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春去几度念亦深江亦琛顾念章节_春去几度念亦深小说目录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09:33
这本小说《春去几度念亦深》主角是江亦琛顾念就是今天小编要具体介绍的,是作者曲一一写的,这是一本通篇没有一丝可以吐槽的小说,千万不要错过!这里提供小说在线阅读哟!精彩片段:“他既然是冲你来的,必然对你恨意,肯定不是无缘无故,我猜多半有人指使,指不定你平时得罪了某些人,挡了某些人的道,先从你公司的高层查起,哦,景少承身边的人也要留意。你之前说那个谁对你敌意挺大的。”

江亦琛顾念小说 精彩章节

这一句普通的问候倒是让顾念泪目了。

大约是真心把他当亲人了,所以顾念想要找个人倾诉一下她其实没有多好,这一年来过得那叫一个憋屈压抑,诸事不顺啊,但是想到秦可遇的叮嘱,有些话还是咽了下去。

“还好吧,就那样,平平淡淡。”

“我去那边读书,还要打工很忙,后来拍戏,闭关了几个月,所以谁都没有联系。”

“没事的,我理解。”

“顾念姐……”周如斐突然叫了她的名字,然后沉默了下来。

顾念将菜沥了水捞出来:“嗯?”

“如果我混得不好,你会看不起我吗?”

“不会啊!”顾念想都没想就这样回答了:“怎么会看不起你呢。”

周如斐的眼神里面闪着淡淡的忧郁,像是与生俱来的,又像是真的在担忧:“如果我一直不红,怎么办?”

顾念停下手中的动作:“你要多红?”

走顶级流量那种路线吗,代言接到手软,营销多的飞起?

二十岁的少年对着未来和前景还是有着非常大的担忧,他对于红这件事情看法很矛盾,自己本来不是一个争名逐利的人,但是却又想让自己变得更红,这样似乎才能证明自己是有实力的,而这一切想法的根源无非就是自己能够在顾念心里面占得一席地位。

以前的他,要地位没地位,要金钱没金钱。唯一有的就是一张脸,所以才会在被人欺负的时候完全没有反抗能力,只能屈辱的受着,最后还要被逼着远走他乡。

如果他能红,那就有金钱也有地位了。那样势必在顾念面前也会更有底气一点。

周如斐轻笑一声:“红出宇宙,当宇红。”

“你这刚起步,就想当顶流当宇红,未免也操之过急了吧!更何况,在娱乐圈里面,小红靠捧,大红靠命,红是一门玄学。”

“你说话总是这么玄幻,看似说了一大堆,其实什么都没说。”

顾念将一棵青菜扔到了他脸上:“就你皮。”

说到这个时候,秦可遇也回来了,她下楼拿了个快递,看到顾念嚷嚷着:“来得这么早啊!”

“你说的朋友就是小北啊!”

“对啊,惊喜不,意外不。”

“又惊喜又意外,所以我把一大瓶豆奶砸到他脚上了。”

“哈哈哈哈哈!”秦可遇的笑声差点掀翻了天花板:“我就知道,他遇到你就没好事。”

顾念脸黑了。

中午吃的是火锅,周如斐负责烫菜,大概是因为这位未来是要成为国际巨星的,所以秦可遇觉得特别有面子,一连发了好几条朋友圈。

周如斐本来也没什么亲戚,外婆早就离世了,他也就在这边待个几天,看看秦可遇看看顾念,然后看看老朋友。

他吃完午饭就走了,今晚貌似就要飞回去拍摄杂志硬照。

顾念望着他,不知道怎么就有种莫名的距离感,好像以后就不是一类人一样。

等到周如斐走了之后,秦可遇才敢开口:“我跟你说,昨天打人那个人死活不肯招,我让人去查,到现在也没有查出来什么,真是让我烦。”

秦可遇皱眉:“我也是这样想的。”

“你让景少承去查你公司高层,你自己去查那个谁。“

秦可遇睨了她一眼:“你对我的事情比对自己要拎的淸啊!”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顾念一丝一毫都没有愧疚,末了说:“我等会去楼下菜场买一只鸡炖汤,再炒几个菜,晚上去医院。”

“江亦琛伤情如何?”

“皮外伤,缝了十几针。”

秦可遇慢悠悠喝水,抿了抿唇,忽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转过脸来看着她:“你想回头?”

“不是。”顾念轻轻道:“这次没有他受伤的是我,我除了感动和感激,不能再有更多的感情了。”

若是毫无感情,那么就显得没有心略显凉薄。

可是更多的感情,她也不敢给。

就只能是感动到感激。

“你说我对你的事情比对自己的事情拎的清,你说的没错,我和他也不可能一直仇恨下去,那样代表着我对他还放不下,倒不如慢慢抹平感情,我欠他一次,想方设法弥补回来,就这样。”

秦可遇凑过来抱了抱她:“你可要想清楚啊,这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主动权从来都是在他的手中啊,你不想再动感情,可是江亦琛那人,老在你面前晃悠,难保你不动。”

说完这些,秦可遇就起身去睡觉了,她最近贪睡,吃完饭就犯困,体重也肉眼可见的上来了。

顾念在厨房忙活了一个下午,最后将鸡汤放到保温桶里面,又带了三层的保温盒,里面装着饭菜然后开车去了医院。

江亦琛正在医院病床上看着文件,大概因为烦躁,所以顺手抽了根烟,他没想到顾念这个时候来,听到声音呆了一下,猛然吸了一口烟,把自己给呛到了,反应过来之后立即熄灭烟头朝着垃圾桶里面一扔,想要解释最后半天说了句:“我刚点,没抽。”

顾念眯着眼睛看着他那慌乱的表情,勾着唇冷冷一笑,表示不屑。

她将手中的保温盒拿到茶几上说:“我下午煲了鸡汤,给你带来了。”

江亦琛接过去,慢慢喝了一口,又暖又香,滑到胃里面极为舒适,身体所有的部位感觉都熨帖了。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