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军少霸宠二婚妻在线阅读_左少渊江凌苑全文免费阅读by君子澜

发布时间:2018-11-07 09:35

军少霸宠二婚妻左少渊 江凌苑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军少霸宠二婚妻是一部由作者君子澜著作完结的言情类小说,主要讲述了左少渊江凌苑之间的爱情故事,她是京城江家的大小姐,其貌不扬、品行不端;也是纽约国际医学的特聘中医,素手芊芊、定夺生死。 他是机关大院的太子爷,冷面铁血、杀伐果断;也是曾悔婚于她的竹马未婚夫,不沾酒色、不屑红颜。 他抛弃她时,她是个浪荡千金; 他看上她时,她是个有夫之妇; 他对她穷追不舍时,发现她竟已儿女绕膝! 他皱眉冷脸,“江凌苑,准你偷偷摸摸为我生娃,就不准我光明正大催你改嫁?” “左少渊,你就这么想娶个二婚妻?”江凌苑眯眼,还没见过这么热衷于‘捡破鞋’的男人呢! 男人随手拿出户口簿,冷硬的面上藏着期许:“二婚女人好调教,今天你必须改嫁。” “……”正听着墙角的三岁双胞胎互看对方一眼,皆目瞪狗呆。

军少霸宠二婚妻

第一章 想要急支糖浆?

蓝夜酒店

洗手间内,一男一女相互搂抱着,纠缠撩拨。

“呀……兰少……”女人难耐地轻轻嘤咛出声,浓妆艳抹的脸上眉目含春,惹得抱着她的男人眼神一暗,一双大手不规矩地在女人身上游移。

两人交叠着身子闯进男厕隔间。

洗手间门口,一个浑身男装打扮的女人头顶一个鸭舌帽,悠悠探出头来,见四下无人,果断地拿着相机跟进去。

江凌苑眯了眯眼,悄无声息地朝那一对男女靠近,眼神朝四处转了两圈,寻找着最佳的拍摄角度。

最后,将目光停在角落的隔间顶上。

试想,从这上面往下拍摄……这个角度应该是独一无二了吧?照理说是比专业动作片的角度还要独特呀!

江凌苑扯了扯唇角,正满意于自己的机智,门外却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沉稳而有力的脚步声正徐徐朝这边而来,眼看着越来越近,不轻不重的声音仿佛一下下地踩到了心尖上。

“尼、玛……”

她几不可闻地低咒一声,眼珠子一转,连忙走到一旁的便池处,作势解着自己的裤子,一边在心里默念,希望这不长眼的家伙赶紧尿完走人才好。

毕竟,要真解开了裤子,她可没那玩意儿可掏啊……

厕所隔间里的动静隐隐传来,听着似乎战况越来越激烈了,江凌苑暗暗心急,孰料身后的脚步声却仍旧不慌不忙,仿佛不是尿急了来上厕所的,而是悠闲着在逛超市!

她眯着眼睛磨了磨牙,不耐地微微侧头,想要看看身后那个来厕所散步的男人究竟要不要尿。

可这一转,整个人顿时愣住,摸着裤腰的手也是一僵——

那双深邃无波的眸子仿佛自带漩涡一般,紧紧地钳住了她。

来人刀刻般的面颊上神色冷峻,两片薄唇微抿,浑身散发着若有若无的威压,这堪称是一张可以称之为鬼斧神工的脸……男人眼神严肃,无声地将她浑身上下扫了一遍,最后停留在她挂在胸前的相机上——

江凌苑僵硬地侧着头一动不动,抓着裤腰的双手缓缓握紧。

耳朵听着隔间里男女暧昧的声音,眼睛看着身侧一言不发的男人,竟生出了一种转头落跑的冲动!

这男人……让她感到有压力。

“嗯哼——”

隔间里突然传来女人高亢的声音,让外面四目相对的两人有片刻闪神。

“兰少……”

男人急促的喘息声随后跟上,厕所门也随之被撞出了几声闷响。

“乖宝贝,叫我兰枫!”

“兰枫!枫……呀……”语调千回百转,宛若莺啼。

江凌苑面色虽是平静,心里却在暗暗叫绝,心道自己要是个男人肯定得让她给叫硬了了。

当下目光就不由自主——看向了身侧男人的某处!

嗯……听着这样的声音,下面那地儿竟然毫无动静?这男人长得这么俊美超凡,只可惜那方面怕是……

左少渊抿唇,一双冷眼锁住面前人胆大包天的目光,自然也看透了那双眼中毫不遮掩的想法,浑身的冷气顿时往外散发。

江凌苑无端地打了个寒颤,又听得隔间内的男女声音渐息,似乎是即将完事的节奏,当即烦恼地皱眉。

隔间开门的声音突然响起,她暗道一声不好,同情地看了眼身边这硬不起来的男人,转头就往洗手间外奔去!

开玩笑!

这里面正在跟人办事的男人可是她结婚两年的丈夫,虽说两人之间只是有名无实的一纸婚约,这浪荡花心的男人更是对外将她贬成了渣渣。

但,这跟踪偷拍的事儿,暂时总归是不能暴露出来的……

左少渊打量着那一身男装闯进男厕的女人、没错,女人,在他面前,不存在任何所谓的高超伪装,尽管这女人的打扮确实能够以假乱真,不过也就是糊弄一下常人罢了。

落在他眼里,就跟个演技蹩脚的十八线戏子没有差别。

这明显是来偷拍的女人突然间眼神一慌,随后就与他预料的一般,转身朝门外逃了去。

临走,还惋惜地朝他下身看了一眼,那眼神,可以说满满的都是失望啊!

一瞬间的功夫,隔间门已经被人打开了。

刚爽完的男人一脚踏出隔间,竟见这洗手间内还站着个人,尤其是在看清那人是谁时,当即吓得变了脸。

趁着左少渊还没转眼看他,连忙将身后紧跟着的女人往厕所里一推,又回去重新关上了隔间门!

冷沉如左少渊,原来根本不会把这点小插曲放在眼里,但,那女人的最后一眼真是令人不快极了,那么的明目张胆不加掩饰嚣张放肆……理所当然。

所以,他忽然间在心底冷笑了一声,看也不看那被他吓回了厕所里的男女一眼,拔腿就朝洗手间外追去!

“兰、兰少?”

被推回了洗手间内的女人踉跄地靠在墙上,看着面前这被吓得面色一白的男人,疑惑地问道:

“怎么了?外面是谁?”

京云城兰家是当今商界赫赫有名的泰山北斗,而作为兰家长子的兰枫虽然长相不错,但私底下却极其不堪而且非常好色,从不会缺席各大商业娱乐版新闻,也并不在意自己的声名狼藉。

带着女人在洗手间干这种事又不是一两回了,何曾这样一副害怕被人看见的模样?

“那人……他怎么回来了……”放眼整个京云城,那一身生人勿进的气息,除了当今的军区太子爷左少渊之外绝无第二人……

两年前落在那人手里的可怕场景仍在眼前,兰枫摸了把头上的虚汗,竟觉得双腿有些发颤。

“兰少,他是谁?”女人抓了兰枫的西装衣袖,又追问了一句。刚才她踏脚出去只看见了一个轮廓,那男人少说有一米八五以上,侧身露出的一张脸更是禁欲系的绝顶英俊。

只一眼,已经令人心动不已了。

见这女人一副眼中冒光的模样,自然清楚了她的想法,兰枫略带嫌恶地甩开那只手,轻飘飘道:

“他是你再怎么翘高了屁股也触不着的人。”

岂非是触不着?不说那左少渊这么多年来连个女人都没找过,即便是要找,就这种女人也是连仰望他的资格都没有!心里这么想,却丝毫没察觉他自己正是放着家中妻子不要,在‘这种女人’之间流连忘返。

“兰少你别生气……我、我只是好奇而已……”女人一惊,连忙尴尬地笑了笑,收起了眼中的几分心思。

洗手间外的酒店走廊上,江凌苑正在稍显狼狈地一路狂奔。

身后,高大的男人正急速追来,眼看着离她越来越近!

真是日了狗了,她不过就是看了那男人几眼,怎么还追上了?要知道她别说是现在这副男人装扮,就是直接换回女装,也不见得就有让人穷追不舍的资本吧?

这男人虎着脸这么不依不饶的,想要急支糖浆?

脚步微顿,江凌苑眨了眨眼,忽然朝楼梯间飞奔而去,一路跑到一楼酒店大堂,还一边大声叫道:“救命啊!”

“救命啊!非礼了!来人啦——”

她扯下头上的鸭舌帽挡住自己的大半边脸,身上的衣服也胡乱扯开,再伸手朝露出来的半边下巴上狠狠一拧,恰如其分地拧出一个红印子来,就好像被人狠亲过似的。

酒店的保镖迅速冲上前来,只见一个身材矮小的男子正拔腿狂奔着,散乱的衣襟似乎真是让人给非礼了,更别提那下巴上的红印了。

可待他们转头看见了后面追上来的男人,顿时齐齐停在了原地,有的甚至悄悄退后了两步。

那跟在后面的男人……那可是京云城中一手遮天的存在,绝对不是他们这一众小喽啰胆敢多看一眼的……那人居然狂追着一个男子非礼?

小事!小事而已!还是聪明点不要打扰左少的兴致为好!

江凌苑明显察觉到本要上来帮忙的一群保镖愣在原地了,当即暗骂一声,心里寻思着出门往哪边跑能更顺脚。

可就这愣神之际,身后的男人已经追了上来,一只大掌不容反抗地抓住她的肩,下手极度的稳狠准,令她费尽了吃奶的力气也没能挣脱。

周围的一部分人已经悄然举起了手机,琢磨着要是能拍下左少狂追一个男人的视频,绝对是震惊整个京云城!

多少名媛明星肖想着这位机关大院太子爷啊,能得此人多看一眼那都是莫大的荣誉,可这么多年从没有人成功晃到左少的眼皮底下过。

谁知道,原来因为这位爷感兴趣的其实是男人?

媒体报纸不敢把这事儿捅出去,咱泱泱网民可是无人能挡……

江凌苑脸色一僵,再试探地挣扎了一下,这男人正用刁钻的擒拿手法稳稳地将她押着呢……周围的人越来越多,她一咬牙,整个人瞬间变得柔弱无骨,单薄的身子轻轻一扭动,反朝身后的男人紧紧贴去!

果然,男人有片刻的僵硬。

她几不可见地一勾唇,趁此机会一个手刀劈向男人的小臂,男人伸出另一只手擒向她的手腕,短短一瞬间,已是旗鼓相当地交手了好几个回合。

左少渊眯了眯眼,看向面前女人的眼神忽然多了几分兴味。

相对于男人的轻松应对,江凌苑则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你来我往之间,连她脖子上的相机掉落在地都已经无暇顾及了。

第二章 狗皮膏药是他?

左少渊是谁?堂堂军区大院里的佼佼者,放眼整个京云城,谁会是其对手?可这个又矮又瘦的小男生竟然生生在他手底下走过了二十多招,还没见有落于下风的趋势!

“你追什么?”江凌苑咬牙,过招之际低声质问。

“你跑什么?”男人面不改色地反问。

“你追我当然跑了!”

“你不跑我怎么会追?”

“……”她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顺带把这男人祖宗十八代挨个问候了一遍。外人看不出来,可她自己却很清楚,这男人分明招招都有保留,再打下去她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正苦苦琢磨着该怎么脱身,却听见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是这男人的手机响了。江凌苑猛地一脚踩上男人的脚尖,这一脚落到正常人的脚上就算不躺半月也得躺十天了,紧接着又提起膝盖,朝男人的双腿之中狠狠撞去!

左少渊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见此一掌拍下去,才勉强挡住了那毫不留情的一膝盖。

趁着这空隙之际,她轻轻一勾嘴角,转身朝酒店门口狂奔!

所有动作在瞬间完成,待周围的吃瓜群众从惊异中回过神来,才发现刚刚还在打斗的两人早已经不知所踪了。

酒店门口,一辆骚红色的玛莎拉蒂停在拐角处,江凌苑从善如流地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这才松了口气,朝旁边人说道:“走走走赶紧,送我回兰家。”

驾驶位上坐着一个短发红唇的女人,见她这带了几分狼狈的架势,不禁挑了挑眉,“怎么?没拍到?”

“何止没拍到啊……”何止没拍到啊,遇见那么个宛如煞星的臭男人,算她倒了霉了!

“该不会,你还被兰枫给抓包了吧?”短发女人一脚踩下油门,鄙视地看向一脸细汗的江凌苑。

“怎么可能?”就兰枫那个草包怎么可能发现得了她?突然间,江凌苑一个激灵,脸色紧接着就是一黑,“糟!我的相机丢了!刚刚半路冒出个程咬金,跟狗皮膏药似的粘着我一路狂追,我的相机……”

短发女人一手抓着方向盘,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手机,对她的一番话充耳不闻。

“梅钦,你听我说话了没?”足有半分钟没见反应,她奇怪地转头,却见身旁的女人猛地一个急刹,将车停在了路边。

随后,女人幽幽地转过头来,用一种堪称五味杂陈的表情看着她。

“梅钦你干嘛?丢魂了啊?”

梅钦又沉默地看了她两眼,缓缓将手机举到江凌苑的面前,从牙缝里蹦出一句:“你说的狗皮膏药……是他不是?”

只见手机上明晃晃的一条热门:传闻中不近女色的京云太子爷左少渊,就在刚才被人发现其追着一个男子不放,那被追的男子还一路狂喊非礼……达官显贵的八卦新闻总是传得十分神速,而且还不是从官方媒体口中传出去的——因为各大媒体都没那胆子,这些八卦新闻来自于网上的私人账号。

“是、是啊……”等等!江凌苑凑近了一看,这……京云太子爷?军区大少左少渊?

“你怎么招上那尊煞神的?”梅钦眯着眼,看怪物似的看着江凌苑,“还是,你心里又打上他的主意了?”

第三章 被人一脚踩瘸?

左家和江家曾定下过一门娃娃亲,这门娃娃亲的主角可就是左少渊和江凌苑,直到三年前,左少渊突然单方面毁了这桩婚约,而江家也没见得有多大反应,而是随后就将女儿嫁进了兰家。

梅钦自从三年前认识江凌苑时,就已经知道这事;而兰家那位大少爷更是个天天爬女人床的货色,也不知道这从不吃亏的江凌苑怎么就死心塌地赖在兰家了。

“怎么可能?”打左少渊的主意,还‘又’?她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不自觉就抽了抽嘴角。

“别说我根本不认识左少渊了,就是那什么婚约都是别人在传得火热的好吗?”

梅钦无语地瞥了眼一脸正色的江凌苑,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就当你真是倒霉才勾搭上了人家左大少,行了吧?”

“不过……”江凌苑眯了眯眼,斟酌着道:“我觉得那左少渊好像有点眼熟啊。”

“你自己的前未婚夫,眼熟不是很正常吗?”梅钦忍不住想朝她翻白眼了。

“不不、我真不认识他,就连小时候都没见过几面的。”她只是单纯觉得眼熟,至于究竟哪里熟,还真说不上来。

这天底下说不认识自己前未婚夫的,恐怕除了江凌苑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

京云城,老城区。

一辆纯黑色的加长迈巴赫驶进一座别墅,稳稳停在大门前。

“少爷,你回来了。”老管家迎上前来。

“李叔,爷爷还好么?”左少渊一张冷脸微微柔和了些许,下了车大步踏进大门。

“老爷他挺好的啊。”老管家愣了片刻,尴尬地闭上了嘴,立刻补上一句:“老爷他先前确实有点头晕,不过现在应该好多了。”

跟在左少渊身后的朱副将闻言一抽嘴角,当下就明白这又是老爷子的迫兵之计了。

左少渊这位爷从小就处处优秀,论地位京云城中无人能及、论长相丰神俊朗、论能力出类拔萃,几乎没有能让人挑剔的地方。

但有两点:其一是左大少爷从出生就开始单身,二十八年来都没找过一个女人;其二是没能找个女人传宗接代就算了,关键他貌似连个男人也找不着。

这一年年下来,曾经对他的婚事有诸多期许的左老爷子越来越坐不住了,直接由最开始的要找个温柔贤淑的妻子、到后来找个女性就行、再到现在只要他找个伴儿,是男是女大概都能勉强接受了……

大厅内

一头花白头发的左老爷子正襟危坐,见左少渊来了,一贯严肃地朝他点了点头。

“爷爷。”左少渊轻飘飘的视线扫过老人一眼,见他果然不像是电话中‘浑身不舒服’的样子。

就因为这个不分时宜的私人电话,他的脚趾差点被人踩扁,若不是眼疾手快,恐怕这会儿连命根子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你的腿怎么了?”常人看不出来,老爷子可一眼看穿了他故作正常的步伐,这是……跛了?

“被人踩了一脚,没事。”

站在一旁的朱副将嘴角又一抽,这能一脚把左大少踩个半瘸,他真是对那敢与这位爷过招的矮小子钦佩不已啊!

“哦?”老爷子眼力尤其的精,见他面上竟无波无澜的,不免有些好奇。

左少渊抿唇,一句话掐灭了他的好奇心,“爷爷这么着急命我回来,不是身体不舒服么?”

第四章 一月内找老婆?

“这个……”左老爷子神色一顿,不动声色地扫了老管家一眼,“老李,我的药好了没有?”

“中药喝多了,对身体也不见得好。”左少渊又是轻飘飘的一句,毫不留情地戳破那张老脸上的严肃。

“算了,不跟你小子兜圈子。”老爷子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将手中的一叠照片扔到桌上,指着那些照片道:“照片背后有身份和家族介绍,都是京云城中的适嫁名媛,你看看。”

“我还……”

“得,别跟我扯你那套还不想找女人的托词了啊?你可跟我兜了三年了,要我说当年就不该信你的邪,退了那江家丫头的婚!”他这宝贝孙子表面看着不苟言笑,真讲起道理来可是让人叹为观止呢。

当年退江家婚约的时候说已经有了更好的老婆人选,可这一晃三年过去,别说老婆了,连个女人的影子都没见着。

“我正在找。”

“你在找什么?当我老头子三岁小孩啊?”

左少渊眯眼,脑海中闪过三年多前在纽约的那个夜晚,和那个一夜之间就蒸发不见的女人,沉默不语。

左老爷子一副就知道你耍我的表情,将照片全推到了他的面前,一边起身一边说道:

“我已经替你向部队请了一个月的假,这一个月,京云城中差不多的名媛酒会都给我放下身段去露露面,成天端着个身份怎么可能找得到老婆呢?人家吓都被你吓破胆了。”

“反正你小子这回怎么也得给我找个孙媳妇儿,你自己看着办吧!”

一个月内……以自家上校这无人能及的尊贵身份,居然需要屈尊去找老婆了。旁边的朱副将接到左老爷子一个眼色,头皮发麻地将手机递给左少渊,尴尬道:

“最近的是兰家为兰小姐举办的生日宴,兰家大少爷兰枫有个亲妹叫兰韵,今年23岁……”

左老爷子琢磨了一下,“兰家?”

左少渊眯了眯眼,回想起之前在洗手间内听到的那个名字……兰枫?低头一看手机,一张生日宴会的宣传照落入眼底。

照片上是兰家的当家少奶奶江凌苑带着江老爷子、以及江大小姐兰韵,兰枫并没有出镜。

左少渊捏着手机的指尖紧了紧,透过那温婉的面目,他看见了先前那一脚把自己踩了个半瘸的女人;江凌苑……兰家少奶奶,兰枫的妻子?

“上校?”朱副将跟随他多年,深知他对女人从来无感,心里忐忑得很。

“可以,我去。”男人淡淡一句,把手机递回给朱副将。随后起身,面不改色地上了楼。

兰家别墅

江凌苑刚走进客厅,就听见楼上传来一阵花瓶摔碎的声音,随后,一个尖利的碎片从二楼朝她飞来,眼看着要直中眉心。

她眼神一凛,整个人闪电般侧身,碎片的尖头险险擦过额头,留下一条鲜红的血丝!

“凭什么?我自己的生日宴自己会做主的!凭什么要她江凌苑来插手?”二楼,不忿的女人声音远远传来。

这种事情不过是家常便饭而已,她抚了下自己的额际懒得理会,抬脚朝二楼自己的房间走去。

可二楼房门大开,兰韵一转眼就看见已经走到了二楼的江凌苑,当下气冲冲地朝江凌苑吼道:“你过来!”

第五章 她就是这脾气?

江凌苑还未照做,兰韵已经提着长长的裙摆跑了过来。

“有事?”她懒懒地扫了来人一眼,兰韵的身后跟着兰夫人,也就是她名义上的婆婆。

见她这副万事不在乎的样子,兰韵质疑地扫了她几眼,“江凌苑,怎么我一个生日宴也有你的事,你想趁机整我是不是?”

兰夫人快步赶过来,见此忙拉了拉兰韵,礼貌而疏离地看向江凌苑,“凌苑,韵儿就是这脾气,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江凌苑这才正眼瞧了一眼面前的母女俩,兰夫人虽然心里没多待见她这儿媳妇儿,但好歹也还顾及体面,但她这个小姑子真是连父母的一点优良基因都没遗传到,除了那张脸长得不错之外,其他地方没有半点可取之处。

“你觉得我想怎么整你?”

“我怎么会知道?”兰韵冷哼一声,鄙夷地瞥了江凌苑一眼,“整天就会糊弄我爸,不然他怎么会连我的生日宴都交给你来操办?江凌苑,你别以为讨好了我爸就能在我们兰家得到什么!”

这个女人当年前脚被左家太子爷甩了,后脚就在和他哥的婚宴上红杏出墙,还被他哥给抓了个正着,嫁过来这几年也三天两头往外跑,不知道背地里干了些什么对不起兰家的事呢!

说来说去江凌苑就是会点医术而已,真不知道自己父亲怎么就那么看重她,明知道让哥哥娶了这女人就等于顺手接了江家那个烂摊子,可偏偏不仅二话不说逼着哥哥娶了她,还转头就给兰氏注了资!

“那你去问你爸,我是怎么糊弄他了咯!”

“你别太嚣张!”兰韵言语一哽,顿时脸色铁青。

江凌苑挑了挑眉,看向一旁脸色变得有些奇怪的兰夫人,“我也就是这脾气,希望您不要往心里去。”

兰夫人不同于这一家人的强势,反倒性格略有些软弱,听得她这一句原封不动的回敬,虽然心里不爽快但面上终究没表现出来。

兰韵可看不下去了,她扫了眼江凌苑那仍旧漫不经心的表情,气得整个人扑了上去!

江凌苑微一皱眉,站在楼梯口的身子往侧边一让——

“啊——”兰韵尖叫的声音跌宕起伏、高高低低震得人耳膜发疼,只见那身影像是刹车失灵了似的,尖细的高跟鞋在楼梯上噔噔噔踩着,一直从二楼冲到了一楼!

素净的瓷砖地板十分光滑,她细细的酒杯跟踩在地上一个不稳,顿时原地摩擦着滑出了一米有余,兰韵前后摇摆着努力稳住身形,一边失控地喊道:“啊!江凌苑你这个贱人!”

兰夫人在一边看的脸色都变了,整张脸白得不行,正想下去扶住兰韵,就听得客厅门口传来一个带着十足怒意的声音——

“江凌苑!你干什么!”

江凌苑看兰韵这一遭正看得津津有味,闻声转过眼,就见得兰枫出现在门口一脸厉色地看着自己,怀里还拥着个身姿妖娆的女人,这女人,可不就是她今天跟拍失败的那个吗?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