只会满嘴口花花。你害死我们的老大杰哥,啥也不说了,快点赔钱。”

  “你说你啊小林,搞什么啊?现在好了,我看你今天怎么收场?”

  今天笑食居出了这么大的变故,老板又不在,大堂经理正怕担不起责任,趁机就把火给引到了林风的身上来。

  “真是世态炎凉啊!”

  林风顿时无语,暗暗摇头自语:唉,看来今日真的要拿出点真本事才行了。

  那刚刚爬起来的壮实男子,看到林风摇头,顿时眼间一亮,有种奸计得逞的意思。

  “小娃娃,是不是没招了?那敢情好啊,哥们我来帮你算笔账,由于我兄弟是在你们笑食居吃死的,我们杰哥的命可金贵着呢,一条命二十万。还有,因为你的胡闹,害的我们错过了最佳救治时间,你个人还得赔偿十万,加在一起,不多不少,刚好三十万。快去筹钱去吧。”

  那男子说起话来,眉飞色舞,说不出的高兴,这哪里像是死了兄弟的模样,让林风看了直呼恶心。

  但他表面上却是做出一副很新奇的样子:“哇,三十万啊,好多啊?端是一笔巨款啊!”

  那男子听到才林风的口中亲口说出三十万元,就好像已经把那笔钱揣兜里一样,兴奋之情更是溢于言表。

  而大堂经理的心却在滴血,大骂林风这家伙真是灾星一个,当初他初来笑食居,点了一桌子的山珍海味,就是自己签的单,结果竟然没钱支付,都是他来帮他垫付的。

  如今倒好,又害的饭店一下子赔了几十万,这不是灾星临世是什么?

  大堂经理已经做好了明日就辞了职位的决定,尽快远离这颗灾星才好。

  林风虽然年龄不大,可眼神很是灵动,眨眼之间,就把在场所有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除了那壮汉和大堂经理一家欢喜一家忧之外,饭店内外还有很多看热闹的群众,一个个明显的看热闹不嫌事大,分明期待着这场闹剧,越是闹的越大越好。

  扫视了一圈之后,林风的眼神之中略显失望,随之就直接无视任何人以及场上的任何声音,独独找上了旁边的那名壮实男子。

  那男子无意间注意到林风的眼神,是一种透着老练,却又能洞穿一切的眸子,顿时心中一凛,才知道这个他口中的小娃子似乎不是凡物。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林风开口了。

  “好吧,你说你杰哥的命丢了,要索赔三十万,那反之是不是说,如果我把他这条命救好了,你要倒找我三十万,是不是呢?”

  “呃……”

  那壮实男子分明就是来胡闹骗钱的,之前说的都是编排好了的台词,被林风这么一说,一时之间,大脑有些短路,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林风随手在旁边的桌子上一划,竟然不多不少的出现了九枚银针,这九枚银针,从左至右一字排开,竟是逐阶变长。

  最短的不过小拇指长短,最长的那根,却足足有一根筷子那般长,九枚银针在桌子上排列有序,迎着饭店窗外光线的照耀之下,亮晶晶,煞是好看。

  这九枚银针,名曰九幽摄魂针,是林家世代相传的法宝,而林家又世代行医,堪称一个名门世家,每一代都会出现一个医学天才行走世上。

  而这一代的重担,则刚好落到了林风的身上,如果现场有懂行的人在场,一定会惊叹于林风的身份。

  可现在这群人明显的目光短浅,缺乏见识,只把那九根银针当做是小娃子的玩物罢了。

  林风随手又是一挥,那桌子上九枚银针其中之八,纷纷都重新回到了他的袖中,只有最长最粗,并伴有淡淡幽光的那根留在了他的指尖。

  而林风的眼睛,正不偏不倚的看向了第一开始躺在地上口吐白沫的杰哥身上。

  至于杰哥的那名同伴,也就是之前问林风讨要三十万的那个壮汉,看到这一幕,顿时惊呼出声,“哇靠,你要干嘛?”

  “河豚之毒,毒性奇强,毒发毙命,想要救治无异与阎王枪命。可谁让那是三十万哪,再说你这杰哥的情况,以我判断,似乎还有生命特征,我林风无力偿还你那比巨款,还好我通点医术,只能拼死一试了……!”

  林风这番话说的极为缓慢,看似是说给站在旁边的那名壮汉听的,实际更像是再给躺在地上的杰哥听的。

  话音落尽,只听噗嗤一声,那枚银针就落在地上那杰哥肚脐附近的位置,林风继续用力,银针一大半都没入其中。

  由于那里是人肉最厚实的地方,对于死人倒没有什么,可对于一个装死骗钱讹诈的大活人来说,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啊!

  场上爆出了一阵杀猪般的嚎叫声,接着躺在地上的杰哥,身子如一张满弓一般的弹了起来,在场的所有人大多都堵住了耳朵,这种声音对于他们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但大家更关心的却不是这个,纷纷开始对那两名男子指指点点。

  “骗子,原来这两人竟是骗子啊,这世道真是什么事都有!”

  “结局真是一百八十度翻转,亮瞎了我的眼!”

  面对舆论的压力,两名壮汉几乎同时抱着头,想要朝饭店门口逃窜。

  “站住!”

  突然在他们的身后,想起了一阵略显低沉的声音来。

  竟然是林风。

  而之前把责任全推到林风身上的那名大堂经理,这个时候,慢慢的走向了林风的身边,竖起大拇哥,似乎想要夸赞他两句。

  却被林风给一把推开,现在他的眼神里全是那两名壮汉的身影。

  两名壮汉之前的骗局刚刚被林风给击穿,当听到他那略带挑衅的声音,顿时回过头来。

  “咋了,小娃娃,找揍是不是?”

  “尼玛,告诉你,识相的最好别再招惹老子,不然,我定会报我那一针之仇!”

  之前被林风用银针扎伤的那个杰哥,看到林风,眼里几乎喷出火来,时刻都想要报复。

  林风却是谈笑风生的看向杰哥那张,因为愤怒已经扭曲的脸。

  “哦,我刚刚说的其实就是你。杰哥是吧?因为你方才中了我的九幽摄魂针的第九针,如果你走出这个门,不出三步就会当场毙命,我只是劝你想清楚而已,好了,现在你们可以走了。”

  杰哥听闻林风如此一说,顿时傻眼了,这是哪跟哪啊,他来到笑食居装死讹诈,其实是受人指使的,没想到竟然真的要葬身于此地?在他的心里,早已把那指使之人骂了一百零八遍了。

第3章 美女老板

  “你休想骗我!”

  杰哥反过来又是一想,说不定林风又是在诳他呢?他之前不是说用开水浇他么,不是也没敢动手?

  说不定这次也是说说而已呢?

  “你可以自己感受一下,你现在说起话来,已经是口齿不清,两耳发昏,你这就是被我神针扎过的后果,信不信你自己看着办吧。”

  林风眼看杰哥不愿接受这份事实,便好心的帮他分析了一二。

  而他还有后半句话没说,杰哥之所以会这样,这都是因为林家九幽摄魂针的特殊性,银针安魂,同样可以摄魂。不同的是,前者救人,后者伤人。

  杰哥之所以会这样,全因林风刚刚偷偷的勾走他一魂之后的结果。

  “什么口齿不清,两耳发昏,我们杰哥不是站在那里好好的吗?我看你这小娃娃,纯属就是一派胡言,妖言惑众。”

  杰哥被林风一番话说的心里没了底,可他旁边的那个同伴就不那么想了,再说那银针又没有扎在他的身上。

  “对啊,他这分明就是在耍老子呢!”杰哥突然醒悟了过来,一拍后脑勺,顿时就把林风之前说的话,抛到了九霄云外。

  “臭小子,你可以打听打听,在这M市南区,我赵杰可是横着走,你今天竟敢戏耍于我,你……”杰哥突然间就变得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嗯,的确是横着走,横在那里装死人的演技,确是高明。”林风打断道,突然反呛了一句,顿时惹得周围的观众大笑了起来。

  这结果可是和杰哥想象的不同,原本他以为他的霸道强悍,会让这些路人们仰视、臣服,没想他现在竟然成了丑角一个。

  “你找死!”杰哥火气大盛,迈开大步,抡起拳头就朝林风打去。

  林风原地站定,动都未动,区区伸出了一根手指,信手轻轻一挥,便在众目之下,将那杰哥的拳头给拨开,很随意的就卸去了杰哥拳头上所包含的力量。

  仅仅是这简单的一招,就赚足了观众的眼球,引得了场上阵阵惊呼。

  而杰哥的结局却不怎么乐观,只听林风收招之后,大喊了一声:“倒!”

  杰哥那足足有二百斤的身子,轰然朝旁边倒去,直接晕厥了过去。

  至于他的那名同伴,发现杰哥和上一次装死不同,这一次是真的昏死了过去,作势就指着林风说道:“好啊好啊,这次你真的把人给打死了,你知道后果吗?根本不是你一个小小服务生能承受起的,你们的店也等着关门大吉吧。”

  不得不说,这个家伙说起话来,真的极富有鼓动性,但大多都是歪理一堆,可是周围围观的群众才不管那么多,多少都有些被他带了节奏。

  林风无奈摇了摇头,蹲在地上朝那昏倒的杰哥,后脑勺轻轻一拍,“给我醒来!”

  说话间,那杰哥竟真的神奇的醒转了过来,只是整个人却像是一个傻子一样的,在饭店的地板上直接乱爬了起来。

  这还不算,他竟然像是一只流浪至此的饿狗一样,捡起地上客人洒落的食物就吃了起来,看他那表情一脸享受,竟还吃得津津有味。

  “你又对杰哥做了什么?”另一名同伴,刚刚生起敲诈林风一番心思,顿时被杰哥场上不正常的行为给惊到了。

  “也没什么,我之前好像说过,他七魂少了一魂,和正常人早就不同,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反常的事情来。”

  林风正在这边细细的说着,就看到那杰哥,脑袋刚刚从饭店一角的泔水桶里抽了出来,趴在那里抬起右腿,顿时就响起了一阵哗哗的水流声来。

  这动作活脱脱一只公狗投胎。

  “你妹啊,你竟然把杰哥搞成煞笔了?”剩下的那名壮汉顿时暴跳了起来。

  林风双手一摊,那意思是说怪我咯?

  “好啊,你等着,你等着,老子这就去搬救兵去,今天一准的要把你们笑食居给平了,替杰哥报仇。”

  那壮汉话音还没有落尽,就早早的跑了出去消失当场,生怕再落到林风的手里。

  其实,林风原本想要告诉他,他方才只是用银针将杰哥的一魂挑动了一下,不出半个小时,他就会回归正常。

  只是,他早就听老板说,这伙人隔三差五的就喜欢来此捣乱,八成是竞争对手买通好的,既然如此,反正这怨是结了,还不如一次就清算了好。

  说不定,老板一高兴,不仅不让他做服务员抵账,反而还会以身相许?

  对,重点是,那老板是女的,而且还是个年轻又漂亮,性感又大方的大美女一个,林风当初误打误撞的进入这个店里,多半都是被那女老板的气场所吸引了。

  说话间,只听嘎吱一声,一辆酒红色的宝马车以至少百十迈的速度冲了过来,然后几秒钟之内就稳稳的刹停在了饭店门口。

  “车技很不错,一百分!”

  林风不自觉的摸了摸下巴,眼神全放在门口那辆宝马车上了。

  啪,车门被打开,一只修长性感的大长腿伸了出来,接着只闻到一股醉人的幽香扑面而来,却见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美女将身子探出了车外。

  美女的身材全被一件紧凑的皮衣包裹,但傲娇的轮廓若隐若现,一看就不是凡品,而目光所及,是一张白玉版白皙精致的面孔,眼波含笑,令人望一眼就如沐春风,顿生出一种飞蛾扑火的感觉。

  “香车配美女,宝马赠佳人。嗯,不错不错。”

  林风整个人都看呆了,这位刚刚从车上下来的美女,就是他的女老板苏曦,也就是笑食居的老板娘。

  若说林风在笑食居打工抵债的生活是枯燥的,但每一次老板娘苏曦出现的时候,他顿时就充满了无限的热情,干起活来更是比谁都卖力。

  不等苏曦反应过来,林风就突然迎了上去,笑盈盈的道:“欢迎苏大老板来店里视察,店里一切安好,还请老板放心。”

  “你又是谁?”

  与林风的热情相对应的是,他口中的苏大老板,表现的极为冷漠,一双媚眼眨动着,半天都没有想起林风是何许人也。

  “回老板,他就是个打杂的小工,不用理会,老板里面请。”

  林风小小的失落了一会儿,还想要做一番自我介绍,不想半路杀出了程咬金,竟然被那大堂经理抢了先,弓腰便把苏曦给让了进去。

  苏曦是一个M市本地大家族的名门千金,由于父亲半年前,因为一场变故突然病重卧床,她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整日的又是在外面鬼混不着家,所以,苏家几乎所有的产业都由苏曦来打理。

  这其中,自然就包括笑食居。

  饶是如此,苏曦却不像别的大小姐那般刁蛮任性,相反她还很热情和善,对手下的每一个员工都很好。

  当苏曦看到林风的时候,感觉是那么的熟悉,可愣是想不起他叫什么名字,难免觉得有些不是太合适,所以她走进大厅还在思考着。

第4章 风一样的男子

  突然她转过身来看向了林风:“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林风对吧?一个风一样的男人,不过,你那天吃饭的样子,好似秋风扫落叶,真的挺像一阵风一样的呢。咯咯。”

  与其说苏曦想起林风这个人,倒不如说她想起了林风那次吃风卷残云般的吃霸王餐的经历,因为那一天,她刚好就在店里。

  回眸一笑百媚生,苏曦咯咯直笑,而且是望着林风在笑,顿时让他感到受用无穷。

  他有些迷茫:“苏大老板,难道你就不能忘记那件事情吗?”

  苏曦倾城一笑:“那怎么行,你那一顿饭吃了我几万块,别的不说,82年的拉菲酒喝了我两瓶,你还好意思?”

  苏曦至今想起那件事情,心中难免有些肉疼,那两瓶酒可是笑食居仅有的两瓶好酒,她都没来得及喝,就给他给搞了过去,当林风吃干抹净,打着饱嗝说出了那三个字“我没钱”的时候,恨不当场就杀了他小子。

  “嘿嘿,那也不能全怪我啊,当时那两瓶酒放在前台,我还以为是免费赠送的呢,不过,不得不说,那酒是真难喝,以后打死我也不会喝第二口了。”

  林风的这番话,顿时闪断了旁边的大堂经理的老腰。

  “姓林的小子,你还好意思说啊你,知不知道你那次干的好事,害的我现在都没有薪水可拿,我限你十分钟的时间,请你立刻卷铺盖走人,你就是灾星一个,笑食居永远不再欢迎你。”

  大堂经理对林风那是相当的讨厌,趁机借题发挥起来。

  “那可不行,我不能走,我还要留着这里保护苏大老板呢,待会那帮家伙来了,如果没有我,你们是应付不过来的。”

  面对大堂经理的逐客令,林风坦然自若,搬来一个凳子就在饭店门口坐着,像是在等着什么人的到来一样。

  “保护我?那帮家伙?李经理,林风他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

  苏曦刚刚说完这番话,只看到旁边的一张桌子无人触碰,竟然剧烈的摇晃了起来,突然,轰的一声,那桌子直接被顶了一个底朝天,却看到一个脏兮兮的家伙,正趴在桌子下面,疯了的啃食一只掉在地上的烧鸡。

  “啊!李经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要你给我说个明白!”

  苏曦看到桌子下面那人吃东西是那股疯狂的劲儿,就知道这里有状况,而那家伙正是之前被林风用银针搞傻了的那个杰哥。

  苏曦是笑食居的老板,她非常注重笑食居的声誉,自然不会容忍饭店出现任何纰漏,让笑食居声誉受损。

  李姓经理也是在笑食居待了很久,自然清楚苏曦这方面的严谨,在他之前已经换了不少的大堂经理,他有种预感,说不定他可能就是下一个。

  正在他战战兢兢不知道如何作答的时候,林风却走了过来,抢先说道:“苏大老板,其实也没什么,简单来说,就是这个家伙想来这里讹诈,发笔横财,就被我留在了这里。”

  “那他怎么会成这幅样子呢?”苏曦反问道。

  “咳咳,这没什么的,我只是顺便给他一些教训罢了”林风不无得意的说道。

  苏曦闻言,蹙了蹙眉,下意识的朝着地上正在啃食烧鸡的杰哥看去,这一看不打紧,顿时惊呼出了声:“赵杰?”

  林风闻言,一声冷笑:“怎么,这人苏大老板也认识?真是见了鬼了!”

  “你说什么?”苏曦只顾着观察地上的杰哥,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我是说,这混蛋都变成这幅鬼样了,苏大老板都能认出他来,真是好眼力啊!”

  林风暗自抹了一把汗,这大老板到底是怎么了,耳朵不好?还是怎么着?只不过是认出一个地痞流氓,有必要那么紧张吗?竟然连问了他两遍。

  “我又怎么能不认识他呢?”苏曦突然没来由的陷入了深思当中,喃喃自语,也不管林风怎么喊她。

  林风作为一名医生,眼力自然过于常人,仅从苏曦一系列反应,就已然看出其中的问题:“哎,看来这里面有故事啊。”

  但至于是什么故事,林风却无从知晓。

  “喂,李经理,你说咱们老板娘,会和这赵杰扯上什么关系呢?”所幸趁着苏曦走神的时候,林风将那大堂经理拉到一边,偷偷的问道。

  “你小子,又算哪根葱哪根蒜,八卦个什么劲儿啊。”

  没想到,那大堂经理嫌他级别太低,根本懒得搭理他。

  一言不合,林风嚯的一下,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根银针,在那大堂经理的面前晃悠着,“李经理,我林风是哪根葱哪根蒜,你到现在还不知道么?你是不是也想像赵杰那样,品尝一下地上的食物?”

  这一下,大堂经理妥协了,他向来喜欢端着,自持甚高,如果让他像赵杰那样,他死的心都有了。

  “事情是这样的,M市南区原本有很多苏家的产业,比如蛋糕店,内衣店,都是生意很不错的店铺,最近接连被人捣乱,甚至打砸,因此已经关闭了好几家了。”李经理作为知情者,说起来也是摇首叹息。

  “怎么说,难不成都是这个赵杰带人干的?”林风好奇的问道。

  “谁说不是呢?据说赵杰是南区金钱帮的一个小头目,而金钱帮,一如其名,眼里只有金钱,利益至上,谁给他们钱多,他们听谁的。想来这应该是有人针对苏家,可是苏家名义上当家的却只有苏曦老板一个女人,却对此毫无办法,我想刚刚老板娘因此才会黯然神伤。”

  这个大堂经理叫李木华,跟在苏曦身边也有些时日了,所以对苏家的事情算是比较清楚的,寥寥几句,就把大抵上的形式告诉给了他。

  “李木华,谁让你给他胡说了,他一个小服务生,你告诉他这些又能有什么用?”

  林风他们这边正说着,苏曦竟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他们的身前,只见她眸子微红,似乎有哭过的痕迹,但却依然在人前展现出了她那坚强的一面来。

  “呃,老板娘,我错了。”李木华这人胆子奇小,时刻都怕自己的饭碗丢了,看到苏曦来了,便灰溜溜的逃走了。

  “苏大老板,我是一个小服务生不假,可你又怎么知道我不能帮你呢?”林风感觉自己被人轻视了,忽而觉得他今天有必要更进一步的展示自己。

  这一下苏曦迟疑了,正如之前李木华所说,她们家族虽然家大业大,可是他毕竟是一个女人,既然是女人,那多多少少总会有她软弱的一面。

  就算她再有钱,可一旦面对强大的对手的时候,必然会少了那么几分果敢。

  正在这个时候,只听笑食居门口叽里呱啦的传来一阵噪杂声,偶尔还有几声花盆摔碎的声音,并有小孩被吓哭的声音传出。

  “金钱帮办事,闲杂人等速速离开,不然,下场犹如此花盆无异。”

  接着呼啦啦冲进了一帮人,把笑食居的大门直接给堵了。

第5章 金钱帮

  苏曦作为这里的老板,有人找上们来闹事,自然不可能不理,看到了门口凭空多了那么一帮人,而且个个都是一身的江湖匪气,只见她眉头锁定了,又展开,便作势准备走上前去。

  “那个,老板娘,你先去那边喝口茶吧,这里就交给我了。”

  却被突然伸出的一个手给挡住了身形,正是林风。

  “你,你行么?”

  苏曦一个弱女子扛着整个家族的命脉前进,其实她打心里还是希望有个人能帮她的,不然当林风站出来了,她的心里不会这么快就松动下来的。

  而林风更是巴不得苏曦能够这么说,反正他之前已经是惹到了那个赵杰了,横竖都是要对付对上,如果趁机又能把美女老板给感动了,那何乐而不为呢?

  “好吧。”苏曦只好坐在了一边,不过她可没空去闲喝茶,因为此时她的整颗心依然是紧绷着呢。

  苏家在M市南区,有那么多的产业,最最让她看中的,偏偏就是这个笑食居,因为据他父亲说,这笑食居使他们苏家先祖留下来的,也是苏家扎根M市的根基。

  如果这根基都没了,那苏家还谈何存在?

  正在林风和苏曦在这边矫情的同时,那自称金钱帮的一伙人当中,顿时大喊了一声“杰哥”,便起先奔了出去。

  而此时,他口中所谓的杰哥,也就是赵杰,早已经被摧残的不成样子。

  头发乱糟糟的如同鸡窝,脸上乌黑一片,已经看不清楚原来面容,全身上下更是布满了灰尘污渍,此时他手中还拿着一个鸡腿在那里啃着,一脸的陶醉。

  “杰哥,我的杰哥咧,你怎么成这副鸟样了?”

  起先奔出的这个家伙,正是之前离开又折返回来的那名壮汉,名叫王二,说白了就是赵杰的狗腿子。

  大有一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感觉。

  可是,面对此时的赵杰,虽然口上说的挺热乎的,实际上却是在离他十几米远的地方,捂着口鼻不敢靠近。

  王二眼看喊了几声杰哥,这个老大都没有反应,适才把目光放在不远处林风的身上。

  “哼,小娃娃啊,我之前还叫你小娃娃,看来你还真是挺狠的啊,说,你是用了什么妖法,把我们杰哥搞成这样子的?”

  王二口中振振有词,可却是绕着圈子在林风的面前走来走去,就是不敢靠近,生怕和自己的老大一样的下场。

  “杰哥?就是你们的老大?”林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个鸡腿,随便往前一扔,那好像乞丐一样的杰哥便跑了过去,将已经沾上泥土的鸡腿放在自己的嘴里拼命的吃了起来,末了就连鸡骨头都没有剩下,一副美滋滋的样子。

  “杰哥,你的几个小弟来看你了。”林风拍了拍杰哥的脑袋,一脸宠溺的说道,顺手又扔给他一只鸡腿。

  这样的鸡腿虽然不算事笑食居的招牌菜,但是也经过了十几道工序精心研制而成。每一个鸡腿售价都在五十元以上,简直不菲。

  在如果这真的是一只狗的话,他几乎一口就吃掉几十块钱的食物,那么林风对这只狗还真是够可以了。

  不过他毕竟是一个人,而且还是这南区横行报道惯了的人物,那么这鸡腿到了他嘴里就不是宠溺,而是赤 裸裸的打脸了。

  “你看,你们杰哥已经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了,怎么,你们也想要吃几个鸡腿吗?”林风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鸡腿,干笑了几声说道。

  “麻痹的,你敢这么对我们老大,我们杰哥别说是你们几个鸡腿,就算是把你们笑食居全部都杰哥吃了,你们也都给拿出来。”王二有心要把赵杰从林风的手中救下来,可是一看到他身上脏兮兮的样子,就又有些打醋了。

  “哦!我知道了,你是嫌弃杰哥身上太脏,不愿意把他接回去。这个好办,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杰哥换上,这个问题就解决了。”林风一眼就看出来王二的顾虑,很快就帮他想到了一个主意。

  “你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杰哥换上!”王二没有脱自己衣服的打算,而是指了指身边的一个小混混说道。

  “慢着!”就在这个小混混要脱衣服的时候,林风第一时间把他给喊停了。

  “你还想怎么样?”王二看着被林风踩在脚下的赵杰,十分顾忌的说道。

  如果按照林风的话,林风对他做的手脚也只会坚持半个小时,到时候只要他们把赵杰接走,想要把笑食居怎么样都行。

  可是现在赵杰在林风的手上,他们却不敢轻举妄动。

  如果赵杰一辈子都恢复不过来那好办,大不了换一个老大,但是如果在他们砸笑食居的过程之中,赵杰中途醒过来,他们是动手还是不动手。

  所以在没有确定赵杰是否会恢复之前,王二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再稳重一些。

  可是他想要拖延时间等赵杰醒过来,但是林风可是没有打算放过他。

  “我还想要怎么样?这样吧,你和你们老大在这吃了一顿饭,我也不算九万九,也不算八万八,给你一口价八万,还有这两个鸡腿一个一万,一共是十万,怎么样?你们是打算刷卡呀,还是现金啊?”林风拿着手机一阵乱按,终于得出了这个数字。

  “放尼玛的屁,十万块钱吃一顿饭,你做梦吧你!告诉你,钱我有就是不给!”听到林风的话,王二差点要冲上去给林风拼命。

  他也讹诈过别人,而且不止一次,但是他还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拜托,就算是讹诈人也要有点依据吧,咱们能不能这么没有素质。

  听到林风的话,一直站在旁边的李经理差点要被他的话给吓死。这年头什么样人都有,还有像林风这么不怕死的。

  李经理刚想要上去制止林风,就被苏曦给拦了下来。

  “看看他到底想要耍什么花样,再做决定也不迟。”本来苏曦觉得林风是在吹牛,可是没想到林风竟然还说的有模有样,倒是让她对林风接下来的表现充满了期待。

  毕竟在这南区能够把赵杰逼到这种程度的人,过去没有,现在也只是林风这么独一份,所以他不希望林风这一番作为就此结束,甚至在必要的时候,她会用尽一切办法来帮助林风的。

  “十万块钱还多吗?我可是记得之前,好像有人一出口就是要三十万,我现在已经很给你面子了。”林风用手拍了拍赵杰的难道,又继续说道,“难道你们是觉得杰哥不值这个价钱,想要反悔,让我撕票?”

  王二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就是不愿意给钱。看的林风也是有些失去耐性了。

  “也罢,那我就把杰哥彻底弄残废,也好让你们知道得罪我林风的下场。”说着,叶凡便装腔作势的在赵杰的身上点了几下。

  果然赵杰被点中穴位之后,便好像死狗一样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已经不行了。

  这一下子可是乐坏了王二。

  要知道他对赵杰这个位置可是对赵杰的位置垂涎已久,现在看到赵杰真的不行了,他顿时大叫一声,“兄弟们,这小子把杰哥给弄死了,大家一起上,剁了他给杰哥报仇!”

  “住手!”就在所有的小混混要冲上来,想要把林风修理的时候,原本倒在地上死掉的赵杰竟然从地上爬了起来,将这些小混混给拦了下来。

  “怎么可能,杰哥,你没死啊?”看到赵杰从地上爬起来,原本无比兴奋的王二一下子原形毕露,露出了无比沮丧的表情。

  因为他做梦都没有想到原本死掉的赵杰。竟然就这么又被林风给救活了。

  这一下子他的老大可是做不成了,他非常郁闷。

  可是还没等他说话,一个大巴掌已经瞬间盖在了王二的脸上,打的他满眼冒金星。

  “老大,你干嘛打我啊!”虽然心知肚明,但王二还是委屈的说道。

  “麻痹,你当我是傻子吗?这小子跟你要十万块钱换我一条命,你先是同意,然后又不同意了。你特么的是觉得我一条命还不值十万块钱?”

  “你是不是盼望着老子死了,把这十万块钱装到你口袋里面,还有老子的妞,老子的地盘也都变成你的?”

  “老实说,你是不是背地里跟老子女人有染,把老子的儿子也变成你的?幸亏老子没有经纪人,不然我早就把你弄残废了。”赵杰越说越来气,逐渐变成左右开弓,将林风施加到他身上的屈辱,将王二见死不救的愤怒,全部都还给了王二。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