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小晚厉东城最新章节哪里有?向小晚厉东城结局是什么?《暮夕何辞》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短篇

发布时间:2018-10-11 17:21

暮夕何辞向小晚

暮夕何辞全文阅读

向小晚厉东城最新章节哪里有?向小晚厉东城结局是什么?《暮夕何辞》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短篇现代言情小说,作者花锦。这本书又名《晚轻舒恨》、《思之若光年》,全文讲述向小晚是她名正言顺的妻子,可是他的丈夫却从来没有给过她本分温柔,而是跟外面的女人卿卿我我,后来她累了,想要离开,可他却不愿意放手了。

第一章 让你疼不欲生

  半夜,灯火通明的别墅外,倏然响彻了一阵刹车声。

  向小晚眼睛一亮,她下意识跳下沙发,光脚冲向门口,“老公,你回来了!今天你生日,我做了你平时爱吃的菜……”

  门一打开,浓郁的酒气混着香水味扑鼻而来,厉东城看也不看向小晚一眼,径直搂着情人直冲主卧。

  很快,传来衣服的撕裂声,还夹杂着女人欲拒还迎的娇笑。

  “厉总,你老婆还在外面呢……”

  “不用管她!”

  “可是、可是门还没关……嗯碍…好舒服……”女人猛然拔高声音不管不顾的呻吟着,暧昧的声音回荡在别墅里,格外的清晰。

  那一声声暧昧,仿佛尖刺一般,深深扎进向小晚的心里,将她扎的鲜血淋漓。

  向小晚强忍着心痛,走到床边,看到大床上紧密纠缠在一起的男女,心里明明恨得要命,她却不得不宽容大度的忍着,故作平静的说:“老公,我有事想跟你商量。”

  男人一声不吭,继续在女人身上点火。

  女人双颊通红,双手紧紧地搂着厉东城的脖子,断断续续的呻吟喘息着。

  看着他们旁若无人的亲热,向小晚气的双目通红,浑身发抖。

  终于,她再也忍不住了,一个箭步冲上前,使尽全力的将床上的女人给拽了下来——“啊,你干什么……”女人猝不及防的被拽到地上,她挣扎着爬起来,跟向小晚厮打在一起。

  厉东城冷眼旁她们的厮打,薄唇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

  昔日的向家千金,如今也不过是个泼妇!

  五分钟后,向小晚披头散发的把女人赶出了主卧,反手锁了门。

  女人在门外拍门,嘴里吵吵闹闹,骂骂咧咧。

  向小晚面不改色,紧盯着床上的男人,“我有事要跟你商量!”

  “在这种时候?”厉东城似笑非笑的挑起眉梢,目光落在自己的下身。

  向小晚顺着他的视线望去,薄薄的布料下包裹着血脉喷张的形状,令她臊红了脸,“我有正事……”

  她话还没说完,男人猛然起身,一把将她拉至床上。

  “你有正事,我也有正事!”厉东城拉着她的手,覆盖在自己的男性象征上。

  向小晚感受到滚烫的触感,脸红的厉害,“我真的有正事……”

  “先解决我的正事!”厉东城打断她,宽厚的大手顺着纤腰的曲线往下——男人粗粝的手掌仿佛带着电流,摩擦过肌肤,掀起阵阵欢悦的战栗,向小晚双颊通红,她紧咬着唇瓣,拦住男人肆意游移的手,“老公,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跟你商量,我们结婚三年了,我想要……”

  “闭嘴!你把给我泻火的女人赶走了,那就由你代替她给我泻火!”厉东城冷冷的丢下一句,紧接着,他毫不留情的撕开向小晚的裙子。

  大手探入,他没给她适应的时间,就冲破了最后的壁垒。

  “碍…”撕裂般的疼痛袭来,向小晚疼的脸都扭曲了,她忍不住软声哀求道:“老公,你轻点,我疼……”

  身上,听着她痛呼的男人突然笑起来,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挤出声音:“你也知道疼?你把清清送上手术台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想过她也会疼?”

  说起自己心尖上的女人,厉东城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

  至今他还记得,那间手术室里的斑驳血迹,还有空气中浓郁得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他放在心尖上的女人, 那么温婉,那么善良,却被眼前这个恶毒女人给害死了——强烈的恨意染红了厉东城的眼睛,他狠戾的撞击着深处,仿佛要将身下的女人撞死。

  “不是我……”向小晚张口想解释,可男人罔若未闻,自顾自的发泄着。

  一波又一波的痛感,侵袭着她的神经,她疼得直往后躲。

  厉东城紧紧地钳制着她的腰身,不让她逃脱,嘴里吐出戳心的话语。

  “这种程度你就觉得疼了?呵,向小晚,我会让你更疼,疼不欲生!

第二章 你就像条死鱼

  男人冰冷的嗓音徘徊在耳边,忽远忽近,向小晚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快要疼散了。

  疼,她真的好疼!

  可是——

  她不能叫出声音,门外的女人还在,在外人面前,她想保留最后的体面!

  向小晚紧咬着嘴唇,舌尖尝到了一口咸涩的血腥味,她也没有松口。

  这场单方面的折磨,持续了很久,久到向小晚不省人事。

  看到晕死过去的女人,厉东城也没了兴致,他草草的解决了需求,随手拿过床头的玻璃水壶,毫不留情的朝向小晚泼去。

  向小晚刚睁开眼睛,耳边就传来男人冷酷的声音,“把外面的女人叫进来!”

  “叫她进来干什么?”向小晚刚刚清醒,脑子还不太清明。

  “干我刚刚做过的‘正事’!”

  意识到男人口中‘正事’的意思,向小晚攥紧床单,她强忍着疼痛说:“你如果还没尽兴,我、我还可以……”

  “你?你躺着就像条死鱼一动不动的,看着就倒胃口!外面的女人无论身材还是技术,都要比你好太多了!”

  厉东城嫌恶的瞥了向小晚一眼,随手披了件睡袍,要下床开门。

  向小晚强忍着心底的酸涩,双手紧紧抱着男人的腰,拦着她:“老公,你不满意我可以学,你喜欢什么样的你告诉我,我都可以做的……”

  “放开!”厉东城冷声警告。

  向小晚猛然摇头,“不,我不放……”

  男人盯着腰上的手,眸底闪过冷意。

  不放是么?

  他随手点燃一根烟,深吸了两口,趁着烟头火花正盛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将烟头压在她手上,辗转碾压。

  趁着向小晚吃痛放松的时候,他一把推开她。

  砰地一声,向小晚后脑勺撞上床头,疼的她眼前发黑。

  而这时候,厉东城已经抱着女人进来了,他一个眼神都没留给向小晚,抱着女人就上了床,两具身体亲密的纠缠在一起。

  看着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的激情,向小晚心如刀绞,她想去分开他们,倏然,厉东城侧头看向她:“你不出去,是想一起?”

  说着,男人伸手拉她,他刚凑近,一股浓郁的香水味就散开。

  这气味,令向小晚一阵反胃。

  只要一想到,他刚刚碰过自己的手,又碰了别的女人,她就觉得……恶心!

  “呕!”向小晚冲下床,直奔外面的洗手间。

  厉东城盯着她远去的背影,眸底一片冰冷,“把门关上,我们继续!”

  女人闻言,面色欣喜的关了门,三两步又回到了床上。

  洗手间。

  向小晚趴在马桶上,难受的呕吐着,她不知道自己吐了多久,直至胃空了,呕吐出来的只有苦水,才停了下来。

  她刚平复呼吸,就听到阵阵高亢尖锐的呻吟声。

  “厉总,你好棒……”

  “碍…厉总,人家快要受不了了……”

  向小晚爬起来,冲向主卧,却发现门被锁了。

  她在外面从哀求厉东城开门,到情绪失控撕心裂肺的哭吼大叫……她的手拍门都得红肿了,可是房内除了女人的呻吟娇喘外,男人始终没有说过一句话。

  厉东城,这就是你对我的报复吗?

  同意跟我结婚,婚后三年对我不闻不问,夜夜睡在别的女人床上,现在还带女人回家,当众给我难堪……你就这么恨我吗?

  向小晚哭的声音都沙哑了,眼泪再也流不出来,她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捂着耳朵,仿佛这样就能否认房间里发生的事情。

  然而,暧昧的声音却一丝不漏的传入耳里,她的心,一点、一点的凉透了

第三章 又不是要死了

  屋内激情持续了一整夜,天蒙蒙亮才停下。

  向小晚在门口坐了一夜,听了一夜,直至屋内没动静了,她才拖着酸麻的双腿去了客厅。

  餐桌上,丰盛的饭菜已经冰冷,色泽晦暗,闻不到一丝香气,这是她花了整整一个下午,费尽心思做出来的。

  看着满桌的饭菜,向小晚苦笑着扯了扯唇角。

  往年这天的饭菜,她都倒进了垃圾桶,今年,她不想再浪费。

  入口的饭菜冰凉冷硬,向小晚却吃的津津有味,她胃口不大,硬是强迫吃了一大半,直至再也吃不下了,她又一口接着一口吃掉了整个沾满蜡油的蛋糕。

  肚子撑的难受,她心里却很满足。

  收拾了餐桌,向小晚回了客房,躺在床上,她睁着哭得红肿的眼睛,神色怔忡的望着天花板。

  ——老公,生日快乐。

  她在心里默念一句,就闭上了眼睛,昏昏沉沉睡着了。

  向小晚是被疼醒的,小腹从闷闷的坠痛到腹如刀绞,疼的她睡不着,冷汗直冒,浸湿了床单。

  向小晚蜷缩着身体,手死死的捂着肚子,她本想强撑过去,良久过去,疼痛越发加剧——她艰难起身,跌跌撞撞的冲去主卧,敲门:“老、老公,我身体不舒服,你能不能送我去医院?”

  她敲了好一会门,门终于被打开了。

  尽管厉东城脸很黑,眼神很冷,向小晚心里仍然很高兴。

  “老公,我身体不舒服……”

  厉东城一脸烦躁的打断她,“你不舒服关我什么事?又不是要死了,别吵我睡觉!”

  哐啷一声,男人关了门,向小晚盯着紧闭着的门,眼眶顿时红了。

  强忍着心底的酸涩,她叫了辆出租车,去了最近的医院。

  急症室,女医生给向小晚检查之后,脸色顿时就凝重起来,“急性阑尾炎,伴有轻微流产迹象……”

  听到‘流产’两个字,向小晚顿时愣了,“我……怀孕了?”

  “你不知道自己怀孕了?”女医生皱紧眉头,她就没见过这么粗心的孕妇,声音不知不觉严厉了许多:“你怀孕三个月了,还有急性阑尾炎,你现在必须马上进行手术……”

  “手术对孩子有影响吗?”

  “有!手术会用到麻药,而且术中会有大量出血的状况,无论是哪种情况,这个孩子都保不住的……”

  向小晚下意识护住肚子,“如果不动手术,孩子能保住吗?”

  “不动手术,孩子暂时是没事……”

  “那我不动手术!”向小晚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

  医生顿时急了,告知她最坏的可能性:“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适合要这个孩子,再说了,就算不动手术,你有生命危险,这孩子也是保不住的……”

  向小晚固执的摇头,还是拒绝了手术。

  她跟厉东城结婚三年,一直想要个孩子,昨天她想跟厉东城商量的就是要孩子的事。

  现在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她决不能失去!

  向小晚推开医生,强忍着痛下了手术床。

  医生拦住她:“不动手术你会死的!”

  就算会死又怎么样?这是她和厉东城第一个孩子,也许还是唯一的一个——向小晚推开医生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医院。

  回到家,她刚进屋,耳边就传来男人冰冷的质问声:“你去哪儿了?

第四章 你怎么这么恶毒

  向小晚抬眼望向厉东城,看到他怀里娇媚的女人,她攥紧孕检单,低声道:“我去药店买药……”

  厉东城还想说什么,怀里的女人不高兴了,故意撒娇打断他们:“厉总,我饿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出去耽误时间,饿着你我心疼,就在家吃吧!”厉东城勾着唇角,深邃的黑眸落在向小晚身上,命令的语气不容置疑:“没听到吗?我的宝贝儿饿了,快去做饭!”

  “我身体不舒服……”

  “要么做饭要么滚!”厉东城说得漫不经心,语气却没有丝毫的迟疑。

  他是认真的!

  如果自己不去给他的情人做饭,他真的会把自己赶出去!

  在他心里,她这个正牌的妻子,远不如一个情人!

  这个认知,让向小晚心里窒息般的难受,可她更清楚,就算再难受,她也不想离开厉东城。

  压下心底的苦涩,她听见自己说:“我去做饭。”

  向小晚强忍着腹痛,在厨房里忙碌着,窝在厉东城怀里的女人听着厨房的动静,眸底闪过精光,“厉总,人家想去厨房看看。”

  说是去厨房看看,她其实是想去折磨向小晚。

  厉东城看穿她的心思,也不阻止,反而乐见其成,“去吧。”

  女人刚进厨房,顿时就换了副脸孔,对着向小晚挑三拣四起来。

  向小晚也不吭声,只埋头做菜,女人心里更不痛快了。

  她瞥了眼滋滋作响的热油,眼底闪过一抹恶意,趁着向小晚一时不察,她刻意打翻油锅。

  “碍…”

  油锅打翻在地,女人尖叫一声,适时后退一步,躲开了冒烟的热油。

  向小晚就没这么好运了,她腹部翻搅疼的厉害,避开的动作比较迟缓,锅内大半的油都溅在了她的胳膊上。

  大半个胳膊,被热油烫得麻木。

  门外,听到女人尖叫声的厉东城大步进来,蹙眉问:“怎么了?”

  女人收敛了恶意,委屈的缩进厉东城怀里,告状道:“厉总,人家的手被你太太烫伤了!”

  厉东城瞥了眼女人被油溅到的红点点,顿时就沉下脸孔,他温声安抚着女人:“你先出去,我等会带你去医院。”

  女人出去后,他一改刚刚的耐心,冲着向小晚低吼出声:“向小晚,你怎么这么恶毒?”

  “不是我,是她自己故意打翻油锅的!”向小晚惨白着脸解释。

  厉东城一脸嘲讽的看着她,薄唇一字一顿的吐着:“当初,你也说清清是主动去医院流产的!”

  向小晚浑身一颤,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显然是不信她!

  “那时候我和清清都快要谈婚论嫁了,她怀的孩子是我的,她有什么理由去流产?”他一步步逼近向小晚,大手毫不留情的双手毫不犹豫的扼向向小晚的喉咙,死死的掐祝“咳咳……”向小晚被掐的脸色通红,她痛苦的咳嗽两声,只觉得胸腔的空气越来越稀保她下意识抓住厉东城的手,却怎么也推不开,只能发出干涩嘶哑的哀求声:“老公,你松开……”

  厉东城无动于衷,手下的力道越发加重,“向小晚,你、该、死!”

  男人一字一顿,从牙缝中挤出的声音寒冷刺骨,重重的击打在向小晚心里。

  向小晚难受的眼泪都呛出来了,她努力瞪大眼睛,瞳孔倒映着男人英俊的脸孔,还有一双满是恨意的眼睛——厉东城看她的眼神,就想是看一个死人。

  这一刻,向小晚混沌了三年的脑子,突然清明了。

  厉东城,恨她恨到想杀她。

  这个认知,在向小晚心里横冲直闯着,撞击的她心脏发出阵阵抽搐的疼。

  向小晚绝望闭上眼,不再挣扎。

  “你害死清清,我怎么会轻易让你死!”厉东城冷笑一声,他猛力甩开向小晚。

  摔倒的时候,向小晚第一反应是护住肚子。

  尽管她护得严实,肚子还是无可避免的被撞到了。

  “碍…”向小晚紧紧地捂着肚子,区别于阑尾炎的绞痛,小腹传来阵阵的坠痛感。

  伴随着疼痛,一股热流从下体涌出——

  孩子,她的孩子!

第五章 我会亲手打掉它

  向小晚意识到了什么,她艰难的抓住厉东城的裤管,仰着头,双目哀求的望着男人:“老公,求你快送我去医院……”

  “只是摔了一下,你又不会死,去什么医院!”

  向小晚知道厉东城不会怜惜自己,她只能说出孩子的存在:“老公,我怀孕了,肚子很不舒服,你送我去医院吧……”

  她祈求他能看在还在的份上,送她去医院。

  谁知,厉东城却只是冷笑一声,冰冷的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怀孕了?那你就更不用去医院了,直接在这流掉这个野种,省得去医院还要动手术做掉它!”

  男人眼神冰冷,语气笃定,没有半点犹豫玩笑的意思。

  向小晚不敢置信,忍不住低吼道:“这也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说它是野种,还要做掉它……”

  “我只有一个孩子,就是跟清清一起死去的那个孩子!”厉东城眯着眼睛,目光轻蔑的落在她的小腹上:“至于你口中的孩子,我不管它存不存在,它就是个野种,不该存在的野种!”

  “你最好祈祷你没有怀孕,否则……我会亲手打掉它!”

  向小晚神色怔忡的望着男人远去的背影,内心一片苦涩凄凉。

  很快,浓郁的血腥味拉回了她的思绪,她下意识看向身下,只见衣料全被鲜血浸湿了,她坐在一滩血泊中。

  “孩子……我的孩子……”

  向小晚脸色惨白,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凭着一股强大的意念,她从厨房爬到客厅,拨出了急救电话。

  电话接通后,她断断续续的说了地址,当听到急救人员确认地址后,她才安心的晕死过去。

  偌大的客厅,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血腥味。

  向小晚爬过的地方,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迹,触目惊心。

  厉东城送走情人,正准备去公司,路上却突然接到了物业的电话。

  “厉先生,厉太太出事了……”

  电话里,物业慌慌张张的说了救护车带走向小晚的事情,还吞吞吐吐的形容了客厅里的血腥场景。

  厉东城冷眯着眼睛,挂了电话。

  “向小晚!”他紧咬着牙根,薄唇挤出这三个字。

  该死的,她真的怀孕了?

  厉东城当即扭转方向盘,他赶到医院的时候,向小晚已经被送进了急症手术室。

  他不顾医生的阻拦,一脚踢开手术室,双目赤红的瞪着手术台上的向小晚。

  “老公……”向小晚心存侥幸,还以为厉东城是来看她的。

  谁知道,厉东城张口就说:“让妇产科的医生过来,给她流产!”

  男人的话,就像是刀子一样,深深地扎入向小晚的心脏。

  他来,是怕她真的怀孕了,是来强制她流产的!

  呵,她又自作多情了!

  孩子,她一定要保住孩子!

  向小晚紧攥着床单,她故作镇定:“我是骗你的,我没有怀孕!我以为我说自己怀孕了,你就会送我来医院,呵……果然,是我太天真了。”

  厉东城质疑的看着她,显然是在质疑她话的真假。

  向小晚强压下心慌,平静的说:“你不信可以问医生,我只是急性阑尾炎。”

  厉东城看向医生,“她没有怀孕?”

  医生毫不犹豫的点头,附和道:“先生,经诊断病人是急性阑尾炎,需要立刻进行手术,您是病人的家属,麻烦您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个字……”

  确定向小晚没有怀孕,厉东城心情顿时好了一些。

  至于签字?

  男人看也没看护士手里的手术同意书,转身就走。

  手术室的人都愣住了,护士率先反应过来,连忙追了出去,大声喊道:“先生,病人情况危急,必须马上进行手术,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她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