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亚珍王洋最新章节哪里有?主角名为周亚珍王洋王洪忠小说的名字是《她比烟花还耀眼》,这

发布时间:2018-10-11 15:45

周亚珍王洪忠免费阅读

周亚珍王洋小说全文阅读

周亚珍王洋最新章节哪里有?主角名为周亚珍王洋王洪忠小说的名字是《她比烟花还耀眼》,这是一本极好看的都市小说,全文讲述的是周亚珍作为儿媳妇纠缠于丈夫王洋以及公公王洪忠之间的故事。王洪忠对自己的这个儿媳早就有想法了,趁着儿子出差,周亚珍和王洪忠终于有了独处的机会。

第一章 迷醉

  周亚珍今年22岁,结婚两年,身材高挑,脸蛋俊俏,气质高雅,是一名车展模特。

  早上起床,她和往常一样穿一件宽松的睡衣,香肩尽露,火辣的身材睡衣完全遮盖不住。她那对饱满的峰峦。若隐若现,呼之欲出,吹弹即破。

  柳腰纤细柔软,小腹美妙平滑,浑圆、挺翘的臀部被一条粉红色的蕾丝遮盖着,修长白嫩的大腿从齐膝的下摆裸露出来。

  她从卧室里走出来时,发现老公王洋和公公王洪忠坐在客厅沙发上,便主动向公公打招呼道:爸,你来啦?

  是呀!我这么早过来,打扰你们!王洪忠的目光随即落到了儿媳妇那性感的娇躯上,一阵惊艳,有流鼻血的冲动。

  爸,看你说到哪里去了,都是一家人?周亚珍微微笑了笑,扭动翘臀走出来。

  大概是因为睡衣比较宽松的缘故,走出来的时候,她那对饱满的峰峦随着走路的节奏上下跳动着。

  王洪忠看着直流口水,浑身一阵火热,从两年前他见到儿媳妇,他几乎就不能自拔,多少过不眠之夜,孤独寂寞之时,都以她为性幻想对象。

  今天他还是的第一次见到穿成这样的周亚珍,这让他身体有了不该有的想法,目光一直注视这儿媳妇火辣的身体。

  “爸!这么早过来,坐车累了吧!”周亚珍感觉的公公异样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

  和儿媳妇对视一样,王洪忠老脸一红,急忙将目光从儿媳妇身上移开,说:没有,这不王洋不是要出差吗,就过来寻思着过来看看,看你们有什么需要没有……周亚珍娇媚一笑说:爸让你费心了,我们没有需要的,只不过是王洋这次要到国外深造,他最担心你身体……周亚珍的声音很柔软,听着让认很舒服。

  我……我的身体很好,听王洋说他这一去要好几年,就是苦了珍珍你了,你……你……闻着儿媳妇身上的那股成熟女人特有的芳香,王洪忠有点迷醉,连说话都有些口齿有点不伶俐。

  “爸,你一把年纪了,你还是搬到城里来住,让珍珍过去照顾你吧!你们两个住在一起,我也就两头都放心了。”王洋并不知道自己父亲有其他心思,坐在一旁劝说。“再说吧!”王洪忠不知道长期与自己儿媳妇住在一起,自己能不能把持的住,毕竟自己在意淫中,已经把周亚珍推到几次了。:

  “儿子!你什么时候走?”“今天下午机票,一会我就得走!”。王洋如实回答说。

  那你赶紧准备一下,别耽误了时间,我出去转腾转腾,看看大城市的风景。王洪忠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说,他知道自己的儿子一走就是几年,一会一定会和儿媳妇亲热一会,自己不能做电灯泡。。“爸,一大早有什么好看的,你还是休息一会吧。”,周亚珍看了依旧坐在沙发上的丈夫一眼说。

  王洪忠说:“一大早空气清晰,我出去透透气,再去菜市场买点才回来做中午饭。”

  “爸,那里把要是带上,一会我要和王洋去单位那护照,被把你锁道门外了。”周亚珍笑着说。

  那……好吧,王洪忠犹豫着将钥匙揣进自己的口袋里。谢谢爸爸!周亚珍替王洋道谢一声。

  “都是一家人!谢什么!”王洪忠摆摆手,拉开房门出去了。

  周亚珍见公公瘦弱的身子消失在房门口,半开玩笑地对王洋问道:老公,你让你爸搬来住,是不是为了看住我,怕我给你戴绿帽子。”

  “老婆,看你说的,我哪有那心思。”王洋在周亚珍峰峦上狠狠的捏了一把说。

  “啊!你干什么!”周亚珍惊叫一声,一头扎进王洋的怀里,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娇声说道:“老公,你放心走吧,我不会背叛你,我的身体只属于你一个。”

  “老婆,我相信你!”王洋有些感动,紧紧地将周亚珍抱住,感受了她身体的弹性与火热满。

  两团烈火再次燃烧,四片嘴唇再次黏合在一起。

  嗯…………周亚珍声音迷离,含着丈夫的舌头,热情回应。。

  王洋轻轻地将周亚珍抱起来,一步步地走进了卧室,还没来得及关上房门,便迫不及待地将她放到床上,再把自己略显臃肿、粗壮身体覆盖在了周亚珍柔软的娇躯上。

  周亚珍蹙着眉,喜悦地搂抱着丈夫,白玉般的手臂用力的掐进背里,丰满的双腿缠在臀后,宣泄着她的快感……

第二章 偷窥

  王洪忠知道昨天晚上儿子要和儿媳妇周亚珍离别,一定干柴烈火一番,要把这几年的精力全部消耗完想想儿媳妇那火辣娇媚身材,他就感觉走路都不舒服了,浑身都难受,在也没有转悠的心思了。

  于是,他几乎小跑这道一个菜摊,随便买了几样菜,就像儿子的家里走去。

  王洪忠用儿媳妇刚给他那把钥匙将房门打开,进去是发现客里没人,他以为儿子和儿媳妇已经去单位那护照了,把提着菜走景区。

  可他刚到客厅,就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嗯……啊……突然,儿子和儿媳妇卧室里传出一阵奇怪的声音,王洪忠身体一阵激灵,鬼使神差的迈步寻着声音走去。

  卧室的房门虚掩着,王洪忠透过门缝朝里面观望,性感的儿媳妇,一双雪白修长的玉腿高高举起,紧紧的缠绕在他儿子的腰间,儿媳妇纤腰摆动,美臀摇晃,正在陈欢在儿子一前一后的剧烈的运动,只见儿媳妇胸口极速起伏,一双丰美的雪山颤抖不断,她娇@喘吁吁,双眼迷离,一头乌黑美发飘散,面部表情及其娇媚迷人,红唇小嘴不断浪@啼哭叫,似乎就要的遁入性欲的高@朝了。

  王洪忠偷看到这里,登时目瞪口呆,要命的是他已经多年没有碰过女人了,对女性的渴求达到了极点。

  尤其是这么刺激的春宫,让他反应强烈,下身涨疼,他情不自禁的把手伸进去,握住自己,除了兴奋刺激之外,还有一种复杂的心情。

  心里像有许多蚂蚁在爬来爬去一样,顿觉面红耳热、心跳越来越快,双腿发软,不禁跪倒在门前,双腿微微的分开,把眼抵着门缝偷窥。

  而就在这个时候,儿子好像已经不行了,王洪忠只看到儿子一阵颤抖,然后便像老牛一样,穿着粗气,这让他很扫兴。

  他知道不能在看了,不然被儿子和儿媳妇发现了,那她的老脸就丢尽了,可是自从老伴走了后,他忠一直过着无性的生活,多年的欲火,一旦燃烧起来后,就没法浇灭的。

  这时候,王洪忠只想满足生理的需要,已不顾得那么多,轻脚跑向洗手间,他需要发泄一下。

  来到洗手间,王洪忠感觉自己就要爆炸了,迫不及待的拉开拉链,突然看到洗衣机上放着儿媳妇昨晚换下来的内衣。

  他一把拿起来,把自己那根快要爆炸的家伙紧紧的包裹住。

  儿媳妇粉红色的小内@内好柔软,上面还有儿媳妇特有的香味,香喷喷的抱着往王洪忠,让他有一种自己仿佛已经进入儿媳妇那娇嫩的神仙府邸里面,“珍珍!儿媳妇……公公好想……得到你……”王洪文手速越来越快,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触电一般,一阵快感袭扰他的大脑,脑海中想着自己代替儿子,在儿媳妇身上,做着刚才儿子做的事情。

  他越想越兴奋,一时之间只觉大脑一阵眩晕,身子猛的一哆嗦,数不清的滚烫洪流全部都喷在粉红色的小布片上了。

  以此同时,客厅里面传来儿子和儿媳妇说话的声音,一会之后两人就出去了。

  听到自己儿子的声音,王洪忠一种深深的自责感涌上心头,看着手中的儿媳妇的内衣,心里不是滋味,回去躺在床上,心里一阵害怕,害怕儿媳妇回来发现他刚才的行为。

  一直到了中上,儿媳妇和儿子一个回来了,王洋为了孝顺父亲,亲自下厨做饭,王洪忠就去房间躺着了,而周亚珍却道洗手间去了。

  王洪忠,眼前两种情景不断的交换,一种是儿子和儿媳妇缠绵的场面,一种是儿媳妇手里拿着有他污秽的粉红色内衣,手指着他臭骂。

  两幅画面一直纠缠,到后来去全部变成儿媳妇雪白浑圆的高峰,和儿媳妇浑身赤裸的玉体,这个画面一出现,就深深的印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而周亚珍去洗手间,准备把没有洗的内衣洗掉,当她拿起内衣时,突然一个刺鼻的味道,看到自己的小内衣上,满是白色的痕迹,周亚珍顿时愣住了,心想这是怎么回事?仔细一想,周亚珍一下再就明白了,刚才她和老公缠绵的时候,她隐约听到外面有人,当回事她像是自己的公公回来了,可是他们完事出来之后,却并没有看到公公,她也以为是听错了。

  现在看来当时确实是公公回来了,而却还不要脸的偷看她和老公欢爱,竟然还喷在自己的内~裤上。

  周亚珍一开始很生气,就像出去找王洪文这个不要脸的,可是一想到白天公公看她的眼神,她就忍住了。

  一看自己的丁字裤上,几乎被彭满了,她脑海中突然想,喷着么多,公公一定很强壮,老公不能满足自己,不知……想到着,周亚珍身体居然有些燥热,心里有一种奇妙的感觉……

第三章 各有心思

  心里原谅了公公,周亚珍竟然鬼使神差的把这件被公公污染了的小内内拿起来,,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一股刺鼻人的腥味顿时让她觉得私|处一阵火热,我真的好不知道羞耻啊,周亚珍不敢继续往下想,顿觉一阵脸红她努力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装出一副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走出客厅,却没有发现王洪忠还没有出来。

  这件事我需不需要告诉丈夫呢?到了厨房,看着丈夫做菜的背影,周亚珍寻思着。

  心想如果我把这件事告诉老公,老公对他的父亲不放心,怕我们长期在一起会做出乱伦之事,影响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怎么办?每个人都有七情六欲,只要是正常的男人,撞见别人在自己眼皮底下办那事,都会那样做,这是一个人本能的生理欲望,没什么奇怪的。

  想到着周亚珍还是决定不告诉丈夫,放回洗手间,把公公的罪证洗掉了,等他在次出来,老公的菜已经做好了。

  王洋把最后一个菜端上来,解下围裙说;“老婆,我爸还没出来了?”而此时的王洪忠心里也是七上八下,想起自己之前偷窥儿子和儿媳妇,匆忙中喷在了儿媳妇小内内上。

  那东西那样明显,儿媳妇肯定会发现啊。

  儿媳妇去洗手间,自己的丑事儿媳妇一定知道了,她或许会联想到,自己有可能偷窥了他们夫妻。

  还把脏东西喷在她的内衣上。

  儿媳妇一定不会原谅自己了。

  就在这个时候,房间外传来儿媳妇的声音;“爸!吃饭了!”王洪忠连忙答应一声,心里忐忑的走出去。

  “爸!赶紧吃饭吧!”看着王洪文出来,王洋招呼道、“这么快就好了!你们快走!”王洪文心虚的不敢看儿媳妇一眼。

  “爸,我们吃饭!”周亚珍看了一眼公公,神秘的笑着说。

  “她竟然没有生气!”王洪忠有些不敢相信,紧接着心里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想法,心想;“以前就听说,有些女人在做爱的时候,喜欢被人偷看,难道儿媳妇也是这样的女人?“这样一想,王洪忠心里有火热起来,抬起头看了一样儿媳妇,却不想儿媳妇也正在看他,这一下弄的王洪忠一个脸红。

  而此时的周亚珍,脑海里浮现出一副公公拿着自己的丁字裤,一边想着和自己缠绵,一边用自己的内~裤自慰的画面,想这想着她身体里涌出一股莫名其妙的冲动和快感。

  逐渐地,她身体里分泌出来的爱*液再次从体里流出,那个地方又开始变得湿润起来,正好这个时候,公公目光看向她,顿时一种异样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夹紧双腿。

  王洋见她有些不自在,诧异地问:老婆,你怎么啦?“没什么!我……我吃饱了,你们吃吧,我去洗个澡……周亚粉脸一红,立即放下手里筷子,像卫生间里跑去走去……看着落荒而逃的儿媳妇,王洪忠笑了,心里想着某种可能,低头吃饭、“爸!你多吃一点!我走了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你也别回老家了,就住在这里,家里有个男人,我也放心。”王洋给自己的父亲夹了一块鸡肉说。

  如果没有之前的事,王洪忠肯定不会答应,但是现在,王洪忠巴不得自己住下来,于是他便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说;“这样不好吧!我要是住在这里,那家里的地不是慌了!”“家你就那两亩地!你老是惦记那些干什么,一年到头累的要是,一分钱见不到,爸!你听我的,住在城里,这样我也可以安心工作你说是不是!”王洋生怕自己的父亲不住下来,便给他讲大道理。

  “那好吧!我就住下来!你来了再走!”王洪忠颇为为难的说,其实他心里已经乐开了花。

  王洋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是王洪忠一手把他带大的,,含辛茹苦地将王洋抚养成人,直到他大学毕业参加工作。

  ,王洪忠在地里刨了几十年,在王洋与周亚珍结婚时,在两人工作的城市你给儿子付了首付,揭了一个房子,在即却一直住农村,王洋夫妻觉得让他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住在农村,她孤单了,多次要求他搬过来与他们一起居住,老爷子不却死活不同意。

  王洋与周亚珍结婚两年来,一心想赚钱,便一直没有要孩子。

  由于工作和生活上的压力比较大,王洋对周亚珍的感情也越来越淡,夫妻生活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再加上王洋熬夜,应酬,身体已经有些垮了,所以仅有的几次夫妻生活,每次都是草草了事。

  周亚茹已经不记得自己上一次高*潮,是在什么时候!但是尽管如此,周亚茹对王洋的感情,还会一如既往。

  只是让他没想到是,今天在丈夫走时候,自己被公公的窥视,让她来了难得的刺激舒服……

第四章 浴室

  一阵哗啦啦的流水声从浴室里传来,周亚茹在浴室中,想着刚才的事情,身体像是火烧一般她火辣的身材,臀部丰满,从肩膀到细腰再到臀部,呈现出一个美妙的少妇曲线。

  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沿着细长白皙的脖颈,搭在胸前那对高耸坚挺的胸部上,肌肤光滑细腻,在灯光才熠熠闪光。

  热腾腾的水珠洒落在她美丽的胴体上,滑过她光滑的后背,掠过她肥美的翘臀,经过那道深陷的股沟。

  流过两腿之间那片墨宝覆盖下的暗渠,再沿着两条雪白的大腿,一起滑落到地板上。

  王洋收拾完碗筷,看着老夫进了房间,他便跑到洗手间,自己再等一会就要走了,在走的时候,和妻子温存的时间不多了。

  王洋已经很久没看妻子洗澡了,他想在自己临走之前,再好好地欣赏一下老婆美丽的胴体,等一次看,那可就是几年之后了。

  “啊!”周亚珍想公公的事情想得入神,突然看见丈夫站在房门口偷看。

  在想起公公偷看他们亲热时的情景,目光中既有惊讶和羞涩,又有几分喜悦和兴奋。

  娇声说道:讨厌,吓我一跳,你偷看什么,你又不是没见过……嘿嘿,偷看才有意思!王洋坏笑一声。

  一边脱着衣服,一边走进浴室,准备与老婆梅开二度。

  周亚珍转过身子,顿时所有的美景都出现在眼前,王洋眼睛都直了,便赤裸着身子一把将她抱住。

  周亚珍发出轻叫一声,伸出双手环住丈夫的头颈,并把他紧紧抱住。

  王洋情不自禁地把妻子紧紧地搂在了怀里右手抚摸着她浑圆丰润的臀|部,胸膛也紧贴住妻子尖挺而有弹性的圣女峰上,感觉柔软而弹性十足,王洋心神俱醉,双手趁势而上,握住那对丰满的雪峰,轻轻揉摸起来。

  “老公,我爱你!好想被你艹我!喜欢被你艹的快死的那时候的感觉……”周亚茹低声呢喃,火辣辣的目光朝王洋看来。

  听着妻子的柔情蜜语王洋欲|火升腾,用力将妻子搂抱在怀里,转过她的身子,让她背对着自己,一只手抚摸着她裸露出来的光滑的后背,以及绵软蛮腰,然后慢慢向下揉|捏着妻子峦峰然后慢慢向下揉|捏着妻子丰腴滚圆的翘臀,在水喷洒下,又是另一种感觉。

  周亚珍娇笑着,用那弹力十足的翘臀故意摩擦着罗明王洋最坚硬的部位,这种姿势太撩人,相信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忍受,王洋喘着粗气抚摸这周亚珍奶油般白皙滑|腻的腹肌私|处乌黑柔亮,微微上卷,增添几分柔媚。

  周亚珍很配合,把双*腿打开,那神仙府邸已经湿漉漉了,两扇玉门自动张开,里面流淌出阵阵芬芳的蜜汁。

  王洋的手就随意在她大腿上游移,觉得那个地方一片湿润,犹如陷入了一片沼泽地,他实在是忍不住了,随即将身子往前一挺,顺利地陷入了她的那片泥泞。

  随着丈夫的进入,周亚珍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吟伴随着丈夫忽起忽落的进进出出她主动地耸翘起洁白圆隆的高臀,配合着丈夫的动作;两只丰满的雪峰不住的晃动,晶莹的水珠顺着流到山峰上。

  周亚珍被丈夫搞得心痒痒的,就像是有无数条虫子在身体里面爬行,感到既兴奋又着急,总希望丈夫粗暴一点。

  娇声说道:老公,用力!王洋没有吱声,按照自己的速度进行,周亚珍感到一阵难受,急忙将双手下滑到丈夫的屁*股上。

  即刻,她那滚圆的臀部牵动着曲线美的身躯,在从喷洒的水柱下不停地晃动着。

  如瀑布般柔亮的长发,极其富有弹性、饱满的峦峰有节律地波动,与她娇羞的喘*息声和动听的呻*吟声,构成了一副最原始的旋律。

  渐渐地,周亚珍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高、她如痴如醉的享受着,身体像是要吸干丈夫似的开始有节律地收放起来。

  终于,在周亚珍的一阵疯狂终之下,王洋不行了,一种近似虚脱的感觉伴随着解脱从他体内爆发出来。

  周亚珍的身体也是一阵颤栗,在王洋的一阵喷洒之下,她也享受高*潮,余韵颤栗之后,软软地靠在丈夫的怀里,眼神露出满足的笑容……王洋的双腿有点发颤,觉得再也无法承载两人的体重了,一下瘫软在地上……

第五章 恋恋不舍

  周亚珍趴在丈夫的胸膛上,许久都不愿意起来,她的脸颊的春潮还未退,嘴里呢喃这说:老公,你今天真厉害,好长时间,我都没有这种感觉了。

  嘿嘿,我还没用力,老婆,我知道,你爱我,我这辈子也只爱你一个人,也你放心在家等我两年,等我这次出国挣到钱回来之后,你就不会再跟着我受苦了,我……周亚珍急忙打断丈夫的话,说道:老公,你别说了,我懂!随后,两人一起洗了一个鸳鸯浴。

  王洋抱着周亚珍从浴室里走出来,将她放到卧室里的梳妆台前,斜靠在他们那张双人床上,然后点燃一支香烟抽起来。

  周亚珍对着镜子扭动着腰肢,问:老公,我是不是没以前漂亮了?没有……王洋心里有事,一边抽烟,一边胡乱答应着。

  我问你呢?周亚珍看了丈夫一眼,走过来站到床边,不满地说:你回答我,千万别敷衍我!“比以前更加漂亮了,更加性感了。”王洋随口说。

  我真的性感了吗?我怎么没觉得!周亚珍又跑到镜子前翘首弄姿一番之后,走过来躺在王洋身边,娇声问:老公,那里有没有担心我被别的男人惦记?王洋望着自己美丽、性感的娇妻,有些不舍,想起自己马上就要出国,与她过两地分居的生活,他还真有些担心。

  他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当然担心了,所以我才让我爸过来看着你吗!王洋半开玩笑的说过。

  周亚珍心里却想:“让你爸看着,估计你爸比谁都惦记你的老婆!”嘴上却说:“讨厌!你就是不相信我!”王洋摇头说:和你开玩笑了,我让那个爸搬过来的意思,就是让你们相互有个照应,这样我也放心。

  周亚珍说;“放心吧,你走之后,我会替你照顾好咱爸的……”想起公公刚才在卧室门口偷窥他们亲热并用她的内*裤自慰的事,周亚珍感到有些难为情,也就不继续往下说了。

  王洋并没有发现什么猫腻,对老婆报以感激一笑,说:老婆!谢谢你,,这辈子娶你是我最大的荣幸。

  我是你老婆,谢什么呀?照顾老人说我应尽的义务,没什么好谢的。

  周亚珍娇嗔一声说道:王洋有些感动,将烟头放进床头柜的烟灰缸里掐灭后,一把将周亚珍抱进怀里,轻轻地将她拥着。

  周亚珍像小猫似的,蜷缩在他的怀中,眼睛迷离娇媚,脸颊白皙水嫩带有风骚的气息,俏卷的长发覆在线条柔和的肩膀上。

  她的眼神透露着无尽的诱惑,表现出一股放荡的姿态,开始扭动着小蛮腰,双唇微抿,丰满的臀部摆动起来更是诱人。

  王洋右腿不知不觉地压入她的双腿间,来回摩擦她热烘烘的身体,手也开始随着她美好的身体曲线而起伏。

  从平滑的背上滑到丰满的臀部,又到她光滑的大腿。

  在离别之前,他要尽情地享受,满足老婆。

  随着王洋的手在自己光滑的肌肤上游走,周亚珍的身体又开始一阵阵发热,并跟着他的手一起扭动。

  周亚珍那欲拒还迎的动作,再一次勾起王洋的浴火,他难得再一次有了欲望,更要命的是,周亚珍居然调转方向,小嘴轻轻含住自己的大肉虫。

  这个董动作可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每一次王洋都求着周亚珍给他做,但是周亚珍就是不肯,没想到在这离别之际,居然能够享受到妻子的口技。

  王洋只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蔓延到她的全身,那种滋味他从来没有享受过,用欲仙欲死形容,毫不夸张。

  激动之下,王洋也微微抬头,伸出舌头,伸到周亚茹的神仙府邸,双手抱着妻子的翘、臀,就是一阵疯狂。

  “啊……老公我好舒服……”周亚珍知觉一阵花瓣出一阵酥麻,舒服的滋味无与伦比,“老公……好舒服……你别停下来……快点……”两人一阵激情,都在对方的口几下得到最大的满足,一番云雨之后,时间也差不多了,王洋该道走的时候了。

  王洪忠本来也想送儿子到车站,可还是王洋坚决不让去,说他年纪大了,就不要去了,让周亚珍送她就行了。

  最后王洪忠看着小两口离开的背影,心里不是滋味,脑海中想的什么,自己也不知道……一直等看不到儿子,王洪忠才上楼,锁好门,准备去买菜,以后他就要和儿媳妇生活了,他一定要把儿媳妇伺候好,为自己还是为儿子,他也不知道……

第六章 周亚珍没生气

  王洪忠来到菜市场里,虽然她没有在城里住 , 当时他还是来住过一段时间,因此对城里也不陌生,  他在人群中穿梭,在菜市场转了一大圈 , 心情还没有平静下来 , 他的脑子里始终闪现出儿子和儿媳妇在激情的场面,还有刚才他再房间中,隐隐约约听到的儿媳的呻吟呻吟  这一切都灼烧这她的欲望,好像点燃他体内那股积攒几十年的火焰。

  突然、他想起之前吃饭的时候,儿媳妇看她的那个眼神 , 那到底是啥意思 , 到底有没有怪罪他的意思。

  还有当时儿媳妇家急急忙忙跑到洗手间去的时候 , 她看的清楚,儿媳妇的双腿夹的很紧,说她要洗澡去,难道儿媳妇当时也喷。

  想到这王洪忠不知怎么的,心里一阵莫名的兴奋 , 突然很想尽快看到儿媳妇,一刻他都等不了。

  于是他便决定赶快买菜回家 , 主意打定之后 , 王洪忠卖了好些才 , 都是儿媳妇最爱吃。

  他决定今晚给儿媳妇做一顿大餐。

  当王洪忠提着一大堆东西来到小区门口时,看门的李大爷主动向他打招呼;“老王!来看望儿子和儿媳妇,咋不给我说一声 , 我还想着给你杀一盘了。”  看门的你大爷,算是王洪忠在城里唯一的朋友了 , 两人是下棋认识的。

  是啊 , 王洪忠点了点头说:我儿子今天下午要出国,我就搬过来住了。

  “  “那感情好啊!我们就可以每天下棋了。”李大爷高兴的说道。

  王洪忠笑着说:俗话说;”那一定了,到时候你输了,可不能耍赖。”  “你才耍赖呢,老李我的棋品,那绝对的正!”  “就你那也叫棋品呀!”王洪忠笑着说。

  李大爷的突然神秘一笑说:“那你以后就不会回老家了,一直和儿媳妇住在一起来?”  这……这个,王洪忠突然想起自己偷看儿子和儿媳妇在卧室里办那事的情景,慌忙回答说:不!等我儿子一回来,我就走了!你……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什么,李大爷解释说:我见你儿媳妇那模样的,就像大小姐一样 , 你葛死老头可有福气了。

  王洪忠心虚急忙说:“你个老东西 , 可别乱说。”  王洪忠心里有鬼 , 怕说漏嘴,不想和李大爷啰嗦 , 告辞一声,急忙提着塑料袋朝小区里走去。

  望着王洪忠离去的背影,李老头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为避免尴尬的事情再次发生,王洪忠提着塑料袋一口气来到儿子家门口后,贴着房门探听了一下,见里面没有动静,说明儿媳妇送儿子还没有回来。

  走进客厅时,王洪忠把菜放下,被李大爷说的心虚 , 便跑到洗手间去看了看,看到洗衣机上儿媳妇那件粉红色的丁字裤不见了 , 便确定是儿媳妇洗了。

  鬼使神差的她有跑到阳台,看到一架上晾着的粉红色的丁字裤,他突然一阵莫名的兴奋 , 凑上去闻了闻 , 没有昨晚洗之前香了。

  不知道儿媳妇在洗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上面的的脏东西!应该发现了,那么多……  王洪忠将塑料袋里的蔬菜拿出来放在水槽里,一边洗菜,一边思考,如果儿媳妇真的发现了 , 而是见于儿子难做才装作没事 , 现在儿子走了 , 那万一她回来给我发火,我该怎么办。

  越是这么想,王洪忠的思绪变得越来越混乱。

  水龙头一直哗啦啦地流过不停,直到水槽里灌满水,溢出来 , 流到了地上时,他才回过神来 , 急忙关闭水龙头 , 继续洗菜。

  罢了 , 总要面对,大不了回老家,王洪忠自我安慰道:如果我的丑事真的让儿媳妇发现了 , 我就回老家,这辈子在不来这里了。

  想到这里 , 王洪忠心里有些释然 , 决定发扬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硬着头皮等着儿媳妇回来的判决。

  洗完菜,在菜全部做好,王洪忠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这个时候儿媳妇应该快回来了,  于是她把一个个热气腾腾的菜碟从厨房里端出来,摆放在餐桌上时,房门口响起了开门的声音。

  紧接着,儿媳妇周亚珍高挑、性感的身影便出现在王洪忠的视线里,想起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 王洪忠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

  哇 , 真香!周亚珍装着跟没事似的 , 关好房门,疾步来到餐桌旁 , 笑着对王洪忠说道:爸,你真厉害,一下子做了这么多道菜,看来,我今天中午,可得要饱餐一顿了。

  一见儿媳妇这样,王洪忠暗地里出了一口气,儿媳妇好像并没有生气,或者她根本没有发现 , 那自己就可以一直和儿媳妇住下去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