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小念厉寒霆小说目录哪里有?由网络作家我是大神为大家带来的《爱若难以放进心里》又名《

发布时间:2018-10-11 16:46

时小念厉寒霆小说

爱若难以放进心里全文阅读

时小念厉寒霆小说目录哪里有?由网络作家我是大神为大家带来的《爱若难以放进心里》又名《若我未曾爱上你》、《把你剔出我心头》,时小念厉寒霆沈思妍是书中的主要人物。时小念和厉寒霆结婚三年,但是厉寒霆对她从来都没有爱,现在她好不容易怀孕了,厉寒霆却怀疑这个孩子不是他的。

第1章 原来你被这么多人碰过

  “寒霆,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时小念手中捧着孕检单,欣喜愉悦的跟沙发上的沉默丈夫说话。

  厉寒霆面无表情的坐着,面容俊美如画,可那双深沉的眼底,却只有冰冷寒意。

  时小念沉浸在开心里,毫无察觉,她双手把检查书送过去,喜悦道:“你看,我怀上了。你和妈不是一直想要孩子吗,现在我终于……”

  哗啦——厉寒霆直接挥手,将时小念手里的那份文件扫在地上。

  眸光,寒戾得吓人。

  “时小念,你肚子里怀着的,真是我厉家的孩子吗?”

  时小念愣住:“寒霆,你什么意思?”

  厉寒霆冷冷盯着她,从一个牛皮纸袋里抽出一叠相片,直接砸在时小念的身上。

  她垂眸一看,照片上,全是她跟不同的陌生男人,出入酒店,以及,亲密依偎在床上的不堪照片……

  “不,这些照片,不是真的!”

  跟厉寒霆结婚三年,她只有他一个男人,这些照片,纯属造假。

  “铁证如山,你还不说实话?”厉寒霆满眼厌恶的盯着她,“时小念,原来你被这么多人碰过,我真是恶心你!孩子打掉,然后把离婚协议书签了。”

  “不!”时小念尖叫起来,“我没有出轨过,孩子就是你的!不信,我们就去做DNA检验!”

  “呵。”厉寒霆忽然冷笑起来,“时小念,你以为我还会信你这个贱人吗?离婚协议书签了,要不然,这些照片,我就直接公布在网上,让天下人都见识一下,你时小念,多么下贱放.浪!”

  “我没有!”时小念不由哭了起来,抓着厉寒霆的手臂,卑微哀求,“寒霆,你仔细看看这些照片,根本不是真的,这么明显,你为什么……”

  厉寒霆直接将她一把推翻在地上,面容冷硬,毫不留情。

  “来人,带时小念去医院。”

  一句话,直接将时小念打入地狱。

  “不……”时小念挣扎大喊,“厉寒霆,孩子真的是你的!求你信我一下好不好?只要做一个DNA检验,一切就能水落石出了!”

  可厉寒霆根本没看她一眼。

  时小念就那么被押到了医院,流产的医生也早都安排好了。

  厉寒霆,是铁了心的要弄死这个孩子。

  时小念满脸惨白,泪水打湿了她整张脸颊……

  手术室,渐渐近了。

  时小念浑身颤抖,攥紧了拳头,她不要流产……

  趁着押送她的保镖不注意,时小念猛然挣扎,挣脱出来,沿着楼梯一路狂奔。

  “站住!”保镖立即追来。

  时小念头也不敢回,胡乱的推开一间办公室门,躲了进去。

  “小念……”办公室里值班的医生,竟然正是时小念曾经的学长,陆子行。

  “你出什么事情了吗?”他起身,关心的走来。

  时小念顾不得其他,死死拉住陆子行的手臂:“学长,救救我,我的孩子要被流掉了,求你救救我!”

  门口,传来保镖的脚步声。

  陆子行了然的点点头,指着他的办公桌下:“你快躲进去吧,我帮你掩盖……”

  时小念点点头,矮身躲了进去,陆子行随即坐在书桌后,时小念就蹲在他的脚边,被严严实实的藏了起来。

  嘭——

  办公室门,被人一脚踢开。

  “时小念,我知道你在这里!”响起的声音,是厉寒霆的。

  时小念后背一寒,还未来得及反应,就听身后哐当一声巨响,厉寒霆直接摔开桌子,阴鹜的视线,狠狠盯着桌子下的时小念。

  她蜷缩在陆子行的腿间,这个姿势和场面,怎么看,怎么暧昧。

  “呵,时小念,你还真是够下贱放荡的,流产的间隙,也不忘跟你的奸夫卿卿我我……”

第2章 你被上过多少次

  “我没有……”时小念立即解释,“我都是为了躲避流产!”

  她急忙从桌子底下钻出来,几步冲到厉寒霆身边,着急解释:“寒霆,我们现在就在医院,你怀疑孩子有问题,那我们马上就做检查!我保证,他绝对是你的亲生骨肉!”

  厉寒霆厌恶的又将时小念推开。

  “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时小念被他推得摔倒,手掌擦过地板,顿时破皮。

  “小念!”陆子行立即过去扶起她,“你没事吧?”

  时小念摇摇头,哀求的看向厉寒霆。

  “你为什么就是……”

  “够了,时小念!”厉寒霆垂下眼睑,眸光无比冰冷的注视着她,“就算你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当真是我的又如何?你出轨,还跟那么多男人关系不清,肮脏下贱,你根本不配生我厉寒霆的孩子!马上去给我做流产!”

  “不要……我求求你,求你好不好?你不相信的话,你骂我,打我,怎样都可以,我只求你,别让我流产,孩子是无辜的!”时小念护着小腹,为了保住腹中胎儿,她什么都愿意做。

  厉寒霆面色依旧冰冷如霜:“时小念,同样的话,你到底要我说几遍?你肚子里的这个野种,必须打掉!你要是不肯自己主动去手术,那就等着我叫人,把你肚子里的子宫和野种,一起挖出来!”

  他字字狠戾,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情。

  时小念后背狠狠一颤,面如死灰。

  厉寒霆向来说到做到,她知道的。

  就像他当初说要负责,愿意娶她一样……不管他心底对自己多么厌恶恶心,他说出的话,就一定会做到。

  手指紧紧按住小腹,时小念绝望的闭上眼睛,泪如泉涌。

  “小念,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孩子打掉太残忍了,这件事情,或许还能有其他的解决方式……”陆子行轻声建议,儒雅的眉头担忧紧皱。

  时小念心中一动,忽然想到了办法。

  她不顾手掌的疼痛,疯狂冲到厉寒霆身边,抓住他的裤腿,沙哑哽咽道:“寒霆,你不是要跟我离婚吗?我同意!”

  这些话,她每说一个字,心脏就狠狠的疼上一分。

  她爱他入命,为了维持这段婚姻,这三年来,她付出无数代价,隐忍了数不清的委屈辛酸,也从未萌生过半分离婚的念头。

  但现在……她要是再不离,孩子就真的保不住了。

  “我可以离婚,只要你别动我的孩子!”

  厉寒霆垂眸冷冷看了她一眼,又转眸,看向陆子行。

  黑沉的眼底,满是狠戾的风暴怒火。

  “时小念,陆子行一句话,就让你同意离婚了,看来你很爱他啊。”他俯下身体,揪住了时小念衣领,将她提了起来,眼神疯狂而狠戾,“你跟他好了多久?他碰过你多少次?你肚子里的孩子,该不会就是他的吧?”

  他说着,表情越发阴沉难看,甚至字字都带着刀子似的怒意。

  “难怪你平时常来医院,原来根本不是为了什么检查身体,好尽早怀孕,你是来跟他偷情的!”

  这个疯狂的念头,一萌生出来,就像是疯狂涨高的野火,让厉寒霆理智失控。

  他幽暗的眸子扫视了一圈办公室,嗓音越发低沉。

  “你跟他在这里的哪些地方做过?”他指头收紧,狠狠一把将时小念摁在墙壁上,尖锐的视线直盯进时小念的眼睛里,“回答我,时小念!”

  时小念看着他眼睛发红,神色狰狞又凶狠的样子,心如死灰。

  扯开嘴唇,她惨淡一笑。

  “我跟他怎么样,你不是自己早已经有答案了吗?”

  这个强势的男人,从来不会顾及她的想法和感受,就像他认定了她是心机婊。

  重复的解释,又有什么用呢?

  她不想解释了……

第3章 给她做手术

  厉寒霆微微眯起眼睛:“你承认了,时小念!”

  时小念凄然的看着他,泪水无声落下,发白的嘴唇紧紧抿着,果真半个字也不肯再解释。

  “你想跟我离婚,然后跟那个野男人在一起,没门!”厉寒霆扣住她的手臂,拖着时小念往门口的方向走,“现在就把你肚子里的野种,给我打了!”

  时小念睫毛一颤,脸色灰白,挣扎起来:“厉寒霆,不要!我真的求你!放过我的孩子!”

  厉寒霆根本不理会时小念的话,他只是强势的拖着她,继续往手术室的方向走。

  时小念挣扎不开,除了哭着哀求,她什么也做不了。

  厉寒霆不留给她选择的余地,从来不。

  时小念就快要被推进手术室了,她撑大眼睛,满眸绝望。

  “厉寒霆,你到底是不是人!”陆子行此时冲了过来,想要拉住时小念,制止厉寒霆的暴行,却被他直接一拳狠狠砸在鼻梁上。

  陆子行猝不及防,身体翻倒在地上,脸颊已然红肿了大片。

  “学长!”时小念吓得惊呼一声,手臂的手指同时狠狠收紧,厉寒霆冰冷可怕的嗓音,在她的头顶上响起。

  “你们还是真是感情深厚,时小念!”厉寒霆收紧指头,突然用力,一把将时小念推入手术室里。

  她脚步踉跄,摔倒在地上。

  而厉寒霆身量高挑,笔直而无情的站立在门口,垂眸,冷冷看着她。

  “既然你们感情这么好,不如就让你这个学长,眼睁睁看着你肚子里的那个野种,被流掉!”

  他话音落下的瞬间,一挥手,残忍命令:“动手,给她手术!”

  旁边早已经等候许久的医生和护士立即上前来,架着时小念的手臂,将她拖上手术床。

  “不要,放开我……”

  时小念奋力挣扎起来,一个护士拿着麻醉药,急忙注射进时小念的手臂里,冰凉的液体入体,她身体的力气,渐渐流失……

  手脚无力的瘫软在病床上,头顶上的手术灯渐渐模糊。

  意识被一只大手拽拉着,沉入黑暗里。

  睫毛缓缓合上,冰冷绝望的泪水,缓缓滑落。

  她的孩子……

  醒来时,是寂静的深夜。

  她一个人躺在病房里,小腹隐隐传来不适的疼痛,她那个还没有成形的孩子,没了……

  时小念蜷缩起身体,无声痛哭起来。

  天色刚亮时,就有两个保镖推门而入,毫不客气的直接抓起时小念手术后还虚弱不堪的身体。

  “你们干什么?”

  时小念肚子疼得厉害,尤其是被迫迈开双腿走路的时候,更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她根本无力站起,双腿软软的跪在地上,被两个保镖拖行而走。

  “少爷有吩咐,让我们马上带你回去。”

  保镖只解释了这么一句话,之后一把将时小念推进车子里。

  剧烈的移动让时小念小腹疼痛不堪,小脸上是惨白一片,嘴唇都泛着雪一般的苍白。

  她吃力的蜷起身体,缓和疼痛。

  等到车子抵达别墅之后,她又被人拖着下车,扔进卧室里。

  “少爷交代,从今以后,没有他的允许,你不许擅自出门,不然,后果自负!”留下这么一句冰冷的转述,两个保镖哐当关上门,很快离开。

  别墅,恢复了一片死寂。

  时小念扶着墙壁,艰难的站直身体。

  腿间一片湿热,艳丽的血色,正在缓缓涌出……

第4章 他跟别的女人在忙

  时小念吃力的挪动着双腿,走到浴室里。

  流产之后,会有这样的出血情况。

  她给自己垫好姨妈巾,然后坐在马桶盖上,看着镜子里那个脸色苍白狼狈的自己,痛苦的捂住脸。

  厉寒霆,你怎么能这么狠毒的对我?

  孩子流产之后,厉寒霆从没有来找过她。

  时小念独自一人住在别墅里,修养身体。

  流产之后的身体格外虚弱,她曾经有一周的时间,连床都下不了。

  半个月之后,才能自如的走路,小腹时常传来绞痛,像是在为她已逝的孩子哀悼。

  靠在沙发上,时小念无聊的刷着手机,一条娱乐新闻,忽然跳出页面。

  “厉氏集团总裁与神秘女子酒店共度一夜,传言早已与出轨妻子离婚。”

  每一个字,都让时小念心口发疼。

  她忍着眼圈里的酸涩,继续往下看,下面是模糊的偷拍照片,尽管看不清那个女人的脸,但时小念还是认出来那个女人了,那是她曾经最要好的闺蜜,厉寒霆的第一任女友,沈思妍。

  厉寒霆,跟沈思妍又在一起了吗?

  时小念紧紧攥着手机,心脏又疼又怒。

  曾经,时小念对沈思妍无比信任,什么秘密都告诉她,可后来,沈思妍却利用她的那些秘密,让厉寒霆,误会她。

  她暗恋厉寒霆多年,十八岁那年的冬天,厉寒霆意外落水,明明是她不顾一切,跳入水里,把厉寒霆救起来,可沈思妍却冒名顶替了她。

  让厉寒霆的救命恩人,变成了沈思妍,而她时小念,却变成了居心不良,心机深厚的恶心上位女。

  她从此被厉寒霆厌恶反感,而沈思妍,却摇身一变,成了厉寒霆的第一任女友。

  多么可笑。

  想起过去那些事情,时小念越发不能甘心。

  她好不容易才嫁给厉寒霆,忍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辛酸,还硬生生的被厉寒霆残忍流产……现在,沈思妍还要再次抢夺她的丈夫。

  不甘心!

  时小念咬紧下唇,给厉寒霆打电话过去。

  铃声一遍又一遍的响起,却无人接听。

  直到十几遍之后,电话才终于被接通,可传过来的,却是沈思妍那柔软而阴毒的声音:“时小念,你打过来干什么,我跟寒霆忙着呢。”

  时小念嗓音沙哑:“为什么接电话的是你,寒霆呢?”

  沈思妍轻轻一笑:“他在洗澡,我们刚刚做点了运动,他出了一身汗。”

  运动……

  这个两个字让时小念心口一疼,她怎么会不明白那是什么样的运动?

  “时小念,我听说你前几天被流产了?”沈思妍带着笑意开口,嗓音尖刻,“你到底是哪里没有想通,为什么要出轨呢?就算是厉家一直催你生孩子,你也不该急得出去借种啊,多不要脸。”

  “沈思妍,不要脸的明明是你!”时小念低声怒吼,“寒霆已经跟我结婚了,可你还在勾引他,沈思妍,你就是个小三!”

  “你说什么呢?”沈思妍一点也不生气,甚至还笑了出来,“我可没有勾引寒霆,是寒霆主动来找我的。他说他对我一直念念不忘,当初,要不是因为家里的压力,他就算是跟一条狗结婚,也不愿意娶你。现在既然你出轨在先,那他也不用顾及什么了。”

  顿了一下,沈思妍笑声愈发的温柔得意:“还有呢,寒霆昨晚跟我说,想要我给他生一个孩子呢,这几天,他可能都有些忙,你不是流产了吗,好好养身体,别来惹人心烦。”

  “你说什么?”时小念脑中有些眩晕,“他要你给厉家生孩子?可我们还根本没有离婚!你就算生了孩子,也是私生子!”

  “谁说你们不会离婚?”沈思妍嗓音渐渐冰冷,“寒霆昨晚亲口答应我,一个月之内,必定跟你离婚。别忘了,你那些出轨的照片,还在他手里呢……”

第5章 我叫你滚

  沈思妍说完话,直接挂掉了电话。

  时小念愣愣的看着地板,心口和小腹,都一起疼了起来。

  离婚……她孩子都没了,厉寒霆才来跟她说离婚吗?

  她不同意!

  抓起手包,时小念大步冲出别墅,至于厉寒霆曾经那个,没有允许,不准出门的警告,她早抛在了脑后。

  她要去找厉寒霆,说个清楚。

  时小念找到新闻上说的那个酒店,不管不顾的冲进去,敲开了厉寒霆的总统套房门。

  开门的人,就是只穿着浴衣,头发湿润的厉寒霆。

  只是看着这样的他,时小念眼圈就猛然一红。

  “你在这里干什么?”时小念沙哑着嗓音询问,“厉寒霆,你真的……”

  “寒霆……”沈思妍的声音,同时响起,她同样只裹着浴衣,姿态慵懒曼妙,缓步走近,“小念,你怎么来了?”

  她挑眉,好似很吃惊似的。

  “我来干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数吗?沈思妍,你别演戏了……”

  “时小念!”厉寒霆不耐烦的开口,直接打断她的话,“我允许你出门了吗?马上给我滚回去!”

  “我不走,我才是你的妻子,凭什么要滚的人是我?”时小念往前走了一步,悲戚的眸子用力盯着厉寒霆的眼睛,“厉寒霆,沈思妍骗了你,当初她根本没有救你,救你的人是我!她虚伪恶毒,根本不是……”

  “时小念!”厉寒霆加大了嗓音,一字一句,“我叫你滚!”

  时小念一愣。

  “寒霆,你别这样,小念过来,也许是有什么事情……”沈思妍体贴的开口。

  可厉寒霆却只是不屑的冷笑:“她能有什么事情?她这种女人,脑子里装着的,除了算计别人,就是出轨勾搭野男人!”

  时小念下意识的想要张嘴解释,可面对厉寒霆冷若寒铁的脸色,那些解释的话,又生生卡在了喉咙。

  她怎么忘记了,厉寒霆从不信她……

  睫毛无力的缓缓垂下,时小念哑声低问:“厉寒霆,你是不是真的要跟我离婚?”

  如果是,那她不会同意。

  可厉寒霆的回答却是:“你还不滚么?”

  时小念脸色一白,看了一眼厉寒霆身后那得意洋洋的沈思妍,好似明白了他的答案。

  她不过是犹疑了几秒钟,厉寒霆就彻底失去了全部的耐心,他直接掏出手机,开始叫酒店保安:“这里有个碍眼的女人,马上过来给我赶走她!”

  半分钟内,保安就冲了过来,拉住时小念的手臂,直接把她往外拖。

  时小念也不挣扎,只是用死水一样平静的眸光,直直盯着厉寒霆的眼睛:“厉寒霆,你要离婚,我就跟你离!你要跟沈思妍在一起,我成全你们!”

  她表情平静的说着话,脸上却一片湿凉。

  是无意识滑下的眼泪。

  听见她说离婚,厉寒霆顿时冷眸,眼神沉戾的狠狠盯着她:“给我堵住她的嘴!我听见她的声音就恶心!”

  保安粗糙的手立即捂住了她的嘴巴,拖着时小念,进入电梯。

  时小念无法反抗,也不想反抗,她低垂着眸子,任由自己被丢在酒店门口的大街上。

  外面,不知道何时下起了雨。

  冰凉的雨水哗哗落在时小念的身上,很快将她淋得湿透。

  好冷,连骨头都冷得颤栗。

  时小念抱着手臂,茫然在街道上乱找。

  厉寒霆出轨了,厉寒霆要让沈思妍来给厉家生孩子,厉寒霆要跟她离婚……

  时小念嘴角又扯出了笑,她仰起脸,看着大雨哗哗的天际,心里一片凄凉。

  意识渐渐开始眩晕,天空被一层层的黑雾遮挡……

  噗通……

  时小念,直接晕倒在大雨倾盆的街道里。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