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我和首席是冤家by素衣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8:30

《我和首席是冤家》故事主角司连臣、苏兮,主要讲述了“我没有老公,我只是……想怀孕,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喜欢的亲们阅读下去吧!

司连臣苏兮小说_我和首席是冤家在线阅读

第一章:富家少爷

“苏兮小姐是吗?到手术床上躺着就可以了。”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指了指身后的手术台。

各种仪器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嘀嘀嘀的……

其实这声音对于苏兮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她自己就是个外科医生!

每天除去需要睡觉和吃饭的时间,大部分都在手术室里度过,对于各种各样的手术都见怪不怪的。

可是这一次……

她迈进手术室的脚步,特别的沉重。

“我们检查过你的身体了,今天非常适合做手术。”带着口罩女医生看了她一眼,“不过……我看了一眼,你的处女膜还在,应该连夫妻生活都没有过吧?怎么就想人工受孕呢?和你老公先尝试一下同居再决定比较好!”

“我没有老公,我只是……想怀孕。”苏兮因为紧张,嗓子都有些沙哑了。

医生见她没有想听劝的意思,只好摇摇头,准备开始手术。

苏兮只记得手术灯很晃眼,扎到身上的针也痛的很清晰……

她知道人工授精手术女人会很遭罪,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痛!

可惜——

一个月后,大姨妈还是如期而至。

为了拿到那笔钱,她不得不接受安排,被带到了一个郊区的别墅。

那里墙壁是灰色的,连窗帘都是暗黑色没有任何花纹,虽然被打扫的干干净净,但还是让人感觉到阴森。

那个男人一身酒气的踹开门进来,把她狠狠的压在身下,不顾她颤抖着的身体,疯狂的开始掠夺。

痛,他进入身体时的莽撞,要比手术更痛上一万倍!身下那撕裂的感觉,好像要将她凌迟。

甚至现在她闭上眼睛,身上还记得他驰骋的力度,和那带着烟草味的气息……

蓦地!

她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像是在这无边无际的噩梦中伸出一颗救命稻草般!

苏兮霍地睁开眼睛——

才发现自己刚才不小心在办公室里睡了过去,是同事王瑶把自己叫醒的。

最近自己总是能梦见那件事,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白天越是不想去回忆那件事,晚上就越是在梦中再现那天的场景!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苍白?”王瑶把买来的快餐放到桌子上,“看你好像很虚弱啊,要不要和主任请个假回家休息休息?”

“我没事。”苏兮抬手揉了揉眉心,接过了她递来的筷子,“下午有个手术,是个富家少爷!院长特意嘱咐我们不能出差错。”

王瑶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愣了下,“富家少爷?”

“嗯,具体身份被保密了。”

“我好像看到他了!在VIP病房里。”王瑶嘿嘿一笑,脸色露出八卦的表情来,“他可真是我见过最帅的男人!”

苏兮无奈,“你这花痴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

“我说真的!”王瑶瞪着眼睛,生怕她不相信似的,“你见了以后绝对会赞同我的话!”

“我赞同,我现在就赞同,好吧?”苏兮没什么胃口,只是吃了一点就放下了筷子,“我先去换衣服准备手术了,等下你收拾一下吧。”

她起身离开,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是一条短信。

【兮兮,我回国了,我想见你。】

回国了……

苏兮扯了扯唇,把短信直接删掉。

现在这件事还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吗?

第二章:熟悉的感觉

洗手,消毒,苏兮穿上手术服,戴上那顶蓝色的手术防尘帽。

还没等进手术室,就看到主任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苏医生,这场手术可千万要成功,别出任何意外。”

看主任那一脸的紧张,苏兮第一次开始好奇这患者的身份了。

不一会,外面的绿色灯亮了起来。

这代表患者已经准备好了。

苏兮对主任笑了笑,“放心吧,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手术!没什么风险的。”

主任跟她比了个加油的手势,苏兮才无奈的关上了手术室的门。

一转身,其他医生已经引导患者躺到了手术台上。

苏兮像往常一样想过去例行询问病史和情况,可是当她的目光触及到患者的肩胛骨处时,全身都僵住了!

那个红色胎记,她永远都记得!

当时自己无助又害怕,不敢发出声音,只能用力的咬着被子,视线更是不敢直视他的脸,只能在慌乱中看到他肩膀上的胎记。

“啪——”

病历本掉在地上的声音把她从记忆中拉回来,也引起了手术台上男人的注意。

他的黑眸紧紧盯向她的小脸,那双眼睛……竟给她一种熟悉的感觉!

自己见过这个医生?

“对不起!”苏兮和他的视线交汇一秒,赶紧低下头去捡病历本。

“你是谁?”男人眯了眯狭长的眸子,上下打量着她的脸。

苏兮下意识的刚想伸手去遮挡自己的脸,才发现因为戴了口罩,又戴着帽子,他其实根本只能看到自己的眼睛而已。

“我是医生,你的主刀医生。”苏兮想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稳一些,不要听出异常来。

可是他的眸子像是能洞悉一切似的,让她有种掩盖不住的感觉。

只是躺着,也有种迫人的气势,令她不敢直视。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男人眯了眯眸子,薄唇微启,“你是那个女人吧?”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先生,手术马上开始了,你配合一下闭上眼睛好吗?”

“你就是她。”

即使当初自己有些醉了,也依旧记得她那双恐慌的眼睛。

像现在一样慌乱。

这句话,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句!

天知道苏兮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要不是带着口罩,他肯定能轻易的看到她脸上的心虚。

“我不是!”苏兮脱口而出的反驳,说完连她自己都后悔了。

这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找你很久了。”男人说着就要从手术台上下来,一把扯掉了胸前测量的仪器。

苏兮头皮阵阵发麻,她惊慌失措中抓起了放在一旁兑好的麻药!

“快,病人情绪不稳定,给他先注射麻药!不然会影响手术!”她立刻把针管递给了麻醉师。

“我没有不稳定!我要找的就是——”

男人的话戛然而止,下一秒——整个人“砰”的往后一躺,失去了意识。

手里还拿着针管的麻醉师愣了愣,尴尬的扯扯唇,“呃……我是不是应该等他说完话再打麻药?”

“不,现在正好!现在正好……”

苏兮咽了咽口水,看着已经安安静静的躺在手术台上的男人,她才舒了口气。

看来这里也不安全了,自己得赶紧藏起来才行!

第三章:挖地三尺也要找到她

朦朦胧胧中,他感觉有人在推自己的身体。

可是麻醉药的后劲让他很难睁开眼睛,感觉全身都无力。

司连臣蹙起浓眉,缓了好一阵才恢复了些清醒。

“儿子,你感觉怎么样了?”卢云赶紧走到他的病床边,焦急的看着他,“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司连臣感觉嗓子干涩得难受,可他没有失忆!“看到她了……”

“她?”卢云一怔,没有明白他的意思,“你说的她是谁?”

“那个怀着我的孩子逃了的女人。”

“……”

“我要见所有刚才给我手术的女人。”司连臣的黑眸眯了眯,即使刚手完术很虚弱,也掩盖不住他与生俱来的震慑力。

那个女人……总算让他逮到了!

没过一个小时,参与这场手术的医生就都被叫到了司连臣的病房里。

她们有的还穿着白大褂,有的已经换回了正常的衣服,应该是下了班又被叫回来的,甚至……还有三个男医生。

司连臣瞥了一眼,浓眉皱起来。

“就这些?”

院长哪里敢惹司家的人,赶紧笑呵呵的点头,“是啊!能叫来的都叫来了,您找他们有什么事嘛?”

“不对。”司连臣的薄唇抽搐了几下,“还有一个。”

他就知道那女人不会乖乖的过来!不然他也不至于找了这么久!

“还有一个?”院长立刻看向站着的主任,“你不是说参与这场手术的就这些人吗?”

“呃……”主任唯唯诺诺的低下头,有些支吾,“还有……还有苏医生没来,她说自己发烧了起不来……”

苏医生?

司连臣动了动手指,给一旁站着的单鹰递了个眼神。

单鹰立刻低下头,“是,我现在就去把她带来。”

……

帝城监狱设在一个城市的郊区,荒无人烟。

想去一趟就要坐上两个小时的地铁,还要转一次公交车才能到!

不过也难怪要选在这种地方建监狱,即使犯人逃脱了也很快就被抓回,侥幸没被抓回,想步行回到市里,这中间都要被饿死渴死的!

苏兮手里拿着一大堆东西,包括吃的,衣物,香烟和酒。

虽然她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能不能送到父亲的手里,但她每次来都会准备。

门口的狱警看到她都认识,登个记就让她进去了。

坐在探视室的椅子上,苏兮一直环望着四周。

这里已经重新翻修过了,之前连墙壁都变成了昏黄的颜色,现在又重新粉刷成了白色。

不知道监狱里面有没有翻修的好一些。

不一会,两个狱警就带着苏子康走了出来。

一看到父亲,苏兮下意识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爸!”

“你怎么又过来了?”苏子康无奈的耸下肩,“不要再来看我了……我这样的父亲,不值得你来看。”

“爸,你别这么说!你还有半年就可以出来了。”苏兮伸手贴上探视室的玻璃,似乎这样才能和父亲更近一些,“我在等你回家呢。”

苏子康的脸上顿了一下。

而后,是一声长长的叹息……

“你妈她不会原谅我的,即使我出了监狱,也没有家了!我怪不得别人,都是我咎由自取的!如果当时我能忍住诱惑……”

第四章:我们少爷请你过去

“爸!你不要想太多!现在主要的是先出狱!”

苏子康摇摇头,脸上的皱纹也是一年比一年多了,“我不配做你的父亲!你不要再来看我了,也别往这监狱里面扔钱了!我不接受减刑,我应该得到这样的惩罚。”

“爸!”

“别再来了,我不会再见你。”苏子康从椅子上站起来,“爸爸这辈子都愧对你们母女,下辈子吧,下辈子我肯定会好好补偿你们。”

他转身就走,脚步没有一丝的停顿。

更像是在逃离……

苏兮攥着手里的袋子,双臂无力的滑下。

她不知道怎么才能让父亲释怀,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了……她不停的尝试各种各样能让父亲离开监狱的办法,可是……她发现父亲迈不出去的,不是监狱的门,而是他心里的墙。

有些失望的走出监狱,苏兮把准备的东西都放在了监狱门口。

她估计自己又要搬家了,这些东西拿回去也没什么用了……

步行走到公交车站点,苏兮随便找了个长椅坐下,想着以后该怎么办?

医院那边很可能回不去了,她知道自己一旦被抓到,那家人肯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如果从医院辞职,她就得再换个城市找工作,这里应该已经不安全了。

苏兮低头看了一眼手机,短信显示银行卡里还有四万元钱。

点开银行的APP,输入密码,一瞬间,钱就被转出去了。

她退出APP,编辑一条短信发了过去。

【工资已经转到你的卡里,谢谢你帮我照顾她!我过几天就会回去看她。】

蹙了蹙秀眉,苏兮看到公交车在不远处驶来,她赶紧准备了一元钱零钱。

突然——

一个巨大的黑色阴影笼罩住了她。

苏兮怔愣的转过身去,就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站在她身后。

“苏小姐,我们少爷请你过去。”

“……”苏兮的心一沉,“什么,什么少爷?我不认识什么少爷!”

“请。”单鹰不由分说的打开车门,指了指后座。

苏兮往后退了几步,做出了要逃跑的架势,“我都说了我不认识,我不可能跟你走!”

说完她转身就跑——可惜,连十步都没有跑上,就直接被抓住扔进了车里。

“苏小姐,请您配合!我不想使用暴力。”

“……”

现在苏兮的脑海里只有两个大字——完了。

完了完了完了……

……

车子一直开到了医院,这地方她再熟悉不过了。

可是……

苏兮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黑衣男人。

高大威猛,想要跟他硬碰硬是不可能的了……

“那个……你们少爷有说找我什么事吗?”

“没有。”他冷冰冰的,面无表情得像块木头。

其实苏兮心里很清楚,自己已经暴露了!那个男人第一眼就认出了自己来,可是她还是想怀着一丝丝的侥幸心理……

万一只是手术中出了错误,让自己回去呢?

事实证明,没有什么奇迹会眷顾她。

被带到VIP病房里,单鹰直接把门关上,在外面落锁。

第五章 你继续逃啊

听到被锁死的声音,苏兮的心真是沉到了谷底……

“嗨……你好啊,先生!手术恢复的怎么样了?”现在她除了干笑,还能做什么。

“逃啊,怎么不逃了?”司连臣瞥了她一眼,修长的手指破开一颗橙子。

顿时,病房里弥漫着橙子的香气。

“没有啊,我没有逃。”苏兮眯起眼睛笑了笑,“我只是刚才手术完以后,觉得有些头疼,就先回家了!”

“我看你不应该当医生,应该去当演员。”司连臣眯起黑眸,视线直勾勾的定在她身上,“说,孩子在哪?”

苏兮一愣,“孩子?”

“你还想装傻?!”

刚才在手术室里,他可已经领教过了这女人装傻的本事!再信她就是有鬼!

“我没有装傻啊,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孩子是什么意思。”苏兮僵硬的笑着,“还有……你刚手术完,不适合吃橙子的。”

司连臣看了一眼手上已经剥好的橙子,顿了一下,还是乖乖的放到了床头的柜子上。

“交出孩子,我也许可以不追究之前的事情。”

“可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孩子是什么意思!”

“你别告诉我,三年前你和我们司家做过的交易,你都忘记了!”

苏兮的小脸一白。

那晚的记忆如同潮水般涌上来……

他毫无怜惜的入侵,完全把她当作没有痛觉的物品。

甚至无视她的求饶,只知道掠夺,掠夺她的身体,掠过她的初吻,和她的贞洁。

这么多年她都拼命想要忘记,可是偏偏他的声音,他的气息,他触摸自己的感觉,都像是昨天才发生一样的清晰!

“我……我已经履行了我的义务,接受了你们的安排,难道我拿这笔钱不应该吗?”

“你确实履行了义务,接受了手术,也和我睡了,但是——你怀孕了却没如实告诉我们!就这么带着孩子跑了!”司连臣要不是此刻躺在病床上,真想掐断眼前这女人的脖子!“你这是违约,合同上可明明白白写着,如果你违约了,就要付一个亿的违约金。”

一……一个亿?

苏兮不自觉的咽了下口水。

“我没有违约!当时签订的合同上,只是说了让我接受人工受孕,如果不成功也不追回预付的钱!因为没有怀上孩子,所以我没有拿尾款就离开了。”

“女人,你还想继续隐瞒怀着孕逃跑的事情?”

苏兮一怔,眼底闪过一丝惊慌。

“我没有怀孕!”

司连臣刚要开口,忽然病房的门被打开,一个同样高大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

“连臣,你怎么样了……兮兮?!”

苏兮真是做梦都想不到,再见到司宇瀚会是在这种时候。

当初她走投无路时,作为男朋友的他却直接宣布和其他女人订婚!只因为她仅仅是个小平民,而那个女人是千金小姐!

司连臣看了一眼大哥,浓眉微蹙,“哥,你们认识?”

“是啊!”司宇瀚的视线一刻都不肯离开苏兮的小脸,“她就是一直跟你说的,最爱的那个女生!”

“……”

苏兮和司连臣两个人相视一眼,瞬间石化在那里。

她居然是大哥最爱的那个女人……司连臣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面色有些难看。

他居然是司宇瀚的弟弟……苏兮更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为司宇瀚的弟弟生了个孩子。

这一切都太讽刺,太滑稽了,她难以接受!

司宇瀚看到他们两个凝重的表情,一脸茫然,“大哥,兮兮,你们认识啊?”

他也感到很奇怪!

“没有……不认识!”

两个人又是异口同声!

“我是司连臣先生的主刀大夫!”

苏兮赶紧站出来解释,她不想让司宇瀚知道他们三个人之间这么慌乱的关系。

“这次手术多亏了苏医生!”

病床上的司连臣沉思了一下,随即开口附和着苏兮说道。

大哥一直对自己那么好,如果知道自己和他最心爱的女人有这样一层关系,一定会伤心的,他不能伤害自己的大哥!

司宇瀚听了他们的解释也没有多想,苏兮本来就是优秀的外科医生,弟弟是她的病人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苏兮不想在这里面对这两个男人,于是开口说道,“病人的伤口恢复的挺好的,注意不要沾水就行了,你们先聊,我先出去了!”

司连臣既然没有当面揭穿自己的话,就说明他也不想让司宇瀚知道这件事情。

趁着这个机会赶紧溜出去,以免他又逼问自己孩子的事情!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