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天阑珊严恪免费阅读_武女狂妻章节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0:00

《武女狂妻》是网络作者露珠完成的一部精品豪门虐恋小说,天阑珊严恪是这部作品中的主角人物,本次福利提供武女狂妻小说精彩章节免费在线阅读。内容节选:天阑珊左顾右看,最终在这黑衣人手肘边发现了她的糖人,这糖人已经被黑衣人一手肘给压遍了,零零散散的糖碎片粘了满地,看得天阑珊怒火腾飞!

武女狂妻小说 精彩章节

“小师妹不是今天晚上才走的,昨天夜里暴雨,若是她走,不可能没有留下任何一个脚印,而前天天气不错,地面亦干,应该是前天走的,那个时候她说要静静,任何人不要打扰,想来那个时候她就已经走了。”燕南月,垂眸,瞧着那封写得跟鬼画符似的信,为了练字,他们三个师兄弟没少费力气教她,她却从来都没有认真的去学过,多半都是不了了之。

“前天就走了,那她能去哪里?”这二师兄美容教都不曾睡,大晚上的,上了火,痘子都急出了好几颗来。

“不知,许是去了金陵,也许,回了师门,又或者,随便哪一个地方,她说的天圈无限,应该是天涯无限,江湖再见。”燕南月合了手中的信纸,有些无奈的叹了叹气。

“好在她也不傻,这小柜子里面的碎银子她不是都带走了吗?连师父赠她的那把万均剑也带走了,啧,倒也不傻了。”二师兄坐在**,打着呵欠,小师妹武功是废了发,那把剑确是厉害,也不知道她扛不扛得住。

“我担心的是她找不找得到路,你也知,她历来是东西南北不分的,找个路只知前后左右。”不得不说这大师兄是真的乌鸦嘴,原本天阑珊是想往金陵城相反的方向走的,可是,在马上跑了两天之后看见那金陵城二字欲哭无泪,为什么她又跑回来了?

既然跑回来了,那她也就只能随遇而安了,天阑珊将马卖了,换了些钱,然后收了钱之后漫无目地的四处乱晃,晃到了这三师兄家门口,赵府相当气派,天阑珊以前还在赵府里偷过东西呢,那里面的九曲回廊,玉阁水谢,那里面的珠光宝物是应有尽有,可是,天阑珊听说小师兄最近脑袋砸在了石头上,不知怎的,真砸傻了,她也不敢去贸然相认,只得又继续往前走。

那个卖糖人的老爷爷见了她,打招呼:“这不是丞相夫人吗?怎么还不回府啊?”

天阑珊在他的摊位旁那石头上坐了下来,捧着脸叹了叹气:“唉,糖人爷爷,你给我做两个糖人吧。”

“好嘞,夫人稍等啊。”他迅速开始做了起来,那糖人捏得还真像那么一回事,瞧着像极了她之前弄坏了的那一个。

他一边做糖人,一边笑道:“说实话,这金陵城里,除了将军府的独孤小姐,老头儿我可从来没有见过像夫人这样随和的权贵中人了。”

天阑珊瞪了他一眼:“谁说的!相爷不就是一个嘛!”

“是是是,相爷那

可是首当其冲的,夫人,你的糖人捏好了,你瞧瞧,跟上次捏的那两个可是相像?”老汉将糖人递给她,她突然就哭了,泪流满面抽抽噎噎,一时间鼻涕与眼泪一齐冒,看得这老汉一时慌了手脚。

“哎呦,夫人呐,您若是不喜欢,那老头儿我再做一个,你可千万别哭了,我最不会哄孩子了,那邻家的老婆子一哭起来,我都是束手无策啊,我……我重新做,我这就重新做,夫人,您可千万别再哭了啊,这……这先擦擦眼泪吧。”他手忙脚乱的取了帕子给天阑珊擦眼泪,天阑珊抽抽噎噎的接了那帕子,醒了鼻涕,又抹了眼睛,这才摇了摇头。

“没什么,我……这个糖人我不要了,我只要这一个。”她就要她自己的那个,相爷的,她不要了!她再也不要了!

“好好好,不要就不要了,你可千万别哭了,邻家的花子婆婆一哭起来,我可都恨不能跟着她哭呢,让你见笑服。”老伯顿时松了一口气,瞧着那剩下来的一个糖人,微微皱了皱眉,天阑珊交了钱,老汉拉着她,摇了摇头,小声道:“你赶紧去衣店里换一套素些的衣服,如今皇帝暴毙,太后又要当皇帝了,这大丧的时候,你可不能穿得这般招摇,若是被人瞧见了,那可是要问罪的。”

天阑珊心里咯噔一下:“那……那相爷呢?”

“相爷就不知道了,我先前还瞧见相爷的马车进了皇宫呐,你快去换套衣服。”他催促着天阑珊去换衣服,这浅红色的衣服,实在不适合这单纯又良善的相夫人。

天阑珊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拿着手里的一个糖人便走了,她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所以捡了一条暗些的巷子走着,最后找了一个避风的角落坐了下来,就着月光瞧着手里的那个糖人,这个糖人是她的模样,瞧着瞧着她就有些后悔了。

“哼,早知道就把相爷的那个也一并取来了!我可是出了两个糖人的钱的呀!”她一拍脑袋,往回走去。

走了几步天阑珊就顿住了脚步,她站在黑暗中,瞧着那捏着糖人的严恪,严恪的身旁停着的是相府大马车,他站在糖人摊位前,不知与老爷爷说些什么,老爷爷朝相爷微微作揖,相爷拿了那糖人四下张望了一番便回了马车。

天阑珊怔怔的瞧着他那辆远去的马车,抬步下意识走了几步,那老汉一见她忙朝她招手:“夫人,夫人你怎么才来,方才相爷来过了,将你那个糖人取走了,他说你正在生他的气,这夫妻两个床头吵架还床尾合的呢,你这夜半不回家呆在外头实在危险呐。”

天阑珊瞧着那辆已经驶远的马车,又哭了,瞧得老汉一时手忙脚乱:“哎呦,我的天老爷,你可千万别哭了。这……这唐大小姐确实是住在相爷府里以夫人自居……”

“他娶了唐嫣然了……哼!谁说我哭了,我没哭,我才没哭,我走了,你不要告诉他你看见过我,要不然,下次我一看见你我就哭给你看,我还要告诉糖人奶奶,说你欺负我,我还要告诉花子婆婆,说你欺负

我!我走了!”天阑珊一转身就跑了,留下这哭笑不得无可奈何的糖人爷爷风中凌乱。

他有些无奈:“这孩子,怎么说风就是雨啊,我也该回去了,要不然,老婆子的香可就该上晚了。唉,年轻人呐,如今不珍惜,老了,可有你们后悔的。”糖人爷爷挑着他卖糖人儿的捏子往家走。

天阑珊坐在地上,她缩在人家府坻的后门那个避风的夹缝里,发了好一会儿的呆,有人推开门走了出来,一看见她蜷缩在角落里,抬脚就踹:“唉呦,你个死乞丐,你夭寿了守在这门口,你想吓死我不成?滚滚滚,这苏府的后门也是你能蹭的?滚!”

天阑珊被这奴仆一顿训斥,只得慌乱的跑开了,她顺着记忆中走过一次的路跑去找花子婆婆,如今要是能在花子婆婆那里住一宿也是好的,可是当天阑珊到了的时候她才发现,这个门敲了半天也没有人开。花子婆婆的院子不大,大约也就是相府偏院的三分之一大小,但是里面一直都拾缀得很齐整,她敲门的声音将邻居给吵着了,她披了一件衣出来,瞪了她一眼。

“你这三更半夜的,吵吵什么!花子婆婆都死了大半个月了!真是晦气!”她砰的一声将门重重的关上了,天阑珊蹲在花子婆婆的门前,呆愣了许久,秋风阴森森的吹着,天阑珊小心翼翼爬进了花子婆婆的院子里,那井边还躺着个人,天阑珊以为是花子婆婆,吓了一跳,嘴里喃喃道:“婆婆,你不要吓我啊,我可是好人啊,你可千万不要吓我,我……我胆小,我害怕……啊!!!”

天阑珊刚走近这黑影身影,他突然扣往了天阑珊的脚腕,天阑珊吓得惊声尖叫,一只脚还真着这受伤的人身上踹了两脚,这人闷哼了一声,一把将她扯近身旁,顺手掐上了她的脖子:“再吵我就杀了你。”

“你你……你被花子婆婆附身了?你是人是鬼啊?”天阑珊手里还提着剑,可是她如今功力全无,就算是打架,也不过是个三脚猫的小功夫了,完全不够看。

“嘶,别乱动!。”他掏出一粒东西塞进天阑珊的嘴里,天阑珊扒在地上,脖子还在人家的手里,所以被逼咽了下去。

“咳咳,你给我吃的什么东西?让你装神弄鬼让你吓我!我踩死你!”天阑珊将他踹开,七手八脚的爬了起来,朝着他身上踹了两脚,月光朦胧,两个人谁也看不清谁的样子,一切都是黑灯瞎火里进行的。

“那是毒药,我死了,你就等着七窍流血而死吧。”躺在地上的人闷哼了几声,这小妮子,下脚可真是够狠的,那一脚下去不带半点犹豫。

天阑珊的无影脚总算是停下了,她扣着脖子,转身想吐,戳了半天的喉咙,什么也没有吐出来,其实她已经一整天都没有吃过什么东西了,唯一一个还舍不得吃的,就是她的糖人了,咦?她的糖人呢?

powered by 励志天下 © 2017 WwW.lizhi123.net