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褚楚凰北辰褚小说全网唯一免费阅读《玄褚楚凰北辰褚小说》

发布时间:2018-11-07 09:34

玄褚楚凰北辰褚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主角是玄褚楚凰北辰褚的小说是《摄国长公主》,主要讲述了玄褚楚凰北辰褚之间的爱情故事,他是凌驾七国之上的七荒大君玄褚,亦是名闻天下的简公子。 她是被迫女扮男装的臻国质子楚煌,亦是风华绝代的长公主楚凰。 识她之前,大君的嗜好是:剥皮拆骨做床板; 识她之后,大君的嗜好多了一项:收徒宠徒做暖床。 雉国少了个长公主楚凰,臻国多了个质子楚煌。 只是没人知道楚凰多活了一世,记得曾伤她害她的那些人。 她摇身一变,不再是人人欺凌的臻国质子—— 送了阴险的纨绔子弟上黄泉,贬了伪善的公主远嫁,把恶毒的太后也逼下了宝座,她一步步的踩着他们的骨头往上爬,直到将她恭恭敬敬的送回雉国。

玄褚楚凰北辰褚小说

第1章:质子

大秦365年春,臻国京都晋阳。

一处紧绕紫色藤枝的府邸,自亥时起,每隔一刻钟便有身穿金色锦袍、身手敏捷的年轻男子扛着一团麻袋入府,直至子时方才结束。

府内中央一屋烛光摇曳,堪比晚霞般火红,屋内紧排跪着六个浑身散发银光的年轻男子。

隔着一拽地帷幕里厢传出轻微的响动声,而后传出带着几分倦意的声音,“没了?”

男子的声音极轻,如一汪平静的死水,却让跪在地上的六个男子猛地青白了脸。

位居最左的男子哆嗦着脑门发抖,“大君,属下知罪!”

“本君两日未曾入睡了…”

帷幕里厢依旧是波澜不惊、平平和和的声调,却让跪地的六个男子的脸上露出死一般的神色。

前来臻国前大君的贴身首席指挥卫尧早已叮嘱过:万不得让大君超过三日不得入睡,否则后果自负。

“大君,待天一亮雉国质子楚煌便会入城,传闻楚煌自小便用名贵花草香薰,必让大君满意。”位居最左的男子强忍着惧怕争取机会。

“嗯…”帷幕里厢的声音淡然如斯,“你的意思是…让本君等着?”

“属下不敢!”六人齐声话落的瞬间,同时发出的还有皮肉分离的撕碎声。

瞬间,便有一股血腥味萦绕弥漫,而本通明透彻的青石板上已落下六块暗色的手皮。

“天亮前本君若见不到人…”帷幕里厢男子的声音似乎压低了些,却让跪着的六人脸上露出释然的神色,齐声道:“属下定提皮、骨来见。”

……

夜,沉静得异常,夜空黑云笼罩。

晋阳郊外,烛火通明,方圆二百公里内搭了几十顶灰色帐篷,其中以中央一顶玄色帐篷最为显眼。

“青、离。”一声甚为模糊的男声打破了宁静,不过才两字,却仿佛已用尽全身的力气。

发出声音的是一名不过志学年华的男子,外披一件银白色的云锦长袍,面容苍白,肌肤如雪。他的身上有种矜贵之气,透着沉月般的淡淡光辉。

他是楚煌,亦是楚凰,是雉国送至臻国的‘质子’。

“殿下,”站在楚凰面前的一个的男子压低声音问:“可请太医?”

回答楚凰的男子是她的贴身护卫,名青离。

楚凰微微闭眼,喉间溢出两个字,“不必。”

她的嗓子没问题,她的舌头没问题,她的身体任何器官都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她的心理。

一个五年来都不曾开口说话的人,突然要她适应正常说话,实在困难。

前世最后那五年,她活得太苦、太累,以至于最后看着自己的身体在化尸粉的作用下一寸一寸的被融成血水,直至呼吸停滞而死,都觉得是种解脱。

却未料上天垂怜,竟让她又回来了。

“您明日要觐见臻皇,怕是不好。”青离的声音里透着几分担忧。

雉、臻两国交战,雉败。

赔偿金银财宝、割让五座城池,外加楚凰这个质子也在休战合议之内。

是以,楚凰这个‘质子’会遭受到的待遇,亦可以想象。

“无、碍,”楚凰缓缓的轻扯着嗓子回答,面容如古井般沉静,“不、过、受、些、羞辱。”

前世,她来到臻国,是一面都没见过臻皇的。

她到臻国的第一天臻皇本该觐见,可结果却是让她在宫殿门口跪了整整一天一夜。

作为战败国的皇子,根本没有质疑的权利。

面对明天即将要受到的羞辱,公主如此镇定,青离顿时感觉到一种安心。

明日纵使臻皇再如何羞辱,只要‘殿下’不怕,他又何惧?

青离沉凝片刻,便听得楚凰再度轻扯嘴角,沙哑的嗓调如含一口浊水在喉咙,“夜观、星、象,寅时暴、雨、突至。”

听言,青离的神色肃然起来。

作为楚凰长公主的贴身护卫,他对她的情况十分了解,长公主通晓天文、下知地理、音律谓佳,是当之无愧的才女。

是以,她说的,他全然相信。

“通、知、史大人,让、他、做好、准备。”楚凰浊着声继续道。

“什么?”青离一震,哑然矢口的反驳:“纵是暴雨,也与我等无关,我等必会护好殿下。”

无关么?

前世因这暴雨突至,臻国‘接待’她的士兵死了大半,几乎就造成她在臻国饱受屈辱的根源。

雉、臻两国交战,死伤无数,雉国在战场上失去十几万的将士性命…青离有这等反应在她的意料之中。

但……

“臻、不稳,于我、何、好?”楚凰微一抬头,眼眸铮铮的看着青离。

只这一眼,青离便感觉有一股无法抗拒的气势压在他的心头。

这句话,让青离的目光变得复杂,但却在下一刻弯下身躯,“属下这便去告诉史大人。”

直至青离离开,楚凰才绽出一个浅淡的苍白笑容出来。

她这次回来,就是与天博命的。

少顷,便有一人撩帐布而入,一抬头便看到楚凰嘴角还未收起的浅笑,不由一怔。

“墨、歌,”楚凰对着来人轻唤,而后缓缓的转身朝着已铺好的大床走去,“秦、世子、处,一、起。”

墨歌是楚凰另一贴身护卫,和青离不同的是他对楚凰的决定从不质疑。

听此,墨歌眸中略过一抹惊讶。

……

天色渐渐的阴暗起来,高挂在夜空中的明月已被乌云缓缓遮蔽。

青离加快了脚步朝着史远怀接待史的帐篷走去,直至在一顶墨黑色的帐篷外停住了脚。

帐篷内的史远怀听闻手下报青离到来,惊讶一番后,才慢吞吞的起身让青离入帐。

青离话不多,简而言之的将楚凰的话转达。

“青护卫,并非史某不依殿下所言,只是殿下太言过其实。”史远怀听完青离的话并不信,只觉得这个雉国质子多事。

“话已带到,青离告退。”

青离微驱着身子告退,隐藏着的脸上却露出讽笑。

臻之官员不过尔尔,臻国迟早会泯灭。

青离这厢告败,楚凰却已走出帐篷,带着墨歌朝着秦殿下的帐篷而去。

楚凰口中的秦世子乃是秦国晋王世子秦九珏,因秦皇年老无子,自小便被抱入秦皇宫抚养,受万千宠爱,不是皇子胜是皇子。

楚凰如果称之为‘阶下囚’,那秦九珏就是座上宾。

只不过秦九珏尤其神秘,楚凰就算活得两世都没得有机会见过他。

秦国使的帐篷离着楚凰并不远,楚凰行走不到半刻钟便到他的帐外,而后让墨歌前去与秦九珏护卫沟通。

昏暗的夜色下,楚凰苍白透明的脸色并不明显,单薄的身躯挺直的站立着。

“楚殿下稍等,蒙报世子。”

楚凰听言却心里微惊,脸上的神色却未露分毫,只微微点头,“有、劳。”

这话一落,楚凰却听得帐内传来‘啪’的一声,而后一温雅极致的男声似是空灵的鸟儿在召唤,“秦蒙,请楚殿下进来。”

楚凰随着秦蒙进帐,昏暗的烛光下一道欣长的身影印在一拽地帷幕里。

“夜深,不知楚殿下前来……是有事”依旧是淳淳的温雅声调,让人听了心目平和。

若非有事,何必在子时过后‘拜访’?

楚凰敛了敛眉,对着帷幕里的那道身影轻启唇,“墨、歌,东西、给、秦、世子。”

墨歌垂了眸,转而便要交给一同进来的卫蒙,却被秦九珏打断,“楚殿下不若亲自前来。”

这语调,竟带着三分试探、三分迷蒙、三分佻,还有一分是什么,楚凰辨不出来。

时间紧迫,楚凰也不及想太多,趋前两步接过墨歌手中的盒子便朝着秦九珏珏的帷幕那厢走去。

突然,眼前闪过银白色的一道亮光。

那是一把剑发出的光亮。

第3章:睡得极好

晨光熹微,东方一抹光亮跃起,一扫暗黑的夜。

“咚——咚!咚!咚!咚!”

更夫打更的声音,在寂静的巷口彻响。

痛……

隐隐作痛的手臂让楚凰蓦地睁开眼,却直接僵停一瞬,呼吸也紧接着一窒。

只因,她的身旁躺着一人。

且,是男子。

男子的五官如上古时代精心雕刻的白玉,透着冷傲,却又隐着雅致的风韵。

一头银发随意披散,墨眉如寒月,双眸紧闭,鼻梁高挺,薄唇微抿。

这人,像云千夜。

不,纵使是风逸潇洒的云千夜,也不及眼前男子的百分之一。

只因,眼前男子浑身上下散发出的慵懒、恣意,似天地铸造,浑然天成。

“看完了?”

极轻、极平的三个字,无丝毫人的气息。

若不是楚凰看到那薄薄的唇开启,完全无法辨别声音来源。

这个声音,也让她从僵停的身躯猛然一动,随之下意识的往后一退,却觉腰上一紧,神色倏然冷凝。

“你、是谁?”

她的声调里,满含警惕。

她记得昨晚,她被人从后颈用力劈晕。

醒来之后,她却和这男子同躺在一张床上,并且……这男子竟然是抱着她的。

本紧闭双眸的男子忽地睁开眼。

只一眼,便让楚凰几乎沉迷进去。

银瞳如皓月,深邃如浩瀚的星空。

这样一双银瞳,配上墨眉、银发,显得异常邪魅、孤傲。

不对!

在这一瞬,楚凰思绪回转,立刻挣扎。

可是,她的挣扎却丝毫无用,扣在她腰上的手,仿佛如铁圈一般,让她丝毫无法挣扎开。

“放开、我!”

“你的恩人。”

依旧是极轻的四个字,从男子的薄唇发出,却清晰的传入楚凰的耳膜,让楚凰的挣扎动作蓦然停止。

恩人?

怎么可能!

她应该是被绑架到这里来的。

“这一夜,睡得极好。”

男子动了,他一把放开楚凰,而后掀开银白色的被褥,在楚凰的惊愕眼神中下了床。

“来人!”

男子的声音微微放大,随着他的声音落下,立刻就有两名少女推门而入。

两名少女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床上的楚凰,只一丝不苟的伺候男子洗漱。

在这般情况下,楚凰的脑子开始运转。

就如今的情况来说,她暂时是安全的。

这个男子的身份看样子不一般,因为这房间的布置,无一不透着奢华。

紫色轻纱作帷帐,千年檀香木作床的支架,且有白玉、古木等作为摆件。

这般的奢华,世上无几人。

纵使她是雉国长公主,也无这般待遇。

“楚殿下,我们公子为名闻天下的简公子,昨夜公子回归路上见楚殿下被虏,出手相救。”

在楚凰思绪间,突然一娇柔女声传入。

楚凰抬眸,便看到刚才伺候着男子的其中绿衣少女已经站在床边。

出手相救?

难道这男子真为她的恩人?

还有,简公子……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楚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传闻中简公子是居于七国四大公子之上的人,他神秘莫测、武功超然,不仅拥有江湖第一大门派北朝(zhao)盟,且还在七国中拥有高超的地位,连帝皇都得礼让七分。

简公子非姓简,简为其字,其名为北辰褚。

“楚殿下,”拔高的女声,“我们公子救人向来图报,不知楚殿下欲如何报答?”

这句话让楚凰的思绪在瞬间回归。

对,简公子虽然完美近十分,但他有个规矩,付出的必有还。

只是,她是被他救了这件事情,她打心底还是有些不信。

“出去!”

已洗漱完毕的男子突然开口,而后,楚凰就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

男子坐在软塌上,在他说话的同时,刚才还站在她床边的少女即刻半跑过去,而后连同另外一位粉衣少女一起端起男子坐着的软椅。

软椅最后,放在了床边。

而后,两名少女躬身出了门。

穿上衣服的男子,浑身都透着一种恣意风华。

在这一刻,楚凰有点相信眼前的男人便是简公子北辰褚。

因为,传闻中的简公子还有一个让人无法理解的流言。

那就是,他享世上最高级别待遇的服侍,一点儿也不让自己委屈。

刚才的一幕,正好证明这一点。

“想好了么?”北辰褚淡然如斯的声音,没有丝毫的情绪。

当然没想好。

对于一个什么都不缺的人,楚凰当然不知道这个人会想要什么。

“简、公子,我、想、……”

“你口吃!”

几乎是肯定的声音,听得楚凰忍不住皱眉,她一抬眸,却看到北辰褚依旧一脸云淡风轻。

“可、否通知、我、的侍卫。”

不知为何,楚凰的语速突然有了进步。

“看来还好。”北辰褚微动唇,“如何报答。”

这男人……

楚凰本警惕沉静的心几乎在这一瞬被捣乱,偏偏眼前的男子一脸平静,丝毫没有多余的情绪波动。

“你知、我、身份,我、可、答应、你、三个条件,在我、楚煌、能力范、围内。”

楚凰本就没有打算躲,这个北辰褚她前世只听过,根本没有见过。

传闻并不是那么可信,所以北辰褚到底什么性子,她内心里摸不懂。

“可。”男子点头。

听到这个字,楚凰松了口气,反正现在先糊弄过去,现在最要紧的是离开这里,去臻国皇宫,面见臻皇。

“简、公子,这是、在、哪里?到臻国、晋阳、多远?”

如果离了太远,到时候臻国发难雉国,受苦的是雉国百姓。

男子轻轻抬起下颚,掀开眼帘,银瞳微敛,“三个条件:一,你的皮;二,你的骨;三,你的眸。”

摇曳的烛光下,他的银发飘扬,如同春日里被风吹拂的枝叶,让人的心浮动。

可他说出的话,却如同炎炎夏日突然降临的大雪,渗凉楚凰的心。

第4章:禽兽臻国

“简、公子,这、玩笑、开、得、不好。”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瓷,却隐约有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要皮好骨要眸,这和要她性命有什么差别?

这一刻,楚凰的心里有着轻嘲,一双乌黑玛瑙般的眼珠里也浮现冷漠。

她刚才,竟然就真的相信了‘恩人’这样的话。

北辰褚摇头,薄薄的唇角有抹奇异的淡然,“这些,待你的伤养好后,给我。”

纵使沉稳淡定如楚凰,这一刻也想直接暴起了。

这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人。

但理智告诉她,眼前的这个男子虽然看似万般淡然如世外高人,可事实上,他的淡然只是‘嗜血’的伪装。

所以,她非但不能违抗,反而要答应。

“好,我、答应、你,等我、伤、好,就、让你、拿去。”

如果这里都走不出去,那她谈何报仇呢?

对于她的顺从,男子依旧不平不喜,只拂动白色衣袖,轻轻侧转脸庞,“来人,送回去。”

那随着窗柩透进来的微风摆动的银发,也随之跃然在楚凰微许苍白细嫩的脸上。

“简、公子,可、否告知、我家、侍卫,我安全、的消息?”楚凰见他就要起身,连忙说道。

男子转头,墨黑的眼底漆黑一片,依旧看不出任何情绪,“可。但……”

“简、公子、有什么、要求、可以、直说。”楚凰直接道。

皮骨眸都给了,她还有什么不能给?

“你的舌头我看着不错,舌头归我。”男子看了她的嘴唇一眼,淡然说道。

楚凰自然不会推脱,直接应下来。

……

雉国皇宫。

楚凰由着北辰褚派的马车到达雉国皇宫外,下马车后,她再一次意识到简公子北辰褚的强大之处。

因为,送她回来的人只显示出一个令牌,便直接传达到了臻皇手里,令臻皇在第一时间面见她。

随着带她入皇宫的侍卫朝着皇宫内院走去,楚凰的眼前也跃过一幕一幕的场景。

在这里,她跪过,她哭过,她笑过,她张狂过……

臻国的皇宫,是地狱皇宫。

臻国的皇家子弟,以及那些官僚子弟,无一不是奢华、暴虐的存在。

她还记得离开这里时,这里漫天遍野的鲜血,漫声彻响的求饶……

总得来说,这里只有权力、贪欲、淫欲,是座没有人性的禽兽皇宫!

“楚殿下,从这里进去,皇上就在里面。”

有些尖锐的声音,打断楚凰的思绪。

楚凰抬头,便看到‘御书房’金光闪闪的三个字。

“谢、谢。”楚凰朝着侍卫道谢后,便直接朝着御书房迈步进去。

随着她一步一步走向御书房的门,传入楚凰耳内的暧昧声音便越来越近。

直到,她走进御书房的门,眼前跃入臻皇的身影,以及臻皇身旁两个胸大的美貌女子,她脸上才敛住了冷笑。

“皇上,来嘛,奴家还要……”

“皇上,你都给妹妹那么多次了,奴家也要嘛……”

“皇上那么厉害,都要折腾死奴家了呢……”

“恩……啊……”

“来啊,美人,孤最喜欢你了……”

……

楚凰面前的一幕,堪称‘活色生香’。

臻皇毫不犹豫当着她的面,宠辛起了女人,还兴致颇高,脸色涨红。

虽然隔着案桌,楚凰其实什么都看不到,可偏偏那案桌‘吱吱吱’的震动着,无一不证明着被案桌挡着的是一幕什么样的‘春光’。

若是前世,楚凰定然低头表示轻蔑。

因为这一幕,太俗!

因为这一幕,肯定是臻皇给她的下马威。

前世臻皇让她跪在地上一天一夜,这次因为简公子的存在,她倒是不用跪了,直接给她上演‘活、春、宫’。

许是楚凰大大方方、丝毫不起其他反应的表现,让臻皇终于‘看到了她’。

臻皇看了楚凰一眼,而后眼底的淫、欲化为嗜血,他伸起手,毫不犹豫的用力推开身边的两个女子。

两个女子‘啊’的一声大叫,齐齐不可置信的看着臻皇,求饶:

“皇上……”

“皇上……”

“滚——”

臻皇的声音异常有力,随之便有在屋外的伺候的太监进门,不顾两个女子的求饶声,将她们衣衫不整的拉出去。

片刻间,在这偌大奢华的御书房,就只剩下楚凰,以及臻皇两人。

臻皇不过知名之年,可浑身透出的精神却是不济,那一头灰白的发,以及那双浑浊的眼球,都代表着他的身体并没有传闻中那般康健。

“皇上,楚煌、有礼。”

在臻皇的逼视下,楚凰并没有跪地,只是躬身行礼。

前世她是为了雉国百姓,怕臻皇再度发兵雉国,可事实上,现在的臻国,已经没有发兵的财力物力兵力了,臻国也需要调整。

是以,她可以不跪。

臻皇眸色微沉,“你就是楚煌?雉国送来的质子?!”

楚凰不卑不亢地抬起头,回视,“回、皇上,正、是楚、煌。”

“简公子的人送你到皇宫?”

说这话时,臻皇脸色变得极其严肃,声音也变得威严起来,一股无形的压力直直的压在楚凰的头上。

这种压力,是嗜血的,暴虐的,当今世上,没有几人能承受。

偏楚凰是重生过一回的人,甚至前世她还手刃了眼前的臻皇。

“回、皇上,亦、是,昨夜、楚煌、被劫,简、公子、施救、于我,简公子、与我‘相谈甚欢’,是以、亲自、差人送、我至皇、宫门、外。”

她与简公子确实‘相谈甚欢’,他要她命,她只是稍稍利用,也算‘回报’了。

“哦?”臻皇眼神微眯,浑浊的眼球被遮住一半,“你见过简公子了?”

简公子其人,就算是他,也是难得一见的。

这楚煌,被救了,还见到了人?这倒是让他不信。

“皇、上,简公子、不喜、他人、谈、论于、他。”说多了,对她反而不利。

对楚凰而言,半真半假,就足够了。

果然……

“呵呵……”臻皇发出几声笑,然后将她浑身上下扫视一遍,换了话题,“听闻你日夜用了香草泡澡,看你肌肤细腻光滑,是用什么香草?”

此时,他的眼神变得贪婪,浑浊的眼球也变得赤红,仿佛如激光一般要将楚凰浑身上下看光。

虽有准备,但在这样的眼神下,楚凰还是缩紧了神经,眼底闪过一抹暗色。

她知道臻皇是男女不论的,若是……

这时,一侍卫闯门而入。

“皇上,昨夜郊外暴雨突至,秦国世子亦在郊外。”

第5章:赐府

‘嘭——’

“什么?”

臻皇一掌拍了案桌,案桌立刻四分五裂,打出‘噼啪噼啪’的声音。

“秦世子如何了?”

他的声音狂傲、洪亮,但却也带着几分急切,以及慌乱。

秦国为七国最强,若是秦国世子秦九珏在臻国的地盘出事,那么秦必攻臻。

如今的臻国,是经不起秦国攻打的。

“秦世子已进晋阳城,只是暴雨突至,郊外污秽、杂乱一片,史大人于睡梦……中被帐梁压身,直接致死,需另派遣……他人去收整。”侍卫被臻皇气势一压,整个人都低了七分,连声音都有些结巴起来。

听此,臻皇本沉肃、暴怒的表情微缓,缓缓坐下,“即刻派人去接秦世子,另派三皇子去处理郊外一切事物。”

只不过一个五品官员的史远怀,还不值得臻皇暴怒。

“是!”侍卫回了一个字,立刻退身离开。

而此时的楚凰,对于史远怀的死,只不过心中冷冷一笑。

前世里,史远怀在她面前毫无恭敬可言,如此死了,倒是老天厚道。

“楚煌,看来你倒是……上天眷顾啊。”臻皇的声音虽平,但语气里却包含怀疑。

“楚煌、惶、恐。”

楚凰微微垂眸,一双潋滟的眸被眨眼盖住。

她微微收拢双手在鼻尖,宽长的灰白衣袖几乎将她的脸遮住。

臻皇想来骄奢淫逸,若真被他看上,那她的计划,可是要艰涩许多。

“楚煌……”

臻皇正要说话,又一侍卫慌忙而入,“皇上,秦世子已入宫门。”

这秦九珏来的倒是很迅速,刚才才进晋阳城,现已到宫门了。

臻皇一听,也顾不得楚凰了,道:“摆架宣政殿,引秦世子入殿。”

宣政殿,才是臻皇迎接外使贵宾的场所。

虽然楚凰为皇子,但他是战败国的皇子。

而秦九珏,虽是世子,却为实力强大秦国的世子,且这世子的地位堪称一国太子。

孰轻孰重,从臻皇的态度来看,就非常明显了。

是以,楚凰立刻被忘在脑后。

楚凰也不忙,由着一个太监端了椅子,沉静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着。

不是她想等,而是她所住之处,必须由臻皇决定,这就是所谓‘质子’的待遇。

……

三刻钟过后。

一个总管太监带着一道圣旨到达御书房。

须臾,太监尖锐刺耳的声音便彻响在御书房内。

“皇上诏曰,雉国楚煌皇子于臻国有功……赐楚府。”

中间一段楚凰没去细听,但却知道她能这么快被想起来,是因为秦九珏的缘故。

是秦九珏说明她提前提醒暴雨,所以他带来的人毫无损失,是以臻皇‘大悦’,便赐她府邸。

楚府……

当她雉国皇族楚氏为臣子么?

心里连连冷笑着,楚凰面色却是丝毫未变,伸手接过圣旨,“楚煌、接旨,谢、皇上。”

“楚殿下的侍卫就在宫外等候,楚殿下随侍卫出去。”太监连个眼神都没给她,语气也非常漫不经心。

毕竟,谁会去讨好一个别国送来的质子?

随着太监出了御书房的门,楚凰随即就闻到一股血腥味,微微抬眸,便看到不远处两个头颅正在被一只狗胡乱啃着。

那两个头颅的主人,正是刚才在御书房内伺候着臻皇的美人。

这一幕看在楚凰的眼底,心底一阵反胃、恶心。

纵使前世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可她依旧下意识会有这样的感觉。

“楚殿下,怎么不走?”侍卫见她没跟上,催促道。

楚凰敛住鼻息,点头快步跟上。

她的身躯还有些发虚,所以需要用更多的力气跟上侍卫的步伐。

这么走上一段,足足两刻钟,楚凰才到宫门。

宫门口,青离和墨歌两人见到她,青白的脸色随即转缓。

楚凰却微微喘息,看着他们担忧的神色,道:“本、皇子、无碍。”

“殿下,”墨歌上前,看着楚凰发白的脸色,脸上阴沉一片,“臻皇竟……”

“住口!”楚凰低喝出声。

墨歌什么都好,就是口太宽。

在臻国宫门外说有关臻皇的话,简直找死无疑。

青离倒是比较沉稳,压低声音道:“殿下,臻皇赐府,一切的事情等回府再说。”

臻皇下旨,楚府不到半个时辰便有了。

待楚凰下马车看到楚府的门牌时,微微勾起了嘴角。

虽然这处府邸看着小,也是臻皇故意为之。但至少,她不会再去那冰寒彻骨的冷宫。

“这府邸……殿下,看来臻皇是故意羞辱我们雉国。”青离的面色难看至极。

楚凰没有回答,进府后让青离处理一切事物,让墨歌留下交代她不在的时间发生的事情。

“殿下……自从发现您不见后,暴雨突至……秦世子手下救了不少的人,并且保护物质,以及清整……是以,臻国这一行队伍,并没有产生多大损失。”

墨歌的交代话里有些不满,他和青离有自保的能力,更有保护楚凰的能力,所以他对于这次一行队伍的完整,并不满意。

“很、好。”楚凰轻笑回答。

这样的结果很好,不会因为死亡的人,让臻国的百姓将矛头指在她的身上。

墨歌还是担忧着楚凰的手,更担忧楚凰昨晚的行踪。

楚凰自然不会全数交代,只说被简公子救下,其余事情一概不说。

墨歌神经比较大条,自然也怀疑不到哪儿去,只道:“殿下,那我们备好礼,等您伤势好了,上门道谢。”

等伤势好?

感觉到手臂上的麻痒,楚凰微微皱眉。

简公子的药倒是很好,只是……她那报答的方式。

上门道谢,难道将性命送上门去吗?

“墨歌,本、皇子、乏了。”终是没有正面回答墨歌的话。

墨歌听言,立刻收拾好床铺,让楚凰休息。

末了,他摸了摸脑门道:“殿下,我和青离立刻招人前来伺候。”

别人不知楚凰是女子,墨歌和青离都是知道的,在来之前除却他们不允许带任何人,一行来的路上也没有条件找人,所以这段日子都由墨歌和青离两人照料,但这终是不妥。

楚凰本想拒绝,但想到身边的青离和墨歌两人都并非全忠于她,便缓缓开口,“也、好。”

许是刚才在皇宫时神经太紧,楚凰只闭眼片刻,便沉睡过去。

梦里,她被人挖了眼睛,被人割了舌头,被人剥……

“殿下,殿下……”

随着墨歌的声音渐高,楚凰缓缓睁开眼。

而待她睁开眼后,墨歌迫不及待道:“殿下,秦世子上门拜访。”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